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伊甸」

歌者的追忆 · 其一

伊甸:你好,芽衣小姐。寻求答案的路途还顺利吗?

芽衣:还好吧。

伊甸:芽衣小姐,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都不禁会想起一些往事。

伊甸:你和我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像。眼神里满是骄傲与自信,还有那种不顾一切的决意。

伊甸:那时的我才刚刚出道没多久,连自己会不会有下一场演出都不知道······呵,真是一段相当久远的回忆啊。

芽衣:······我还以为你的演艺生涯会是一帆风顺的。

伊甸:怎么会呢?同行的竞争、前辈的打压、经纪人的背叛······类似的困难还有很多。

伊甸:可是音乐不会说谎,歌声不会说谎,观众的掌声与欢呼声也不会说谎。

伊甸:我始终相信,只要不断打磨自身的光芒,那么无论是谁都一定无法对其视而不见。

芽衣:······谢谢,我记下了。

伊甸:不用这么严肃啦,芽衣小姐。

伊甸:我只不过是在向你讲述一些往日的时光而已。看到你愿意听,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芽衣:我很乐意成为你的听众,伊甸小姐。

伊甸:谢谢你,芽衣小姐。

伊甸: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也请尽管开口就好。愿你的旅途顺遂无虞。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一

芽衣:大家都说,你现在已经不唱歌了。

伊甸:啊,是吗?

伊甸:其实我一个人的时候,也还是会唱的哦。

芽衣:为什么不唱给其他人听呢?我以为······你会更喜欢有听众的场合。

伊甸:嗯······或许是因为我渐渐发现,大家都没有欣赏艺术的心情了吧?

伊甸:就比如······你能想象出凯文和千劫安静地欣赏音乐,并在演出结束后拍手叫好的样子吗?

芽衣:······确实不能。不过其他人或许可以。

伊甸:嗯,大概吧。不过唱歌这种事,也还是要看心情的嘛。

伊甸:像是今天······嗯,今天的心情就很适合演奏这一首。

伊甸:《缪斯的花园》,第三场第二幕——「当水仙盛开之时」。

伊甸:演奏这一首的时候,双簧管的编制要增加两位,相应的,长笛的和声反倒可以弱化一些。

伊甸:伴奏的小提琴一定要选德尔瓦诺制,云杉木,用三个世纪前的木料制成,那时的气候湿润,产出的木材透音性最好,音色光亮如绸。

芽衣:几乎都是我没听过的名字······

伊甸:啊,毕竟······那个时代的历史早已消弭了。

芽衣:但我喜欢听你谈论这些,能让我感到那一段时光的沉淀。

伊甸:谢谢你这么说,芽衣小姐。或许有一天,我会将那段时光奏给你听。

芽衣:嗯,我期待着。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三

伊甸:芽衣小姐,要来一杯吗?

伊甸手持酒杯致意道。

伊甸:用「紫海伦」酿的。这种葡萄曾经是穆大陆的特产,现在已经绝种了。用它酿的酒会比其他葡萄酒更细腻一些。

芽衣:谢谢,但我从不喝酒。

伊甸:是吗?唔······

伊甸:的确,不论是何种佳酿,对人来说都百害而无一利,这或许······是个好习惯吧。

说完,伊甸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伊甸:呼······但人类还是需要这样的佳酿。美酒就是这样一种东西——以形骸永久的消磨,来换取灵魂片刻的餍足。

伊甸转动着手中的酒杯,似乎又想起了一些往事。

然后,她把它递到了芽衣的面前。

伊甸:这盏黄金铸成的酒杯,就送给你吧,芽衣小姐。

芽衣:这太贵重了······

伊甸:不用在意。在世人给予我的财富之中,这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隅。

伊甸:而且······芽衣小姐,有机会的话,请你也品尝一下这杯中的美酒吧。

伊甸:它能让人暂时沉湎于往日的美梦,忘却眼前所有的忧愁······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二

芽衣:我听说······你是第七律者事件的受害者。

伊甸:嗯,没错。

伊甸:那时我就站在澳洲的巨蛋里——在那座如银河般璀璨的舞台被终末的火舌所吞噬时,我就站在那里,见证一切的终结。

伊甸:也就是在那时,我便已经知晓——那个属于我的时代,结束了。

伊甸:我看着那火焰,仿佛神话中的天火一般,将一切都燃尽······只剩恐惧。

伊甸:你知道吗,芽衣?我曾经一直以为,艺术能为人类带来救赎。

伊甸:但那场火所燃起的恐惧······它远比我所能带给观众的希望更加夺目,那是那时的我所无法企及的光亮。

伊甸:······

伊甸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自己在杯中的倒影。

伊甸:我本应在那时死去······那是时代的终末,我应该同它一起逝去。但我活了下来······在一个不需要我的时代里,活了下来。

芽衣:抱歉······让你回忆起了这些。

伊甸:不,不用向我道歉,芽衣小姐。往事如烟,那火光也早已消散。

伊甸:而我······我也只是偶尔还会怀念起那个舞台罢了。

伊甸:毕竟那时没能奏完的歌曲······还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呢。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三

芽衣:伊甸,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伊甸:尽管问吧,我的朋友。

芽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加入逐火之蛾,还成为了一名融合战士。

芽衣:在我看来,这和曾经身为明星的你······真的很难联系到一起。

伊甸:你说得对。曾经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走上这样的路。

伊甸:我第一次知道逐火之蛾的存在,也就是在澳洲那场大火的时候。

伊甸:那时,已经失去了一切的我,作为事件的幸存者之一被带回到了逐火之蛾的基地。

伊甸:我在那里接受了很长时间的治疗与心理辅导,也慢慢认识了一些逐火之蛾的战士们。

芽衣:你和爱莉希雅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吗?

伊甸:嗯,爱莉是我在逐火之蛾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先向我抛出橄榄枝的那个人。

伊甸:而我,当然也没有拒绝她。

芽衣:······为什么?

伊甸:因为我意识到了一件事。

伊甸:作为「歌者」的伊甸,已经在那场火中随着时代一起逝去了。她的星光早已消弭。

伊甸:但作为「逐火之蛾」的伊甸,却还能如明星般继续在这世间闪耀。

伊甸:「既然要活,那就要活的绚烂璀璨,一如往昔」———我对自己这么说。

伊甸:于是,我成为了逐火之蛾的一员,并在之后主动要求参与了融合战士计划。

芽衣:······这真的很了不起。

伊甸:或许吧,毕竟在知道我要成为融合战士的时候,连爱莉都吓了一跳呢。

芽衣:的确很难想象会有人主动要求去做这种手术······

伊甸:可我已经不允许自己畏蒽不前了,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伊甸」的光芒就这样简单地消散。

伊甸:所以在接受手术之前,我问她,能不能让我自己选择一只崩坏兽来进行融合。

芽衣:原来能自己选吗?

