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华」

战士的追忆 · 其一

芽衣:班长·······

芽衣:不,抱歉,我只是有点习惯了。

华:没什么。如果能对你有所帮助的话,你可以把我当做是另一个人。

芽衣:另一个人么······

芽衣:华,如果我向你讲述一些事情,它能成为你记忆的一部分吗?

华:这里的其他人或许可以吧,但我不行。

华:我会定时把自己的记忆回溯到某个时间点,你对我讲述的东西也只能保留到那个时候。

芽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华:这是真正的「华」所做出的决定——为了让我还是「我」。

华:或许是受超变因子的影响,我的记忆不会像常人一样慢慢淡化,直至遗忘。

华:它们会一直堆积在我的脑海里······我很难说它们究竟会给我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变化。

华:所以,我不得不借助一些其他手段来忘掉某些事,确保自己仍在履行既定的使命——对于一个记忆体,这是必须的。

华:如果哪天我突然忘记了你是谁·······那也只能先和你说声抱歉了。

芽衣:·······我明白了。

芽衣:对你来说这或许的确是个更好的选择。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二

芽衣:又见面了,华。

华:嗯,你好。

芽衣: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芽衣:据我所知,融合战士的寿命远远超过普通人。如果你可以选择的话······

芽衣:你愿意守护新纪元的人类千年万年,直到他们拥有足以保护自己的能力吗?

华:·······

华:芽衣小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

华:而你所说的事······抱歉,单凭想象,我甚至无法体会它的沉重。

华:很遗憾,我愿意去做那样的事,但我做不到。

华:在漫长的时间中孤身独行······我们之中,恐怕只有凯文能够做到吧。

芽衣:······

芽衣:(不,你也同样可以。)

芽衣:(你已经做到了。你做的远比凯文更好······班长。)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三

芽衣:······华?

华:······

芽衣:华?

华:······抱歉,我刚刚看走神了。有什么事吗?

芽衣:你在看照片吗?

华:嗯。但这也只是我一个无意的习惯而已。

华:对我来说,其实它已经不能再唤起任何记忆了。

芽衣:······抱歉,我不该问这么私人的问题。

华:你误会了,我不是在遮遮掩掩。

华:这张照片······我已经没有关于它的记忆了。

华:或许是在哪次回溯时出了差错,也可能记忆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现在······它只是一张与我有关的照片,仅此而已。

芽衣:······

芽衣:我应该还会在这里留很长时间。如果我找到了什么线索,一定会回来告诉你。

华:谢谢,但不必麻烦了。你也知道我的情况。

华:为记忆找回记忆,不应该是你此行的目的。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四

芽衣:华,我有个问题想向你请教。

华:请讲。

芽衣:创造融合战士的技术,似乎没有被包含在火种计划内,为什么?

华:······

华:我不知道,但我认为这种技术不该被传承下去。

华:这么说来,你还没见过更多的融合战士,这是一件好事。

华:因为,你不能用这里的这些人······你不能用英桀的高度去衡量所有的融合战士。

华:那些没能留下名字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也都是在数不尽的牺牲中被选拔出来的强者。

华:可他们的作战能力······最终也只是「天赋出众的人类士兵经刻苦训练后亦能触及」的程度。

华:······不,抱歉,那样的「人类士兵」也就只有一个而已,我不该就这样下结论。

芽衣:令普通人比肩超级士兵,听起来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华:但这远远达不到人们对「英雄」的期望。

华:从结果来看,融合战士并不是一个成功的计划。它只是略微拖延了崩坏的脚步,但代价······却是一些人生命的全部。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五

芽衣:华,你还记得我吗?

华:嗯,好久不见,芽衣小姐。

芽衣:······

芽衣:叫我芽衣就好······华。

华:芽衣······

芽衣:嗯。

华:总感觉你似乎已经习惯这里了。

芽衣:或许吧······除了在应付某些怪人的时候。

华:怪人······是指梅比乌斯博士吗?你应该还没有上过她的手术台吧?

芽衣:没有。为什么要问这个?

