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崩坏3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 更多贡献者
  • 目录

「事件-英桀试炼」

初入乐土

······

睁开眼,目中所见是一片颇为怪异的建筑。

芽衣:······

碎石与残垣绕着塔楼盘旋上升,交错成形似鸟笼的网格,像是在宣告自己是世界的中心。

那到底是什么?芽衣对着面前的奇景若有所思。

???:嗨。

还没听惯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像是有人在耳边细语,又似从远方传来的呐喊,像这片景色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感觉如何?

选项1:没有异常

{芽衣:还好,没什么异常,就像在现实中一样。

???:嗯,那就好。之前有些来访者,在进入「往世乐土」的瞬间就站不住了。

???:就像是溺水一样······被记忆淹没的感觉并不好受,对吗?

芽衣:······

???:但似乎,这份担心对你是多余的。

???:果然律者的体质不同于常人呢,真好啊,我也想试试······啊,我是不是跑题了?}

选项2:很奇妙的景象

{芽衣:很奇妙的景象······这是第一文明纪元的建筑吗?是做什么用的?

???:怎么样,对你来说应该很前卫吧?不过在我的时代,这只是一栋再普通不过的住宅,路边随处可见。

???:这种时代断层的错位感也是探索「往世乐土」的乐趣之一。在遇到更难以置信的景象之前,就好好期待一下吧~}

???:回到正题,你现在看起来还不错,我们应该可以直接快进到下一步了。

???:记好咯,这算是第一次尝试,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失败了不会有惩罚,表现不好也没人会怪你。别担心,我一直在你身边。

???:不过,原地投降什么的还是不太鼓励的。

???:要是中途放弃了,你可能就得再听一遍这段对话了。所以,至少要努力坚持到最后哦。

???:还有什么问题吗?

选项1:行进的目标

{芽衣:我的目标是什么?打倒某个人,还是找到某样东西?

???:目标?没什么目标,这只是一次尝试,或者说······教学?

???:从来没有律者踏入过这里,我也没有指导过一个律者。于你于我,这都是······该怎么说,「初次体验」?

???:总之,你只要听凭心意,尽情探索就好啦。我也很期待你能深入到哪儿呢······在没有其他英桀相助的情况下。}

选项2:失败的条件

{芽衣:你刚才提到了「失败」,怎么样才算失败?

???:也许是面对某道无法逾越的障碍力战不敌,也许是在往复无常的循环中迷失了方向,取决于你。

???:聚精会神毕竟不是件容易的事。当你的意识开始疲惫,记忆的回溯自然也就中断了。

芽衣:······

???:别担心,到那时,我会保护好你聪明的脑袋的。}

选项3:你是谁?

{芽衣:情况我大致明白了······但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你是谁?

???:你在开玩笑吗?我几分钟前才做过自我介绍呀。

???:真是的······难道你是故意在调戏我?怎么能对刚认识的女孩子做这种事呢?

???:你明明长了张可爱的脸,心思却意外地调皮呢。}

选项:没有问题了

芽衣:我没有别的问题了。

???:好,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咯?

芽衣:嗯。

???:我会赠予你我的祝福,而你的灵魂也将绽放更夺目的光辉。

???:雷电芽衣的往世乐土大冒险,就此开幕!

[折叠展开]

自久远的过去而来·其一

芽衣:······

爱莉希雅:我在这儿哦

爱莉希雅:嗨

爱莉希雅:欢迎回来

爱莉希雅:你还好吗?

芽衣:唔······

爱莉希雅:呀,看起来不太好呢。没关系,最开始都是这样的,慢慢就会适应。

爱莉希雅:放轻松,我们一步步来。还记得这里是哪儿吗?

