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帕朵菲莉丝」

关于格蕾修 · 其一

芽衣:所以,帕朵,刚才那与众不同的地方,它又是什么?

帕朵菲莉丝:与众不同的地方?芽衣姐,你说的是哪个呀,蛇姐的手术室?苏哥的菜园子?还是······劫哥的衣柜?

芽衣:······好吧,我的确不知道乐土里还有这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

芽衣:我指的是那片「草原,就是之前遇到科斯魔的地方。那里的风景······很特别,就像是一幅「画

帕朵菲莉丝:哦,那里啊······唔,我没记错的话,它在乐土里的名字应该叫「绘世者的梦境吧。

帕朵菲莉丝:就像是一场梦,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绝不可能会在现实中出现的东西。

帕朵菲莉丝:而创造了他们,将他们「画出来的人,自然就是大家都喜欢的小画家——格蕾修啦。不过芽衣姐应该还没见过她吧?

芽衣:嗯,但我已经不止一次听你提起这个名字了。

芽衣:一位画家······想必那位格蕾修也是十三英桀的一员吧。但如果那是她的「画室,那科斯魔,他又为什么会出现?

帕朵菲莉丝:阿魔啊······我想,他应该只是不想别人打扰小格蕾修吧,毕竟她是个喜欢安静的孩子,尤其是在画画的时候。

芽衣:我和渡鸦并没有那种打算。对此,他也没有任何解释。

帕朵菲莉丝:所以我说阿魔不是坏人啦······他只是真的不爱说话。

帕朵菲莉丝:他总是会在心里思考非常——非常多的事情,思考到最后······可能是不知道该从哪说起,干脆就不说了所以常常被人误解呢。

帕朵菲莉丝:嗯······有时候我也搞不懂,反正爱莉姐的那本书上是这么写的。

芽衣:······书?

[折叠展开]

关于至深之处 · 其一

帕朵菲莉丝:嗨,芽衣姐,这边这边!

芽衣:······?

帕朵菲莉丝:我听爱莉姐说,你还是要去至深之处,对吧?

芽衣:是。我有一些非去不可的理由。

帕朵菲莉丝:嗯嗯,那我想······你肯定会需要一个像我这样,对乐土特别熟悉,说话又好听的人,来给你当向导呢!

芽衣:······你不是之前还不愿意吗?

帕朵菲莉丝: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嘛。那会儿谁知道阿魔走没走啊。

帕朵菲莉丝:要是我站在你们这边,还被他发现了······那我和罐头都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呀!

芽衣:你这次就不怕再撞见他了?

帕朵菲莉丝:没事,这次我带你走另一条路。

芽衣:······什么?

帕朵菲莉丝:你有所不知啦,乐土里其实有好多看不见的小路,根本没人走。但对于我和罐头,它们可是每次进货的必经之路。

帕朵菲莉丝:想个办法,帮你绕过阿魔,小意思啦。

芽衣:······

芽衣: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带我去至深之处呢?总不会只有那儿没有你所说的「小路」吧?

帕朵菲莉丝:呃······这个······那个······怎么说呢······如果只是阿魔生气了,那最多也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帕朵菲莉丝:但要是带你去了至深之处,还被劫哥和尼亚姐知道了······那我就真要被拆成「帕朵」和「菲莉丝」了······

芽衣:······所以,你也只能带我抵达「画室」的尽头。

帕朵菲莉丝:嗯。但过了那里就是真正的至深之处了,也没差太多,对吧?

帕朵菲莉丝:而且,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真的撞见了阿魔······咱也能给你当个翻译。爱莉姐写的那本书,我全都背下来啦。

芽衣:······

帕朵菲莉丝:总之,你就尽管放心吧!咱们先把价钱谈好了,剩下的都不是事。

芽衣:原来要收费啊······好吧,我想也是。说起来,之前吊坠的钱也没给你。

帕朵菲莉丝:没关系!芽衣姐是特例,打几次欠条也不碍事。喏,在这签个字就行。

芽衣:特例?

帕朵菲莉丝:是呀。我听爱莉姐说了,芽衣姐是个特别守信,说到一定做到的人。有爱莉姐做担保,我当然放心啦。

芽衣:······

芽衣:以防万一,让我确认一下。爱莉希雅······她和你说了什么?

