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原创短篇同人小说《重樱之下》

来自版块: 甲板
37
1
2
0
文章发表:09-07

重樱之下



“八重樱是个怎样的人?”

一年前的实验室中,我装作随口的一问,却成为整个事件的开端。


你见过大坝开闸泄洪的场面吗?

所有的一切,情感、缠绵、思念、痛苦和快乐从中奔涌而出。对此我毫无抵抗能力,甚至...心甘情愿地被洪水吞没。



1.

“在下八重樱,承蒙...”

她转过身来,粉色发丝划出美好的弧线,从那时,那刻,那秒便将我牢牢圈住。

樱吹雪的刀刃绽开璀璨的寒芒,灵刀出鞘。


“...相让。”说完最后两个字,她化作一道粉色流星向我袭来。我吓得甚至忘记了跑路,双脚像是在地上生了根。

就这样吗?我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


人类在面对无法逃避无法避免的死亡时,即使这过程不到一秒,也算得上是漫长且痛苦的“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我想大概有一辈子那么长,我睁开了眼。发现“八重樱”定格在不远处,身体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身体压低,右脚在前左脚在后,腰间的太刀被拔出了一大半。带着杀气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只是,她动也不动,不管是身体,还是眼睛,表情,还有头发。像是恶作剧的雕塑一样,毫无动静地立在不远处。

她身后的墙壁上,显示着金色的数字:那是记忆战场的倒计时。

4:59

这么说的话,程序应该是被终止了吧...我这样想道,然后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MD,上个班还差点被电脑人整死。

我安慰似的对自己说道,同时转过身准备从出口离开。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又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逆神巫女还是一动不动地在远处冲我“拔刀相向”。




2.

“八重樱是个怎样的人?”我坐在控制台前,假装随口问道。

“什么?”陈博士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调整了椅子的方向,冲他又问了一遍:“八重樱啊,房间里那个,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博士沉默了一会,不,也许他只是在思考仪器里的数值是否正常,然后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不太清楚你指的是哪方面。”

“她的生平什么的。”我往后一仰,靠在舒服的椅背上,用更加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生平...”老家伙拉长了声音,低着头在日志上写着东西。最后他停下来,转过身对我说道:“来这上班之前,你不是受过培训吗?”

“呃...那些东西相当有限,只知道她是生活在几百年前,类似巫女的人。”

“这些不就够了吗?”陈博士迅速转了回去继续捣鼓那些仪表:“你还想知道什么?”


很多,所有。

我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这四个字。




3.

“您好,我要借阅这些资料。”


天命第三空港情报中心A3区域,我抱着刚刚拿到的资料走在有些昏暗的走廊里。

“诶?是林先生啊。”

隶属于休伯利安号的女武神无量塔·姬子小姐慵懒地靠在走廊上,很亲切地冲我挥了挥手。

“姬子小姐。”我微笑着走过去,然后转过身看着自己刚才走过的地方:“在等人吗?”

“嗯,德丽莎说学期末的试卷要亲自出题,所以陪她来这里找一些资料。”身着红色紧身战衣的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完便笑了起来。

“嗯?”

“没事啦...只是一想到那家伙亲自出题,就不由得有些想笑...”姬子小姐优雅地侧了侧脑袋:“哎你不知道最近我们圣芙蕾雅来了个特别笨的学生,平常考试都挂科,这回学园长亲自上阵...”

“对了,还不知道林先生来这儿是...”无量塔·姬子向我投来好奇地目光,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扫了一遍我怀里的东西。

下意识地,我将其抱得更紧了些。

“八重樱?”

“嗯...补足一下自己的专业知识嘛...我现在已经不再管理【绯狱丸】记忆战场了。”不知怎么地,我心里似乎...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开始对八重樱感兴趣。

“哦这样啊...”姬子思索了一番道:“确实,针对绯狱丸的情报和女武神训练这几年大概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再无脑推送那里的模拟训练,只会浪费大家的时间。”

“嗯,应该是这样吧,我不是很清楚,都是上级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为什么...要害怕别人知道呢?


“【八重樱】的记忆战场我还没去过呢。”姬子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着双臂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看到她的喉咙又动了动,但没有再说话。

“嗯正好姬子小姐在这,我想请教一些关于八重樱的事情。”

“八重樱?”似乎是想不通我为什么问自己,她微微挑起眉头:“林先生想知道的东西应该都在这堆资料里了吧。”

言下之意,即使她知道些什么,也不想告诉我。

毕竟,我只是天命战备部记忆战场项目的助手而已。那些机密范畴的情报和资料,不是我这个身份的人能够窥探的。

“嗯,也是。”我点点头,心里有些发虚:“本来也就是想提升一下专业知识嘛,因为新的记忆战场刚刚建成,很多角色数据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调整...”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如果我们对于八重樱的情报越多越详尽,最终所模拟出的[八重樱]也就越倾向于真实,甚至是...”

