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克莱茵」

关于自身 · 其一

芽衣:你好,克莱茵。

克莱茵:唔······嗯······啊,哦,你好。

芽衣:······打扰到你了吗?

克莱茵:啊,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克莱茵:边做着眼前的工作,一边听博士安排接下来的工作,这就是我以前的「日常」。

克莱茵:而现在,我只需要完成往世乐土的维护工作就可以了,比以前还轻松了许多。

芽衣:虽然你说的很简单,但维护往世乐土······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单凭你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工作。

芽衣:更不必说,是要在如此漫长的时间当中······

克莱茵:啊,没关系的。

克莱茵:乐土中总是有着做不完的工作。而在工作的时候,时间又总是过得很快。

克莱茵:所以,只要还有足够的能源供给······万年的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

芽衣:数万年的时光······对大多数的人类而言,这已经是难以想象的漫长了。

克莱茵:嗯,所以乐土的维护工作才会是由武装人偶······也就是我,来完成。

克莱茵:这也是博士安排给我的工作之一。

芽衣:······

芽衣:克莱茵,在这数万年间,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吗?

芽衣:你和英桀们不同,并不是被保存在乐土之中的记忆体。离开这里,对你来说应该并不是一件难事。

克莱茵:······

克莱茵:不行,我还有很重要的工作没有完成,现在还不能休息。

芽衣:但你已经工作了几万年了,克莱茵。

芽衣:而且「维护往世乐土」这种长期性的工作,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会有「完成」的那一天吧?

克莱茵:······

克莱茵:不,会有的······至少,梅比乌斯博士,她是这样说的。

克莱茵:而且,我所说的「很重要的工作」······指的也并不是这件事。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二

克莱茵:······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用「克莱茵」的事来打扰我了。

克莱茵:你也说过了,那并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

克莱茵:对于她的经历······我了解的不多,也没有兴趣。

爱莉希雅:唔······原来是这样的吗?我还以为,这么重要的事情,梅比乌斯她肯定会······

克莱茵:博士······她应该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

爱莉希雅:真的吗?她在给你取名字的时候,难道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吗?

克莱茵:······

爱莉希雅:「克莱茵」这个名字,曾经可是属于一个「人类」的哦。

克莱茵:······

克莱茵:我知道,她是博士曾经的助手。我在数据库中看到过和她有关的记录。

爱莉希雅:哎呀,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呀?那就更简单啦。

爱莉希雅:来,克莱茵,闭上眼睛,深呼吸······让我来帮你唤醒那段过去的记忆······

克莱茵:······

克莱茵:请不要白费力气了,爱莉希雅小姐。我就是我。博士她并没有给我植入过任何人的记忆。

克莱茵:你所想要找到的那个「克莱茵」,她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爱莉希雅:唔······

爱莉希雅:哎······好吧,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只有放弃啦。

爱莉希雅:不过······刚才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可千万不要说给梅比乌斯听哦,克莱茵?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一

芽衣:在世界蛇,我看到过一些与前文明的第十二律者有关的资料。

芽衣:她的存在形式似乎与其他律者有着很大的区别,更像是一种有着自我意识的······病毒?

克莱茵:······

克莱茵:那你就没必要再来问我什么了。我所知道的,也就只是那些。

芽衣: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梅比乌斯,她应该对第十二律者进行过很深入的实验研究。

芽衣:以她的能力,你们所能了解到的恐怕不仅仅只有这些吧?还是说······那时候,你不在场吗?

克莱茵:······

克莱茵:······你的运气很好,实验体。如果让梅比乌斯博士听到了你刚才的话,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克莱茵:博士有可能会认为,你是在故意讽刺她。

芽衣:嗯?

克莱茵:对第十二律者进行的诸多研究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的,但博士她也已经尽力了。

克莱茵:让全人类都进化成类似于第十二律者的生命体,从而得以在崩坏肆虑的末世之中生存······

克莱茵:这是博士曾经的设想,但这一设想却直到最后都没能实现。

芽衣:······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或许反而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吧。

克莱茵:嗯?

