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洞察者 EP. 23 月黑风高……我这是在哪儿?

来自版块: 甲板
28
1
1
0
文章发表:09-15 最后编辑:09-15
2015年 1月17日 泰国 曼谷 黑市外围通往郊区的道路上
自律侦测单元 β-38273084

几辆漆着黑漆的皮卡穿行无人问津的山谷中,山谷的两边被地质活动高高抬起,形成两个绵延不断的平顶山脉。在乌云密布的夜晚,这些皮卡像是整个融化在黑夜之中似的,只有一个个发出刺眼光芒的车头灯像是守夜人的提灯,悄无声息在魑魅魍魉穿行出没的山谷当中游荡。

一个开车的佣兵正在吹着不知名的调子,粗犷狰狞脸上堆满了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副驾的佣兵则神情严肃地盯着手机“别吹了,上头说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司机被挤到四面八方的五官迅速归位看了副驾一眼,发出了森冷的低笑“不知道这次又会死多少人呢?”

“啧,看来我们被发现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提前上呗!”

“不应该呀,我们是怎么被发现的?难道我们的通话频道被破译了?还是说有内鬼?”

“你想太多了,也不想想刚才是谁还没等我黑进保全系统就直接把门拆了——能不被发现才有鬼了。”

“怎么了?有意见啊?真不懂你这种成天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的人为什么能混到饭吃。直接把碍事的家伙全杀光不就行了?”

“要是你稍微带点脑子,这个队长的位置就不会是我坐了——上头不是交代了不准杀人吗?又忘了?还是说平时被罚得还不够?”

“切!看到你那副说教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谁?你们在哪?想干什么?”原本只有一片雪花声的车载频道传出了几个陌生的声音,两个佣兵都被吓了一大跳,四处张望的同时大声地质问声音们的主人。“你应该庆幸你们捡回了一条狗命然后赶紧进入战备状态,而不是在这里大声嚷嚷。不然这样也太没意思了,要是我不高兴了,“不小心”杀几个人也不是没可能哦!”“被废话了,在磨叽下去目标都跑远了,开始行动!”

“砰!”一道枪响从峡谷上方传来,前面的皮卡伴随着枪响猛地刹住了车,后面的皮卡因为没有及时刹车而导致了连环追尾。突如其来的意外马上就在车队里掀起了轩然大波“靠!前面的**在干什么呢?”“报告队长!001和009号的车胎被打爆了!车队现在无法行进!”司机啐了一口唾沫“呸!就凭这也想困住老子,一号车的人赶紧下车,火箭筒开道!其余的人警戒崖边”对讲机那边的声音出现了迟疑“可是……”“快给我去!”“是!”司机点燃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卷烟的火星将他彻底暴露在夜色的掩护中,可他却不以为意地抬起头,看着架在左侧悬崖边的两把反器材狙击步枪那已经对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缓缓地突出一口烟圈。“这次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善茬,不过他们绝对不可能想得到我们有那样可怕的超级兵器。”司机转过头,气定神闲地对身边的副驾命令道“准备让“那个东西”出场吧。”

2015年 1月17日 泰国 曼谷 隐藏道路的山脉上

“身份伪装得差不多了,大家准备好绳降吧,下去后注意不要乱说话——特别是琪亚娜。布洛妮娅你不方便出场,就在这上面用那家伙掩护我们。”琪亚娜的披风鼓了起来“为什么每次我都要被特殊照顾?还有着绳子是干什么用的?这个高度直接跳下去不就好了?”琪亚娜在试图证明“你也好不到哪去”这个观点的同时更加暴露了她的智商“什么叫“这种高度”?待会你下去抓个人上来扔下去试试?你以为人人都是女武神啊?”“这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女武神不就行了?”琪亚娜仍心怀不满地还嘴“那你这不就等于告诉他们“我是女武神了吗”?”“呃……好像也是哦。”我扣好绳子的同时不忘习惯性地发出一声长叹“唉,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挂绳随便意思意思就好,反正他们也看不见。”语毕,我直接朝岩壁冲了下去。

几道红星在山谷里交替闪烁,红星的每次闪烁时都会夹带着惨叫与血花。仔细听的话,你甚至可以在死亡凶星的律动当中听到在血花中舞动的那两道人员的说笑声。“他们好~~弱哦!小沃你说他们为什么那么弱啊。”“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头戴夜视镜,从小开始练习全世界最厉害的枪斗术,一只手压一把.50口径手枪,枪口还完全不会上跳啊?拜托你能不能像我这样空几枪演一下啊?你打得这么准谁不知道你开自瞄啊!”我略带崩溃地小声斥责(就你这语调还叫斥责,我看叫恳求还差不多)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中,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和琪亚娜一起执行任务,你就别想天依无缝地完成它,因为琪亚娜总会给你惹出些乱子,眼下这种情况就是如此。

