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凯文」

英雄的追忆 · 其一

凯文:······

芽衣:······

凯文:······

芽衣:我们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

凯文:没必要。

凯文:既然是「我」让你来到这里,那所有该被说出的,你都已经听过了。

凯文:而那些不该被说出的,它们也都存在于此。祝你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芽衣:凯文······我所认识的那个「你」,他隐瞒了许多事情。

芽衣:我承认,现在的我还无法从他手中夺取任何东西,来到这里也是出于他的意志。

芽衣:但······这或许是一个机会,能让我看清「凯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凯文:我是凯文,持有「救世」之铭的战士。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了。

[折叠展开]

关于约束的惨剧 · 其一

芽衣:有人向我提起了前文明的约束之律者,但他似乎不愿意透露更多细节。

芽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凯文:······一场惨剧,和一次微不足道的胜利。

芽衣:别用那么朦胧的说法,凯文。我想知道的,是更具体的真相。

凯文:这里还有其他事更值得你去探究。

芽衣:我已经见过了支配之律者。这个世代的律者发生了改变,变得比上个世代更为强大。

芽衣:而从我掌握的信息来看······你们所面对的约束之律者,她似乎根本不可战胜。

芽衣:在这个世代的约束之律者降临之前,我需要······一些经验。

凯文:约束之律者······抱歉,与她作战的经验你没办法参考。

芽衣:你的方法······我做不到吗?

凯文:你或许可以。

凯文:但在那种情况下所需要的决断,现在的你还远远不能担负。

芽衣:······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三

芽衣:······这是什么?

凯文:天火圣裁第一次「出鞘」时,我冻结了它残存的火焰。

芽衣:你竟然能靠自己的力量冻结神之键?

凯文:如果我做不到,它现在不会是神之键。

芽衣:那它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凯文:「破坏」。

芽衣:······

芽衣:你要把它交给我?

凯文:身为记忆体的我,已经没有再被它警醒的必要了。

芽衣:警醒······原来你也会感到后悔吗?我从没看出来。

凯文:天火出鞘,它所带来的后果确实非我本意。

凯文:但我所说的警醒,也不是出于悔恨。

凯文:要想做一件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就必须先承担只有你才能承担的代价。

凯文:这团火,它对我的意义正是如此。

芽衣:······你曾说过的,我所无法担负的决断,指的就是这个吗?

凯文:······

凯文:律者,你还会做梦吗?梦到那些自己没能拯救的人,那些因你而死的人。

芽衣:······会。

凯文:但我已经不再会了。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四

芽衣:凯文,你见到过「自己」吗?

凯文:我没必要回到这里。

芽衣:那就很奇怪了。在我看来,你和他没有任何区别。

芽衣:但你们之间相差了数万年的时光,时间不可能没有在你身上留下印记。

凯文:「凯文」就是这样的人,从前是,以后也是。

凯文:你身为律者,不出意外,也会拥有比常人更为漫长的生命。

凯文:你的所见所闻,在你身上刻下的痕迹将会越来越浅。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在理应死去的时候,你早已被生命中的一些节点彻底定格了。

芽衣:······你和他还是有些不同的,我发现了。

凯文:嗯?

芽衣:你的话要比他多很多······我所知晓的那个凯文,他很少会像你这样和我说话。

芽衣:感情这种东西,在他身上似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凯文:不,这只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他,雷电芽衣。

凯文:就像我说过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凯文」从未变过。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五

芽衣:你身上的寒气······甚至远胜过真正的你。

芽衣:难道他现在正因为某些原因处于虚弱当中吗?还是说······

凯文:你在试着寻找击败我的方法。为什么?

芽衣:······你误会了。

凯文:雷电芽衣,你可能没有注意到自己常常是个神色茫然无归的人。

凯文:只有刚才发问的时候,我才在你身上看到了「坚决」。

芽衣:······或许吧。

芽衣:但你可能也没有注意到······凯文,你对潜藏于自己内心的疯狂和执念一无所知。

芽衣:是你让我明白,如果律者能为人类而战,那么人类也同样可能会毁灭在自己的手中。

凯文:不,律者······从来不会为人类而战。

凯文:「她」是如此,你也一样。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一

芽衣:凯文······作为记忆体的你们在被创造出来时,拥有的记忆都是完整的吗?

凯文:未必。

芽衣:千劫向我提起过一些与逐火之蛾暗面有关的事情,你对此还有印象吗?

凯文:不要试着去寻找它,雷电芽衣。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芽衣:······那里究竟有什么?

