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3外传——九幽之战(5)

来自版块: 同人文
6782
86
3258
102
文章发表:04-02 最后编辑:04-04

上一章

“你要的水肺草。”神农有些迟疑地把腰间的布袋递给了姬轩辕。


姬轩辕看出了他的疑问,鲜少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想问什么就问吧,你以往可不是这样婆婆妈妈的。”


神农并没有被姬轩辕的笑靥如花迷的晕头转向,反而眼神清澈的坦然道:“你要下水,所以需要水肺草?”


姬轩辕有些不敢直视神农的灼灼目光,将头偏向一边:“很有可能,师父他们是这么说的。”


出乎她意料的是,神农却没有继续问下去了,他本打算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出战之前,跟我说一声。在战斗方面,我帮不了你多少。但你是我的妻子,你我一心同体。我会尊重你的一切选择,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知道你要做什么。”


神农回过身去,背对着姬轩辕走到了门口,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目,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我不需要那些虚假的美好,即便是真实的残酷,只要是属于你的,对我而言就是幸福。”


姬轩辕没有作声,她害怕回头,害怕看到心爱之人眼中的不舍和眷恋,那会影响她的战意,会让她退缩,会让她情不自禁选择依靠他,她不能那么做。


她只能轻声“嗯”了一下,再大声点的话,她可能会抽泣。


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流泪,他也是。


屋顶,符华靠在蓬松的茅草上,一字不漏的听完了他们的对话。


上个文明纪元,每一次出征前,包括融合战士在内,每个参战人员都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处理个人事务。名义上是处理事务,但实际上,谁都知道这基本等同于交代后事。


有的战士就是摆在明面上的炮灰,说的很难听,但却是事实。融合战士是王牌,也是底牌,在律者能力未知的情况下,融合战士也不会被批准出动,即便是量产融合战士与神之键已然得到推广的后期。因为每陨落一名融合战士,不仅仅意味着人类战力的削弱,还意味着逐火之蛾要承担这位融合战士的神之键无效化的风险。


只有适格者才能够使用神之键,而适格者一旦陨落,神之键也就等同凡铁,即便可以有后人代之,但越往后走,战士只会越来越少。人类倾注在融合战士和神之键上的资源是无法想象的,一旦付之东流,人类未来的希望只会更加渺茫。


而且,即便有了炮灰,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误判的情况。那一次对战中,人类付出的代价极为惨重。此役之后,人类的抗崩坏行动越发谨慎小心。越谨慎,就越要试探,而试探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试探的越多,代价就越大。


而这份沉重的代价,每一位战士都心知肚明。有活着回来的人,但更多的,都是阵亡名单上一个个冰冷的数字。


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下一次的战役中成为数字,因此,这半天时间就显得尤为珍贵。


有家人的幸运儿在这个时候也未必感到幸运。牵挂,有的时候是比冷漠更加可怕的东西。


那些已经没有家庭的战士们,多半都会在此时聚在一起喝上几杯。不能喝多,别想尽兴,电视电影里面那种豪迈的醉卧沙场君莫笑是不存在的,逐火之蛾有严格的纪律,战斗随时可能打响,他们在个人时间也必须保证自己能随时进入战斗。


这种酒是越喝越少的,因为聚在一起的人越来越少了。当只剩下一位的时候,那人便在月下独酌,呢喃数语后摔杯而起,随即慷慨赴战。


然而,在属于每个人最后的战斗中,他们并没有寻求更快的解脱,因为他们的生命建立在无数人的生命上。与出发时的眼神中的炽热不同,进入战场后的他们如同一块无法融化的坚冰。冷静的分析局面,冷静的提供情报,冷静的…迎接死亡。


他们用行动诠释着人类旺盛的求生欲,但是,当他们无法避免死亡时,他们的眼中的光芒更让符华动容。


他们早就想和那些战友们会合了,但是人类文明的重任让他们必须好好活着。他们拼死求生,又在心底渴望死亡。思维和行动的巨大矛盾仿佛要将他们逼成精神分裂,但他们却始终不让自己疯魔。


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普罗米修斯。




“于高山览胜岂不更好,何必做‘梁上君子’?”


符华一听便知来者何人,闭上眼睛道:“前些日子还说不要随意使用神之键的能力,这么快就不作数了?”


广成踏空而来,一缕缕灰芒环绕周身,恍若谪仙。


“事态紧急,我也收敛了身形,没人看到,影响不大。”广成却难得的没有再多开玩笑。


符华睁开双目,看其脸色肃穆,便知刻不容缓,随即道:“找到了?”