芽衣:梅比乌斯的这些设想······已经远远超出了「疯狂」所能描述的范畴。

芽衣:如果连「圣痕计划」都无法被所有人接受的话,那它们······就已经可以说是无法被「人类」所容忍的存在了。

克莱茵:······

克莱茵:实验体,在你看来,我可以被称作是「人类」吗?

芽衣:······

克莱茵:你自己呢?你自己又可以被称作是「人类」吗?

芽衣:······

克莱茵:就是这样了。

克莱茵:博士的很多想法,在其他人看来,的确是「疯狂」的。

克莱茵:很多人都认为,她根本就不在乎「人类」存在的形式如何。但这些人······

克莱茵: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定义······什么才是「人类」。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二

芽衣:灰蛇······他也是梅比乌斯所创造出的生命之一。但你们看上去似乎不太一样。

克莱茵:灰蛇······那是博士制造出的,第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生命。

克莱茵: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会存在一些缺陷······这很正常。

芽衣:缺陷?

克莱茵: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的诞生要比灰蛇晚很多。

克莱茵:但是,博士曾经说过,灰蛇的意识之中,有某些「人类」的本能被意外地放大了。

芽衣:比如······「生存」?

克莱茵:我不知道,资料中没有与此有关的记录。

克莱茵:灰蛇并不是实验室的成员之一,也很少会在我们的面前出现。所以,我也没有可以进行观察的机会。

芽衣:那么······克莱茵,在你的身上,也有与之类似的情况吗?

克莱茵:不,没有。

克莱茵:博士曾试着去复现过发生在灰蛇身上的「意外」,但制造出的却都是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克莱茵:所以,在我的身上,博士只留下了「空白」。

克莱茵:但······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和原生「人类」之间的相似之处,才没有灰蛇那么多吧。

芽衣:嗯?

克莱茵:每次,灰蛇回到实验室的时候······相比以前,他都会发生一些「变化」,让人感觉他更像是一个「人类」。

克莱茵:而我······在我的身上,则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芽衣:也许······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是一个「人类」了,克莱茵。

[折叠展开]

关于约束的惨剧 · 其一

芽衣:克莱茵,我听说你似乎一直都是梅比乌斯的助手,参与过她几乎所有的研究。

克莱茵:如果你指的是发生在第十律者事件之后的研究的话······是的。

克莱茵:我是在第十律者的事件结束之后,才被博士制造出来的。在那之前的实验与研究,我也只能从资料中进行了解。

芽衣:那也就是说······你同样也经历过「约束的惨剧」了?

克莱茵:嗯,我是最初的受害者之一。那时我就在现场,负责测量与记录数据。

克莱茵:但在第十一律者的影响下,我很快就和其他崩坏能设备一样停止了运作。

克莱茵: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博士的实验室里了。事件的详细经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克莱茵:为了将我从战场上带回来,博士······她亲自深入了第十一律者的领域,并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芽衣:看来,梅比乌斯对你的认可非同一般。

克莱茵:不,我也只是博士所创造出来的众多生命之一······并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克莱茵:而且,在曾经跟随过博士的那些人里,有很多人都更值得她这样去做。

克莱茵:只是······他们最终还是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

芽衣:我能明白。想要理解梅比乌斯······这的确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克莱茵:······当然。

克莱茵:能够轻易被其他人所理解的人,是不可能变得伟大的。

[折叠展开]

关于乐土的异常 · 其一

克莱茵:硬件检索未见异常······基础逻辑未见异常······

克莱茵:奇怪······难道是我的判断出现问题了吗?

克莱茵:往世乐土和过去相比根本没有任何变化。那种所谓的修改······其实并不存在?

克莱茵:可是,这怎么可能?