凯文:我也只去过一次,了解不多。在我离开后,它也就不复存在了。

芽衣:但千劫说它就存在于这里。

凯文:······

凯文:你也知道,往世乐土是由「记忆」构成的空间,而记忆往往会过于主观。

凯文:一些本不该滞留于此的东西,它们切面繁多,被拼凑起来时甚至可能会自相矛盾。

凯文:而千劫所谓的暗面······它就是其中之一。

凯文:我不知道梅比乌斯为什么执意将它保留下来,但比起曾经的面貌,它已经扭曲得难以辨认。

凯文:不论对任何人而言,这都是一件好事。

芽衣:······梅比乌斯,这个名字我已经听过太多次了,但我从没见过她。

芽衣:还是说,你们曾经提到过的「梅」博士,就是梅比乌斯的简称?

凯文:······梅比乌斯和华的故乡并非一处。

凯文:我以为你早该见过她了。至今为止这里只出现过一个律者,她不可能没有兴趣。

凯文:作为往世乐土如今的所有者,她也不可能会对你的到来一无所知。

芽衣:所有者?这里不属于世界蛇?

凯文:这两者并不冲突。

芽衣:······

芽衣:你让我觉得有什么人正在暗中窥伺。

芽衣:从其他人所说的来看,她又是个值得警惕的人。

凯文:暗中窥伺······最好仅此而已。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七

芽衣:这应该是属于你的东西吧?

芽衣伸出手,一枚袖扣正折出微微的光亮。

凯文:······

芽衣:凯文,这是认知的空间,你和它之间的联系是掩盖不了的。

凯文:······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

芽衣:就和我在这里得到的其它东西一样。

芽衣:我不想再这样举着手臂了,物归原主。

凯文:你自己留下吧。

芽衣:······你确定吗?它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在你记心中一定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芽衣:这看上去是一枚袖扣。故人所赠,还是它原本就很特殊?

凯文:我的确说过自己不会有所隐瞒,但这不应该包括我的私事。

凯文:我不想浪费时间谈论这件事,你应该去问问真正的我,也许他会有兴趣。

芽衣:那不可能,凯文。在我眼中,他已经成了一块顽冰, 执念和沉默甚至凝固在了他的血脉之中 。

芽衣:如果现在重新生成他的记忆体,这枚袖扣是不是还会出现在这片空间······我很怀疑。

凯文:那么,他和我就没有什么区别。

芽衣:······

芽衣:······为什么你从来不愿谈论自己?在你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折叠展开]

关于律者 · 其一

芽衣:凯文,这里看起来似乎只是一种用以保存你们记忆的装置。

凯文:你想说什么?

芽衣:我已经见到过一些存在于此的人了。逐火英桀······虽然只是记忆体,但他们的确都异常强大。

芽衣:而他们曾经的实力······想必也与你相差无几。

凯文:······

芽衣:但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你们,最终却还是失败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凯文:······

凯文:真正的「我」所没有告诉你的答案,你为什么觉得存在于此的「我」就会告诉你?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二

芽衣:凯文,我知道自己不是唯一来到过这里的人。 在我之前,有人成功过吗?

凯文:你不需要知道这个。

芽衣:······

芽衣:是你让我来这里寻找答案的,凯文。

凯文: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答案。

芽衣:那应当是由我来决定的事。

芽衣:片面的情报势必会导向片面的结论。我觉得那是你我都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凯文:······

凯文:在你之前,有很多人来过。

凯文:但来到这里的律者,你还是第一个。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一

芽衣:凯文,你是在什么时候建立了世界蛇?

凯文:世界蛇的建立和我无关。

芽衣:和你无关?它的每个成员都称呼未来的你为「尊主」。

凯文:我不可能知道世界蛇在现实中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凯文:但在「我」的手中,至少它不会违背创立者的初衷,这就足够了。

[折叠展开]

关于自身 · 其二

芽衣:凯文,在我看来,融合战士直到最后都不能称作是一种完善的技术。

芽衣:虽然副作用不尽相同,但几乎每一种都很严重。

凯文:没错。

芽衣:总而言之,你是第一个受试者,那时这种技术的成功率是多少?

凯文:零。

芽衣:······但你还是那么做了。

凯文:我相信梅,胜过相信那些数字。

[折叠展开]

关于英桀 · 其一

爱莉希雅:哎呀,凯文,终于找到你了。想和你这个大忙人见一面可真不容易。

凯文:······有什么事吗?

爱莉希雅:哎呀,也没什么别的事啦,就是······嗯······我们商量一下,让我再回到第一位上面几天怎么样?

