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陆景和×我】Young And Beautiful

来自版块: 律所
1416
27
424
40
文章发表:05-21 最后编辑:05-22

「Young And Beautiful」


我要做今天产糖最早的人!



「他是我的太阳,使我闪耀光芒」


「灵感来源•歌曲Young And Beautiful&陆景和立牌脚踝细节」


「假刀真糖」


「封面我自己」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老了三十岁是什么感觉?


拖着一副五十多岁的躯壳蹒跚在厨房里,我想没有人比我有更深的体会。


打开手机,是明晃晃的十点半,我和陆景和约会的时间。可是这样的我怎么能去见他?


看着镜子里皱纹遍布的脸,我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心底升起越来越浓重的恐慌。


短期问题是如何推掉这场约会,长期问题是我该怎么以这样的身体生活?这一切的原因又是什么?难道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药?可昨天的我仅仅是在律所工作了一天啊,甚至还因为回家太晚被陆景和给说了。


“下次不要再工作那么晚了!”小孩子耍脾气般的口气。视频电话里的他皱着眉,语气是责怪的,眼神却是心疼,“再这样我就把你挖走好了。做我的秘书多好啊,我绝对不会给你安排工作的,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能一直看着你。反正翟律师也早就知道了,她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这孩子一天天的脑子里都装的什么?


“不!可!能!陆景和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翟星姐说这事,你看我三天之内要是跟你说一个字的!”


“哎呀我就说说而已,别生气嘛,我~错~啦~”他拖长了声音,手机微微摇晃让他的脸有些模糊,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倒是很清楚地传达了信息。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刚从回忆中抽离的我被吓了一激灵,手忙脚乱地按下接听,耳边是陆景和习惯性染上撒娇意味的软乎乎的语气:


“姐姐,你什么时候到啊,我都等你好久了~”


“我——”与平时不同的苍老声音把我吓了一跳。陆景和比我更加敏锐地意识到了不对劲,语气也不自觉地带了焦急和关切: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啊……对,我有点感冒。”


“普通感冒吗?我听着怎么很严重的样子,声音都变了。要我过去陪你吗?”


“不用不用,只不过,今天的约会……对不起啦。”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你真的还好吗?我很担心啊。”


“还好啦还好啦,休息一天就好。说不定明天我就满血复活了呢,别担心。”


“好吧。真的不用我过去吗?”


“真的真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在无数次保证一定会照顾自己之后,陆景和终于放过了我。我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冰箱,虽然人变老了,可饭还是要吃的。找了件长衣服把自己裹得严实,我打开门直奔楼下商店。


才刚下了楼梯,我便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正往楼里走。几乎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口。


“嗯?”他转过头疑惑地看向我,鸢尾色的眸子满是不解。


对啊,我已经……不是我了。


“那个,你是来找小林的吗?她生病了,你还是别去了。”


陆景和小幅度地歪了歪头,是思考时的习惯姿势,随后展开一个笑容。


“啊,谢谢。不过我就是来看她的。”


说着他便要上楼去。我下意识地抓他抓得更紧,绞尽脑汁想找出什么借口来哄他。


“那个,你别上去了。她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您认识她?”


“当,当然。我是她表姨,今天来看她,恰好赶上她生病不见人。”


“这样吗?”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是我得上去啊,虽然见不到,也要听听声音才能安心啊。”


“你可以打电话啊。”


“啊,也对哦。”他才想起来这回事似的笑了笑,“说不定还能让她从窗户看我一眼呢。”陆景和抬头望了一眼高楼的窗户,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好像单是想象就足以让他开心似的。


我悄悄后退了几步,正打算趁他不注意离开,他的声音却又缠住了我:


“表……姨?是表姨吧。您认识我?不好奇我吗?”


啊,我应该好奇吗?好像上了年纪的人是该八卦一点吧。这样想着,话便出了口:“我早就知道你嘛,是我外甥女的男朋——”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话卡在一半,我略尴尬地笑了笑,才发现陆景和的注意力并不在我身上。他低着头好像有些错愕,然后慢慢点亮起一个笑——是发自内心真心实意的笑,眼角眉梢全是一瞬间悦动起来的欢喜。


“她是这么说的吗?”


