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歌者的追忆

「《穆娱乐周刊》节选」

最近,一位名为「伊甸」的歌手在一次公益演出中所展现出的唱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据悉,伊甸曾是⬛⬛公司旗下的一位歌手,但在两个月前已与该公司和其经纪人解除了合约。此次公益演出是伊甸自行与主办方联系后获得的登台机会。

当天前来观赏演出的观众并不算多,但据说在伊甸登台演唱之后,大家都吃了惊。甚至有观众为 了打听这是不是哪位知名女歌唱家,而将演出视频传到了互联网,这就是其歌声在这几天内受到大家关注的契机。

专业歌唱人士表示:“如此年纪就拥有这样富有实力的唱功, 实属难得,能想象到她在这背后的付出。加之其嗓音秀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成为日后乐坛上的一颗新星。”

而一些批评家则表示: “作为歌曲来听的话其唱腔的确不错,但大家也不应该就此将之捧上神坛。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其台上作为一名歌手的表现力仍有不足。并且她演出中所表演的曲目有限,很难看出她在其他风格领域是否有着参差。说不定,这不过又是一朵因流量而被捧红一时的昙花罢了。”

在采访了伊甸的原经纪人后我们得知,伊甸似乎有着自己对于歌曲选择的坚持,经常拒绝参加一些为其安排的演出。这到底是一位不谙世事的女子傲慢的偏执,还是一颗乐坛新星独到的见地, 我们就只能等待时间来证明了。

[折叠展开]

⬛⬛月14日0:21
凯文:睡了吗?
苏:还没呢
凯文:激动得睡不着?
苏:你不也是
凯文:这可是那位伊甸的演唱会嘛
苏:还不是我排队买的票
凯文:嘿嘿,没办法嘛,谁叫我转学到了个这么远的地方
凯文:放心,明天晚饭我包了!
苏: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月14日0:34
苏:话说
苏: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你们班的女生?
凯文: Σ(˚Д˚III)???
苏:初中同学告诉我的,他和你去了同一个城市
凯文: 是······倒是啦
凯文:但她其实还不怎么搭理我
苏:你总是太热情,吓到人家了吧
凯文:有吗?
苏:经常
凯文: ······
苏:有她照片吗?
凯文:明天见面给你看吧
苏:好啊
苏:差不多睡了吧,明天你还要赶飞机
凯文:行,睡吧
凯文:明天见
苏:明天见

⬛⬛月15日17:20
凯文:下飞机了
苏:等你

⬛⬛月15日18:27
苏:到哪儿了?
凯文:还有一站
苏: 3号口
凯文: OK

⬛⬛月16日23:27
苏:到宿舍了?
凯文:刚到
苏:没被发现吧?
凯文:没,从后门翻进来的
苏:强啊
苏:下次机票买早点吧,这也太极限了
凯文:这不是几个月不见,想和你多聊聊天嘛
苏:演唱会好听的吧?
凯文:太强了,不愧是那个伊甸
凯文:到现场听,感觉真的不一样
苏:是啊
苏:感染力太强了
苏:旁边的姑娘都听哭了
凯文:你哭了没
苏:差点
凯文:你说,我要不要去学唱歌算了
苏:你冷静点(; ̄Д  ̄)
凯文:反正打篮球也没人看
苏:只是你喜欢的那女生不看吧
凯文: ······
凯文:你觉得她怎么样
苏:和你比起来太冷了点
苏:不过听你描述,倒是个不错的女孩
苏:说不定正好和你互补呢
凯文:嘿嘿,希望如此吧

⬛⬛月17日 00:05
凯文:苏你以后想干嘛?
苏:没想好
苏:说不定去学医吧,我对那方面还挺感兴趣
凯文:挺好的,感觉挺适合你
苏:你呢?
凯文:不知道,以后的问题以后再想吧
苏:不是要去唱歌吗?
凯文:哈哈,我可没自信和那位伊甸同台竞争
凯文:能和她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恐怕也就只限这次演唱会了
苏:说不好呢
凯文:诶?下次巡回都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苏:我意思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定的
凯文:你倒挺乐观
凯文:我就这样每天开开心心过下去就满足了
凯文:下次再一起去听音乐会吧
苏:好啊,那还得辛苦你坐飞机来这边喽
凯文:没问题!只要我钱包答应
苏:但你要是和她交往了怎么办
凯文:那就麻烦你帮我们买票了
苏: ······
苏: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凯文:那就,三个人一起去?
苏:我不要
苏:我不当电灯泡
凯文:那就不带她,我俩一起去!
苏: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
苏:你先追到她再说吧
凯文:嘿嘿,说的也是
苏:时间不早了,差不多睡喽,明天还要上课呢
凯文:行,睡了
苏:改天聊

