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原创短篇同人《重樱之下》后半部分

来自版块: 甲板
20
0
0
0
文章发表:09-07

10.

“干什么呢?”

我抬起头,看见陈博士站在实验室门口瞪着我,语气严厉。

“怎么了?”我把酒瓶随手放在控制台上,转过去以同样不友好的语气说道。门口的老家伙皱了皱眉。

“最近一直有人跟我说【八重樱】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怪怪的,上班的时候心不在焉,我还不信。”我的上司,“记忆战场”项目的总负责人陈光州博士走到我面前,眼神一一扫过房间里的各个仪器。

“切。”

迷迷糊糊的我撇了撇嘴,转过身重新面对控制台。

“你怎么了?”陈博士在我身后继续说道:“不想干了吗?”

“想干啊。”


我边说边在控制台上随意按下某个按钮。

“测试模式开启。”

随着系统冰冷的播报,控制台屏幕上出现了测试模式下的AI数据。同时,陈光州博士再也压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他把我连人带椅子推到一边,然后迅速终止了测试模式。

“测试模式已...”

“小林你到底想干什么!”

两鬓斑白的老家伙冲我吼道,略微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和疑惑。

“博士。”我从控制台上下来,然后走到记忆战场门口:“你还记得之前我问你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算了。”我摇摇头,转身靠在门上不再说话。

“昨天你下班之后我来过了。”陈博士在控制台上操作了一番之后对我说道。

“我知道。”

“你为什么要擅自修改数据?”

“...”

“小林,老师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还是要跟你说,无论如何,不要去做这些超越自己权限的事。”似乎是因为我的沉默,老陈的火气稍微小了些。他注视着我,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些数据都是最开始的时候就定好的,和天命的情报部队有联网,不管你改什么他们都会知道的。”

“老师,你想知道我怎么了嘛?”

“你说。”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抚摸着身后的门轻声说道。



11.

这场无休止的大雨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但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整个世界,湿漉漉的。


“我说的这些,你记住了吗?”

“如果我说自己反悔了呢?”八重樱在我不远处站着,低着头,声音听起来有些忧郁。

“嗯...”一时间,我没明白她的意思。

“我是说,如果我...”她抬起头,迅速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目光再次逃离:“如果我不想出去了...”


有些东西,总是这样具有两面性。

左边的天平是陪伴,右边则是失去。


“这件事,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不是谈过了吗?”我劝说道:“你不应该被禁锢在这个地方。”

“你以为,我变成这样是因为...”

“不要说!”

我恐惧地打断了她,后者明显怔了一下:“为什么不要说?你害怕了,心虚了,是不是?”


“我以为,感情的开始,都是需要一个人先主动...”

“在那之前,你有问过我吗?有询问过我,当事人的意愿和想法吗?我亲爱的林先生。”巫女背对着我,充满责备的语言犹如无形的刃返,穿过我的身体。

“对不起...可那时候的你...我问什么你也不会说,我说什么,你也都没有任何反应...”


对着雕像自言自语的日子,我度过了整整6个月。

“之前我说,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仍旧是村子里的巫女,而我是你的侍从。那不是随口说说的。”我走到她身后,小声说道。

“对于林先生的很多东西,在下都不知道,也无从得知。同样,林先生也...”

“我用6个月的时间爱上了你,这件事你知道吗?”

逆神巫女并没有转过身的勇气,事实上,她甚至都不敢对这句话做出任何回应。


“好,你怪我怨我,这些我都可以接受也能理解,但同样,我也有埋怨你的理由。”

“我并没有像林先生一样,在未经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让某人拥有记忆...擅自让某人拥有情感...”

我看到八重樱捏紧了拳头,包括身体,也微微地有些颤抖。


“我第一次闯进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杀掉我?”

“如果那时候我能像现在一样控制自己,那在下一定...会的。”

嘴硬的女人...但我的攻势,才刚刚开始。


“那之后,你拥有了记忆和身体的掌控权,为什么没有杀掉我,或者告诉我以后不要再来了?”

“...”

“当我第一次袒露心迹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捂着耳朵或是将我赶出去?为什么要任由我说下去?为什么你也流下了眼泪?”