不知为何,我心底蓦然涌上一股酸涩。


“对啊,她是这么说的。”



坐在和印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我再一次痛恨自己的颜狗属性。


说来话长,长话短说,总而言之,陆景和用他的花言巧语成功让我被绕晕并认同了“男朋友在恋人不方便的情况下接待女朋友的亲戚是分内之事”的鬼话,然后跟着他来了这个鬼地方。


此刻陆景和正在外间谈事情,我便在休息间瞎转悠,一抬头就看到窗台上的花。是百合与风铃草,我在情人节曾送过他的,貌似从那时开始他办公室就一直摆这个配方了。


桌子上摆着一本日历,我往前翻了下,看到有好几个被红笔圈起来的日期。这日子颇有些熟悉,但人老了就是记性不好,我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那是我前段时间出庭过的庭审时间。


我如梦初醒似的直起身,转了一圈儿细细打量这间屋子。桌边的香薰是我送的,衣架最顶端坐着我捏的小泥人儿,墙角的加湿器默默送出我最喜欢的桃子味,空气中弥漫着甜蜜和温柔。


即使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却处处都充满着我的痕迹。或者说,他爱我的痕迹。


“抱歉,久等了。”陆景和推门进来,裤脚随着迈动脚步而上移,露出一小截筋骨分明的脚踝,黑色的字母无遮无拦地展现在我面前。


我才知道他前几天神秘兮兮说的“纪念”是什么。




“抱歉,我得走了……早上发现不能陪外甥女,就订了今天的车票回去……”


“需要我送您吗?”


“不了不了,我打车就好。”


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带着些难以察觉的狼狈,老人蹒跚着走出了办公室。陆景和看着她的背影,右手抵住唇,轻轻笑了笑。


他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掉落下来洇开日历上红笔的墨迹。


“傻姐姐。”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他的纹身是我的名字?!


我一下子睁开眼睛,下意识低头去看他的脚踝,略大的动作却惊醒了陆景和,他轻轻拢一拢我,声音带着初醒的慵懒。


“怎么了?”


“你是不是去纹身了?”


“啊?很早的事了啊……那个黑色的三角……”他还没睡醒似的,回答得含含糊糊。


“不是那个,是最近。”我按住他的脑袋,一时没忍住,又揉了两把。


“加了行字母……”他仰着脸任我蹂躏,一手勾住我的腰。


“让我看看。”


陆景和听话地把一条腿从被子里伸出来,脚腕上黑色三角的一条边上果然多了一行字母,红肿还没消,是我的名字缩写。


“你纹这个干什么?!”怎么能在身体上随便留下别人的痕迹呢?我有些气急想推他,然而他并没有回答,只哼唧了两声,好像困极了马上要睡过去似的。


“姐姐……睡吧。”


他拿手指勾我的袖子,轻轻摇晃着。动作幅度越来越小,直到后来不动了。我叹了口气,轻轻把他的手摘下来放回被子里,腿也盖好,然后让自己缩回被窝里。


他的怀里是我喜欢的味道,还有属于少年的青春的气息。那个梦再一次闯进我的脑海,我几乎不敢想象自己老去的样子。


会吗,会是那样吗?他会不会,离开我?


恐慌在心底滋生蔓延,呼啸着快要打破我所有的自信。梦境中我年老的样子一遍遍在脑海里回放,如同梦魇。好久好久,等到他大概睡熟了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去轻抚他的眉眼。


“陆景和,我做噩梦了。”


“我梦见,自己变得很老很老,连你都认不出来那种……”


“怎么说呢。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我觉得,你爱的是我的灵魂。”


“可是越到后来,我就越是自卑。我害怕自己年华老去,害怕自己不再年轻。”


“我的小陆总这么有才华,又同时拥有财富和美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喜欢你。无论什么时候,你身边总是不缺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的吧?”


“那时候你还会留恋我吗?坐拥整片花园的你会为盛放的玫瑰停步,可你还会爱一朵凋零的玫瑰吗?”


