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缘夙系参商

来自版块: 甲板
35
1
1
0
文章发表:09-09
踆乌隐曜,不见天日。

翳云积重,苍穹四裂。

神州陆沉,碧血成渊。

天灾劫厄于此时悄无声息地降临,江河为之呜咽,不复奔流浩荡,陆地为之悲恸,不再静密深沉。

天灾之名,谓之崩坏。





有熊氏部落。

曾经人丁兴旺田舍棋罗的乐土,而今一一化作丘墟劫灰。

随处可见的遍地尸骸,血泊将大地洇染成紫色,渺远处不时传来崩坏兽群的咆哮与无助人们的惨叫悲鸣,惨绝人寰而又悲壮无比。

值此阖族俱灭之际,有熊氏族长之女唤醒了被部族供奉却沉寂已久的神兵——轩辕剑。

“接受这力量,你便可御使这流传自亘古的神之键武器——轩辕剑,却也要背负无尽的孤寂苦楚,你可愿意?”轩辕剑中的意识回应道。

“我愿意。”

名为姬麟的少女沉声应道,少女明眸善睐,乌鬓墨染,瑶鼻玲珑,朱唇皓齿,柳眉入鬓,平添了几分巾帼英气。

“哪怕一世颠簸,漂泊数载,终无归宿?”

“嗯。”

“哪怕余生无长,香消玉殒,青冢成枯?”

“嗯。”

“哪怕魂灵永缚,徘徊忘川,泪洒旁途?”

“嗯。”

“哪怕萧郎有意,缘夙参商,终成陌路?”

“嗯。”

“此契,达成!”

通体鎏金的轩辕剑绽十方光明,于少女背上烙下繁复至极的纹路,红芒隐现,仿佛有生命般缓缓游动,它在赐予少女巨力之时,却也在悄然侵蚀少女的身体。

姬麟以柔荑纤手轻抚剑身,锋镝仿若切肤,于瓷白的青葱上留下一道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红线。

她感到体内充盈着宛若神魔的力量,足以力挽狂澜,却也洞悉到自己时日无多了。

执剑,挥斩,原本游弋徘徊在部落废墟的崩坏兽一时竟如土鸡瓦狗般一一授首。

“有生之年,神州之地,自当由我庇护!”

少女按剑为誓,话语中并没有对死期渐近的恐惧,充满了誓死如归的豪气:“崩坏,亦当由我终结!”







面前是手执金色长剑英姿飒爽的少女。

她只是袖手轻轻一挥,原本猖獗为恶的崩坏兽群悉数夷灭殆尽,尽皆伏诛。

“是你救了我,你是?”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少年睁大双眼,他感激地问道。

“有熊氏,姬麟。”

清脆的嗓音如洌泉肆流,汩汩悦耳,如黄鹂展喉,婉转动听。

名为姜朱的少年望着气质出尘的少女,竟有些痴了。

他感觉,那是他迄今为止听到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姬麟,等等我。”

姜朱上气不接下气地呼唤前方独行的少女。

“别跟着我!”

少女终是伫足。

“我只想知道,你要去哪里,需不需要我帮忙?”

“妾身要去抵抗崩坏兽,你觉得,你能帮得上我吗?”

“这……不管怎样,你救了我一命,我理应报答你,请允许我与你同行吧。”姜朱厚颜道。

“欧?我可没兴趣多个累赘。”姬麟无情拒绝。

姬麟的话对姜朱来说无关痛痒,他仍是亦步亦趋,紧跟不舍。





“你在做什么?狩猎吗?”

望着前方行迹突然变得蹑手蹑脚的少女,姜朱忍不住发问。

嗖!

一只兔子被惊起,宛若离弦之箭般从不远处窜出,转瞬间逃出老远。

姬麟身形顿时僵在原地,而后她铁青着脸扭头看向姜朱,黛眉倒竖,凤目含煞,言语难得地变得粗鲁:“你这蠢货!为什么要跟着我,我的晚餐没着落了!”

“啊!对不起,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姜朱忙不迭地道歉。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我怎么这么倒霉竟碰上你……”姬麟正欲再说些什么,肚子突地传来咕咕几声,她双颊一红,赧然一蹙,终是没再说下去。

“我也不是故……哎,你看!”姜朱忽地惊喜叫道。

那只野兔竟因慌不择路,一头撞死在大树上。

“运气不错,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姜朱取出随身的火石越过姬麟走去。



“怎么样,味道如何?”姜朱仿佛在表功般问姬麟。

少女眯起眼睛,细细回味充斥唇舌的食物,嘴角微翘,看得出来,她心情很不错。

“味道还行,好吧,我承认你还有点用处。”

“这么说,你是同意我与你同行了?”

