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泪的开学典礼

141
1
4
1
文章发表:2019-09-15
雨星星点点的洒落下来,不大,却将整个圣芙蕾雅学园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秋天,已然默立在这一片寂静之中。
偌大的校园里几乎难以见到昔日里的热闹景象。偶尔有几个学生快步低头走过,沾走了石板路上的一丝水迹。
“今年的开学……还真是冷清呢。”德丽莎背倚着犹大立在校门口,环抱着双臂,出神的望着远处的方向。她没有打伞,任由直落的雨滴打湿了她工整的修女服。
“学园长,开学典礼还要照常举行吗?”符华不知何时站在了德丽莎身后,撑着一把印有红鸢鸟的伞,伞沿略微前倾,盖过了德丽莎的头。雨滴顺着伞面,擦过德丽莎的鼻尖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自从崩坏过后,奥托以支援前线为理由,将还未毕业的女武神纷纷调至前线,然后将学园夷为平地。
“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就算是我最爱的孙女德丽莎,也一样要接受惩罚。”奥托这样说道。
后来,在逆熵的协助下,圣芙蕾雅残存的女武神在北美,完成了学园的重建,一切都按照原来学园的样式进行了建设,但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是生气。
“办啊,当然要办了,圣芙蕾雅学园的传统,当然要遵守!”德丽莎转过头来,强挤出一个笑容来。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学园长的讲话稿我已经写好了。”符华从怀中拿出一份纸稿递给德丽莎,讲话稿是用英语写的,却又有一点方方正正的汉字神韵。
“辛苦你了,符华。”德丽莎轻轻叹气道,“新学期,就麻烦你当班主任了。”
“我……真的可以吗……”符华摇了摇头,“毕竟琪亚娜……”话还没说完,符华眼神忽然一凝,“有人来了。”
“尊敬的德丽莎大人,新学期的开学典礼,我也想来捧捧场呢。”女仆装的高跟鞋登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丽塔带着她一贯的优雅微笑,站在圣芙蕾雅的校门口前,微微欠身行礼。
“可恶,这里也被天命找到了吗?”德丽莎眉头微蹙,下意识的向符华靠了两步。
“德丽莎,跟我回去吧,我会原谅你的离家出走,毕竟哪个孩子都有叛逆期。”奥托自丽塔身后走出,向德丽莎伸出了手掌。“我还是会和以前那样一样爱你的。”
“滚开!”德丽莎一把推开奥托的手掌,怒气冲冲道:“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装模作样,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哪件事情真的为我考虑过?我的出生意义就是为了复活卡莲,从始至终我不过就是复活卡莲失败了的试验品!你说你爱卡莲,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吧!你就是这么对待卡莲的宗亲的?你就是这么对待卡斯兰娜的后人的?你就是个感情骗子!”
“真是没有教养呢,在外这么多年,竟然学会顶撞长辈了,看来,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你才行了。”奥托脸色略微有些阴沉,虚空万藏在他的手边缓缓浮现,“丽塔,一会麻烦你清理一下,校门这么大,要是都变成灰尘,会很麻烦的。”
“这可是在逆熵的势力范围之内,天命主教,是谁给你的勇气在这里兴风作浪的?”一个有些傲气的女声忽然响起,红色的双马尾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德丽莎身后,“战术机甲,隐形解除!”
“啧啧。”奥托环视了一下四周,“丽塔,该清理一下战场了,免得一会儿活动不开。”
“遵命,主教大人。”



与此同时,量子之海。
五彩斑斓的黑色自理之核心中喷薄而出,瓦尔特的身形虚幻起来,在空中如同波动般一闪一闪。
“乒。”像是打碎的玻璃一半,瓦尔特的身体在顷刻间四分五裂,散落在空中。
“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路,要你自己来走了……”瓦尔特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像是在笑,笑的支离破碎。
一个崭新的世界泡将布洛妮娅包围进去,在量子之海中飞速航行着。
量子之海中,破碎的世界壁不断撞击着世界泡的边缘,整个世界泡摇摇欲坠。
“卡莲,后面!”刀光如同水银一般倾泻而出,粉色兔儿的刀姬刺破了前方袭来的世界壁,却是无暇顾及后方,而她身后,枪声大作,每一颗子弹都准确命中了世界壁最脆弱的一点,将世界壁轰炸至渣。
“樱,如果离开这个世界泡,会怎样?”卡莲忽然问道。
“我本来就是凯文意志的创造物,只属于这个世界泡,离不开的。”冰昙天近乎机械一般的划过,每一次的劈、砍、挑,就会有一片向他们划过的世界壁四分五裂。
“我不要离开这里!”卡莲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高声道,“我不会离开这里,直到有一天我能阻止第十二次崩坏的发生,彻底终结这个世界泡的轮回,不然我绝不会走!”
