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

来自版块: 同人文
125
12
9
3
文章发表:03-08

这是一个关于诺贝尔与门捷列夫的故事(立绘请在游戏中自己找)。本作将贯穿二战与第一次崩坏,揭秘天命在整个二战的往事,同时会有我们的老朋友瓦尔特与爱因斯坦登场,喜欢的小伙伴可以支持一下哦。

另外由于作者现在很忙,不定期更新。

可能更新时间会很长,但还是会更新的。

好了,我们开始吧。

9
3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序章】

一九二六年,苏黎世的七月已渐有凉意,凉爽的风拂过苏黎世湖的水面,扰乱了水中的白云。岸边的人们缓慢地散着步,一切宁静而安详。

一个高大而金发碧眼的男子同样也漫步在人群中,只是他看起来是如此的高贵俊朗,和普通人群有些不相称。时不时有少女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片刻后捂着嘴发出阵阵小声的惊呼。E·M·佩利若,这个20岁就取得博士学位的年轻人,也属于人群中的佼佼者,可走在他的身边,却也时刻感觉到被一股无形的气场压迫着。两人就这么走了一阵,佩利若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

“那个,奥托先生,我承认您的组织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可是我……”佩利若顿了一下,决定直接挑重点说,”而且您给我看的那些所谓关于崩坏的资料,我实在……”

“难以置信?”

奥托在湖边蹲下,用手指轻轻地搅动着湖水,忽然间,一条鱼不知从什么地方游了出来,在奥托手指边停下,像是在亲吻他地的手指。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鱼从湖底涌了上来,在奥托手指附近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鱼群。

岸上的人显然看到了这一幕,纷纷停下脚步望了过来。

“这是?”佩利若下意识地发出了惊呼。

奥托再度动了动手指,鱼群随之散去,随后站起身来,拿出干净的白绢擦干了手指,平静的望着湖面。

“你心里期望我告诉你这不过是一个魔术。当然,魔术,这也是哄骗世人的理由。可总得有人知道真相。就像我告诉你的,这就是崩坏,某种超越常识的东西。”

“也有可能是信息素,少量的信息素也可以吸引大量的生物……”佩利若动用着脑子里的所有知识寻找着可能的解释。

奥托转了过来,目光落在佩利若身上。那双眼睛如此碧绿,像是世上最纯净的绿宝石在阳光下发着光,看得佩利若内心一颤。

03-08
回复
1
举报
同人文区的回复一次不能超过一千字,,,
回复
1
举报
有什么看法欢迎回复,最好别开新楼哦,谢谢大家
回复
1
管理

“哈哈哈。”奥托却突然笑了起来。

“不愧是接受了严格科学训练的人,你以后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

面对眼前这个人的夸赞,佩利若竟意外的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奥托先生,如果崩坏是如此强大,您还能利用它,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因为崩坏不是属于人类的东西。”

“是的,您给我的资料上提起过,崩坏是为了毁灭人类而存在的。”

“人类要避免毁灭的命运就必须要理解崩坏。而要完成这个任务,需要无数的人类天才,还需要天才一代一代的努力,如果有一天,我们成功了,那将是人类这个种族的最大胜利,无论是过去已有的功勋,还是未来可能的辉煌,都无法与这一件事相提并论。”

“我大概,明白了……”

“我不是来强迫你的,Give every man thy ear, but few thy voice; take each man’s

censure,but reserve thy judgment(凡事需多听但少言;聆听他人之意见,但保留自己之判断)。不过人类感情的哲学,似乎在莎士比亚那里就已经探索完了,这么看来,人类倒是一种无趣的生物。”

佩利若内心已经有了决断,他望向苏黎世湖的湖面,除去湖面的点点波纹,苏黎世湖依然平静如初。许多年后,佩利若回忆自己的一生,那命运的波涛,却正是在此刻翻涌起来的。

03-08
回复
1
管理

【第一章】

“佩利若教授,叫诺贝尔和门捷列夫的少女都通过了苏黎世大学的入学考试,学校的意见是交由您进行指导。”

“哦?成绩怎么样?”佩利若端详着少女的入学资料,资料上少女们笑容明丽灿烂。

前来汇报的男子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教授,我告诉您您感兴趣的成绩吧。她们化学相关的专业考试全都是满分。”

佩利若握着资料的手下意识地捏紧了,随后不由得在内心一阵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比一代厉害啊。

“大概的入学时间呢?”