克莱茵:······

克莱茵:等等······乐土中出现的那些异常现象,的确可以在不修改程序本身的情况下实现······

克莱茵:但能做到这件事的,应该只有······

(就在这时,粘稠的阴影自克莱茵的身后蛇行而至,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虽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接触,但在意识到的瞬间,她还是忍不住打起了冷颤。

那些阴影,它们落在人身上的时候,似乎有着实际的温度与触感——又冷,又黏。)

克莱茵:果然,只有你才能做到······博士。

克莱茵:只有你比我更了解往世乐土,也只有你······在理论上具有绕过权限的可能性。

梅比乌斯:嗯,很好,克莱茵,很合理的推断。

克莱茵:可是······博士,如果你的目的是阻止她继续深入探索的话,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克莱茵:就算没有我的帮助,那个律者应该也可以自行通过那些异常的区域。

梅比乌斯:呵呵······克莱茵,忘记我曾经教过你什么了吗?

梅比乌斯:不要让你的思维停留在现象的表层······好好想想,那些异常情况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克莱茵:······本质?

克莱茵:三种传送锚点······试探行为模式······阴影······阻断对环境的感知······认知混乱······复原······修改意······

克莱茵:······

克莱茵:博士,你难道是准备······?!

梅比乌斯:呵呵······

克莱茵:你对第八律者进行的研究······成功了?!

梅比乌斯:成功与否,总得等「实验结果」出来以后才能知道,不是吗?

克莱茵:可是······博士,我记得你已经放弃这项实验了。

梅比乌斯:放弃?你这么说也没错,只不过······

脚步声临近了,正压在梅比乌斯话音的末端,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芽衣:······嗯?

梅比乌斯:······只不过,克莱茵,你可不要再偷懒了哦。

梅比乌斯:当初给华做实验的时候,如果你能每天多工作一个小时的话,也许我们就会得到一个更令人满意的结果了呢。

克莱茵:······

克莱茵:博士,你转移话题的方式实在是太······

克莱茵:而且······一天应该也没有二十五个小时吧······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三

克莱茵:······

克莱茵:······

克莱茵:请不要再一直这样欲言又止地盯着我了。你的视线······会让我分散注意力,影响工作效率。

芽衣:抱歉,我本来没想打扰到你的工作。

克莱茵:没关系,你已经在打扰了······从你进入这往世乐土开始。我不介意。

芽衣:······

克莱茵:有什么问题的话,直接问就可以了,不用等到我工作结束的时候那对你来说可能会有点久。

芽衣:······好吧。

芽衣:梅比乌斯······我是指,我在乐土中所遇到的那个梅比乌斯,她对我说,自己就是真正的梅比乌斯。

克莱茵:嗯······有什么问题吗?

芽衣:可能在这往世乐土中现身的英桀,应该都是记忆体才对?

克莱茵:嗯······有什么问题吗?

芽衣:······

芽衣:虽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你的说话方式······有的时候的确会让我感受到梅比乌斯对你的影响。

芽衣:明明是记忆体,却宣称自己是真正的存在······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梅比乌斯还活着的情况下,这不是很矛盾吗?

克莱茵:······

克莱茵:在我看来,这很正常。

克莱茵:你所看到的记忆体······毫无疑问,外貌、记忆、人格、行为方式、思考习惯······

克莱茵:她所有的一切,都和我所知的梅比乌斯博士没有任何区别。

克莱茵:在往世乐土中度过的这五万年的时间,也没有让她发生任何改变。

克莱茵:综上所述,从观测结果来看,她当然可以自称是「真正的梅比乌斯」,而我也同样这么认为。

芽衣:「观测结果」······克莱茵,你的思考方式······的确不像人类一样感性。

芽衣:但是,克莱茵······世界上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一切都会改变」。

芽衣:五万年的时间,都没能让一个人发生任何的变化,这本身就很值得怀疑了。

克莱茵:凯文。

芽衣:······

芽衣:好吧,英桀们或许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之处。

芽衣:那么,克莱茵······我暂且认为梅比乌斯的「本体」还没有死去。

芽衣:但如果有一天,她也出现在这里的话,你还会认为那个记忆体才是「真正的梅比乌斯」吗?

