槲寄生下(圣诞番外)

来自版块: 甲板
60
2
4
4
文章发表:01-01

1


圣诞节。


休伯利安号静静泊在天命总部第三空港,进行例行的维护检查。


舰上的光源大部分关掉了,半休眠状态下,只留着基本照明和各处面板的显示光。


舰长从舰桥下来,刚刚结束诸多杂务的他难得有闲情,慢慢地沿着舷窗散步。远处空港的照明远远的照过来,细小的像星辰一样,在他身旁拉出重重叠叠的影子。


窗框把温柔的月光切分成整齐的方框,他低头数着脚步,确保踩到影子上。笃笃的脚步声伴随着不知何处机械自检的“滴”声,

一起一伏回荡。


舰长恍然意识到这条走过无数次的走道有多长。安静里没有人喊舰长好,也没有来去匆匆的船员匆忙的身影,空荡荡的走廊只剩下暗沉的夜色和脚边柔和的步道照明。略微有些寂寥。


最主要的是,身后没有跟着他巡视的“瓦尔基里“们。


“爱酱,女武神们呢?“他点开终端的包菜头。


“几名女武神都提前提交了离舰申请,原因好像是……购物。“爱酱的声音照旧响起。


好吧至少还有爱酱好歹自己不是一个人。舰长无奈想着。


购物啊…….


“资料显示舰长的家乡没有过圣诞节的习俗,出于潜在‘入乡随俗’的考虑,需要指示唤回吗?”


“嗯?不不不,难得的假期让她们按照自己想的来休息就好。你从哪里学来的入乡随俗这个词……”舰长点掉数据面板,“等我去选选圣诞礼物…….”


自言自语里他走到尽头转过拐角,却有些意外的看到一扇开着的舱门,温暖的光排开夜色铺在门口,像在等候家人归来的灯火。心里微微一动。


是谁呢?圣诞节没有去休假…….他探进半个身子,视线扫过,陈设和印象里相仿,添了砖红的墙面,瓷白的顶壁,厚重的地毯。长桌烛火红酒杯,盛筵还没有摆上,细小的水滴在一品红火一样的花瓣上散落,包装精致的礼物盒小山般堆在桌旁,墙角里壁炉的木柴噼啪作响爆出小小的火花,复古的雕花窗旁摆着几张沙发和一棵……..好大的圣诞树啊喂!


舰长倒吸一口冷气。不知什么品种的树木差点顶到舱室顶,雪白的针叶丛簇长着,一人高的地方挂着彩灯纸带和红红绿绿的小浆果以及甜饼,煞是好看,然而再往上仍旧雪白的树上就没有什么装饰了,原因,显而易见。


舰长轻轻敲敲敞开的门,“有谁在吗?”


雪白圣诞树后探出海蓝色的眼睛,看到是舰长后慢慢挪了半个身子出来。是希儿。




他看看希儿,看看“边界明显”的圣诞树的高度和低着头,面颊好像有点烧红的希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2


“这样可以吗?”


“啊,麻烦稍微往右偏一点…….”


“这样呢?”


“嗯嗯,可以了,谢谢舰长…….”希儿的声音细细的,很温柔。


舰长从高脚凳上下来,甩了甩稍微酸疼的胳膊,金色的肩章连带着晃着光。他打开彩灯的按钮,橙黄色的光亮起,莹白的手小心地从满溢的光芒里挑出一个小灯,白色的树叶轻轻摇动,少女注视着灯光出了神,光亮照在希儿眼里,像大海上的漂浮晨曦。注意到换了圣诞衣服的希儿,红白相间的连衣裙腰间和小臂的地方点缀着纤细的雪花,白皙的脖颈上六角形的碧蓝雪花吊坠精细优雅,可爱气息的蝴蝶发卡令人眼前一亮。


