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3全cp《论皇帝的一百种死法》

来自版块: 同人文
66
1
2
0
文章发表:2019-12-19 最后编辑:2019-12-19

朋友写的太好玩了,搬来米游社想看原文的话地址在这https://qilinboyi.lofter.com/post/1e253624_1c73b6d68


又名《今天也是皇帝陛下进不了后宫的一天》《想吃桃的皇帝大人》《醒醒,陛下该吃桃了》《卑微舰长,在线帮老婆养老婆》等


  


   私设如山


   人物各种ooc


   人物背景和游戏莫得一点关系


   包含各种cp


   如以上您都可以接受,请继续阅读


---------------------


  


大建三年冬,天气异常的寒冷,虽说没见一滴雪,寒风确实比往年来的更刺骨些。皇宫里连顽皮的宫女都再懒的往外跑,一个个的凑到炭盆前猫着。


今个是各宫嫔妃例行拜见皇后的日子,天寒地冻的大家凑一次也不易,皇后便提议不如我们摆个暖塌打马吊吧。众嫔妃点头,好啊好啊,于是一行人都凑到了皇后塌上去。


话说,这皇后,白发蓝眸,身材娇小,今年不过才一十三岁,乃使当今宰相奥观海的嫡亲孙女,入宫尚不过七日,皇帝登基三年不立正宫,便是为着这位宰相家的明珠。


此时,这位明珠,正一手抱着个鎏金镂刻凤纹手炉一只手熟练的摸牌,“八万”。


“碰一个”,坐在下手的是入宫时间最久,地位仅此于皇后的皇贵妃,红发艳烈,乃是武将出身,三年前检点入宫,为人雍容大气,一直负责管理六宫,很是得众妃信赖。只见皇贵妃娘娘芊芊玉指,排出三张八万,往外丢了一只幺鸡,“胡了,点炮的给钱。”


皇后娘娘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掏了个银豆子。


稀里哗啦的胡牌声响起,皇后娘娘一边熟练的砌牌,一边向皇贵妃抱怨:“姬子,这几天皇帝老来找我,怎么办啊?”


被问到的人还没答话,围观的人倒是开了口,“诶?皇帝又来找你啦?我们不是教你了嘛,你就说本宫身体还小,不堪征伐,所以晚上不侍寝就好了呀?”


说话的是个年轻貌美的白发女子,神情中自有一股未去的憨态,只见她半个身子靠在皇后的上家——一位黑发的女子身上,一边对着糕点大快朵颐一边说话,难为她,嘴里塞得满满的倒也能吐字清晰。


被她靠着的女子端起一盏清茶喂到她嘴边,温温柔柔的嘱咐她:“慢一点琪亚娜,小心噎着。”她便傻笑着就着女子手中的茶盏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皇贵妃摇摇头,“娴妃,你也太过宠她。”


“那当然,芽衣姐姐对我最好了!”


皇贵妃悄无声息的翻了个白眼,撑着头问皇后:“这几日皇帝晚上都宿在书房,他如何扰你?”


皇后忙不迭的告状:“他中午来,说要抱着我睡觉!”


“砰!”紫檀木雕的矮几瞬间分成了几截,玉石刻的吊牌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正在玩闹的众嫔妃们一齐安静了下来,只见皇贵妃柳眉倒竖,双目含嗔,大喝一声:“好皇帝!反了他!来人啊!叫皇帝来!”


正所谓,母虎啸山林,百兽齐折服。


皇帝正在书房批奏折,近来国库只增不减,水晶库藏日益衰减,深渊出征日益艰难,皇帝正在薅头发,他愁啊,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薅。忽然听闻后宫皇贵妃有请,大喜,忙不迭带上帽子遮住秃顶,急匆匆往后宫赶去。


进坤宁宫一看,好家伙,众妃嫔整整齐齐,十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皇帝咽了口唾沫,往前挪了几步。


“站那!”上首的皇贵妃娘娘发话了。


皇帝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


皇后正舒舒服服的坐在皇贵妃怀里,贵妃揽着她,状似漫不经心:“听闻皇帝近来很闲,中午头的不睡觉,老往坤宁宫来?”


皇帝额头冒汗,尬笑:“这····这不是皇后刚进宫,我怕···怕她不熟···”


“所以要抱着睡觉才熟?”


皇帝大惊,垂死挣扎:“我不是啊我没有啊别瞎说啊,是皇后自己说的啊,‘要和德丽莎一起睡午觉


嘛’,我啥也没干啊。”


皇帝边说边看皇后,皇后冲他龇牙,看见大家看她,又换上一副泫而欲泣的表情,真真是我见犹怜。


皇贵妃一看,更怒,一掌拍在另一张紫檀木的桌上,她收力了,桌子没碎,因为刚才德妃符华告诉她,一张桌子一万白银,为了皇帝白瞎了一万,不值得。皇贵妃向来听德妃话,厉行节俭,这次只用了五分功力,不过桌上的茶盏跳了起来,蹦到地上,华丽献身,这盏儿前朝的,一万五一个。


德妃瞅了瞅,毫无烟火气的皱了下眉头,面色不善的盯着皇帝,她是管账的。


皇帝小腿抽筋,面如死灰。


上头的皇贵妃指着他严词厉声,从“三年起步”讲到“最高死刑”,言辞犀利、表情严肃、横眉冷对、色如寒霜,皇帝没来由的想起他妈,他没当上皇帝前写不完作业的时候,他妈也是这个表情教训他。


皇贵妃的最终陈词以“我会帮皇后熟悉后宫的,你不用来坤宁宫了”结束。


皇帝抬头,泪眼婆娑,“那我能去华阳宫吗?”


