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月下轮舞 DanceStep18,你能……爱我吗?

来自版块: 甲板
58
2
2
0
文章发表:09-14
bc509eb34cc527204d70f11478a3e198_5781659293667589418.jpg
“身份信息确认,是见习修女——克洛艾。”

圣芙蕾雅学院的仓库一带,修道士米廉是现场指挥,下级修道士劳伦验证完死者的身份后向米廉修道士汇报。

米廉修道士听完点点头,戴上白手套,走到死去的见习修女克洛艾边上,在身前画十字后,讲手指放在修女的脖颈处。

米廉修道士今年五十岁高龄,在血族与人族暂时停战的今天,米廉修道士还秉持着亲手检查与血族有关的案件,这是他的原则。

劳伦对米廉修道士的作为有些难以理解,劳伦下级修道士的阅历太少,不懂。

米廉修道士把脸凑近,以他的经验看来,克罗艾见习修女脖颈处的咬痕,确实是出自血族之口,但是……如果是为了捕食,那道伤口又是怎么回事?

血族的进食速度是非常快的,除非是想好好品尝食物外,一般血族能在几分钟内将人体所有的血液吸干,不需要另外制造一个伤口放血,这样反而会不利于吸食人体的全部血液,难道是放血当做储备粮?

米廉修道士觉得放血当储备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看了克罗艾修女还睁着的眼睛,米廉修道士在身前画十字后吟诵一小段祷文,替修女把眼睛合上。

帮助医疗员将克罗艾修女的遗躯装入尸袋,米廉修道士脱掉手套,看了一眼围观的圣芙蕾雅学院的学生们,米廉修道士捏了捏眉心。

围观的学生太多,会影响到他们查案的。

克罗艾修女的死,还有许多疑点,米廉修道士希望闲杂人等越少越好。

“长官,克罗艾修女的仪器解析完成了。”

技术人员把解析完毕的资料递交给米廉修道士,米廉修道士点点头,“辛苦了。”

死者克罗艾修女的仪器,也正是一个疑点:为什么杀了修女的血族不把这个仪器毁掉?要么这个血族对人类社会了解太少,要么就是看不起人类。

米廉修道士也不好做出判断,先将手头的线索整理一下好了。

米廉修道士正在阅览资料时,围观学生们的骚动让米廉修道士不仅皱起了眉头。

正想让自己的弟子劳伦去呵止他们时,米廉修道士看了一眼学生们,一名职业服饰的女性蹙着娟眉朝这里走来。

米廉修道士见状,整理一下服饰,向这位女性行礼,“许久不见,沙尼亚特队长!”

说起来感觉会很扯,但是是事实,米廉修道士曾隶属于雪狼小队,是塞西莉亚学院长的部下。

学院长点点头,不用她多说,米廉修道士就已经把资料都交给她并向她说明了情况。

“……以上。”米廉修道士很客观地将他所知道的事件全貌报告给学院长。

学院长脸色铁青,在她面前的一切都是在向她说明发生了什么。

学院长闭上眼,一种肃杀的气息,从她身上出现。

她是整个学院的大家长前可是保护人类的长矛,她做的一切都要为之负起责任。

米廉修道士在旁沉默,围观的学生们也因学院长那肃杀的气息,逐渐噤声。

学院长很头疼,这算什么?

是德莉莎跟舰长合伙好了骗她?还是……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是没法善了了。

光是她的上诉书就已经是会让天命教会的检查员过来,修女死亡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就更引人注目,这两件事撞在一起,不知道对学院的运营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要是有有心人再在从中作梗……

这回学院长也是十分的头疼。

而就在学院长思考该如何解决问题时,得到消息的天命教会的检查员带着许多支队伍的见习修女、下级修道士队伍来到,为首的,是尼亚·沙尼亚特——学院长交还圣痕、圣痕刻印后沙尼亚特家的继承人。

论辈分,尼亚要叫学院长一声舅妈,她也确实是这样做了。

尼亚对学院长讲道:“塞西莉亚女士,请允许我们逮捕贵校协助血族杀人的犯人。这是准许令。”

学院长脸色几次变换,只是强压,强迫她点头。

“学院里有叛徒吗?”

“天哪!是谁?”

“谁这么变态?”

尼亚没有收敛声音,围观的学生们都听到了,顿时议论纷纷,谁敢相信是一同生活在学院的人竟然是血族的帮凶?

学院长深吸一口气,对尼亚讲道:“抓人可以,但是我要求不能伤害他们,我有话问他们。”

尼亚那张与学院长有一分相似的脸,一边的眉毛上挑:“听舅妈的意思……舅妈是知道有学生与血族私通?呵,舅妈呀,您可真是厉害,知而不报。”

“闭嘴!”学院长厉声呵道,“尼亚·沙尼亚特,这里是我的学院!该怎么做,我比你清楚!”