伊甸:一般来说是不能的。

伊甸:这个手术看的是受术者的身体适应状况,以及和崩坏兽基因的匹配程度。

伊甸:但如果同时存在多个匹配结果的话······爱莉说,博士可以给我这个选择的机会。

芽衣:所以······你选了什么?

伊甸:「如果能有选择的话」,我对她说。

伊甸:「请给我最耀眼的那一个」。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六

伊甸:伊甸······我还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把这座「黄金庭园」交给梅比乌斯?

伊甸:啊,梅比乌斯博士······她的确在某些事情上会显得有些偏激。但,请不要为之误导了,我的朋友。

伊甸:梅比乌斯博士也和其他十二位英桀一样,是一名为人类而战的融合战士。

伊甸:她只是······不太擅长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也不像爱莉那样喜欢亲近别人罢了。

芽衣:······

芽衣:你当时知道她准备用这座「黄金庭园」来做什么吗?

伊甸:当然。但了解并不等同于理解。

伊甸:梅比乌斯博士······她的眼界与想法总是领先于众人,甚至常常都会领先于时代本身。

伊甸:我相信,那时的她,一定早已预见了我们注定失败的结局。

伊甸:而那时的我······或许只是直觉吧,但我也或多或少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

芽衣:······

伊甸:所以,我将这座庭园托付给了梅比乌斯博士——或者说,托付给了她所说的「未来」。

伊甸:属于我们的时代,或许终将如尘烟一般消散。

伊甸:但这座「黄金庭园」,它却将永远于此等待······等待着下一个时代前来探寻真相的人类。

伊甸:也就是······像你这样的人,芽衣小姐。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七

伊甸优雅地闭着眼,手指随身旁唱片机里传出的音乐微微起伏。

那歌声清冽悠扬,那掌声震耳不绝。

芽衣:很美的歌声。

伊甸:谢谢,很高兴听你这么说。

芽衣:当年的人们······原来还在用黑胶唱片吗?

伊甸:啊,不,这只是我个人的爱好罢了。

伊甸:比起数字网络单调的「0」和「1」,我还是更喜欢黑胶唱片这种能够触摸到的歌声。

伊甸:它借一道道凹槽,将时光永远刻在了自己身上,它让我知晓自己的歌声如何震动了当时的空气,如何震动了当时的时间。

伊甸:我如今依旧能够触摸到这些震颤、触摸到人们曾经为我而响起的欢呼声······

芽衣:听起来很浪漫。

伊甸:你要是喜欢的话,这唱片就送给你好了。

芽衣:······诶?

伊甸:它替我记住了往日的时光,希望你能替这个世界记住我。

芽衣:······我会的。

伊甸:谢谢你,我的朋友。愿此刻时光永驻于你的心中。

[折叠展开]

关于凯文 · 其一

伊甸:芽衣小姐,听说是凯文让你到这儿来的,对吗?

芽衣:是的,他说我会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芽衣:但······我感觉他还对我、对这个时代的人们隐瞒了很多东西。

伊甸:嗯,我能够理解。天生的战士就是这样,以一己之力背负所有。

伊甸:但这或许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而且······还会让一些人为他们感到叹惋。

[折叠展开]

关于服饰 · 其一

芽衣:伊甸,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伊甸:问吧,芽衣小姐。

芽衣:你穿的这身······是你的演出服吗?

伊甸:啊,不是的,这是名副其实的战斗服。虽然······我在设计的时候的确加入了一些舞台上的元素。

芽衣:英桀们的战斗服都是你设计的吗?

伊甸:基本都是吧。女生们或多或少都采纳了我的建议,男孩子比较随意,有些人还是更喜欢自己的打扮。

伊甸:怎么样?觉得好看吗?

芽衣:很有品位。

伊甸:谢谢你这么说,改天我也为你设计一件衣服吧。

芽衣:这怎么好意思······

伊甸:啊,当然,我不会强迫你的。

伊甸:我只是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就想为她打扮打扮,这也算是我曾经的职业病吧?

伊甸:放心吧,我的朋友,请相信我的手艺。

[折叠展开]

关于艺术 · 其一

芽衣:伊甸,你曾经是个艺术家吧?我想问你个问题。

伊甸:虽然我觉得这个称呼对我来说有些过誉了,但你问吧。

芽衣:当你发现这个时代的人已经不再欣赏艺术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伊甸:唔······这还真是个深刻的问题。

伊甸:艺术反映的是现实与希望,表达的是人们的思想。

伊甸:而在崩坏肆虐的时候······恐怕人们也已经无暇再去顾及自己的精神世界了吧。

伊甸:这无疑令人痛心,但······却也无可奈何。

[折叠展开]

关于音乐 · 其一

伊甸:♪~

芽衣:······

伊甸悠闲地哼着口中的曲调,似乎没能注意到你。

(选项:继续倾听)

{伊甸:♪~

芽衣:······

芽衣:(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吧。)

}

(选项:呼唤伊甸)

{芽衣:伊甸。

伊甸:······嗯?啊,芽衣小姐。

伊甸:抱歉,我有些太入神了。

芽衣:没事,不错的旋律。

伊甸:谢谢。这是歌剧《睡帽国王的晏驾》中最有名的一段——「山雀衔枝而来」。

芽衣:听起来是个有趣的歌剧。

伊甸:嗯,曾经的穆大陆,物质繁荣,文化昌盛。有趣的剧目还有很多,只可惜现在几乎都听不到了。

伊甸: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找几个专辑给你。像《三水蟹的海底巡游》、《南瓜王国》什么的,都是我们从小听到大的旋律。

芽衣:好啊,我也很好奇那个时代的样子。

伊甸:啊,那是一个如黄金一般的时代,恐怕再不会有比那更好的时光了······再也不会。

}

[折叠展开]

关于音乐 · 其二

芽衣:伊甸,你唱的歌,似乎更偏向于古典一些,这是你的喜好吗?