[折叠展开]

「歌剧——《睡帽国王的晏驾》」

【第一幕 · 睡帽笼罩下的国度】
从前有一个丰饶的国度
那儿的人民衣食无忧、相安和睦
可国王年事已高、行将就木
死神来到床前,邀他去往另一个国度
「请等一等」——国王说。
「 我还没有享尽应得的荣华富足」
「是我建立起了这片国土 」——他说。
「是我抵御了他族的侵入」
「是我将人民的幸福构筑、让他们远离病苦!」
「啊,没错。」——死神低语。
「可这并不足为你网开一路」
「彼岸是平等的国度,它不因贵贱而偏颇侧目。」

国王沉静
国王沉静

他在想些什么?那年老的眸里黠光微驻。
「我明白了。」——国王开口。
「但容我同你最后一叙,我想同你做个交易」
「但听无弊」——死神说。
「请你遗忘我的灵魂, 今后都不再取」
「何以相易?」
我的万千国民,你尽可挥镰随意
「此躯老态龙钟,不值你为此劳苦」
「但我国民健硕,灵魂任由你取」

死神默然
死神默然

那执镰的白骨微微敲击,像在编织着远方的命运
「那么一言为定」—— 死神说。
「我不再窥伺你的命运,他人也无法将你的魂灵夺取」
国王安然,目送死神离去
他欢欣愉悦,下令举国庆典欢聚
人们饮酒作乐,无止无休
国王则戴上他的睡帽,入梦安眠
国王则戴上他的睡帽,入梦安眠
入梦安眠
······

【第二幕 · 死神的镰刀霍霍】
哦看啊,那是谁家的孩子
他厉声哭泣,却无人侧目

哦看啊,那是谁家的银镜
曾经照得芳容,如今只见残垣

哦看啊,那是谁家的丈夫
曾经春闺梦里,如今葬身车辕

战争、疾病、饥饿与瘟疫
睡帽国王入眠,已过七载
他未曾醒来,做着美妙的梦
他未曾死去,国家无人治理

战争、疾病、饥饿与瘟疫
死神的镰刀霍霍

战争、疾病、饥饿与瘟疫
谁人能带我们获得解脱?

【第三幕 · 山雀衔枝而来】
「他已不是我们的王」人民说。
没错!没错!
「他已愧为我们的王」一人民说。
没错!没错!
「但他与死神做了交易,没人能将那睡帽下的头颅取走」
没错······没错······
「我们英武的勇士,全都死于非命,没人能将他拖下王座」
没错······没错······

「啾啾,啾啾」
是哪儿传来的声响?

「啾啾,啾啾」
是谁在歌唱?

「啾啾,啾啾」
是林间的精灵传来低语!
它在给予我们希望!

「啾啾,啾啾」
但谁人能听懂?谁人能参透?

哦,命运的因果!
当死神与国王交易的时候,它在那里!

哦,命运的戏弄!
它娇小的身躯躲过了死神的眼眸!

哦,命运的作弄!
可它无法将秘密言说!

人们屏息敛声,人们侧耳倾听。
可他们永远无法参透!

「噗噗,噗噗」
这次又是什么?

「噗噗,噗噗」
是山雀!是一只山雀衔枝而来!
它扑扇着翅膀,衔着一对树枝而来!

那树枝圆润黝黑,是冬青的枝头
那枝头大小恰好,宛如······

啊!
宛如那国王的鼻孔!

「啾啾,啾啾」
交易里有漏洞

「啾啾,啾啾」
无人能将国王命取

「啾啾,啾啾」
除非是国王自己!

无人将它的话语听懂,
但人们已将秘密参透!

「前进吧!我的朋友!向王宫进军! 」
没错!没错!

「让这冬青的枝头到达!让那国王去窒息殒命!」
没错!没错!

「当他见到死神的时候,必将诧异!」
「 老朋友,你怎么违约了?」——国王一定会说。
「不,我没有。」——死神会回。
「是你不愿从窒息的痛苦中醒来,是你选择在睡帽中安然殒命。J
「不管在哪个国度,命运都自有定数。」

没错!没错!