“百分百还原?”面前的女子脱口而出道。

“不愧是姬子小姐。”我说道:“毕竟是虚拟的嘛,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数值和命令符上,其中关联错综复杂,同时也互相影响,以至于某个情报甚至是某个数值的变化,都会对虚拟出的角色产生巨大的改动。”

“我知道,像蝴蝶效应。”

“对。”

远处传来轻而急促的脚步声,无量塔·姬子的视线越过我,投向昏暗的走廊尽头。

“姬~子!”


稚嫩的声音回响在空空的走廊中,同时还伴随着某个小家伙气急跳脚的声音。

“你过来啊,太黑了我不敢过去...”

“天呐...”姬子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丢人。”说罢,她像最初一样挥了挥手,径直向走廊深处走去。


“两天后,我们学园要去后勤部领取新的制式武器,到时候你去那里找一个叫芽衣的小女孩,关于八重樱的事情...你也许可以在她那里找到答案。”




4.

和之前几次一样,我盘腿坐在同一块地板上,看着不远处冲我“拔刀”的“八重樱”。

“你好,你好。”我向她打着招呼:“我叫林志,我又来了~”


雕像没有动。

废话,雕像怎么会动?

“对,上次那个是我。”我对着面前虚拟的家伙回答着“她”虚拟出来的问题。

“上上次那个,也是我啊。”又是一阵急促的点头,我笑着说道:“记起来了吧,那次差点被你砍死...”

“说起来啊,小姐...”我做出哭笑不得的表情:“能不能别这么凶狠啊我说,见面就拔刀,还什么【承蒙相让】...喂你倒是让让我行不行?”

“诶?你说话啊。”

“你说话啊!”一声来自于男性的濒临崩溃的嘶吼声响彻在一百平不到的房间里,连绵不绝的回音像是某种讽刺:听听,听听你的声音。看看,看看你是怎样的狼狈,怎样的令人怜悯。

“你是什么妖女!”我蹭地一下站起来,指着面前的雕像,突然间声泪俱下。

“妖女!妖女!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个家伙,一切的始作俑者用死寂和注视跟我说:“先生这些与我无关。”

“与你无...”


我紧张的身体和严厉的声音,同时软了下去。

她只是个雕像,只是个动也不会动的虚拟形象,这些,这一切又怎么和她能扯上关系呢?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八重樱”的面前。伸出手,指头穿过她了粉色的发丝。我不甘心,右手再次往前伸了出去。

穿过了她精致的脸。

我终于崩溃,无力地跪倒在地。




5.

“林先生。”八重樱冲我微微低头,随后优雅地低垂下眉眼,将视线从我身上挪到脚下的地板。

“八...八重樱小姐...”我支支吾吾地唤着她的名字,目光也不敢在对方身上多做停留:“昨天...天你睡得好吗?”

八重樱没有看我,只是眼睛里多了几分疑惑。

呸,睡什么睡你是傻子吗?

“嗯...今天的战况如何?”思索了一番后,我再度开口道。

“托林先生的福,今天到现在为止在下还没有败过。”八重樱看着我说道,然后又将视线挪到其他地方,似乎在等我的下一句话。

“那么...”我拉长了声音,同时做出拔刀的动作:“今天,就由在下来终结樱小姐的连胜吧。”

“...”八重樱望着我,双眼被更多的疑惑占据。

“出手吧!”我摆出架势,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刀”。

“这可不好玩。”她转过身去,语气轻描淡写,不带有任何情感。

“呃...”我微微一愣,随即冲她说道:“还从来没有人敢背对在下,这样的侮辱...可真是让人...”

“...”

“我出手了啊!”

“我真出手了啊!”

“我...”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呀,就不能配合一下吗?”

“配合什么?你会死的。”

“已经没有区别了。”

“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

八重樱的好奇心显然被我勾了起来。

不,我不是故意让你好奇的,也不是故意说出来的。


“...”我,以对方之沉默还以对方。

“林先生说的【已经没有区别了】是什么意思?”

“...”我,以对方之沉默还以对方。

“你...”

我低着头,虽看不见八重樱脸上的表情,却总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几分恼火。

“我?”我抬起头,指着自己道。

“你...”

巫女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带有情绪的表情。




6.

“你觉得,巫女应该是什么样的?”

