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梅比乌斯」

蛇主的追忆 · 其一

梅比乌斯:你好啊,会放电的小白鼠。我们又见面了。

芽衣:我不是你的小白鼠,梅比乌斯。

芽衣:还有,我的名字是雷电芽衣。希望这次你能记住它。

梅比乌斯:哦?原来你是那种会给小动物取名字的类型吗?对一个律者来说,这还真是个有够可爱的特点呢。

芽衣:······

梅比乌斯:不过嘛,我就没有这样的习惯啦。

梅比乌斯:需要记录的实验体实在是太多了······相比于个性化的名字,我还是更习惯用简单一点的编号来称呼它们。

芽衣:但我不是你的实验体,也没有成为你实验台上小白鼠的打算。

梅比乌斯:哎,话也别说的那么绝对嘛。

梅比乌斯:毕竟你在乐土中的旅途才刚刚开始······也许在经历了更多事情之后,你的想法就会有所改变了,这也说不定呢?

芽衣:不,我绝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梅比乌斯: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律者。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二

梅比乌斯:呵呵,很高兴再见到完整的你。希望你是来告诉我,自己已经回心转意了的。

梅比乌斯:我的实验室随时都会欢迎你来玩哦,会放电的大姐姐~

芽衣:······

芽衣:伪装的童真是没办法掩盖你内心的恶意的,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诶?原来你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吗?明明对其他人都很有用的。

芽衣:那你可能是找错人了。

梅比乌斯:哎,也对,毕竟不管怎么说,你都也还是个律者嘛。

梅比乌斯:注定与人类为敌的你,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可爱的人类女孩产生兴趣呢?

芽衣:除了那张脸以外,我真看不出来你和「可爱」这个词有什么关系。

梅比乌斯:呵呵······既然得到了这副皮囊,那当然就要好好利用一下咯~

梅比乌斯:虽然有些时候确实不如大人的身体方便······但有些事情,也只有这副小孩子的身体才能做到。

芽衣:······听起来你不像是故意要变成这副小孩子的模样的。

芽衣:这也是逐火之蛾的决定吗?

梅比乌斯:呵,逐火之蛾?除了梅博士,他们还没资格对我的实验指手画脚。

芽衣:也就是说······

梅比乌斯:哎,别把真相想的那么复杂。这只是超变因子的副作用而已——力量往往都是伴随着代价的嘛~

芽衣:······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笑着说出这句话。

梅比乌斯:因为我乐在其中呀~

梅比乌斯:对了,大姐姐,要是你想的话,我也可以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小孩子哦?

梅比乌斯:要现在就来试试吗?很快就结束了,一点也不痛的哦~

芽衣:······

芽衣:我没那个兴趣,告辞。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三

梅比乌斯:哎呀,我们又见面了呢。

梅比乌斯:在乐土里玩的还开心吗?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喝杯茶放松一下?

梅比乌斯:这茶是伊甸送给我的,味道应该还不错。

芽衣:只有你才会把这里当做是游乐场,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哎,别一直那么紧张兮兮的嘛,律者姐姐。

梅比乌斯:乐土里的那些东西······对你来说,它们应该都还算不上危险吧?

芽衣:与你相比的话,的确如此。

梅比乌斯:呵呵······真是的,别这么说嘛,我又不会一口把你给吃了。

梅比乌斯:我只不过是想邀请你来协助我进行一些有趣的实验而已······而且我也没打算强迫你呀。

梅比乌斯:要是你现在不同意的话,那就下次再说好啦~

芽衣: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梅比乌斯。

芽衣:对你那些「有趣的实验」,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梅比乌斯:但我对你可是兴趣颇深哦。

梅比乌斯:毕竟像律者这样珍稀的实验素材······用一个少一个嘛。

芽衣:听起来似乎有不少律者都成为过你实验台上的牺牲品,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呵呵······为了让人类彻底战胜崩坏,我们总是会需要一些「必要的牺牲」嘛~

梅比乌斯:而且,律者可都是人类的敌人呀。让她们也能为「拯救人类」这一伟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芽衣:「拯救人类」······梅比乌斯,恐怕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吧。

芽衣:你真正的目的,也许只有那些死者知道,但他们已经再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了。

梅比乌斯:我的目的?那当然是为了「拯救人类」呀。

梅比乌斯:只不过,我们对「人类」这一概念的理解······可能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一些微小的差别吧?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四

芽衣: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逐火之蛾的人。

梅比乌斯:哦,是吗?

梅比乌斯:那在你看来,「逐火之蛾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

芽衣:至少不会像你一样,何时何地都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自己的恶意。

梅比乌斯:雷电芽衣,你该不会以为逐火之蛾其实是什么慈善组织吧?

梅比乌斯:还是说和爱莉希雅相处太久让你产生了什么错觉,误以为我们都是些像她一样的大善人?

芽衣:大善人?我不这么认为。

芽衣:她确实给了我很多帮助,但我也很清楚,她一直对我有所隐瞒。

梅比乌斯:而恰恰是她对你所隐瞒的那些······那,才是真正的「逐火之蛾」。

[折叠展开]

关于千劫 · 其一

梅比乌斯:嗨,小白鼠,又见面了。要来杯茶吗?

芽衣:总觉得有很多人和我说过,「不要上梅比乌斯的手术台」,「不要吃梅比乌斯给你的东西」。

梅比乌斯:哎呀,又来了,能不能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呀?

梅比乌斯:什么东西坏了就是千劫干的,谁身子不舒服了就是梅比乌斯干的······这类谣言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芽衣:恐怕也不只是谣言吧。

梅比乌斯:我敢打赌我俩被冤枉的情况会更多一点。

芽衣:那······门口外面那个大坑是谁砸的?

梅比乌斯:是千劫。

芽衣:可大坑底部还有半片绿色的,像是蛇鳞的东西。

梅比乌斯:那也是千劫弄的。

芽衣:······至少我知道千劫的谣言是怎么来的了。

[折叠展开]

关于芽衣 · 其一

梅比乌斯:—场接一场的战斗、一次又一次的探索······哎,可爱的小白鼠,你还真是精力旺盛呢。

芽衣:我只是想了解真相而已。

梅比乌斯:嘻嘻,难道不是因为没什么事情可做吗?

梅比乌斯:可怜的大姐姐,不如让我来帮你一把怎么样?

芽衣:不必了。

梅比乌斯:喂,我还没说是怎么帮呢!

芽衣:反正又是让我配合你做一些实验和改造什么的吧。

梅比乌斯:是倒是······但我们可以从不疼的那种开始哟。

芽衣:不管是哪种我都不需要。

梅比乌斯:嘁,好吧,你不要就算了。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一

梅比乌斯:一直在这里探索也会感到无聊的,对吧?