“卡莲!别胡闹了!”八重樱声音冰冷起来,“我只是凯文的执念罢了!但在你的世界里,那些惨遭崩坏毒害的人,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只为了自己自私的愿望,而抛弃周围的一切,这样的你,和你口中的奥托有什么区别?千百次轮回的失败并不是你的错,你难道忘记你为什么要假死来这个世界泡的吗?你不是和我说过吗?是为了离开那个叫奥托的人,而你,现在却在变成他的样子。”
“不!不只是这样!”卡莲的嗓音渐渐沙哑——“我知道有一个村子,汐见川源源细流,空庭竹林风乱竹影,竹雀坡月华如雪,神社梵音香绕……但更重要的是,村里的那个人,将顺流而下的我从河水中捞起,空庭竹林中,我们曾并肩封印了盒中的恶魔,竹雀坡上我们曾并肩躺过,看日光朗朗,白云蓝天……那个人……就是你啊!然而我却不能,却不能一直守候着那个世界,这一次,我一定不会离你而去了!”
“距离目的地还有11411个单位距离,预计将在1分26秒之后到达。”布洛妮娅的声音自世界泡的边缘传来。
“姐姐,我有些害怕。”希儿有些担心的握住布洛妮娅的手,刚才卡莲的话,希儿和布洛妮娅也能听得到。
破碎的世界壁越来越密集,擦着世界泡呼啸而去。
“没事的,希儿,卡莲不会乱来的。”布洛妮娅将希儿的手紧紧握住,“别害怕,布洛妮娅姐姐在这里呢。”
“卡莲,回去吧。”八重樱轻声道,“我们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我们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活着,就意味着我们要担起我们的责任。”
“可是——”两行清泪已经从卡莲的眼眶中溢出,顺着卡莲苍白的脸颊划过,在她娇小的下巴上凝聚成一滴,带着那份重量狠狠跌落,将其中倒映着的世界泡砸裂。
“布洛妮娅和希儿还需要你,你肯定不会抛弃她们的吧?”八重樱淡淡笑道,“回去的道路,就该由我来铺就。”
“这一击,分出胜负吧!”
“寒天狂舞!”八重樱轻叱一声,一股极端的寒意自她体内喷薄而出,从世界泡内向四面八方肆虐而去,刀光如水,笼罩出一幅寒幕,无数的世界壁顿时四分五裂,星星点点的擦过世界泡,洒落在世界泡之后。
“冰昙天,冰天雪舞!”呼吸之间,似乎连时间都被冻结,名为勿忘的作战装甲上泛起了点点白光,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下去。
勿忘运转的功率已经超过了它的最大额定功率,破碎的世界壁像水一般噼啪冻结。
“消失吧!”八重樱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随着她话音的落下,目光中的世界壁纷纷从中间断裂,像是在下冰雨一般,纷纷扬扬的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卡莲,我走了,保重。”八重樱用冰昙天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冲卡莲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将手伸出了世界泡。
在手指刚刚触摸到世界泡边缘的一瞬间,像是把冰块投入锅里一般,八重樱的手掌便消融开来。
“樱!不要!”在八重樱行动的一瞬间,卡莲便立刻明白了樱想要做什么,但终归还是慢了一拍,从触碰世界壁的那一刻起,消融便已经是不可逆转了的,手指,手指,手臂,纷纷化作粉红色的荧光,在空中盘旋着。
“只有这样,才能下定决心让你离开吧……”八重樱淡淡的笑着,就如同当年在八重村中那般。
“前方发现以太锚点,布洛妮娅正在尝试建立连接。”
“布洛妮娅姐姐……希儿,真的可以离开这里吗……”希儿有些不安,紧紧靠在布洛妮娅身上。
“嗯,姐姐说过,一定会带希儿回去参加开学典礼的。”布洛妮娅坚定道,目光紧紧盯着在空间中闪烁的以太锚点。
“可是卡莲她……没问题吗……?”希尔有些担心的看了卡莲一眼,卡莲瘫坐在八重樱消失的地方,低着头,目光有些呆滞。
“她会恢复过来的,她需要时间。”布洛妮娅点点头,“站稳了,现在准备与以太锚点对接!”
