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量子之海重启计划(六)

50
0
0
0
文章发表:2019-08-31
爱茵

24733066fa11c35151d046b9113f3219_2673644565579601470.jpg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从天命的实验室醒来。实验台冰凉的触感让我有些不适,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在她离开之后,我就变得浑浑噩噩,甚至连自己怎么回来的也记不清楚了。

脑子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一个人尚未犯的罪,到底是不是罪呢?

我有些揪心的疼痛,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

也许她在另一个世界会做同样的事,可是说到底此时她还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仅仅因为一种可能就去伤害她,或许并不应该。

想到那孩子离开时的眼神,我的心就有些发颤,仿佛这实验台的冰冷直钻入我的内心深处。

算了,不去想了,说到底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与我无关,就算是那孩子,以后也不会见到了吧。只要把这些整理成报告交给奥托就好了吧。

“我本以为你会更成功一些的。”在听完我的报告以后,奥托的表情很微妙。潜意识告诉我,他好像知道更多东西,但是那与我无关,只要交易完成就好了。

“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

……我总算也为大家做些什么了。


回到休伯利安时,我发现会客室的灯亮着。

会是谁呢?我推开门,看见了蓝色卷发和红色双马尾少女。虽然用少女称呼这两人可能有些怪怪的,不过想想德丽莎我也就释然了。

她们和德丽莎围在桌子旁,正讨论着什么,而布洛尼亚则缩在一旁,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这几天去哪了,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德丽莎做出凶恶的表情,只是不怎么吓人,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没什么,处理了一些私事。”去天命这件事和她们解释起来有些麻烦,我随便地搪塞过去。

“注意安全。”德丽莎也没有在意,继续和那两人讨论起来。

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准备离开,然而一句话飘进了耳朵里。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要做好进入量子之海的准备……”

量子之海……我的心猛然一紧,又想到了量子之海的那个少女,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绪又开始混乱起来。

正对着我的卷发少女发现了我的异常,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

我关上门,脚步沉重地走向甲板。


甲板上的风很大,任由这风吹拂一段时间以后,我终于镇静了一些。

“给。”

蓝色卷发的少女坐在了我旁边,递给我一罐冰镇饮料。是琪亚娜喜欢喝的。自从她离开以后,冰箱里的饮料再也没人动过了。这家伙,还真不见外啊。

琪亚娜现在会在哪里呢。我与奥托已经做出了约定,她应该会平安无事吧。说起来,现在占据琪亚娜身体的,是第二律者,就是西琳吧。那样怯懦的孩子,真的会变成这么残忍疯狂的家伙吗,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将那个瘦小的身影与恶魔般的第二律者联系起来。

“你好像,有心事啊。”卷发少女毫无形象地嘬了一口汽水,发出了不雅的噪音。

“身为鼎鼎大名的大科学家,行为这么粗鲁真的好吗,爱因斯坦小姐。”

“叫我爱茵就好。”似乎是对我的话有所不满,她用力地嘬了一口汽水,发出来更大的声音,“我以为你会很想知道量子之海的事情,既然你不感兴趣,那我就回去了。”

“爱茵小姐,请务必告诉我。”

我看向她,期待着她的回答。月光映着她的侧脸,照射出一股朦胧的精致,就连那一头乱糟糟的卷发,也透露出一种莫名的美感。我也许会心动的,如果不是从小学课本上就见过她的照片的话。天知道那本教科书是什么时候印制的了。

“量子之海,是充满可能性的海洋。而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就像海洋里的礁石。”

她湛蓝的眼睛里流露出深邃的智慧,即使外观上是个少女,此刻也有种让人信服的魔力。

“它孕育着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是一种可能性,这有点像平行世界的说法。平行世界的概念虽然不足以描述它,不过让你理解的话,也是足够了。”

“会不会有一个没有崩坏的世界。”

“有。”她的语气特爱的笃定,就好像能够确定一样。
我调侃道,“说不定那个世界里,你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子。”

她白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怜悯,就像在看一个有智力缺陷的家伙。

“不出意外的话,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动身去海渊城。”

“啥。”自认为地理知识丰富的我从没听过这个地方。

“那里就有一个通往量子之海的入口。”

……

我们都沉默了。量子之海的可能性里,并不排除危险,不如说,危险才是最多的可能性。

“必须要去吗。”

“渴望宝石掉进了量子之海,我们必须去。奥托他,已经疯了。”

“外面挺冷的,回去吧。”她起身,往舱室内走去。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问题,“量子之海里,会不会有同样的人,做出同样的事。”

“会。”她顿住,似乎早就在等我问出问题。

“那站在这里的我,与量子之海中的我,是不是一个我呢。”

“你觉得是,就是喽。”

“这个回答太狡猾了吧,你一个大科学家说这么唯心的话真的好吗。”

她回过头来,露出了令人悸动的微笑,“我啊,姑且也算是半个音乐家,拉小提琴,我还是有些自信的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从天命的实验室醒来。实验台冰凉的触感让我有些不适,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在她离开之后,我就变得浑浑噩噩,甚至连自己怎么回来的也记不清楚了。

脑子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一个人尚未犯的罪,到底是不是罪呢?