“队长!对面火力太猛了!快撑不……啊!”即使潜伏在黑夜中伺机而动的芽衣很快定位了声源并用刀背解决了那个烦人的佣兵。可他的话仍然提醒了佣兵头子——他们有一张最后的王牌。

“把她放出来!不想死就动作快点!”得到了提醒的佣兵头子如梦初醒,给部下发布了一个不知所云的命令。

“终于来了吗?看来这批货物所带的价值,远比其本身要大得多啊……全员警戒!加快肃清速度!尤其注意那辆被封的严严实实的卡车!争取在敌人去前方道路设卡之前撤离!该死!我就知道这批货物不可能这么容易地被劫走!”就在所有人全神贯注,正准备全神贯注地应付敌方的全力进攻时,场面却发生了十分诡异的逆转。所有佣兵在收到指令后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到掩体后方。

“手雷掩护!”佣兵头子用尽全力嘶吼,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手榴弹朝我们袭来,我们也赶紧藏到整个峡谷里为数不多的掩体里。就在我们准备好防护爆炸带来的冲击波时,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手雷发出雷鸣般的炸响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普通盖地的手雷根本就没有对我们造成哪怕一点伤害——那铺天盖地的雷鸣摧毁的是另一种东西。

“小沃!”身边的琪亚娜小声地问我“我的护目镜怎么坏了?”我脸色有点难看“是EMP手雷,以如此庞大的数量进行估算,整个峡谷里的电子仪器绝对无一幸免,可能连布洛妮娅那边也会受到影响。”我摘下护目镜扔到地上“这下好了,我们全成瞎子了。”芽衣出现在我们的身边小声附和“可这样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相比于女武神来说,雇佣兵不应该更加依赖武器设备才对吗?我们看不见他们也看不见啊。难不成他们想靠这个拖延时间?可他们是怎么透过这么强的电磁干扰联系到增援部队的……”

我及时制止了胡思乱想,忧心忡忡的芽衣,冷静地分析到“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我们这几个瞎子一出去恐怕就会变成马蜂窝,先安静下来,静观其变,我们借此想想办法,做好应付最糟糕局面的准备。”在摸不清敌人意图的情况下,我也只好出此下策。

就这样,山谷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2015年 1月17日 泰国 曼谷 隐藏道路的山脉上
从海洋来的暖风就像被鼓风机吹进了一只密不透风的袜子里似的——争先恐后地挤进山谷,如同厉鬼凄厉的呜咽,又像死神轻声的低语,更似不知从何处响起的枪声,在激烈的战斗中一度被忽略的风,在此刻的一片寂静中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地灌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神经崩紧到极致。

就在这时,一串轻柔的脚步声让那张已经崩紧到极限的蛛网在顷刻间分崩离析。所有人的目光就像查觉到猎物上网的蜘蛛一样,不约而同地投向黑暗的某处。
“听脚步声,应该是个女孩,而且年龄不大……啧,情报偏偏就只在这种时候才靠普吗?”“女孩?年龄?情报?小沃你就不能说一些我听得懂的话吗?”

鉴于情况已经严峻到容不得我发表长篇大论的吐槽的地步,我只好耐着性子向琪亚娜简明扼要地解释(沃酱平时真的很罗嗦诶)(……)“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那个女孩极有可能是一位女武神。”琪亚娜的回答却差点让我失控暴走(沃酱和琪亚娜不是青梅竹马吗?都这么多年还没习惯啊?)(……)“女武神怎么了?我们不也是女武神吗?”

……既然能够理解敌对女武神的立场,那这只笨蛋草履虫,为什么就是不能理解我们的战力差距呢?(琪亚娜好像一直都对这类东西十分敏感)

“……话说回来,齐格飞也是对这类东西十分敏感……难不成这是卡斯兰娜家族遗传下来的?”(这个嘛,我不清楚。不过……嘿嘿)姐姐在卖关子的同时发出了贱贱的笑声。(我清楚的是——沃酱开小差了!)经姐姐提示后,我才发现本开潜藏在阴影中的黑影已经隐隐约约地在我的视野的边缘浮动。

“混蛋姐姐!你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地把语音模块给关了?”(嘿嘿,你猜?)“姐姐你这是在谋杀!要是那个人跑得再快一点你可爱的妹妹有可能就这样挂掉啊!你忍心吗?”(安啦,要是她靠的太近的话我会把语音模块打开的——你看,现在不就开着嘛!)“听听!这是人说的话?”(我本来就不是人啊,有什么关系吗?)“……姐姐你赢了。”

“糟了!你们都给我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快点!”心里疾呼不妙的同时,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可行性较高的点子。“姐姐下次能不能不要开这种玩笑啊,会吓死人的!”