华:梅比乌斯博士······她有很多疯狂的想法,并且常常会将它们付诸实践。

华: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从她手术台下来的究竟会是什么······或许没有人想知道那是什么。

华:所以,如果梅比乌斯博士想对你做些什么的话,最好还是拒绝吧。她应该不会强迫你。

芽衣:她试着劝过我,但我不吃那一套。

芽衣:不过听你这么说······梅比乌斯,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华:梅比乌斯博士······在我看来,她和梅博士一样,是注定会为世界带来变革的人。

华:但在她口中,一切变革与进步都需要必要的残忍和恶意······这是我始终不能认同的。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六

华:是新的来访者吗?

芽衣:不,是我······

芽衣:(等等······)

芽衣:华,其实我们见过。你和我说过,你会定时把自己的记忆回溯到某个特定的时间点。

华:是这样······抱歉。

芽衣:你已经向我说过一次抱歉了,华。

华:是吗······

芽衣:······

芽衣:华,你能把一些记忆转移到不会被回溯的那部分当中吗?

华:这要情况而定。我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因记忆过于臃肿而带来的危害,只有必要的信息才会被保留下来。

芽衣:我总觉得有些事情应该告诉你。

芽衣:事实上,我认识真正的你。你成为了非常了不起的人,就像是······一个英雄。

华:······

华:你在苏那里看到了其他世界的风景,是吗?

华:你所描绘的那种人生······我也曾见过与之相似的景象,但那终究还是不属于我的现实。

华:我还是我,在成为未来的我之前,还有一条距离未知的路要走。命运只有一种,谁也无法绕开。

芽衣:······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芽衣:不过也好·····至少你让我知道了,你是如何成为我所认识的「你」的。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七

华抚摸着一把断刃,仿佛沉浸在了一段往日的回忆之中。

芽衣:华?

华:嗯?是芽衣啊。

芽衣:这是······轩辕剑?

华:轩辕剑······?

华:奇怪的名字,不过······听起来却有几分家乡的味道。

华:这是支配之键,是逐火之蛾为了从普通的士兵中筛选出融合战士的适格者而造的神之键。

华:你所说的「轩辕剑」······我想那应该是它在新世代的名字吧。

芽衣:筛选融合战士的适格者······

华:嗯,我就是借此才得到了成为融合战士的机会。

芽衣:原来是这样······可我在世界蛇也见到过其他的支配之键,它们看上去不太一样。

华:你见过的支配之键应该已经在使用者的超变因子作用下改变了形态。我手中的这一把,则是它最原始的样子。

芽衣:虽然已经折断了,但你却始终还保留着它。

华:它确实已经没有作用神之键本身的价值了······但对我而言,它既代表了开始,也代表了结束。

华:我觉得,它可以提醒我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芽衣:比如·······?

华:比如······为了战胜崩坏,我们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

[折叠展开]

关于逐火之蛾 · 其一

芽衣:华,你们所说的「逐火英桀」,曾经真的作为一个小队存在过吗?

芽衣:很难想象有什么能把这些人团结在一起······即使是像对抗崩坏这样的目标。

芽衣:更何况······在我看来,你们当中的某些人似乎根本不在乎崩坏。

华:是爱莉希雅,她对这件事情的态度非常积极。

华:对于那些拒绝加入的人,她都会亲自去进行劝说······我不知道她具体用了什么方法,但从结果上来看,她成功了。

芽衣:······她的目的呢?

华:以我对爱莉希雅的了解,她会去做一件事情的原因,往往都只是因为她觉得那件事情有趣而已。

芽衣:「有趣」······这个词能掩盖的东西是在是太多了。

华:看来你还足够清醒。

华:但······我还是无法回答你的问题。爱莉希雅真正的目的,永远只有她自己才会清楚。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一

芽衣:华,爱莉希雅说这里一共存在着十三位英桀,但我所见过的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数字。你知道原因吗?

华:嗯······你可以把这看做是乐土的一种保护措施。

华:在设计之初,我们也曾尝试过将十三人的记忆同时灌输给同一个人······但根据验算结果,这么做的后果非常严重。

华:你虽然比其他人更特殊一些,但我还是建议你循序渐进,不要同时踏入太多未知的领域。

华:就算你可以做到······最好也不要贸然尝试。

(选项:严重的后果?)

华:刻印的传承是通过往往世土完成的,但这种传承······是一种很容易出现问题的技术。

华:同时继承十三位融合战士的力量,将远远超过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华:在数十次演算中,由数据模拟生成的后继者都因此成为了可怕的怪物······无一例外。

(选项:其他人?)

华:嗯。同一时间,往世乐土并非只能容纳一位后继者。

芽衣:这里还有其他人?