世界泡与以太锚点狠狠撞击在一起,瞬间湮灭,迸发出了耀眼的白光。一切都悄无声息,没人知道这一刻究竟过了多久,耀眼的白光渐渐暗淡,一张头发有些散乱的面孔出现在了布洛妮娅的视线中。
“杨呢?”爱因斯坦拉住布洛妮娅急切的问,“他在哪?怎么样了?”
布洛妮娅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在核心里有他残存的一丝意志,现在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我没能把他完整的带回来。”
爱因斯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关系,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起码你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爱因斯坦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扫射,忽然瞳孔猛地收缩:“这是……五百年前的圣女……卡莲.卡斯兰娜?”
“有关她的事情有些复杂,当初圣女之死只是假死,这也就是为什么奥托关于复活之事的研究迟迟没有进展的原因。”布洛妮娅陈述道,“我现在可以会学园吗?我想带着希儿去参加开学典礼。”
“可以。”爱因斯坦点点头,“不过圣芙蕾雅学园已经被我们转移了,一会我来带你们去。”
“喂,鸡窝头!”特斯拉的脑袋忽然出现在前方的屏幕上,神情有些焦急,“情况有些不太妙,圣芙蕾雅被天命包围了!”
“逆熵的机甲,原来就是一堆会动的破铜烂铁嘛。”奥托冷笑,而特斯拉的战术机甲在天命机甲的围攻中数量逐渐减少。
“可恶,只会以多打少,一对一的话,天命的机甲绝对不是泰坦的对手!”特斯拉银牙紧咬,忿忿道。
“尊敬的特斯拉女士,战争的时候可没有人有时间怨对方以多打少。”丽塔手中阿芙轻摇,如幽影一般划过,竟是直接刺穿了泰坦的护盾,将泰坦斩成两段。
“你你你你你!”特斯拉的脸色如同便秘一般的难看,“下次让我逮到你,我也那么绑你一次!”
“说大话可不是优秀的品质,特斯拉女士。”丽塔微微笑道,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不慢,破碎的机甲堆了一地。
“寸劲.开天!”
“吃我一记犹大!”
几乎在同时,本被天命机甲包围着的德丽莎和符华却突然杀开一条血路,趁丽塔背对着她们的时候发动了攻击。
场上的崩坏能忽然聚集,在丽塔的背后形成了一道护盾,符华的开天却仅仅是让它晃了一晃。
“别忘了,我还没出手呢。”奥托渐渐放下了手掌,将手背在背后,仿佛刚才由虚空万藏发动的防御并没有经过他的控制一般。
“你为什么还不出手?”德丽莎冷哼一声,目光不善地瞪向奥托。
“我想见一位老朋友。”奥托微微笑道,“我感受得到,圣芙蕾雅的内部有一股极不稳定的崩坏能,你肯定知道她是谁吧?”
“你做梦!”德丽莎冷哼一声,“血骑士.月煌第四阶段,限制解除!”
巨大的犹大插在地面上,无尽的铁链从中涌出,如同蛇一般穿梭者,扭动着,捆绑着,搅碎着,德丽莎整整20年来的怒火,就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脾气真不好呢,德丽莎。”奥托双手举起,一柄巨大的十字架落在了他面前。
“拟态.犹大的誓约.神恩结界!”
虽说无论是在形态上还是效果上,由虚空万藏凝聚出的拟态犹大与真正的犹大差的还很远,但对付德丽莎,这也足够了!
“可恶……身体,好沉!”德丽莎紧紧抓住犹大,勉强撑住了自己的身体,这才不至于使自己跌倒在地上。
德丽莎体内的毗湿奴因子活化性在飞快降低,处在神恩结界之中,德丽莎几乎站不起身来。犹大发出的锁链不再有力,像是荡秋千一般摇摇晃晃。
失去了体内崩坏兽基因的作用,德丽莎的身体不过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罢了。
“嘭,嘭!”一声声清脆的断裂声响起,金色的锁链在海姆达尔的挣扎下顿时化为金色的崩坏能,星星点点的落下。
赫菲斯托斯、米斯特汀、巴德尔……没有犹大的限制,天命的神机部队纷纷挣开了束缚,从侧翼包夹而上。
天命是要包围整个圣芙蕾雅学园!
