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英雄的追忆

「流言:深寒」

“苍玄······怎么又是你?不行不行,你说什么也没用,上次就是你走漏的风声······啊?什么?基地里消息最灵通的就是我?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啦······”
“不过这消息也没什么特殊的······等等,该不会是因为你最近没怎么见过凯文,所以才不知道吧?”
“现在他身上的那种副作用已经被控制得很好了。虽然还是不能和其他人进行肢体接触,但起码不会误伤身边的战友了。”
“哎,当初,第七律者的事件结束以后,我还看到过凯文独自一人在湖泊上面行走的样子呢。”

“走?”

“对,走——那时候, 凡是他走过的地方,都会因为他那过低的体温而被冻结。”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嘛。”
“对他们这些融合战士来说,低温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
“你应该也知道的吧?到天气最热的那段时候,凯文的人气就会一下子高起来不少······就连梅比乌斯博士,和他一块出现的次数也会比平时多很多。”

“嗯。”
“对了,埃尔文,偶尔会出现在凯文身边的那只猫······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什么?猫?怎么可能啦,哪有猫能受得了那种温度。和你说这件事的人肯定是看错了······”

[折叠展开]

「恶魔」

“他的素质很不错。你说呢?”

“为什么要问我?”

绿发的少女放下手中的档案,抬起头打量着表情冷漠的男子。
“不用装模作样了,凯文。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也知道你在加入逐火之蛾后就跟他切断了联系······为了不让他到这里来。”

“他和你是相反的人。他不会答应与你合作。”

“——前提是,我们还有其他选择的话。”
“他会理解的,对吗?”

“······”

男子沉默下来,这似乎让少女很满意。她扬起嘴角,蛇瞳里闪着愉悦的光。

“事到如今再装成大善人可没有什么意义,凯文。”
“我早就已经越过那道线了,我比谁都清楚。但你心心念念的梅呢?她和我又有什么区别?”
“哦,不对,还是有的。”
“她远比我更残忍,也更冷漠——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理性的选择。”

“············”

“纯粹的理性······那才是真正的恶魔。你知道的,不是吗?”

[折叠展开]

「红冰」

后援队赶到时,第十一律者已被悬吊在意味难明的十字上,再无声息。
就连意志最坚定的战士也在为此落泪——他们本以为,自己也将迎来终结,与这里所有的战士,与他们曾经的友人,合葬一处。
可胜利······来得却是如此突然,而又不合常理。
他们看到了冰,红色的冰,到处都是。
虽然战斗早已结束,但那个男人周身特有的寒气依然笼罩着整片战场。
而曾在这片土地上流出的所有的血,都以刚刚飞扬出来的姿态被冻结在了半空之中,仿佛一片暗红色的海浪。
在一切的中央,紫色的微光转瞬寂灭。那永恒绽放的水晶蔷薇,也因眼前的惨剧而凋零,支离破碎。
爱莉希雅拦腰抱起已经昏迷的少女,站在男人的面前。

“凯文······你该怎么向她交代?这绝不是她想看到的结局。”

“华会理解我的。”
“正如我曾说过的那样,我们别无选择。”
冰与霜仿佛叶脉一般,自男人的脚下向外生长。
周遭的寒意,似乎转眼便又盛了几分。

“哎,凯文······”
“也许你并不愿意承认,但现在的你,就像是梅意志的延伸。理解你······那根本不难。”
“就算是今天,你也还只是在执行梅的命令,这我明白。”
“可是啊,凯文······看看这些倒下的人。他们都是你的同伴,他们比谁都更相信你的力量与决意。”
“从一开始,大家就明白自己的结局。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踏入了这里······因为他们相信你,相信你能为所有人带来胜利与希望。”
“看看他们的脸,凯文。你的眼泪······会结冰吗?”