想必是很了解希儿的人才能搭配出合适的衣服吧。


舰长的眼前浮现出布洛妮娅严肃认真给希儿搭配衣服的样子,嘴角勾起笑容。


“舰长?”耳边传来希儿的轻声询问,大概是自己也走神了。


“嗯?啊…….没事,在想这身衣服很适合希儿,是布洛妮娅帮你选的吗?”舰长回过神,看到希儿有些局促的样子,他把声音放得柔和了许多。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希儿的脸上飘起两抹绯红,海蓝色的眼睛闪动如一尾游弋的鱼。


“是的,谢、谢谢舰长…….”含羞的少女低头看着脚尖,新的靴子纤尘不染,脚尖轻轻踢着地毯。


“只有希儿一个人做这些事情吗?”他又不禁抬头看了眼巨大的圣诞树,咋舌。现在它上面已经是琳琅满目的装饰,连缀的小灯亮着金橙色的光,让纯白的叶子看着没那么寒冷了些。


希儿撩了撩耳边的短发,解释着“琪亚娜她们想办圣诞晚会,本来是想去叫舰长帮忙拿东西的,但是看舰长很忙的样子就先自己去了,爱因斯坦博士好像找布洛妮娅姐姐有事……之前大家帮了我那么多,希儿也想帮上大家,就、就留下装饰圣诞树了,但是学园长带回来的圣诞树实在…….”说到最后她也不禁叹了口气,细细的眉毛蹙起来很是无奈。


“对不起舰长,都是希儿不好,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没做好还麻烦舰长,明明是希儿自己要帮忙的,明明舰长已经很累了,对不…….啊!”


希儿渐渐降低的声音随着室内灯光的熄灭戛然而止,圣诞树挂着的暖灯光兀自亮着,给她眼底蒙着浅浅的影子。她好像有点不太适应黑暗,眨着眼睛四下张望着,惊惶无措。刚才停电时下意识里抓住了舰长袖角的手攥的紧紧的,眼神里有明显的…….害怕和慌乱?


“别害怕”,舰长轻轻拍了拍希儿的手,短暂的接触里他感觉到那只纤细的手冰凉而颤抖。


“爱酱,报告情况。”作为中枢人工智能,爱酱有自己的供电系统和完善的防备,不到特殊情况爱酱都不会停止运作。


不出意料的合成音从船舱响起,“根据断电前电流传输情况,推测是特斯拉博士试图强行启动**导致的区域性暂时断电。”


“哈?那家伙也加班呢?不,那家伙什么时候偷上我们的电的……”舰长无语。


“据特斯拉博士两秒前发来的邮件,推测在三十分钟以前,摘取有效信息是:‘姑且借一下你们的电啦,反正也是半休眠,动力炉放着也是放着不如让我用用,本来只是想开个全息投影来着不过好像差点爆炸了,对不住啊。’”


“何等不知悔改的言辞…….喂什么全息投影要到爆炸的级别啊?”


“据说,是**等高的圣诞树。”


“她!算了…….恢复电力预期时间?”


“未定,预计三到五分钟,因造成电力系统自检进度停止,恢复后需重新校正。”黑暗里舰长翻了个白眼,八成是给某个“有情调”的物理学家。


他苦笑着转向希儿,“没事了,这下可以一起休息一会了。”


希儿回过神一般松开手,悄悄缩回手背在身后,勉强笑了笑。


“嗯。”




3


窗外,冬季天晴,猎户座在南天璀璨,双子座的几颗亮星安静的闪动,像黑天鹅绒上的碎钻。


电力仍未恢复,舰长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着闪烁的星星讲着故事,从圣诞节的起源到逆熵那群科学家的“伟大事迹”,从极东生着狐耳的巫女到百年前西方那个白发蓝瞳的圣女,希儿认真的听着,眼睛在月光里亮着粼粼的光。


最初的慌乱之后希儿又回到了平常那个安静的女孩,轻声的回应,浅浅的笑。


舰长不由想起来,轮到希儿当值又恰巧阴天的时候,她会经常抱着双臂,看着灰暗的天空发呆,那时候她会在想什么呢?