帕朵菲莉丝:就是你答应给她摸角的事呀,怎么了?她一直拿着喇叭到处说这事呢。

芽衣:爱莉希雅······!

[折叠展开]

关于黄昏街 · 其一

帕朵菲莉丝:嘿嘿,芽衣姐······哦,不对,老板,你回来啦!

芽衣:老板······?

帕朵菲莉丝:嗯?怎么了,芽衣老板?

芽衣:不,等等,帕朵······别再用这种奇怪的名字称呼我了,感觉······有点别扭。

帕朵菲莉丝:诶?可是······总是直呼芽衣姐······哦,不,芽衣老板的名字,感觉也不太好吧?

帕朵菲莉丝:大家在我这,本来就都是些这个哥那个姐的······像芽衣姐······芽衣老板你这样的大客户,肯定得和其他人有点差别才行呀!

帕朵菲莉丝:放心吧,芽衣姐……芽衣老板!在我这儿,这特殊的身份目前就仅属于你一人!

芽衣:你自己也不习惯的话······帕朵,还是像以前一样称呼我就好了。

帕朵菲莉丝:不不不,那可不行!对咱这做生意的来说······称呼什么的,要是不小心用错了,可是会倒大霉的呀!

帕朵菲莉丝: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不说别的,光是「老板」这一个称呼,以前就不知道给我带来过多少次好运!

帕朵菲莉丝:尤其是还在黄昏街混的那段时间······不管和谁说话,我都会想办法在话里加个「老板」进去。

帕朵菲莉丝:这样的话······万一要是被什么人给偷听到了,八成都会以为我是在和谁汇报任务呢——

帕朵菲莉丝:「放心好了,老板!你要的货,咱全都帮你搞到手了!」

帕朵菲莉丝:然后,为了抓住这个不存在的「老板」,那些人常常都不敢轻举妄动,害怕打草惊蛇······

帕朵菲莉丝:等到他们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嘿嘿,咱早就溜啦。

芽衣:没想到······你以前过的竟然是这种生活。

芽衣:黄昏街······帕朵,我记得你好像和我提起过,千劫······他也和那里有过交集。也就是说······在加入逐火之蛾前,你们就已经认识了吗?

帕朵菲莉丝:哪有······劫哥的事,我也是混进逐火之蛾后才知道的,当时还吓了一大跳呢!

帕朵菲莉丝:虽然······回过头看,很多事情的确都能被联系到一起去,但就算这样······

帕朵菲莉丝:谁能想得到,劫哥他以前竟然会是那间疗养院的「搬运工」呀!

芽衣:······疗养院?

帕朵菲莉丝:嗯,黄昏街的疗养院,也是那地方唯一的一家疗养院······收养了不少连饭都吃不饱的家伙······有孩子,也有大人。

帕朵菲莉丝:只是······应该也没多久吧,那里就成了一片废墟。原因的话······让我想想,是因为火灾还是燃气爆炸来着······

芽衣:应该······是崩坏吧。

帕朵菲莉丝:······

帕朵菲莉丝:呀,原来在你的时代,人们也喜欢用这种理由来把那些和崩坏有关的事情糊弄过去呀~

帕朵菲莉丝:这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呀。

芽衣:······

芽衣:(黄昏街的疗养院······一场由崩坏所引发的灾难···千劫······)

芽衣:(等等,难道说······他和樱就是在那里······)

芽衣:······

帕朵菲莉丝:嗯?怎么了,芽衣姐······芽衣老板?突然就不说话了,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芽衣:啊,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了些新的猜想。

芽衣:还有,帕朵,真的别用「老板」来称呼我了。我不喜欢,听着也很奇怪······非常奇怪。

帕朵菲莉丝:那······好吧,芽衣老板······芽衣姐~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一

帕朵菲莉丝 :嗨!芽衣姐。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

芽衣:帕朵?我还以为你的商店只开在乐土里。

帕朵菲莉丝:嘿嘿,商人当然要抓住一切赚钱的机会嘛!

芽衣:既然如此,你之前都去哪儿了?我是说,为什么一直没在商店见到你?