克莱茵:······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克莱茵:为什么要因为一个的存在,而去否定另外一个?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克莱茵:她们可以都是「真正的梅比乌斯」,也可以都不是。

克莱茵:说到底,「真正的梅比乌斯」并没有一个准确而客观的定义,一切结论都是基于你的主观判断而存在的。

克莱茵:在某些情况下,你甚至可能会得出「自己也是真正的梅比乌斯」这样的结论······这也是很正常的。

芽衣:······

克莱茵:但······如果你想问的仅仅只是我个人的看法的话······我并不需要为此而浪费思考与工作的时间。

克莱茵:类似的难题,博士自己就已经遇到过很多次了,但每次······

克莱茵:她都总是能让自己想要的那个选项,成为无可辩驳的「唯一」。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四

芽衣:和梅比乌斯共事,不会感到很艰难吗?

克莱茵:唔······为什么?

芽衣:她的性格······就算用委婉一点的说法,也很难称得上是友善吧。

芽衣:我很难想象,你究竟是如何与她正常相处的。

克莱茵:呃······抱歉,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和博士正常相处······很难吗?

克莱茵:在我看来,博士她······应该可以算是逐火之蛾里最平易近人的几位之一了。

芽衣:平易近人······克莱茵,我们说的「梅比乌斯」,指的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克莱茵:当然。实验体,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克莱茵:梅比乌斯博士,她是公认的百年难遇的天才。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学者了。

克莱茵:但她从来不摆任何架子,也不在意自己的地位与名誉,只是一心沉醉于自己所钻研的课题。

克莱茵:不管是对逐火之蛾的高层也好,还是对实验室的清洁人员也好,她全都一视同仁,从不搞任何特殊待遇。

芽衣:呃······请继续。

克莱茵:但也就是因为这个,博士她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人,让我们实验室的经费总是被一削再削······乎每个季度都是赤字。

克莱茵:不过······每到这种时候,博士就都会带着我们大家和她一起吃咸菜罐头······还有泡面,共度那段「艰难时光」。

克莱茵:虽然后来我才慢慢发现,那其实是因为博土她自己很喜欢吃泡面······但那段时光,还是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克莱茵:博士尤其照顾我,她知道我不喜欢吃腌萝卜,就每次都把自己的分给我,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努力把它们吃下去。

克莱茵:博士说,这是为了能给武装人偶提供行动所必需的营养······当然,我知道这只是博士的一个玩笑。

克莱茵:但······我不想辜负了博士的一片好意,所以,就算真的很难以下咽,每次我都还是会把它们全部吃完。

芽衣:不,我觉得······只是她自己也不喜欢吃腌萝卜而已。

芽衣:(但······怎么回事?)

芽衣:(克莱茵回忆里的梅比乌斯······的确比我所见到得那个,更像是一个「人类」。)

芽衣:(到底哪一个,才是梅比乌斯真正的样子呢?)

[折叠展开]

关于同事 · 其一

芽衣:克莱茵······

克莱茵:刚才的战斗数据记录在你右手边的桌子上,分析结果还需要20分钟左右才能出来,你可以坐在沙发上等一会儿。

克莱茵:冰箱里有冷饮,桌子上有零食,垃圾桶在冰箱旁边,记得分类。

芽衣:······

芽衣:好吧,我大概终于能理解你所谓的「工作效率」了。

克莱茵:没办法,不这样做的话,是没办法按时完成所有的工作的······虽然现在也做不完就是了。

芽衣:梅比乌斯······她就只有你一个助手吗?

克莱茵:当然不是。

芽衣:我想也是······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克莱茵:一个正规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当然要有一定的数量。

克莱茵:不过除了那些负责维护仪器的专员以及实习生助理的话······我们实验室里,有编制的助手的确不多只有三个。

克莱茵:我、苍玄,还有丹朱。

芽衣:(苍玄······丹朱······这两个名字,我记得似乎······)

芽衣:那她们呢?她们也在这里吗?

克莱茵:你在说什么······她们可是人类,不是武装人偶,也不是融合战士。

克莱茵:虽说她们很早就进了休眠舱······但按照计划,她们应该早在新世代的文明之初就已经苏醒,协助人类建立了新的文明。

克莱茵:而人类的寿命······是不可能支撑她们一直活到现在的。

芽衣:······抱歉。

克莱茵:······为什么要道歉?