伊甸:唔,算是吧。古典的音乐经过历史的沉淀流传至今,其中有着它的光芒所在。

伊甸:我一直认为,音乐家除了要对自己的音乐负责之外,还应该对自己的观众负责。

伊甸:所以我在选择自己要唱的歌曲时,都是精甄细别。只希望我带给观众的不只有旋律与鼓膜上的享受,更有人生与哲学上的启迪。

芽衣:观众们能够理解吗?

伊甸:只要你愿意去叙说,那么自然有能够理解的人。

[折叠展开]

关于芽衣 · 其一

伊甸:嗨,芽衣小姐。

芽衣:你好,伊甸。

伊甸:你似乎有些劳累······—切都还顺利吗?

芽衣:还好吧,我知道这一路不会简单。

伊甸:唔······来,这些东西你拿去吧。

芽衣:诶?这······没问题吗?

伊甸:没关系的,芽衣小姐,要是它们能稍微帮上你一点忙,我就很开心了。

芽衣:谢谢······

伊甸:请不要太勉强自己。

[折叠展开]

关于明星 · 其一

伊甸:告诉我,芽衣小姐,你们的时代,还有舞台上的明星吗?

芽衣:在一些相对和平,文化也比较发达的城市里,还是有的。

芽衣:不过,我印象里似乎还没有伊甸你这样受欢迎的明星。

伊甸:谢谢你这么说,芽衣小姐。

伊甸:不过这样就好,百花齐放也不失为一种美丽。况且最重要的是,你们的时代,仍有艺术的血液在人们生活中流淌。

[折叠展开]

关于明星 · 其二

芽衣:伊甸你当明星的时候,待遇很好吗?

伊甸:唔,应该算是很不错的吧?

伊甸:我受邀巡演的时候,都有专门的人来接待,住的也是当地最好的酒店。如果是在民族剧院演出的话,还有机会住在宫殿里呢。

芽衣:听起来真不错。

伊甸:是啊,我也会常常想起那些时光。

伊甸:但不是为无法再享受那样的奢华而遗憾······是为那些宫殿与艺术全都被崩坏埋入了黄土而悲伤。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一

芽衣:伊甸,你觉得······爱莉希雅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吗?

伊甸:唔······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的朋友。

伊甸:爱莉她很少会对人说谎。即使偶尔有那么几次,她也会很快就告诉你,就像是个朋友之间的小玩笑。

伊甸:但爱莉她也总是会隐瞒很多事情······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或者是对其他任何人,都是如此。

芽衣:而这也正是我无法轻易相信爱莉希雅的原因所在。

伊甸:呵,我的朋友,你只是还不够了解爱莉罢了。

伊甸:你慢慢就会发现,爱莉她其实真心爱着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也真诚地对待着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伊甸:这正是她所选择的路······也是她直到最后,都一直在走的路。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一

芽衣:无论是这个大厅还是「往世乐土」,每次看都觉得好壮观啊。

伊甸:一般大家都会这么想。

芽衣:很难想象它的内部还有那么大的空间,在伊甸你们的时代它就存在了吗?

伊甸:没错,它在当年就已经被用作英桀们的会议厅了。只不过,最初的它还不叫这个名字。

芽衣:不叫这个名字?

伊甸:「往世乐土」是之后才被赋予的称呼,它最初的名字叫「黄金庭园」。

芽衣:「黄金庭园」?它和伊甸你「黄金」的名号有什么关系吗?

伊甸:啊,是这样,我的朋友——

伊甸:原本的「黄金庭园」,包括你现在所看到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

伊甸:都是我所买下的。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二

芽衣: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这里是伊甸你所买下的。

伊甸:这没什么,世人总是给予我过高的赞誉、过盛的财富。

伊甸:演奏、歌唱、起舞······我所做的,不过都是我喜欢的罢了。

伊甸:这么类比或许有些自傲,但我认为天星之所以闪耀,不是因为它想要去闪耀,而是因为它生来如此。

芽衣:我喜欢伊甸你这样的想法。

伊甸:谢谢你,我的朋友。也请你相信自己的光芒。

伊甸:我看得出,它将于不远的未来变得无比耀眼。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三

芽衣:伊甸,你曾说过这座「黄金庭园」是你的财富,对吧?

伊甸:没错,芽衣小姐。

芽衣:但总感觉······这里面有些摆设不太符合你的风格。

伊甸:啊,你的眼光很敏锐。

伊甸:那些装饰,都属于「黄金庭园」的另一个主人。

芽衣:另一个主人?是爱莉希雅吗?

伊甸:不是的,爱莉只是给予了它名字。

伊甸:它的另一个主人,是梅比乌斯博士。是我把这黄金庭园赠予了她。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二

芽衣:伊甸,你和爱莉希雅的关系很好吗?

伊甸:嗯,我在成为融合战士之前就认识爱莉了。

伊甸:她······怎么说呢。是个很有趣的人。

伊甸:她有着很容易被人看透的一面,因为她其实非常的真诚。

伊甸:但她也有着很不容易被看透的一面,因为你不知道她在这真诚之下,寻求的是什么。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三

伊甸:芽衣小姐,你和爱莉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芽衣:伊甸你怎么知道的?

伊甸:刚才爱莉来见我,说的却是你的事,滔滔不绝。

芽衣:······是她先动手说「考验」我什么的,我只是通过了她的考验。

伊甸:啊,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伊甸:请安心,爱莉她有时就是这样,但绝对没有恶意。

芽衣:这考验真的有必要吗?

伊甸:在她看来是有的。不过,既然她向你提出了考验,那就代表你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层。

伊甸:恭喜你,我的朋友,看来距离你所寻找的真相又近了一步。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四

伊甸:看来你又战胜了爱莉一次,芽衣小姐。

芽衣:伊甸······你能让她不要每次都来「考验」我了吗?

伊甸:哈哈,这······恐怕就连我也说服不了她的。

伊甸:看起来,似乎连「输给你」这件事,她也乐在其中呢。

[折叠展开]

关于苏 · 其一

伊甸:芽衣小姐。

芽衣:怎么了,伊甸?

伊甸:啊,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会不会说以前的事说得太多了。

伊甸: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你感到有些无趣。

芽衣:没有的事,我喜欢听这些。

伊甸:是吗?那就太好了。现在也只有芽衣你和苏愿意静下来听我说说过去的事了。

芽衣:苏······?

伊甸:是啊,他每次都在一边静静地听我说完,从不打扰,也从不退席。

芽衣:他······真的不是睡着了吗?