凯文:为什么?

爱莉希雅:因为我忽然觉得,这样可能会让我的自我介绍变得更有趣一些呀~

爱莉希雅:那些新来的人,他们肯定会想······「啊!她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排在那个凯文的前面!」······想想就很好玩,对不对?

凯文:你想的话,就随便你好了。我不在乎。

爱莉希雅: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小气。

爱莉希雅:那我们可就说好了哦,凯文?记得也改一下你的自我介绍哦。

[折叠展开]

关于过去 · 其一

爱莉希雅:说实话,我还是更怀念你过去的样子,凯文。

爱莉希雅:现在的你,总是装模作样的······怎么啦?「第一位」当的太久,有偶像包袱了?

凯文:······还有什么事吗?

爱莉希雅:你看看你,连吃崩坏兽的时候都要切成片再做个精致的摆盘了。

爱莉希雅:哎······那个和我们一起在战场上啃过压缩饼干的凯文到底去哪了?

凯文: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事,爱莉希雅。无聊的谎言就到此为止吧。

爱莉希雅:哎,好吧好吧,你觉得没意思那就算了。

爱莉希雅:但更怀念过去的你这件事······可不是什么谎言哦。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三

芽衣:凯文,你之前说,有很多人曾来到过这里。

凯文:是。

芽衣:但这里又不像是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地方。

凯文:只有那些兼具资格与觉悟的圣痕觉醒者,才有机会踏入这里。

芽衣:上一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凯文:不久前。

芽衣:他成功了吗?

凯文:不。

凯文:她放弃了。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一

爱莉希雅:凯文,你说······如果当初的你没能掌控天火圣裁,那一切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爱莉希雅:我们的时代会提前结束吗?

凯文:不会。

爱莉希雅: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永远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

爱莉希雅:不过啊,凯文······爱说大话的男孩子可不讨女生们的喜欢哦。

凯文:那个时代结束与否,与天火圣裁是否在我手中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凯文:但······如果我早些看清了你真实的目的,那我们或许的确会有一个不同的结局。

爱莉希雅:我们?你是指你和我,还是你和梅?还是说······是指我和梅?

凯文:那时我信任你,但我错了。

爱莉希雅:真的吗,凯文?你可不要口是心非哦。

[折叠展开]

关于羽渡尘 · 其一

凯文:······

爱莉希雅:羽渡尘生效了吗······?

凯文:······

爱莉希雅:哎,凯文,你也是会有纰漏的嘛。

爱莉希雅:让我想想······给你编织一个什么样的幻觉好呢?一定得很有趣才行······

爱莉希雅:啊,有了,就让你回到从前吧,回到那个······你还没有彻底变成冰块的时候。

爱莉希雅:然后······我要听你给我讲笑话~

凯文:爱莉希雅,你玩够了吗?

爱莉希雅:呃······啊,这个······嗯······

爱莉希雅:咳咳······凯文,我们都已经是大人了,你能不能别总是耍这种小花招?

爱莉希雅:我还很忙,先走了。

凯文:······

[折叠展开]

关于羽渡尘 · 其二

凯文:······

爱莉希雅 :啊······这次万无一失了。凯文,凯文?你还能听见吗?喂?

凯文······

爱莉希雅:嗯,很好,你现在的确身处羽渡尘的幻境之中了。

爱莉希雅:那么,凯文,告诉我······最后的神之键,它叫什么名字,被放在了哪里?

凯文:······

凯文:你可以直接来问我的,爱莉希雅。

爱莉希雅:唉······凯文,你现在真是个只会让人扫兴的男人啊。你觉得我会那么做吗?

凯文:你会。

爱莉希雅:嘿,猜对啦!所以,正确答案是什么?

凯文:我不知道。

爱莉希雅:······

爱莉希雅:凯文······你果然就是个只会让人扫兴的男人。

爱莉希雅:我有权力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吗?

[折叠展开]

关于律者 · 其二

芽衣:凯文,在你们的时代中,也有过站在人类一方的律者吗?

凯文:没有。

芽衣:但这个时代却有,而且还不止一个。

凯文:那又如何?

芽衣:这很可能就是能让这个时代战胜崩坏的关键。

凯文:······

凯文:崩坏绝不是如此简单就能战胜的东西。

凯文:况且战胜崩坏,也同时意味着「律者」将不复存在。

凯文:你所谓站在人类一方的律者,他们都有为此而牺牲的觉悟吗?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一

芽衣:能和我谈谈关于梅比乌斯的事吗?提醒我要对她当心的人不在少数。

凯文:······

凯文:她是逐火之蛾最初的几名成员之一。正是她察觉了梅的才能,并将她引荐给了组织。

芽衣:她在逐火之蛾中主要都负责些什么?