··················

[折叠展开]

「《环娱时报》节选」

距那场澳洲的大火已过去一年。人们纷纷来到广场前,悼念在那场大火中离去的同伴。我们依稀还记得,大火燃起时,那位名为伊甸的歌唱家就在澳洲巨蛋里献唱。但大火无情地吞噬了整个会场,包括伊甸在内的幸存者寥寥无几。那最后的一首歌曲,竟成了亡灵们的安魂曲。

在过去的一年里,伊甸积极投入救灾工作,由其发起的慈善基金也帮助灾区的幸存者们重建了家园。但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在一项社会调查中显示,问及“你是否还愿意参加演唱会、歌剧、音乐会等娱乐活动”时,已逾八成的人们选择了“不愿意”。

诚然,在过去的几年间,由于全球频发的自然灾害、战争动乱等因素,人类社会已经难以说得上安宁,人们也越来越无暇顾及自己的娱乐生活。许多知名影星和娱乐公司也就此退出了人们的视野。从这方面来说,仅凭一己之力坚持到现在的伊甸 ,才不得不说是奇迹。

或许正如一位批评家所说——“娱乐终将死去”。未来的人们为了生存,必将舍弃一切不必要的娱乐。

但艺术或许不一样,艺术不会死去。艺术乃是人类智慧与历史的结晶,它将伴随着人类社会一同行进。 人类的时代不会毁灭,人类的艺术就不会毁灭。当初那个站在公益舞台前青涩的小姑娘,就是凭着近乎艺术的唱腔征服了大家。我们相信,她也将在不久后继续为我们带来婉转的歌声,抚平人们心中的创伤。

但愿我们这一时代,这颗艺术的天星,永远也不会陨落。

[折叠展开]

「新星」

“嗨!伊甸,在干嘛呢?”

“啊,爱莉。不要突然从背后扑人啦。”

“看见伊甸就忍不住嘛,唔~今天的伊甸也好漂亮呢♪”

“好啦好啦,别闹了。爱莉你既然来了,就帮我看看这些设计图吧。”

“嗯?什么图。”

“上次爱莉不是抱怨你们现在的队服不好看吗?我试着设计了一版,你看看喜欢吗?”

“哦——!真漂亮呀,不愧是你,这就是大明星的审美吗?”

“爱莉你喜欢就好,我也给梅比乌斯博士和男生们做了设计,代我去问问他们的想法吧?”

“哎呀,你给梅比乌斯设计的衣服还真大胆,但我觉得很适合哦,她可以把那件白大褂丢掉了。”
“不过,伊甸,你其实可以亲自去和他们说的哦。大家都挺喜欢你的。”

“这不太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已经是逐火之蛾的一员,是大家的同伴啦!”
“要知道,这里的人,这个时代的人,可都是听着你的歌长大的,你是大家眼中的明星呀。”

伊甸笑了一下,有些无奈。
“爱莉······”

“嗯?”

“前线的战场······可怕吗?“

“唔,对我来说,倒不是可怕,只能说是······挺无趣的吧?”

“嗯,我想也是······我能够看出,回到基地的人一次比一次少,人们的表情也一次比一次凝重。那甚至······不是我能用音乐抚平的创伤。”
“就算是爱莉,最近也难免开始会有皱起眉头的时候了。”

“诶?别这么说嘛,伊甸。你的歌声还是能抚平我心灵的哦。真的。”

“哈哈,谢谢你这么说,爱莉。”
“但我其实早已发现了,我那曾属于舞台上的「星光」,已经不能驱散人们眼中的乌霾了。甚至已无法在人们眼中亮起······“

爱莉希雅没有作声。许久之后,伊甸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爱莉,我有个请求。”

“嗯,我在听。”

“这听起来或许会有些突兀,但······这也是我认真考虑后的结果。”

伊甸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一秒就要踏上一个陌生的舞台一般。
随后,她坦然地笑着看向爱莉希雅——
“请让我接受,超变手术。”

[折叠展开]

「黄金的馈赠」

“梅比乌斯,我想将这座黄金庭园赠予你。”

绿发女子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手术刀。
她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优雅地站在实验室门口的客人。

“你又喝醉了?”她问。

伊甸轻轻一笑。
“没有。”

“哦。”
她又低下了自己的头,看着手中的手术刀,却好像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东西。

“爱莉希雅叫你来整我的?”