华:不,现在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

华:但在不久之前······这里确实还出现过另外一位后继者。

华:我并没有见过她,但据樱所说吗······她自己选择了离去。

(选项:我明白了)

华:嗯,那就好。

[折叠展开]

关于羽渡尘 · 其一

爱莉希雅:哎,别那么小气嘛,华。我只借这一次,向你保证。

华:可是你已经借过羽渡尘至少十六次了······

爱莉希雅:诶?你不是会重置自己的记忆吗?怎么还会记得这种事······

华:我觉得这很重要。

爱莉希雅:······这是最后一次了,真的。

华:······

华:好吧。

爱莉希雅:谢谢你,华!

华:爱莉希雅,能告诉我你打算用它来做什么吗?

爱莉希雅:嗯······应该像是某种······侦探会去做的事吧?

[折叠展开]

关于爱莉希雅 · 其一

芽衣:爱莉希雅······她出现的频率要比其他人高很多。

华:你也注意到了。

芽衣:是因为「乐土」保留了更多关于她的记忆?还是说她原本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华:不,如果只是记忆的「存量」,这里没有人能超过伊甸。

华:至于爱莉希雅······我认为那更多是出于她的天性。在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强烈地吸引着她。

芽衣:因为······我是一个律者?

华:我不确定,但爱莉希雅的确不会对每个人都那么感兴趣。大多数后继者连她的面都见不到。

芽衣:对我来说,这算是一件好事吗?

华:仅对这场旅途本身而言的话,是的。

芽衣:其他方面那?

华:······

华:我只能祝你好运。

[折叠展开]

关于英桀 · 其一

芽衣:班长·······不,华。

华:你好,芽衣。最近如何?

芽衣:除了某些令人特别在意的人以外,还好。

华:令人在意······你指的是?

(选项:爱莉希雅)

华:爱莉希雅······她总是会隐瞒很多事情。就算看起来很亲切,她也还是会让人感到不安。

芽衣:······的确。

华:很少有人能看清她内心真实的想法,但······考虑到乐土本身存在的意义,爱莉希雅应该也不会伤害你。

芽衣:在乐土中,你们是会受到某种限制吗?

华:不会,但乐土的建成与爱莉希雅也有很大的关系,她应该不会做出伤害来访者的举动。

华:但如果你指的是客观意义上的限制······那它的确存在。

芽衣:嗯?

华:乐土终究只是一种模拟装置,这也就意味着它存在作为装置本身的上限。

华:像是凯文······乐土中所保存的记忆体绝对不是凯文的极限,而是这往世乐土自身的极限。

(选项:千劫)

华:千劫······和他相处的确会有些困难。很抱歉,我也帮不到你什么。

华:他对我的敌意······恐怕比对其他人还要更深一些。

芽衣: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华:还是不要提了吧。

华:有些事······我们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而且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结果不可能被改变,但总还是要有人为此负责。

华:千劫······他也是因此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芽衣:······是某次崩坏吗?

华:也许远在他遭遇崩坏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吧······

[折叠展开]

关于英桀 · 其二

芽衣:又见面了,华。

华:你好。

芽衣:有些事我不太明白,能向你请教一下吗?

华:请说吧,我们留下就是出于这种目的。

(选项:英桀中的生还者)

芽衣:在外面我见过凯文和······

芽衣:······

芽衣:没什么,我想问的是······这里还有谁在现实中幸存下来了?

华:毕竟只是记忆体,这一点我也不敢断言。虽然当时的情况以及不容乐观······但只有梅比乌斯才能启动乐土。

华:如果在你的时代中没有发生什么变故,她应该是幸存者之一。

芽衣:梅比乌斯······

(选项:英桀们的结局)

芽衣:能谈谈你们最终怎么样了吗?

华:我们······我们的命运不会相同,这几乎是必然的。

华:而且,在进入这里的时候,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还没有迎来结局。

芽衣:那我们谈谈······

(选项:千劫)

华:至少在我把记忆体留在这里的时候,千劫还没有迎来自己的结局。那段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能取得惊人的突破,很了不起。

华:就算在英桀当中,我想也只有凯文和爱莉希雅比他更强吧。

芽衣:爱莉希雅?