梅比乌斯:这里的每一寸砖瓦,我都摸清楚了。

梅比乌斯:比如你脚底下那块砖,它叫菲莉丝,喜欢喝蘑菇奶油汤哦。

芽衣:那种伪装出来的童真,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梅比乌斯:哎呀,菲莉丝说你踩疼它啦。你可真是个坏姐姐。

芽衣:······还真是善于逃避问题。

[折叠展开]

关于芽衣 · 其二

梅比乌斯:可爱的小白鼠,让我们来聊聊你的事吧。

芽衣:我没什么好聊的。

梅比乌斯:别这么说嘛。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一向对自己相当严苛。

梅比乌斯:我在逐火之蛾里见过无数有着你这种眼神的人,他们的下场通常都不是太好。

梅比乌斯:除非,接受了我的手术。

芽衣:我猜,那部分人的下场更加糟糕吧?

梅比乌斯:呵呵,那就要看你的评价标准了······

[折叠展开]

关于伊甸 · 其一

芽衣:梅比乌斯,你听过伊甸唱歌吗?

梅比乌斯:没听过,或者听过但不记得了。

芽衣:是吗?

梅比乌斯:对我来说,都不过是些噪音罢了。仪器的指示音才是属于我的音乐。

梅比乌斯:当然,在噪音当中,她或许算能够忍受的那一种吧。

芽衣:那不能忍受的呢?

梅比乌斯:爱莉希雅的那些点子和建议,还有干劫砸坏我实验室的声音。

[折叠展开]

关于苏 · 其一

芽衣:你和苏······似乎有些矛盾?

梅比乌斯:嗯?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梅比乌斯:讨厌我的人太多,我已经分不清是因为矛盾还是别的什么了。

梅比乌斯:不过你这么一说······他似乎的确是最讨厌我的那一个。

芽衣:你对他做过什么吗?

梅比乌斯:没啊。为他做了一次再成功不过的手术,让他陪我给别人做了几次手术。除了这些想不到什么了。

芽衣:或许······是你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错误吧。

梅比乌斯:你说得有道理,我也老是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讨厌我,明明我也没做什么呀。

芽衣:······

梅比乌斯:唔,不过苏啊······凭他的医学造诣和理解力,他应该能够成为和我一样,甚至超越我的研究者。

梅比乌斯:可他却被自己的内心那些无用的道德给束缚了手脚。可惜啊,可惜······

芽衣:······我差不多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折叠展开]

关于华 · 其一

梅比乌斯:未来的小白鼠,你似乎和华原本就认识啊?

芽衣:······你想说什么?

梅比乌斯:哎,别那么防备嘛,我又不会去干嘛。

芽衣:······她和凯文一样,是来到了新世代的先行者。

梅比乌斯:是吗······哈,这还真是有趣。凯文我倒毫不惊讶,不过华呀······

梅比乌斯:对凯文来说,他早已料到时代的终结,知道自己的归处是那个未来,他选择了未来。

梅比乌斯:但对于华来说······恐怕是因为她那时已经没有了归处、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吧。

[折叠展开]

关于黄金庭园 · 其一

芽衣:伊甸说她把「黄金庭园」赠予了你。

梅比乌斯:啊,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梅比乌斯:但我其实在那之前就在这搞研究了,对我来说,也就是房间门牌换了个名字而己。

芽衣:······

梅比乌斯:怎么?你那表情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梅比乌斯:伊甸把这个地方给我,又不是为了找一全会打扫会擦玻璃的人来。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梅比乌斯:尽管之前一直束手束脚的,但伊甸把这地方给我之后,研究上终子算是自由了些。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很感谢她的。

芽衣:······

梅比乌斯:你要是有什么想评判的,就等你知道了真相之后再说吧。

梅比乌斯:不过在那之前别忘了,这条供你探寻的路,可是我为你铺起来的。

[折叠展开]

关于千劫 · 其二

芽衣:梅比乌斯,你曾经对干劫做过什么吗?

梅比乌斯:做过手术啊,怎么了?

芽衣:但我看他似乎不是很喜欢你。

梅比乌斯:这里面有几个人是喜欢我的?用你头上的角都数得过来吧?

芽衣:所以你真的没做什么吗?

梅比乌斯:就算我说没有,你会信吗?还是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吧。

梅比乌斯:人类称呼自己能够理解的答案为「真相」,却称那无法理解的为「谬论」,说那人是「疯子」。

梅比乌斯:至于你,你到最后会怎么看这一切?我可是很期待的哟,律 · 者 · 姐 · 姐。

[折叠展开]

关于凯文 · 其一

梅比乌斯:告诉我,小白鼠,未来的凯文是什么样子?

芽衣:······和现在并没有太大差别。

梅比乌斯:还是像个小跟班一样?

芽衣:小跟班?

梅比乌斯:也是,梅博士早就不存在了,他也没办法继续当她的小跟班了。

梅比乌斯:那·····他肯定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脑子里贯彻着自己的想法。

梅比乌斯:或者说是,梅博士的想法?

芽衣:我不知道他在贯彻着何种信念,但能感受到他遵循着自己内心的道路。

梅比乌斯:还真是忠诚的好男人啊。

[折叠展开]

关于樱·其一

樱:不要对她出手。

梅比乌斯:你会这么积极主动还真是难得。

梅比乌斯:让我猜猜看,是因为她和你用同样的武器,或是你们聊得很投缘,还是······

梅比乌斯:——她让你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樱:······

樱:她不属于这里。

梅比乌斯:哎,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还真是像你。

梅比乌斯:你明明活得再任性一点也可以的,樱。自由自在,顺从自己的欲望。

梅比乌斯:那样的话,你或许就不用······

樱:······?

梅比乌斯:哎呀,那件事可不能告诉现在的你呢。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二

梅比乌斯:总感觉小白鼠看我的眼神·····有点变化?

梅比乌斯:让我猜猜看,是不是有谁给你讲了一些关于「我」的故事?

梅比乌斯:给我讲讲看嘛,是关于哪件事的?

芽衣:没有。

梅比乌斯:可是你的眼神中明显对我多了一些提防诶。

芽衣:这是人下意识的防范本能。

梅比乌斯:严格来说,你好像并不是······

梅比乌斯:不过也没关系,芽衣小姐的话,确实也还可以称之为「人类」嘛。

[折叠展开]

蛇主之影

她已越过了门扉,踏入了更为深邃的阴影之中。

芽衣:这里是?

梅比乌斯:哎呀,还真是一位稀客呢。

芽衣:谁?

梅比乌斯:律者姐姐~让我们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芽衣:······

梅比乌斯:哎,别那么紧张嘛,大姐姐。人家又不会一口就把你给吃了。

梅比乌斯:还是说······你其实是在想,该如何才能把我给吃掉呢,律者?

芽衣:抱歉,我没有那种兴趣。

梅比乌斯:呵呵······大姐姐,你对我还真是冷淡呢。

梅比乌斯:但我啊······人家可是从你第一次进入这往世乐土开始,就一直在注视着你了哦?