[折叠展开]

关于菲莉丝 · 其一

芽衣:伊甸,我刚才在「往世乐土」里······似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商店。

伊甸:啊,你说的是菲莉丝的商店吧?

芽衣:菲莉丝?

伊甸:没错,菲莉丝是我们的同伴,她很喜欢收集各种有趣的东西,商店里的那些就是她的收藏。

芽衣:可她现在似乎不在商店。

伊甸:啊,那她大概是去收集新的收藏品,或者是去哪里睡懒觉了吧。

伊甸:毕竟你知道,这个「往世乐土」平时也不会有人来的。

芽衣:原来是这样······

伊甸:不过放心,之后你会见到她的。

伊甸:等她回到自己的商店,发现已经卖出去了那么多东西,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吧。

[折叠展开]

关于菲莉丝 · 其二

伊甸:嗨,芽衣小姐,我发现你已经光顾过菲莉丝的商店了。

芽衣:嗯,是啊,那里有用的东西真不少,不过······价格也不便宜。

伊甸:哈哈,菲莉丝是这样的,对自己的商品很有自信,所以在价格上也绝不妥协。

伊甸:不过悄悄告诉你,她特别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伊甸:要是收集到了类似的东西带给她,说不定可以打折哟。

芽衣:真的吗?

伊甸:嗯,上次我只送了菲莉丝一小颗钻石,她就让我在商店里随意挑选了。

芽衣:······这怎么想都是她赚了吧。

[折叠展开]

关于菲莉丝 · 其三

伊甸:芽衣小姐,可以容我冒昧地问个问题吗?

芽衣:尽管问吧,伊甸。

伊甸:你头上的角······那是某种艺术性的装饰吗?

芽衣:这个······不是的。它是······呃,某种伴随我的律者力量而生的产物。

伊甸:哦,原来是这样。

伊甸:以前穆大陆的娱乐圈中,有一阵子也特别流行类似的装饰。我还以为,现在这个时代的人们也喜欢这样呢。

伊甸:抱歉问了你奇怪的问题,但它的确困扰了我一段时间。

芽衣:没什么,请不要在意。

芽衣: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反倒觉得让菲莉丝进入娱乐圈的话,会很快走红的吧?

伊甸:哈哈,好主意。不如待会儿,我们就去教她唱唱歌吧。

[折叠展开]

关于千劫 · 其一

芽衣:伊甸,你知道应该怎样和千劫相处吗?

伊甸:唔······说实话,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

芽衣:连伊甸也是吗······

伊甸:我以前试过唱歌、或者弹奏一些舒缓的音乐给他听,但都不太奏效。

伊甸:他的灵魂无法用艺术去抚平,唯有在战斗中他才能寻得平静。

芽衣:似乎的确是这样······

伊甸:但这没什么不好的,真的。

伊甸:就像音乐的美,要愿意去聆听的人才能懂得。

伊甸:千劫的心,一定也是愿意与他战斗的人,才能去品味的吧。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一

伊甸:芽衣小姐,你似乎已经见过梅比乌斯博士了。

芽衣:嗯,她······怎么说呢,很缠人。

芽衣:和她说话时,就像······就像有一条冰冷的蛇滑过皮肤。

伊甸:啊,我倒是能理解你说的这种感受。

芽衣:你也体会过吗?

伊甸:她对感兴趣的人都这样。

伊甸:不过······怎么说呢,博士的研究的确超乎常人理解,但很难说孰对孰错。

伊甸:毕竟没有她的话,逐火之蛾将难以为继。这片供你探寻答案的乐土,也将不复存在。

[折叠展开]

关于樱 · 其一

伊甸:听说你已经见过樱了,芽衣小姐。

芽衣:没错,很果断的一个人。她身上有种久经战场的锋芒。

伊甸:毕竟,她早在进入逐火之蛾前,就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战士了。

伊甸:不过,我其实一直觉得芽衣小姐你和樱有一些相似之处。

芽衣:诶?我······?

伊甸:不错,你们都有着作为一名战士的觉悟,却也都有着为了保护某人而战的温柔。这我看得出来。

芽衣:樱······她也是这样吗?

伊甸:你慢慢就会了解到的,樱的内心,实际上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温柔。或许也······更加脆弱。

[折叠展开]

关于樱 · 其二

伊甸:「刹那」的战斗方式,你似乎已经体会过了。

芽衣:嗯,十分独特的战斗技巧。

伊甸:的确,我一直觉得比起男孩子们大大咧咧的动作,樱的战斗可谓优雅的演奏。

芽衣:我多少能够理解。

伊甸:在「刹那」间制敌,就好似那只于夜晚一瞬绽放的昙花。

伊甸:这种战斗方式,已近乎于「艺术」了。

[折叠展开]

关于樱 · 其三

伊甸:那是······勿忘我?

芽衣:嗯,是樱送给我的。但怎么说呢······总感觉,它的寓意很悲伤。

伊甸:樱······她原本便是生存于暗面的人,看过了太多不该她这样的女孩看到的东西。

芽衣:但她并没有被其吞噬,或者说,她依旧保有着自己内心的温柔。

伊甸:没错,我也很敬佩这一点。只要和樱聊上两句就会知道,她依旧是个善良的女孩。

伊甸:只不过······我能感受到这份善良的基底随着崩坏的侵蚀变得有些摇摇欲坠。

伊甸:只希望一直以来支撑她内心的东西,永远也不会破碎吧······

[折叠展开]

关于凯文 · 其二

伊甸:这是······凯文一直留在身边的那团火焰。

芽衣:嗯,他给了我,似乎是想要作为某种「警醒」。

伊甸:作为一种警醒,它未免也显得过于美丽了些。你不这么觉得吗?

芽衣:或许吧······但很有凯文的风格。

伊甸:凯文······他本可以成为照亮世界的火,但他没有。

伊甸:他选择了去成为那追逐流火的飞蛾。

[折叠展开]

歌者之声

清冽的音符在琴键间跳动,婉转悠扬,仿佛朝阳的礼号,仿佛落日的挽歌。

CG

伊甸:当星空黯淡

伊甸:酒盏干涸

伊甸:我的王

伊甸:你又为何要留在这荒芜的国?

