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渡鸦」

关于融合战士 · 其一

爱莉希雅:嗨,芽衣,等你好久了。

芽衣:······总觉得这一幕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有什么事吗?

爱莉希雅:嗯······怎么说呢。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呀?

芽衣:女孩子?

爱莉希雅:我也只是偶尔瞥到一眼啦······比你稍微矮一点,更成熟一点,但也同样很可爱······是世界蛇的干部吗?

芽衣:你指的是渡鸦吧?没错。

爱莉希雅:可以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

芽衣:······

爱莉希雅:哎呀,你看,我们已经是超级要好的朋友了,你也见过了我的伙伴们······

爱莉希雅:所以,我也想认识下你的朋友,再加深些对彼此的了解呀。

爱莉希雅:当然,我们的关系还是最亲密的,这一点绝对不会变哦。

芽衣:如果我没记错,世界蛇的干部都要在往世乐土接受洗礼。既然你这么感兴趣,为什么当时没有缠上她呢?

爱莉希雅:呀,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难怪觉得有点眼熟呢。她确实来过,只是······她当时一直披着斗篷,我都看不清脸······

爱莉希雅:哎呀,她来找你了,先不打扰你们啦。说好了,下次要带我认识一下哦~

渡鸦:刚才那是谁?

芽衣:······你没见过她吗?逐火英桀第二位,爱莉希雅。

渡鸦:爱莉希雅?她竟然是那个爱莉希雅?

芽衣:怎么了?

渡鸦:······没什么,我看过一些有关她的记录,但没有在往世乐土中遇见过她。

渡鸦:从资料上记载的战果来看,我本以为她会更威严一些,没想到竟是个花枝招展的少女。

芽衣:······这个形容,你和她一定很谈得来。

芽衣:也就是说,你没有见到所有的英桀?

渡鸦:根本没人能做到吧。

渡鸦:按照灰蛇的说法,迄今为止最多的人也只见到过六七位而已。

渡鸦:你该不会已经见过所有人了吧?

芽衣:目前还没有,但我相信只是时间问题。

渡鸦:······也对,你的身份和我们不同嘛。

芽衣:······六七位······那你呢?

渡鸦:我啊······就更不值一提了。「黄金」,「刹那」,「救世」,「无限」,也就只有他们四位而已。

芽衣:还有「鏖灭」吧,你和我提起过那个戴面具的男人。

渡鸦:······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从我的记忆里消失。

芽衣:······的确。

[折叠展开]

关于融合战士 · 其二

渡鸦:哈哈,是啊,小空偶尔也会这么做。

渡鸦:看来,孩子总归是孩子,总会有一些共同之处。

樱:是啊。

渡鸦:······

渡鸦:······樱,既然你见过了那么多后继者,那你应该多少也已经知道那个时代的结局了。

渡鸦:你的妹妹她······

樱:我知道,不必说下去了。

渡鸦:······

渡鸦:如果我是你的话,说不定会崩溃的。

渡鸦:说到底,我们在做的都是同样的事。但你给我展现了一种最可能发生,又最糟糕的结果。

樱:这里的其他人也这么认为。

樱:可是······希奥拉小姐,除了结局以外,我们无法挽回的事不止一件。

樱:在离开我的保护后,她依然能够安然无恙地度过一生,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渡鸦:······安然无恙?

渡鸦:啊······对,没错。

渡鸦:······唉,瞧我这个记性,差点忘了自己是为什么来找你的。

樱: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渡鸦:也没什么,其实我一直怕你误会——那时我没有刻意躲着你。

渡鸦:只是······虽然我们都喜欢在一瞬之间结束战斗,但「刹那」的战斗方式······并不适合我。

樱:我能理解,往世乐土只是为后继者指出一条道路,但不会强迫你们作出选择。

樱:但我没想到你还会回到这里······很少有后继者会这么做。

渡鸦:没办法,受人所托。和你一样,身不由己。

樱:之前那十几次,也都是受人所托吗?

渡鸦:······算是吧。

[折叠展开]

关于融合战士 · 其三

梅比乌斯:呀,又回来了呢······怎么,后悔了?

梅比乌斯:可惜,你现在已经不是我最中意的姐姐了。

梅比乌斯:但······如果你对我的其他实验也有兴趣的话,我倒是也还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哦?

渡鸦:不用了不用了。真头疼,在外面要和胡狼打交道,来这里还得应付你。

渡鸦:和以前的答案一样,我没兴趣,一丁点都没有。

渡鸦:不过,你要是能对我客气一些,识之律者的报告······我倒是可以帮你带来。

梅比乌斯:不过是随便问了几句,你还真以为我很在意那件事吗?

梅比乌斯:改造律者的意识,让她误以为自己是另一个人······这么简单的设想,我早就尝试过了。

渡鸦:是吗?成果如何?

梅比乌斯:我找到了更完善的方案。

梅比乌斯:你不是喜欢谈条件吗?想知道的话,就把你刚才说的研究资料带来吧。

渡鸦:······梅比乌斯,你这也太明显了吧,真是口是心非啊。

渡鸦:而且,作为曾经的战友,你好奇的竟然不是华五万年的记忆吗?