凯文:科研。

芽衣:······这两个字能概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凯文:她所进行的研究绝大多数都不为人知。

凯文:即便是「圣痕」······如果不是中途发生了那场意外,或许逐火之蛾直到最后都会对此一无所知。

芽衣:圣痕也是由梅比乌斯研发的技术?

凯文:她创造了「圣痕」的原型······但如果任由她按照自己的方向继续研究下去,那「圣痕」就绝对不会是现在你所知道的样子。

[折叠展开]

关于千劫 · 其一

芽衣:逐火之蛾确实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

凯文:你指什么。

芽衣:······目前来看,你反而属于比较正常的那一批人。

凯文:······

芽衣:毕竟曾经是一个组织,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你们真的有办法控制他吗?

芽衣:据说手术的副作用在他身上会不断恶化,是融合战士当中的特例。

凯文:这不算是特例。

凯文:这是某种特殊情况下的必然。任何人在拥有他的经历后都不可能再活下来,否则你就能看到更多和他类似的情况。

[折叠展开]

关于伊甸 · 其一

芽衣:凯文,你听过伊甸唱歌吗?

凯文:这对你寻找答案有什么帮助?

芽衣:我只是好奇而已。

凯文:听过。

芽衣:好听吗?

凯文:好听与否,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芽衣:为什么?

凯文:那个愿意倾听艺术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伊甸她真正的歌声,也随着那个时代一起逝去了。

[折叠展开]

关于背叛者 · 其一

芽衣:我已经见过梅比乌斯了,凯文。

凯文:你不必向我讲述自己的行程,雷电芽衣。这毫无意义。

芽衣:但有些问题,也只有你才能给出答案——「英桀们的领袖」。

凯文:你想知道什么?

芽衣:梅比乌斯······她所流露出来的疯狂与恶意,让人实在是很难相信,她也是英桀中的一席。

芽衣:还是说······这其实只是因为她创造了这往世乐土?或者······只是因为她也是那场惨剧的幸存者之一?

凯文:你的怀疑根本就没有必要,雷电芽衣。

凯文:在来到这往世乐土之前,你就应该已经知晓它存在的意义了。

凯文:存在于此的英桀,无论选择了怎样的道路,最终的目的都只会是「战胜崩坏」——这一点毋庸置疑。

凯文:而梅比乌斯,她也同样如此。只是她所选择的那条道路······能够理解她的人的确不多。

芽衣:······

芽衣:那······爱莉希雅呢?

凯文:············

芽衣:你犹豫了,凯文。为什么?

凯文:你想说什么?

芽衣:在见到爱莉希雅的时候,梅比乌斯对她使用了一个非常令我在意的称呼——「背叛者」。

芽衣:虽然在我看来,梅比乌斯并不可信,但你刚才片刻的犹豫,却又无疑是在肯定这个称呼的真实性。

芽衣:所以······

凯文:······

芽衣:······

凯文:······

凯文:梅比乌斯说的没错。爱莉希雅······她的确是「背叛者」,但她也从未曾站在过任何与「人类」相对立的立场上。

凯文:由始至终,她所选择的道路都未曾有过任何改变,而她的目的,也同样如此。

凯文:早在我们相识之前,她便已背上了苦难的十字。而这······却是我直到最后才发现的真相。

凯文:······

凯文:我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到此为止吧。

芽衣:(凯文······刚才有一瞬间,他的语气······变了?)

芽衣:(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如此痛苦······又悲伤的表情。)

芽衣:(爱莉希雅······在你和凯文之间,究竟都发生过什么? )

[折叠展开]

关于融合战士 · 其一

芽衣:我终于确认了一件事。

凯文:······

芽衣:之前我猜测过,在现实中,你并没有恢复自己全部的力量。

芽衣:既然你不愿正面回应,那我暂且就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凯文:······

芽衣:可就算是这样,仍然没有人能逼出你的极限——那种特殊的姿态。

凯文:是谁告诉你的?

芽衣: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

凯文:······

芽衣:怎么样,猜谜的感觉如何?

凯文:······

凯文:这样最好。如果我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变成那种姿态······

凯文:雷电芽衣,那恐怕你的世界就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你也就不会有能在这里探寻过去的机会了。

芽衣:果然,那才是你的「极限」。看来我也不需要再问什么了,力量从来都不需要过多解释。

芽衣:但还有一件事······那种像是崩坏兽一般的姿态,是所有融合战士共有的特质,还是说······仅仅只是例外呢?