八重樱靠墙坐在地板上,她屈起双腿,将面容隐藏在瀑布一样的长发下。


“我将是你的侍从。”我站在她面前不远处,没有丝毫犹豫地脱口而出,说完连自己都觉得奇怪。

为什么是她的侍从呢?

八重樱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和我一样,带着疑惑和惊讶。

“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摇摇头说道:“有些东西,心里的东西,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

“一直以来我都在重复做着同样的梦。”我看着八重樱,声音逐渐趋于平静:“梦里,温柔的风吹动城墙上的旌旗,旌旗旁边,你的头发又被风吹乱。”

“是晴天吧,也许是刚刚下过一场雨,我想,甚至是刚刚经过暴风雪都有可能。”

“你站在城墙上,身体挺直,刚刚穿破了乌云的和煦阳光洒在你身上,一股暖意包围、环绕着你。”

“不...”

我直勾勾地盯着八重樱,盯着这个神色越来越惊讶的巫女:“我想,阳光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看见你冲我高高举起佩刀,樱吹雪在光线照耀下散发着钻石一样的光芒,我被刺得睁不开眼,只好用手遮住自己的视线。”

“那光芒消失不见,被我的手掌遮挡,但似乎又有歌声从城墙上传来。”

“我...不会唱歌的。”


八重樱小声地说道。

“我记不得歌词,只记得那个旋律让人觉得安宁,一切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伤害,痛苦和难过全都消失不见。我看到...”

“什么?”八重樱问道。


我看到祭典上,圣洁优雅的巫女带领身后的村民们,缓步前行。

路两旁围观的人们举着各式各样的灯笼,口中纷纷唤着巫女大人的名字。八重樱则专心地一步步前行,过了一会儿,她终于经过我的身旁。


“梦里,我叫的是你的小名,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转过身,本该有些犹豫的话却轻而易举地说了出来。

“我的小名是什么?”她好奇起来,十指交叉握在一起,似乎心情愉悦。

你开心吗?八重樱小姐...这样讲述我的梦境,讲述我梦境中的你,讲述我梦境中的你和我,你会感受到些许欢欣吗?

在这样的牢笼之中。


我念出她的小名。

“萌生。”

像少时无数次地呼唤她,不知道是从小到大的感情未变,还是在即将念出对方名字的时候回忆起了多年前的感觉,巫女停下脚步。

她微微扭了扭头,令人心疼、令人迷恋的眸子里,映照的是当夜的万家灯火。

又一次,我看到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不远处的樱花树,悄然怒放。


“那是你的梦啊...我之前可不认识你...”

“我知道。”

“你...”在我讲完之后,八重樱突然变得沉默。和刚才好奇时的样子截然相反,她像是有很多话想对我说,但最终又没说出口。

我知道,她想说的无非是“你都知道那是梦了...”、“我想,那只是你心魔作祟...”

是啊,是啊。我生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虽然还是认识了八重樱小姐,但两个人中间,始终隔着难以逾越的五百年。


可...

八重樱的眼睛里,写着数不尽道不完的东西。同时,我注意到她的眉头越来越皱。

“有很多话想说吗?”我问道。

“是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善良的家伙似乎是觉得有些难为情,轻轻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林先生你说的有些东西...我实在是难以理解...”

“我愿活在那个世界里...”


“诶?”八重樱愣住了。

“我愿和你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不像这般相识。”

“我愿像梦里一样,能和你青梅竹马。”

“一起度过很久很久的岁月...像梦里一样,我会率军出征,最终你站在城墙上,迎接我凯旋...”

“哪怕仅仅是...”我转过身,神情地望着不知何时已经潸然泪下的巫女:“八重樱小姐,那些故事,那些梦,为什么不能发生在我们身上呢?”


这个500年前的家伙看着我,盯着我。像是听闻了什么令人极其吃惊的消息,几秒后,我看到她用力地咬着牙。

八重樱的脸上,终于被数百年以来的委屈填满。

她迅速地低下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眼泪却仍旧从指缝中渗出。


为什么,是这样的相遇相识。

而不是那样?

不管发生什么,只要和你在一起,只要有和你在一起的机会...而不是像这样...




7.

“我长话短说。”丽塔·洛丝薇瑟将雨衣从身上摘下,顺手扔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在我对面坐下:“林先生,情报组最近一直在注意你。”

“我知道。”我看着黑乎乎的外面说道:“你是来...给我最后通牒的吗?”