芽衣:······

选项:努力回忆

芽衣:(嗯······重整思绪,回忆一下至今为止发生的事吧······)

芽衣:(支配之律者被消灭后,我因为某些原因,获得了进入祀堂深处的权力。)

芽衣:(那是世界蛇最大的秘密,曲折的甬道从祭祀场一角延伸而出,通向未知的暗处。)

芽衣:(渡鸦告诉我,那里是干部们接受洗礼完成「蜕变」的地方。对于道路的终点,我也有过许多想象。)

芽衣:(但如今,当我真正抵达这里时······)

芽衣:(我看见的却是一座出乎意料的的金色宫殿······)

芽衣:(还有······早已等候在此的她。)

似乎察觉到了芽衣的视线,少女莞尔一笑。

爱莉希雅:被这么盯着,我也是会害羞的哦。

芽衣:······失礼了。

爱莉希雅:没关系,原谅你了。你感觉好些了吗?

芽衣:还好吧。

爱莉希雅:那,还记得我是谁吗?

选项1:保持沉默

{芽衣:······

爱莉希雅:怎么了,突然一声不吭,是还没缓过来吗?

爱莉希雅:还是说,忘记了?

爱莉希雅:哎呀,我还以为你会好好记住人家的名字的,有点难过。

芽衣:······

爱莉希雅:开玩笑的。真是的,总觉得你好沉闷呀。}

选项2:羽兔

{芽衣:你是······世界蛇干部,羽兔。

爱莉希雅:······

爱莉希雅:羽兔是谁?

芽衣:······对,你不是她。抱歉,当我没说过吧。

爱莉希雅:唉,你好像把我和奇怪的人联系在一起了,这不好哦。}

选项3:粉色妖精小姐!

{芽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粉色妖精小姐?

爱莉希雅:才不是呢!

爱莉希雅:那是什么,给我起的昵称?原来你是这么轻浮的人吗?

芽衣:······抱歉,的确不是。不知为何,脑海中有个声音让我这么说。

爱莉希雅:很危险哦,那说不定是你的心声呢。

爱莉希雅:虽然我不讨厌坏坏的女孩子,但这个玩笑太突然啦,下次要看场合哦。

爱莉希雅:唉,凯文是有什么特殊的体质吗,不论过去还是现在,他身边尽是些「坏女人」呢。

芽衣:(唔,感觉引起了很大的误会。)}

爱莉希雅:好啦,我就再做一次自我介绍吧。

爱莉希雅:这次你可要好好记住哦?再忘掉的话,我会有小情绪的。

爱莉希雅:我的名字是爱莉希雅,如你所见,是一位人如其名的美丽少女。

爱莉希雅:在穆的通用语言中,爱莉希雅有「乐园、乐土」的含义。

爱莉希雅:朋友们会叫我爱莉,你也可以用这个称呼,念着很可爱,像我。

爱莉希雅:至于身份嘛······用你们的话说,应该是「前文明纪元的融合战士」吧?也就是那位英雄凯文曾经的同伴哦。

爱莉希雅:当然,真正的爱莉希雅不会把青春浪费在这地下几千米的地方。

爱莉希雅:我只是她留下的一个分身,一个继承了她性格与经历的记忆体。

爱莉希雅:但这没什么所谓。你还是能看见我,和我说话,甚至进行一些肢体上的亲切交流。

爱莉希雅:往世乐土原本就是记忆的世界,那出现一个记忆中的我也没什么不合理的,这就是俗称的······负负得正?

芽衣:······

芽衣:(爱莉希雅······当我第一次踏入这座宫殿,这个神秘的女人像幽灵一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对我的到来表示欢迎。)

芽衣:(说实话,在世界蛇待了这么久,「记忆体」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她的存在还是让我感到在意······或者说,疑惑。)

芽衣:(我曾向凯文索取答案,而这就是他给出的回答。那些被尘土掩盖的历史,就是世界蛇一直在隐瞒的秘密。)

[折叠展开]

自久远的过去而来·其二

芽衣:若非亲眼所见,我很难相信基地地下竟有如此庞大的空间。这里仿佛一座古老的建筑,在世界诞生之初就存在于此。

芽衣望向大厅中央悬浮的巨大装置。

芽衣:但这座装置又被保存得如此完好,不禁令人怀疑世界蛇在此建立据点就是为了保护它的存在。

爱莉希雅:这个······你问我也没有用喽。真正的理由,恐怕只有让你来这里的人才知道。

芽衣:我差不多恢复了,来聊聊刚才发生的事吧。

选项1:关于「记忆回溯」

{芽衣:「往世乐土」,如果我没猜错,它的名字就代表着那个曾光辉灿烂过的文明。而我所看到的,正是那个时代的记忆。

爱莉希雅:欣赏他人记忆的感觉如何?