华:爱莉希雅总能以别人从未想过的方式运用崩坏能,所融合的崩坏兽,更是我们当中最为强大的。

华:我曾见过她在整场训练中轻松压制了千劫,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华:你应该已经见过千劫在战斗中的狂暴姿态了,而爱莉希雅······千劫甚至自始至终都叫没有碰到过她一下。

芽衣:我明白了,多谢。

(选项:爱莉希雅)

华:抱歉,并不是我刻意隐瞒······

华:关于爱莉希雅最后的去向,我也进行过长时间的调查,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华:我只知道她引起了一场争端,但她究竟有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选项:樱)

华:侵蚀之律者······她在那场事故中牺牲了。很遗憾我没能帮到她。

芽衣:能和我详细讲讲这件事吗?

华:很抱歉,我不想欺骗你,但我不想让樱有任何知道内情的可能性。

芽衣:为什么?

华:这件事情对她来说是在太过残忍了,就算是记忆体,也可能会造成不可预见的后果。

华:我们有过前车之鉴,于情于理都不该冒这样的险。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一

芽衣:总觉得,你们似乎多多少少都对梅比乌斯有些意见?

华:尽管有些事我不太记得了,但······发生在第一研究所的那件事,我却记得非常清楚。

芽衣:······能和我讲讲吗?

华:当时,我们接到一项紧急任务,而任务的地点则正是梅比乌斯博士负责的第一研究所。

华:那里经常会发生一些意外······逃走的实验用崩坏兽,暴走的实验体,失控的机械装置······我以为那次也会是相似的情况。

芽衣:但结果并不是那样。

华:······

华:最先赶到现场的是苏。他的实验室离那里很近,但我们很快就和他失去了联络。

华:当我赶到的时候,我看到苏正在和阴影里的什么东西苦战。

华:我准备去帮他,但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失去了意识。

华:后来我才知道,造成那场事故的元凶不是什么实验体或者崩坏兽······那就是梅比乌斯自己。

芽衣:可是······为什么?你们不是同伴吗?

华:这就是我让你对她多加小心的原因。

华:在梅比乌斯看来,一切的进步都必然伴随着牺牲作为代价,而她有很少会去在意这牺牲到底是什么。

华:可以是敌人,也可以是同伴,甚至······可以是她自己。

[折叠展开]

关于伊甸 · 其一

芽衣:华,你听过伊甸唱歌吗?

华:嗯,听过。还是学生时,朋友塞给过我一张她的专辑。

芽衣:感觉怎么样?

华:虽然我不是很懂音乐······但,她的歌声的确很美。

华:那时候,朋友还拉着我过去她的签售会。但排队的人实在是太多,还没轮到我们就卖完了。

芽衣:没想到最后你们会成为战友。

华:是啊,但她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种明星。在加入逐火之蛾以后,她慷慨的给予我······给予了很多人种种帮助。

芽衣:嗯,她的确是一位优雅而温柔的人。

华:哎,要是我那朋友知道我在和伊甸共事的话,恐怕她都要羡慕死了吧。

华:只可惜······

芽衣:······

[折叠展开]

关于千劫 · 其一

芽衣:这里是为了让后人能够继承英桀的力量而存在的······但在英桀当中,有些人似乎对来访者总是充满敌意。

华:是千劫吧,他对你进行了额外的试炼,对吗?

华:在刚加入逐火之蛾的时候,他也只是有些孤僻,和现在完全不同。

芽衣:他是在加入逐火之蛾之后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华:那种手术······它在我们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产生了不同表现的副作用。

华:具体到千劫的话······就是不断加剧的认知异化。

芽衣:不断加剧······他的状况还会变得比现在更糟?

华:记忆体也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对真正的千劫而已,确实如此。

华:他所融合的崩坏兽基因非常特殊······这两者之间或许存在某些联系,但我也不能对此妄下定论。

[折叠展开]

关于位次 · 其一

芽衣:······所以,你在英桀之中竟然只是第十二位。

华:在我看来,他们本来就应该排在我前面。而且,其实也很少有人真的会去在意位次的事情。

芽衣:苏向我讲述过他排在第七位的原因。「十二」这个数字,它对你来说也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华:听爱莉希雅说,这是梅比乌斯给出的提议。

华:我所使用的装甲就是由她设计制造的。「十二」代表了她对装甲形态变化最初的设想。

华:但遗憾的是,直到最后她的设想也没能完全实现,而她本人也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华:她······或许也是想借此来提醒自己过去的失败吧。

芽衣:用这种理由作为依据······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芽衣:(而且,这和爱莉希雅告诉我的理由也完全不同······)

华:或许还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理由吧······但爱莉希雅她没有告诉我,而我也并不打算追问。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八

华:你好,芽衣。

芽衣:······

芽衣:华,你······还记得我?