芽衣:注视?我看,不如说是「暗中窥伺」才更准确一些吧。

芽衣:你觉得呢,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嘁,没意思。难得我想给人留下个好一点的第一印象······

梅比乌斯:嗯,等等······也许只是你不喜欢这种类型的?那······

梅比乌斯:大······大姐姐······这里好黑······好可怕啊······大姐姐,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芽衣:······

芽衣:够了。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律者······没人告诉过你,在别人家里做客的时候,要对主人保持应有的尊重吗?

芽衣:家······?

梅比乌斯:呵呵,你不是都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吗?

梅比乌斯:还是说,除了「梅比乌斯」这个名字以外,他们其实什么都没和你说过?

芽衣:他们确实没有告诉我太多和你有关的事情。

芽衣:但几乎每个人都提醒过我,要对你多加小心。

梅比乌斯:既然如此······

梅比乌斯:那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毫不设防地和我说这么多话呢?

芽衣:······!

芽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但······为时已晚。

梅比乌斯:来吧,我可爱的小白鼠······阴影攀上了她的肌肤,诱惑的低语亦如游蛇一般,从思维的缝隙之中渗入。

芽衣:梅比乌斯,你······

梅比乌斯:到这来

梅比乌斯:让我们再深入一点……

梅比乌斯:它就在那里……

梅比乌斯:「无限」的刻印……

梅比乌斯:我会把它给你的

梅比乌斯:只要……

梅比乌斯:你再向前踏出一步……

梅比乌斯:一步就好

[折叠展开]

背叛者

芽衣:我······回到现实了?为什么······?

环顾四周,仍然是那早已习惯了的大厅,和从前别无二致。

芽衣:刚才那究竟是······

梅比乌斯:哎呀,你这么快就醒了呀。大姐姐。

芽衣:······

梅比乌斯:看来律者······确实与众不同呢,我对你更有兴趣了。也是多亏了你,我才能出现在这里。

芽衣:是你······为什么要阻碍我?

梅比乌斯:阻碍?怎么会呢?难道是你昏过去太快了,没听到我最后说的那些话吗?你想到达的终点,正是你现在所处的起点呀。

芽衣:······荒谬。

梅比乌斯:哎呀,别这么生气嘛,大姐姐······你是不是很在意刚才发生的事呀?

梅比乌斯:其实,我的刻印和别人有些不同······尤其是在传承方式这一点上。

梅比乌斯:不如······我们再继续深入一些,怎么样?「无限」的刻印······我会找到最适合你的方式,然后把它交给你的。

芽衣:······

爱莉希雅:呀,瞧瞧是谁来了,这不是亲爱的梅比乌斯博士吗?

爱莉希雅: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我还以为······你只会出现在绿油油的地方呢。

梅比乌斯:······爱莉希雅。

爱莉希雅:见到你可真高兴!不过,我和芽衣说好了,要一起去做点开心的事情。哎,对不起,不能陪你啦。

梅比乌斯:······

爱莉希雅:好了,能把她还给我吗?我们有约在先的。

梅比乌斯:爱莉希雅,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爱莉希雅:嗯······朋友关系?很要好的那种?不对,应该说是超级好的那种?芽衣,你觉得呢?

梅比乌斯:······给我闭嘴。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这样到处抛头露面······

梅比乌斯:「背叛者」。

芽衣:(嗯······?)

爱莉希雅:背叛者?你在说什么呀,我不是苏,看不见未来发生的事。

爱莉希雅:但是,我相信自己,相信「爱莉希雅」,就像我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也包括你。

爱莉希雅:诶,等等······难道说······背叛者,指的是芽衣的事?千万别这样想呀!我心里还是有你的。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听好了,新来的小姑娘······啊,不,是会放电的大姐姐,你可千万要小心这个人。

梅比乌斯:在往世乐土中,她永远都是最不值得信任的那一个,哪怕只是一丁点。

芽衣:我不会接受任何人强塞给我的答案,我会自己去找到它的。

梅比乌斯:······呵呵。

梅比乌斯:我不会把时间和心思花在说服你这件事上。

梅比乌斯:刚才那只是出于善意的提醒。但你最好还是机灵一点,否则,你早晚会为此付出代价。

梅比乌斯:是的。我们······都曾为此付出过代价。

爱莉希雅:呼——刚才真危险。

爱莉希雅:梅比乌斯总能做出一些超出我想象的事。可惜,我对她就是讨厌不起来,舍不得说她任何坏话。

芽衣:是吗?可在我看来,你们的关系似乎并不如你所说的那么和睦。

爱莉希雅:哎呀,我是真的很喜欢她,你看,小小一只,让人忍不住就想欺负,多可爱♪

芽衣:那么,关于她口中的「背叛者」······

爱莉希雅:嗯哼。

芽衣:······

芽衣:看来你不想谈论这件事,或者说,「为时尚早」,对吗?

芽衣:无论如何,这不会影响我对你的判断。

芽衣:你的记忆体依旧被保存在这里,也就代表这件事背后必然存在着更深的隐情,我会亲自去揭开它。

爱莉希雅:嗯,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三

芽衣:······

梅比乌斯:哎,说吧,小白鼠。这次又是谁和你说我的坏话了?

芽衣:······

梅比乌斯:嗯······不愿意说吗?没关系,那就让我来猜猜看好了~

梅比乌斯:让我想想······是爱莉希雅吗?不对。那是樱?唔······也不太像。嗯······千劫?应该也不是吧?

梅比乌斯:嗯······会 · 是 · 谁 · 呢?

那水蛇般的座椅缓缓向上飘起,让她凑近到了芽衣的面前。

呼吸之间,芽衣看着那双蛇瞳之中自己的倒影,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半步。

梅比乌斯:哎呀,你怎么躲开了?要是我不小心摔倒了,你可是要负责的哦。

芽衣:······差不多就到此为止吧,梅比乌斯。我没心情和你玩过家家。

梅比乌斯:······嘁。

芽衣:梅比乌斯,我一直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会对「改变」后继者表现得如此积极?

芽衣:甚至,你常常会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存在于此的你······你的目的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传承」,而是为了「改变」。

芽衣:但这种「改变」,对身为记忆体的你们而言应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除非······

芽衣:······

芽衣:梅比乌斯······存在于此的你,真的仅仅只是一段往日的记忆而已吗?

梅比乌斯:呵呵······雷电芽衣,你还真是只聪明的小白鼠呢。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梅比乌斯向芽衣伸出了手。

但即便庭园中的灯光是暖黄色的,她裸露在外的手腕看上去却还是如此白皙,几近透明。

造物主的过失——不知为何,芽衣的心里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梅比乌斯:没错,从一开始这里就不存在什么「梅比乌斯」的记忆体。

梅比乌斯:现在在你面前的,就是唯一的、真正的「梅比乌斯」,也就是······真正的我。

梅比乌斯:不信的话······要试试看,来和我握个手吗?