“······”
“他们的希望,已被铸成了更多人的希望。易地而处,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们不能执着于过去,爱莉希雅。我们,是在为了人类的未来而战。”

“······我讨厌不守信用的人。”
爱莉希雅看向在她怀中沉睡的少女,轻轻把额头碰在对方的眉间。
“可现在,你让我再也无法兑现和她的承诺了。”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华转身离去了。

一片红冰之中,男人独自一人,伫立良久。
他是胜利者,但没有人会为胜利者欢呼。
没有人,会为一场惨剧欢呼。

忽然,男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他听到了声音,呼吸声。
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一次举起了那象征破坏的巨剑,却只是用来掘开脚下的冻土。

在众人惊异的眼光之中,男人耐心地挖掘着,直到那微弱的呼吸声又一次传入了他的耳中······所有人的耳中。

“······”

“还能站起来吗,千劫?”

[折叠展开]

「海上旧事」

“不,梅,我们没必要那样做。”
“已经足够了。站到我身后,他们······一个都不会剩下。”

“······”
“凯文,我们都清楚,现在的你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还是把天火圣裁暂时交给我吧。”
“L10-461,他竟然还拥有其他的力量,能让你被消耗到这种程······抱歉,我没有预见到这最坏的可能性。”
“但现在······时间紧迫,凯文。只有让炎之律者的力量重现世间,我们才有可能彻底消灭第十律者。”
“而且,我有件事一直想告诉你······这是最好的机会。”

“不······空白之键的负荷实在太大了,你绝不能再继续使用它。”
“而且,消灭它们······本就应该是我的责任。”

“凯文。”
“你是个战士。”

“······”

“当然,如果只是想保护我一个人,那我相信,即使是现在的你,也完全能够做到。”
“但如果我们为此而错失了将它们一网打尽的机会······那我们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如果你不想让这种情况发生······那就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好好记在心里吧,凯文。”

······
······
······

直到善后部队来清扫战场的时候,凯文眼里那抹被烈焰染上的红色都没能褪去。那一击的辉煌,难以用言语形容。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事吗,梅?”

“是的,凯文。”
“如果······连我都能做到这样的事······那你就也一定能做到······”
“不······你会做得比我更好,远远超越······这空白之键的极限······”
“只是······要想做到这件事······你就必须清楚······自己究竟是在为何而战。”
“但这······对你来说······太难。”

[折叠展开]

「探视」

“爱莉希雅?”

“好啦好啦,凯文,你还是乖乖在病床上躺着吧。”
“真是的······你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怎么还会伤成这样?”

“······”
“又有什么事了吗?”

“瞧你说的······亏我还给你带了个果篮呢。难道我就不能单纯来看望下受伤的老朋友吗?”
“何况,这位老朋友说不定还会有求于我呢。”

“······”

“凯文,我听说······那个粉色头发的杀手,她所使用的武器······是那把刀?”
“那明明是属于逐火之蛾的东西······那个杀手,她应该没有任何能够得到它的手段······对吧?”

······

“我猜,你肯定也已经想到了和我一样的答案问题——问题显然出现在逐火之蛾内部。”
“只是我不明白,凯文······你究竟是惹上了什么人,才会招来这么可怕的杀手?”

“······”
“她的目标不是我,是梅。”

“果然是这样么······我就说嘛,深更半夜,自己一个人跑到湖上去划船······你也不像是会有这种兴致的人嘛。”
“但如果你是在和她约会的话,那一切就都说得通啦。”

“······”

“哎······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你肯定也知道,梅的那些方案不可能会被所有人认可,甚至还可能遭到某些人的强烈反对······明处和暗处都是。”
“不过,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他们现在就沉不住气了?是很快就要被提上日程的神之键计划?还是之前被搁置的那几个?”
“······”
“算了算了,如果你知道的话,那你也就不会躺在这里了。”
“嗯······情况我也了解的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啦,有时间再来看你~”

“等等,爱莉希雅。”

“嗯?怎么了?你们偷偷把那个杀手藏起来的事······我可完全不知道哦?”
“她的雇主究竟是谁······我也一点线索都没有,真的没有。”

“······”
“我只是想说······”
“爱莉希雅,既然果篮都已经被你自己吃完了······那你能顺便把果皮也一起带走吗?”