“当我老去,你还会爱我吗?”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在枕头上,月光下陆景和的侧脸格外好看。无论什么时候,他都那么好看。


他真好啊。他怎么那么好啊。


我低头想擦眼泪,却猝不及防被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怎么会这么想呢?”


他的语气里带着困惑和心疼,还有无奈。


“陆景和?你,你没睡?”


被抓包的紧张大过了悲伤,我有些慌乱地想推开他,又被抱得更紧。


“姐姐,你太没有安全感了。”


“我……”心事被轻易看穿,那一瞬间我再也无法忍住难过,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他好像惊讶了一瞬,语气也带上了慌乱。


“诶,你别哭啊。”


我摇摇头继续掉眼泪,他手忙脚乱找纸巾却没有找到,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来吻我的眼睛。唇舌擦过睫毛,带走了咸涩,留下温暖的印记。


“别哭,别哭……”他低声呢喃着,像在哄一个任性的孩子,一遍又一遍地亲吻我的眼睫。


“陆景和。”我无处安放的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襟,然后又被他的手包裹住。


“我回答姐姐的问题。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不好?”


我仰起头,月光已转了方向,被窗帘遮去大半,只剩一线映在地板上,他的脸在黑暗中不甚清晰。


“我才比你小了几岁啊。我也有年华老去,青春不再,我也有容颜凋零,才华散尽。我会变老,会满脸褶子,会失去果敢的判断,会不再胜任和印的总裁,会记不清事情,甚至忘记回家的路。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终将逝去,那个时候,你还会爱这个一无是处的我吗?”


“当然会!”不需要思考地,答案便脱口而出,“我爱的是你。不是著名的画家,不是好看的少年,不是和印的总裁。我爱的是你,是陆景和。”


他低低的笑,亲吻我的发顶。


“在别人的事情上就这么理性,可到了自己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这同样,也是我的答案。”





「I know you will」



竟然梦见姐姐变成了一个老人,还被她发现了办公室里的小东西们,真是荒诞。


醒来时短暂的失神过后,我听见她有点着急地要看脚踝。好像跟梦里连起来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最后是安稳躺下,可我却反而睡不着了。


过了好久好久,我感受到眉眼上轻微的痒意。


“陆景和,我做噩梦了……”



傻姐姐。


我爱的是你,不是厉害的律师,不是美丽的女孩,不是照顾我的姐姐。我爱的是你,是面前的你,即使你年华老去。


我爱你,因为那是你。






杂谈:


写这个呢一开始是因为群里聊天说到2030这个背景


陆景和今年才十一吖


到2030年的时候,我们又多少岁了呢?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I know you will❤️

424
4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看到这篇就想起杜拉斯的《情人》了。
或许以后我们七老八十了,每天上一上线,看看男人们还是青春常驻的样子。
流眼泪了
05-21
回复
2
举报
无论你是什么样子,他爱的是你这个人所有冗杂沉闷的过去,都会被爱意编织成丝织的网,牵紧相爱的人
回复
0
举报
「白话版」只要氪金男人就不会离开你
回复
1
查看全部 5 评论 >
管理

米游君你来了咋不说句话嘛,好歹给第一个产粮的太太捧个人场

05-21
回复
10
管理
文很甜
歌很柔
电影就……嗯,很好,很好
05-24
回复
1
举报
就是因为电影不甜,才把原定的be结尾改成梦境哒
回复
0
管理
潆潆你好好看文也好好看
05-21
回复
2
举报
谢谢(≧▽≦)
回复
0
举报
笔心
回复
0
这就是有文学实力的大佬吗
05-22
回复
2
举报
QwQ没有啦,只是为了米游币的卑微写手
回复
0
管理
太太太棒了,神仙文
14小时前
回复
0
举报
谢谢(≧▽≦)喜欢就好
回复
0
管理
哇!!!!好棒
05-21
回复
2
管理
为任务而来
05-22
回复
1
举报
hhh同是天涯做任务
回复
0
05-21
回复
2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搜索集中水楼可以找到,纯表情会被认为是水评论哦
回复
0
初来乍到
回复
0
管理
05-22
回复
2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搜索集中水楼可以找到,纯表情会被认为是水评论哦
回复
0
管理
05-22
回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