【同人小说】百丈原|第五役

来自版块: 同人文
1918
33
723
30
文章发表:06-14

重要消息,由于本人近期沉迷原神,所以停更三周。

还是那句话,如果出现什么奇怪的屏蔽词,或者我没译成简体,请你们自行翻译。

目录


  话说幽兰黛尔将军领军南下,这出倒并未走关隘,而是再向西行,遇得山地,再望南走。这路上便无阻碍,唯独路过一处琪亚娜治下的村庄,名为临江閤。大军采购了一些物资,在村边稍作修整。

  “将军,请让我先行带兵百人侦查一番。我听闻这落风岩乃是一处险地,地形对我等骑兵不利,若是遭伏兵,恐要损失多数。”

  “落风岩?我也不多从这条路走,不甚了解,若矢习你愿意帮我探一探路自然是再好不过。只是,此地名号落风,恐乃不祥之兆。”

  “这将军大可不必担心,名字也是人取,若有说法也是过去之事了。”

  “好吧,不过侦查要带百人还是有点多了,不妨先带六十轻骑,速速回报。”

  “得令。”

  乃出兵,之落风岩。

  又说那胡狼召出五千阴兵之后,独自一人驾马回到白麓城。恰是午时,入宫便见琪亚娜在殿上大吃大喝,确实是压抑了许久的样子。

  “大狼,你去干啥了,这么久才回来?”

  “我之前去那石雀台处寻一位故人以求兵法。我想最近些时日,我会离开一段时间。你先拟一份停战协议,寄与丽塔宰相。”

  “那大将军就不管了吗?她可是杀了我们这边上千个人呢。”

  “不……这只是暂时的和解,我会将这些叛国者一一解决的。”

  二人又言语一番,胡狼离开。琪亚娜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放下猪腿,唤来身边一近侍,道说如此如此。近侍微微点头,转身退去。琪亚娜又叫一位墨官,照胡狼之说,起一份停战书。待一切事毕,琪亚娜才又回到方才的吃喝状。

  「大狼,你在第二层,原料想我在第一层,却不想我在第三层。」

  再说煌月事宜。丽塔一行人回到城中,得知白麓退军,以为是守将出战大捷,大喜。下令教华组织出城务农,恢复民生。可惜这城外的百亩田地,经这围城一役已是破败不堪,仅有少数几片菜田尚完好。忽有天降大雨,农民在田中皆大笑,躬耕而作。丽塔见状,欣慰不已。

  “此大雨乃是利我煌月百姓,天不负我也。华,你以后若是接了我的位子,定要有一番作为。”

  “大人这是什么话。”华退而道,“我一个野人又如何能担宰相重任呢。再说,在下以为,这已然一周未雨,忽有倾盆之势,必有征兆,大人还是小心为好。”

  “且不说这雨有何征兆,但至少我们这数千民众皆是欢喜,我为治者,便足矣。”

  华乃抬头,见宰相神色温柔,有大治之貌,顿时烦事全消。

  又此时,疾风将军带六十轻骑,至落风岩。这落风岩乃是二座平山,中有峡谷,山上巨石居多,有沉风之力,因而得名。谷底狭窄,仅可供十人并排而过。这平山崖边甚陡,骑兵难上,唯谷底能行。

  疾风先教四人入谷,探无异状。忽起大风大雨,谷中风雨声大作,令诸人惊恐不已。探查一番,两崖边并无异状,乃回报曰无事。

  “既为无事,我等便速速回报。”

  疾风正欲引兵去,又听得谷中凄凄嘶喊声,甚是骇人。心中生疑,遂亲自入谷。当此时,崖顶巨石大作,摇摇欲坠,山上又有诸多碎石顺流而下,恐不得行。嘶声又起,马匹应声而乱,躁动不已。疾风暗道不好,立刻下令出谷。此时来路上适有山体崩塌,拦住去路,众人只能下马,翻岩而行。

  此时谷中又作怪声,悠扬婉转,不绝于耳。正听得失魂,两边山崖上探出两排小卒,各迟**,箭矢齐下。疾风急召聚阵举盾,可这哪里来得及抵挡,毛毛雨过,半数将士身负数箭而亡。其余人聚于一处,举盾过头,箭矢皆立盾上,足见其劲。疾风令道,“诸位,我们往另一边走!”众人点头示意。哪料想崖上那群人竟纷纷从上跃下,于谷间阻挡疾风部队前进。箭止,而疾风等人无处可走。

  疾风来到阵前,看这拦路**,皆是奇装异服,面容怪异,非人类貌。疾风料想逃跑不得,乃唤身边一人,应,竟为晁羽。

  “噫!你这人怎么也过来了?”

  “这算是让我适应下这无双的行军生活罢,倒没想这初次出行便遭敌手。”

  “听着,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自后面坠岩上翻过去,找黛尔将军,道与所见所闻。”

  “得令,在下定不辱命。不过将军你要如何办。”

  “我就在此处为你吸引注意。”

  晁羽一愣,大惊失色。疾风叫人将晁羽拉到阵后,又挑五人武艺高超,列于敌前。

  敌军见疾风语毕,乃拔刀剑且战。

  「这群人面容骇人,」疾风心道,「不言不语,又伴有鬼声,从这几尺高崖上跃下竟毫发无损,此非常人可为。若说世间有此惊人武艺,莫不是梦中见闻。若非梦境……」

  “阴兵……”边上一人说到,“这个长相,乃是阴间鬼魂返尘!”