芽衣:······

芽衣:就像在探索一座地震后的图书馆,身临其境,却杂乱无章。不同的碎片拼凑在一起,难以组成一幅具象的画面。

芽衣:如果这就是凯文所说的「答案」,那未免也太不直观了。

爱莉希雅:凯文和你说了什么?

芽衣:「现在的你,有寻求答案的资格」——正因为凯文的这句话,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芽衣:但他还是有所隐瞒。比起求索之地,这里更像是某种进行试炼的场所。

爱莉希雅:你还真是敏锐呢。看吧,这就是凯文惜字如金的原因,他知道你总能轻而易举地发现真相。

爱莉希雅:但他也没说谎。答案······每个人都是为了答案而来,无论他们想寻求什么,往世乐土都能予以解答。

爱莉希雅:铭刻下往昔的瞬间,让人们沿着救世者的脚印走向更遥远的未来——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一切结果都能在此找到根源。

芽衣:只是这个过程未免有些低效。

爱莉希雅: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没关系,这里的「他们」会慢慢扭转你的想法的。

爱莉希雅:从过去的记忆中,你会收获更多的疑问,对于你的旅途,那才是最珍贵的礼物。

爱莉希雅:这么说吧,你可以尽管说出自己对崩坏最大胆的猜想,但和事实比起来,那也一定会显得微不足道。}

选项2:关于「记忆的主人」

{芽衣:初次见面时,你向我提到了「逐火十三英桀」。

芽衣:这是一个由前文明融合战士组成的团体,也是在此留下记忆的人们。

爱莉希雅:不错嘛,至少你还知道「融合战士」。

芽衣:他们是逐火之蛾的重要战力,将适格者与崩坏兽融合后创造出的超级士兵。从凯文来看,融合战士的力量甚至能与律者相匹敌。

爱莉希雅:客观而严谨的回答,有好好做过功课呢。你应该是那种很擅长学习的孩子吧。

爱莉希雅:而且还很自信,在你眼里,凯文也只是和你相匹敌的程度。

芽衣:我不是那个意思。

爱莉希雅:别害怕,就算当着他的面你也可以这么说哦,我会站在你这边的。

爱莉希雅:而且,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些······那我想,你一定也知道了大部分融合战士的结局吧?

芽衣:······是指在与第十一律者的战斗中,融合战士大量牺牲的事件吧。关于那场灾难,世界蛇也只留下了很模糊的记录。

爱莉希雅:大量牺牲?记录写得还真是保守,看来连凯文也不愿意再回忆起那一天。

爱莉希雅:逐火十三英桀,是指那场灾难后「仅存」的13名融合战士。

爱莉希雅:比起战士,他们更像是组织不可替代的重要资产。偏偏迫于形势,这些人又必须分散到各地去解决末世层出不穷的麻烦。

爱莉希雅:所以呢,在管理层面,建立一个独立的编制有着其必要的意义。

爱莉希雅:更何况,在那场「约束的惨剧」之后,就连我们当中最桀骜不驯的人也终于意识到——

爱莉希雅:如果我们不能团结一致,人类就必将在崩坏面前形神俱灭。

芽衣:······

爱莉希雅:也正是在这时,一位美丽又热心,还极具能力的女孩站了出来。在她的推动下,英桀制度应运而生。

芽衣:······我想我已经猜到这个人是谁了。

爱莉希雅:嗯哼。

芽衣:可是,你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爱莉希雅:别说得那么直接嘛,这也是我们最痛心的事呀。我刚才也说过了吧?胜利的前提是我们能够「团结一致」。

爱莉希雅:但结果,显而易见。}

选项3:关于「爱莉希雅」

{芽衣:看起来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或者说,「管理者」。

爱莉希雅:哎呀,这个······我得想想才能回答你了。这么说的话,对其他英桀会不会有些不太尊重?