凯文:它不是例外。

芽衣: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我本来就已经······

芽衣:······

芽衣:你说······「它不是例外」?

凯文:这不值得你这么吃惊。

芽衣:不,这是很容易猜到的答案。我只是惊讶于······你竟然会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凯文:······这并不是第一次。

凯文:我要提醒你,雷电芽衣,拥有特质不代表就要让它显露。

凯文:如果我是你,遇到会这样做的「越界者」时,只会想方设法避开他们。

凯文:不是每个人,都会以像我这样的态度对待你。

芽衣:你这样的态度?

芽衣:······如果有所不同的话,只会是一件好事吧?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八

芽衣: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偶然······但在这往世乐土里,我似乎一次也没有听到过「凯文 · 卡斯兰娜」这个名字。

凯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芽衣:这是你的名字,凯文——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但现在看来,真相似乎并非如此。

凯文:我对此并不知情。我还未曾遇到会直接称呼我名字的后继者,而且······我不明白这对你在乐土中的旅途有何意义。

芽衣:如果你不是在刻意隐瞒些什么的话······我有一位······

芽衣:······

芽衣:嗯······朋友。她也拥有和你一样的姓氏。你们之间或许会存在某些特殊的联系。

凯文:姓氏······我不知道这个词代表了什么。

凯文:但如果它指代的是你所说的「卡斯兰娜」的话,那么,它就从未曾在那个时代里存在过。

芽衣:姓氏······就和「凯文」一样,它也是一种标志。只不过,它会更多地去强调血缘与家族之类的概念。

芽衣:而「卡斯兰娜」,它所代表的也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家族,或者说······一支独一无二的血脉。

芽衣:而她与你所共有的这个姓氏,也让我有了一个······不太可靠的猜想。

芽衣:凯文,你究竟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后代的呢?如果有机会见到她,你又会对她说些什么?

凯文:······

凯文:我不可能会拥有什么后代,雷电芽衣。

凯文:但如果你想知道的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的话——

凯文:「你无需在意自己的血脉。属于我的罪责,都将由我一人背负。」

凯文:我要说的只有这些。

芽衣:果然。

芽衣:(总是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背负所有······这种令人讨厌的心性,果然也是「卡斯兰娜」的一脉相传。)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二

凯文:······

梅比乌斯:哎,凯文······其他人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连你也开始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了?

梅比乌斯:我记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还没有差到那种地步吧?

凯文:······你变了,梅比乌斯。

梅比乌斯:哎呀,你发现了?我是不是······比之前又长高了一点?

凯文:······

凯文:雷电芽衣,她是第一个来到这往世乐土的律者。

凯文:我本以为你会是最先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但······你却一直等待到了现在才终于现身。为什么?

梅比乌斯:呵呵,凯文······别把我说的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嘛,一看到新奇的玩具就直接扑上去了。

梅比乌斯:面对这种千载难逢······不,万载难逢的机会,我当然也得先好好准备一下才行呀。

梅比乌斯:不然,万一要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恐怕,我们就又连后悔都来不及了呢。

[折叠展开]

关于背叛者 · 其二

爱莉希雅:所以,你是怎么对芽衣说的?

凯文:她一无所得。

爱莉希雅:嘿嘿,其实我听到了——「我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到此为止吧」。

爱莉希雅:在提起我的时候,你好伤心呀。果然这才是你的心声吧?嗯?

爱莉希雅:之前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再也不会信任我了,我可是难过了好久呢。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我?

凯文: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

凯文:······

凯文:我知道你最后的选择有何意义,我会尊重它的。

爱莉希雅:很不坦率哦,凯文。

爱莉希雅:但没关系。我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爱莉希雅:如果有机会,真想再见一次外面的那个你呢。

[折叠展开]

关于神之键 · 其一

芽衣:凯文,我又见到了一位使用神之键的英桀。

芽衣:你的天火圣裁,华的羽渡尘,伊甸的伊甸之星,苏的千界一乘······十三把神之键,十三位英桀,不免令人浮想联翩。

凯文:这二者之间并无直接联系。神之键并非普通人能够轻易掌握的力量,而融合战士则刚好是最合适的人选。

凯文:就算是我,在接受超变手术之前,也不可能真正解放第七神之键的额定功率。

芽衣:嗯,我知道普通人使用天火圣裁需要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

芽衣:我好奇的是,还有没有其它神之键,曾经被英桀们使用过?比如······黑渊白花。

凯文:······

芽衣:在我的时代中,它的使用者是一位强大的战士······甚至和真正的你交过手。

凯文:那又如何?