[折叠展开]

「盲点」

他们留给凯文的是第九把椅子——最后一把。
但他没有坐在那里,而是径直走了过去,站在了梅的座位后面。

“我不会站在任何与她相悖的立场上。那把椅子,你们可以留给其他人。”

灰白的灯光,映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爱莉希雅,华,千劫······缺席的人不在少数。
虽然他们很少共同行动,但在这种级别的会议上没有全员到场,也的确是前所未有的状况。

聚集于此的人们,各怀心思,但又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他们都很清楚,一道目不能见的裂隙,正在这沉默中缓缓地扩大。

过了很久,一阵颇为粘稠的冷笑声才终于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

“哎,看吧······我早就说过会是这样。”
“一场注定不会有任何结果的讨论······浪费时间。”

“好了,梅比乌斯博士,别这样。”
“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们就还是先安静下来,听听梅博士把大家召集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吧。”

女子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轻轻拍了拍手。
这仿佛是一种号令。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凯文身前的那把椅子。
坐在那里的女子看上去是如此疲倦,如此孱弱——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将她的身躯毁灭于无形。
然而,她那仿佛映满了星空的双眼却总是能先人一步,让人感到难以言说的恐惧。无论是谁,在和她对上视线的时候,都总是会不自觉地偏过头去。

“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直接说最重要的事吧。”
“各位,从纸面上的一个名字,到如今世界上的最后一道闸门,逐火之蛾······说实话,在加入这个组织时,我并没能预见到今日的情景。”
“我不是适格者,也没有漫长的生命来修正自己的错误。”
“在彻底战胜崩坏之前······我很可能会先败给自己身为人类的寿命。”
“所以,有一些事情,我不得不托付给你们。”
“今天,我不希望听到任何的谎言。”
“各位,请你们仔细回忆一下······”
“自己,究竟是如何结识爱莉希雅的?”

[折叠展开]

「铸金」

至深之处。
男人周身的寒气与这里的黑暗颇为相称。
这个地方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往往都是如此——黑暗,寒冷······
绝望。

“你又把自己关到这里来了,阿波尼亚。”

“凯文?”
“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来这里。”
“不,你比我更应该留在这里······那场约束的惨剧,还有谁比你更应该赎罪?”

“现在,还没到我可以赎罪的时候。”
“而且,也只有你一个人愿意主动来到这里。走吧,你在千劫身上留下的「戒律」被解开了。只有你才能对他重新加以限制。”

“谎言乃是罪行,凯文。”

“阿波尼亚,你并不是唯一幸存的精神感知型融合战士。”
“至于解开千劫身上的「戒律」的人······是苏。他在无意间做到的,就在那场约束的惨剧里。”

“苏······啊,是他。他成长的速度还真是令人吃惊。”
“但我拒绝聆听你的请求,凯文。”
“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早已不同往日。「戒律」乃是缰绳,是禁制,但现在······就让它重新成为野兽,来为神狩猎新的牲祭吧。”
“而且,凯文······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对人类而言,你所带来的威胁早已远远胜过千劫了。”
“凶恶的野兽,与手持利刃的屠夫······明显是后者,更令人感到恐惧。”

“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我并不是为了与你争论而来。”

“但你同样也不是为了千劫而来,凯文。”
“谎言,乃是罪行。”

“······”
“之前的那个提案,往世乐土······我们已经尝试过了,结论是······缺你不可。”
“只有你和苏通力协作,我们才有可能达成最终的目的。”

“······”
“······难道这么快,神就又降下了一位新的使徒?这种在绝望之中才有可能被推行的计划,为什么会被提前这么久?”

“······”
“在你将自己束缚于此的时候,阿波尼亚······”
“人类,已经只剩下最后的三座城市了。”

“······”

“而且,今天我来到到这里······”
利刃斩断了枷锁。烈焰扬起,将周遭粘稠的黑暗一并燃尽。
“也并没有和你商量的打算。”
“连锁也好,黑暗也罢。今天过后,它们就都将不复存在了。”
“阿波尼亚,重新拾回你制约之人的身份吧。”

[折叠展开]

「如获新生」

“哟,我当是谁呢······凯文?你还是第一次到这来吧?”
少女放下了手中的试管,转身看向这位「不速之客」。
“说吧,大忙人,有何贵干啊?”

