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狂王的追忆

「证物:录像带」

“在这盘录像带里,我们隐约可以看到两个人正在高速移动中交战。为了让这一过程的展现尽量流畅,我们调取了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并将相关片段剪辑在了一起。”
“正如各位所见,从现场留下的破坏痕迹以及4分12秒左右的声音,我们已经可以判明双方的身份。就是这里,请注意听。”
 
······

“千劫,我已经看到你的弱点了。那是个坏习惯。”

“看到?哈······你也能看到星星,但你碰得到它吗?”

雨幕之中,刀光闪过,录像戛然而止。

······

“因此,爱莉希雅,我认为你应该给在座的各位一个解释。”
“仅仅因为他有着能与毒蛹成员交手的实力,你就自作主张把他带出了至深之处,而他却不需要为自己曾做过的事承担任何代价?”

“哎,我以为这盘录像带就是最好的解释。”
“他面对的可是一位融合战士。就算没能取胜,但他也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伤痕。我想······在座的各位当中,应该没有任何人能做到这件事吧?”

“······”

“而且,在至深之处,他也得到了「戒律」的制约······等等,说这个你们应该也听不懂。”
“嗯······有了,还是让我们来看一些更为直观的证据吧。”
“樱,能帮我个忙吗?关于那场战斗的过程与结果,我想请你再为大家复述一次,拜托啦。”

[折叠展开]

「审讯记录: 4月21日」

“······综上所述,埃尔文,事发当时你作为支援部队的成员,和千劫正「站在同一处」,对吧?”

“没错······但你应该都清楚他曾经说过什么······你们明白吗?他摘下了面具······我根本不敢直视他的脸,就算是念头都不敢有······我只能低着头,看着他的脚不断变换位置······”
“······是的,他不是在「走」或者「跑」······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眨眼,但我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从一个位置移动到另一个位置的。”
“我只能看到崩坏兽的碎片·······还有别的什么红色的东西······它们像是雪花一样飞散,落在我的身上······还有他的鞋子上。”

“对于千劫的身体机能我们已经有过了解,不必再复述一遍。”
“那么,也就是说,在你看来,这件事的确是千劫所为。”

“是······不,我也不能确定·······当时的确没有其他人在场······但我也根本没能看到事情的全貌。”

“根据你的供述和我们调查得到的其他证据,似乎并不能推导出其他的可能性。”

“不,我是说······那个摘下了面具的······他真的还是千劫吗?”

[折叠展开]

「流言:面具」

“······对普通人来说,面具往往是一种用来掩盖真相与自我的工具。但对于千劫,面具才代表了他真正的心绪。如果不借助面具,他甚至很难将情感自如地表达出来一一当然, 这都是我个人的看法啦。不管是对是错,反正我不想改了。”
“······在他戴着表示开心的面具时,这反而是一种值得警惕的危险信号一一要知道,只有战斗才能令他感到愉悦。而当他戴上了表示羞涩的面具······这只能说明其他的面具都已经在战斗中毁坏,他不得已只能随便先拿一个用着。你可千万不能认为他真的感到了羞涩······会遭报应的。”
一一节选自《千劫面具一百问:从入门到精通》

“喂,伊默尔,这上面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啊?看着倒是挺玄乎的。”

“我怎么知道。”

“你可是那个千劫的副官啊,伊默尔。而且你的在任时间······简直长得就像是个奇迹。”
“在你之前,这个位置上的人可是足足换了二十多个呢!”

“这有什么······只是那些人自己坚持不下去罢了。而且,他也很少会带我一起去战斗······倒不如说, 这反倒是个轻松的工作吧。”

“你还真是看得开啊······”

“所以,你刚才给我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说了那么大一段,但根本一点有用的都没有。”

“诶?你没听说过这本书吗,伊默尔?《 千劫面具一百问:从入门到精通》,这书现在在基地里还挺流行的呢。”

“所以说,这东西到底是谁写的啊······不可能会有用的。”
“不,倒不如说······上面写的很多东西根本就与事实完全相反······”

“嗯······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谁,上面的署名是「如飞花般绚丽的少女」······神神秘秘的。啊,稍等,有新消息来了。”
“······”
“下次再聊吧,伊默尔。有紧急任务派给我了。”

“紧急任务?”