芽衣:没别的意思,只是对它曾经的持有者有些好奇。

凯文:······

凯文:第六神之键······我不知道它最后归属于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它被分成两个部分,由不同的人持有。

凯文:但最初,它是爱莉希雅的武器,只不过后来她主动交还给了逐火之蛾。

芽衣:为什······

芽衣:······

芽衣:她觉得那把武器不够可爱,是吗?

凯文:······是。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三

芽衣:你说过,你不会再对我隐瞒往日的真相。

凯文:那要取决于你如何看待所谓的「真相」。

芽衣:我需要知道更多与逐火之蛾,以及英桀们有关的信息,尤其是······与梅比乌斯有关的事情。

凯文:······

芽衣:你很少会主动提起她。而其他英桀,他们大多也都像你一样,对此讳莫至深。即便偶尔提起,也都会劝我不要继续深究。

芽衣:以一个团体而言,你们对彼此的态度······甚至冷漠到了一种不太正常的程度。

凯文:无谓的友善,并不是在末世中与崩坏对抗所需的东西。对此,你应该也深有体会。

凯文:还是说,这个时代的崩坏,已经是可以让你们用过家家的态度来应对的敌人了?

芽衣:······

芽衣:我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时代,无法对你所说的末世感同身受。

芽衣:但在崩坏中付出了许多,又失去了许多的人······凯文,我敢断言,那绝不会只有你一个。

凯文:······

芽衣:算了,我也不是来和你聊这些的。

芽衣:我想知道更多与梅比乌斯有关的事情,尤其是关于她的生与死。从其他英桀的说法来看······

凯文:梅比乌斯不可能会迎来真正的死亡。

芽衣:······

凯文:我相信其他英桀所给出的,也一定是与此相似的回答。

凯文:而这,也就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

[折叠展开]

关于曾经 · 其二

凯文:······嗯,对,我也记得他。

苏:后来,他······

凯文:真的?这和我印象里的可不太一样。

苏:真的。然后······

爱莉希雅:嗯······

苏:那就下次再聊吧,凯文。

凯文:嗯,回见,苏。

爱莉希雅:嘿,凯文!

凯文:······?

爱莉希雅: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呀?很开心的样子。

凯文:一些过去的事而已。

爱莉希雅:过去的事啊······

凯文:怎么了?

爱莉希雅:总觉得每次和苏聊天的时候,你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呢。比我刚认识你时还要更开朗,更温柔。

爱莉希雅:那就是最初的你吗?千羽学园的王子大人?

凯文:我一直都是我。

爱莉希雅:骗人,明明你刚才的表情没有这么冷漠的。

爱莉希雅:哎~这就是男孩子之间的友情吗?真好啊~

凯文:······

凯文: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爱莉希雅:诶~别走呀,也和我讲讲你和苏和梅的故事嘛~凯文,凯文——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四

凯文:意识转移······原来如此,这就是梅比乌斯的计划。

苏:你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

凯文:我知道她在建造往世乐土时一直在暗中谋划着什么,但没想到会是这样奇特的想法。

苏:你没想过要阻止她?

凯文:我们总要把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上。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不会有比崩坏更严峻的敌人。

凯文:更何况,梅比乌斯对逐火之蛾没有敌意。她的擅自行动也不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任何妨碍。

凯文:至少在当时,我是这么判断的。

苏:那现在呢?

凯文:依然如此。

苏:可是,以来访者为容器复苏自己的意识,进而干涉乐土以外的现实······这样危险的行径,已经是对新时代的威胁了。

凯文:——她不会成功的。

苏:什么?

凯文:你没注意到吗,苏?

凯文:她急于证明那个理论的可能性,是因为她从最开始就知道——

凯文:那绝无成功的可能。

[折叠展开]

关于崩坏意志 · 其一

芽衣:凯文,我有些事想问你。而且······我觉得只有你能给我一个比较准确的答复。

凯文:······

芽衣:所谓的「崩坏意志」,它在你们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吗?

凯文:崩坏意志?

芽衣:你不知道这个名字?好吧,也许在过去,人们对它有另一个称呼。

芽衣:它是「崩坏」这一概念的具象化表达,统御所有律者的唯一存在——或许,你可以将其理解为「崩坏的神」。

凯文:的确有人将崩坏比作神明,也把律者视作神的使徒。但这终究只是种比喻而已。

凯文:为了与之对抗,有些人需要设立一个「标靶」,一个能被所有人想象、理解的「敌人」。他们坚信唯有如此,战士们才能团结一致。

凯文:至于这个标靶是「神」还是「某种意识」——只要它能令人信服,是什么都无所谓。

芽衣:我明白,但我想问的是——它或许不只是个比喻?