伊甸:为了等那凯歌奏响

伊甸:为了将那真理寻得

伊甸:啊 你好

伊甸:来访者

伊甸:抱歉,刚才稍稍有些走神了。

芽衣:没关系,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我叫雷电芽衣。

伊甸:你好,芽衣小姐。我是逐火英桀第四位——铭为「黄金」的伊甸。

芽衣:黄金······?

伊甸:没错,这是爱莉为我取的。我猜,她指的大概是我所拥有的财富吧。

伊甸:虽说我住过如皇宫般富丽的千窗之宫、品过世上无二的佳酿美馔······但我不会如此评价自己。

伊甸:我不过是舞台上的一介歌者、一抹为观众而闪耀的星光罢了。

伊甸:不管是那无尽的财富还是这「黄金」之铭,都是他人慷慨赐予我的外物而已。

芽衣:你刚才口中念的那是······

伊甸:《落日后的王国》,最终幕,一曲我们那个时代的歌剧。

芽衣:那也是你曾经演出过的曲目吗?

伊甸:是啊,那时的舞台是那般璀璨,观众们的欢呼是那般响亮,真是一个值得怀念的时代······

伊甸:可在一次崩坏之后······那个时代死去了。如词中那般——「星空黯淡,酒盏干涸」。

芽衣:我很抱歉······

伊甸:你无需为逝去的时代道歉,芽衣小姐。去寻求你所希冀的答案便好,这里的一切早已如过往云烟。

芽衣:但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听一听你们那个时代的歌曲。

伊甸:哈哈,谢谢你这么说。有机会的话,你或许会听到的······

伊甸:但现在,请继续你的旅途吧。愿你奏出的旋律,如这美酒般百转妙曼。

CG

伊甸:去照亮你所能照亮的一切

伊甸:去获得你所能获得的一切

伊甸:将世间所渴望的财富与光耀集与一身

伊甸:此既

伊甸:「黄金」之铭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八

伊甸站在那里时的姿态一如往昔。神情沉静,眼中似有夕晖荡漾。

她似乎又沉醉在了往事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早已到来的访客。

芽衣:······

伊甸:唔······芽衣小姐?

伊甸:真抱歉······你已经等了很久了吗?

芽衣:没什么,我只是不想打扰到你。

伊甸:没关系的······我没有在做什么。或者说,对我而言,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必须要去做的事了。

芽衣:但······或许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每时每刻,你都像是即将要登台演出一样。

芽衣:我能感受得到,那种将至未至的流势。

伊甸:我想······这或许只是习惯使然吧。

伊甸:就像你一样,芽衣小姐。此刻的你,也同样做好了可以随时应对战斗的准备,不是吗?

芽衣:······面对崩坏,我认为这是必须的。倒不如说,你所呈现出的,那种安然自若的神态反倒有些······不合常理。

伊甸:我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战士,对吗?

芽衣: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象不出伊甸你是如何战斗的。

伊甸:嗯,我能理解你的疑惑,芽衣小姐。毕竟······在刚成为融合战士的那段日子里,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伊甸:尽管我所融合的崩坏兽十分强大,但我却不像凯文和爱莉他们那样,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

伊甸:虽然常常会有人将战场比作是战士的舞台,但对那时的我而言······哎,就连我自己都觉得那场手术有些暴殄天物了。

伊甸:我知道自己缺少了某些东西,就像是一首歌里缺少了某些关键的和弦······但我却并不知道,自己所缺少的究竟是什么。

芽衣:总觉得好像回想起了自己刚成为女武神时候的样子。

伊甸:不过很快,我就在一次任务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芽衣:哦?

伊甸:那是一次针对新开发的「神之键」武器进行的实战测试任务,由另一位战士主要负责。而我,则刚好与之同行。

伊甸:虽然测试得到的数据已经远远超出了研究员们的预期,但······亲历了现场的我,却莫名地产生了一种违和感。

芽衣:违和感?

伊甸:嗯,就像是我能听出一首乐曲之中,那些不和谐的音符一样······

伊甸:我能感觉得到,那柄神之键中似乎也同样存在着某些「不和谐」的部分,让它难以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威力。

伊甸:而我······或许,我能够让它展现出本应属于它的闪耀。

伊甸:所以,在那之后,我向组织提出了申请,想对那柄神之键的威力再进行一次测试。当然,是由我亲自来操纵。

芽衣:结果如何?

伊甸:结果证明,我的直觉并没有错。

伊甸:或许只是偶然的好运气?或许······是它和我体内的崩坏兽因子产生了某种奇特的共鸣。

伊甸:在我的手中,它所展现出的威力,远比之前的测试高出了几个量级。

伊甸:后来,它也就成了我最常用,也是最喜欢的武器。

伊甸:第九神之键,「星海谐律」。

[折叠展开]

关于背叛者 · 其一

伊甸:怎么了,芽衣小姐?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芽衣:······

芽衣:是梅比乌斯。

伊甸:啊,梅比乌斯博士······她肯定是又给你出什么难题了吧。

伊甸:不过······没关系的,博士她很少会强迫其他人去做什么。如果她令你感到了困扰的话,拒绝她就可以了。

芽衣: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芽衣:在梅比乌斯那里,我听到了一个非常令人在意的说法。

芽衣:爱莉希雅······梅比乌斯对她的称呼,是「背叛者」。

伊甸:背叛者······

伊甸:虽然在我看来,爱莉她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什么,但对梅比乌斯博士而言······或许的确如此吧。

芽衣:嗯?

伊甸:而且,站在更为旁观者的角度······我们所有人,或许都可以称得上是「背叛者」。

伊甸:有人背叛了信念,有人背叛了生命,还有的人,背叛了人类这一存在本身。

伊甸:而我······我也同样如此。

芽衣:······

伊甸:我背叛了······「未来」。

[折叠展开]

关于凯文 · 其三

伊甸:就算是这样,可他的品味还是······有待提高。

爱莉希雅:哎,别这么说嘛,伊甸。

爱莉希雅:那时候,虽然凯文已经开始慢慢向冰块变化了,但他还是有在努力担负起领袖的责任的。

爱莉希雅:没记错的话······我不在的那几次,团建都是他组织的吧?想想就很温馨♪

伊甸:爱莉······凯文组织的那些活动,你应该并不清楚详情吧。

爱莉希雅:呃······是啊,怎么了?

伊甸:嗯······怎么说呢······那时候我资历尚浅,以为这也是逐火之蛾的传统之一。所以,他的每一次邀请,我都没有拒绝。

爱莉希雅:唔······看来我应该早点告诉你才对的。然后呢?后面发生了些什么?