泰坦一台一台的倒下,尽管泰坦在倒下前总能拖走两个甚至三个四个对手,但架不住对面人多势众。
“鸡窝头,你怎么还不来啊!”特斯拉有些焦急的跺了跺脚。
“可恶……还是不行吗……”德丽莎嘴边咳出一丝血迹,忽然昂起头,“没有崩坏兽的基因,我就不行了吗……我可是天命的S级女武神啊!”
“嗯?”奥托微微一愣,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胡闹!”
“这是还给你的!爷爷!”德丽莎的双眼变得通红起来,她的体内,崩坏能再度飙升起来,就连拟态的神恩结界在这股气息下也是摇摇欲坠。
“毗湿奴基因限制完全解除中。血骑士.月煌,最终形态,限制解除!”
“主教大人,德丽莎大人她……”丽塔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战场中的德丽莎,皱了皱眉道。
“事情还不算太坏,我还留了一手。”奥托面色冷峻,举起了右手的金色六面体,“虚空万藏,第七复数形态,雨众天华!”
由虚空万藏所施展的雨众天华,向着德丽莎的所在之处倾泻而下。但此时的德丽莎反应速度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在雨众天华的间隙之间,轻巧的闪转腾挪,转眼来到了奥托面前。
“上当了。”面对着失去了理智,如同巨兽一般的德丽莎,奥托却没有一丝慌乱,如同液体般的红色血锥,出现在了奥托手上。
让德丽莎接近,是奥托计划的一部分。
这是令空之律者西林都敬而远之的血锥。
没有丝毫犹豫,奥托的血锥对着德丽莎刺下。月煌的装甲对血锥没有丝毫阻挡作用,血锥从月煌的缝隙中穿过,刺入了德丽莎的肩膀。
眼底的红色在刹那间退散而去,德丽莎的眼中恢复了一丝澄明,她跌坐在地上,却是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能在短时间内压制住崩坏兽活性因子的药剂,索普米尔。”奥托淡淡道,“德丽莎,别胡闹了,和我回家吧。”
“回家……哼……我的家,不就是这里吗?”
“那我就只好毁灭你的家,再把你带回去了!”
雨众天华再一次在奥托的背后浮现,对着圣芙蕾雅轰落而下。
“可恶……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再强一点……”
“烈焰焚尽!”巨剑划过天空,雨众天华顿时一剑两半,纷纷坠落而下。
“圣芙蕾雅学园,可不是你的后花园!”火红的身影踏着虚空,一步步走出,“你来找我,现在我来了!”
“姬子少校,偷取军队装备可不是什么小错。”奥托淡淡道,“别虚张声势了,你的身体状况我很清楚,你根本没有能力融合炎之律者的核心,虽然不知道逆熵用什么方法延迟了你身体的死士化,但你接触这装甲的每一秒,都会使你身体的死士化加深。崩坏能这么紊乱,你的身体,怕不是已经千疮百孔了吧。”
“现在,该轮到我来收回天命的东西了。”奥托淡淡道。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姬子冷笑一声,手中巨剑值指奥托,陨神剑上闪落着的金光,是这把剑和她在朝霞中的辉煌。
“即便是炎之律者,也阻挡不了我。”虚空万丈变化成了天火圣裁的模样,奥托一枪轰出,金色的子弹向着姬子飞驰而去。
“再加上一个理之律者的话,不知道够不够。”爱因斯坦的声音忽然笼罩在圣芙蕾雅学园的上空,一台台增援的泰坦从空中接连落下,一时间,天命的包围圈顿时被杀了个七零八碎。
“重装小兔19C,ride on!”
由虚数铺就的道路在空中延展开来,蓝白色的摩托车横冲而下,沿途天命的机甲皆是化为粉尘,摩托车车头下压,后尾急速的一甩,稳稳停在了姬子的身前。
“姬子老师,布洛妮娅回来参加开学典礼了。”
“呵呵,又来了一个碍事的吗?”奥托冷笑道。
“奥托,住手吧,你身上的罪孽已经足够多了!”一声娇叱自远方传来,奥托微微一愣,不禁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刹那间,四目相对。
“卡莲……是你吗卡莲……”奥托踉跄的向后倒退两步,“不可能,卡莲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卡莲已经死了!”
“奥托,你还不明白吗?为什么你的实验毫无进展,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死!住手吧!”卡莲直视着奥托,目光冰冷。
“你没死……你没死为什么要离开我!”奥托的目光渐渐狰狞起来:“只是因为圣痕空间里的那只母狐狸吗?”