“嗯······第十律者,出现了。”

[折叠展开]

「日落之前」

黄沙,烈风,残阳如血。
当蛇瞳的少女终于来到这片沙海最中央的土丘时,插在砂砾里的支配之键已经超过了一百把。它们全都已经碎裂,仿佛是被哪个孩子砸坏的玩具一样。而剑柄处触目惊心的形变,更是隐隐预示着它们曾遭受过怎样的蹂躏与折磨。
戴面具的男人就睡在这些断刃之间,四肢舒展,直到少女的影子盖住了他的脸,他才漫不经心地睁开了眼。

“恭喜,你已经正式被剔除出基于「Meta-Morph」制剂开展的融合战士计划了。”蛇瞳的少女打量着四周的断剑,“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所有的支配之键都要被你一个人毁掉了。”

“······不。”

“还是算了吧。很明显,你是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成为融合战士的。那种能让你感受到死亡的危机,促使你觉醒的战斗······实在是太少了。”
“而且,以现在的损毁情况来看,他们应该不会再分配给你任何一把支配之键了。哎,真是可惜······我还一直很好奇,它会在你的手里展现出怎样的形态呢。”
“再见了,千劫。你就以「普通人类」的身份继续战斗下去吧。这种机会······呵,多少人求之不得呢。”

“别和我说那些废话,梅比乌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叫到这来。”

“······”
“我当然知道。但······凭什么?”

红日西沉,将周遭的一切都染上了血一般的赤红。
少女的蛇瞳如是,周遭的沙海与断剑如是,男人的面具,亦如是。
“因为我会将这一切······鏖杀殆尽。”

“······”
“疯子。”
“不过嘛······我知道了,我会让你成为融合战士的一一通过我自己的方式。”
“但这也是有条件的。”
“把你最大的秘密交给我吧,千劫。”
“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你,为什么会有能与融合战士相抗衡的力量?你究竟是······从何而来?”

[折叠展开]

「私斗」

“梅比乌斯博士······不······不要啊······我还不想死······”

“怎么?这就害怕了?当初是谁和我说······只要能成为助手跟随我学习,就算会出现危及生命的情况也不在乎吗?”

“但······但他可是千劫啊!我听别人说,就连他战斗时产生的余波都能在一瞬间夺走旁观者的性命。”
“梅比乌斯博士,让我回去吧。我愿意为了科学献上生命,但如果就这样死去······实在是······实在是太没有意义了。”

“哪有这么夸张,再说了······错过这次的话,以后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和其他人一样,他们也要被调驻到不同的基地去,每月一次的私斗许可和维护相关损坏的预算都会被取消。”

“······”
“好吧---梅比乌斯博士。但是······您能把身上的保护装置分我一半吗?”

“嘘······他们来了。”

······
在这片裂谷的最低处,一阵热风吹过,两个男人突然间就面对面站在了那里。

“今天会有些不一样,千劫。”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没错,最后一次。今后我们是否还能再见面,都还是未知数。所以,我会尽可能让你尽兴。”

“呵,求之不得。不过······”
“凯文,你真以为自己做得到?”

“当然。”

[折叠展开]

「流言:雕刀」

“······啊,是的,我确实知道不少和他有关的事······但也都只是听说而已,你可千万不要外传。”
“他在击败敌人之后仍然不会停止攻击?拜托,这种事已经不值得专门拿出来讲了吧?他的战斗风格还有谁不清楚吗?”
“要说有趣的事······嗯,我想想······哦,对了,前阵子他不是被暂时调去别的基地了嘛,就那时候,我有个朋友刚好负责帮他搬行李。你肯定想不到······他的行李里竟然有一大半都是各式各样的布娃娃!要是别人也就算了,那个性情像野兽一样的人,竟然还会有这种爱好······”

“不要看不起布娃娃!男孩子也是可以喜欢布娃娃的!”
“不过······埃尔文,你确定这是真的?这个故事我好像还听说过别的版本。”

“哦,你是说关于木雕的那个吧?有人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很多用木块雕成的小人······但估计他手艺不太好,每个小人的脸都乱七八糟的。不过嘛······就他那种总在战场上厮杀的人,不擅长做这种事也很正常啦。”

“所以·······这个消息其实也是从你这传出来的?那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呀?”