寒气迫近了。男人向前踏出了两步,悄无声息,一如往常。

“喂喂,行了行了,你就站在那吧,别再往里走了。”
“这里的精密仪器可受不了你的体温······有什么事,就站在那说吧。”

“······”
“我看过事故报告了,梅比乌斯。”

“关于我的事故报告可太多了,说明白点。”

“······蛇。”

“······”

“关于融合战士······你一直都有所隐瞒。”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在审讯室,梅让我留在外面,独自和你交谈的时候······谈的应该就是与此有关的话题。”

“呵······你竟然也会对这种事感兴趣?”
少女眯起了双眼,仿佛是在打量猎物一般,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你都已经是人类的顶点了呀,凯文······怎么,难道你还觉得自己不够强吗?”
“而且······既然你都已经猜到了,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梅问个究竟呢?在你心里,她难道不应该是无所不知的吗?”

“我不想让梅再有任何额外的负担了。”
“虽然当时我不在场,但从记录里华和苏的表现来看······我希望梅最好永远都不会再和这件事扯上关系。”

“呵,这时候你倒是机灵起来了。”
“不过······这对你来说真的有必要吗?”

“也许有一天我会用到它。有备无患。”

“······”
“好吧。既然是你自己的要求······那,就跟我来吧。”
“说真的,我其实也有点想见识一下······人类之中的最强者,还能不能触碰到更高的界限。”
“啊,对了,你左手边的那个柜子,里面有低温防护服。自己挑一套尺码合适的,穿上以后再进来。”

······
······
······

准备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了。
少女打量着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皱起了眉头。

“我说,凯文······这会不会让你想到自己刚成为融合战士的时候?”
“那时候,我也是像现在这样,站在手术台边上看着你。哦,对了,那时候梅也在场······她甚至比你还紧张。”

“我不回忆往事。”

“呵,当然。你一直都活在往事里,何谈回忆呢?”

“······”

“哎,好啦,那就让我们开始吧,凯文。”
“这可能要花上很长时间······可惜麻醉剂对你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你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来应对接下来的痛苦与折磨。”
“但我保证,这一切绝对值得。因为在经历过所有的痛苦与折磨之后,你一定会和我一样,感觉自己······”
“如获新生。”

[折叠展开]

「反攻」

——还有人能站起来吗?
在通道中快步行进的男人,他越来越怀疑这一点。
他已经在基地中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可目中所见,只有一个又一个深陷在梦中的人。
他们倒在地上,姿势各异,在闪烁的灯光下不时发出意味不明的呓语。

“哎,所以说,凯文······你现在真是一点情调都没有了。”
“走过一个又一个梦境,那是多么神奇而又浪漫的事呀♪”
——很久以后,男人的一位同伴曾如此调侃过他此时的经历。

但男人从未这样想过,未来如此,如今亦然。
那些倒下的人,他们沉溺于永恒的美梦,在悄无声息中,一步步走向死亡。
而那些仍然保持着清醒的人,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是另一场漫无边际的梦魇。

男人的脚步加快了。
他很少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但此刻的他——心急如焚。

“梅······”
他本不该如此担心的。她身边的护卫,是自己最为信任的战友。

但是,他们此刻所面对的敌人······却无法以剑斩却。

······
······
······

“嗨,凯文。”
熟悉的声音将思绪拉回现实。长廊的尽头,粉发的少女正倚在墙边。
“你可算回来了。”

“爱莉希雅?你怎么在这里?”
“梅······她怎么样了?”

“放心吧,梅没有危险。她现在还在实验室里,很安全。”
“但······樱的状态就没那么好了。”

“樱······她也陷入第八律者的梦境了?”