爱莉希雅:主人?这里确实是我的乐园,但它从来都不属于我。管理者······我也没什么兴趣。

芽衣:但除你之外,我并未见过第二个人。

爱莉希雅:哎呀,不如说我和你一样,是个好奇的孩子吧。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外面的世界,我扮演的始终是这种角色。

爱莉希雅:我喜欢主动出击,与可爱的来访者来一场美妙的邂逅。而我的同伴们,他们还在更深处等待你的光临。

爱莉希雅:你在这里所见的一切,都是由我等十三人的「记忆」交织而成的印象。

爱莉希雅:如果将往世乐土看作末日降临后的方舟,存在于此的我们正是让它得以远行的帆木,缺一不可。

芽衣:方舟,在我看来这个类比并不合适。

爱莉希雅: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方舟保留的应当是一切的火种,而非仅仅十三人的记忆。

爱莉希雅:但很可惜,抽离一个人全部的记忆,对普通人类来说太勉强啦,就连苏都在手术后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爱莉希雅:啊,抱歉,暂时先忽略那个名字吧,你还不认识他。我就是太爱举例了,这个习惯不好。}

芽衣:情况我大体清楚了。

爱莉希雅:嗯,你明白了就好,我讲解得还不错吧,不如夸夸我吧。

芽衣:······

爱莉希雅:哎,凯文这习惯真该改改了。每个人进来时都是一头雾水······或许你可以代我提个建议,让他做个新人指引文档之类的?

芽衣:往世乐土,由记忆编织而成的空间······这就是它看起来如此奇怪的原因吗?

爱莉希雅:嗯······我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啦。还是说,过去的一切都让你感到新奇?

芽衣:或许吧。

爱莉希雅:那不如就再回溯一次吧,这次我陪着你一起,看看勾起你好奇心的究竟是什么。

选项1:好

{爱莉希雅:我就知道,和我在一起很愉快对不对?那,不见不散。}

选项2:没必要

{爱莉希雅:嗯?我刚才走神了,能再说一次吗?

选项1:好

{爱莉希雅:嗯,我一点都不意外。和我在一起很愉快对不对?那,不见不散。}

选项2:好的

{爱莉希雅:嗯,我一点都不意外。和我在一起很愉快对不对?那,不见不散。}

}

[折叠展开]

自久远的过去而来·其三

芽衣:······

爱莉希雅:嗯······我好像知道你觉得奇怪的是什么地方了。比起现实世界,这里的确显得有些······失真?

爱莉希雅:如你所见,往世乐土是一片复杂的数据空间,构建出它的是十三道流动的意识——而它们之间,甚至还在互相冲撞。

爱莉希雅:打个比方,假如现实是一张白纸,这里就是一件复杂的折纸艺术品。

爱莉希雅:印着不同人认知的纸页相互穿插、折叠,彼此相嵌在一起,你甚至还能见到同一件事物在不同人眼中的样貌。

爱莉希雅:这种景象确实会让人有些为难。

芽衣:你从来没用过怡当的比喻,对吗?真的能帮助别人理解某件事的那种。

爱莉希雅:我就像一朵花那么可爱,这个够恰当吗?

芽衣:······

爱莉希雅: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件好事。

爱莉希雅:面对绝路上的悬崖,人们曾经只有纵身一跃这唯一的选择。

爱莉希雅:但你现在却可以先看看他们跳下去后的结果,再决定自己该怎么做。

爱莉希雅:前人留下的脚印,意义不就在于此吗?现实中可没有这种试错的机会哦。

芽衣:······你的确从没用过恰当的比喻。

爱莉希雅:好啦,别那么担心。

爱莉希雅:往世乐土······它的确是一座巨大到常人难以想象的迷宫。

爱莉希雅:但我永远都会在这里,为你点亮前行的灯火。

[折叠展开]

刻印

芽衣:这是?