华:你暂时不必担心我会突然忘记什么了。在你离开之前,我还不会重置自己的记忆。

芽衣:······为什么?

华:我总觉得······在你身上有某种重要的事物存在,虽然我还没能捕捉到它,但我想在今后的时间里试试看。

华:毕竟······用之不竭的时间,已经是我现在仅有的事物了。

芽衣:(班长······)

芽衣:成为融合战士,的确是一件需要下定决心的事。

芽衣:超变手术的副作用······与其他人相比,它对你造成的影响似乎更为严重。

华: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要想获得任何东西,都要付出同等代价。

华:而且这种超忆症状刚出现的时候,对我来说其实有益无害。

芽衣:有益无害?

华:是的,如果不考虑后来发生的事······能够事无巨细地回忆起每一个瞬间,绝对是一种宝贵的能力。

华:在战斗方面,他让「经验」在我身上起到的作用远远大于其他人,我想,这也是我能够成为英桀的原因之一。

芽衣:······也对,每一场战斗都可以让你在回忆中反复思索,这确实能让一个人更快的得到进步。

华:所以直到今天,我也从来没有讲这种症状简单的看成是一种「副作用」。

华:它之所以带来种种不便,只是因为往事堆积成山之后,我没有能力承担他们的重量。

华:不过,伊甸也曾经这么对我说过——记忆会让时间的概念失效。

华:正因为我们会逐渐遗忘,记忆,以及其他那些过去的时间,才会拥有价值。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九

芽衣:华,看起来,记忆体并不能在同一时间被留在这里的。

华:没错,我在往事乐土中被构建出来的时候,这里还只有苏,樱和梅比乌斯。

华: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知道下一次有新的记忆体出现时,十三英桀中剩下的人就全部到齐了。

芽衣:可如果是这样······难道不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影响吗?

芽衣:之前我就注意到,你们似乎都在瞒着樱什么事。

华:······樱,她是我们当中最特殊的一个。

话:事实上,往事乐土中的记忆体,可以由本体亲自进行同步的。

芽衣:同步?

华:是的,依托于精神感知型融合战士的能力,本体可以把记忆体同步到他当前的状态。

华:你也发现了,乐土中的记忆体很难被称为简单的备份,这种同步,本身就是一种避免问题出现的手段。

华:而樱,他是英桀中最先牺牲的那个人。在没有得到任何同步的情况下,他与其他人所获取的信息并不对等。

芽衣:原来如此,之前你也说过,她牺牲时的经历,很有可能会让他的记忆体变得不稳定。

芽衣:你······你呢,华?你的本体有对你进行过同步吗?

华:或许有过,但······我已经不记得这件事情了。

[折叠展开]

关于梅比乌斯 · 其二

芽衣:在前文明纪元,梅比乌斯也这么热衷于邀请别人躺上她的手术台吗?

华:······

芽衣:看来我勾起了你不好的回忆。

华:只要是她提出的请求,你一定要拒绝。

华:就算当时的情形让你觉得答应下来才是最好的做法,也要拒绝。因为那种情形,很可能也是梅比乌斯博士精心设计的。

芽衣:你和她之间······似乎发生过不少事。

华:没错,其他人也会这样提醒你,但我所说的······或许更能令人信服。

芽衣:能举个例子吗?

华:类似的经历实在太多了······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华:梅比乌斯博士当然也有优点,她注重公平,对别人所做的任何事,她一定会先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

华:但有件事她始终没能明······人和人的承受力并不相同。

华:蛇能从黑暗中行过长夜,但人类如果不手持火炬,就只会在绝望中被慢慢淹没。

芽衣:你指的是她对第十二律者的研究?