伊甸:······几十名战士一起坐在会议室里吃面的情景,我至少见过了十次。

爱莉希雅:会议室······吃面······哈哈哈哈······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四

芽衣:谢谢你送给我的唱片,伊甸小姐。

芽衣:你的歌声之中······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能在旅途的间隙彻底放松下来,稍作休憩。

伊甸:谢谢你,芽衣小姐。这正是它所存在的意义,也是我的荣幸。

芽衣:黑胶唱片······在现在这个时代,也还是有很多人偏爱着用它来记录的音乐。

芽衣:说起来,伊甸小姐······我注意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伊甸:嗯?

芽衣:从我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前文明的发展进程······和我想象中的样子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同。

芽衣:我本以为,那会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与现在这个时代相比,它应该足以被称作是「未来」,就像是科幻电影······样。

芽衣:但现在看来······这种发达似乎只体现在了与对抗崩坏有关的事物上面。

芽衣:而且,在其他方面······它与现在这个时代的相似之处也远比我所想象的更多。

伊甸:唔······如你所见,芽衣小姐,我并不是一个会很在意科技发展的人。

伊甸:不过,我多少也能理解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

伊甸:崩坏······它就像是一场战争, 永无休止。而只有在这场战争彻底结束的时候,我们或许才会有机会,迈向你所说的未来。

芽衣:也就是说······其实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前文明就一直处于一 种类似于战时状态的社会结构之中了。

伊甸:是啊,而我们则只能被迫坐在那台注定会将一切都卷入其中的战争机器上面。

伊甸:被迫去聆听它即将崩毁时的哀鸣,目视着熟悉的人们,从上面一个接一个地坠落 。

伊甸:「生活如此绚烂」,可它却从此一去不回。

伊甸:而至于芽衣小姐你所提到的相似之处······我并没有对此感到意外。

伊甸:即便是相隔了数万年的时光,人类的身上也还是会存在着某些永恒不变的共性。

伊甸:而且,「火种计划 」的存在, 或许也对此产生了某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吧。

芽衣:(「火种计划」······)

伊甸:只是······就连我也难以理解,为什么真正的「伊甸」会选择去执行这一计划呢?

伊甸:在时代即将落幕的前夜,究竟是什么让「伊甸」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伊甸:还是说······她其实是把它托付给了某位值得信任的友人呢?

[折叠展开]

关于渡鸦 · 其一

芽衣:伊甸,你似乎和渡鸦有过许多交集?

伊甸:啊,没错。她是芽衣小姐的朋友吗?

芽衣:嗯算是吧。

伊甸:渡鸦小姐······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战士,同时也不失幽默和风趣。这样的朋友不可多得。

芽衣:嗯,我知道。

芽衣:所以,伊甸,之前她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接受了你的刻印吗?

伊甸:嗯······怎么说呢,虽然那时我的确很想和渡鸦小姐见上一面,不过梅比乌斯博士,她似乎对渡鸦小姐产生了更为浓厚的兴趣。

伊甸:甚至······都没能让我找到一个可以向她介绍自己的机会。

芽衣:但我听渡鸦说,是你帮她完成了试炼?

伊甸:啊,是这样的。那时,她很果断地拒绝了梅比乌斯博士的馈赠。

伊甸:结果,她们两人就此僵持不下,让整座乐土的气氛都变得有些糟糕。

伊甸:而我······我只不过是出面帮她稍微解了下围而已。

芽衣:······原来是这样。

伊甸:在那之后,渡鸦小姐偶尔也还会回到这座黄金庭园来和我聊天,或是带回一些这个时代的艺术品来和我分享。

芽衣:诶?艺术品?

伊甸:嗯,像是油画、宝石······还有一些小型的雕塑之类的。渡鸦小姐说,这些都是她在任务中收集到的珍品。

伊甸:说实话,除了那些宝石以外,它们都和旧世代的「艺术」完全不同,但我还是能够感受到它们作为艺术品那独特的美感。

伊甸:仅仅是像这样,看着这个时代的艺术仍在健硕地成长,我便已心生宽慰。

芽衣:······

芽衣:(渡鸦······她该不会只是想让伊甸来帮她鉴定和估价吧?)

[折叠展开]

关于渡鸦 · 其二

伊甸:渡鸦小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渡鸦:说吧,伊甸。

伊甸:我想知道。和一位律者做朋友,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吗?

渡鸦:哦,你说芽衣呀?没什么不一样哦。

渡鸦:当然,在她刚加入世界蛇的时候,我也有些好奇。

渡鸦:和她一起出任务的时候,会不会始终都是雷雨天?我的头发会不会因为静电,一根根地竖起来?

渡鸦:或者······如果她睡觉时会打呼噜的话,会不会突然有一道雷劈下来?

伊甸:哈哈······

渡鸦:但事实上,这些都没有发生。

渡鸦:她的性格和变成律者之前没有太大不同,脾气还是一样地倔,做的料理也依旧好吃。在生活中,她还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伊甸:看得出来,渡鸦小姐,你很珍视这位朋友。

渡鸦:朋友?也不至于吧······她可小气了。不让我骑她的龙,不让我用她的电,就连头上的角也没给我碰过······

芽衣:喂,我都听到了。

[折叠展开]

关于渡鸦 · 其三

伊甸:啊,芽衣小姐······好久不见。

芽衣:伊甸,你又喝醉了。

伊甸:芽衣小姐,恭喜你······终于得偿所愿。

芽衣:嗯?

伊甸:唔······难道······是我猜错了吗?

伊甸:你的声音里,明显多了几分难得的欢喜······似是旧友重逢,知音得遇。

芽衣:······

伊甸:若我说错了什么······芽衣小姐,这一杯······就当是我自罚吧。

伊甸:啊······渡鸦小姐送给我的这杯「酒」······我实在是无法拒绝······

伊甸手中端着一杯后继者的「记忆」,芽衣在Raven's见过类似的酒杯。

芽衣:渡鸦?对了,你一直在大厅里。看见渡鸦去哪儿了吗?

伊甸:啊······我当然看见了······她似乎······是往乐土深处去了吧。我记得······爱莉也在······

芽衣:渡鸦和······爱莉希雅?