梅比乌斯:······

渡鸦:哎,你可真是冷血啊,我都要替她感到难过了。

[折叠展开]

关于融合战士 · 其四

凯文:不必那么称呼我,对于你,我和他的意义是不同的。我是「救世」的凯文,别无其他。

渡鸦:······对不起,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渡鸦:但你说得也对,现实中的他更像是一个「神」,一种「象征」。

渡鸦:还是挺有趣的,不是吗?能同时结识一个人生命中的不同阶段,这种机会可不多见。

渡鸦:在我经营酒吧的时候,有位客人曾留下过这么一句话——

渡鸦:「喝了一杯酒的我,和喝了十杯酒的我,一定能成为好朋友,可惜他们从来没见过对方」。

渡鸦:现在,不也是同样的情况吗?

[折叠展开]

关于世界蛇 · 其一

渡鸦:嗨,回来了?有什么新发现吗?

芽衣:暂时还没有,但我刚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件也许只有你能回答的事······「前辈」。

渡鸦:你的语气还真吓人啊······什么事?说吧。

芽衣:在与凯文的记忆体交谈时,他告诉我世界蛇并不是由他建立的。

渡鸦:你就不能也称他一声尊主吗?这种感觉挺奇怪的,总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低你一等。

芽衣:······我没有那种义务。

渡鸦:哈哈,开个玩笑。不过我还以为,在见过往世乐土后你会改变心意,去成为一名真正的干部呢。

渡鸦:为了避免胡狼的受害者再多一人,我都在帮你构思代号了。比如说······「红色电电龙」?

芽衣:······

芽衣:还是说正事吧,渡鸦。世界蛇的建立者并非凯文,你对此似乎一点也没有感到惊讶。

渡鸦:是呀,我早就知道了。

芽衣:过去,我一直不理解「世界蛇」这个名字的含义。而现在看来,所谓的「蛇」,指的就是梅比乌斯了。

渡鸦:猜对了。世界蛇真正的建立者就是她。这不算什么秘密,只不过你加入的方式独一无二,不知道也很正常。

渡鸦:当然,我也是在来到这里后,才第一次遇见她。

芽衣:第一次?你没有在现实中见过梅比乌斯?

芽衣:她和我提起过自己就是梅比乌斯本人,既然如此,世界蛇理应还在她的掌控之中。

渡鸦:她骗你的吧,对于现在的世界蛇,尊主就是唯一的领袖······

渡鸦:或者说,「神祇」。

芽衣:嗯,从一开始我就发现了。世界蛇的成员与其说是部下,倒不如说更像是凯文的「信徒」。

渡鸦:准确地说,干部们信仰的并非是某个人,而是一种理念,一种意志······而尊主和他的圣痕计划,正是这种「意志」的象征。

渡鸦:当然,世界蛇存在了那么久······说实话,在如此漫长的时间跨度里,就连信仰都显得有些脆弱。

渡鸦:能让他们毫无疑虑的,只有传说中的存在——一个不会倒下的领袖。

芽衣:英桀。

渡鸦:没错。但对你······好像不起作用就是了。

[折叠展开]

关于世界蛇 · 其二

芽衣:照你之前的说法,对英桀的信仰,才是真正维系世界蛇的力量。

芽衣:你们在踏入此地前,就已经知晓他们的存在了?

渡鸦:当然,存在于传说中的十三位英雄,原本就是圣痕计划能够实现的保障。

渡鸦:虽然性质上不完全一样,但如果你把世界蛇看作一个宗教组织,也许会更容易理解。

渡鸦:圣痕计划就是世界蛇的教义,但空有教义是无法聚集起信徒的。人们需要一个具体的「神明」,这在组织发展的初期尤为重要。

渡鸦: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蛇必须由英桀来统领。

芽衣:听起来,无论坐在凯文现在的位置上的是哪一位英桀,其实都无关紧要。

渡鸦:答对了。对大多数人而言,信仰的出发点很简单——能够改变世界,一锤定音的力量。

渡鸦:没准在哪个世界泡里,统领这个组织的就会是你那位亲爱的班长呢。那样它可能就得改名了,比如「世界鸟」,或者······「太虚蛇」?

芽衣:······

芽衣:按照你的说法,圣痕计划才是世界蛇成员信仰的主体。但我所见到的那些干部······比起虔诚的信徒,他们更像是缜密的执行者。

渡鸦:这就是灰蛇想要的。用他的话来说······

渡鸦:「没有人会因为太阳升起而感到兴奋——如果你对自己的信仰有必然的信心,就不会有任何的狂热。」

渡鸦:你见到的那些人,他们恰恰就是圣痕计划最忠实的拥趸。尽管怀着各自不同的目的,但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同一种渴望。

芽衣:就像你一样?