克莱茵:火种计划本来就是她们的工作内容之完成工作,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芽衣:······

芽衣:我们还是来聊聊你们当初的事情吧。

克莱茵:那些事······没什么好聊的。无非是和现在一样,手上永远都有做不完的工作,每天都是。

芽衣:那······你在实验室中主要负责的工作是什么?

克莱茵:全部。

芽衣:那她俩负责的是什么?

克莱茵:她们······负责给我增加无谓的工作量。

芽衣:······

[折叠展开]

关于同事 · 其二

芽衣:能一个人完成如此复杂的工作······克莱茵,你真的很厉害。

克莱茵: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芽衣:······

芽衣:但······克莱茵,你不觉得自己有时候其实应该把工作分出去一些吗?

克莱茵:没必要,我已经习惯了。

克莱茵:以前还在实验室里工作的时候,也都是这样的。

芽衣:实验室······我记得你说过,梅比乌斯应该还有另外两位助手才对······

克莱茵:嗯,是丹朱和苍玄,我的两位师姐。

芽衣:她们不会帮你分担一些工作内容吗?

克莱茵:最开始的时候会的,但后来······慢慢就都变成我一个人在做了。

克莱茵:她们终究只是人类,无论是工作效率还是精度都远远无法和我相比。

克莱茵:给她们的实验报告提修改意见,往往还不如我自己重写一份来得快······久而久之,就变成全部由我来做了。

芽衣:(是作茧自缚啊······)

克莱茵:不过,说实话,有时候听她们两个讲话其实还蛮有趣的······作为工作中少有的,能让我放松一下的消遣。

芽衣:哦?

克莱茵:有一次上传实验录像时,丹朱错把自己剪下来不要的那部分传了上去。

克莱茵:那是一段不到三分钟的视频,里面只有一段实验失败后,她和苍玄商量该怎么编借口来糊弄梅比乌斯博士的对话。

克莱茵:而且,那段过于滑稽的对话还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我没记错的话,那天逐火之蛾的内网都被挤爆了。

克莱茵:当然,事后她俩都被梅比乌斯博士罚抄了一百遍实验室安全守则。

克莱茵:她们两个就是这样有趣的人。有她们在的时候,实验室里的气氛总是很欢乐的······虽然会有些影响工作效率。

芽衣:她们······离开了吗?

克莱茵:嗯,在侵蚀之律者的事件之后不久,苍玄和梅比乌斯博士吵了一架,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就和丹朱一起离开了。

芽衣:她们去哪了?

克莱茵:火种计划,我告诉过你了。

克莱茵:不知道是梅博士的安排,还是哪位英桀的指名······总之,在离开实验室后不久,她们就又找到了新的工作岗位。

克莱茵:对她们来说,这或许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五

苏: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她那个疯狂的计划。

克莱茵:嗯,我知道。

克莱茵:但我没想到她真的会去实施那个计划······我以为她早就已经放弃了。

苏: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她的本性,但你还是引导着来访者,让她一步步走上了梅比乌斯的手术台。

克莱茵:······那是雷电芽衣自己要求的。

克莱茵:我的确是梅比乌斯博士的助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对她有所偏袒。

克莱茵:现在,我唯一的工作就是负责维护往世乐土,确保它始终都能处于正常工作的状态。

克莱茵:至于在乐土里发生的那些事······只要没有对此产生影响,我就都不会去给自己增加无谓的工作量。

苏:······

克莱茵:不过······我确实也对此感到过疑惑。

克莱茵:如果梅比乌斯博士把「协助她进行实验」也作为我的基础行为模式之一编写进去的话······

克莱茵:那实验的效率和成功率,都一定会比现在高得多。

克莱茵:但她却没有这么做······甚至在我主动帮助了雷电芽衣的时候,她也没有对我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苏:······这的确很出人意料。

克莱茵: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甚至直接去问过她,但她并没有回答我。

苏:那现在······你找到答案了吗?