“是呀······万幸的是,只是睡着了。”
“还好我赶到得及时,否则······”

“否则······?”

“总之,那边的事我都处理妥当了。樱没事,梅也没事,尽管放心吧。”
“不过······凯文,你这边又如何呢?”
“我一直觉得,你其实才是我们之中······最容易被困在梦境的那个呢?”

“······”
男人沉默了,因为这同样也是他对自己做出的判断。
所以,才会有这短暂的离别,才会有男人此刻的归返。
他已得到了足以制御侵袭的「戒律」,戴上了那能够制约梦魇的枷锁。
现在的他——
“或许吧,爱莉希雅。”
“但现在,第八律者的能力已经不会再影响到我了。”
“开始反攻吧。”

“唉,凯文······你知道吗,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
“你不用把什么事都扛在自己肩上的,真的。就算你不信任梅比乌斯,也应该多相信一些你的老同学呀。”

“苏······?”

“反攻······早就已经开始了哦♪”

[折叠展开]

「曾经」

他和她,并肩站在狭长而又寂静的街上。
三天前,这里还是这一带最繁华的商业街。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穿行其中,在这里纵情、享受、喧嚣······无论昼夜。
但现在,这里却安静得连风声都有些嘈杂,安静得······连心跳都清晰可闻。

砰——!

男人的拳头落在街边的广告牌上,留下一道猩红的印痕。
“······”

“别这样,凯文。”

“爱莉希雅······他们死了。”
“看看我们的周围······这些人,他们都死了······甚至连尸体都没能留下······”
“这都是······我的错······”

“呃······凯文,你误会了。”
“我只是想提醒你,把东西砸坏了······是要赔钱的。”

“······”

“而且,别这么说。”
“这些人的死······这当然是你的错,但······也是我的。”

“······”

“没有人能预料到······第六律者,还会留有人类的「感情」。”

“可是这些人······这些无辜的普通人,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他们也未曾想过,自己的生命会因为我,因为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如此轻而易举地迎来结束······”
“犹豫的人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们······”

“但杀死第六律者,终结了这场灾难的人,也是你。”

“······”

“凯文,没事的······如果换作是我,结局也不会变。”
“同样的疑问会在我的脑海中出现。我也会因此产生犹豫,产生怀疑······”
“我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

“······这改变不了事实。”

“凯文,这些人的逝去,是你,是我,是许多人共同的责任。”
“我不想让你忘记它。正相反,我想你能记住它,记住这一刻。 把它牢牢地留在心底,连同那份犹豫与「软弱」一起。”
“······那才是你,凯文。”
“如果有一天, 你会为了「多数」毫不犹豫地牺牲「少数」,或是为了「少数」做出牺牲「多数」的抉择······”
“那你反而会让我感到有些陌生了。”

“······”

“牺牲······就是牺牲,是所有与之相关的人都应永远背负的东西······也仅比而已。”
“所以,凯文······我希望我们能永远记住这一天。 那份「软弱」,那片不可言说的无名地带,能在你我心中永远存在。”
“能提醒我们是在为何而战的······也只有这种心绪了。”

“爱莉希雅······如果定要做出选择的话······”.
“你会选择少数······还是多数?”

“······”
“我啊······”
爱莉希雅笑了笑,走到凯文的身前,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凯文,你应该明白,「少数」和「少数」之间,也是存在区别的。”
“在每个人心里,一定会存在某些少数······别说是多数了,它们甚至会比「全部」都更重要。”
“所以······我的答案,或许和你接下来会给我的答案是一样的。”

她转身面向凯文,轻轻牵起他的手,抵在自己的眉心。
“如果有一天,只要像这样对我扣动扳机,就能拯救「多数」人的话······”
“凯文,你会怎么做呢?”

[折叠展开]

「愿望」

“好冷!”
粉发的少女推着白发男人的肩膀在走廊上前行。

“······爱莉希雅,我觉得这种事没有必要。”

“哎呀,不许拒绝!不许说话!继续往前走!”
男人的表情似乎有些困扰,但任性的少女显然没想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

“我们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做,爱莉希雅。”

“啊?我举办的派对就不重要吗?”