渡鸦:我?我不是说过了吗,除了知道得多一点,我和那些最外围的成员没什么不同。

渡鸦:要不是世界蛇给我的工资够高,我根本就不会回来。

[折叠展开]

关于凯文 · 其一

渡鸦:我也没办法,反制手段在这里不起作用。

渡鸦:这种情况下,我无法阻止一个律者。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渡鸦:······

渡鸦:呵,真是轻描淡写啊。你听起来一点都不紧张,我怎么觉得你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妨碍她前进呢?

渡鸦:哦,失礼了,我不该多问的。

渡鸦:就这样吧。我还有些私事,会在乐土里待一段时间,暂时不出去了。回头见。

通讯声就此中断。

渡鸦:呀,回来了?

芽衣:嗯,你那边怎么样?

渡鸦:还算过得去。毕竟是以律者为对手,我表现得已经很棒了。他会理解的。

芽衣:那就好。

芽衣:说起来,有件事我刚才没来得及问清楚。

芽衣:你说自己曾经见过那种「解开禁制」的形态。是其他干部?我指的是······那些接受了「洗礼」的人。

渡鸦:我可没这么说。

渡鸦:······

渡鸦:好吧,既然他都让你来这里了,那应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渡鸦:展现出那种姿态的······正是尊主自己。

芽衣:凯文?

渡鸦:我毕竟从小在组织里长大,难免会过早接触到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他的「另一面」。

芽衣:你看到的应该只是记录吧?毕竟凯文从量子之海归来,是几个月前刚发生的事。

渡鸦:没错,但那又有什么不同呢?

渡鸦:而且,我看到的······也不只是记录而已。

芽衣:什么意思?

渡鸦:尊主归来后,灰蛇进献了崩坏兽蚩尤的躯体,来帮助他从虚弱中恢复。

渡鸦:那个时候,仅仅只是一瞬,也许是因为力量的骤然提升······他没能控制住自己。

芽衣:······他在你们面前变成了那种姿态?

渡鸦:时间很短,产生变化的也只有部分躯体,但······

渡鸦:他在那时所展现出的危险和恐怖······你不可能在其他地方见到。

芽衣:危险、恐怖······你的确不太会用这两个词来形容平时的他。

渡鸦:或许吧,但在当时,我的心中只有庆幸而已。

渡鸦:庆幸自己的好运,庆幸自己当初拒绝了英桀的「馈赠」。如果跨越了那条线······我就必然不再是现在的我了。

芽衣:······

芽衣:(用崩坏兽来恢复力量······那么,他究竟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折叠展开]

关于凯文 · 其二

伊甸:原来是在那之后,人们才开始称呼他为「尊主」。

伊甸:我本以为,在新时代的伊始,他就已经是世界蛇的领袖了。

渡鸦:我更好奇的是那个故事。

渡鸦:能把他困在量子之海里的,也就只有英桀了吧。

伊甸:抱歉,我的朋友,即便是英桀,我也想象不出有谁能做到这样的事。或许爱莉可以,但······你知道,不会是她。

伊甸:所以,那可能是凯文自己的意愿吧。他没有在一开始就启动圣痕计划,不是刚好能够印证这一点吗?

渡鸦:······也很难说他那时所做的事和圣痕计划完全无关。

渡鸦:如果胡狼告诉我的全部属实,尊主自称卡斯兰娜时的经历······被改编成各种神迹后,对世界蛇的信仰产生了很大的帮助。

渡鸦:不过,看样子他也不是有意这样做的。

伊甸:凯文······先行者们,他们的确都经历了太多。虽然,那已经不再是属于我的时代了,但我仍愿意为他们送上祝福。

伊甸:对了,我的朋友,这一次,你又是为何而来?

渡鸦:和以前一样,找你喝一杯,随便聊聊。

伊甸:我很少会见到像你一样的人,对于后继者来说,这杯酒也不过是虚拟的。

伊甸:虽然他们的舌尖能感受到滋味,也同样会坠入那种幸福的眩晕中,但他们还是会认为······这只是作用于意识的欺骗。

渡鸦:这有什么不好的呢?可惜往世乐土的技术我钻研不来,不然······一间意识酒吧,完美的商机,不是吗?

渡鸦:大多数人不会像你这么有品位。他们喝酒,不是为了享受酒的滋味,只是因为它能醉人——是不是真正的液体,根本不重要。

渡鸦:更何况,我真正期待的,是酒喝完之后会发生些什么。来吧,干一杯?

伊甸:干杯,我的朋友。

渡鸦:······

渡鸦:(卡斯兰娜······)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一

渡鸦:呀,这不是我们的大忙人,雷电芽衣小姐吗?

渡鸦:怎么,终于学会了些职场的礼节,知道来探望下孤单一人的前辈了?

芽衣:······我有些事想问你。

渡鸦:芽衣,你就连和我装装样子都不愿意么?说吧,又有什么事了?

芽衣:你之前说,自己从没有在现实中见到过梅比乌斯。但仅仅只是「没有见过」的话,它所能涵盖的情况也实在是太多了。

芽衣:就像是几个月以前,世界蛇的成员也都没有「见过凯文」一样,梅比乌斯很可能也是同样的状况。

渡鸦:嗯哼,所以呢?