“我怎么会离开你?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卡莲冷笑道。
“可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奥托的目光中满是不解,“我是那么的爱你,每个圣诞节我都期盼着我的圣诞礼物,不,是圣诞老人,卡莲.卡斯兰娜……”
“为了我?我怕是为了满足你的自私吧!身为天命主教,崩坏的对立面,你却做了什么!你竟然能看着城市一座座陷落还袖手旁观!”卡莲冷冷的道,“你的那种如同圄囹般的爱,到底还是你自己的占有欲在作祟!别再自欺欺人了!”
“我懂了……”奥托低下了头,一脸阴翳。
“呵呵呵呵……”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奥托体内传出,如同机械合成般的,清脆的声音讥讽的笑着:“我早说过了,没人在意你的,你在他们眼中彻头彻尾的小丑,亦或是无恶不作的魔鬼……没人在意你付出了什么,你贡献了什么……500年的生命,你还不懂吗?这场赌约,是你输了,输者,就该履行自己的承诺!”
“呃——啊啊啊啊啊——!”奥托忽然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下,身体不住的颤抖着,等他抬起头的一刻,奥托的脸上浮现出了诡异而又扭曲的笑容。
“呵哈哈哈哈哈哈……”奥托用手掌扶住了自己的脸,不住的笑着。
“检测到崩坏能指数急剧升高,2000hw,3000hw,5000hw13000hw!”布洛妮娅面色凝重,她目前最大功率也就2500hw。
“崩坏能指数这么夸张……这不可能……”德丽莎不敢置信的看着奥托,喃喃道。
“上个世纪,终焉律者的崩坏能指数就是13000hw。”符华站到了德丽莎身边,“奥托曾说,他的寿命曾与魔鬼做了交易,原来,和他交易的便是终焉律者!”
“颤抖吧,战栗吧,然后,下地狱吧!”奥托猛地绷直身体,一股剧烈的崩坏能以奥托为中心猛地向外爆散,崩坏能范围之内,万物皆归于尘土。
“唔!”姬子闷哼一声,但仍然高举着手中巨剑,不肯后退半步。
“虚空万藏.万物归理!”奥托冷笑着,虚空万藏在他的手中完全变了形态,整个城市都在虚空万藏的影响下换换归化为崩坏能。
“身体,在分解?”布洛妮娅一愣,目光低沉,“理化万物,万象蓝图!”
整个城市在两人的干涉下如同拉拉面一般在不断拉长,在实质与能量之间来回跳跃,但明明只是神之键的力量,布洛妮娅都感觉自己根本对抗不了。分解的速度有所减缓,但从未停下。
“犹大的誓约.神恩结界!”一柄巨大的十字架横插在半空中,德丽莎凝聚了全身的力量,才勉强稳定住了神恩结界,城市的分解终于停了下来。
“烈焰焚尽!”姬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奥托面前,以残破不堪的身体带动着手中的巨剑,向奥托腰斩而去。
“砰。”巨剑与手掌的接触只有一声闷响,睁眼望去,巨剑已经被奥托牢牢抓在手中。
“我来教教你该怎么玩火吧。”奥托桀桀笑着,一股火焰自他手中升腾而起,顺着大剑灼烧着姬子的身体,姬子甚至可以感觉到炎之律者的核心正在高温中熔化!
“寸劲.山崩!”
“失礼了。”
“hasta la vista!”
符华,丽塔,卡莲的攻击也在这一刻到来了。巨大的镰刀泛着死神的微光,倒映出一旁符华与卡莲的身影,一瞬间便统统轰击在奥托身上。
“很好,你们很好。”奥托只后退了半步,松开了握住陨神剑的手,轻轻在空中一画,三人的身体立刻倒飞而出。下一刻,一只巨大的手掌在空中摊开,向着三人握下。
“喝!”爱因斯坦轻喝,伊甸之星全功率运转,愣是利用反重力架住了那手掌一秒,给予了三人逃离的时间。
机会!
无量塔姬子双眼微眯,双手握住巨剑,附着着身上还未熄灭的火焰,狠狠刺向奥托!
“哐啷。”
炎之核心破裂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炎之核心也承受不住如此高强度的运转,恐怖的火浪吞噬了姬子,重重火浪之中,姬子宛如踏火而来的战神。
剑刺入了奥托的体内,但也仅仅如此。
“你伤到我了。”奥托随手一挥,姬子身上的火焰顿时熄灭殆尽,奥托伸手一招,姬子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向奥托的手掌飞去。
“你是这个时代唯一伤到了我的人,出于对你的尊敬,我允许你选择自己的死法。”“烧死?掐死?切削为原子?”
