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月下轮舞 DanceStep17,谁的算计?

来自版块: 甲板
69
1
3
0
文章发表:09-09
fbf04a2ee01f93167e608f4e9f77965c_5129638009610356182.jpg
把姬子导师这个醉鬼搬回她的住舍,舰长尽管猜到这个女人不会搞卫生,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就差每把房子给掀了。

时间又太晚了,舰长就把姬子导师扔到她的床上,舰长扭头就走。

你们问符华呢?

符华她买明明喝了许多高度数的酒,结果没醉,脸都没红,跟舰长告别后就稳当当地离开了。

帮姬子导师把门带上,舰长深吸一口气。

在舰长打算回去时,他的心头莫名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种莫名其妙不好的预感一直萦绕在舰长心头,挥之不去,在这种不好的预感下,舰长走歪了,没有回到宿舍,反而是去了人少的仓库那一带。

舰长叹口气,就在他觉得是自己杞人忧天时,他的视线内,一个娇小的人影跑过去,后面一个修女在追。

舰长再三确认,那个娇小的人影,是他吩咐要早些睡觉的德莉莎,立马拔腿追去。

修女追逐着眼前逃窜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仪器故障,但是应该不会错,这个在逃窜的,就是她们日夜搜寻、潜入人类社会的血族!若不是,她为什么要跑?若不是,为什么不肯让修女滴一滴圣水验证是不是血族?若不是心虚是什么?

修女拔出别在大腿上的月神守护手枪,瞄准德莉莎脚下。

一想到自己可以独揽灭杀的大功,修女的精准度下降了许多,反而让德莉莎躲了过去。

枪弹的逐渐减少,让修女的内心渐渐焦虑起来,她明白,要是她错过这次机会,她不仅会被以“违反团队合作”而处罚,严重的话甚至会被剥夺晋升为正式战列修女的资格。

天命教会对修女的考核可是很严格的,目前在圣芙蕾雅学院的修女们,只是见习修女,她们要在五年内完成一系列的考核任务才能由蓝衣级别的主教授予正式的战列修女徽章,这时的修女,就是人民口里的“女武神”了。除了修女的考核,还有各修道士、戒律士的考核,哦,当然,神州方面不归天命教会管,除非他们自认为可以和炽翎仙人作对了。

如果这位修女真的能取下德莉莎的姓命,那她不用多久,光凭这一份功绩就能缩短不少晋升为战列修女的时间。

就在修女不惜要违反规定使用圣痕时,一个看起来是学院学生的人,一把拉住那个血族的手,将她护到身后。

德莉莎被舰长拉住时,她慌得不像样子,见是舰长,两只小手抓着舰长的衣服,将自己藏在舰长身后。

修女皱起眉头,对一般人出手,这是大禁忌。

舰长拍了拍德莉莎的小手,安抚她慌乱的心后,对修女说道:“修女,对学院偶像开枪不好吧?”

修女:“……让开。”

“好好,但在我让之前,能先说明,主教大人的孙女儿德丽莎教导主任犯什么错误了?”舰长脸不红心不跳地张口说谎,德莉莎诧异地抬头,舰长边说话,边把她的一只小手拉入手心,轻轻地捏一下。

修女可以选择无视舰长,但是舰长的话里,很直白地指出,修女在追杀的,是天命教会主教大人的孙女儿,这点修女心知肚明。

但是,破绽也有。

“德丽莎大人的身份何其尊贵,你又是什么人?跟德丽莎大人亲近?”舰长哑然失笑,“拜托,修女。如果被追杀的人是你,你是相信一个路过的一般粉丝呢?还是那个下杀手的?”

修女沉默,舰长便开始一点一点地往后退,不把背后露出来。

“宁杀错不放过!”修女眼神含杀,细手一扬,背后圣痕闪动,数道冰锥从其手中朝舰长呼啸而来。

她的考虑很好,没杀成,她就把责任推脱到仪器故障或是怀疑血族拟态成德丽莎;杀了,则独揽大功。可进可退,对她都没有坏处。

舰长见修女出手,眼神一沉,既然不知好歹,也别怪他了!

将德莉莎拉到怀里,舰长脚尖一点,踩着冰锥翻身躲过,同时对德莉莎吩咐一句,“武器。”

德莉莎咬牙,手指划破手腕,流出的血液,在她的操控下逐渐被赋予了形状,一柄适合女子使用的细剑,被她用血液制作出来。

舰长右手拿过这柄用血液制作的细剑,左手把德莉莎甩下,将细剑按在腰间,随后,出剑。

修女压根就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向天命教会的修女出手,都是学生,谁没事跟修女们找茬呢?