明明一个人在幽深的量子之海呆了很久很久。那时候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没有人能用任何手段搜寻到她的丝毫痕迹,没有人知道能不能再找到她。那也许是精神在崩溃和维持的一线边缘游走的日子,除了和布洛妮娅的约定她什么也没有。




没人能说自己体会过那样的黑暗。谈话的间隙里他试着合上眼,视野里只有圣诞树朦胧的光。那样的孤单是怎样令人绝望。自己的那点孤独…….


舰长睁开眼睛,借着摘下圣诞树上装饰的浆果时轻叹了口气。没有看到她身后的影子似乎有点动摇。




“那是什么,舰长?”


“嗯?这个好像是槲寄生哦。”


“槲寄生…….“希儿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常青的槲寄生代表着希望和丰饶。在英国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话:没有槲寄生就没有幸福。这种寄生在其他植物上的植物四季常青,入冬结出白色或红色的浆果。”舰长指着指尖的浆果,黑暗里的槲寄生果实散发着幽幽的暗红。


“槲寄生在西方被称为‘生命中的金枝’,北欧神话中却成为死亡的象征:奥丁和爱神弗丽佳的儿子—— 光明之神巴尔德尔,就是被火神神洛基以槲寄生制成的飞镖射死的。传说弗丽佳悲痛的眼泪化解了槲寄生的罪恶,救活了儿子。于是她承诺,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都会赐给他一吻。这个神话演变成了西方圣诞节的传统:如有女子偶尔经过或站立于槲寄生悬挂的地方,旁边的男子便可走上前去亲吻她。


“而在另一种版本的神话中,在巴尔德尔被槲寄生枝条穿刺而死之时,弗丽佳不愿放弃希望,她请托赫尔莫德骑着奥丁的八足神马斯莱布尼尔前往死亡之国。死界女王海拉开出条件:如果所有的生命及无生命都为巴尔德尔哭泣的话,才可让他复活。于是,万物都哭泣了,相传这眼泪就是早晨时的露水。唯独一个女巨人索克住在地底,她并不需要光明,所以她不肯为巴尔德尔哭泣,所以巴尔德尔只能继续留在死亡之国。”


舰长抛着手里暗红的果子,视线从圣诞树转回来。长久的注视光源让他的视野里一片斑斓的影子,以至于看到希儿时都看带上了槲寄生一样的暗红色。大概时衣服太红了,他揉着眼睛。视野里的暗红迟迟无法褪去。




“舰长怎么看待那个女巨人呢?” 好像是过了许久,听到希儿的声音传来,飘忽遥远。


舰长抬头睁开眼,目力所及,包括希儿的身影都带着淡淡的雾气和模糊的影子。


“关于女巨人的记载并不很多,有人说那是洛基为了阻止光明神的复活而变的,事情败露他也因此成为了北欧诸神的敌人,受到了酷刑……”


“那舰长怎么想呢?”很罕见的,希儿打断了他的话,虽然语调很柔和,但声音里却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舰长张了张嘴,却没法说出什么。人们都下意识觉得她自私而冷漠,但她确实没有那样做的理由。久居黑暗的人不需光明,所以不愿哭泣,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


“希儿,自从从那个地方出来之后很怕睡着,害怕醒来之后希儿还在那里,”希儿轻声的说着,她看着圣诞树的光,眼神落寞,“大家都那么温暖那么闪闪发光,希儿觉得自己很幸福……幸福到害怕。希儿常常觉得大家都很勇敢,勇敢的战斗勇敢的守护,勇敢的追寻。姐姐大人有了很棒的伙伴,大家一起救了希儿,希儿很感谢这一切…….但希儿还和以前一样。希儿还是只能看着姐姐大人的背影,明明,明明希儿很想拉住姐姐大人的手一起走…….”少女的声音低沉到几不可闻。