芽衣:······

芽衣: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梅比乌斯。

芽衣:虽然我不清楚具体的原理,但······我应该也是可以与乐土中的记忆体有肢体上的接触的。

梅比乌斯:哎呀,居然没有被我的话给吓到呢······小白鼠,你表现得很棒哦。

梅比乌斯收回了手,象征性地为芽衣鼓了鼓掌。

而在她的指间,金属的光泽一闪而过。

芽衣:······

芽衣:看来,和你相处的确还是要多加小心。

梅比乌斯:嗯?律者姐姐,你在说什么呀?人家好像有点听不懂了呢。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四

芽衣:也就是说······实际上,你才是世界蛇真正的建立者。

梅比乌斯:哎呀,小白鼠······你都已经加入这个组织这么久了,怎么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呀?

梅比乌斯:大家都不信任你吗?被同事们排挤了?还是说······其实不管在哪里,你都一直像是个局外人呢?

芽衣:梅比乌斯,如果你是想以此来让我动摇的话,那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

芽衣:世界蛇对我信任与否,我从来就不在乎。

芽衣:反倒是你······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组织,它的成员现在却都称另外一个人为「尊主」,把他的意志当做是唯一的信仰与教条······

芽衣:梅比乌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现在的心情。

梅比乌斯:呵呵······我的心情?那当然是······无所谓啦。

梅比乌斯:世界蛇的王座······坐在上面的人是谁都可以。可以是我,可以是凯文,可以是梅,甚至可以是你,都没关系。

梅比乌斯:因为无论这个人是谁,他一人的意志,都绝对无法改变这条巨蛇行进的轨迹。

梅比乌斯:而且······严格来说,世界蛇的建立者其实也并不是我,而是灰蛇。

芽衣:灰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也是你的造物之一。

梅比乌斯:嗯,没错,但你可不要误会了。

梅比乌斯:人们之所以会认为是我建立了世界蛇,那也只是因为灰蛇选择了去跟随我的意志,而非其它。

芽衣:你的意志······的确,凯文曾提起过,是你创造了「圣痕」的原型。

梅比乌斯:哎呀,原来他都已经告诉你了呀。真是的,我本来坯想再谦虚—下的呢。

梅比乌斯:不过呢······确实,就像是凯文告诉你的那样,我只是创造出了「圣痕」的原型。

梅比乌斯:而至于现在你所知道的「圣痕」,以及「圣痕计划」······这些,则都是由我和梅博士共同完成的。

梅比乌斯:哎,梅博士······要是当初她肯早一点推行「圣痕计划」的话,我们是不是也能迎来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呢?

芽衣:(梅比乌斯······圣痕计划······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芽衣:(······)

芽衣:(既然圣痕计划与她有如此之深的关联,而她又没有在前文明的终焉中死去······)

芽衣:(那为什么······「圣痕计划」的执行者会是凯文,而不是她呢?)

[折叠展开]

关于灰蛇 · 其一

梅比乌斯:我们又见面了呢,律者姐姐。

芽衣:······事先说好,我对你的一切实验都没有任何兴趣。

芽衣:如果你不想继续浪费时间的话,那些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再提起了。

梅比乌斯:哎,好吧好吧看来是我太过热情,给你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象呢。

梅比乌斯:大姐姐,你可千万不要把我当成是什么科学怪人哦?

梅比乌斯:我呀,其实只是想和你一起去做些有趣的事罢了,不一定非要去实验室的哦。

梅比乌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其实也是可以先从一些你感兴趣的话题开始,慢慢培养感情的嘛。

芽衣:······你是没听清刚才我说的话吗?

梅比乌斯: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小白鼠,你该不会是打算来找我喝茶赏花的吧?我看起来像是会有那种闲情逸致的人吗?

芽衣:在此之前······我的确是这样以为的。

芽衣:就算刻意去避免,一个人和他的造物,也总还是会存在一些相似的地方。

芽衣:可你······至少在性格方面,你的造物和你之间,似乎毫无相似之处可言。

梅比乌斯:哼······怎么,难道克莱茵还和你一起去乐土里赏花了吗?

芽衣:我指的是灰蛇。如果不考虑他的傲慢与冷酷······大多数时候,他都还可以算得上一个颇有风度的人。

梅比乌斯:哦······原来如此。你绕了一大圈,想说的就是这个。

梅比乌斯:不过嘛······「颇有风度」?不管怎样,他终于也算是找到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了。

芽衣:你看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我以为你不会在乎他的。

梅比乌斯:嗯······我的确也曾产生过那样的想法啦。

梅比乌斯:毕竟······灰蛇他和克莱茵可不一样,不过是在测试新技术的过程中诞生的副产物罢了。

梅比乌斯:于是,在确认了那种技术确实可行之后,我就把最初的灰蛇丢到销毁池里面去了。

芽衣:······

梅比乌斯:而在第二天,当我再次经过那里的时候,我发现「它」竟然还「活着」······而且,「它」竟然似乎还有了「意识」。

梅比乌斯:你能相信吗?在80%以上的有机体都已经被腐蚀掉了的情况下,「它」不但还活着,而且还产生了惊人的「进化」······

梅比乌斯:「它」是那么的丑陋,却又是那么的美丽······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生物。

梅比乌斯:「它」那丑陋的双眼里,所进发出来的求生的意志,那种只为生存而存在的光芒······

梅比乌斯:那是我从未在任何的「人类」身上所见过的,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美丽」。

梅比乌斯:于是,我决定给「它」一个机会······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梅比乌斯:我想要看看,「它」究竟能否用自己的力量来完成蜕变,为「生命」增添一种全新的存在形式······对此,我拭目以待。

梅比乌斯:当然,无论「它」是否能够成功,我都没有再打算去出手干涉。

芽衣:······

梅比乌斯:「它」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我有什么资格,去用自己的手来为「它」划定前行的路?

芽衣:对于自己所创造出的这些生命······你似乎一直都是这种不太负责的态度。

梅比乌斯:呵呵······「人类」难道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梅比乌斯:在降生之后,就被随意地丢下,不得不独自一人去面对这整个世界······

梅比乌斯:「人类」······从来都是如此,没有任何的例外。

[折叠展开]

关于克莱茵 · 其一

千劫:克莱茵?她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梅比乌斯:······

千劫:哦,你说的是后来的那个······怎么,你又把她给弄丢了?

梅比乌斯:呵呵······千劫,你要是不会说话的话,可以闭嘴。

梅比乌斯:哎,我当初就应该把你的嘴也给改造一下,或者······至少也应该把它给缝上。

千劫:呵,你试试看?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千劫,你要是不知道她去哪了,就赶紧让开吧。别在这挡我的路。

千劫:那我要是说,我知道呢?

梅比乌斯:啊,那更好了。说来听听,她去哪了?