“...”


当我向她描述自己梦里的世界时。

当我向她描述外面的世界时。

当我每次进到这个房间里时。

当我和她坐在一起,像相识许久的老朋友一起聊天时。

当她倾诉自己的痛苦和委屈时。

当她开始爱上我时。


巫女突然转过身,柔软的身体瞬间将我缠绕。

她再也忍不住崩溃的情绪,令人心疼的声音传进几公分外的我的耳朵里。


她心里巨大的委屈和难过,化作令人喜欢又让人害怕的尖牙,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爱情的深刻痕迹。




13.

“你爱上的不是八重樱,而是另一个...人。”

丽塔洛斯薇瑟重新披上雨衣,背对着我继续说道:“你我都知道,不,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八重樱早就死了。现在被“囚禁”在天命空港的那个家伙,只是由一堆复杂的数据组成的虚拟形象。”

“她有情感,有记忆,身体也能被别人触碰到。她是个活生生的人。”我克制着自己不满的情绪,提高音调说道。

“好,就算她现在真实存在,那她也不是八重樱本人。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丽塔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推开门走进了暴雨中。

“我希望你能再好好考虑一下。”


“昭示”着罪行的文件安静地躺在桌子上,我低着头,突然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虚弱。

也就说,天命早就掌握了我蓄谋已久的计划,这样一来,我该如何...

等等,那是...


散乱的文件中,一张不同于其他纸张颜色的小纸条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阁下早已深陷在某人的阴谋中,在最后那天到来之前,请务必收手】




14.

如果在一切开始之前,就已经看到了结局,你,还会继续下去吗?

记忆芯片。

阴谋。

爱情。

梦境。

她的眼泪。




15.

“外面的世界?”

“对啊,八重樱小姐一定对外面很感兴趣吧?”




16.

我知道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将它插进了控制台后面隐藏的卡槽里。


也许我是自私的,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感,而做出这样的事情。屏幕上开始出现我从未见过的命令符和一行行滚动的数据,控制台上某些本该永远维持红色的指示灯也同时变成了绿色。


我的梦...

可以开始了吗?



“女武神萌生身份验证成功,挑战等级:自动。”


下一秒,记忆战场的门被打开,没有任何犹豫,我向着不远处背对着我的家伙走了过去。

八重樱转过身来,粉色发丝划出美好的弧线。

我看到她因疑惑而挑起的眉,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17.

“林先生...又喝酒了吗?”

八重樱乖巧地靠着墙,低着头说道。


“八小姐~”我冲她挥了挥手:“我又来啦~”




18.

去年冬天,大概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那短时间,每次下班回家后,我都会坐在桌子前阅读自己收集来的八重樱的资料。

如果说最开始对八重樱感兴趣是由于某种不可描述的...魔法或诅咒(?),那这之后的我,则开始慢慢被...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说不上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尊雕像感兴趣...从最开始第一次闯入,再到现在窝在椅子上翻看着阅读着那个家伙的所有资料...从始至终...从始至终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看到了她所有的过往。

凛是她第一道伤疤。

之后的卡莲也许治愈了她,但那道疤痕却永远存在她的心脏上。

可是你告诉我,大病初愈之后是否要休养一段时间?可是八重樱有吗?

没有吧...


在发生那件事之后,她的内心一定已经变得极其脆弱。甚至有一次,我看着看着睡着了,在梦里,八重樱站在城墙上看着我。

她向我高高举起手中的灵刀,我听见不知何处传来的咏叹调。

我看见她的嘴唇翕动,令人安心的歌声环绕着我。

如沐春风。


我希望八重樱没有经历过那些,我希望八重樱是我梦里的样子。我希望...

她没有那段过去。


也许是因为收集的资料太多,太全,当我后来了解到她和卡莲之间的事情后,心情开始变得愈加难过和消沉。

那一叠叠资料就放在桌子上,每天下班回家第一眼,都会不由自主地看到那些东西。慢慢地,时间久了,我开始变得害怕。

我开始不敢回家,我开始...