爱莉希雅:你听过这种说法吗——压力之下的选择才能揭示一个人的真我,也将决定他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爱莉希雅: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我完成过一次又一次的抉择。

爱莉希雅:它们就像分段的节点,被永远铭刻在我璀璨的生命里,熠熠生辉。

爱莉希雅:这便是我的「刻印」,爱莉希雅灵魂的镌琢,我之所以为我的证明。

爱莉希雅:要在历史中走得更远,沿着我留下的足迹前进也不失为一种选择。毕竟,我也算是见证了这个时代始终的人。

爱莉希雅:但话说回来······把自己的真我展示给别人看,免不了会令人有些害羞呢。

芽衣:没记错的话,你说过这里存在着十三位融合战士留下的记忆。既然如此,我也可以去见证其他人做出的选择。

芽衣:这样你就不用害羞了,不是吗?

爱莉希雅:芽衣,你安慰一个女孩的做法,就是让她变得更伤心吗?

芽衣:······我只是在复述你曾经说过的话。

爱莉希雅:嗯,就和我说过的一样,为了给后继者点明通往终点的路,我最重要的同伴们也将自己的「刻印」留存在了乐土中。

爱莉希雅:严格来说,我们的命途也曾交汇,但你知道,两条交叉过的直线,它们前进的方向只会越来越远。

爱莉希雅:啊······那些无可奈何的往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爱莉希雅:我很看好你哦~毕竟比起眺望远方的行路者,你更像是在俯瞰地图的旅人呢。

芽衣:你不和我说些其他人的事吗?

爱莉希雅:比起听我介绍,还是亲眼所见更好吧?

爱莉希雅:放心,大家都是些很可爱的人,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哦~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对吧?

芽衣:你这句提醒,又不像是一个伤心人会说出来的话了。

爱莉希雅:因为我发现自己刚才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以后你就知道了,你不可能舍得错过我的。

[折叠展开]

逐火之徽(挑战失败)

爱莉希雅:你做得很好。

回到现实,爱莉希雅已经等在一旁了。

爱莉希雅:不必对失败太过在意,无论如何,你都是在逐渐熟悉这里,逐渐接近我们曾经的旅途。

爱莉希雅:看,因为你的选择,流动的记忆正在慢慢凝结成形。

芽衣:这个印记是······「逐火之蛾」?

爱莉希雅:对,逐火之蛾的徽章,每位成员都有一个,独一无二。

爱莉希雅:它让我想起融合战士初次集结的日子。我、樱、凯文,还有梅比乌斯······真怀念,所有的故事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爱莉希雅:听说在组织待满25年还有金色的纪念版本,当时我们还打了赌呢。可惜最后谁也没拿到,逐火之蛾没能撑到那个时候。

爱莉希雅:这个就送给你吧。我因它而得以邂逅生命中最重要的同伴,希望同样的幸运也能眷顾你。

芽衣接过那枚银色的徽章,感受着「记忆」的重量。

芽衣:(这个······应该没办法带到外面的世界去吧?先找个地方保存起来好了。)

芽衣:(说起来,我似乎还没有仔细调查过这大厅里的其他房间······)

[折叠展开]

逐火之徽(挑战成功)

爱莉希雅:你做得很好。

爱莉希雅:不,应该说······你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了呢!

回到现实,爱莉希雅已经等在一旁了。

爱莉希雅:我很高兴看到你正在逐渐熟悉这里,逐渐接近我们曾经的旅途。

爱莉希雅:看,因为你的选择,流动的记忆正在慢慢凝结成形。

芽衣:这个印记是······「逐火之蛾」?

爱莉希雅:对,逐火之蛾的徽章,每位成员都有一个,独一无二。

爱莉希雅:它让我想起融合战士初次集结的日子。我、樱、凯文,还有梅比乌斯······真怀念,所有的故事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爱莉希雅:听说在组织待满25年还有金色的纪念版本,当时我们还打了赌呢。可惜最后谁也没拿到,逐火之蛾没能撑到那个时候。

爱莉希雅:这个就送给你吧。我因它而得以邂逅生命中最重要的同伴,希望同样的幸运也能眷顾你。

芽衣接过那枚银色的徽章,感受着「记忆」的重量。

芽衣:(这个······应该没办法带到外面的世界去吧?先找个地方保存起来好了。)