帕朵菲莉丝:啊,这个呀······那当然是去阳光好的地方偷懒了嘛。

芽衣:······你不是说商人要抓住一切赚钱的机会吗?

帕朵菲莉丝:话是这么说,但试炼者一共才多少人呀,又有钱又大方的就更没几个了。

帕朵菲莉丝:我收集的商品堆积如山,卖都卖不完,还不如找个阳光好的地方睡觉呢。

帕朵菲莉丝:但谁能想到,前阵子我在梦里被维尔薇姐摇醒了,吵着说什么「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出大事了呀帕朵!」。

帕朵菲莉丝:我还以为是蛇姐把什么人变成了崩坏兽,或是劫哥打赢了凯文老大,或是伊甸姐要把这里送给我之类的不得了的事。

芽衣:你把做梦的部分混进来了吧。

帕朵菲莉丝:结果她告诉我是来了个了不得的试炼者,还把蛇姐揍了一顿——这不,为了你这个大客户,我就重新投身到商人的工作中来了!

芽衣:呃······所以,是我打扰了你安逸的生活?

帕朵菲莉丝:哪有哪有,回来看到商店里堆积成山的银币,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每天不是睡觉就是和自己的尾巴打架,这种日子过多了也会腻的嘛。

帕朵菲莉丝:所以,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告诉我。只要出价合适,我保证帮你搞到手!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二

帕朵菲莉丝:多谢惠顾~芽衣姐刚才又在乐土里买了不少东西吧?

芽衣:嗯,毕竟都是很有用的东西,谢谢你,帕朵。

帕朵菲莉丝:没事没事~我才应该说谢谢呢。

帕朵菲莉丝:哎呀,果然看到亮晶晶的银币就是开心呢!这一点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在街头混时都没变过~

芽衣:······听起来,你似乎有段不同寻常的过往。

帕朵菲莉丝:倒也没什么不寻常的,我就是在街头长大的嘛。这不,收集情报与物资的本领,都是在那时学会的。

帕朵菲莉丝:啊,还是说在芽衣姐的想象中,在街头流浪的我过得很辛苦?

芽衣:难道不是吗?

芽衣:我也和同伴们有过屋不避雨的日子。那样的生活,怎么看都不能说「舒适」吧。

帕朵菲莉丝:唔,那可能是芽衣姐还不得要领吧?啊······还是说因为我从小就这么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了?

帕朵菲莉丝:总而言之,我当时过得倒还算自在,虽说不上富足,但填饱肚子还是没问题的。

帕朵菲莉丝:白天一边散步一边「进货」,中午找个地方睡一觉,晚上再溜进没人的旅馆洗个澡,每天就这么过,还挺开心的。

芽衣:······突然有些敬佩你的心境了。

帕朵菲莉丝:没有啦没有啦,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芽衣:不过······如此无忧无虑的你,怎么变成了逐火之蛾的一员呢?

帕朵菲莉丝:嘿嘿~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三

帕朵菲莉丝:罐头,伸手~

罐头:喵。

帕朵菲莉丝:这是尾巴,不是手。再来,伸手~

芽衣:······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就很好奇了。

芽衣:我听说,乐土里只储存了十三位英桀的记忆。这只猫总不会是英桀之一吧?

帕朵菲莉丝:原来你在意这个啊?唔······硬要说的话,罐头算是我带进来的吧?

帕朵菲莉丝:按照蛇姐的说法,就是······记忆的映射?精神空间的具现?总之就是那一类难懂的词。

帕朵菲莉丝:当初要为乐土采集数据时,我躺在实验台上,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帕朵菲莉丝:醒来的时候,蛇姐告诉我数据中居然多出了一只猫!

罐头:喵~

帕朵菲莉丝:据蛇姐说,好像只有我的数据是这样,她也是头一次见。

芽衣:所以······罐头是你现实中养的猫?

帕朵菲莉丝:不是哦,我自从进到逐火之蛾后,就没再养过猫了。硬要说的话······在那之前也没有养过属于自己的猫。

帕朵菲莉丝:回想起来,我只有小时候在街头那会儿,和一群流浪猫一起生活过。

帕朵菲莉丝:它们都瘦瘦小小的,皮包骨头,和罐头这只胖猫一点儿都不一样!