“梅比乌斯······”

“······好吧好吧,抱歉。”
她终于放下了手术刀,再次和门口的人四目相对。
“怎么了,伊甸?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不,梅比乌斯,这不是突然想到的······”伊甸说,“在侵蚀之律者事件之后, 我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啊······是那次······”

“人类的损失已不可计数,胜利的代价也愈来愈大。我认为,只要是能看清这一切的人,都不会称之为「胜利」······”

“············”

“你是个科学家,梅比乌斯。我想你应该早就比我先预见了这一切一一这个时代, 或许已经不存在「胜利」了。”
“这也是你之前执意要留下英桀们记忆的原因吧?”伊甸说。

“你在说什么呢,伊甸?那不是爱莉希雅的提议吗?”

“······”
她并未言语,只是保持着微笑,注视着实验台旁的少女。

“············”
“哎······好吧,你说得对,伊甸。”梅比乌斯开口道。
“没错,我早就不觉得这个时代还有胜利的可能性了。”
“就算有······这个时代所遭受的创伤,也让它没有资格再被称为一个「时代」了。你会把只剩一条胳膊的尸体称为「人」吗?”

伊甸靠着门框,她知道对方的意思,但她向来不喜欢对方的比喻。
“所以······梅比乌斯,我才会想将这座黄金庭园赠予你。”她重新声明自己的来意。

“为什么是我?”

伊甸温柔地一笑。
“因为我知道你需要她,我的朋友。你的研究、你的计划,都少不了这座黄金庭园。”
“我可不放心把它交给那些大大咧咧的男生们。至于梅博士······她的身体状况你也知道。爱莉的话······这工作不适合她。”
“我只是希望,如果这座黄金庭园不会随着时代一同毁灭的话······我或许应该把它交到能发挥它价值的人手里。”

梅比乌斯静静听着,她感觉眼前的女子今天和平时比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就像是她决定了什么、像是她已经想明白了什么······

“你说的我都懂。”梅比乌斯说,“但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不是你自己,伊甸?为什么要现在就把这黄金庭园交给我?”

伊甸没有回话,只是向她投来了柔意的目光。
那目光像是在说——我亲爱的战友, 你当然知道为什么。

“············”
“好吧。”梅比乌斯最终开口道,“我接受你的提议,伊甸。”

“谢谢你,梅比乌斯。希望它能于你有所益用。”

“不······”梅比乌斯说,“.....谢谢你,伊甸。”

伊甸轻轻点头笑了笑,离开了实验室。

············
是啊,梅比乌斯或许早就猜到了,她知道为什么。从她给伊甸做手术的那时起,她就已经猜到了。

[折叠展开]

「终幕」

“休眠舱已经准备就绪了。”梅比乌斯目光离开屏幕,对房间内的人说。

“明白了。”华回道。

“············”
凯文环视了一下室内。
“伊甸呢?”

“伊甸她······大概在外面吧。”梅比乌斯说。

“我去叫她回来。”凯文开始向门外迈步。

“不,”梅比乌斯说,“还是我去叫吧······”

在基地之外,一架唱片机心无旁骛地播放着音乐,仿佛还不知道这个时代已经死去。
伊甸站在一旁,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随唱片一起哼着旧时的歌谣。

“好久都没听到了。”梅比乌斯说,“我记得是你家乡的歌吧?”

“我还以为,博士你除了仪器的声音之外,就不记得其他音乐了。”伊甸说。

“回去吧,伊甸。休眠舱已经准备好了。老是站在这里,对身体也不好。你知道的,现在陆地上到处都是辐射。”

“············”伊甸没回话。
“是凯文让你来找我的,对吗?”

“嗯······”

“那么你也知道我的回答,博士。”

“······我知道。”

“······”
“······”

两人一时没再说什么,唱片也不知什么时候播完了,人们的掌声渐渐消失。

“真不习惯啊。”伊甸有些惆怅地说,“要是有爱莉在旁边的话,说不定气氛会活跃很多呢。”

“你认真的?我倒是觉得她会吵到你根本无心再听下去。”

“我知道博士你不喜欢爱莉,但我们也必须得承认······她说的一些话,自始至终都是对的。”

梅比乌斯没接话,她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伊甸······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博士,你了解我。我所做出的决定,都是早已深思过的。”

“嗯,我的确了解······只是,你真的要就此放弃下一个世代的人类吗?”