“知道了,舅妈……”

尼亚·沙尼亚特非常清楚她的舅妈会让她抓人,因为无论从那个角度出发,塞西莉亚学院长都没有制止的权利和理由。

——

德莉莎把自己缩在墙角,下巴搁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舰长皱眉,德莉莎保持这样很久了,不吃不喝不睡,也不肯让他靠近……

是被他知道她是血族的原因吗……

舰长其实早就猜到德莉莎不是人类了,从她言行举止里很容易就推断出来,他又不傻,但是,他又为什么要装做不知道呢?他也不知道……

就在舰长试着寻找话题时,数个重装人员,破门、从阳台空降。

没有准备之下,舰长和德莉莎瞬间就被压制住,舰长被按在榻榻米上动弹不得,德莉莎被钳住双手。

仪器扫描过舰长的脸,“确认无误,是血族的帮凶没错。”

“这里也确认完毕,是血族。”

重装人员取出一根试管,从中取出一点不知名的液体,滴在德莉莎的后脖颈皮肤上,接触的瞬间,德莉莎的脖颈处就泛起灼烧的声响,德莉莎也痛苦不堪地惨叫。

这种液体是从一种叫做魂钢的特殊材料中提取出来的,对人体无害,但是对血族而言是超强的盐酸,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血族,用它一试就知,这种液体被叫做圣水。

“喂!”舰长拼命地想要挣脱束缚,却还是被压制,动弹不得。

“现在把他们捉回去吗?”

“不,照沙尼亚特长官的命令,把血族就地正法,人捉回去洗掉记忆。”

“但是……”

“没有‘但是’!”

他们……说了什么?沙尼亚特的命令?

舰长和德莉莎认识的沙尼亚特只有一个人……

说什么会帮助他们,让他们安心,都是假的吗?都是欺骗的谎话吗?

心里难受的同时,更有一种轻信他人的悲哀……

匕首贴在肌肤上,德莉莎的心里泛起了生物对死亡本能的恐惧。

“死……”

“我要死了吗……”

“我不要……”

“我不想死!”

心神被笼罩在死亡的恐惧下,德莉莎发动了她的血鬼术。

血色的烟雾从她的毛孔中喷出,笼盖舰长的寝室。

“德莉莎!”舰长出口叫她。

重装人员们开始是被这血色的烟雾吓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因为真的不用怕。

血烟术,目前为止已知血族的血鬼术中,这就是一个适合逃跑或潜入的血鬼术异能,没有任何实质的攻击作用,大多会出现在人形血族身上。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在血色烟雾里,重装人员继续要用匕首砍下德莉莎的头颅时,他手里的匕首像是被毒腐蚀了一般,融化成了铁水,接着,他的装备也开始了融化。

他装备下的皮肤、在血色烟雾下,数不清的斑点浮现,以阻止不了的速度扩大,他整个人,在这斑点的蔓延下,连骨头都没有剩下的,化成了一滩血水……

不止是他,凡事被血色烟雾笼罩的重装人员,都被烟雾中不知名的毒素毒杀,化为了血水……

是的,血烟术,本来就是没有任何攻击能力,更别说蕴含毒素了。

兴许是施术者本身的原因……

德莉莎的心底本身就是有怨气。没人爱,被家人抛弃,被迫背起种族的未来,等等。她心底的怨气绝不会小,又被死亡的恐惧迫害下,她心里的怨气和恐惧融合下,她的血烟术发生了异变,蕴含了毒素。

舰长的身上也出现了血烟术毒素的斑点,但是他身上的斑点蔓延的很慢,好像他身体里有这种毒的抗体一样,不会很快地让他死去。

德莉莎也意识到了舰长也被她的毒伤害到了,忙把血烟收回来,跑去握住舰长的手,舰长身上的毒素斑点逐渐消失,被德莉莎收回去。

“德莉莎……”舰长伸出手,靠近德莉莎,德莉莎躲开了。

“对不起……”她强忍着哽咽,强忍着眼泪。

她要逃走时,舰长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拉回来。

“你放手!”她向舰长露出血族标志性的吸血虎牙,对舰长说道:“我是血族!你放手!”

“你……放手……你就当你是被我操控的不好吗?”

说话啊!舰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心……好痛,好痛……

“人类,跟血族……”德莉莎她也讲不下去了,她的心……好疼,好疼……

他不肯放手,她也不想走……

他们究竟算什么呢?

一个是人类,一个是血族……

是注定不可能的……

“你放手……好不好?”德莉莎快忍不住眼泪了,她必须要走了,不然只是在害他……

“德……”

德莉莎打断舰长的话,她祈祷、痛苦地对舰长喊道:“放手!难道你不要命了?难道,你能……爱我吗?”

轰……

舰长的心揪成一块,他手上用力,把德莉莎牢牢抱在怀里,额头贴着她的额头……

他说……

“lch liebe dich。”

她再也忍不住……

眼泪哗哗,如断了线的珠子……

他用力地抱着怀里的人儿,尽管他似乎听到了许多数不清的人在骂“叛徒”,他也不在乎了……

兴许,这份情,对她、对他,迟到了太久太久……

一只不被期待的怪物被同类赶出了家园,离开家园的怪物,遇见了另一个种族平凡的个体。

却偏偏是这个对立阵营的个体……愿意给怪物,它从来没有拥有过的……爱。

lch liebe dich
2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喜欢的朋友来B站搜我的ID“游尚安在”,多支持

09-14
2
管理
回复

第一次听到那个德语是草履虫说的,当时还不知道啥意思,还专门上了谷歌翻译
09-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