舰长出剑,一剑斩出,太虚神剑,剑壹·斩!

血液制作的细剑,透露着一股不详、渗人的氛围,握在手里也是一种湿黏、粘稠的质感。就是这样的细剑,从舰长手里出剑时的剑气,却是正大浩荡、凛然正气。

兴许是头一次和符华意外的人实战,舰长在轻度紧张下,发挥的比和符华训练时更好。

剑气不是普通的、简单的形状,反而是有一分翎鸟的形状了。

修女手护胸前,道道冰墙在她身前升起,舰长的剑壹·斩,突破一层一层冰墙,在最后一层冰墙前消散,修女还未松口气,血色的剑尖从冰墙的裂缝处突出,修女退后一步时,没有拿血液制作的细剑,从暗处窜出,一拳轰打向修女腹肚。

别真以为舰长这么长时间都是给符华当人肉沙包的,他的战斗意识可不弱。

修女明显就是小瞧了舰长,此时防护已经来不及,直接被舰长一拳打了个严实。

腹肚部位本来就是人体柔软的部位,舰长又没有留手,还用了符华教的一种发劲技巧,疼的修女弯下腰,口水也被打了出来。

舰长又给修女的后颈打了一手刀,又补了一次,确保修女昏迷。

德莉莎把细剑拔出来,将其重新化为血液,收入手腕伤口,帮舰长把修女安放下来。

帮助舰长移动修女躯体期间,德莉莎一直抿着嘴,从她用血液给舰长制作武器的那一刻起,她的身份就暴露了,虽然舰长早就大致上猜到就是了。

她突然间很害怕,她又不知道是在怕什么。

或许是在害怕失去,失去这段时间里,安稳、简单的日子……

把这位修女拖入暗处,德莉莎突然想到了有人可以帮她。

“妈妈……”

德莉莎拖着舰长的胳膊,把他拉走。

就在他们走后没多久,修女就醒了,舰长下手还是太轻,经验太浅……

修女撑起身体时,一个人,或许是刚好路过,或许是算好了在这时,来了。

恰好此时,乌云遮月。

月光再次出现时……

——

“所以?你们就出手把天命教会驻扎在学院的见习修女给打了?”

“是……”舰长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德莉莎嘴里说的“妈妈”指的是塞西莉亚学院长。

夜深学院长处理完公务,打算就在办公室的个人房间里睡下,结果刚换好睡衣,德莉莎带着舰长来敲门。

舰长和德莉莎坐在茶几这边,舰长低着头,因为这景象太香艳了。

学院长穿着轻薄的真丝睡衣,露出大部分肌肤,论谁敢看?

学院长捏了捏眉心,她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居然敢对修女出手……

“算了,打就打了吧!”学院长交换叠起来的大腿,“你们确定把那位修女打晕了吗?”

德莉莎点头,他们确实是把修女揍昏了。

“那就好……我会以她攻击一般学生为由上诉,先把脏水泼到她们身上,你到时候就装无辜,德丽莎那边我来跟她说。”学院长说话期间,一封上诉文件就已经走她的个人信息通道发走了,估计最晚明天晚上就会有人来学院受理了。

“见长留下来,德莉莎在外面等一会儿。”学院长拍拍手,这样吩咐道。

舰长心里莫明其妙地……有点小激动,呸,什么小激动,是不安!

等德莉莎出门后,学院长起身在睡衣外面套了宽大的外套,从她的办公桌抽屉里翻了翻,拿出她备用的个人身份验证卡,重新走回茶几坐下,把验证卡推给舰长。

“这个……”

学院长拿掉发饰,闭上一只眼睛,“以防万一罢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就拿这个去学院的研究室。”

沉默一会儿,学院长无奈地叹口气,“以为小西琳的春天到了,结果你,唉,算了。我问你,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舰长话到喉咙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学院长见状,又叹一口气,挥手示意舰长离开。

舰长也知道,自己……没做好准备。

第二天,也不算,舰长和德莉莎从学院长那里回来时,已经是凌晨30分,算今天。

诸多修女、修道士,封锁了学院仓库一带。

许多学生好奇就围了过去,小声地讨论发生了什么。

时间大概经过了一个小时,几名鉴定医员抬着……一名修女的尸体,走入了视野。

修女的脖颈处一道一个指节深的伤痕,躯体有些枯瘪,疑似身体里的血液流失完了;在伤口的四周,四个看起来是由牙咬出来的洞口,在说明,她是被血族吸干了血液而死的。
3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喜欢的朋友来B站搜我的ID“游尚安在”,多支持

09-0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