千劫:呵呵······或许,你应该去乐土里找找看?

千劫:说不定你就能在哪捡到她的一条胳膊,或者是一条腿······但我相信你,梅比乌斯······你绝对会把她再拼起来,然后接着用······

一瞬之间,无数漆黑的尖刺自梅比乌斯身后的阴影之中迸射而出,直指千劫的喉咙、心脏······各处要害。

梅比乌斯:······克莱茵,她到底去哪了?

千劫:······

千劫:呵呵······哈哈哈哈······

男人狂笑着,抓住了身前那长矛一般的黑刺,向前踏出了一步。

那黑刺已经刺穿了男人的血肉,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仍是狂笑不止。

千劫:哈哈哈哈······对,没错,就是这样,梅比乌斯······就是这种被怒火所引燃的杀意!

千劫:让它烧掉你那令人恶心的伪装······让我也看看,你那张臭脸,究竟会被这怒火扭曲成什么模样!

梅比乌斯:······

深呼吸几次过后,她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手,那些致命的黑刺也随之回到了阴影之中。

千劫:······废物。

梅比乌斯:哎,行了,别白费力气啦。我还没有蠢到会上你的当。

梅比乌斯:而且,这种执着······只会显得你很软弱,千劫。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五

梅比乌斯:哎呀,小白鼠,你又来找我了呢。

芽衣:······

梅比乌斯:没关系的哦,律者姐姐。像你这样口是心非的人,我以前其实也见过不少呢。

梅比乌斯:嘴上说着不感兴趣,心里却对我的实验好奇得不得了,甚至还有些渴望······这样的人,也是有的哦。

芽衣:呵,算了吧,梅比乌斯。像你这样满口谎言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人自愿来参与你的实验?

梅比乌斯:呵呵······谎言?大姐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呀?我可不是爱莉希雅哦。

芽衣:哦,是吗?

芽衣:那么,「存在于此的,就是真正的梅比乌斯」,对于这句话,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梅比乌斯:哦?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还需要解释吗?

芽衣:你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

芽衣:乐土中不可能有真正的英桀存在。和其他人一样,你也只是梅比乌斯的记忆体,而非真正的「梅比乌斯」本人。

梅比乌斯:嗯······记忆体。所以呢?这和我所说的有什么冲突吗?

芽衣:如果你真如其他人所说,拥有那种堪称「不死」的能力,那真正的你,应该还存在于现实中的某处。

梅比乌斯:是谁告诉你······记忆体,就不能是「真正的梅比乌斯」了?

芽衣:你这已经是在强词夺理了······

梅比乌斯:怎么,终于意识到了?

芽衣:的确,还有一种可能性,能让这两件事不再矛盾。

芽衣:你出现在乐土中的方式不同于其他英桀,反而和我······和其他参与试炼的人更为相似。

芽衣:也就是说······当初你很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无法留下自己的记忆体,必须要用自己的意识来填补乐土中的空缺。

芽衣:如果是这样······那似乎也可以解释灰蛇为什么没有执着于让你来成为世界蛇的尊主。

芽衣:那样做的话,等于是在破坏往世乐土的完整性······

梅比乌斯:呃······不好意思,大姐姐,打断你一下。

梅比乌斯:请问······你在推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芽衣:······

芽衣:我在想,现实中或许的确还存在着另一个梅比乌斯,只是从来没有人见过她。

芽衣:她的躯体或许被保存在了某个隐秘的地方,用以维系乐土中的记忆体,也就是你的存在。

芽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每个人的想法,也就都能解释得通了。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大姐姐,你还是不要继续乱猜下去了······说了半天,一点有用的都没有。我听着都觉得可怜。

梅比乌斯:无论是灰蛇还是克莱茵,他们对我的了解都还是太少了,你根本就不用在乎他们的判断。

梅比乌斯:我已经说过了,在你面前的,就是「真正的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你可以把这当成是谎言,但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反驳我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只可能是「真相」。

[折叠展开]

关于克莱茵 · 其二

芽衣:没想到,你竟然也会是一个念旧的人。

梅比乌斯:哎呀,小白鼠······看来你已经把我教给你的事都忘光了呢。

梅比乌斯:无法确信的事,最好还是不要随便说给别人听比较好哦。会让人觉得,你很无知的。

芽衣:哦,是吗?

芽衣:我无意间听到了一些和克莱茵有关的事,也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会说自己制造她的原因与灰蛇不同。

芽衣:与其说是「制造」克莱茵,倒不如说······你其实是想让克莱茵「重生」。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无意间」······小白鼠,你还真是会说话呢。

梅比乌斯:没想到你会对我的过去这么感兴趣······不过,这可不是念旧哦。

梅比乌斯:毕竟······克莱茵都已经成为了第十律者——那以她······以一个律者为原型来设计制造新的武装人偶,这应该也很合理吧?

梅比乌斯:而且······哎,可惜,如果那时她还活着的话······她所具有的研究价值也许还会更高一些。

芽衣(曾经的克莱茵······是第十律者之一?)

梅比乌斯:嗯?你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

梅比乌斯:哦······原来如此,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呀。呵呵······刚才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芽衣:你和千劫······同样是有熟悉的人在那次事件中成为了第十律者,但你和他对此的态度却完全不同。

芽衣: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梅比乌斯:哦?说来听听。

芽衣:对于克莱茵的死······你其实并不像你所表现出来的这样,对她毫不在乎。只是······你所采取的措施和千劫不同而已。

芽衣:千劫选择了复仇,而你······则是想要拯救克莱茵······

梅比乌斯:······够了。

梅比乌斯:你的话可真多······但我还用不着你来给我做什么心理辅导。

梅比乌斯:千劫······他就是一个蠢人、一头野兽。像他那样毫无意义地放任自己的怒火······那种蠢事,我可不会去做。

梅比乌斯:但······的确,如果不是他们自作主张杀死了克莱茵,我或许就还能有机会找到让她重新变回人类的方法。

芽衣:所以,杀死克莱茵的人······是谁?

梅比乌斯:谁知道呢?他们和我说是苏,但你信吗?

梅比乌斯:那个天真的医生,他竟然会选择去杀人而不是救人,你会相信这样显而易见的谎言吗?

梅比乌斯:更何况,在那种特殊的状况下,捕获活的第十律者个体无疑会对战局有莫大的帮助······于情于理,他都不可能会那么做。

梅比乌斯:很显然,他们只是在试图掩盖真相而已——在那段出于种种原因,我未能亲眼见证的时间里所发生的真相。

梅比乌斯:他们很害怕······害怕我会在知道了真相之后,像千劫一样,对他们展开疯狂的报复······真是愚蠢······愚蠢至极。

[折叠展开]

关于不死的秘密 · 其一

芽衣:即便文明皆已消亡,你也不会彻底「死去」———在苏看来,你的生命已经顽强到了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芽衣: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给出这么高的评价。

梅比乌斯:呵呵······虽然我很讨厌他那像是说教一样的语气,但我也不得不承认······

梅比乌斯:对于这世间的一切,比起那些庸常废人,他的确总是能看得更为透彻,也更长远。

梅比乌斯:可惜,他对我的理解······也不过就是「自以为是」罢了。

梅比乌斯:蛇本来就是不会屈服于死亡的生物,这很值得大惊小怪吗?