“嗯,渤海之东的崩坏能集束点已经确认了,这也在我们的预料之中。”


符华见其话中有话,皱眉道:“既然有预料之中,必有预料之外,看你的样子估计还发现了其它不同寻常的东西?”


广成脸色不佳,叹息一声后挨着符华坐了下来:“没有这么简单,我仔细探查一番之后,发现这个集束点非同寻常,我从那里感应到了神之键的气息。”


“崩坏能集束点和神之键中的律者核心的原理有些类似,如此说来倒也不足为奇。”符华皱眉道。


“但是我查觉到,那里的空间极不稳定,我不敢太做试探。”广成又拔了根头发下来。


符华食指不停地敲打着茅草,发出沙沙的声响。


“神之键中能影响空间的并不多,吞噬之键?”广成回想起来。


符华摇了摇头:“我知道伊甸之星的位置,离神州非常遥远,而且不久前我还亲自确认过。”


伊甸之星的拟似黑洞确实可以扭曲时空,但必须是由人亲自解放第零额定功率才能做到,光凭一个集束点就算崩坏能浓度再高也是无用。


“不对,空之键?”广成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忙问道。


符华眼睛一亮,他们下意识忽略了一些非常规的事实。


广成紧接着问道:“你知道这把神之键的具体位置吗?”


符华摇头道:“空之键并非由我这边负责,这是其他先行者的任务,但肯定不在神州。在西边,那家伙手里。”


“那家伙?”广成思索了一阵,恍然大悟,他也认识。


符华敲了敲脑袋,沉吟道:“已经很久没有他们的消息了,或许当真出了什么变故?”


“如果在他手里,我反倒不怎么担心了。”广成面露揶揄之色。


“我担心的是崩坏能集束点和空之键之间会不会产生什么特殊的变化?毕竟虚数空间跟空之键关系非常紧密。”符华有些担忧地说道,她明白那个人不会无的放矢。


“目前还不能下定论,先不要急躁,到时候我们一起再过去看一看。”


符华点头,刚要继续说下去 ,余光不经意间扫到了站在屋子前面一脸茫然望着他们的姬轩辕。


“师,师父?赤鸢前辈,你们怎么在那?”


符华和广成对视一眼,后者朝姬轩辕招了招手,示意她上来。


姬轩辕身负圣痕,十米不到的高度对她而言不在话下,只见她踮了踮脚,好像在尝试力度的大小,随后轻身一跃,然后就从符华和广成头上飞了过去,所幸还是落到了房顶上。


符华全程注视着她,待到姬轩辕稳住了身子走到他们身边时,她淡淡道:“爆发力强了不少啊。”


姬轩辕有些害羞地摸了摸发簪,说道:“嗯,最近力气不知为何长得特别快,我还没有适应过来,所以刚才才有点控制不住。”


广成眉头却锁了起来:“你对自己的身体要有整体的把控。即便力量有所增长也要很快适应,你现在都控制不好,就证明你原先的根基仍然不稳。”


“师父教训的是。”姬轩辕立刻拱手下拜。


符华拍了拍广成的肩,转头对姬轩辕说道:“看起来,支配之键中的律者核心还在潜移默化吸收虚数空间的崩坏能。”


“你体内的圣痕也在随之不断强化你的体魄,要注意两者的平衡和训练。”广成补充了一句,“是有什么事情吗?”


姬轩辕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双唇刚欲分开,却又生生抑了下来,但终归她还是说服了自己的内心,说出了心里话:


“两位师父,我,我有些害怕——”

3258
102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话说崩三没讲过姬轩辕这几个人的故事
04-04
回复
0
不然我也不敢写啊2333
回复
2
管理
更了更了,那个男人他更了
04-02
回复
6
管理
九幽!(想到)
04-03
回复
9
想到
回复
0
。。。想到某小说
回复
0
管理
抢占前排。
04-03
回复
4
可以可以
04-02
回复
6
管理
I don't know
04-04
回复
1
管理

好看~

04-02
回复
14
管理

很不错

04-03
回复
3
管理
好看
04-03
回复
4
管理

04-03
回复
5


04-03
回复
20
管理


04-03
回复
2
04-03
回复
4
04-03
回复
4
管理
04-02
回复
4
管理
04-03
回复
2
管理
04-03
回复
2
04-04
回复
1
管理
04-04
回复
1
管理
04-04
回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