开始害怕在安静的深夜阅读关于八重樱的过往,并且隐约有了想要结束“调查”的想法。于是在每天睡觉之前,都告诉自己明天下班回来就把这些资料烧了。

第二天在实验室,又一次次不小心透过那道门,看见“八重樱”不同姿势的尸体。然后咬着牙呼唤下一位训练者。

回家后,又再次埋头阅读。


我看到卡莲刺向她的胸口,然后那叠文件被我撕得粉碎。

然后我又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将其拼凑完整,继续阅读之后的资料。


慢慢慢慢,我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睡眠不足和长时间低落的心情让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每一天...每一天都像活在地狱里...对那个家伙的思念越来越重...想见到她,认识她的念头也越来越多。

最终...我沉沦在这无尽的痛苦之中。




19.

在那之后,我确实想过是否要辞去这个工作。

每天,思念的人就在门后,但自己只能站在另一边看着她的背影,或是死去的样子。回到家里,思念更重。

那段难熬的时光大概持续了五个多月。

直到2018年年末的某天,在进行实验室的例行打扫时,我发现了那把“钥匙”。


一枚被某人遗落的记忆芯片。




20.

八重樱微微蹙着眉,眼中带有些许疑惑:“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死里逃生的我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是谁?”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

“我...我是...”


我该怎么告诉她,告诉她这里,她的世界,她存在的生存的一百平米的这个世界,这个房间,是我和同事们一起搭建起来的...

一个实验室。

“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八重樱的声音越来越大,语速也越来越快,她不住地左顾右盼,最后终于安静下来。

她用惊恐的神情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我在哪,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儿?

我在哪,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儿?

最后,她的声音逐渐被绝望填满,是令人心疼的哭腔。


“卡莲在哪...”

“她...弄伤了我...”

“可我不怪她...”

“这里不是村子,不是神庙...”

“好大的雨...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是暴雨。”

“我看见雨水流进伤口里..”

“好大的雨。”


她低着头,身体逐渐模糊。


这,便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21.

那枚记忆芯片,像一把钥匙一样,解锁了这个虚拟出来的八重樱的记忆功能。

事实上,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建立“八重樱”记忆战场需要那么久的时间:首先需要在数据库里录入【八重樱】的基础资料,身高体重或是战斗时动作的信息。再这之后,还有比如性格以及其经历过的那些种种...

以此,他们像之前的其他记忆战场一样,打造出了新的虚拟角色,供天命女武神们训练。


这个“八重樱”,没有任何感情,没有任何记忆。

当记忆战场里没有女武神在训练时,她是不存在的。

当有人踏足时,系统会生成八重樱的虚拟形象,然后她会存活一段时间,长短取决于她和受训女武神之间分出胜负。

或者,最多五分钟。




22.

多亏这枚记忆芯片,否则她将永远不会记住我,哪怕仅仅是两个字的名字。


每天下班后,我都会锁好实验室的大门,然后用伪造的身份卡进入记忆战场,和她见上短暂的5分钟。

她很可爱,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她仍然像一尊雕像(不爱说话)。


慢慢的,我开始不满足于每天的5分钟。毕竟...

我早已爱上了她。




23.

“林先生...”见我来了,八重樱转过身冲我微笑道。

“哎哟八小姐好几天不见,好像瘦了哦。”

“林先生又在胡说了,我们昨天不是刚见过...”

她低眉垂眼侧目,我当场暴毙。




24.

我恋爱了。


但是当事人并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NMD心里好像酸酸的...




25.

“八重樱小姐,我...”

“我喜欢你。”




26.

“我只是个虚拟出来的...”




27.

“你有八重樱的所有记忆,你有八重樱的所有情感,你会像她一样笑,像她一样难过,像她一样说话。那么你就是八重樱。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28.

是的,当控制台上插着那枚记忆芯片的时候,里面的那个八重樱不再试虚幻无法触碰到的存在。


因为我记得她嘴唇上淡淡的樱花香气。




29.

八重樱不愿意承认,即使那早已是事实,即使那早已是两人之间公开的秘密。

她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林先生...我也很喜欢你呢...

我喜欢林先生。

我喜欢你。

我爱你。


她不说,并且绝口不提。

她会转过身去沉默,将我的表白晾在一边。




30.