无法成为一样勇敢的人就会被姐姐忘记。就像万物和神明都不会爱那个缭绕阴影,拒绝落泪的巨人。


希儿努力不去想这样的事情,她相信姐姐不会这样,姐姐那么坚强,姐姐永远是那个会认真学着做甜菜汤,会为她撑腰,会带她去看海,会拥抱躲在玩具箱里的自己的姐姐。


但是。


“我是不是,成为不了那样的人呢?“她轻声问着。




4


希儿抬头,朦胧泪眼里,她感到舰长的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头顶。很宽厚很温暖的手。


“别这样希儿,”舰长说着,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已经没事了。”


“希儿是很善良的孩子,也是勇敢的,温暖的人。一直都是。”


感受到希儿不再颤抖,舰长放下手继续说道,“没有谁能一直闪光,即使是星星也会有暗淡和闪烁的时候,谁都有脆弱和孤单的时候。无论是那个笨蛋琪亚娜还是你的布洛妮娅姐姐,大家都会悲伤都会哭泣,有的时候也会想找到一个地方静静的呆着,我也是。只是,为了某个人,为了某些美好,我们愿意成为太阳一样能够让人感到温暖的人,希儿也是其中的缘由之一啊。希儿能从那样的黑暗里出来,很了不起。因为希儿也有不惜一切也有想要见到的人,对吧。”


星星的银光散落进来,万物的影子收起尖锐的刺爪重新归于平稳的寂静。远处有吵吵嚷嚷的声音穿过长长的走道。


“你不需要成为她们那样的人,因为你本来就和她们一样,勇敢,坚定,善良。”


舰长轻声说着。




“你完成了你的生存


 你点亮了你自己的灯


 你所有的都是你自己的


 你对谁也不负债蒙恩;


 你仅仅服从了


 你内在的力量


 你冲破了黑暗的束缚


 你微小,然而你并不渺小。“


舰长的念诵回荡在星光和圣诞树的温暖光亮里,希儿看着舰长转过身来,肩上披着星光。


他看着希儿,仿佛看着某样珍视的东西,温柔坚定。希儿的心颤了颤。


 “因为…….”


灯光骤然亮起,希儿下意识抬起手挡住眼睛,仍能感到光照进来,她闭着眼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先是听到了布洛妮娅姐姐喊她的声音,然后是琪亚娜的抱怨,芽衣的安抚,德丽莎和姬子仍旧就购物经费该不该从**里划的争辩…….


最后在一片混沌的白光里,她听到舰长说:


“因为宇宙间一切光芒,都是你的亲人。


“走吧,你的亲人回来了。”她感到舰长轻轻推了她一下,然后就是更多的,温暖的声音。




“希儿!你在这里……怎么了?”


“哇希儿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啊!舰长?!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你干的!”


“舰长,弄哭女孩子可不是绅士的行为哦?”


“……有辱斯文。”




“喂!我不是我没有!不虽然大概跟我有关系但是……”舰长突然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啊?!果然是你!让你尝尝本小姐的厉害!!”


希儿一边擦着眼睛一边笑着说着我没事,布洛妮娅拉着希儿仔仔细细的看着,丝毫没有管乱窜的舰长和琪亚娜的意思。


“喂~等差不多了就要发礼物了哦!再闹圣诞老人就不给你们礼物了!”学园长淡定的拉着芽衣进了厨房,顺带稍走了姬子刚倒好的红酒。




窗外是数万英尺高空的纯净世界,休伯利安沉默地经停在人间的千家万户之上,星点灯火烛光里人们的笑声拂动羽毛般的月光,落在碧绿与赤红的槲寄生上,仿佛晨间的露水一般安然。


(完)




各位舰长圣诞快乐哦! 



彩(tao)蛋(zi):


那天晚上圣诞聚餐结束的很晚,德丽莎最后还是没管住姬子喝酒,也不知道神降生的这一天看到有人在他面前喝的烂醉会是什么感受,而且还是个很妩媚的女人。


好吧也许并不会有什么感受。


 舰长看着把姬子架回宿舍的娇小修女的背影无奈的叹气,回身准备帮着希儿和布洛妮娅收拾一桌餐具和残局,却瞥到符华在喝着.......功夫茶。 


“符华也来过圣诞节嘛?”舰长一手端起曾经装着火鸡的盘子随口问着。


 “.......入乡随俗。”平静而出尘的声音。 


“欸欸,班长喝的是什么啊?”