克莱茵:······

克莱茵:在反复看了许多次博士留给她的记忆体的讯息之后,我产生了一种模糊的想法。

克莱茵:也许······梅比乌斯博士,她从一开始就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旁观者」。

克莱茵:她不需要有人来理解她,也不需要有人来赞同她或是帮助她······

克莱茵:她需要的······或许只是能有这样的一个人,始终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过完自己执着、冷血、自我······而又骄傲的一生。

苏:你是说,这也是梅比乌斯的希望。

克莱茵:嗯,这也是······博士的本性。

[折叠展开]

关于至深之处 · 其一

克莱茵:唔,怎么回事,那片未知区域的信号······为什么再也观测不到了?而且乐土的路径设置······也有点奇怪。

克莱茵:渡鸦也一直没有回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芽衣:你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克莱茵:啊,雷电芽衣,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有些和乐土有关的调查工作,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协助。

克莱茵:请放心,是很简单的工作······以你的效率,大约3小时就能完成。

芽衣:······

克莱茵:其中一部分内容,与渡鸦正在进行的调查有重叠。我已经帮你做了标记,你可以暂时忽略它们,先完成更重要的事。

芽衣:等等,渡鸦?她在协助你进行调查?

克莱茵:嗯,是的。她非常热情,主动提出要帮我完成工作,我深受感动,便答应了。

克莱茵: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些错误竟然会和「至深之处」有关——简直就像是······有片区域从「至深之处」中脱离了一样。

芽衣:「至深之处」······我记得,这是一处监禁设施的名字,它属于逐火之蛾。

克莱茵:嗯,而且······它同样也存在于往世乐土中。

芽衣:······哦?

克莱茵: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雷电芽衣,但我建议你不要那么做。

克莱茵:「至深之处」······它是特殊的,对刻印的传承也没有任何帮助。所以,不要去碰它,永远不要,让它存在于那里就好。

芽衣:但按你的说法······渡鸦她现在很有可能就在那里。

克莱茵:不,不是的。虽然暂时还无法和渡鸦取得联系,但她仍在乐土的常规区域内,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克莱茵:但如果你想知道更具体的位置······抱歉,我也无法给出什么有效的帮助。

芽衣:没关系,克莱茵,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至少,我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找她了。

克莱茵:唔······这样吗?好吧,那······这些需要你协助的工作······

芽衣:顺路的话,我会帮你调查看看的。

[折叠展开]

关于罐头 · 其一

罐头:喵?!

克莱茵:奇怪······

眼看罐头带着惊恐的表情越走越远,克莱茵稍微弯下了膝盖,从手中的盒子里挑出几根面条来向外凑着。

克莱茵:再过来一点······

这是非常有效果的尝试——罐头彻底跑远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芽衣:······

芽衣:克莱茵······貓是不会对泡面感兴趣的。

克莱茵:是吗······我以前没怎么和小动物相处过。

芽衣:我也没想到······你会突然有这种时间。

克莱茵:不,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它很奇怪,也许可以进行一些研究。

克莱茵:之前见到它的次数太少了。

芽衣:你说······罐头?

克莱茵:嗯,根据资料,帕朵菲莉丝的记忆体进入往世乐土时,这只猫也一起出现了。

克莱茵:但是,她在现实中应该没有饲养任何猫科动物。

芽衣:你是想说······这只猫在现实中从来没有存在过?

克莱茵:还不能确定,不过,的确已经有很多相似的情况存在了。

克莱茵:往世乐土是由「记忆」构成的空间,而记忆总是非常主观。

克莱茵:所以,这里的很多事物比起现实中原本的样貌,更接近记忆所有者的主观认知。

芽衣:的确······也曾有人向我提起过,乐土中的至深之处和现实中完全不同。

克莱茵:嗯,那或许也是其中一个例子。只是因此产生的「活物」,我只见过这只猫科动物。

克莱茵:啊······实验体,这个能请你帮忙处理一下吗?

克莱茵端起了手中的食盒。

芽衣:这······抱歉,在对它不感兴趣这方面,我和那只猫是一致的。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