众所周知,华阳宫是皇贵妃和德妃的居所。


紫檀木的案几又碎了,两张。


德妃看了眼拳头下的残碎的木渣,默默在心中念了一句“四万五”。


皇帝感受到生命威胁,环顾四周,无处可退。


正所谓,退无可退,立马崩溃。


皇帝崩溃了。


“你们不都是朕的后宫吗!你们不应该是朕的女人吗!这世上有朕这样的皇帝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后宫成双成对,自己却只能呆在书房里,朕可是皇帝啊!是皇帝啊!”


声泪俱下,感天动地。


他一边说一边环指众人。


“祺贵人从入宫就和朕的娴妃搞在一起,娴妃为了她,连每日给朕的晚膳都不送了,朕已经两年没吃到一顿好饭了啊!”


“德妃!握着朕的钱袋子,朕想要点钱那是千难万难啊,没关系这些朕可以忍,可是朕不能忍的是她把钱都拿去给你皇贵妃买衣服啊!那是朕的私房钱!私房钱!”


“莲贵人、樱贵人,这两人心里有过朕吗!有过吗!朕每次去都能看见她们两个互喂饭团,还时不时的就跑出宫去说什么体验侠盗play,想过朕的感受吗!啊!”


“希常在,你可是朕亲手救回来的啊!朕为了你那可是真的下了海啊!你呢?你一回来就和你的姐姐朕的丽(通理)嫔搞在了一起,朕每次不过想和她说说话,你们就把小兔放出来吓唬朕,你们对得起朕吗!”


他最后指向殿内角落的两名少女,那是一对身材娇小的双子姐妹,一粉一蓝,正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表情惊恐,目中含泪。


皇帝噎了一下,无言以对,这对是他的内务头子的女儿,送进宫来养的,他敢多说几句怕不是那个重度女儿控的内务头子直接扔一把砒霜把他毒死。


皇帝抹掉鼻涕,无所畏惧的抬起了头来,精神之大无畏如同单身了二十年的老光棍。


当然,他确实是光棍,好像还不止二十年。


众女面面相觑,一时倒不好说什么,说实在,这皇帝除了人挫微秃面容猥琐之外,倒也没什么别的优点了,哦,不是,是没什么别的缺点了。每年还辛辛苦苦的往国库里面倒银子供后宫吃喝,也是兢兢业业,倒也不好冷落他。


可是到底让谁去服侍他啊?


皇后?法律不许吧,这可是死刑啊!


皇贵妃和德妃?你是当贵妃的大刀不利还是当德妃的拳头不硬?


娴妃和祺贵人?娴妃温柔可亲也就算了,祺贵人那可是一言不合就变身凛冬女帝啊!


樱莲两位贵人?别逗了,这两人在宫外吃的盐比在宫内吃的米还多。


希常在和丽嫔?行行好吧,灭星者20PRO了解一下,融合量子能源,一键50发炮弹,可持续轰炸240小时!皇宫炸没了住哪?住你家?


双子·····emmmm·····


众女沉默了。


皇帝继续泪流。


沉默着沉默着,皇贵妃小心翼翼的开口了,“皇帝前些天不是带回了一名叫霞的女子?”


皇帝哭的更大声了。


坐在下首的莲贵人默默举起了手,“前几日,我在外当太守的妹妹云尘回京了。”


“哦?”


“好久不见,她入宫来看我。”


“嗯。”


“路过御花园的时候,不巧碰见了这位霞妹妹。”


“啊······”


“然后云尘就把她带走做太守夫人了。”


“诶?”


··········


··········


··········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众人怜悯的看着皇帝,不知为何总觉得他在发出莹莹的绿光。


爱是一道光,绿到人心慌。


皇贵妃咳了一声,“宫里嘛,总是会进新人的,皇帝不急,总是有机会的。”


(当然有没有你的份那就说不定了)


皇帝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


殿外寒风呼啸,凛冽刺骨,皇帝身冷,心更冷,他默默的回头看了眼大门紧闭的坤宁宫,里面温暖如春,隐约还能听到众女的笑声。


皇帝紧了紧身上的大氅,对着身后的亲卫将军说道:“看,这就是朕的后宫。”


将军如枪般挺立。


皇帝自嘲的笑了一声,抬腿欲走,忽一女子沿廊而来,粉黛轻施,眉眼含春,天香国色,妩媚天成,对方见到他立刻恭谨的伏下了身子:“陛下万福。”


皇帝不冷了!


皇帝A了上去,他忙不迭的扶起美人,问道:“你是何人呀?”


“奴婢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女,丽塔。”


皇帝挺身,努力作伟岸状,他感觉自己的王霸之气在源源不断的侧漏!


“从了朕,做朕的妃子!”


对方掩着嘴轻笑了起来。


皇帝感觉到身后的将军动了动,甲胄铿锵,刀剑齐鸣。


皇帝艰难回头,“比···比安卡?”


“她是我青梅竹马。”将军的语气比寒风还冷。


皇帝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两人,“好···好···你们····都很好……”


大建三年冬,皇帝陛下,崩。


2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2019-12-19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