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量子之海重启计划(八)

31
0
0
0
文章发表:09-04 最后编辑:09-11
​轮回

76624cd473651e44ceadb910639253c5_5508906111153315027.jpg

少女定格在空中,数支亚空之矛对准了我。无风自拂的绀紫长发遮住了她的部分面容,让我有些看不出她的表情。被撕裂的空间像是死神之眼,散发着让人战栗的寒意。下一刻,亚空之矛尽数飞出,胸腔被扭曲撕扯的强烈痛楚立刻占据了我的全部意识。朦胧间,我已经失焦的视线被一片炽红覆盖。

…………

是梦。醒来之后关于梦的记忆迅速模糊,很快就再也想不起来内容了。

我起身环顾,天空黑得让人有些发怵,身旁只有一个羸弱的火堆,除此之外只有碎石与残垣断壁。是已经被毁了的小镇。火堆快要燃尽了,已经炭化大半的木柴上只有一点微弱的火光在挣扎,像是落入陷阱数天的困兽。

脑袋晕晕的,我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冷意立刻汹涌地灌进我的肺里,身体因为这种刺激打了一个冷颤。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全身冰冷。被复仇之火烧尽后的小镇异常寒冷,即使是雪原中心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寒意。这是深入骨髓的寒冷。

我摸了摸胸口,身体似乎还隐隐残留着令人发疯的痛楚。这个梦太过真实,我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意识和身体有些不协调感。

从商店的废墟中捡到了一个已经变形的罐头,揭口因为墙壁倒塌被挤压出一个口子,里面的流质食物淌出不少。搜寻一圈,别无他获,坍塌的墙顶将东西压的严严实实。庆幸着罐头的开口没有没有向下,我将随处可见的木柴添进了火堆,许久之后,火焰终于再次跳动。我用几根还算规整的木头搭起一个简易架子,把罐头放了上去。我看着罐头上的俄文,看了好一会也没有认出是什么罐头。

饥饿并不会使食物变得美味,滚烫而浓稠的食物进入嘴中的时候,我差点吐了出来,这个口感简直就像是一口浓痰,实在是让人无法恭维。想到手中只有半罐头食物,我还是强硬地将把食物咽了下去。食道被烫的发疼,食物流入胃中的时候,一股暖意开始遍布全身。几乎不受控制的,我将整罐口感味道怪异的食物一口气吃了下去。食道因热量剧烈的疼痛着,我抓起一团雪咽了下去,情况才稍有好转。

躺在地上,感受着迟钝的身体逐渐产生知觉,我知道,我活下来了。

至少今天如此。


这几天,我每天都在探索寻找她的踪迹。再和她接触,我一定会被杀掉,我一直清楚这样的事实。与其说我抱着那近乎于无的唤醒西琳的希望,不如说我只是给自己的死亡找一个借口罢了。这几日爆发出来的强烈的求生本能,只是为了死得其所,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明明只要在这里等着奥托派人接应就能活下去,我却一刻不停地在自寻死路。

因为我不能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我就会想到自己的软弱无能。并不仅仅是将一个世界推入深渊这件事,姬子的事,琪亚娜的事,许久以前就一直压在我的心头。明明所有的事都在我的面前发生,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一想到我仅仅为了推卸重负就亲手摧毁了那孩子纯粹的信任,我就越加憎恨虚伪懦弱的自己。

我实在太累了。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如果能死在她的手里,我大概也能得到一丝救赎。当一个人不怀一丝希望的时候,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我期待着它的到来。

……

“人类,我给过你机会,你惹怒我了!”

虚空裂隙中探出的亚空之矛轻而易举地贯穿了我的躯体,但是避开了最重要的心脏,只是选择腹部位置。

她终于生气了,不如说她能对我忍耐到这种程度反而让我有些惊讶。即使如此,她还是没有选择杀掉我。

贯穿造成的损伤极其严重,螺旋状的构造更是使伤口部分被撕裂搅碎,哪怕再好的外科医生也绝无让伤口复原的可能,这样的惨状本应带来无法忍受的剧痛,可是奇怪的是,我并未因此昏厥。

这绝不是一个普通人类能够承受的痛苦。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这疼痛也未有丝毫减少,但是身体仿佛习惯了这种伤痛,甚至对此已经有些麻木。这可真是奇怪,感觉就像是我已经遭受过无数次贯穿之痛一般。

尽管不会立刻死亡,但是大面积伤口与众多脏器被撕碎也基本判定了死亡——如果没有死之律者力量的话。

我看向漂浮在空中的少女,那双琥珀色眼睛少见地流露出一丝愧疚,这样的神情让我想起了它们曾经的那个软弱怯懦的主人。西琳的意识还存在着。这也让我焦灼的心得到一丝宽慰。

她的目光闪躲,像是不愿承认自己造成了面前的惨状,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孩子。

她面露挣扎,许久才来到我面前。亚空之矛被收回,死之律者的力量逐渐覆盖住伤口。我知道,那个孩子回来了。

我不知道与律者意识争夺身体是怎样的,但我知道那一定困难无比。她真是,了不起啊。

“对不起,我……”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我用食指按住了嘴唇。看着她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我僵硬的脸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是我欠你的。”

我抚摸着她的脸庞,心中的重担消失了。她僵了一下,然后扑进了我的怀里。

“真是感人的结局啊。”

一个熟悉的男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随后整个世界再次被炽红的羽毛覆盖。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立刻让我想起梦中的画面。不,那并不是梦。或者说,现在也是梦。我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了。所谓的偶然,不过是无数次失败后的必然。

“你终于被认可了,这比我想的要快。”

“那么,你还记得我们的交易吧。”

这是?!

我还在惊讶于这无端的声音与突然恢复的记忆,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喉咙里发出了不属于我的声音:“西琳,我想要见神(崩坏)。”


0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