“下个星期的星期五,教授。”

“好的,我知道了。”

男子微微屈身,随后退出了办公室。

下个星期的星期五,佩利若从抽屉拿出红色油性笔在日历上圈了起来。

“4月3号,”眼神在年份上瞟过——1936,佩利若心里觉得一阵恍惚,“和那个男人见面都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吗。”

这十年来,佩利若一边在天命进行着崩坏相关的研究,一边在苏黎世大学担任教职。他时常会想起那个名叫奥托的男人,时间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东西,却又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就像他明白自己当年站在奥托身边那种无形的压迫来源于哪里,大概自己的学生站在自己身边也会有同样的感受,那是时间赋予人类的稳重与淡然。可是当时奥托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不,奥托那种处变不惊的感觉比起现在的自己更甚,那是五六十,甚至更大的老人身上才会有的看透光阴的淡然,绝不会出现在一副二十几岁的皮囊上。

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佩利若摇摇头,把奥托的身影从脑袋里甩了出去。

毕竟世界上连崩坏都有,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

四月的苏黎世依然处处凉风飒飒,但春日将近,白昼开始变得更长。阳光直接为皮肤带来的热量让人有种微微发热的温暖感,有时候在阳光下走走,散散步,就度过了悠闲的一天。时间在这样的日子里慢慢地失去着价值,向着太阳一挥手,就是大把的光阴。或许刚才你只是发呆了一阵,但是抬起手一看表,时针便经转过了好些弧度。

佩利若地等待也到了尽头。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阳光撞到办公室的窗户上,就在地上碎了一地。

按照约定,那两个小天才会在两点来办公室。佩利若细细地品尝着刚泡好的咖啡,在椅子上安静地等待着。

03-08
回复
1
管理

似乎只过了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阵阵敲门声。自己的学生没有会这样大力而连续不断敲门的,那肯定是新来的学生了,看起来倒真是资料上说的,属于那种调皮捣蛋的孩子。佩利若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

“别敲了!进来吧!”

敲门声戛然而止。门“吱呀”地打开一道缝隙,一个小巧地身影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在办公桌前站定。

这是一个金发少女,和平时那些在自己面前沉稳冷静的学生不同,她的脸上洋溢着小孩子独有的喜悦。

“老师!我是奥黛丽·贝恩哈德·诺贝尔,听说您是这里最好的化学教授,我早就想来见您了!”

听到突如其来的夸奖,佩里若倒是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

“咳,暂时,应该,可以这么说。”

“那您肯定不会只叫我们背化学方程式吧!我以前的老师什么都不会,一天就让我们背方程式,我都烦死了。”

“当然,化学是实验的科学,实验为主。”

“哇,实验!太棒了!我最喜欢做实验了!”

03-08
回复
0
举报
希望大家收藏点赞哦
回复
0
管理

佩利若一时间有些无法处理小孩子的热情,于是顺手翻阅起了手中关于诺贝尔的资料。

“你来自斯德哥尔摩?那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斯德哥尔摩大学也有优秀的化学系,你为什么会来苏黎世?”

“呆久了,不喜欢。”

真是小孩子的理由。

“好了。你先端个凳子坐着吧,还有一个学生要来,不过看起来,她已经迟到了。”

“诶?”诺贝尔的眼睛里发出疑惑的光芒,“这么说,他以后和我一个班吗?”

“对,你们的教学由我直接负责。”

“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和我一样天才的人。”

“她可是比你还要小一岁。”

“啧,”诺贝尔皱了皱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比一代厉害啊。”

听到诺贝尔这么说,佩利若不禁在心里笑了起来:你哪有资格这么说。

03-09
回复
1
举报
请舰长们多多点赞支持
回复
0
管理

来啦

看过,写得很不错呢,比我强好多...

03-12
回复
1
举报
谢谢支持
回复
0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