伊甸:放心吧,芽衣小姐。有爱莉在,渡鸦小姐不会有事的。

伊甸:那么······这一杯,敬爱莉,也敬渡鸦小姐······

芽衣:······伊甸,你真的不能再喝了。你已经醉了。

伊甸:······

伊甸少有地停下了动作。而后,她轻摇酒杯,俯视着其中晃荡的酒液。

伊甸:芽衣小姐,你知道吗》?在那个已然逝去的时代······我曾饮过世间所有的琼浆玉露。

伊甸:而眼前的这杯······的确,它也称得上是佳酿······但若与那些美酒相比,还是平淡了许多······

伊甸:但就是这样一杯酒,我却无论如何都不想放下······

伊甸:它在不断诱惑我,让我再多喝一点,再多渴求一点······那些新世界才有的「滋味」。

芽衣:······

芽衣:(渡鸦和爱莉希雅在一起?我有种不妙的预感······)

[折叠展开]

关于至深之处 · 其一

伊甸:漆黑一片,就像监牢一样的空间吗?

伊甸:芽衣小姐,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座「监牢」里,应该还有一位温柔而神秘的女士。

芽衣:嗯,的确······是一位「温柔而神秘」的女性。

伊甸:看来,芽衣小姐,你误入的那片区域应该就是她的居所——「至深之处」了。

芽衣:果然······她就是「阿波尼亚」。

芽衣:······有许多人和我提起过这个名字,但我见到的她,和他们口中的阿波尼亚,存在着不小的「差别」。

伊甸:芽衣小姐,差别是必然存在的。

伊甸:对其他人的印象,大多来源于我们自身的「记忆」。而记忆,往往过于主观。

伊甸:就像我眼中的芽衣小姐,和千劫眼中的芽衣小姐,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吧。

芽衣:······的确。

伊甸:所以,阿波尼亚女士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对于这个问题,我或许无法给出一个有价值的回答。

伊甸:正如我所说,她是一位温柔而又神秘,同时······还有些「危险」的女士。这些截然不同的侧影,的确都存在于她身上。

芽衣:我能理解你的意思,我也确实体会到了她的「温柔」和「危险」······

芽衣:而且,和梅比乌斯不同,我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任何「恶意」······只有「危险」。

芽衣:······

芽衣:伊甸,你知道前往「至深之处」的方法吗?我想再见她一次。

伊甸:很抱歉,对此我恐怕爱莫能助。至深之处,那里一直都是阿波尼亚女士一人的居所,也只有她能自由出入那片区域。

伊甸:但如果你执意要去那里,千劫和爱莉······或许能帮上你的忙。

伊甸:毕竟,无论是对至深之处,还是对阿波尼亚女士,他们都比我熟悉的多。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二

芽衣:又见面了,伊甸。

伊甸:芽衣小姐,你回到这里来了。

伊甸: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尽管开口吧。

伊甸:在这片庭园中,我尽有一切——但如你所见,它们于我而言再无价值。

芽衣:······

芽衣:谢谢你,伊甸,像你这样······亲和的人,在英桀当中并不多。

伊甸:与他们交流······有些困难吗?

芽衣:······恐怕不仅仅是「有些」。

伊甸:不难理解,芽衣小姐。虽然我知道,这也并非你的本意······

伊甸: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曾被崩坏夺去过一切。

伊甸:那些撕裂心灵的苦痛让灵魂满目疮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平静接受努力化作徒劳的现实。

芽衣:我能够理解,可是······

伊甸:可是,你曾见过许多人,愿意正视过去的苦难,并因此奋起,是吗?

伊甸:只是······仍有改变的机会,和一切已经作结,两者之间的确存在区别。

伊甸:至于我······既然人们已经把我视作了那个时代的象征,我就应该接受自己与它同进同退。

伊甸:落幕总会到来,崩坏······只是让它提前了一些而已。

伊甸:可是,就算结局是注定的,我们也无法强迫所有人接受它,不是吗?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四

芽衣:伊甸,在此之前,我曾经无意间想到过一个问题······

芽衣:但那时,我总觉得向你提起它有些太过唐突了。

伊甸:是吗?不必多虑,我的朋友,但说无妨。我已经不再像你一样拥有时间了,又有什么需要介怀的呢?

芽衣:你曾说过······是崩坏让你无法继续站在舞台上。可是,那似乎不代表你无法继续歌唱下去。

芽衣:或许情况有所不同,但就算在战乱之中,艺术也应当有存在的价值,甚至能发挥独特的力量。

伊甸:你说得没错,芽衣小姐。

伊甸:即使举目四望已是生灵涂炭,艺术仍然能够存续下来,鼓舞活着的人们,带来希望。

伊甸:可······衣小姐,您有凝神倾听过在那时候诞生的曲调吗?

伊甸:与其称之为艺术,它在灾难中,更像是一种工具。而这······有悖于我的本心。

芽衣:本心?

伊甸:艺术的目的只在于它本身,它不足以,也不应该用来对抗现实。

伊甸:「为人们带去希望 」······既然这是我必须去做的事, 那么我更愿意用我的双手,而不是歌声。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五

伊甸:要稍作休息吗,我的朋友?

芽衣:感谢你的好意,伊甸。

芽衣:就我所知,在我的时代里,有很多前文明的事物遗留了下来。

芽衣:那么······你呢?你的「艺术」,也有我不知道的部分跨越时代,被保存了下来吗?

伊甸:这个······我并不知晓,也从未向来访者问起过。

芽衣:我原以为艺术家都会很在意这类事的。

伊甸:因为我们都知道答案,不是吗?

伊甸:相比起来,艺术对于人类的存续难以起到决定性帮助,那么它的消逝也是必然。

伊甸:只是,芽衣小姐,请看这边——

伊甸抬起头来,但她想象中的天际并不在这里。

伊甸:啊······可惜,「 此处再无星辰」了。

伊甸:不过,芽衣小姐,你应该有在夜晚仰望星空的经历吧?

芽衣:没错,只是越来越少了。

伊甸:啊······我能理解。仰望星······需要有合适的人陪伴。

伊甸:可是,在我们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它们已经不存在于视线的落点。

伊甸:它们中的大多数早已湮灭······我们所见的,只是逝去的残影,是数万年前绽放的光芒。

伊甸:——但这无损于它们的耀眼。

伊甸:时代的象征,正应与时代一同消逝。于我而言,最璀璨的星光,正是在陨落时才落入人们眼中的。

芽衣:你······比起我所知道的很多人都要豁达。

伊甸:豁达吗?或许,只是无能为力吧······

伊甸:当然,艺术······往往也具有某种共性。虽然我的一切,都已经留在了曾经的时代里······

伊甸:但你未必不会看到与它们相似的面影呢。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九

芽衣:虽然在那时,我对“人为崩落”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梅比乌斯所展现的那种姿态,的确出人意料。

伊甸:很有想象力,是吗?