芽衣:最初提出这个「比喻」的人,他正是在亲见了所谓的「崩坏意志」之后,才会以这样的方式去向世人讲述——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

凯文:合理的推论,可惜并不成立。

芽衣:为什么?

凯文:因为最初提出这个「比喻」的,正是逐火之蛾。而将其否定的······也是逐火之蛾。

芽衣:······

芽衣:(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在「这个凯文」的认知中,「祂」并不存在。)

[折叠展开]

关于科斯魔 · 其一

芽衣:凯文,我刚刚见过了一位很像你的人。

凯文:······

芽衣:科斯魔,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我记得你们有过一段往来。

凯文:科斯魔······在我们还未成为融合战士的时候,他曾隶属于我的小队。

凯文:入队之初,他还是个稚嫩的少年。而他的成长,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凯文: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他就已是一名内心坚定的战士。加入逐火之蛾后,更是如此。

芽衣:原来如此,我大概能想象你们的相似之处是怎么来的了。

凯文:······

芽衣:哦,还有这个,也挺像的。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二

芽衣:又见面了,凯文。

凯文:······雷之律者。

芽衣:······

芽衣:这么看来,你并不是英桀中的例外了。

凯文:······?

芽衣:包括你在内,这里大多数人对待律者的态度都有些出人意料。在「外面」的时候,我还以为这种态度只是你的性格使然,可现在看来······

凯文:你的到来是出于「允许」,雷之律者。既然事态仍在掌握之中,就没有过度反应的必要。

芽衣:仍在掌握之中?

这一次,她很快得到了回答。

名为「凯文」的男人就站在那里,一动未动,但存在于他周身的世界,在此时变得如同凝结起来的矿物,使人窒息。

芽衣:哦······在「外面」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做的。

凯文:我想,这应该不是你想求取的事物。

芽衣:······

凯文:你无需多心,出于责任,我只会做自己该做的事。

凯文:去寻找你要的东西吧——如果它的确存在于这里的话。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六

芽衣:如果爱莉希雅对我所说的话属实——

芽衣:(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 )

芽衣:那么记忆体这一概念,或许远比我想象中复杂。

凯文:什么意思?

芽衣:无论怎么看,你们都不是简单的记忆备份——不但具有形象和知觉, 甚至拥有独立的意志。

芽衣:仅仅是这一点,就可能带来许多复杂难言的命题。只是······一时之间,我也很难将它们全部梳理出来。

芽衣:例如说······你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存在?

凯文:那么,你更应该去问科研人员。我不关心本质,更不关心原理。

芽衣:是啊,你在乎的只有达成「目的」,这我早就知道了。

芽衣:只可惜,和你一样,我也不擅长和科研人员坐而论道。

芽衣:因为一些崩坏导致的意外,我曾经过早地离开了······

「千羽学园」的名字,在她脑海中飞快地掠过了。

芽衣:······算了,那不重要。总之,只是出于直觉,我觉得你是个适合探讨这类话题的人选。

芽衣:既然你们同样具有自我认知,那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你们真的一次也没有产生过截然不同的思考吗?

凯文:······

芽衣:(他······)

在芽衣发问后,她才突然意识到,在凯文的脸上,也有某种神情点水而过——和自己刚才回忆起某个地方时别无二致。

芽衣:你在回忆些什么吗?

凯文:······没有。

凯文:和你说的一样,那些都是不需要复述的旁支末节——我无可奉告。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九

凯文:······

芽衣:看来你的确没有主动和人打招呼的习惯。

芽衣:你曾说过自己会为后继者提供帮助——难道缄口不言 ,就是你提供帮助的方式吗?

凯文:雷电芽衣,将人们推向歧途的,恰恰是不谨慎的发言。在我看来,那不能算是帮助。

芽衣:知无不言能否算作帮助,我也不能给出结论。

芽衣:但你现在的态度可以算作「妨碍]——这倒是毋庸置疑了。

凯文:······

凯文:你到底想问什么?

芽衣:有一些问题,也许只有你才能给出答案。

芽衣:比如······我们所面临的崩坏,它究竟是什么?