芽衣:(说起来,我似乎还没有仔细调查过这大厅里的其他房间······)

[折叠展开]

情报室·其一

爱莉希雅:随便闯进别人的房间,可有些没礼貌哦。

芽衣:抱歉,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房间······上面写着「情报室」。

爱莉希雅:开个玩笑啦。

爱莉希雅:就算是我的房间也没关系,我们之间需要分得那么清楚吗?来,我带你参观参观。

[折叠展开]

情报室·其二

爱莉希雅:如何,对你的探索有帮助吗?

芽衣:多少有一些吧。

芽衣:不过我很好奇,只有这里和周围的风格不一样,格格不入,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爱莉希雅:倒也没有,只是一些······项目统合上的小问题?

爱莉希雅:当时嫌麻烦,我就没太管这一块的装修。

爱莉希雅:现在回过头看,唉,只能说我和负责的那位女士审美不同吧。

爱莉希雅:凯文本该做好审核的,但他的性格你也知道。好累哦,我一不留神就变成这样了,明明他才是「第一位」呀。

爱莉希雅:有时,我会觉得逐火之蛾的行事风格太「理性」了,导致大家都很关注结果,却忽视了过程本身的重要性。

芽衣:第一位?我不知道英桀之间还有位次的区分。

爱莉希雅:我竟然没提过吗?也许是因为和你一见如故吧,我下意识以为你是知道的。

爱莉希雅:但你也不用太在意,那只是个数字而已。

爱莉希雅:一群人聚在一起,总得分个先后顺序,不然很多事都会乱作一团,不是吗?

芽衣:那你呢,你又是第几位?爱莉希雅。

爱莉希雅:嗯,我啊······

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眼神中又多了些笑意。

爱莉希雅:我是十三英桀的第二位,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副首领」哦。

芽衣:第二位?

爱莉希雅:没错,我就是那位凯文之下的第二人,融合战士的另一位领袖。

爱莉希雅:但你也不用太紧张,「逐火英桀」本就是我兴趣使然的提议,这个所谓的位次,也基本是由我决定的。

爱莉希雅:当然,我有好好征得每个人的同意哦。

[折叠展开]

将逝的火种·其一

芽衣:这是······?

芽衣:和爱莉希雅给我的那枚徽章颇为相似的感觉······但它的「重量」却明显比那枚徽章要薄弱许多。

芽衣:······带回去给爱莉希雅看看吧。

[折叠展开]

将逝的火种·其二

芽衣:爱莉希雅?

······

芽衣:真难得,她居然不在这里。

芽衣:是去其他地方了吗?找找看吧。

[折叠展开]

将逝的火种·其三

芽衣:原来你在这儿。

爱莉希雅:嗨,欢迎回来。

爱莉希雅倚在沙发上打了个招呼,似乎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爱莉希雅:要坐一会儿吗?伊甸的沙发很舒服哦,让人躺下就不想起来了。

芽衣:没关系,我站着就好。

爱莉希雅:别那么客气嘛。现在你才是往世乐士的主角,这座大厅里的一切都是为你存在的。

芽衣:······

芽衣:你说这里曾是英桀们的会议厅,但我总觉得,它应该还有其他的用途。

芽衣:毕竟,作为一个会议厅而言······这里生活化的区域未免也太多了些。

爱莉希雅:这也是我的点子哦。用一些小小的改装,来为团队增添一点凝聚力······就是些这样的小心思。

爱莉希雅:工作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偶尔,我们也需要聚在一起,做些轻松愉快的交流。

爱莉希雅:在毫无束缚的空间里,每个人才可能流露出平日里难见的一面。

爱莉希雅:躺在这里欣赏这幅景象,未尝不是种美妙的体验······哎,说的我都有些怀念过去了呢。

爱莉希雅:哦,对了,我记得好像就是这堵墙······这后面应该藏了一套音响,还有一个超豪华的梳妆台······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用了。

芽衣:听起来都是某个人的「点子」呢。

爱莉希雅:噓,这个话题就点到为止吧。

爱莉希雅:总之,对于后来的你们,这里也是一个适合驻足歇息的好地方。

爱莉希雅:不管是想休息还是想见我,你随时都可以到这里来哦。

爱莉希雅: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得告诉你。

爱莉希雅:在乐土中,你可能会找到一种奇怪的东西,长得像······着火的玻璃石头?