芽衣:······渡鸦,在世界蛇的记载里,有没有与梅比乌斯的死亡相关的记录?

渡鸦:死亡记录?怎么可能。我不是说过了吗,对世界蛇而言,英桀和神明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渡鸦:任何提及他们存在的记录,都写得像是神秘学文献一样。

渡鸦:从一开始,它们的作用就不是为了让你去了解那些英桀,而是为了让人们能对英桀心生敬畏。

芽衣:······能举个例子吗?

渡鸦:嗯,让我想想······啊,就拿樱来说吧。

渡鸦:在来到这里之前,除了知道她是一位英桀以外,我能从记载中找到的,基本都是些类似这样的东西——

渡鸦:「那立于影中的,已携着那神铸的双刃,行上了叛离的路,裁断了旧世的命途。而那立于光中的······」

渡鸦:嗯······我也记不太清了,总之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

芽衣:······

渡鸦:在亲眼见到这些英桀之前,你其实根本不可能从那些神神叨叨的文献里找到任何有实际价值的信息。

渡鸦:说起来,你怎么突然想来找我聊这些东西了?怎么,你对梅比乌斯的去向有兴趣?

芽衣: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她会不会也是英架中的幸存者之一。

渡鸦:这种事······你直接去问她不就行了?

渡鸦: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和她有过多的接触,但像这样的事······也只有她自己才能给你一个足够准确的答复吧?

渡鸦:哦,等等······

渡鸦:我记得,灰蛇好像提到过一件与梅比乌斯有关的事情。

渡鸦:他说,自己在寻找幸存的英桀,准备将其奉为世界蛇的尊主时,最先考虑的其实就是梅比乌斯,而不是凯文。

渡鸦:但······最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坐在尊主位子上的人并不是她。

渡鸦: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可如果······梅比乌斯不是幸存者之一的话,以灰蛇的性格,应该根本就不会加以考虑才对。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二

渡鸦:······好,那就下次再见了。

樱:嗯,再会,希奥拉小姐。

芽衣:······

芽衣:你和樱的关系似乎还不错。

渡鸦:算是吧,她一直就挺喜欢听我讲些孩子们的故事。

渡鸦:要是小空她们能到这里来的话,樱应该也会很喜欢她们吧。

芽衣:看不出来樱还有这样的一面。

渡鸦:······

渡鸦:原来你还不知道。

渡鸦:樱有一个妹妹,姐妹俩一直相依为命。在她留下记忆体的时候,那孩子应该也就和小空她们差不多大。

芽衣:······我的确听她提起过自己的家人,但没有这么详细。

渡鸦:哎······至少她现在偶尔还会提起那些和妹妹有关的事情。

渡鸦:要是让她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些什么的话······恐怕这里能和我们正常交流的人就又会少一个了。

芽衣:······嗯?

渡鸦:前文明的侵蚀之律者,听说过吧?

芽衣:嗯,我在世界蛇的资料中看到过一些与其有关的记录,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渡鸦耸了耸肩,她似乎觉得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芽衣:······

芽衣:是樱的妹妹?

渡鸦:算是吧,过程有些曲折罢了。樱的牺牲······和这件事也有很大的关系。

芽衣:相依为命的亲人······我大概能想象得到。

渡鸦:哦,对了,这件事你可千万别在樱的面前说漏嘴了。真要是发生了什么,我也救不了你。

芽衣:我知道,在你之前就已经有人提醒过我,不要和她提起与结局有关的事了。

渡鸦:我指的不只是樱。无论是哪一位英桀,可以的话,尽量都不要和他们提起现实中发生的事。

渡鸦:就算是他们主动来问你,最好也什么都别说。假装不知道,应付过去就行了。

芽衣:······有这种必要吗?

渡鸦:以前我也觉得没有,但······怎么说呢,应该算是······前车之鉴?

渡鸦:听说,过去乐土中的试炼虽然并不简单,但也还是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着某种「秩序」。

渡鸦:而在胡狼来过以后······谁知道她都在这做了些什么······总之,从结果上来看,乐土显然已经变成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方。

渡鸦:在她之后到这来接受试炼的人,失踪的不在少数······你懂我什么意思。

芽衣:······

芽衣:胡狼······她也来过往世乐土?

渡鸦:是啊,有什么奇怪的吗?她也是世界蛇的干部之一啊。

渡鸦:不过,你不知道也很正常。要是没在这遇到我,你不是也不知道我曾经来过这里吗?