(不要!我最喜欢看小沃惊慌失措的样子了,诶嘿嘿……)“律者的性格都是这么扭曲的吗……”自动无视掉姐姐那像一天真烂漫的少女收到心爱之人的礼物后发出的幸福而又清脆的笑声(现在想起那笑声真是令人毛骨耸然)

虽然知道姐姐只是在和我开玩笑,但在姐姐的玩笑开完之前我还是会感到忐忑不安,或许是因为我根本分不清姐姐认真和开玩笑时的样子,说到底,姐姐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个迷一样的存在。我知道姐姐还有很多事在瞒着我,我能做的,只有等待和相信而已。我会一直陪在姐姐的身边,然后翘首以盼地等待姐姐向我敞开心扉的那一天——这是我唯一愿意坚信不疑的期许。

(沃酱……沃酱说得对,我的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如果当初沃酱没有鼓起勇气去追琪亚娜的话,沃酱被天火吞噬的时候我可能就不会伸出援手。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类,但无一例外的,无论什么样的人类都能做出我无法理解的举动。渐渐地,我对那些勾心斗角的场面开始感到厌倦。然后我遇到了沃酱,像沃酱这样的人,我见得不算多,但也绝不算少,可沃酱还是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决定用一种全新的视角,来体会人类的生活。

我们的意识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可以体会到沃酱的感情,快乐和悲伤,愤怒和宁静,守护与破坏……刚接触人类世界的沃酱,甚至都还没有学会任何与人类相处,可即便如此,那些朦胧得根本还称不上是感情的东西,却成为了我从未体会过的感受。

逐渐长大的沃酱让我意识到:之前的我彻底错了,高高在上地睥睨永远都无法理解人类的感受。只有设身处地地正视人类,才能深切地体会到人类的感受。扮演人类的过家家游戏令我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我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在数据之间里模拟了数十个世界,体验了数百种人生,度过了数千年的岁月,我尝尽了人间的沧桑,可在我历尽沧桑后,我发现给我带来那种奇妙感觉的,只有沃酱一人而已。

那时我真的很羡慕沃酱,甚至产生过要把沃酱杀掉的冲动,但我害怕我哪怕杀掉你我也得不到沃酱拥有的一切,反而会失去所有,所以我选择满足于现状,偷偷享受着只属于沃酱的幸福。

直到琪亚娜失踪的那一天,我永远忘不了,沃酱拼命地在熊熊天火中寻找琪亚娜的身影,巨大的痛苦和悲伤在沃酱的心里如井喷似的迸发出来,那是自我诞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东西,绝望像夹杂着坚冰的巨浪,势不可挡地把不知所措的我埋葬。被这绝望与悲伤感染,我流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滴眼泪。正因如此,我才决定救下被天火灼伤,奄奄一息的沃酱,沃酱还能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不允许沃酱就这样死去。

后来,沃酱对我说了一句作弊的话,一下子就把我攻略了。沃酱虽然读不透我的想法,但只要我愿意,沃酱的思维就会不留一丝死角地展露在我眼前。我能读到沃酱在说那句话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也能感觉到沃酱的那句话没有任何的虚伪做作,我甚至能体会到沃酱对我倾注的所有感情。沃酱知道吗?在你离开后,我酣畅淋漓地哭了一场,作为终焉律者被召唤到这个世界上的我,根本就没有体会过人类的生活,更不要说体会人类拥有的那些复杂情绪,所以我一直想要探明,我所毁灭的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生物。可就算我扫描了人类大脑的每一个角落,把身体完全改造成人类的样子,我把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人类,可我仍然不明白身为一个人类的感觉。这或许是只有我才能够切身体会到的,与人类感情迥然不同的“痛苦”。是沃酱的那句话让我意识到,模拟的人生也好,用意识链接偷来的情感也罢,那不过都是些借来的感情——我并非不能体会人类的感情,只是没有人能够给我一个体会的机会罢了。沃酱的话,让我感到自己真正的作为一个人类而活着,有人愿意接受我作为一个人类而活着,这对于我来说,就是莫大的救赎了。)

一恍神的功夫,我发现自己在如此紧要的关头被拉进了数据之间。姐姐在一个黑色的方形构造体上晃着雪白的脚丫,神情宛如一个天真可爱的少女般,用稚嫩的铃声向我倾诉了许多不曾提起的往事。内心吹起的褶皱被姐姐温柔空灵的嗓音一阵一阵地缓缓抚平。