华:没错,虽然梅比乌斯博士对于律者的研究一直得到了某种程度的默许······

华:但也是直到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其实并不在意「人类」究竟会以怎样的形式存在······

华:这引起了一些······争执。你明白的,那种情况下的争执,几乎就代表了毁灭。

华:如果不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再次出现,或许导致文明走向终结的······就会是我们自己了。

[折叠展开]

关于实验 · 其一

梅比乌斯:······是呢,我可是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而且······是关于你的。

梅比乌斯:看来,你和普通人的确不太一样,能在那么多实验中活下来,不仅仅是因为运气呢。

梅比乌斯:想不想听听看?我觉得······如果「那个律者」也能来到这里的话,事情说不定会变成比现在有趣许多呢。

华:梅比乌斯博士,请不要浪费时间了。现在你和我所说的一切,都会被归入需要重置的部分中。

华:我们还是专心于自己的职责比较好。

华:而且,梅比乌斯博士,我之所以愿意配合那些实验,是因为你的目标始终都还是对抗崩坏,而不是因为我认可你的想法。

梅比乌斯:哎呀,突然就充满勇气了呢······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华吗?还是说······是新来的那个小姑娘发,她和你说了什么?

华:······

梅比乌斯:而且呀,华······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认可?我从来就不需要你们的认可。对我来说,那种东西根本无所谓。

梅比乌斯:要想实现「变革」与「进化」,你就永远都不应该去考虑其他人的意见······甚至是大多数人的意见。

华:······

华:(不,不是这样的······)

华:(你从来没考虑过任何人的意见······梅比乌斯博士。)

[折叠展开]

关于往世乐土 · 其二

芽衣:华,不知道你是否保留了这段记忆······

芽衣:你曾告诉过我,为了避免一些不可预见的后果,你不想让樱知道自己的结局。

华:嗯······在侵蚀之律者的事件中,真正的「樱」所作出的选择,让我们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华:虽然······如果站在同样的立场上,我或许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但对那时的逐火之蛾而言,她的选择······无疑等同于背叛。

芽衣:背叛······华,这就是你所说的「前车之鉴」吗?

华:不,那毕竟在现实中发生的事情。

华:我所想要避免的······是英桀们的记忆体,在后继者的影响下,发生某些不可控的变化。

芽衣:听上去,似乎在我来到这里以前,这种情况就已经出现过了。

华:······是的。

芽衣:所以,是谁?

华:······是梅比乌斯博士。

华:或多或少,英桀们都已经知晓或是猜到了,并且坦然接受了自己的结局——梅比乌斯博士也不例外。

华:但她似乎从某位后继者那里得知了一些外界消息······在那之后,他明显变得焦躁了许多。

芽衣:等等······外界的消息?据我所知,「梅比乌斯」这名字应该从来没在现实中出现过才对······

华:恰恰就是问题所在。

华:没人比她更了解自己成为融合战士的能力······现实中的她不可能死去,可她又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

华:这种难以解答的回答,就算不是梅比乌斯博士······恐怕也会被自己的好奇心抓住,深陷其中。

芽衣:好奇心······他的确像是会为此而付诸行动的人。

华:嗯,但问题在于······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做出了什么怎样的行动。

华:最开始,他也只是表现得比平时焦躁了一些······而等到我有所察觉的时候,他似乎就已经在着手筹备着些什么了。

华:而她的焦躁······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演变为了一种近乎于狂热的状态······就像曾经沉迷于实验之中的她一样。

芽衣:但他应该已经不可能再对现实世界产生任何影响了。

华:现在就做出判断,未免有些为时过早。

华:和她大多数的研究一样,往往在看到结果之后,我们才会知道有些事并非「不可能」。

华:而且······虽然我不能确定这和梅比乌斯博士的行动是否有关,但这种情况······的确是在那之后才出现的。

芽衣:嗯?

华:有一些后继者,他们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芽衣:消失了?

华;嗯,既没有通过试炼,也没有在乐土中滞留······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华:如果这两件事真的有所关联,那恐怕······乐土已经在梅比乌斯的手中发生了某些根本性的改变,向着更危险的方向。

芽衣:······

华:我曾听凯文提起过,不久之前,有一位后继者察觉了梅比乌斯博士的异常,以一种近乎拒绝的姿态离开了乐土。

华:或许······她正是察觉到了这些潜在的危险,才会选择离开的吧。

芽衣:(不久前离开了往世乐土的后继者······那不就是······)

[折叠展开]

关于人为崩落 · 其一

华:很了不起,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和梅比乌斯交手······

华:但如果有后继者能够击败那种形态下的她,我一定会将其保留在自己的记忆备份里。

华:所以,你应该是第一个做到了这件事的人。

芽衣:谢谢你,华。但就和爱莉希雅一样,我不认为梅比乌斯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手段。

芽衣:毕竟······战斗应该不是她最擅长的领域。

芽衣:而且从你们所描述的,第一研究所的那场事故来看,乐土中的梅比乌斯······

芽衣:她很可能也没有展现出梅比乌斯曾在现实中拥有过的全部力量。

华:······第一研究所?