芽衣:······确实。

渡鸦:「不要向其他人提起自己在乐土中的经历」,这应该也算是世界蛇内部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了。

渡鸦:虽然说了也不会怎么样······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到乐土里来问这些英桀,「为什么你给他的那么多,给我的却这么少?」

渡鸦:谁也不知道这会对这些记忆体产生怎样的影响······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保密对大家来说都没坏处。

芽衣:被视作「神」的英桀其实和「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对此缄口不言,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渡鸦:那大概也是理由之一吧······不管怎么说,你能明白就好。记得要保密哦。

芽衣:嗯。

芽衣:(也就是说,后继者的确也会对英桀的记忆体产生影响。)

芽衣:(而渡鸦所说的前车之鉴,胡狼······等等······)

芽衣:(前车之鉴······没记错的话,华应该也和我提起过与此有关的事情?)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二

芽衣:我在不止一位英桀那里,听说了与你有关的事情。

渡鸦:哦?除了伊甸和樱,竟然还有其他人会提起我?

芽衣:嗯。你曾做过的事,似乎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渡鸦:喂喂,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吧?难道以前就没有过像我这样的人吗?

芽衣:从英桀们的反应来看······通过了试炼,却在最后关头拒绝了英桀的馈赠的,或许真的就只有你一个人。

渡鸦:······

芽衣:我知道你一向非常谨慎,但会让你那么果断地逃跑······渡鸦,你当时到底都看到了些什么?

渡鸦:「逃跑」?你就不能换个准确点的词么?比如······「撤退」。

芽衣:如果你喜欢的话。

芽衣:所以,在你「撤退」之前,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渡鸦:嗯······老实说,我并没有看到什么。

渡鸦:撤退的最佳时机,就是在你刚刚有了不祥的预感的瞬间。等你的预感成真······那大概就已经来不及了。

芽衣:但这种预感总不可能来得毫无原因吧?你······毕竟不是真正的鸟类。

渡鸦:谁知道呢。看过《格林童话》吧?说不定,我也是那种能预知未来的「渡鸦」呢?

芽衣:······

渡鸦:好啦好啦,不和你开玩笑了。

渡鸦:会出现那种预感的原因嘛······多半是因为「违和感」吧。

芽衣:违和感?

渡鸦:嗯。要把馈赠交给我的是梅比乌斯。她那个人······就算只是闲聊,你也会觉得自己应该离她远点,越远越好。

渡鸦:更别说······是那种「特殊情况」了。

芽衣:特殊情况?

渡鸦:是啊,那时她突然就在我面前出现了,祝贺我完成了「无限」的试炼。

渡鸦:紧接着,她将我带到了一片从没见过的区域······绿油油的,让人很不舒服。

渡鸦:她嘴上说要为我进行最后的洗礼,但在进入那片区域的一瞬间,我就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违和感」。

芽衣:比如······?

渡鸦:比如······那里一看就被当做「战场」使用过。或许这也算是职业病的一种吧······我对这种东西总是很敏感。

渡鸦:但这就很奇怪了。解开禁制······为什么要在战场上进行?

芽衣:在那时候,你就已经知道往世乐土真正的意义了?

渡鸦:不,就是在去那里的路上,我才从梅比乌斯嘴里问出了这件事。

渡鸦:你也知道我对解开禁制的态度······当时,我已经在思考该如何全身而退了。

芽衣:没那么简单,对吧?

渡鸦:是啊,我还以为像她这样的人,应该早就已经习惯被人拒绝了呢。谁知道她翻起脸来一点征兆都没有。

渡鸦:我甚至都还没说话,她似乎就已经察觉到什么了。不得不说······还真是个危险的家伙啊。

渡鸦:我发誓,我真的只是眨了一下眼睛而已,但她······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芽衣:······消失了?

渡鸦:对,就只是一瞬间,她原本站着的地方就只剩下······呃······

芽衣:嗯?怎么了?

渡鸦:呃······没怎么,只是我一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那种奇怪的东西。

渡鸦:说是阴影,它明显又是具有实体的。说是黑色的液体,它给人的感觉又太过尖锐了。

渡鸦:而且它就像是具有生命一样,一直在缓缓蠕动着······呃······可能有点难以理解,但······事实就是如此。

芽衣:像是具有生命的阴影······那现在呢?现在你知道它是什么了吗?

渡鸦:当然没有。无论是那时候还是现在,我知道的都是自己应该立刻撤离,而且永远都不要回头,离那东西越远越好。

渡鸦:那真是一番苦战······不提了。不过还好,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否则······说不定你认识的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芽衣:如果我是你的话,或许会选择多留一会观察一下。

渡鸦:哎,所以,你才总是会身陷险境啊,雷电芽衣小姐。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一

芽衣:所以,你这种情况到底算不算完成了试炼?

渡鸦:既然我顺利成为了世界蛇的干部,那应该就算是通过了吧。

渡鸦:我说过,世界蛇没有那么死板。或许所谓的试炼原本就没有统一的标准,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在这里完成自己的蜕变。

芽衣:你这个说法倒是和某人很像,我很意外她竟然没有出现在你的面前。

芽衣:那么,你是怎么「蜕变」的?

渡鸦:那时,我发现自己被盯上了,如果不接受那份馈赠,就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渡鸦:要想结束这场洗礼,我就必须得到其他英桀的帮助。

芽衣:这听起来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渡鸦:没办法,我只能去找伊甸,通过她得到了与凯文的记忆体交涉的筹码。

渡鸦:最后,在他的准许下,我才获得了离开这里的机会。

芽衣:······你竟然能说服他?

