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绯色幻痛(四)

27
0
1
0
文章发表:09-09

文正七年。

凛抬头看着院子,明明出生在盛产樱花的村子里,却因为重病一次都没有见过樱花。每天所能面对的,只有这一片空白的土地,在爱玩爱动的年纪,凛却只能躺在床上,只有在姐姐的帮助下才能移动一下身体。

凛曾经也想过自杀。两年前,红色的血液从手腕流出,自己要解脱了,她想。可是在两眼模糊时,当声音不再清晰时,她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一个在门口呆住,又突然大哭着跑来的人影。

苏醒后的凛了解到,如果不是姐姐及时发现,她真的就要自杀成功了,姐姐救了她,三五天如一日的守在她身边直到她完全康复。从那之后,姐姐为了防止自己自杀,每晚都会和自己睡在一个被子里,暖暖的体温从背后传来,让原本准备放弃的凛重新找回了希望。姐姐知道她想要看樱花,每次出门时都会摘很多给她带回来。尽管这些樱花已经枯萎,尽管自己的病情还是不见好转,尽管姐姐每天依然愁眉苦脸,但是凛觉得,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动力。至少在姐姐的心中,她还是一个好妹妹,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凛觉得,为了姐姐,自己也应该努力活下去。

盛夏的阳光被木窗切成碎片照进房间里,凛静静躺着,苦味药汤被姐姐吹过之后似乎变甜了,想想自己之前经常因为药苦和姐姐生气,真的是不应该。

可一种和以往不同的痛苦感从胃部传来,凛没忍住,一口气把喝过的药汤全都吐了出来,原本褐色的药汤被凛吐出来之后变成了鲜红色。面对从未见过的场面,不知所措的樱拿来抹布来回不停擦拭,试图在凛反应过来之前把血迹擦干净。

可是,凛吐的血实在是太多了,樱根本没法在抬头间清理干净。

“姐姐。”凛的语气却轻快”你觉得,我的病还能好吗?“

“凛。“樱继续低头擦拭”你不要乱想,你的病一定有办法治好的,多喝几副药就可以了。“

“姐姐啊,其实我知道。”凛轻笑着继续“之前喝药的时候,我也有咯血或者吐血的情况发生,你总是把我眼睛蒙住擦干净,然后骗我说是脏东西。其实,其实姐姐最傻了啊,明明,明明嘴里都已经充满血腥味了啊……我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呢?“

凛的笑容仍然留在脸上,泪水却已经打湿了被子。手忙脚乱的樱赶紧放下一切把凛抱在怀里,妹妹的头轻轻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相同颜色的头发交织在一起,樱觉得暖暖的,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这一生的任务并不是什么成为巫女保护村子,她只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就可以了,仅此而已,其他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无数人在自己的人生中走走停停,自己要做的,只是保护好其中一个,保护好最重要的那个。

“凛。“八重樱把头靠在凛身边”别怕,姐姐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我们还说要一起去吃好吃的,要一起去看樱花,姐姐不会食言,凛也不要说话不算数哦。“樱努力排除了心中的那份怀疑和不确定,重新笑着和凛聊天。

“好吃的还是算了,我觉得姐姐做的樱花饭团就很好吃啦。“凛的话语也变得调皮,习惯了在姐姐面前故作坚强的她,在姐姐收拾完心情之后,总能合拍的调整成开心状态。

“凛不要再夸我啦,其实我料理水平也就一般般吧,凛的话,一定会比我做的好吃,姐姐等着以后吃凛做的美味料理哦。“

房间里的姐妹两人笑的开心,碎片的阳光下,凛发现那个曾经还是小女孩的姐姐如今已经有些亭亭玉立。看着姐姐的笑脸,凛格外开心。

只是,姐姐,这样的我,还能陪着你多久呢?凛望着八重樱远去忙碌的身影发问。

与此同时,远处的樱也在暗下决心。

凛,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一定要治好你的病,哪怕是,用生命向神明大人祈求。

总有一个人,你见证了她的变化。

总有一个人,你会为她故作坚强。

总有一个人,你想让她一直陪着你。

总有一个人,你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她难过。

可神明是个顽皮的孩子,他让事事不能尽如人意。樱忙前忙后,可是凛的病情不见好转反而更加恶化。加之父亲大人几次三番的在凛房间前若有所思,樱也察觉到了一些东西,慢慢紧张起来。

很快就是今年的祭祀了,村子里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父亲这个时侯在房间门口徘徊,会不会……

不可能不可能,凛可是父亲的亲生骨肉啊,父亲怎么忍心杀死自己的孩子呢?

可是,父亲做事多么执着和不计后果,樱也是知道的。

为了放空自己,樱拍拍了拍双颊“想那么多做什么,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会有结果的。”

盛夏的房间里少女忙前忙后,端水送药,可在远处那个人看来,这一切显得那么的刺眼。

“樱,放弃吧,你妹妹的病已经没救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有意义的事,就是作为祭品,结束她的一生。”中年男人冷冰冰地离开,一如他冷冰冰地注视着这一切。

三天后。

“为什么?”樱第一次向父亲怒吼“凛还只是个孩子,难道因为一点疾病,就要给她宣判死刑吗?”

“不要再骗自己了,樱。”父亲的语气毫无波动“已经那么长时间了,凛的病还没有好转,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是神明大人在召唤她,我们不能不响应神明的意志啊,凛也被我们照顾了那么长时间,我们确实也尽力了,你也该休息休息,准备准备成为巫女的事情了。”

父亲起身走到樱旁边,语重心长的说到:“你也该学会成长了,有些东西,不得不放下,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接受。”说罢,父亲拍了拍八重樱的肩膀离开了,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为什么……”樱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明明,我明明努力过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结果呢?为什么最后还是这样?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啊?!谁能来帮帮我?”

少女再也无力支撑身体,她倒在地上,任凭泪水流下。她突然明白,其实很早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了结局,只是她一直不愿相信,一直麻醉自己,可是麻醉的药效总有过去的一天,如今父亲把她从幻想中强行拉了出来,她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变化,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她想再次麻醉自己,可眼中流下的泪水,地板木制的触感,太多太多,无不告诉她:眼前的一切,听到的一切,全都是真实的。

醒醒吧,樱,你无力改变这一切,你根本没有和大家,和现实对抗的力量和能力,你只能屈服于它。

不,不是这样的!一定还有办法,我一定可以把凛救出去,就这一次,父亲,就这一次,原谅我,不能听从你的教导。不能按你所想,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巫女。

樱忍住泪水,快步向门外跑去。

1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