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月下轮舞 DanceStep19,KingdomLucius

来自版块: 甲板
56
1
2
0
文章发表:09-19
d531f86069c6d11b108bb165fe7fdd6a_8127283478104012792.jpg
“好了,再哭就不好看了。”亲昵地揉揉怀里抱着的少女的后脑勺,舰长附嘴到德莉莎耳边,柔声说道。

德莉莎从舰长的怀里抬起头,很努力地把眼泪憋回去,小拳头捶舰长胸口一下,又把脸埋在舰长怀里,舰长笑了一下,眼睛往旁一瞟,拍拍德莉莎的头顶,起身从壁橱里拿出他的网球拍袋。

从他的网球拍袋里,舰长取出了一把太刀。

拇指推刀出鞘,舰长将刀鞘朝出入口那里一甩,刀鞘末端正巧击中一进入房内的重装人员的太阳穴处。

趁重装人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舰长上前一把将刀刃刺入他的咽喉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舰长将太刀扭转一圈,将重装人员的咽喉搅碎。

甩去刀刃上的血液时,舰长的手在微微颤抖,尽管他的表情没有变化,这个小动作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察觉到这点的德莉莎,上前用双手将舰长的手合起。德莉莎的手比起人类的舰长,有些冰凉,舰长冲德莉莎微微一笑,反手握紧她的小手。

握得……紧紧的。

兴许,就连舰长本人都想不到,他也意外是一个倔脾气的人,他决定好的事情,哪怕再不合情理,他也会去做……

把太刀收入刀鞘前,舰长看了刀镡处好几眼。

这是他向苇名心一提出不想在学绯樱一刀流,苇名心一过了一个星期才点头同意,但是又留了他四个月,在他离开时,把这柄本应该是他通过免传皆许考试的太刀交给了他。

应该是在那四个月里日夜不休地锻造出来的吧……但是少了原本在刀镡处的刀铭,原本苇名心一给舰长预定的刀铭是:“月樱散華”,如果他继续在苇名心一那里修行下去的话,估计已经通过免传皆许的考试了吧?

抛开杂念,舰长重新将太刀放回网球拍袋,德莉莎也从死去的重装人员的尸体上找出了舰长指定的东西。

原先被派来的人员被德莉莎的血烟术蕴含的毒素不带痕迹地全部消灭了,舰长指定的东西也自然没有留下。

舰长拿过重装人员的通讯器,调试到频道,放在耳边。

“重复一遍对象是不起眼的红发学生跟正体不明的血族,除此外不能对任何学生出手!”

舰长一边的眉毛挑一下,“果然吗……”

来缉捕他们的“沙尼亚特”的手下所持有的资料,真是够体贴的,不过也好,舰长正好知道了自己戴眼镜就是开美颜,骗骗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让德莉莎把双马尾绑成单马尾,舰长也把最近养长没来得及去剪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小辫子,并戴上眼镜。

拉起德莉莎的小手,舰长竟然是大摇大摆地打算从正门出去!

人的眼睛有时候是会欺骗自己的主人的。

舰长带着德莉莎大摇大摆地从寝室正门出去时,武装部队的人员们都愣了一下,以为这就是一红发帅哥打算带小女朋友去打网球。

再加上已经让所有学生去集合了……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咳咳,舰长还真的就这样大摇大摆地从正面带着德莉莎离开了宿舍的包围,坐上Dwheel,开车朝学院的研究所前去。

路上,坐在后面抱着舰长腰的德莉莎提问:“听妈……沙尼亚特的话去研究所真的好吗?”

“嗯,没问题。”早些时候确实,舰长以为是塞西莉亚学院长出卖了他们,但是仔细想想,沙尼亚特这个姓氏,又不专属于一个人。

当然不排除学院长的可疑性,但是学院的研究所是必须要去一趟。

去拿保存在那里的圣痕。

将离合器转到底,舰长带着德莉莎飞快地接近学院研究所。

——

“什么?逃了?一群废物!连一个学生都抓不住!”接到联络的尼亚·沙尼亚特,阴沉着脸,修行还没到家的她,还不懂得控制好情绪。

学院长倒是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尼亚根本没有遵守诺言的想法,舰长他们逃掉真是太好了。

扔掉通讯器,尼亚·沙尼亚特重新坐回桌前,盯着她的舅妈——塞西莉亚·沙尼亚特,现在姑且是在审问中。

学院长曾经的下属米廉修道士,被安排在外固守。

“说吧,为什么故意隐瞒血族的消息?”

尼亚·沙尼亚特心里对她的舅妈很不满。

说到底,凭什么她要做舅妈的代替品?尼亚很讨厌被家族安排了余生,可又有谁能真正决定自己的人生呢?

学院长嫁给齐格飞后起码得到了自由,交还圣痕后更是全身轻松,把精力都投入到了教育中,将圣芙蕾雅学院当成了毕生心血。

但尼亚还是被家族牢牢束缚着……

她不甘心,她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嫉妒),把学院长重新拉下水,把学院长的幸福,粉碎。

学院长揉揉眉心,沉默了一会,开口对侄女儿说道:“隐瞒?尼亚,你好像……理解错了。那个血族是我圈养的。”

“哈?”尼亚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圈养……血族?