渡鸦: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无论如何我还是完成了英桀给予的试炼,只是不想接受最后的那份「礼物」而已。

渡鸦:不得不说,作为记忆体的他虽然不太好相处,但还是讲道理的。

芽衣:我还以为帮助你的会是伊甸。

渡鸦:伊甸······别提了,我在试图离开这里的时候,最难过的反而是她这一关。

渡鸦:虽然我们关系不错,但要真正获得她的认可,还是花了我不少时间。

芽衣:为什么?

渡鸦:能用力量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而伊甸······她所看重的,恰恰是力量之外的事物。

[折叠展开]

关于芽衣·其一

渡鸦:嗨~

芽衣:你还在?

渡鸦:······是我的错觉吗,你最近对我越来越不客气了。

芽衣:我只是想不通,你继续留在这里是有什么企图吗?

渡鸦:企图······别把人说的这么难听嘛。我留在这里是为了······嗯······呃······为你提供一些帮助?

芽衣:······如果你没有犹豫那么久,我可能还会相信你。

渡鸦:别管那么多啦。我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妨碍你,这样你是不是就能接受了?

芽衣:你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怎么保证不会妨碍到我?

渡鸦:至少现阶段,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渡鸦:——揭开被掩盖的真相,不是吗?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三

渡鸦: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才对呢?

渡鸦:雷电芽衣小姐,还是······梅比乌斯?

芽衣:梅比乌斯。

渡鸦:你装得一点都不像,要我给你做个示范吗?至少也得先叫声姐姐才行啊。

芽衣:所以,你早就知道梅比乌斯的真实目的了。

渡鸦:算是吧,不过,也只是猜测而已。怎么,闹脾气了?怪我没有事先告诉你?

芽衣:没有。无论如何,我都会亲自去见证梅比乌斯的「馈赠」。

芽衣:但······你也的确有没告诉我的事。

渡鸦:哦?

芽衣:你说自己放弃的理由,是不想变成那种非人的姿态,但「人为崩落」······那是只属于融合战士的特质。

芽衣:根本不存在「解开禁制」这件事,普通的圣痕觉醒者就算接受了传承,也不会发生那种变化。除非······

渡鸦:······

芽衣:我从来不知道,你也是一个「融合战士」。

渡鸦:别瞎猜。

渡鸦:融合战士并不是一个成功的计划,世界蛇使用的技术也早已不同。

渡鸦:不会把人变成另一个物种,副作用和风险也降低了许多。但相对的,正面的影响也同样有限。

渡鸦: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天命也做到过类似的事。

芽衣:(是指德丽莎学园长吗······)

芽衣:所以,在长空市,你表现出的那种与崩坏兽「交流」的能力······

渡鸦:就是一些附带的小礼物啦。

渡鸦:至于更多的,你没机会看到了。我不想用,也不可能用,这是我绝对不会跨越的底线。

渡鸦:放弃为人的身份······我还没有值得为之牺性的执念······

芽衣:就算被逼入绝境?

渡鸦: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没必要选择最差的那一种。还记得我是怎么离开往世乐土的吗?

芽衣:的确······很有你的风格。

渡鸦:大致就是这样,我全都告诉你了。别在孩子们面前多嘴哦。

芽衣:我不会说的。

渡鸦:我想也是。毕竟,你还要好好谢谢我呢。

芽衣:为什么?

渡鸦:想想看······克莱茵终究只是一个武装人偶,它不可能以记忆体的形式进入乐土。

渡鸦:这里还有谁,能让一段数据帮到你的忙呢?

渡鸦:总之,记得自己欠我个人情就行了,要还的。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一

芽衣:我倒是很奇怪,你竟然没有遇见过爱莉希雅。

渡鸦:怎么了?

芽衣:总觉得你和她在某些方面很像······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有这种感觉。

渡鸦: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吧。

渡鸦:说起来,你似乎和她关系很好?

芽衣: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渡鸦:是吗?我时常能看见你们在聊天,她也非常关注你的样子,为什么?因为你是个律者?

芽衣:我也问过她这个问题。

渡鸦:然后呢?她是怎么回答你的?

芽衣:······

渡鸦:怎么,不肯告诉我?

芽衣:没有······只是她的回答······嗯······好吧······

芽衣:她说,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渡鸦:······什么?

芽衣:显然,这个答案没什么价值。爱莉希雅始终对我有所隐瞒,也完全不想掩盖自己别有用心的事实。

渡鸦:······

芽衣:······怎么了?

芽衣:哦,她和我说过······她之所以没有出现在你面前,是因为你一直披着斗篷,她看不清你的脸······嗯,就是这样。

渡鸦:······哦,这样啊。没事,我没有很在意。

芽衣:(······她很在意。)

[折叠展开]

关干爱莉希雅 · 其二

芽衣:说起来,总觉得你最近摘下帽子的频率变多了。

渡鸦:喜欢吗?