芽衣:······听你的语气,你似乎并不抗拒那种变化?

伊甸: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在加入逐火之蛾后,我的确从未「反对」过任何事。

伊甸:虽然有过几次「严辞拒绝」的经历,但我想,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况且,仅仅在「开拓」的层面,那种样子也非常具有艺术气息。

芽衣:······说起这个,我似乎很少听你提及自己融合的崩坏兽。

伊甸:嗯······因为除了开拓性外,崩坏兽的其它方面,大多都显得过于······粗粝。

伊甸:所以,至少在我此刻拥有的记忆里,也只使用过寥寥数次。就连这当中,还涵盖我在独处时试图确认「那种姿态」的时候。

伊甸:当然······最终还是事与愿违,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所幸,除了一些建筑物的损毁,没有人因此受伤。

芽衣:轰动······是因为陡然提升的破坏力吗?

伊甸:我想并非如此吧,在我看来······虽然体型庞大,但「伏罗那」的因子并不是适合战斗的类型。

伊甸:原因就在于······那种「庞大」,实在是有些越界了。

[折叠展开]

歌者的追忆 · 其十

伊甸:······

伊甸:还是没有找到吗······那时的我,究竟是怎样将它完成的呢?

伊甸:啊······你来了,芽衣小姐。

芽衣:这似乎是之前从未听过的曲调。

伊甸:这······也是当然。未完成的乐章,我从不会轻易示人。刚才,也只在想要抓住那一瞬的灵光······试着为它再添上一个音符。

伊甸:——但我还是未能满意。

芽衣:未完成······即使在乐土中,你仍然在继续创作吗?

伊甸:对我来说,那已经是很久未做过的事了。

伊甸:这篇乐谱,正因为它如此特殊,才始终梗在我心中未能消解。「我」曾经完成过它,现在却又并非这样。

芽衣:我不是很能明白你的意思,伊甸,你是说······你完成过它一次,但不记得了?

伊甸:这是我有感于一位故人的离去而作的曲目,但多年以来,我甚至未能为它再添一行。

伊甸:芽衣小姐,我所面对的时代,已经无法再给予我更多感性的刺激了。

伊甸:苏告诉我,在他的预见中,从终焉之地归来的我将完成这篇乐谱。只是······那并不是属于我的「记忆」。

伊甸:但我能够理解我自己······我能想象到,完成后的乐章该是多么烨熠,只可以作为绝章短暂地存在。

芽衣:那的确是令人神往。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讲起,你也参加了讨伐「终焉」的作战。

伊甸:我的确参与其中,但或许与你想象中不同。

伊甸:无论胜利与否,至少得有一个人,能够让活下来的战士们「回家」,对吗?

[折叠展开]

给予刻印

给予刻印 · 其一

伊甸:我会永远将此刻铭记,这是一曲探寻真相的史诗。

给予刻印 · 其二

伊甸:如果为你写一首曲子的话,用什么调子会比较好呢?咏叹调怎么样?

给予刻印 · 其三

伊甸:请放心收下这份微不足道的心意吧,我的朋友。这是你应得的。

给予刻印 · 其四

伊甸:你还好吧?我的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

给予刻印 · 其五

伊甸:有时停下脚步,稍稍欣赏一下沿路的风景也不错,这能使你的旅途更为顺遂。

给予刻印 · 其六

伊甸:如果觉得太累的话,就回到大厅休息一下吧,我可以陪你聊聊天。

给予刻印 · 其七

伊甸:曾经的时代、曾经的辉煌,如今都已化为尘埃。只希望你于此寻求的答案,能够避免这样的命运吧。

给予刻印 · 其八

伊甸:当年我将歌声献予观众,他们以掌声为报;如今我将这份刻印献给你,只愿能为你奏响胜利的凯歌。

给予刻印 · 其九

伊甸:知道吗,爱莉经常和我说起你,她还在猜,你会更喜欢谁的刻印呢?

给予刻印 · 其十

伊甸:如果你遇到了千劫或者凯文,请试着原谅他们的不友好,男孩子都比较直接。当然,苏是个例外。

给予刻印 · 其十一

伊甸:我已见识过太多的舞台了,不过在这个寻求答案的舞台上,你无疑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给予刻印 · 其十二

伊甸:如果你觉得爱莉有些过于热情,请不要惊慌,这是她真诚的表现。

给予刻印 · 其十三

伊甸:只要相信自己的光芒,那么自然会照亮眼前的黑暗。

给予刻印 · 其十四

伊甸:曾经的歌剧没有麦克风,要靠演员用嗓音穿透整个会场。我很敬佩那些演员,也很敬佩以一己之力寻求答案的你。

给予刻印 · 其十五

伊甸:艺术是对于现实的表达、是对于希望的表达。我能理解为什么那时人们都不再歌唱,因为那个时代已经失去了希望。

给予刻印 · 其十六

伊甸:真相的答案渺若星空,但虚假的谎言却多如雨霰。千万注意,我的朋友,你要学会如何去甄辨。

给予刻印 · 其十七

伊甸:财富在有的人手里挥霍如泥,而在有的人手里却能尽其所用。但愿这份刻印能够帮助到你,我的朋友。

给予刻印 · 其十八

伊甸:又见面了,我的朋友。我刚刚还在想着适合你的曲子呢。

给予刻印 · 其十九

伊甸:如果你去菲莉丝商店的话,可以带些亮晶晶的东西去,说不定她会给你打折哦。

给予刻印 · 其二十

伊甸:这里的确埋藏着往日的真相,但······我很担心那是否是你真正想要的答案。

给予刻印 · 其二十一

伊甸:曾经的智慧与艺术,如今都埋入了黄土。不管什么时候想到这一点,都令我无比悲伤。

给予刻印 · 其二十二

伊甸:要是什么时候想听以前的故事了,我会在庭园里等你的。

给予刻印 · 其二十三

伊甸:我的时代已经一曲终了,愿你们的未来能够长颂不休。

给予刻印 · 其二十四

伊甸:我喜欢看你战斗的身姿,十分优雅,就好像在欣赏一段舞步一样。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