 “功夫茶。” 


“喝了功夫会变好吗??”


 “.......不,不会。”


 舰长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起来圣诞节的习俗除了吃火鸡,在床头挂袜子等圣诞老人还有什么啊.......”


 “唔,舰长忘了嘛?刚刚才讲过的。”希儿接上我的话茬。


 “实际上我和符华都算入乡随俗,神州一般不过圣诞节,只把它当作一个收礼物的借口.......额,我刚才讲了什么?”意识到稍微偏题的舰长扭回话题。 


“槲寄生啊,有女子站在槲寄生下的话就可以......”不知道为什么希儿突然止住了话头。


 舰长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希儿,发现她的脸上飘起了红霞。


 哦对哦,就可以....... 


嗯? 好像哪里不太对。 


“咳咳!不不不,不是这样,入乡随俗,也,也要结合自己的文化特征嘛,不能照单全收,也要结合人们的观念!你说对吧希儿!” 


“唔嗯嗯!是,是的!”希儿点着头。


 一旁的布洛妮娅对两个人投来了怀疑的视线。目光烧的舰长面颊有些疼,赶快接过希儿手里的碗碟溜进了厨房开始了刷碗工作。


临近午夜,舰长终于打扫完了舱室。


符华在不久前就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休息,不知道跟爱因斯坦博士探讨了什么的布洛妮娅很是疲惫地靠着沙发,怀里抱着吼姆玩偶静静的休息。


在努力挪动圣诞树未果,反而是上面的挂饰摇摇欲坠之后,舰长决定把这件事交给德丽莎处理,毕竟她已经是个大人了,需要自己处理自己带来的树了...... 


“完成了,那我也就告辞了。”舰长环顾一圈重新变得整洁的舱室扶了扶帽子。


希儿把舰长送到门外,“谢谢舰长,舰长辛苦了。”


 她站在柔和的白光里,影子斜斜打在地上,白皙的皮肤剔透得像是冰雕玉琢。


 “没事啦,好好跟大家相处别想那么多哦。” 


“嗯嗯,希儿会努力的。” 


舰长点点头,转身踏进黑暗里...... 


走了两步。


 “啊,舰长!”希儿的声音响起,他扭过头,看着希儿指着自己的肩膀,好像有什么东西,舰长伸手胡乱一抓。


啊,是刚才挪圣诞树的时候掉下来的槲寄生。 


“呀......明天让德丽莎处理那棵圣诞树吧,可以先挂回去。”


说着他把那颗红色的小果子递给希儿。


 “嗯......”少女接过那颗果子,却迟迟没有动。


 “舰长可以,稍微闭一下眼睛吗?”


她说,声音微小如蚊鸣。 


嗯?是圣诞礼物!


 舰长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笑着伸出手闭上了眼睛。 


手指感到了类似布料的摩挲,难道是衣服吗!希儿给我买的衣服!!


 欸......为什么没有重量...... 


随后是面颊上的温热气息以及柔软的触感。 


这个吻太过轻柔,仿佛幼猫的舔舐,甚至由于亲吻人的小心都没有留下更多的感觉。 


不如说,希儿轻轻的在舰长脸上啄了一下。 


“舰长,入乡随俗,这是奖励。”第一句话在比刚才希儿站的地方更近。


”不要告诉布洛妮娅姐姐哦~”第二句话在耳边响起。


舰长无暇分辨希儿声音里不知从何而来的戏弄语气,因为温润的气息这次确切的拂过他的耳畔,他的大脑宕机了长达一分钟的时间。


“嗯?礼物呢?” (完)

4
4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文笔好棒!
01-06
回复
1
管理

有一说一,我才发现空港里那个巨型机器人名(tian fu)竟然是屏蔽词的吗(震惊

01-06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