我知道八重樱为什么不敢承认。

也正因此,我才真正能确定,面前这个家伙绝对是真实的八重樱本人。即使她是由虚拟数据转化而来的...




31.

每天上班,我的包里都会装满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品类丰富的食物,还有些好玩的小玩意,或是好看的衣服。


“哎哟八老板~”我拎着包走进去,对她打着招呼:“好想你哟~”

八重樱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回应。

“饿了吧。”我边说边将背包仍在地板上,然后呼唤她过来。

“都说了多少次,我姓八重,不要叫我八老板八小姐了...”

“好的八老板。”

“你!”


(拔刀声)

“好好好,八小姐,这下行了...喂会死人的!”



樱花绽放在这一百平不到的封闭空间里。




32.“你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吗?”


“现在我知道了。”

八重樱靠着墙坐在地上,声音小小的。

“林先生...外面的世界,真的像这本书里一样那般美好吗?”


巫女的声音里充满了忧郁。




33.

“谢谢你...”





34.

“唔...”

哎呀我的妈这是樱花的香气迈...

这就是人生巅峰迈?




35.

她似乎早已在门后等我,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便迫不及待地向我伸出手,神情坚决。

“带我走。”

“好!”我回应道,同时牵上她的手:“要快!”

“我知道。”她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声音里竟然带着几分伤感。不过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想这些了。


八重樱往前踏了一步,几乎就在同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此起彼伏,响彻整个记忆战场实验室。

这一步,之后...再也没有回头路了。亲爱的八重樱小姐,你应该知道的吧。

外面,是你向往的天空,是你向往的充满自由的空气,是你向往的解脱。请牢牢抓紧我的手,让在下带你离开这里。


警报声虽然响彻在天命空港上空,但逃离实验室的过程还算顺利。八重樱似乎有些疑惑,在奔跑的时候不停地左顾右盼。

“别看了,警卫被我请去喝茶了。”我边跑边说道。

“喝什么茶?”

“专心点行不行,我们在逃跑诶!”

“可是没有人追赶...根本没有逃跑时那种紧张的氛围嘛...”巫女在我身后小声地说道,似乎颇为不满的样子。


那张纸,她似乎永远不想将其戳破。

可我呢?我能做到像她一样将所有的东西隐藏在自己心里直到这最后的几分钟里都不承认吗?

这位小姐,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我沉默下来,闷头只顾奔跑。


“喂,你怎么不说话?”令人恐惧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她的声音听起来如最开始时一样单薄,只是在那虚假的轻描淡写中,埋藏的是少女复杂的,令人苦笑不得的情愫。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告诉她自己要专心带路?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设计了三条完全不一样的逃跑路线,每一条路都亲自走过数十遍。哪怕你让我闭着眼,我也能带着她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我们先离开这,等跑出去之后我们再慢慢说。”

慢慢说?

慢慢说?

我的心,从八重樱踏出门的那一瞬间就燃起了大火。现在,正是疼的时候。



终于,我看到了大门。

“下雨了吗?”八重樱在门口稍微停了一下,她张开双手,似乎要把从天而降的雨滴尽数揽尽自己的怀里。

“啊...空气...”她微微侧目,得意地冲我说道:“空气真好~”


我站在平台边缘,看着这个家伙伸展身体时曼妙的身姿...心里的大火越发凶猛。不远处,天命的守卫力量已经开始集结,并陆续赶往记忆战场实验室的方向。

“走吧。”我转过身背对着八重樱说道。



雨越下越大,而我的身体也逐渐难以支撑,八重樱看我跑不动了,主动放慢了速度。

“就在那里,你觉得怎么样?”我喘着粗气,无力地靠着墙,同时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高塔。

“嗯...挺好的...”她仰起好看的小脸望向我指给她的方向:“可是那个地方会不会风太大?”

“嗯?”

“会感冒的吧,而且啊...你看雨也一直在下。”

“...”

“不过我想,那里视野一定不错...作为第一次约会的地点,其实很好啊。”

“是吗?”我转过身,额头抵在墙上。凉凉的雨水让我稍微好受了一些,尽管如此,鼻腔还是干干地带着一股灼热的感觉。

一定是心里那团火搞的鬼吧...好难受,就样吧好吗,我们不上去了,就在这待着吧。

没有...时间了...