“当然······都是真的咯。人嘛,兴趣有些变化也挺正常的对不对?你看,这个雕刀就是证据,是我那个朋友在帮他搬东西时捡到······喂!你干嘛?把它给我!丹朱?丹朱!”
“你给我回来!!!”

[折叠展开]

「研究报告」

“梅比乌斯博士,这······您怎么看?”

“真有意思,那果然不是意外······再让两个融合战士到房间里面去。”

“博士,不行,这太危险了!在之前的事故里我们损失了太多同伴了,现在······”

“好了好了, 别啰啰嗦嗦的,如果出什么意外我来负责。”

“博士,您上次就是这么说的,最后被降职的不还是······”

“啊······真是,烦死人了!我亲自去。”

“博士?!”

······
“我绝不相信有人‘天生’就能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不过······就连我都找不到任何痕迹,这究竟是出自谁的手笔?”
“我会把你揪出来的,一定会······”
“等等,难道······梅博士,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个好朋友吗?”

[折叠展开]

「医疗事故」

“······停手吧,博士。手术已经不可能成功了,让他继续承担这种痛苦没有任何意义。”

“还没结束,继续输血,出什么问题我会负责。你看见了吗······他眼睛里的那种光芒,你在其他任何情形中见到过吗?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我答应了他,我必须为此兑现承诺。”

“但博士······就算他真能挺过去,他的神智也会被你彻底摧毁的。你忘记他曾经做到过的事了吗?你是在亲手创造一个律者级别的威胁······这里的安保力量在他面前一击即溃,我们都会死!”

“不必担心,继续。”
像是一阵冻雨倏然而落,男人的声音从阴影中传出,一把异形大剑正横在他腿上。”
“今天会死的,最多只会有一个人。”

······

“梅比乌斯博士,关于他眼睛里的那种神采,你的理解或许并不正确。但现在,已经太迟了······”

[折叠展开]

「劫心」

「虚弱」。
——他所有的感受到此为止,但他一点也没有为此而忧心。
借用一位他极端惜恨的女人的话来说······这是「显圣者的疲劳」,是在短暂达到自己视线与能力极致后感受到的落差。
一切只是暂时的,他心知肚明。

“和我之前所说的一样。千劫,这种副作用可不是暂时的。”
“对你来说,这真的值得吗?”

又一个自己憎恨的女人,正在聒噪不休。
“你更应该问问自己,梅比乌斯。”
男人没有睁开眼,他仍然在凝神感受着自己体内波涛一般四下冲撞的「不同之处」。
——即使在成为融合战士的时候,他也不认为躯体上的变化,已经如同现在这样,甚至会让自己感到「陌生」。
“梅比乌斯,你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些什么?”

就在这张临时搭起的手术台几步以外,绿发少女也仍在进行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可惜,无论她尝试了多少种方法,那个在约束之律者影响下停止运作的武装人偶,仍是没有半点声息。

“做了什么?这不是你自己的要求吗······「异类」。”
“难怪你和华他们不一样,只不过刚刚接触到约束之律者的结界,就立刻倒下了。还真是有够难看的啊,千劫。”

“你想死吗?”

“行了行了,你也知道自己杀不了我,那就别再白费力气了。”
“刚才给你进行的手术······和超变手术刚好相反——我只是从你身上取走了些东西而已。 ”

“······闭嘴”

“呵呵······和之前还是一样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态度就完全不同了。”
“好吧。总而言之,受限于你和常人不同的身体结构,现在.....你才真正以「人类」的身份,成为了一个融合战士。”
“至于代价······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吧?”