“······”
“新的威胁随时可能出现。我们完全不知道下一个律者会以怎样的形式诞生······”

“好啦好啦!真是的,第七次崩坏才刚过去,你就不能给自己放一天假吗?干嘛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呢?”
“唉,凯文,你真是越来越像梅了······唔,这么说你会不会暗自高兴啊?”

“可是······”

“哎呀,没有那么多可是!好了,我们到了!”
她推着凯文来到了一扇门前。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没有开灯。
无奈之下,男人只能乖乖照着少女的话去做。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推开门走了进去——

“生日快乐,凯文!”
突如其来的亮光与拉炮声让他惊讶地往后退了半步,差点撞到躲在门后的人身上。

“凯文,小心!”
门后的女性一声惊呼,有惊无险地接住了手中的蛋糕。

“······梅?”
戴眼镜的女生歪了歪头,轻轻一笑。
爱莉希雅将温暖的毛毯披到她的身上。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陆续凑了过来,簇拥着今日的主角走向房间的中心。

凯文眨了眨眼,他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
但此刻他们的样子,却让他感到有些陌生。

他最先看见的是那位兽耳少女,她换上了一身礼服,与平时暗杀者的打扮相去甚远。她也注意到了凯文的视线,回以一抹浅笑,仿佛一个从未经历过忧虑的女孩;
她边上的小姑娘像往常一样施展着念动力,将蛋糕与八份礼物一一落到桌上;
一个诡异的绿色盒子混在其中,引人瞩目,仿佛是在为没有到场的赠与者传递她的「祝福」;
滑稽的声音传来。那个入队第一日就被他教育了四次,最后甚至放声大哭的男孩子——他正在笨拙地吹着口琴,试图找回原本的曲调。
但很快,另一种声音盖过了琴声。悠长而圣洁的赞美诗越过鼓膜,在凯文的脑海中兀自响起。他没想到她也会到场——以这样的方式;
还有那个在战场上从未有过任何踌躇的男人——他正盯着生日蛋糕紧皱眉头,似乎是对某根蜡烛摆放的位置心存不满。

这一天,逐火之蛾未来的领袖,和人类最初的七位融合战士······
因为某个微不足道的理由,聚集在了一起。

“那么,我关灯啦!”
爱莉希雅轻快的声音响起,灯光随之熄灭。黑暗之中,只有蜡烛上的火焰仍在闪烁、跳动。
“到吹蜡烛的时间了哦,凯文!可别忘了许愿!”
“不管是什么愿望,都一定会实现的!我会让它实现的♪”

“爱莉希雅······你抢词了,刚才那句是梅的台词。”

“咦,是吗?我给你的那份台本上是这么写的吗,樱?”

“哈哈哈哈······爱莉希雅,该不会你自己都没有看过自己写的台本吧?”

“我······我自己写的,肯定都已经背下来了呀!你们看的肯定是修改前的版本!绝对不是最终版!”

男人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
烛火闪烁,照亮他寒冷的身体,将他带回久远的曾经,那时,他也曾这样笑过。

然后,在欢乐的喧闹中,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俯下身,吹灭了所有的烛火。

······
······
······

光亮消失了,喧嚣声亦随之而去。它们之间,仿佛存在着某种奇妙的默契。
黑暗渐渐将世界包裹,再没有人将灯重新点亮。

渐渐地,男人的眼睛适应了黑暗。
模糊的世界中,他隐隐看到了透明的玻璃舱盖,听到了单调的仪器声响。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

休眠舱渐渐下沉,黑暗与寂静将一切拥入怀中。
只有一个孤独的光点,带着男人的最后一梦,带着那场梦中所有的人,逐渐远去。

梅。
樱。
黛丝多比娅。
梅比乌斯。
科斯魔。
阿波尼亚。
痕。
还有······爱莉希雅。

光消失了。
与所有的名字一同。
与那日的愿望一起。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