“谢谢你~”

她在我身后说道,同时我的背上多了一只温柔的小手。

“走嘛~我们去...”

“去约会啊...”




36.

天命第三空港,我和八重樱坐在某处高塔上,一起仰着脑袋,看着乌云密布的灰色苍穹。

这场暴雨至此,仍旧没有结束。


“会不会被雷劈到啊...”我喃喃道。

“呃,我无所谓啊。”八重樱说着高高举起一只手臂:“雷电召来!”

“闭嘴啊你!”


“林先生。”

“怎么了?”

我转过头,发现八重樱正在盯着我。

“五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嘛...”


巫女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也许还带着点少女的羞涩。

“一辈子都不够,五分钟你说算啥...”我点点头说道。

“可是有些东西就是这样...想要这个,另一个及要不了...”


眼睛里的东西永远比说出来的要多,这也许就是爱情吧。八重樱湿漉漉的发丝紧紧地贴在她姣好的容颜上,眼眶处亮晶晶的。

“欸你眼睛进水了?”

“...”她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

“等我啊,等我把雨刷器打开。”

“...”


时间不多,小姐,请勿沉默。


“你后悔吗?”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视线又挪回天空。

“到这个时候,还不肯承认吗?”我问道。



高塔之下,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天命警卫力量,包括丽塔在内的情报部队。

但他们并没有阻拦的意思,事实上,他们安静地在下面看着。

是的,他们当然知道我身旁这朵樱花...

最后的归宿。


37.

最后两分钟的时候,八重樱的身体开始产生变化——垂在空中的双脚变得越来越模糊。

巫女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

她仍旧不肯承认,身体消散的同时,她...仍旧在空中踢踏着。


“你不是说是约会吗...”大概过了半个世纪,也或许是五秒钟,她缓缓说道。

“是啊。”

“林先生的【约会】就是陪女孩子坐在高塔上淋雨吗?”

“不,不是。”

“那是什么?”


我转过身,用出全身力气将她地拥进怀里。

“我爱你!”


雨怎么越来越大了?

不对啊...

你家下雨下热水吗?




38.

“我爱你!八重樱小姐...”

我抱着自己心爱的人,泣不成声。

“我...为什么我们不能是那样,像梦里一样...为什么要让我认识你...”

“你不知道这一年多以来我是怎么度过的...好难过,好痛苦...我希望的,想要的是你站在城墙上向我微笑,是你在祭典经过我身边时我叫出你的小名...”

“我爱你,我本可以把你永远地留在身边...但是...但是...”


八重樱将我拉进自己怀里,然后低下头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

“好了,好了...没时间了...”


她亲吻我。

她的泪水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终于明白她说的那句话。


“我看见雨水流进伤口里..”

“好大的雨...”




39.

八重樱的身体越来越模糊,她靠在我的肩头,身体似乎也随着消散的进程变得极度虚弱。

“我要走了。”

“嗯。”


她不是飞鸟,所以并不向往天空。

她向往的是自由。

但我知道,她...其实非常愧疚...

对我。

因为对于爱情和自由,她选择了后者。对于八重樱这样善良可爱的人来说,这无异于背叛。可我不在乎。

我理解,并且也希望她能...


不!不要!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从一开始我就很自私...现在我要把你留下...


但TMD已经太晚...





40.

爱情让她活了过来,又最终让她



41.

她之所以凝视天空,是怕我看见她眼睛里的东西。

也怕看见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漫天的粉色樱花飘舞在高塔周围。

我知道,那是八重樱正在流逝的生命。

“下辈子...我会像林先生说的那样,站在城墙上等着。还有...谢谢林先生让我重新获得生命...”

“你还要学唱歌呢。”

我加了一句。


加了一碗醋。

眼泪更加汹涌。

我不敢看她,只是拉着她冰凉美好的手。



“林先生,我...爱你。”

她终于说道。

我惊讶地转过头,却发现面前空荡荡的,只有冰冷的高塔和无尽凶猛的暴雨。

等...




八重樱消失了。

连带着我的爱情,我的一切。

在漫天的重樱之下。

0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