芽衣:没错,华。你曾向我提起过一场发生在哪里的事故。

芽衣:就在那场事故当中,梅比乌斯第一次展露出了那种像是巨蛇一般的形态。

芽衣:就算是因为太过仓促,但能独自与多位英桀对抗的她······应该也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战胜的对手。

华:不要妄自菲薄,芽衣。你已经做到了这样的事。

芽衣:······希望如此吧。

芽衣:对了,梅比乌斯曾对我说过······那种姿态,对融合战士来说,其实是一种在手术之后就会具体的「本能」······

芽衣:对你来说,同样也是如此吗?

芽衣:我似乎······从来没有在你身上见过与之类似的状况。

华:······

华:不仅仅是我······除了梅比乌斯博士以外,所有的融合战士应该都会尽可能的去压制自己的那种「本能」吧。

华:融合战士的本质,其实就是在以崩坏的力量来对抗崩坏。

华:相对于普通人,我们······其实本就更容易滑向崩坏所在的那一侧。

华:在接受超变手术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迈出了那从「人类」向「崩坏兽」转化的第一步······

华:而最难的,往往都是「第一步」。在那之后的「第二步」、「第三步」······就都不会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了。

芽衣:你很担心······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梅比乌斯那样的怪物。

华:······是。

华,但我更担心的是,为了彻底战胜崩坏,或许有一天,我们会不得不做出与梅比乌斯博士相同的选择······

华:我很担心,除此以外······我们将别无他法。

[折叠展开]

关于过去 · 其一

华:诶?是这样的吗?

苏:注意到这点时,我也有些惊讶。在听到你的名字读法时,我就在这么猜想了。

华:这么说来,我们算是半个同乡。

华:如果能早点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或许我们原本能比以往更谈得来——

华:······

华:抱歉,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吧。

苏:不,也许现在反而是更好的时机。

华:为什么?

苏:在当时那种压抑的状态下,即使能一起谈论家乡的话题,也很难称得上是什么慰藉。

苏:但在这个时间停滞了流动、一切都已注定无法改变的空间里,或许我们能用一种更平和的心态,谈论那些已经消失的东西。

苏:毕竟作为记忆体的我们所唯一拥有的,就只是回忆罢了。

[折叠展开]

关于过去 · 其二

苏:抱歉。由于各种原因,我最终还是错过了向你阐明真相的机会。

华:没关系,苏。这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必须要澄清的误会,也不会对那场事故的本质产生任何影响。

苏:但攻击了你的人的确是我,而不是梅比乌斯。你本是好意相助,而我却误伤了你,这一直让我很过意不去。

华: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我本想去帮忙,却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还拖累了你。

华:那是如果不是我贸然闯入,或许就不会打破你们之间那种微妙的平衡,让梅比乌斯有可以伤害你的机会。

苏:不,我原本就没多少胜算。继续僵持下去,也只是在赌哪一方的耐力最先耗尽而已。

苏:还是击伤了你这点,更改表示歉意。

华:没能帮上忙,反而还给你添了麻烦······是我应该道歉才对。

苏:不,还是我这边更······

华:······

苏:······

华:······要不,我们先停一下?

[折叠展开]

战士的追忆 · 其十

华:听爱莉希雅提起······芽衣也有家传武学?

芽衣:爱莉希雅还真是······向别人提起了不少事啊。

华:请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过去我家中也曾开设武馆,一些拳脚同样出自家传。

华:在我长大后,这些事物越来越不受重视了,也很少见到有相似经历的人。

芽衣:(班长曾经展示的武学······还有这样的来历吗?)

华:可惜,在对抗崩坏时,它们能提供的帮助有限,这应该不能算是英桀传承的一部分。

芽衣:你已经给过我很多教益了,华。

芽衣:不过······如果崩坏最终被战胜,你会准备去做些什么呢?回到故乡,继续开办武馆吗?