“······我的时间还有多少?”

“你指的是什么?”
“在一切结束之前赶往战场的时限, 还是说······在这种状态下, 仍然能够保持人类心智的寿命?”

“······”

“看来是都想知道呢,放心吧。如果你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性格,这两者······都绰绰有余。”
“在你彻底成为敌视人类的野兽之前······我相信,你肯定早就已经在崩坏中燃烧殆尽了。”
“不过,千劫······”
“为了继续鏖战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你······真是有够丑陋的。”

男人不再回话了。
这就已经足够。
他站起身来,将面具重新覆在自己脸上。

“等等,还有一件事呢。”
“之前的那场交易,你摆了我一道。所以,我也不想去调查什么故乡之类的的幌子了。”
“你身上的那些秘密······直接开始「研究」,应该会比「调查」 的效率高上不少。”
“千劫,在你离开这里之有前······”
“你必须先把自己那颗与众不同的「心脏」······交给我。”

“······”

“我们说好了的,对吧?”

[折叠展开]

「燔祭定罪」

“魔鬼蛊惑世人,令他们相信,天堂在上,地狱在下,人世位于其间。”
“但事实并非如此。”
“行向地狱的旅途,也注定会行经整个天堂。”
“请止步于此吧,爱莉希雅。唯有如此,才能不致堕落。”

“嗯,也就是说······如果把整个世界看作是一块夹心 饼干的话······”
“那天堂就是饼干中间的奶油夹心,而人间和地狱则是上下两边的苏打饼?”
“嘿,我这个比喻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切地形容出了那里的丰饶呢?”“嗯······好像也不太对,人间和地狱怎么会是一样的······哎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毕竟,这和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也没什么关系嘛♪”
“你觉得呢,千劫?”

“······”
凝滞的黑暗之中,首先传来的,是铁链相互碰撞时的声响。
而后,则是男人略显低沉的嗤笑。
“呵呵······天堂?地狱?呵呵呵呵······”
“在那里,我能找到自己的敌人吗?”

“呃······好吧,我不应该问你的。”
“阿波尼亚,还是让我们再来好好谈谈吧。”
“虽然有不少严苛的附加条件,但组织确实已经同意让千劫离开这里,加入「毒蛹」了。”
“这可是我花了很大力气才争取到的结果······所以,我的好阿波尼亚,你会帮我的,对吧?”

“谎言乃是罪行,爱莉希雅。”
“你欺瞒了众人,说我已为他施上了枷锁,并以此作为交涉的筹码,取得了你想要的结果。”

“嘿嘿,这就是所谓的「谈判的艺术」啦♪”
“而且,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来找你呀。只是调换了下先后顺序而已,应该也算不上是谎言吧?”

“·····”
“我不想对你的标准加以评判,爱莉希雅。”
“我不想让你将他带离此处,也只是不希望他身上的罪业将你一同浸染。”
“他是自地狱行来人世的羔羊,是本应献给高神的燔祭。逃脱至此,已是重罪。”
“在得到净化之前,他不应再离开这囚笼半步。”

“······阿波尼亚,你又在说那些很难懂的话了。”
“不过嘛······如果你只是不想让他离开这座囚笼,那我们完全可以各退一步呀♪”
“用你的「戒律」······那种神奇的能力,让他把这座「囚笼」背负在身上不就行了?”
“我也就是为了这个,才会来这里找你的。”

说着,少女面带浅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来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背对着他,捻出了一朵晶莹的水晶蔷薇,似乎是想以此充当照明的工具。
但事实并非如此——她知道,自己可以以此来隔绝即将被施加在千劫身上的戒律,欺瞒这位制约者的双眼。
可惜······事与愿违。

“欺瞒······亦是罪行。”
“爱莉希雅。你不必如此。”
“如果你执意要从人间行向地狱,如果这便是你所选择的路······”
“那我也不会再阻止你了。”
“带他离开这里吧,爱莉希雅。然后,让他永远都别再回来。”

“诶? ······可是,你还没有·····”

“我早已知晓你会为此重回这片至深之处。”
“所以,在此之前,他便已得到了「戒律」的制约。”

“······”
“哎呀,这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呢,阿波尼亚。”
“原来我们也会这么「心有灵犀 」呀♪”

[折叠展开]

「副官」

“哎,千劫,要是他能像你当初一样安分就好了。”
“至今为止,他已经成功越狱多少次了?有四十次了吗?还是五十次?”