罐头:喵?

帕朵菲莉丝:但在我看来,那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崩坏还没到来,和平还没消失。

帕朵菲莉丝:整天无忧无虑的,睡醒就去找吃的,中午就和猫猫们一起躺在港口晒太阳,晚上又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帕朵菲莉丝:大概是我运气好吧,居然从没饿过肚子,捡的破烂还都卖得出去。

帕朵菲莉丝:总觉得那时的自己是最自由的。所以在留下记忆时,那段我最怀念、最喜欢的时光,恐怕就以这样的形式留存了下来。

帕朵菲莉丝:我向来想得少,不会像凯文老大那样思考关乎世界存亡的问题。

帕朵菲莉丝:所以······这也是只有我的数据带着一只猫的原因吧······嘿嘿,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

帕朵菲莉丝:喏,罐头这胖胖的样子,大概也是因为我心里希望当年的那些猫猫们活得开心愉快吧。

帕朵菲莉丝:啊,对了芽衣姐,这个逗猫的木天蓼就送给你吧~罐头可喜欢啦!

芽衣:啊······谢谢你,帕朵。

芽衣:······罐头,伸手。

罐头:喵!

帕朵菲莉丝:诶?!罐头你这家伙,为什么只听芽衣姐的话啊!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四

芽衣:我还是很好奇,你是如何加入逐火之蛾的。

帕朵菲莉丝:嗯······好吧!就当作是芽衣姐关照我商店的回馈,帕朵菲莉丝的特别篇大放送!

帕朵菲莉丝:让我想想······当时应该是什么第十律者······之后的事了吧。

帕朵菲莉丝:总之世界各地都乱套了,就连在街边流浪的我都能察觉到那种缺乏信任的氛围。

芽衣:恐怕大家都在怀疑身边的同伴是不是律者吧。

帕朵菲莉丝:具体的我也不懂,但那时······我隐约嗅到了一丝「机遇」的味道。

芽衣:······机遇?

帕朵菲莉丝:有一天,我在郊外「进货」时,从一处灾难现场翻出了一份逐火之蛾的文件。

帕朵菲莉丝:当时我就意识到,自己遇上大生意了。

芽衣:你不会······

帕朵菲莉丝:是呀,我灵机一动,换了身漂亮衣服,拿着那份文件大大方方地混进了逐火之蛾。

帕朵菲莉丝:原本只是想抓住机会,给自己的小摊增加点「货源」的,谁知刚一进门就被叫住了!

芽衣:是被发现了吗?

帕朵菲莉丝:没错,那人说着什么「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来」之类的话,然后就把我带进了一间小房间。

帕朵菲莉丝:当时吓死我了!本以为要被严刑审问,这我怎么遭得住呀!

帕朵菲莉丝:但结果,那人只是让我躺到一张手术台上,还说我是什么······「志愿者」?

芽衣:······

芽衣:帕朵,你该不会······

帕朵菲莉丝:等我醒来的时候,头上就多了两只耳朵啦。

帕朵菲莉丝:这一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们也是直到那时才发现我冒名顶替。

帕朵菲莉丝:但既然手术成功了,就不赶我走了,毕竟我多少也能算进那低得可怜的成功率里嘛~

芽衣:可这不是意味着你要上战场吗?

帕朵菲莉丝:哦,没过多久大家就发现我超弱的,于是就被派去做轻松的后勤工作啦。

芽衣:······我好像明白你说自己运气好是什么意思了。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五

帕朵菲莉丝:一件、两件······这件是毒蛹的,这件是······

芽衣:帕朵,你在干嘛?这些衣服是······?

帕朵菲莉丝:哦,芽衣姐。我在整理这些队服呢~

芽衣:你已经开始偷衣服了?

帕朵菲莉丝:说、说什么话呢!这些可都是我自己的队服!

芽衣:你在这么多队伍里都待过······是因为偷懒太多所以经常被开除吗?

帕朵菲莉丝:原来我在芽衣姐心中就是这样的人?!

帕朵菲莉丝:虽、虽然我平时的确摸鱼摸得有些多,但这不是主要原因啦。芽衣姐难道就没有这种收集的爱好吗?