华:时间已经给出答案了,我们没能做到。未来之于我,已经无从谈起了。

芽衣:如果······我们只说「如果」呢?华,你的责任······应该还没有到不允许你「想象」的地步。

华:······

华:抱歉,我的确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战场上的明日······太过奢侈了。

华:但如果只是假设,那的确如你所想。但······对我来说那更像是终点站吧。

芽衣:终点站?在那之前······还有其它想要做的事吗?

华:嗯,我应该会前去为世界的重整,付出自己的那份力量。

华:此后,我或许会选择游历一段时间,再返回故乡。

芽衣:游历确实很适合你,不考虑和别人同行吗?

华:就是为了那个本应同行的人,我才会这样做。

华:她······曾经教导了我怎样「欣赏」这个世界,但在我将其付诸实践之前,她······世界就已经毁于一旦了。

[折叠展开]

给予刻印

给予刻印 · 其一

华:初次见面,后继者。我的名字是华,「浮生」的刻印······我会帮助你熟悉它的。
芽衣:······班长?
华:嗯?
芽衣:······
芽衣:没什么,我早该知道的。
芽衣:多谢你的帮助,我们······应该还会再见面的吧?
华:至少你要坚持到那一刻。这里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凶险,绝不能掉以轻心。

给予刻印 · 其二

华:我不认为自己有教导你的资格,我只会与你同行。

给予刻印 · 其三

华:继续前进吧,你不应在此停下脚步。浮生碌碌,切莫无为。

给予刻印 · 其四

华:我不想让你走上和我们完全相同的道路,但你应该知晓我们曾在何处,为何而跌倒。

给予刻印 · 其五

华:这本就是属于你的力量,你只是还需要时间来掌握它。拳剑纵至极者,亦当锤炼根基。

给予刻印 · 其六

华:你不必跟随任何人,更不必跟随我。我们会对你予与援手,但没有人能给你答案。

给予刻印 · 其七

华:历历「浮生」,无非败而后成。

给予刻印 · 其八

华:抱歉,我没有同伴们那样的纷繁的特质。我所有的不过是过往的经验,但愿这能对你有所帮助。

给予刻印 · 其九

华:如果我什么都能做到,那就不会出现那样「必要的牺牲」。我已经无法弥补过去,但你还有机会改变现在。

给予刻印 · 其十

华:旅途漫漫,但你绝非孤身一人。谨守本心,万勿动摇。

给予刻印 · 其十一

华:在迷茫的时候,就想想你是为何而来到这里的吧。我相信,你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给予刻印 · 其十二

华:我能给你的帮助有限,但我仍会尽己所能。这是我现在唯一的使命。

给予刻印 · 其十三

华:我会为你演示一些战斗的技巧。不必急于悟透,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

给予刻印 · 其十四

华:平心静气,不要被乐土中的暴戾杀伐之气所困。

给予刻印 · 其十五

华:你的起点远胜于我,你能够做到。

给予刻印 · 其十六

华:我会在前面等你的。答案并非一定就在那里,但它通常会比我们所想的更加深邃。

给予刻印 · 其十七

华:抱歉,我其实不是想向你说教,只是我找不到其他传达的方式。有些错误······让我至今仍在受难,我不希望你也拥有相同的经历。

给予刻印 · 其十八

华:是这些刻印指引我们走到如今,也是它们,在一开始就为我们敲定了结局。

给予刻印 · 其十九

华:你现在所拥有的视界千载难逢,试着去看清那些被我们所遗漏的事物吧。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建议与反馈
    建议与反馈

    0/500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图片说明

    (仅支持上传1张图片,图片支持PNG,JPG格式,最大10MB)

    提交
    确认提交

    目录

    • 热点追踪

      • 近期角色

      • 近期武器

      • 近期圣痕

    • 图鉴

      • 女武神

      • 武器

      • 圣痕

      • 人偶

      • 敌人

      • 材料

      • 宿舍名册

    • 主线章节资料

      • 地图点位

      • 成就

      • 道具

    • 往世乐土

      • 刻印

      • 追忆

      • 事件

      • 物品

    • 后崩坏书2专章

      • 大地图点位

      • 角色

      • 怪物

      • 文件

      • 成就

      • 月之环系统

    • 档案

      • 游戏PV

      • 动画短片

      • 壁纸

      • 主题曲/音乐

      • 角色

      • 内容合集

      • 视频集锦

      • 美术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