抢在尼亚理解前,学院长接着说道:“那只血族可是我废了好大劲才让它没有自杀的念头,肯好好待在这里,它可是最好的研究材料,你可得注意点。”

人类不可能捉到活着的血族。

这基本是常识了,但是,塞西莉亚学院长在讲什么?

她活捉了一只血族,还把血族圈养了起来?

尼亚一拍桌面,“别开玩笑了!活捉一只血族?圈养血族?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面对侄女儿的质问,学院长不以为意地观赏起她的手指甲,好像突然发现她的手指甲原来这么好看。

“信不信由你,但是我先提醒你,那只血族的情绪一旦离开那个学生就会崩溃,到时候发生什么……后果自负。”

尼亚·沙尼亚特的表情扭曲,抓起通讯器联络她的手下,务必活捉目标,把目标同时带来。

学院长松了一口气,这下,尼亚没办法对舰长他们再下杀手了,确实,她说的圈养是假的,但是谁有证据证明她在骗人?

光是她“活捉一只血族”这件事情,尼亚就没有理由对舰长他们下杀手,因为这说不准是人类最后一次得到血族的活体。

这份功绩下,学院长隐瞒血族的过错也会被压过去,被当做必要的保密工作吧?

她还隐瞒了德莉莎是那一种血族,就算德莉莎真的被带走,舰长也会被一同带走,因为他们赌不起,赌不起一个不明身份的血族在精神崩溃下会带来怎么的损害。

——

在门禁系统上刷过塞西莉亚学院长的个人身份磁卡,舰长带着德莉莎走入学院的研究所后,重新把大门锁上。

但是,他似乎没有看到,有一个人,看着他们走入研究所后,嘴角上扬,露出笑容。

那是一副……充满恶意的笑容。

学院研究所的主要设施在地下,共计五层,小到矿石大到对人体无害的人工圣痕的研究。

舰长的目标很明确,是研究所的“圣痕保管室”。

他要去接种移植圣痕。

原本学院给通过检查,可以移植圣痕的学生移植圣痕是在大二学期末。

这么久时间对圣痕的研究,公认的最好移植圣痕的年龄段便是在20到22岁之间,圣痕也不会出现排异反应,对人体也更安全。

舰长差一些时间才到20岁,想来移植圣痕有些风险,但估计危险不大。

圣痕保管室在研究室地下最底层,门禁系统也就多了,但是对拥有学院长个人身份磁卡的舰长来说,门禁再多也没用。

刷最后一道门禁系统,舰长跟德莉莎走入圣痕保管室内。

随人的踏入,灯光亮起,为漆黑的室内提供光亮。

一个个被保存在皿器内的各式各样的圣痕,在灯光下,透露出一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气氛。

就好像……你被看不见的幽灵盯着一样。

学院研究所所有的圣痕除去人工圣痕数千,天然的、从无数前文明纪元流传下来的圣痕,有百来数。

人体对圣痕是有适合率的,有时候就算有圣痕也不一定能从中找出属于自己的那一个。

毕竟……圣痕内,曾经的形成圣痕的人的精神,还活着啊……

舰长的视线从所有天然圣痕上扫过,不知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舰长能明确感受到对他……或者说对跟他牵着手说德莉莎的排斥。

德莉莎倒是没有感受到圣痕们的排斥,她只是觉得这里哪里不对劲。

舰长越是往前,一声声不存在的“叛徒”,传入他的耳中,圣痕们在排斥他,排斥他与血族相爱。

舰长脸色不变,以免让德莉莎担心。

数百个圣痕保管仓,其中一个是空的,被取走的那一个正在研究台上,它没有对舰长产生排斥,反而是在观察着舰长。

当舰长没有拿任何一个圣痕去移植接种时,这个还正在被研究的圣痕放出了白光,把舰长吸引过去。

舰长松开德莉莎的小手,走向这个圣痕。

“这个圣痕是……”

舰长的指尖触碰到这个圣痕的保管仓外壳时,周围的时间像是被暂停了一般,所有光线都消失殆尽了,一切陷入了漆黑。

突然一团暗蓝的火焰亮起,随后扩散开来,暗蓝的火焰墙升起,等它消失后。

一共十四个王座,出现,十三个由暗蓝火焰构筑身体与盔甲的人,从王座后缓缓走出来,做到王座之上,将别在腰间的武器刺入王座前。

一声虚无缥缈的疑问,不知从哪一个王的口中传出。

“试问,汝,于吾等Lucius诸王,寻求何物?”(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Kingdom Lucius,曾经这个星球上的某一个文明纪元中,差一点便能将当时被称作“死骸”的星球意志灭绝的国家。

现在,Lucius的荣光,将再次被传承下去了吗?

但是,十四张王座,为什么只有十三位王?

最重要的、被诸王称为“天选之王”的王……在哪儿?
2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喜欢的朋友来B站搜我的ID“游尚安在”,多支持

09-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