芽衣:······收集的爱好?

帕朵菲莉丝:就像是想收集城市里所有啤酒瓶和汽水瓶盖的样式一样,我当初进到逐火之蛾后,就觉得这个组织的制服真好看,每个部门还不一样。

帕朵菲莉丝:喏,你看,这是我的第一件队服,普通了点;这是成为英桀之后的,每年夏天我都爱穿这件,凉快得很~

帕朵菲莉丝:啊,这个是毒蛹的队服,为隐蔽行动设计的,有很多高科技,就是有点紧。

芽衣:为了一件衣服······你还加入了毒蛹?

帕朵菲莉丝:嗯!不过只待了一天就走了。

帕朵菲莉丝:怎么说呢······本能告诉我,要是继续待下去的话,我可能连第二天都活不过去吧?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六

芽衣:所以,你也经历了「约束的惨剧」。

帕朵菲莉丝:啊······是这样。可是,芽衣姐,我知道得或许比其他人还少。

帕朵难得一见地垂下了头,连她头上的耳朵都有些无精打采。

帕朵菲莉丝:唔······其实······那场战斗,我原本也要参加的。但我太没用啦,突然生了场大病,被临时替换掉了。

帕朵菲莉丝:我躺在病房里接受了好几天治疗,终于好转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周围都静悄悄的。

帕朵菲莉丝:我回去以后,发现大家都不在。平时会叫我一起去吃饭的朋友,经常和我一起通宵的同伴······后来我才知道,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帕朵菲莉丝:我本应陪她们一起走的。

两人一时间都没说话,只有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英桀们的反应倒意外相似。

帕朵菲莉丝:后来,爱莉姐找上了我,她说融合战士已经所剩无几,她准备把这些人团结起来,增进一下感情。

帕朵菲莉丝:虽然我什么都不会,除了凑数派不上什么用处,但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嘛······所以我就加入了。

帕朵菲莉丝:结果去了才发现,这里的气氛完全不适合我!大家每次开会,每次任务,都沉着个脸,搞得我尾巴都开始脱毛了!

帕朵菲莉丝:······

帕朵菲莉丝:唉,我也理解······可······我不喜欢这样。

帕朵菲莉丝:越是在绝望中,越应该保持乐观;失去了重要的人,才更应该带着他们的份活下去······

帕朵菲莉丝:这是我在一无所有的流浪中学会的道理。但当时的逐火之蛾,总感觉······大家可能早就输给崩坏了。

芽衣:······

帕朵菲莉丝:不过······嘿嘿,我们最后也确实输了呀!哎呀,算了,不说这些让人难受的事情了!

帕朵拍了拍自己的脸。

帕朵菲莉丝:人各有活法,有自己的价值观。谁也不该强迫谁,谁也不该指责谁~

帕朵菲莉丝:我只是觉得,要是芽衣姐以后遇到了过不去的坎,不如更加乐观地去面对吧!

帕朵菲莉丝:就像俗话说的——「好运是欢笑的朋友」!

芽衣:这是谁说的?

帕朵菲莉丝:嘿嘿,这可是十三英桀之一——帕朵菲莉丝的至理名言哦~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七

帕朵菲莉丝:芽衣姐!这个送给你。

芽衣:这是······一枚硬币?

帕朵菲莉丝:嗯!我觉得你或许就缺这个。

芽衣:······谢谢你,但我不缺钱。

帕朵菲莉丝:噢,我不是这个意思~看到硬币上的小孔了吗?

芽衣:唔······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

帕朵菲莉丝:嘿嘿,是子弹哟。这枚硬币救过我的命呢!

帕朵菲莉丝:那时候还小,捡到个什么亮晶晶的就喜欢往胸包里放。

帕朵菲莉丝:后来稀里糊涂卷入了一场枪战,子弹刚好打到我胸口,多亏了它才让弹道偏离了不少,好歹保住了一条小命。

帕朵菲莉丝:那之后我就一直把这枚硬币带在身边,总觉得它冥冥之中在守护我。

芽衣:那对你来说,这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吧。

帕朵菲莉丝:哎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觉得自己没什么擅长的东西,偏偏就是运气多到用不完,所以分给芽衣姐一点也不成问题啦!