芽衣:不是说不给我看第二次了吗?怎么,不怕别人觉得你年轻了?

芽衣:······

芽衣:等一下,难道······

渡鸦:没有啊,我不在意爱莉希雅说的话。

芽衣:可我还什么都没说。

渡鸦:······

渡鸦:那就少说几句,好吗?

[折叠展开]

关于某些传闻 · 其一

渡鸦:呀,芽衣大小姐——快,来求我。

芽衣:······?

一只手按在了剑柄上。

芽衣:求你什么,过一会儿别死?

渡鸦:······你这冷笑话是跟谁学的?我听到了一些你可能会感兴趣的传闻。

渡鸦:还记得樱的妹妹吗?没想到,她遇难的原因,竟然还有我们没想到的······

芽衣:······

芽衣:(这是······又来了?)

渡鸦:嘿,芽衣······你怎么了?芽衣?

[折叠展开]

关于格蕾修 · 其一

渡鸦:别······还是换一种称呼吧。我还没到那种年龄呢。

格蕾修:好······妈妈。

芽衣:······

芽衣:你们······进展很快啊。

渡鸦:可让你找到取笑我的机会了,大小姐。

渡鸦: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非得这么称呼我······是因为和孩子们相处多了吗?

渡鸦:啊对了,刚才我和格蕾修谈到了在画室遇见的怪物。真没想到,那也是她的「画作」。

格蕾修:······是的,芽衣大小姐。

渡鸦:啊······又变成我的样子了啊。真糟糕,我可不希望她画出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东西。

芽衣:你也注意一下和她接触的时间吧。

芽衣:等等,你那句话的意思是······那些怪物是格蕾修在受到了别人的影响后创作出来的?

渡鸦:嗯,先说好,我不对真实性负责。但是······她只有在「沾染」上什么后,才会开始作画。

渡鸦:也就是······让那些他人留下的「颜色」脱离,落于纸面。

芽衣:和普通的画作会有什么不同吗?

渡鸦:虽然只是一些轶闻······据说,她的画虽然是能被轻易损毁的凡物,却能对观看者的认知产生某种影响。

渡鸦:而究竟是什么样的影响,就取决于她此前在和谁相处了。

渡鸦:是伊甸告诉我的。据说格蕾修在与千劫有过一段接触后,留下的那幅画作,曾险些让一整片城区毁于内乱。

芽衣:是这样吗······所以,因为往世乐土是认知构成的空间,她在这里也能创造近似实体的怪物?

渡鸦:没错,但也不一定就是怪物,确切来说······应该是一个人内心镜像的具现吧,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些,估计就属于科斯魔了。

渡鸦:能让自己内心的怪物那么顺服,他也不简单啊。

芽衣:这样的话······我倒是很期待格蕾修接下来会画出什么了。

芽衣:不过,我们当着她的面谈论这些没关系吗?

渡鸦:怎么,你还真把她当成一个孩子了?

渡鸦: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位「英桀」,经历过的事,恐怕远超你我想象。

[折叠展开]

关于阿波尼亚的预言 · 其一

渡鸦:嗨,芽衣。

芽衣:你看上去还真惬意,根本不像是一个「客人」了。

渡鸦:没办法,我们这样居无定所的人,就是得学会把任何地方当成家的本事。

渡鸦:······好了,知道你有正事想谈,我就不和你闲聊了。

渡鸦:怎么样,你和那位「戒律」之间的交谈······有什么结果吗?

芽衣:所有人都相信确有其事。

渡鸦:是啊,我也帮你向伊甸打听了一下,结果差不多。

渡鸦:所以······你也不得不相信,对吧?

芽衣:······我不会承认命运的存在,否则也不可能来到这里。这和我的所见所闻无关。

渡鸦:那你要怎么办?不,应该说······你又能怎么办呢?

渡鸦:要不要抓紧时间,再出去见见谁——无论真假,这总不会有坏处。

芽衣:······不必了。我还是坚信,她所告诉我的预言,仅仅限于往世乐土而已。

芽衣:只有在这个人为编织的「世界」中,命运才有可能按照某种既定的预言进行推演。

芽衣:可既然如此······如果,我将思路「反」过来呢?

渡鸦:你找到办法了?

芽衣:你曾经在乐土中也见到过千劫,没错吧?那时候······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渡鸦:一定要唤起那些痛苦的回忆吗?

渡鸦:我根本不觉得他是位英桀,相比起来,反而更像是乐土中最恐怖的怪物。如果不是靠着多年来养成的直觉······我恐怕要吃不少苦头了。

芽衣:嗯,千劫也向我提起过,他曾是这里的「最终试炼」。

芽衣:并且······就我所知,只有他和梅比乌斯两个人真正导致过后继者死亡。

渡鸦:那我还真是逃过一劫啊······

渡鸦:······

渡鸦:哦······这就是你想到的「方法」?