“······”

“怎么样,千劫?要不要我去帮你查查他的幕后主使是谁?”
“想把你给除掉的······虽然有点多,但找起来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用不着,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诶?你竟然已经知道了?等等······千劫,你该不会······”

“他没死,还活着呢。”

”呼······那就好。”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回击」,那我就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啦♪”

“······”

“所以呢,千劫?今天你找我来,该不会真的只是想让我和你一起探监吧?”

“······”
“不,我要让他加入「毒蛹」······成为我的副官。”

“······啊?”
“千劫,你疯了吗?他入狱这么多次,每一次都是因为试图刺杀你。”

“······”
男人在自己的面具上轻轻敲击了几下,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回答。
终于,他勉强挤出了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我觉得这很有趣。”

“······”
“千劫,我倒是不介意你学我说话啦,但你就不能从一些更可爱的地方开始学起吗?”

“······”

“哎,好吧·····的确没什么人愿意当你的副官。如果到时候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刺杀你的话,说不定······他的在任时间还会比其他人更长一点呢。”
“毕竟······你们其实是一类人嘛。虽然执着,却不知道自己执着的原因所在。”

“······”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如果由他来担任你的副官······嘿嘿,那种场景,想想就很有趣♪”
“刚才还在拿着一叠文件向你汇报工作,转眼他就抽出一把匕首刺向了你的胸口······”
“或者,一边给你泡茶,一边研究应该往里掺哪种毒药更不容易被发现······”
“又或者······呵呵,千劫,你以后的生活,或许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枯燥了呢。”

“我从不看什么文件,爱莉希雅。”

“哎呀······就只是举个例子啦,你太认真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准备怎么去说服组织,让他们同意释放他呢?”
“说实话,这个·····是叫伊默尔来着?他的实力,根本没有达到能进毒蛹的水准。”
“但我相信,既然你都已经准备好要这么做了,那你一定也已经想到说服他们的方法了,对不对?”

“······”
男人盯着眼前粉发的少女,一言不发,仿佛答案就写在对方的脸上。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少女终于明白了什么。

“喂喂,不是吧,千劫······”
“你该不会就是为了这······才让我陪你一起过来的吧?”

[折叠展开]

「临别赠礼」

······作为最后的礼物,品味够差的,小子。”

“是······因为比较重要,这幅面具,我拜托了伊甸。”

“哼,难怪。那女人的审美我欣赏不来,也只有给凯文设计的上衣还算实用。”
“小子,那个什么方舟······你难道还真要去?”

······职责所在。”

“那你可以滚了。”

······千劫,临行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克服「疼痛」的?”

“那东西还需要「克服」?”

······
“我刚成为融合战士的时候,虽然获得了创伤自愈能力,但相应的疼痛却不可避免。”
“大概用了一年时间,我才慢慢适应。”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应对这种情况的?”

“我求之不得。”
男人放声大笑了起来。
“没有「疼痛」······我怎么确认,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不过······既然你这么问,也就是说,我们之中很快就有一个人要感到「疼痛」了,对吧?”

答案不言自明。
在男人身后的几步距离以外,站着的已不再是前来辞别的少年,而是难以再辨认出人形的阴影。
而他看向男人的目光······满是「饥饿」。「恶魔」的本能,又一次侵占了他的神智。

“哈······哈哈哈······还是和上次一样啊······
“除了崩坏兽因子,「像我这样的」也一样吃得下······是么?”
“好······好!”
“这次······我只会用一半的力量。小子,如果你真有本事「吞噬」我······
“那就把我······当成是「临别回赠」吧。”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