芽衣:不,我完全能够理解他的想法。如果我也曾亲眼看到过一个人「死而复生」,恐怕我也会······

芽衣:······

芽衣:好吧,我的确曾见到过一个人,他同样也能做到类似的事······

芽衣:不,是两个人······

芽衣:······

芽衣:呃······也可能是三个······

梅比乌斯:······够了。你还有完没完?是想组织一场「不死者」联谊大会吗?

芽衣:不,我只是想找到······你们在「不同」之中的「相同」之处。

梅比乌斯:哦?

芽衣:替换、重构、复原······虽然我无法做到那样的事,但至少我还能够理解其中的原理。

芽衣:而你······在其他人眼里,你的「死而复生」,却更像是一种完全无法解释的「奇迹」。

梅比乌斯:奇迹?这么说倒也没错······

梅比乌斯:这是超变手术在我身上体现出来的副作用,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其他人也拥有相似的能力。

梅比乌斯:不过,对于「蛇」来说,抛弃腐旧的躯壳,然后迎接新生······这本就只是生命进程中一个小小的插曲。

梅比乌斯:现在你明白了吧?超变手术所带来的副作用······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芽衣:······

芽衣:我记得你说过······你会「变小」,也是因为超变手术的副作用。

梅比乌斯:······

芽衣:我暂且假定你两次都没有对我说谎,那么,也就是说······

芽衣:超变手术的确让你拥有了「死而复生」的能力,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芽衣:每一次的「死而复生」,都会让你的身体发生一定程度的退化······你会变得更年轻,或者说······更小一点。

梅比乌斯:呵呵······很聪明呢,小白鼠,你是从谁那里听说了与我的「死亡」有关的事吗?

梅比乌斯:没错,就像是「蛇蜕」一样,我的「死而复生」······就是类似那样的东西。

芽衣:「蛇蜕」吗?我倒是觉得,这个比喻其实并不太准确。

芽衣:据我所知,「蛇蜕」其实代表的是蛇的「成长」。也就是说,每一次的蜕皮,其实都是在让蛇更加接近死亡的终点。

芽衣:而你······梅比乌斯,你的「蛇蜕」,却是在每次死亡时,让自己的生命向着最初的起点逆流。

芽衣:这是种很明显的差异。

梅比乌斯:······

芽衣:我听说,你是逐火之蛾最初的几名成员之一······即使是在末世,我也不相信他们会让一个小孩子加入这么危险的组织。

芽衣:那么······梅比乌斯,在你变成现在的这副样子之前,究竟已经经历过多少次的「死亡」了呢?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这就是你想问我的问题吗?

梅比乌斯:如果是的话,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带着你那些愚蠢的问题一起······我没兴趣回答你。

梅比乌斯:再见。

芽衣:······

芽衣:(她的语气······)

芽衣:(我的猜想应该没有错,梅比乌斯的死而复生······的确是存在着呆种极限的。)

芽衣:(可如果是这样,那其他英桀······他们又为什么会对她的不死如此确信呢?)

[折叠展开]

关于乐土的馈赠 · 其一

芽衣:现在看来,在十三位英桀之中,其实根本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非战斗人员」。

芽衣:他们或许的确在其他领域更有建树,但在战斗方面······哪怕那是他们最不擅长的,却还是能够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实力。

芽衣:伊甸,苏,还有你······梅比乌斯,都不例外。

梅比乌斯:诶?大姐姐,你在说什么呀?我连武器都没有······哪里像是可以战斗的样子了?

梅比乌斯:我呀,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科研人员而已哦,从来都没有到战场上去过呢。

芽衣:······

芽衣:能同时压制华和苏两个人的科研人员?看来前文明的崩坏似乎并没有我想的那么严重。

梅比乌斯:······

芽衣:好了,梅比乌斯,我们之间的相互试探能到此为止了吗?

芽衣:我已经听说过融合战士那种特殊的姿态了。

梅比乌斯:小白鼠,你和其他人也都是这样交流的吗?

梅比乌斯:真是和你这张温柔又可爱的脸······一点都不搭呢。

芽衣:······

梅比乌斯:哎,好吧······和你一样,我也有只看事物表象的时候呢。

芽衣:哦?我可不认为那是什么「表象」。

芽衣:倒不如说,那其实才更像是融合战士的「本质」,不是吗?

梅比乌斯:融合战士的本质?呵呵,小白鼠,你可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梅比乌斯:居然敢在我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说吧,你又从谁那里听到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芽衣:圣痕觉醒者的「禁制」,还有往世乐土存在的意义······它们应该都与此有关,对吗?

梅比乌斯:圣痕觉醒者的禁制?······啊,让我猜猜,应该是那只小黑鼠告诉你的?

芽衣:不要用问题来回答问题,梅比乌斯。

芽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对于后继者而言,他们所经历的一切试炼,最终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能够来到你的面前······

芽衣:然后,去接受你的「馈赠」,解开自身的禁制。

芽衣:和凯文一样,曾解开过自身禁制的你······应该是乐土中唯一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

梅比乌斯:呵呵······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梅比乌斯:很可惜,你确实猜错了哦。

芽衣:什么?

梅比乌斯:呵呵······「和凯文一样」?「解开禁制」?

梅比乌斯:小白鼠,看来你对过去的事,还是一无所知啊。

梅比乌斯:对英桀们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禁制······而是在成为融合战士的瞬间,就已经被刻写在基因当中的「本能」。

芽衣:······这不可能。

芽衣:在第一研究所的那场事故发生时,苏应该也已经是融合战士了才对,但那却是他第一次知道那种形态的存在。

芽衣:(不过······凯文也说过,那种姿态对融合战士来说并不是例外······)

芽衣:(这到底是······ )

梅比乌斯:这,你就得去问他自己了。

[折叠展开]

关于记忆 · 其一

爱莉希雅:所以,亲爱的梅比乌斯,你也陪我走到了最后。

梅比乌斯:别用那种肉麻的说法,爱莉希雅。我最后一次来同步记忆的时候,你刚死,所以记忆尤其鲜明呢。怎么,很好奇?

爱莉希雅:唔······还是算了吧!总觉得由你来描述,一定不符合我的审美。

爱莉希雅:这种事还是要问伊甸啦~只有她才能将我的凋零描绘得如落花一般楚楚可怜、而又美丽动人。

梅比乌斯:哦?在我的印象里,你的结局跟这两个词都不搭边······背叛者。

爱莉希雅:好啦好啦,可以了,剧透可不好哦。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比如······来聊聊梅比乌斯你的结局?