帕朵菲莉丝:毕竟在这乐土里,「运气」或许正是你所需要的东西呢?

芽衣:······谢谢你,帕朵。

帕朵菲莉丝:别客气别客气~有空多来照顾生意啊!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八

芽衣:帕朵······你平时虽然毫无作为,但大家居然都对你没什么怨言。

帕朵菲莉丝:哦,大概是多亏了我摸鱼的技巧吧。

芽衣:偷懒还有技巧?

帕朵菲莉丝:咳咳!芽衣姐,你可不能小看了偷懒,这是一门艺术!

帕朵菲莉丝:怎么样,想和老师我学两招吗~?

芽衣:虽然我并不想学······但的确有些好奇。

帕朵菲莉丝:嘿嘿,听好了——偷懒的奥秘不在于不做事,而在于什么都做。

帕朵菲莉丝:我之所以能摸鱼,是因为分配给我的任务,我都能游刃有余地完成!

芽衣:······那工作不是会越来越多吗?

帕朵菲莉丝:这其中就有门道啦,因为我每次都是卡着及格线完成的,久而久之就给大家一种「她也只能做这个」的感觉。

芽衣:这······不就是「不求上进」吗?

帕朵菲莉丝:诶,为什么?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实现阳光自由和睡眠自由呀,而且分配给我的任务也都乖乖做完了,可不是不劳而获哦!

帕朵菲莉丝:「适材而用」,「择木而栖」······好像是这么说的对吧?阿华告诉我的!

芽衣:这两个成语恐怕不是这么用的。

帕朵菲莉丝:哎呀,总之开心就好了嘛,何必要好高骛远呢?

芽衣:(······这次居然用对了)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九

帕朵菲莉丝:芽衣姐,你平时在乐土外面都干些什么呀?

芽衣:我吗?做做任务,收集些情报之类的吧。

帕朵菲莉丝:诶~那不还是和在乐土里差不多吗?我问的是工作之外啦,工作之外你喜欢做些什么?

芽衣:······怎么突然问这个?

帕朵菲莉丝:哦,我只是在想,如果哪一天世界真的和平了,我会去做些什么?

芽衣:恐怕还是整天偷懒睡觉吧?

帕朵菲莉丝:嘿嘿,我想也是!只不过,我偶尔也会思考,如果不是出生在那个地方,如果自己的时代没有战争和灾难,我会不会有更加远大的理想呢?

芽衣:然后呢?

帕朵菲莉丝:结论是不会!

芽衣:······

帕朵菲莉丝:毕竟不一样的人生会有怎样的结局,谁也说不准嘛。我只是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帕朵菲莉丝:非要说的话,我的理想就是每天睡醒了吃,吃饱了晒太阳吧。

罐头:喵!

帕朵菲莉丝:哦~当然也会带上罐头啦!芽衣姐要不要也一起来?

芽衣:我会考虑的。

帕朵菲莉丝:嘿嘿,然后到了晚上,我们就偷溜进大家的房间······

芽衣:······这就免了。不过,都衣食无忧了,还用得着去「进货」吗?

帕朵菲莉丝:······啊,你说得对。我都习惯了。

[折叠展开]

凡人的追忆 · 其十

帕朵菲莉丝:芽衣姐,这个给你!这可是能开启一箱宝藏的钥匙哦!

芽衣:······虽然很可疑,但我姑且还是先听听价格吧。

帕朵菲莉丝:这不收钱,是我送给你的!

芽衣:送给我?这不是帕朵你的宝藏吗?

帕朵菲莉丝:是呀,只是······我可能没有条件去开启它了。

芽衣:你的意思是······它被埋藏在「现实」中?

芽衣:······帕朵,你知道现在的地图和前文明纪元已经天差地别了吧?

帕朵菲莉丝:我知道呀,不过这就像是一种美好的期望,一种浪漫的梦想吧。

帕朵菲莉丝:万一哪天真的被挖出来了,它可就是「帕朵菲莉丝的遗产」咯。

帕朵菲莉丝:第一次进货时捡到的车把、第一枚金币、还有印了伊甸姐照片的饮料罐子······啊,这个可是真的能卖钱的!