芽衣:没错,阿波尼亚给出的预言是「我会在十天后死去」······

芽衣:所以我很好奇,如果在那之前,我就已经面临一个「必然死去」的局面,结果又会如何呢?为此,我必须······

芽衣:······挑战千劫。

[折叠展开]

关于阿波尼亚的预言 · 其二

渡鸦:芽衣,我还以为······你要殉职了呢。

芽衣:······

渡鸦:这不是你自己说过的话吗,情况如何?

芽衣:我和千劫交过手了。

渡鸦:真的?你不会是······难怪刚才他出现的时候,樱立刻就把我拉到角落里去了。

渡鸦:我还以为他一直都是那副怒火中烧的样子,没想到真的生起气来,要比平时还可怕得多啊。

渡鸦:不过,你出发前我就想问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自己获胜了怎么办?

芽衣:你想得太远了,至少目前······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芽衣:不过······我也有过类似的猜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好,我想不论是你还是我,应该早就想把拳头放在他脸上了吧?

渡鸦:「放」······还真是委婉的说法啊。所以战况如何?

芽衣:他······在力量这一方面,足够可怕。

芽衣:你之所以还能看见我,是因为有人出面调停。

渡鸦:阻止他?谁能做到这件事?是爱莉希雅?

芽衣:不······是阿波尼亚。

渡鸦:她终于现身了。

芽衣:但事态并没有因此改观,那个预言还是没办法验证真假。我也依旧对她知之甚少。

渡鸦:即便爱莉希雅那么说,你还是依旧怀疑她「预知」的能力。

芽衣: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芽衣:而且,还有一件事······渡鸦,你应该注意过自己在离开乐土时的「异常感」吧。

渡鸦:没错。从意识的空间回到大厅,会有一种失重的错觉,而且,会有几秒钟昏厥的体验。

芽衣:嗯,但每次阿波尼亚送我离开至深之处的时候,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芽衣:似乎只是一眨眼,我就已经从相当深入的区域回到了这里。

芽衣:无论是克莱茵对我进行过的强制切断,还是帕朵将我们送回这里的「手艺」,都没能做到这点。

渡鸦:你怀疑她在往世乐土中具有某种特殊性?

芽衣:没错······但到底是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

芽衣:我不准备专门追究这件事。既然她认为一切早已注定,那就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再进行应对吧。

芽衣:我要按照原计划寻找真正进入至深之处的方法——或者说,我原本已经进入了那里,如果没有阿波尼亚搅局······

芽衣:总之,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能再为此耽误时间了。

渡鸦:你还真是想得开啊······那就祝你好运了。还是那句话,需要帮忙就开口,虽然我未必愿意······

渡鸦:不过芽衣大小姐求助的表情,应该还是很值得一看的,是吧?

[折叠展开]

关于至深之处 · 其一

渡鸦:芽衣,来向你道个别,我在这里实在太久了,灰蛇快要亲自来「请」我出去了。

渡鸦:说是有什么「非我不可」的任务。他的语气你也能想象吧?

芽衣:······好,再见。

渡鸦:······

芽衣:······

渡鸦:······就只是这样?

芽衣:那······一路顺风?

渡鸦:你不会是把这件事也当做「预言」的一环了吧。

渡鸦:今天就是「第十天」了,你那边怎么样?

芽衣:······知道了一些事。但对「预言」本身,我依然没有能将其否定的决定性证据。

芽衣:而且······就算她口中的命运只是谎言,凭借「戒律」和精神感知型的「特殊性」,她也完全可以让自己的「预言」变成现实。

芽衣:······所以,我决定「直面根源」。

渡鸦:你找到进入「至深之处」的方法了?

芽衣:没错,而且现在正要动身。

渡鸦:要我一起去吗?

芽衣:不,正好······我希望你留在现实中,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见我所见。

芽衣: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一战之后,「我」的精神或许会不复存在。

芽衣:但如果我完全相信她的「预知」,那也有一项有利的情报——阿波尼亚只能确认结果,而不包括过程。

芽衣:哪怕我今天无法全身而退,但在那之前,能否得到我想要的信息,决定权仍然在我自己手中。

芽衣:我需要有一个人保留那些情报,并且······

渡鸦:将它们带给你的同伴······还是找准时机救你出去?

芽衣:······

芽衣:我知道这很难,所以选择权在你。

渡鸦:······我明白了。说起来,你不找克莱茵吗?对于乐土,她可比我熟悉多了吧。

芽衣:我有另一件事要拜托她。

芽衣:我曾经答应过格蕾修,要送给她一种颜料——与我有关,并且「前所未见」。

芽衣:······我尽力了。这是到今天为止,我能想到的唯一答案。

一支试管躺在芽衣手中,红色的液体在其中轻晃。

芽衣:我拜托了苏。既然我是第一个踏入往世乐土的律者······希望「它」足够特殊吧。

渡鸦:你不惜做到这种程度,也不想让那孩子失望吗?

芽衣:也许有更好的答案吧,但······以防万一。

芽衣:······

芽衣:我该出发了,「再见」······希望我能够做到。

渡鸦:······

渡鸦:至少,多说几句啊。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