  疾风亦是一颤,转头问道,“真有此事?”

  但不等那人答应,一众阴兵已然跃跃欲斗,冲上前来。无双六人挺枪而进,刺入敌军体内,又拔枪,阴兵竟立而不倒。疾风大惊,再刺一枪,亦无反应。

  旁人又道,“街坊传闻,阴兵乃不灭之躯,唯斩首可杀。”

  疾风乃令曰,“把枪刺进他们颈中!”

  无人闻令而动,又听“左斩!”,众人皆将枪头往左挑去,阴兵头颅落地,躯干倒地。

  于是阴军一拥而上,长枪难挡其势,乃弃枪拔剑取盾,纷纷砍去。可阴兵人数众多,六人连连后退。

  “这阴兵皮质不若常人,坚硬难伤,斩首实在费力。”疾风说到,“尔等速速列兵,使排列之阵法。”

  所谓这排列阵法,乃是谷中作战之法。众将士列成数排,前后交替迎敌。

  于是后方十来人众,排成二排,列于先锋六人之后,等候命令。及疾风下令,则前阵退,后阵进,诸士各斩一敌,颇有成效。而这阴兵杂乱无章,连连倒下,尸体也不留下,竟是入土而安。

  忽阴军中一人一跃而起,至人头上,那士兵未来得及反应,被斩而亡,一时无双阵势稍乱,阴兵趁虚而入,连杀数人。疾风大怒,手持一枪一剑,冲进阴兵之间,大杀四方。便是阴兵将其团团围住,亦难挡其盛怒。后方军士无能为力,只能先护送晁羽离谷。

  等到疾风疲惫不堪之时,随行骑兵皆已被绞杀殆尽,自己也已斩百人。

  是时,谷中呼声又起,阴兵皆退,疾风不知何意,亦停下挥兵,只看阴兵皆却立山崖两侧,中间让出一条道路。一骑兵从中走出,疑似阴军领袖。驾一怪异坐骑,生二犄角,颈细瘦而长,体若人高,尾如人长。其人样貌与一般阴兵无异,唯有气质不同。

  “汝既杀我军数人,勇气可嘉。”

  疾风又是一惊,「这厮竟还会道人言。」两手紧握枪剑,不敢松懈。

  “今日,由吾,为汝降下审判。”

  “不过是一个阴间的死尸,有何资格在此说三道四!”

  疾风奋起而攻,长枪直指审判。对方却不作动静,倒是那坐骑一个甩头,以犄角撞开疾风。审判将手中长枪上举,其尖顶散发出点点光芒,身边出现几道黑水,飞向疾风。疾风连忙闪躲。那黑水落在地上,便融入土中,如若阴兵尸体一般,而又一滴打在剑上,发出嘶嘶声响,再看,竟在剑刃上熔了一洞。

  “这黑泥竟是何物,居然能熔铁?”

  疾风虽武艺高超,见此黑泥如此威力,仍是惊恐不已。乃重整势态,将手中长剑望审判头上抛去。审判随手一挥枪便挡下来。又同时疾风冲上前来,那坐骑正要顶撞,则稍稍侧腰,闪躲过去,将手中长枪刺进坐骑头中,一声长鸣,撼天动地。审判尚不动声色,长枪刺出,没料疾风直接跃起,竟不拔枪,只使一拳,砸在审判脸上。审判一阵晕眩,疾风忙拔枪后撤。

  「这厮果真皮厚,便是将军硬接我一拳也难以坚持。」

  再看两侧阴兵,亦无什反应,便继续将心思放在眼前的审判上。

  “人类,你本能毫无痛苦的死去,你的抵抗将毫无意义。”

  “多说无益!”

  疾风又进,忽见审判唤出黑泥,连忙闪躲,只蹭到衣角。可审判却偏是找准此时机,长枪径直刺进疾风胸口,无法闪躲。审判又一挥挑,疾风口吐鲜血,黑泥从胸口伤口处迸射而出,交融于地。疾风终亡于此。

  黑泥淹过满地尸体,山岩归位,阴兵退去,谷中恢复如初。

  好在这阴军唯独放走了一个晁羽,得以将事件回报。

  「可恶,可恶,可恶!」晁羽心中暗叫,「这群死人……」

  晁羽出谷之后,寻得一匹在方才的混乱中逃走的马匹,速至临江閤见到将军,道曰如此如此。幽兰黛尔大惊失色,急召整队,往白麓城去。

  今日,无双以六十人代价,斩阴兵二百,得情报。

  此时胡狼不在,琪亚娜知将军前来,不顾手下诸将之音,放无双军入城。琪亚娜听得晁羽所言,又逢手下回城,道胡狼领阴军之事,亦大骇,问将军如何是好。

  “阴军之势,单凭我等难以阻挡,若能求得丽塔相助,我大煌尚有一线生机。如寻得观星大人作阵,可更增胜算。”

  “我知道了,芽衣,这事就交给你了,先去——”

  “且慢,殿下,寻丽塔相助之事由我亲自解决。至于北辰芽衣小姐,去寻观星即可。”

  众人商讨一番,计策方定。

  却说幽兰黛尔和琪亚娜如何对敌,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723
3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咕咕咕
06-22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大佬
06-23
回复
2
回复
0
管理
呃呃
06-22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2
回复
2
回复
0
06-22
回复
2
回复
0
管理
06-23
回复
1
回复
0
06-23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3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3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3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3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2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2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2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2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06-22
回复
1
回复
0
06-23
回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