梅比乌斯:······爱莉希雅,你转移话题的水平真是大幅下降了。你知道,我是不死者,这是我的能力。

爱莉希雅:但是······并不绝对,不是吗?在一件事情发生之前,你很难证明它「不会发生」。

梅比乌斯:你想说什么?

爱莉希雅:亲爱的梅比乌斯,为什么留在往世乐土中的你······记忆并不完整呢?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记忆不完整?你在说什么?

爱莉希雅:嗯,我也不清楚梅比乌斯博士是怎么做到的,但她毕竟是往世乐土的所有者,有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小秘密也不奇怪。

爱莉希雅:既然如此,在你所缺失的那部分记忆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而真正的你,现在又在哪里呢······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胡言乱语就到此为止吧。

梅比乌斯:我就是真正的梅比乌斯,一向如此。以前是,现在是,未来当然也是。

梅比乌斯:我自始至终,都从未偏离过自己的方向。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六

梅比乌斯:呀,瞧瞧这是谁来了······「把梅比乌斯揍趴下了的芽衣小姐」······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这样称呼你了呀,可爱的小白鼠?

芽衣:梅比乌斯······真是难得,总觉得已经很久没见过你了。

梅比乌斯:嗯,最近好像是有些忙,一不留神就把你给冷落了呢~

梅比乌斯:不过嘛······呵呵,别担心哦,我可爱的小白鼠。就算我不来见你了,你也始终都是我最喜欢的那一个哦~

芽衣:梅比乌斯······你又在搞什么鬼?

梅比乌斯:呵呵,放心好啦,和你还有那只小黑鼠都没什么关系,只是些我自己的事罢了。

梅比乌斯:而且,比起我这边······乐土里正在发生的那些事,才是你更应该去关注的吧?

芽衣:······

梅比乌斯:哎呀,看你那一脸疑惑的样子······难道说,她到现在都还没来和你打个招呼吗?

芽衣:谁?

梅比乌斯:嗯······看来,的确是还没来过呢。

芽衣:······

梅比乌斯:呵呵,好啦,小白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梅比乌斯:要是在表演开始前就戳穿了她的伎俩······我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和那位「魔术师」再吵一架······

芽衣:魔术师?

梅比乌斯:呵呵,我可爱的小白鼠······就让我好好看看,你被她耍的团团转的样子吧~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五

梅比乌斯:又来找我了吗,律者姐姐?

梅比乌斯:那些探索很危险吧?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你检查一下吗?

芽衣:够了,梅比乌斯。如果你只是对律者感兴趣,大可翻阅你自己的实验资料。

芽衣:我有理由相信······没有躺上过你的手术台的律者才是少数吧?

梅比乌斯:呵呵······说是「绝无仅有」,也不算夸大呢,不过······像你这样,一个拥有自我意志的活生生的律者······我可不想错过呢。

芽衣:「拥有自我意志」······也并不罕见吧,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你难道想说······在你的时代里,像你这样的律者反而是正常的吗?

芽衣:的确不在少数。

梅比乌斯:哦?竟然是这样吗······

梅比乌斯极为少见地在外人面前支起下巴,眼睛微微眯起——显而易见,她正在思量着什么。

梅比乌斯:呵呵······你知道吗?小白鼠的作用,就是能让我在安全的处境下获取一些「信息」。

梅比乌斯:所以······你还真是一只出色的小白鼠呢,甚至不需要手术台,就能为我做到这一点。

芽衣:嗯?梅比乌斯,你······

梅比乌斯:呵呵······我呀,现在对你更感兴趣了呢,大 · 姐 · 姐。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六

芽衣:所以······在你身上难道还有其他奇怪的副作用存在吗?

梅比乌斯:哎呀,大姐姐,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我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吗?

梅比乌斯:至少······我头上可没有长角吧?

芽衣:没必要意有所指,梅比乌斯,那种在乐土中时常可见的鳞片,我想······应该也不会和别人有关吧?

梅比乌斯:谁知道呢?或许是乐土里还有什么你没见到过的存在吧?

梅比乌斯: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这里有什么秘密吗?喜欢的话,就拿一片去好了。

芽衣:我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

梅比乌斯:这可说不准哦,小白鼠。

梅比乌斯:嗯······虽然对我来说,那只不过是残蜕罢了······哪怕是比较「特殊」的残蜕,本质也不过如此。

梅比乌斯:但对其他人来说······我留下的任何东西,应该都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吧?

芽衣:你自视未免太高了一些,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事实不就是这样吗?或许,这就是走得太远的烦恼吧?已经被我舍弃的谬误,人们却还需要漫长的时间来理解,真可悲。

梅比乌斯:如果你已经知道了太多,就很难再想象无知者的心境了,这就是「知识的诅咒」。

梅比乌斯:我又能缺怎么办呢,小白鼠,我可没时间一一关照他们。

梅比乌斯:像是什么把人类变成崩坏兽的技术······说不定,现在还有什么人拿它当天方夜谭呢。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七

芽衣:原来不仅仅是我,就连英桀······或者说,逐火之蛾里的大部分人,都因为你的「声名」而心怀戒备。

芽衣:你还真是颇有「成就」啊。

梅比乌斯:这个语气······小白鼠,你在乐土里学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东西呢。

梅比乌斯:一定是「毒蛹」的关系吧,加入过那里的人,总会受到一些偏见的。

芽衣:是吗?可就连曾是毒蛹成员的人,似乎也对你······

梅比乌斯:够了,小白鼠,没意义的事就不要深究,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梅比乌斯:我是做过一些事,但进化和变革,本就需要一些「损耗」。而之所以会变成你听说的样子······只是因为一些人明明愚蠢,却偏偏很有主见。

梅比乌斯:能够理解我,并且跟上我步伐的人,还是有很多的,只是你没听人提起过······

梅比乌斯:只不过都死光了而已······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没什么大不了的。

芽衣:······

芽衣:还是谈谈「毒蛹」的事情吧。据说从不离开实验室的你,居然「主动」申请加入毒蛹的指挥行动,还真罕见。

梅比乌斯:嗯······当然了,虽然我不在乎这种天分,但我偏偏很擅长指挥调度。既然毒蛹正好缺少这样的人,我也只能代劳一次了。

芽衣:(擅长······我听到的评价是这样的吗?)

芽衣:(果然,梅比乌斯当时还有其他的目的。)

梅比乌斯:啊······小白鼠,你倒是提醒了我。

梅比乌斯:有机会的话,再来指挥一次试试看吧,不过我得想想······乐土中还有什么好指挥的呢?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八

芽衣:所以······你究竟是不愿步行,还是必须要依靠那个装置才能行动自如呢?

梅比乌斯:谁告诉你它只是个装置的?这也是我制造的人工生命。需要我让它用触角跟你打个招呼吗?