“嗯你可以这么理解。”这位天命情报部队的领导人不知从哪掏出一叠文件,放在桌子上:“确切的说,从去年冬天你第一次违反规定进入【八重樱】记忆战场时,我们就开始了对你的监视。”

“这样吗...我还以为你们不知道呢...”我冲她笑了笑说道。

我看到橱窗上倒映着自己僵硬的笑容。

“所有的一切,我们都知道。这个,是你在情报中心借阅过的所有资料,包括下面手写的那些,是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的,您私自偷走的机密情报。还有这两张,是您对【八重樱】记忆战场源数据的修改内容。”

“那不是修改,是还原。”我轻声反驳着对方。

“不管怎么说,林先生您如果还不收手...”

“会死吗?”

我失神地望着玻璃上的烛影问道。




8.

资料,情报。

所有关于八重樱的东西,能收集的我都收集到了。

2018年深冬,我度过了人生中最消沉也是最浑浑噩噩的两个月。

自第一次不小心闯进那个门后,我发现自己开始对八重樱越来越在意。

这场,她是怎么赢的?

那场,她又是怎么赢的?

她今天一共战斗了多少场,胜负分数如何。

她战斗的时候,会感觉到疼痛吗?

如果她能感觉到,那...是怎样的...


“下一位,【墨丘利】号女武神花云。”我坐在控制台前面,大声喊道。下一秒,从喧嚣的等候区走来一位少女,后者将身份卡递到我面前。


“女武神花云身份验证成功。挑战等级S。”

系统声音播报结束,记忆战场的大门也随之打开。那少女从腰间抽出一把蓝色纸伞,慢慢走了进去。

我从控制台下来,看着大门在自己面前慢慢合上。还有逐渐消失的八重樱。


几分钟后,门开了。

挑战者若无其事地从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我愣住,视线越过对方,落在门后的战场中央。

八重樱平躺在地,身上覆盖着五彩斑斓的崩坏能量。


她死了吗?

她也许是死了吧。

她被杀死之前,有没有很痛苦?

大概吧...大概...

她在死亡之前,有没有感受到绝望的恐惧?那种生命被强制从身体中剥离出去的痛苦。有没有不甘,有没有...自己被世界所抛弃的念头,有没有...感受到寒冷。

黑暗。

孤独。

委屈。

她,甚至来不及哭泣,来不及梨花带雨。

她只有,五分钟的生命。不论输赢,在这之后她将被系统输出为一行行数据,然后再次重构。她记不得前面五百多年的事,也不存在五分钟后的未来。


“喂,快一点好不好。”

身后传来某个少女不耐烦的声音,我转过身,安静地回应道:

“好。”

她将身份卡递了给我。


“女武神澜沧身份验证成功,挑战等级SS。”

我机械性地依次打开控制台上的开关,然后退了一下椅子,转过身瞪着准备进去的女武神。

“还有什么事吗?”

她皱着眉,语气有些不太友好。


“...”我看着对方,没有说话。后者撇了撇嘴,转过头和等候区的朋友说了句什么,然后昂首大步走了进去。

“你能...能不能别杀她...”


我这样说着,手中的笔被自己捏得吱吱作响。




9.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

我知道里面的八重樱是由数据构造出来的存在,或者说她根本不存在。在我收集的诸多资料中,几乎都有提到过这个巫女最终的结局。

2014年在长空市,也就是今年早些时候,为了挽救S级女武神德丽莎的生命,她献出了自己的拟律者核心,然后消失。

我想,真正的八重樱也许早在那个时候就死了。


“你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八重樱把玩着我送给她的水晶球说道。

“是吗?”我苦涩地笑着说道:“巫女小姐以为怎么才算聪明呢?”

“不要像你一样,就算聪明。”说完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我真的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


“你...去医院检查过了吗?”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道。

“什么?检查什么?”我愣住,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你不是说自己好像患了什么精神疾病吗?”她一副你怎么记性这么差的表情:“而且啊我觉得你确实有点毛病。”

“人类多多少少都有些奇怪,不是吗?(注1)”

“什么?”


逆神巫女惊讶地看着我,似乎非常不理解我说的话。

“你知道刚才这句话,出自哪里吗?”我在她旁边坐下,随口问道。

“哪句话?”

“人类多多少少都有些奇怪,不是吗?”

她仍旧是一副疑惑的表情,让我想起上学时黑板上那些难解的数学题。


你不知道吗?

你没有看过听过那个故事吗?

那么,你也一定没有经历过那些感动吧...可是...

可是除此之外,这个房间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你没有见过没有听过没有碰过没有吃过没有体验过。


我突然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眼中仅存的是这一百平左右的封闭房间。

她能看到的经历到的体验到的,只有不停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的战斗和杀戮。一次又一次,就像被锤子不停砸进墙里的钢钉。


“你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2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09-0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