我有些揪心的疼痛,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

也许她在另一个世界会做同样的事,可是说到底此时她还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仅仅因为一种可能就去伤害她,或许并不应该。

想到那孩子离开时的眼神,我的心就有些发颤,仿佛这实验台的冰冷直钻入我的内心深处。

算了,不去想了,说到底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与我无关,就算是那孩子,以后也不会见到了吧。只要把这些整理成报告交给奥托就好了吧。

“我本以为你会更成功一些的。”在听完我的报告以后,奥托的表情很微妙。潜意识告诉我,他好像知道更多东西,但是那与我无关,只要交易完成就好了。

“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

……我总算也为大家做些什么了。


回到休伯利安时,我发现会客室的灯亮着。

会是谁呢?我推开门,看见了蓝色卷发和红色双马尾少女。虽然用少女称呼这两人可能有些怪怪的,不过想想德丽莎我也就释然了。

她们和德丽莎围在桌子旁,正讨论着什么,而布洛尼亚则缩在一旁,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这几天去哪了,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德丽莎做出凶恶的表情,只是不怎么吓人,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没什么,处理了一些私事。”去天命这件事和她们解释起来有些麻烦,我随便地搪塞过去。

“注意安全。”德丽莎也没有在意,继续和那两人讨论起来。

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准备离开,然而一句话飘进了耳朵里。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要做好进入量子之海的准备……”

量子之海……我的心猛然一紧,又想到了量子之海的那个少女,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绪又开始混乱起来。

正对着我的卷发少女发现了我的异常,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

我关上门,脚步沉重地走向甲板。


甲板上的风很大,任由这风吹拂一段时间以后,我终于镇静了一些。

“给。”

蓝色卷发的少女坐在了我旁边,递给我一罐冰镇饮料。是琪亚娜喜欢喝的。自从她离开以后,冰箱里的饮料再也没人动过了。这家伙,还真不见外啊。

琪亚娜现在会在哪里呢。我与奥托已经做出了约定,她应该会平安无事吧。说起来,现在占据琪亚娜身体的,是第二律者,就是西琳吧。那样怯懦的孩子,真的会变成这么残忍疯狂的家伙吗,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将那个瘦小的身影与恶魔般的第二律者联系起来。

“你好像,有心事啊。”卷发少女毫无形象地嘬了一口汽水,发出了不雅的噪音。

“身为鼎鼎大名的大科学家,行为这么粗鲁真的好吗,爱因斯坦小姐。”

“叫我爱茵就好。”似乎是对我的话有所不满,她用力地嘬了一口汽水,发出来更大的声音,“我以为你会很想知道量子之海的事情,既然你不感兴趣,那我就回去了。”

“爱茵小姐,请务必告诉我。”

我看向她,期待着她的回答。月光映着她的侧脸,照射出一股朦胧的精致,就连那一头乱糟糟的卷发,也透露出一种莫名的美感。我也许会心动的,如果不是从小学课本上就见过她的照片的话。天知道那本教科书是什么时候印制的了。

“量子之海,是充满可能性的海洋。而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就像海洋里的礁石。”

她湛蓝的眼睛里流露出深邃的智慧,即使外观上是个少女,此刻也有种让人信服的魔力。

“它孕育着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是一种可能性,这有点像平行世界的说法。平行世界的概念虽然不足以描述它,不过只是用来理解的话,也是足够了。”

“会不会有一个没有崩坏的世界。”

“有。”她的语气特爱的笃定,就好像见过一样。我调侃道,“说不定那个世界里,你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子。”

她白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怜悯,就像在看一个有智力缺陷的家伙。

“不出意外的话,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动身去海渊城。”

“啥。”自认为地理知识丰富的我从没听过这个地方。

“那里就有一个通往量子之海的入口。”

……

我们都沉默了。量子之海的可能性里,并不排除危险,不如说,危险才是最多的可能性。

“必须要去吗。”

“渴望宝石掉进了量子之海,我们必须去。奥托他,已经疯了。”

“外面挺冷的,回去吧。”她起身,往舱室内走去。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问题,“量子之海里,会不会有同样的人,做出不同的事。”

“会。”她顿住,似乎早就在等我问出问题。

“那站在这里的我,与量子之海中的我,是不是一个我呢。”

“你觉得是,就是喽。”

“这个回答太狡猾了吧,你一个大科学家说这么唯心的话真的好吗。”

她回过头来,露出了令人悸动的微笑,“我啊,姑且也算是半个艺术家,拉小提琴,我还是有些自信的哦。”


0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