芽衣:······这就是你的宝藏吗?

帕朵菲莉丝:嘿嘿,倒也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啦。

帕朵菲莉丝:但如果有一天,这个箱子真的能重见天日······我还是希望有人能认得它们。

帕朵菲莉丝:或者······至少也要知道,即便在那种时候,也还是有人过着快乐的日子,做着幸福的美梦。

帕朵菲莉丝:放心吧芽衣姐,就凭我的好运气,你一定能找到它们的!

芽衣:(······这把「记忆」生成的钥匙,应该带不出乐土吧?)

[折叠展开]

给予刻印

给予刻印 · 其一

帕朵菲莉丝:欢迎来到菲莉丝的商店!纵横古今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当然,要拿亮闪闪的东西交换才行呀~

给予刻印 · 其二

帕朵菲莉丝:爱莉姐总是捉弄我,把什么石头、贝壳变成闪闪亮亮的样子给我······结果我每次都会上当。唉,要是大家都能和伊甸姐一样大方就好了。

给予刻印 · 其三

帕朵菲莉丝:嗯~要什么东西就自己挑吧,今天阳光太好,我不想起来了。对了,别忘记付钱哟。

给予刻印 · 其四

帕朵菲莉丝:呼······呼······喵?!我睡着了?!你没偷偷拿什么东西吧!

给予刻印 · 其五

帕朵菲莉丝:我不在的那段时间里,你好像经常光顾我的商店嘛。怎么样,里面的货物很令人满意对不对?

给予刻印 · 其六

帕朵菲莉丝:有什么喜欢的商品就告诉我吧,不出意外,我都能帮你搞到手哟。

给予刻印 · 其七

帕朵菲莉丝:唔······下次多去爱莉姐那里进点儿货好了,看你好像很喜欢她的样子。虽然难度很大就是了······

给予刻印 · 其八

帕朵菲莉丝:上次去劫哥那进货的时候,就差那么一丁点,咱的尾巴就要被点着了!但······没办法,生意总还是要做的嘛~

给予刻印 · 其九

帕朵菲莉丝:尼亚姐人倒不坏,但我却特别对付不来······我想樱姐一定也和我一样。谁叫她语间总有股魔力,而我和樱姐又刚好多长了两只耳朵呢。

给予刻印 · 其十

帕朵菲莉丝:悄悄告诉你,天热的时候跟在凯文老大身后乘凉是很惬意的事!我可以教你怎么不被他发现。

给予刻印 · 其十一

帕朵菲莉丝:小格蕾修老喜欢摸我尾巴,大概这就是小孩子吧?我也不讨厌就是了~

给予刻印 · 其十二

帕朵菲莉丝:遇到困难就睡一觉吧,如果不行,就再睡一觉!

给予刻印 · 其十三

帕朵菲莉丝:逐火之蛾的理想我也懂,但这不代表我们要给自己背上沉重的包袱嘛,这样对身体和心理都不好~

给予刻印 · 其十四

帕朵菲莉丝:英雄有英雄的活法,凡人也有凡人的活法。非得活成别人的样子······倒也不是不行,但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给予刻印 · 其十五

帕朵菲莉丝:有一条尾巴带来的也不全是好事。睡觉时我控制不了它,经常打到自己脸,疼死我了。

给予刻印 · 其十六

帕朵菲莉丝:打架什么的我不擅长,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啦。我就适合做做后援,偶尔喊喊加油什么的,就像这样——加油~!加油~!

给予刻印 · 其十七

帕朵菲莉丝:我懂的东西明明也很多,可就是没人来问我······比如哪里晒太阳最舒服啦、哪里偷懒不会被发现啦、劫哥不脱面具怎么吃饭呀什么的。

给予刻印 · 其十八

帕朵菲莉丝:我也有烦躁的时候。那种时间巨长还不许人睡觉的会,我简直每根毛发都在抗拒!

给予刻印 · 其十九

帕朵菲莉丝:精挑细选,量入为出,我这儿可是概不退货的哟~

给予刻印 · 其二十

帕朵菲莉丝:明天的事明天再烦恼。今天的太阳,可是只有今天才能晒呀!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