“有些事我不想告诉沃酱,并不是因为我不信任沃酱,恰恰相反,我想要保护沃酱慢慢成长。现在的沃酱,并没有知道这些事情的资格,等到沃酱再长大一点,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事无巨细地一点一点告诉你。”

姐姐跳下黑色结构体,用纤细如白玉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了我的手掌。她仔细地端详我的手掌,就好像看着什么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似的。(也许对于姐姐来说就是这样吧)端详了一会儿后,姐姐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似的,牵起我的手,向前走了几步。松开左手,在虚空中快速地比划着什么。

“沃酱,知道吗?自从那天后,我对人类的研究有了很大的突破。人与人之间总是连着许多疏条交映,纠缠不清的线。”我们忽然置身于圣芙蕾雅,姐姐伸出中指,轻轻地戳了我一下。刹时,无数的线从我身上冲天而起。赤橙黄绿青靛紫,圆细粗方缠纠积,应有尽有,无所不有,铺天盖地地连接到圣芙蕾雅的每一个角落。

看到我震惊的样子,姐姐笑了笑“沃酱虽然是律者,但成为律者之前沃酱是个人类,沃酱即使已经记不得五千年前的自己,可刻在沃酱那些潜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仍然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沃酱。这也使得沃酱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如此多纠缠不清的绳子。这些绳子,我称它们为“羁绊”。

沃酱,这就是羁绊的力量,它能在你不知不觉中,将你牢牢地绑在现实的泥潭里。你可以选择亲手斩断它们的束缚,相应的代价就是你必须承受斩断它们所伴随而来的,撕心裂肺的痛苦。而当你像我这样将束缚全部斩断之时,你就不再是一个人类了。说到底,人类就是一种靠着束缚活下来的物种。无论人类的心里如何扭曲,任何无情,他都有自己无法斩断的羁绊。我之所以能够有点人类的样子,就是因为有东西束缚住了我的心啊。”

言毕,姐姐藏在紫瞳内的瞳孔在我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又回到了自己身上。我由此发现——我和姐姐之间有一条红色的丝线将彼此链接,颜色不深,但很显眼;绳子补醋,但很强韧。我又开始打量姐姐的身体周遭,发现除了那条将我们相连的丝线之外,姐姐的周围竟然空无一物。

“可我不同,除了沃酱之外,我没有和任何人类有过实际的交流,所以这个世界上能够束缚住我的,目前为止只有沃酱一人而已。迫于神的压力,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能以正体出现在现实世界中,所以直到那很长的一段时间结束之前,我能请沃酱一直,一直当一双带我游历这个世界的眼睛吗?因为我能够依靠的,自始至终也只有沃酱一人而已。所以,沃酱可以答应姐姐这个无理的请求吗?”

姐姐紧紧地握住我的手,眼睛里写满了紧张与不安。

什么嘛,明明清楚对方的心意,但心里总是有对那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可能性”的不安。不,也许姐姐的不安更甚于我吧,我再怎么孤独也还有琪亚娜她们,而对于姐姐来说,我应该就是她的全部了。说出来有可能遭到责怪,不说出来日后如果被无意发现,姐妹之间又难免产生隔阂。相比我那一点点害怕被姐姐抛弃的恐惧,姐姐所承受的煎熬可能数十倍于我吧。

“如果姐姐在这里呆的闷了,哪怕借身体给姐姐出来透透气我也是没有意见的。更何况这种完全不需要征得我的允许的小事呢?”我知道我刚才想的那些事情都已经被姐姐看到了,所以,我现在要做的不是再长篇大论地去说些什么,而是让姐姐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的心意,这就够了。

几分钟后,姐姐慢慢地收回了手,脸上满是愧疚之色“抱歉啊,我竟然在这种时候自顾自地把小沃拉进来。”看着眼前满脸通红,令人怜爱的姐姐。我心中突然升起了捉弄她的念头“那姐姐打算怎么补偿我呢?”“啊?补偿?”姐姐吓得赶紧后退两步,把头埋下,扭捏作态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我。“这……这样吗?如果是沃酱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可是……沃酱那么直白,姐姐会害羞的啦!”“……”我瞬间就满脸黑线地定在了原地,姐姐见状朝我办了个鬼脸“想要捉弄姐姐,沃酱你还早五千年呢?”说完,姐姐收起了嬉笑的神色,轻轻地推了我一下“去吧,别让她们等太久了。”不服输的我在被推离数据之间前对姐姐展开了最后的攻势。

“什么话?姐姐同琪亚娜一样,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啊!”

如果能让姐姐稍微有点感动和嫉妒的话,我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吧。
1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lz的VPN过期了,上不了P站找图了,暂时将就一下,以后补上
09-1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