芽衣:你说的是这个吧。正好,我也想问问它的事。

爱莉希雅:对啦,就是它。

爱莉希雅:之前也说过,往世乐土是由记忆编织而成的世界。但也有些记忆,被封藏在我们每个人独立的空间中。

顺着爱莉希雅的视线看去,那是一排颇为精致的卵形器皿。

岁月并未能在它们的身上留下刻痕,而那些花纹,又似乎在诉说着那些灵魂曾经的重量。

爱莉希雅:或许是一些不想公开的秘密,或许是一个需要前置信息才能理解的故事,也可能只是一段想要留给后继者的话语。

爱莉希雅:将拿到的火种注入那些器皿中,你就明白我在说什么啦。

芽衣:······我明白了。

爱莉希雅:嗯哼。

爱莉希雅:哦,对了,记得第一份礼物要放进左手边第二个瓶子里哦,就是最漂亮的那个。

[折叠展开]

感受怒火·其一

狂躁而热烈的火光,似乎想要追上她的脚步,将她再次拖回乐土中那记忆的世界。

芽衣:嗯?

爱莉希雅:哎呀,看来他注意到你了。

爱莉希雅抚摸着发烫的金属,炽光在她的安抚下渐熄。许久之后,大厅里只留下了异样的燥热。

芽衣:他······?

芽衣:哦,是其他融合战士吧。这么说来,连你在内,我至今只见到了四个人。

爱莉希雅:不是藏着掖着不想让你见哦。因为某些原因,来访者会更容易遇见怀有与自己相同意志的英桀。

爱莉希雅:要想深入关系,至少得先聊得来,你说是吧?

芽衣:但我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

爱莉希雅:那不是因为我和你的相性最好吗?

芽衣:真的吗?

爱莉希雅:是真的哦,可能你自己还没发现,但潜意识已经做岀选择了呢。

爱莉希雅:不过偶尔,也会出现完全相反的情况。

爱莉希雅:可能是你之前表现得太棒了,有人察觉了你的存在,正跃跃欲试呢。

爱莉希雅:我想,在开始下一趟旅程前,你或许可以多做些准备。

爱莉希雅:毕竟你将要见到的这个人,的确有些「热情」呢。

[折叠展开]

感受怒火·其二

爱莉希雅:看你的表情,你一定已经见过千劫了。

芽衣: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会选择留下记忆的融合战士,至少都懂得该如何与人交流。

爱莉希雅:嗯······准确来说他当时没得选,但这不是重点。

爱莉希雅:你看,在我们那个时代,没有像芽衣你这样美丽,温柔又善良的律者。

爱莉希雅:对我们而言,这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大家都是第一次和律者交朋友。

爱莉希雅:而千劫······他其实是个比较内敛的人啦,还是多给他一点时间吧。

芽衣:内敛?他对别人不是这样的吗?

爱莉希雅:······好像也差不多?

芽衣:······

芽衣:好吧。不过在某种意义上,他倒是很符合我对前文明纪元的印象。

爱莉希雅:哎,那就头疼啦······给你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呢。

芽衣:你也知道是「不好的印象」啊。

爱莉希雅:哎呀,总之······这个给你,你可能会需要这本书。

芽衣:······《千劫面具一百问:从入门到精通》?······作者,爱莉希雅?

爱莉希雅:从零基础开始,教会你该如何与千劫友好相处的指导书。简单易懂,谁都能立即上手。

爱莉希雅:在逐火之蛾,这可是和求生指南一样的必读书目哦。

爱莉希雅:有了它,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向他搭话啦。如果失败了······放心,我也会提供「售后服务」的。

[折叠展开]

聆听乐章·其一

♪~

芽衣:这是······歌声?