伊甸看向梅比乌斯,莞尔一笑。似乎她是问出了个天真问题的小孩。

“知道吗?博士。爱莉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
“她说——「伊甸,这个时代的人,都是听着你的歌长大的。」”
“博士,我的歌声属于这个时代。我属于这个时代。”
“这绝不是什么缥缈的虚荣,也绝不是什么懦弱的放弃。这是······一种信念。”
“下个世代的命运应该由下个世代的人谱写,他们的歌曲应当由他们去传唱。他们的夜空,定将会有崭新的天星亮起。而这个时代的旋律······就还是让它留在这个时代吧。”

说完,伊甸向梅比乌斯微微颔首,带着笑容面向了远方荒芜的大地。
梅比乌斯知道,谈话已经结束了。对伊甸的选择,她毫无意外。
她也转身向基地内走去。

♪黄金般的麦田随风摇曳♪
♪马背上的旅人何处为家♪

突然,一句清美的唱音在她身后响起。在这满是残垣与风沙的末日,宛如天籁降临。
梅比乌斯一惊。回头看去,只见伊甸正对着这广袤的天地,献上自己的最后一曲。

奇怪,自己不是一直觉得这歌声实际上是种“噪音”吗?为什么此时心里却涌起一股无名的悲怆?
这就是「艺术的力量」吗?

♪哦~我的爱人,愿你我永不离别♪
♪哦~我的爱人,愿时光永驻此刻♪

不,不是的。梅比乌斯自我否认道。她以那独特的科学视角冷静地寻找着真相。
这是因为——自己如今正在目睹个时代的消亡。

在此之前,对于「时代的毁灭」。梅比乌斯一直没有实感。
不过是人死光了而已,不过是生物灭亡了而已。

但看着伊甸慢慢走向那无边的荒垣,她顿时感受到了何为「消弭」。

伊甸的歌声属于这个时代,伊甸属于这个时代。
伊甸——她就是这个时代的缩影。

而如今这歌声,却正向着死亡走去、向着末日走去。
这曼妙的歌声,如今已是最后一次在这片天地间奏响。

♪哦~我的爱人, 愿你我永不离别♪
♪哦~我的爱人, 愿时光永驻此刻······♪

············

此之天籁,今后再不可闻。

[折叠展开]

「火种」

“我知道。但······为什么是我?”

“嗯,我也明白······即使身处坟茔之中,历史也还是在摆弄着我们的命运。”
“人们所说的「经验」,其实同时也是一种「预言」。”
“正因如此,梅博士才会认为我是执行「火种计划|最合话的人选。”
“但我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伊甸轻轻摇晃的酒杯里,漫着一根白绿相间的野牛草。
这是她第一次尝试这种独具风味的烈酒,但在浅尝一口过后,她就已经知道,这种酒并不适合自己。
而她今天会坐在这里的原因,也同样如此。

“华,「火种计划」······看似是向人们传递过去······传递我们这个时代的知识,但本质上,却仍是在开拓一个崭新的时代。”

“而我······属于我的时代,它就在这里。我的舞台,它就在这里。”
“无论未来有多么璀璨,那都不是我应去的地方,那里······不会有属于我的位置。”

“可是,伊甸······为什么是我?”
“交给其他人的话······他们一定能比我完成得更好。”

“不,华······你不必总是这样看轻自己。”
“你是英桀当中最耀眼的晨星。仅以潜能而论,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和你相比。”
“你只是还太过年轻,需要更多的磨炼······但我们所拥有的时间,却又总是太少。”
“而且······「火种计划」,在我看来,与其说它是一项任务,一种使命,倒不如说······”
“它更像是我想送给你的一份「礼物」。”

伊甸笑了笑,再次举起酒杯。

“华,你和我不同。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人生,还远远没有开始。”
“而「火种计划」······如果,我们当中必须有人要为此而跨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那么,我会希望这个人是你。”
“你应该在那里成为「自己」,去度过属于「自己」,属于「华」,而非「英桀」的一生。”
“我希望······在新的时代里,你可以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

伊甸说完,名为「丹朱」和「苍玄」的两位少女也走进了房间。
两双眼睛,齐齐地看向了坐在伊甸对面的那位战士。

“她们······是梅博士安排来协助执行「火种计划」的助手,将会与你一同播撒新时代的火种的人。”

两位少女循声看向伊甸,又转回来看向了华。
苍玄还保持着沉默,丹朱则忍不住先开了口。
“咳咳······既然梅博士说了,可以由你来自由决定关于计划的一切安排,那我们当然也会尊重你的意见。”
“只是······伊甸,你们两个之间······差别也太大了吧?!”