姬子在空中徒劳的挣扎着,双手怎么也掰不开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给我放开姬子老师!”虚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紧接着,虚空裂开,一只长矛呼啸而来,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圆弧,斩向奥托。
“哦?”奥托微微一愣,用另一只手架住了从空中斩来的虚空之矛。但他的身体却是微微向后倒退了两步。
“姬子老师,我不会再逃避了,我要的结局,是我期望的样子!”琪亚娜昂起头,一字一顿道,“ich libe dich!”
“神啊,你说你爱我,你会让我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但你欺骗了我……”西琳的声音自琪亚娜身体中传来,和琪亚娜的声音合在了一起:“你把我妈妈还回来!”
“啊——去死吧!”虚空之洞在天空中一个接一个的亮起,一根根长矛自虚空之中伸出,疾风骤雨般的向奥托砸落。
“空之律者,你也要背叛我吗?”
奥托双手交叉在头顶,勉强护住了自己的身体,“那么,就让你看看背叛者的下场吧!”
一个闪烁之间,奥托的身影变出现在了琪亚娜面前,一把将琪亚娜抓住。
“你惹到我了!”奥托猛地发力,一股巨大的力量顿时迸发而出,将琪亚娜从虚空之洞中一把抓出,几乎要将琪亚娜捏成齑粉。
“放开我女儿!”一发炽热的子弹打在奥托后背上,却紧紧只造成了如同擦伤般的伤痕。
“为了我爱的人,我愿意,发动一次NB的攻击!”齐格飞的身影从空中一跃而下,天火圣裁化作了一把巨剑,向奥托当头劈落。
“啊啊啊啊啊啊……”奥托一手紧紧抓住琪亚娜,另一只手架住了天火圣裁,“你们这些烦人的蝼蚁!”
“还有更烦的呢!”齐格飞人在空中,身体极速变化着,一片片鳞片从齐格飞的身体里钻出,撕碎的左脸,恐怖而又凶恶的双眼,令他在这一刻就像是地狱里来的恶鬼。
“哼!”奥托闷哼一声,身体不住的向后退却,手掌猛地一推,最终还是将琪亚娜和齐格飞一同推出。
“月光王座主炮充能完毕,发射!”一道巨大的光束自前来的月光王座发出,狠狠轰击着奥托的身体。
“齐格飞,你做的很好,接下来,该轮到我了!”风刃翻飞,一到人影追逐着风尖而行,“崩坏,必须灭亡!”
“老祖宗!”齐格飞几乎要喊出声来,凯文捡起了天火圣裁,“现在,轮到我来发动NB的攻击了!”
“来的正好,上时代没杀死你,这次,我不会让你溜走了!”奥托大笑一声迎上了天火圣裁。
巨剑与虚空万藏的造化之物不断碰撞,凯文在空中居然短暂拖住了奥托的行动,但仍然在节节败退着。
“啪!”卡莲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奥托身后,从她的枪中射出的子弹击中了奥托的脖颈。绿色的血清刹那间涌入了奥托的身体。
弑神之枪。
“奥托!”卡莲轻声呼唤着奥托的名字,一刹那间,奥托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紧接着又归入混沌。
“卡……卡……莲……”奥托吃力的念着卡莲的名字,动作霎时迟缓下来!
“我懂了……”奥托吃力的扭头看向卡莲,红色的血锥出现在了半空,猛地朝自己落下。
“这样……就……不是自私了吧……”
“奥托!”卡莲紧紧抱住从半空中跌落的奥托,泪水横流,八重樱,奥托,这两个人自己竟然一个也没有留下吗?
奥拓体内的崩坏能在刹那间化为虚无,失去了崩坏能的支持,奥托的身体顷刻间衰老,风华,化作飞灰,飘散在空中。
“奥托……”卡莲跪坐在地上,脑海中满是初次和奥托相遇的模样。那时候,奥拓还只是个聪明的,虚弱的,不被家族重视的小男孩。
“我们……战胜了崩坏?”德丽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律者,随着时代的覆灭,律者也会自行消散,这个终焉律者是上个时代的律者,不知和奥托达成了什么交易才能保存至今,但实力也是衰微了许多,我们与崩坏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凯文淡淡笑道,“不过,现在我能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圣芙蕾雅的开学典礼吗?作为齐格飞的长辈。”
【完】
UID 36009198
压哨上交我真行
4
1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趁中秋假期总算忙完了,高三党要是叫我妈知道我在干这个肯定要挨骂了
2019-09-15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