芽衣:······?

梅比乌斯:呵,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芽衣: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开这种低级玩笑。还是说,我的问题触及了你的痛点?

梅比乌斯:呵呵······是你先把它判断成普通的代步工具,这么冒失的错误,还不想被别人嘲弄吗?

梅比乌斯:可别小看了它,在关键时候能发挥的作用,它说不定比你还要多呢。比如······

梅比乌斯略作沉吟后,轻轻敲击了一下机动装置的侧面。

「检测对象:雷电芽衣。当前血压——124/82mmHg ]

芽衣:······

芽衣:我没想到的还有另一件事——我从未听说过你还有机械方面的知识。

梅比乌斯:这也是自然的了。虽然你在某些方面的确让我刮目相看,但在「愚蠢」这件事上,倒还是一如既往呢,小白鼠。

「检测对象:雷电芽衣。当前血压——144/97mmHg ]

芽衣:······

梅比乌斯: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对机械毫无兴趣,它······只是基于一场合作的「量身定制」。

梅比乌斯:只是······我毕竟还是个实用主义者,不欢而散也是必然的了。

梅比乌斯:有必要的话,我当然也会离开它走到地面上去的······只不过,想找到适合我的「鞋子」,恐怕很难呢。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九

芽衣:那么······也难怪你在英桀中会显得格格不入了。

梅比乌斯:格格不入?这种事需要用很长时间来理解吗?

梅比乌斯:会被称作「大多数」的,往往都是一些庸人,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芽衣:在我看来,这更像是某种掩盖真相的借口。

芽衣:你是英桀之中最早加入逐火之蛾的人,对逐火之蛾的了解比任何人都深。

梅比乌斯:「加入」?还真是被你看轻了呢,小白鼠。有资格让我「加入」的组织,根本就不存在。

芽衣:你不会想说······自己是逐火之蛾的创立者吧?

梅比乌斯:啊······这当然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事,否则,当初也不会有那么多碍手碍脚的人了。

梅比乌斯:可别把我和其它人混为一谈——从来都不是逐火之蛾看中了我,而是我选择了它。

芽衣:可在此之前呢?你的学识从何而来,你留下过怎样的足迹,在乐土中却很少能得到线索。

梅比乌斯:因为那不重要。

毫无征兆,不发一言,梅比乌斯坐着的机动装置将她向前猛地推了一下。

如同窜近的蛇,她的脸突然贴近,笑容令人发寒。随着这一动作,她右耳的坠饰从发间落了出来,轻轻摇晃着。

梅比乌斯:小白鼠,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别把我和别人混为一谈。

梅比乌斯:为了达成目的,我连这副躯壳也随时可以抛弃,所谓的「过去」······根本无关紧要。

[折叠展开]

蛇主的追忆 · 其十

梅比乌斯:又怎么了,小白鼠,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来烦我。

芽衣:······

梅比乌斯:笑什么笑?

芽衣:爱莉希雅说,她在给你准备粉色的衣服了,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芽衣:我就给了她一些······小小的建议。

梅比乌斯:······你?!

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怎么,小白鼠,你已经这么闲了吗?

芽衣:也许你应该换一种称呼了。在「接受实验」这方面,你已经如愿以偿,但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芽衣:我好奇的是······接下来会怎么样?事实上,我不认为你是那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人。

梅比乌斯:呵呵······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小白鼠。我经历的失败数以千计······在这当中,你甚至不是会让我感到遗憾的那一类。

梅比乌斯:放心吧,我不会再对你有什么想法了,和那个惹人厌的小姑娘一样,你已经不是我最喜欢的小白鼠了。

芽衣:可你最近似乎很少露面了,很难不让人怀疑你又在暗中筹划着什么。

梅比乌斯:哼······相不相信······就由你自己决定了,对我来说,那已经没有必要了。

梅比乌斯:也是多亏了你,那些被刻意隐瞒下来的「碎片」,我才能再次把它们找回来呢······

梅比乌斯:现在我才知道,我真正伟大的实验,早就在你身上奏效了。可惜······你还根本没有意识到呢。其它多余的动作?那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折叠展开]

给予刻印

给予刻印·其一

梅比乌斯:我可爱的小白鼠,你可千万别死了哦。

给予刻印·其二

梅比乌斯:哎呀,你看起来好像很需要我的帮助呢,律者。

给予刻印·其三

梅比乌斯:让我们一起来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给予刻印·其四

梅比乌斯:别害怕,这只是一个小实验而已,很快就结束了。

给予刻印·其五

梅比乌斯:生命的进化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而这只不过是其中最普通的一种。

给予刻印·其六

梅比乌斯:你已身处阴影之中,但你仍要小心,小心那些比阴影更为阴暗的存在。

给予刻印·其七

梅比乌斯: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生命将因死亡而得到进化,并由此重获新生。

给予刻印·其八

梅比乌斯:不要畏惧死亡。接受它,习惯它,战胜它,然后······超越它,成为全新的自己。

给予刻印·其九

梅比乌斯:去吧,去用这份力量,吞噬这个世界吧!

给予刻印·其十

梅比乌斯:相比于旧世代,「人类」这一族群已经有所进化······但这进化还不够彻底,远远不够。

给予刻印·其十一

梅比乌斯:别被那些条条框框限制住你的思想,律者。你还可以做到更多······只要你愿意放弃些什么的话,你一定还可以做到更多。

给予刻印·其十二

梅比乌斯:律者,新世代的人类······你的极限到底在哪呢?真是令人期待呀。

给予刻印·其十三

梅比乌斯:想和我做个交易吗?我来教你使用自己的力量,你来配合我进行实验······嗯?不愿意吗?嘁,好吧,你不愿意就算了。

给予刻印·其十四

梅比乌斯:肉体不过是思想的枷锁······冲破它,你就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与无限的可能性。

给予刻印·其十五

梅比乌斯:从成为律者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越过那道禁忌的界线了。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试着再深入一点呢?

给予刻印·其十六

梅比乌斯:不要有所抗拒,这本就是属于你的力量。它一直在你体内,而你只需要学会如何掌控它。

给予刻印·其十七

梅比乌斯:你可千万别在这就放弃哦,会放电的小白鼠~我可是还在期待着,亲眼见证你蜕变的瞬间呢。

给予刻印·其十八

梅比乌斯:所谓进化,不过是抛弃了过去那个不够完美的自己罢了。只是······我可能比别人抛弃的都多了一点。

给予刻印·其十九

梅比乌斯:我和凯文一样,相信人类一定会彻底战胜崩坏。只不过,我们对「人类」的定义······可能有着一些微小的区别。

给予刻印·其二十

梅比乌斯:进化的过程并不美丽。正相反,它非常丑陋,丑陋至极。但只有经历过这个丑陋的过程,我们才能真正理解······生命的美丽。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