“嗯,不过这要看你以后的表现噢!”少女冲姜朱**似地晃晃拳头,更显得明艳动人。

日暮斜阳处,少年少女相伴而行,渐行渐远。







少年慕艾,谁家儿女不怀春,渐渐,姜朱与姬麟之间产生了紧密的默契,一种名为爱慕的情愫滋生蔓延,泛滥开来。

“姬麟,嫁给我吧!”

姜朱终于开口,他的脸上带着痴情的神色,不再是以往的嬉笑,仿佛眼中只容得身前玉人,再无旁顾。

“你是认真的吗?”少女赧然,螓首微低。

“嗯,答应我吧!”姜朱感觉大有可为,不由激动道。

“想要成为妾身的夫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少女却忽地话锋一转。

“那不知道你的条件是?”

“鲛人鳞片,凤凰羽毛,丹树上结的玉糕,应龙的角,缺一不可。”少女一字一句,动听至极。

“这……你莫不是开玩笑吧?”姜朱脸色一怔,苦笑道:“你所说的都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根本毫无头绪。”

“怎么,你要半途而废了吗?”

“怎么可能,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全它们的。”姜朱为表决心拍拍胸膛。

“妾身现在要去做一件大事,只能独身前往,我们也该分别了,希望下次相见,你能找全它们。”

“你怕不是故意躲开我?不行,我们要约定一个地方,以期重逢。”

“那等我回来后就去我们第一次相见之地等你,如何?”

“不够,还要击掌为誓。”

“真拿你没办法。”少女轻抬皓腕。

两只手掌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少年与少女相对而别,渐行渐远。

“姬麟,等着我,我一定会娶你做我妻子的!”姜朱忽回头大喊。

“那妾身便等着你。”姬麟柔美的声音回道。

待得萧郎消失在地平线,姬麟轻轻解下罗裳,望着即将延伸至心口的血色丝线,无言半晌,终作喟然一叹。

“大限将至了么?妾身是身受诅咒之人,注定得不到幸福,只能用这种方法婉拒你了。”

浩瀚星空中,象征姻缘的红鸾星,从未像此刻一般黯淡无光。





“我的最后一站么?终于到了。”

姬麟抵达了为祸神州的罪魁——审判级崩坏兽蚩尤蛰居地。

“不过,还是得肃清这些杂鱼。”少女皱皱眉。

单人,独剑,染赤,尽屠。

“人类,缘何到此?”从睡梦中惊醒的蚩尤问道,它还有些搞不清状况。

“为了结这罄竹难书的血债,终结崩坏而来!”

“可笑,蝼蚁之辈,安敢言勇!”蚩尤被激怒了,它咆哮而起,体同山阿,扑向看似不堪一击的少女。

姬麟全力施为,一时间竟斗得不相上下。

良久。

“咳……人类,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预想的更强,可你也休想奈我如何。”蚩尤恶狠狠说道:“待我回复过来,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少女浑身浴血,曳剑拖行,轩辕剑在地面留下长长一道血痕。

“杀不了你,我也能让你封印千年!”少女沉默片刻,终惨笑出声。

轩辕剑忽地灵光大放,颤动不已,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被释放出来。

“你想做什么?用你的生命燃尽和灵魂永囚为代价封印我吗?”

蚩尤的话语中多了几分惶急:“不如我们各退一步,我可以暂时停……”

“只可惜,未能见他最后一面。”少女置若罔闻,清秀的脸上几无血色,泛着死态的灰白,她的身躯渐化作一团光影,以身为祭,**了蚩尤巨兽。

“你给我等着,我迟早要……”蚩尤的咆哮逐渐低沉,直至全无。

“对不起,姜朱,我要失约了。”

在一片婆娑泪眼中,姬麟阖上双眸,似是沉睡,再无声息。





一语成谶葬余生,纵遇萧郎不得终。

红鸾缘夙系参商,依人魂落忘川中。

c000a7b5f11369ff1cdb726659781451_6259349150896157497.jpg
1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09-0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