芽衣:无论如何,前文明在各个方面都比我所处的时代走得更远。在这一方面的认知上, 应该也是一样。

芽衣:而在我看来,这甚至比你们留下的种种科技更有价值。

凯文:如果我们知晓答案,梅就一定能创造出确保胜利的手段。

芽衣:在我看来,事实就是如此。无论是世界蛇还是存在于现实世界的你,显然都对「圣痕计划」拥有必然的信心。

芽衣: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并不知道你们的信心从何而来。

凯文:在这一点上,我并无隐瞒。后世另当别论,但你现在见到的我,并非知晓一切。

凯文:如果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突破桎梏,那这座「往世乐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折叠展开]

英雄的追忆 · 其十

芽衣:不仅仅是如今······在英桀尚在的那个时代,你就已经被视作众人的引领者。

芽衣:起初,我还以为你之所以会被当作神明来看待,是因为先行者的特殊性——就像是通过时空旅行回到过去的人。

芽衣:可现在看来······即便在过去,情形也是一样的。

凯文:我只是在做自己能做的事,仅此而已。

芽衣:那么······你的感觉如何?被所有人承认,带领他们前行······难以想象的重量。

凯文:那不重要。

芽衣:······的确。

芽衣:那么,在我的时代里,你也要承担同样的角色吗——即使你正在以引领者的身份, 将世界推向另一种深渊。

凯文:我不可能预知自己未来的想法。

凯文:但引领者,它从来都不是一种「资格」,而是一种「必然」。

凯文:你的时代自然会有属于自己的引领者出现,如果你还没见到,只是时机未至。

芽衣:哦?那······如果这样的人出现了,又会发生什么?

芽衣:如果你们······两位引领者,抱有不同的理念,那是否会出现一场无法避免的冲突?

凯文:你所说的冲突并不存在,「真理属于人类,谬误属于时代」。

凯文:雷电芽衣,我必须引领的从来不是时代,而是「人类」。

[折叠展开]

给予刻印

给予刻印 · 其一

芽衣:······为什么?
芽衣:是你······你也在这里?
凯文:我知道,让你来到这里的人也是我,但我不想再对每个人都解释一遍了。
凯文:我是凯文,身负「救世」之铭的战士。
凯文:在这里寻找你想要的东西吧——它索取的代价, 想必你已经能够承担了。

给予刻印 · 其二

凯文:一把剑之所以能成为我的武器,是因为只有我能亲手折断它。关于力量,我只能言尽于此。

给予刻印 · 其三

凯文:你已选择了自己的路,那你就必须前往这条路的尽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给予刻印 · 其四

凯文:击败律者对英桀们来说并非难事,而以此作为追求的后继者······他们都失败了。希望你不会如此。

给予刻印 · 其五

凯文:既然是真正的「我」让你来到了这里,那我相信你应该也已经知晓此行真正的意义。

给予刻印 · 其六

凯文:我们从神明手中夺取力量,正是为了将祂从神座之上拉下来。而你,「神的使者」, 你能把手探到更高的地方吗?

给予刻印 · 其七

凯文:我和梅比乌斯不同,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你。只是可惜······「救世」,别无他法。

给予刻印 · 其八

凯文:你在乐土中的旅途,到最后很可能会一无所得。但在那之前,乐土也会给够你选择的余地。

给予刻印 · 其九

凯文:我会给你一切我力所能及的帮助,直至你见证何为「不可追及」。

给予刻印 · 其十

凯文:「救世」绝非易事,有时我们甚至连拯救一个人都很难做到。但,这绝不是我们轻言放弃的理由。

给予刻印 · 其十一

凯文:你还没有完全激发自己的权能,雷之律者。曾经的第三律者所能做到的事,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做到。

给予刻印 · 其十二

凯文:强大的力量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代价。

给予刻印 · 其十三

凯文:你很快就会明白,在对抗崩坏的道路上,除了胜利,我们别无选择。

给予刻印 · 其十四

凯文:我尽力在对你保持关注,律者,但愿你并非仅此而已。

给予刻印 · 其十五

凯文:是爱莉希雅劝我不要对后继者一言不发,但我并没有什么能告诉你的。所谓语言的力量,也只有她会深信不疑。

给予刻印 · 其十六

凯文:很多人只是在窥见那条小径时就选择了放弃。「救世」之途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平原易野,甚至容不下两个人并肩而行。

给予刻印 · 其十七

凯文:我践踏过无数的理想,无数的生命也因我而消逝。在你身上有相同的意志存在······尽管薄弱,但你也绝不能失败。

给予刻印 · 其十八

凯文:任何人都有机会看清世界的本貌,并且承担它的重量——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牺牲。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