爱莉希雅:是伊甸的歌声哦。我应该和你提起过她吧?

芽衣:「伊甸」,我记得这个名字曾出现在某段对话中······

选项1:关于休息室的对话

{芽衣:是你带我参观休息室的时候吧?我记得那时你提起过她的名字。

爱莉希雅:嗯哼,我就知道你有好好记住我说过的话,真开心♪}

选项2:关于记忆体的对话

{芽衣:印象中,好像有一位融合战士在提取完记忆后昏迷了很久。

爱莉希雅:记错啦,那不是她,为什么唯独对这件事印象这么深刻啊?}

选项3:关于休息室的画像

{芽衣:虽然不记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我一直很在意挂在休息室里的那幅肖像画。

爱莉希雅:你猜的没错,那就是伊甸啦。观察得很仔细呢。}

爱莉希雅:嗯······伊甸······让我想想,该怎么向你介绍她呢?

爱莉希雅:这里的一切都是伊甸的馈赠。如果没有她的倾囊相助,往世乐土甚至可能在立项阶段就被砍掉了。

芽衣:听起来她是位慈善家。

爱莉希雅:这么说也没错啦。她拥有的财富与美名,即便在英桀中也无人可及。

爱莉希雅:模特、艺人、音乐家、主理人、设计师······在文明步入末日之前,她在表世界拥有过许许多多的身份。

爱莉希雅:如果说我是「可爱」的化身,那伊甸就是「美」的代名词。她是顺应着人们对美的渴求,并将其臻于极致之人。

爱莉希雅:她就是那个时代的象征之一,一颗照耀着世界的巨星。

芽衣:世界巨星······融合战士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爱莉希雅:唉,就算是能说会道的我,也没法告你她到底有多好。不如,你亲眼去看看吧?

芽衣:······我会的。

爱莉希雅:小心,她有着不输你我的美貌······可千万别被迷住咯?

[折叠展开]

聆听乐章·其二

伊甸端着酒杯,微微倚在椅子上。

芽衣:伊甸······

爱莉希雅:噓!来这边来这边~!

芽衣:嗯?

爱莉希雅:伊甸现在喝醉了,会变得很可爱哟。

芽衣:······

爱莉希雅:嘿嘿,你看好。

爱莉希雅:伊甸~

伊甸:啊,爱莉,你好啊。

爱莉希雅:伊甸,我的好伊甸~我听菲莉丝说,你又送了她一颗很好看的宝石呢。

伊甸:唔,是那次我在塔科尔的民族剧院为地区议会的议员们演岀时,议长送我的那颗吧?我记得。

伊甸:那种红宝石中的晶体杂质最少,只有在那片地区才开采得出。我看菲莉丝似乎很喜欢,就送给她了。

爱莉希雅:哇,那一定很漂亮吧?我也想见识一下呀。

伊甸:爱莉,你之后可以去菲莉丝那里看嘛,现在不如给你看看这颗吧——

伊甸:这颗海蓝石虽然杂质较多,但制作者就像要和大自然怄气一样,为了让宝石更加闪亮而发明了这种玫瑰切割法。

伊甸:这是世界上第一批用玫瑰切割法制成的宝石。你喜欢的话,就送你好了。

爱莉希雅:真的吗?谢谢!伊甸你最好了!

伊甸:没什么的,爱莉。你知道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外物。

爱莉希雅回到了芽衣身边。

爱莉希雅:喏,很可爱吧?她喝醉后就喜欢和你聊这些,顺带送一点礼物。

芽衣:············

爱莉希雅:别这样看着我嘛!我之后都会乖乖去还给她的。

爱莉希雅:虽然她一般都不会要就是了。

[折叠展开]

参悟玄机·其一

芽衣:嗯?

爱莉希雅:唔······这个感觉也不对······那这样?

爱莉希雅:······

芽衣:你闭着眼睛在做什么?

爱莉希雅:咦,芽衣?哎呀,我这是怎么了,竟然没看见你来了。

爱莉希雅:对不起哦,明明芽衣的光芒和我一样耀眼,我不该犯这种错的。

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