“······嗯?差别?哪里?”
伊甸侧着头,带着疑惑的表情看向了正在空气中比划着什么的丹朱。

“呃······那个······就是······哎呀······”
“算啦,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名为丹朱的少女,走到了华的身前,向她伸出了手。
“那么,从今往后,就让我们一起加油吧,华。”

[折叠展开]

「科学的艺术」

“······真是太奇妙了。”
伊甸对着巨大的「列车」,发出了由衷的赞赏。

“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第一件与「逐火之蛾的设想」完全无关的神之键吧?”

“啊哈,的确是这样!也没规定神之键就必须得是刀枪剑炮吧?

“我有预感······你所创造的这座「第二神之键」,一定会在未来的某天······由一位合适的人,创造出我们未曾想象的价值”

维尔薇发现她的「大股东」今天心情不错,不知是对自己的发明产生了某种艺术上的共鸣,还是单纯只是喝醉了。

“那不如借这个机会,让我向你展示一些其他的惊喜吧,伊甸女士。”
伊甸微微颔首,示意对方继续。

“首先,还是让我重申一下维尔薇的原则给客户想要的,但要以他们想不到的方式。”
“比如······你看,这是上次聊天时提到的红酒开瓶器,我已经完成了。但我不希望它只是一个无趣的开瓶器,所以,我为你量身打造了一台强力的「真空吸尘器」!”
“这样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瓶塞吸出来啦。”

伊甸依旧听着——也可能她已经完全醉了。

“其次,我一直坚信,只有一种功用的发明不算好的设计。”

“哦?这句话······我该怎么理解······”

“啊,这个的话······”
维尔薇走到伊甸面前,伸出了手。
“还请让我用「第九神之键」来做现场演示。”

伊甸好奇地将第九神之键交还给它的制造者。

“请睁大眼睛看好了,亲爱的观众!今天,你将有幸见识「第九神之键」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才是它超脱「武器」的,最原初,最本真的样子!”
神之键在她的指间翻转、变化,最后被维尔薇高举过头顶
“现在!只要拨动这个开关,它就会——”

“嘭一一!”
一声轻响。

“——开出一朵漂亮的小花!”

[折叠展开]

「银月之下」

明月高悬。
夜色深一些的时候,起风了。
少女阖着眼默默坐着,任夜风拨弄着她的鬓发。她的脸颊上染着一抹嫣红, 然而酒意越深,她便越沉静,仿佛随时都要化作一缕淡粉的薄雾,逸散在夜空之中。

“你看!月亮离我们好近。”
“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么高的地方了。”

回应她的是更轻柔的女声,如同海浪般拥抱着她, 带来无形的安抚。
“也只有在这种地方,我们才能享受今晚的夜色,爱莉。”

“你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抚慰我的心呢,我的好伊甸。”

“还想再聊聊那场会议吗?我知道,你很在意。”

“嗯, 好啊。会议结束后······大家还说了 什么吗?

“没有了,就像这场会议的结果一样。”
“或许短期之内,都不会再有这样的会议了。”

“我就知道,梅只是嘴上说说,她其实对我最好了。”
“那······阿波尼亚呢,她说了什么?”

“阿波尼亚她······并没有到场。

“哦······这样啊。或许阿波尼亚觉得,没必要在能够证伪的事上花时间吧。”
“毕竟她和你一样,一直都相信着我嘛。可即便如此,她也应该去一趟的, 至少帮我说几句话呀。”
“那维尔薇呢,她又是什么反应?”

“她一言不发。应该说······维尔薇的确在,但没有「亲身」到场。”

“······是吗,那就有点可惜了。”
爱莉希雅仰起头,辽阔的远天之上,月华澄净如水,散发着纯洁无瑕的光。
少女仰躺下来,让自己和那阵温暖的触感脊背相抵。

“再陪我一会儿吧, 伊甸。我还想多享受一会儿夜色。 ”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的第一次崩落会用在这种场合。好浪漫呀,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

“······”

“谢谢你,伊甸。还有······”
“遇见你,我很开心。”

夜色更深了。
皎然的夜空下,一只巨大的水生生物携着一抹淡粉,以天为海,尾鳍轻晃,消失在浩浩星天的彼端。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