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陆景和】失重

来自版块: 律所
964
35
379
19
文章发表:05-22 最后编辑:05-23

生活愉快~

(我要鹿鹿的卡卡!!







街道旁的路灯倾泻出柔和的光,扭成两股光晕飞速地在车窗外*|*着。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大面积的光源,只有幽幽的银白色点缀在黑漆漆的灌木丛里。


未名疲惫地掀起眼皮,注意到站在门外的那个人。


深夜的风并不会呼啸,只是裹挟着成吨的凉意。仿佛是并不会被影响到什么的,青年随意地立在那里,漫不经心地戳着手机屏幕。


车停的时候,消息声适时地响起。门前的人冲她这边摇了摇手机,然后慢吞吞地走过来。


“我饿了。”


心中不免产生掺了无奈意味的好笑,未名按灭屏幕,直起腰迎上已经先一步帮她打开了车门的陆景和,“番茄鸡蛋面?“


司机不知道是被她一贯粗糙的味蕾和粗糙的手艺吓跑了,停完车就不见踪影。凉意从敞开的车门外涌进来,未名第一次发现在如此昏暗的灯光底下,陆景和的睫毛显得尤为精致。那是轻轻颤动着的羽翼,比洒在屋顶上的月光还温柔。


青年的动作并不像他冰凉的肌肤一样冷淡,被他按在椅背上后,未名阖上了眼,感受着唇上肆意盛放的火热。


那是在四月就来临了的仲夏。



“所以你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情?“未名担忧地看着面前正乖乖吸溜面条的陆景和。


“当然!“青年眉眼之间流露出些许得意,狡黠地冲她眨眼。未名忍住揉他的脑袋的欲望,深深地怀疑和印公司食堂的做菜水平。


....总不可能比她还腊|鸡吧?


“距离上一季度的财务报表还不到一个星期,你手头的证据远远不够指证。”未名敲了敲桌子,“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不可贸然拔起。”


陆景和站起身收拾起了碗, “显而易见。”


“既然做了,必然是有迹可循的。“陆景和洗了手,转身出了厨房轻轻抱住未名,深深埋在她的头颈吸了一口气说,”和印不会因为几个小蝼蚁背后搞点小动作就破产的。“


“破产了我才不会努力赚钱养你。“许是夜晚的蝉声太醉人,紧张的气氛消弭了几分,未名不免打趣起黏在自己身上的大型挂件。


“哈?“陆景和不可思议地瞪起眼,”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呀,姐姐。“


这个“姐姐“喊得尤为精妙,在这种灯光也温柔怀里的人也温柔的情况下,适当的撒娇将“打情骂俏”这个词语演绎的淋漓尽致。如果这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被其他女孩看到,必定是心软得一塌糊涂,只可惜他面对的是身心疲惫的未名。


“又叫姐姐,是在提醒我老牛吃嫩草吗?”未名按下翘起的嘴角,将尾音上扬到威胁的音调。


“哪有啊。”陆景和扮着无辜,手却不自觉地环住了未名的腰,“明天休假的话,带你去吃冰淇淋好不好。”


“与其带我去吃冰淇淋,不如把你画室好好打扫一下。“未名拍掉作乱的手,开启哪路不开提哪壶的模式,“上次去你画室都是一个月之前了,不知道现在你的桌子上的草稿堆了几叠啦?”


“……”陆景和深谙律师姐姐在碎碎念上的造诣,摸了摸鼻子,迅速把人送回她的卧室。


“陆景和!”未名站在卧室里提高了声调,气的快要炸毛跳脚,全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弟弟露出了“我好无奈啊可是还要哄人”的神情。


“你不能老是避而不谈这个事情!不让别人进画室我理解,但是如果颜料桶乱放你绊倒了怎么办?风把稿纸吹走了怎么办?……”


床头柜上的闹钟滴滴答答地走着,和女孩特有的软糯声音混杂在一起。陆景和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还能拥有这种可爱到能够媲美幼儿园小朋友的声音,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这种声音的主人居然是站在法庭上所向披靡的战士。


他微微往前探了探,伸手揪住她圆嘟嘟的脸颊,“晚安呀。”


毫不意外的,他的律师姐姐突然顿住,碎碎念戛然而止。她显然被突如其来的搞怪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只好用蚊子般的声音回道,“晚、晚安。”




充足的睡眠与和煦的阳光总是让人能够保持心情舒畅,然而这种心情维持不到一会儿,陆景和就意识到自己恐怕要食言。


他揉了揉眉心,罕见地流露出疲惫的神色。手指迅速往下划,新的秘书发来的邮件里密密麻麻的数字好像与之前的证据串成了一条证据链,然而却好像少了些什么。


“小陆总,我们已经联系网管删帖了。”秘书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有些模糊,像是隔了一层布,陆景和随手点了外放,浏览起帖子,“嗯,暂时先这样。”


所幸是双休日的早晨,大多数人还沉浸在美梦中,看到帖子的人并不多。否则仅凭“神秘情人”这一点,帖子后面绝对要加个“爆”字。


“还有…小陆总…陆董事长的意思是先避嫌。”秘书用着唯唯诺诺的语气说着,生怕这位有着铁腕手段的陆二少爷迁怒他,把他丢到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陆景和轻飘飘地说,“我不认为和印已经强大到不需要律师的地步了。“然而说完这句话,他沉默了一会,挑起了另外个话题,”陈秘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说需要调养。“


“让他在医院好好休息,我这里有你就够了。“陆景和吩咐完准备些必用品给陈秘送去,就看见迷迷糊糊的未名揉着脖子走过来。


“落枕了?“陆景和挂掉电话,颇为熟稔地为眼前的女孩捏起肩膀。


“唔…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未名一边享受着男朋友的贴心服务,一边用勺子舀起碗边缘的皮蛋瘦肉粥。


陆景和将她的发带解开,把掉落的几撮碎发重新梳理成整齐的一束,而后变戏法式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胡萝卜发夹给她戴上。


青年的沉默已经诠释了所有,未名语气不变,甚至笑他:“陆景和,你真应该把帮我买小玩意的时间花在工作和休息上的。”


陆景和站起身,歉意地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这并不冲突。”


爱你,是我的工作之一,也是我休息的方式之一。



事情的进展如同想象中的那么快,也是意料之外的迅速与顺利。未名说的很对,即使是陆元希也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是利益的个体。面对自己的人生,没有标准的对与错,我们只不过是在命运中沉浮罢了。


陆景和抽出那份薄薄的资料,拂过“市场销售经理”一职,停留在“十年前入职”的字眼上。没看到这份调查之前,陆景和在想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的吸引力在现在的社会是否寥寥无几,可他现在却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没有绝对的忠诚。


他的脑海里缓缓浮现父亲凝重的表情,然而现在的情况更糟糕,适当利益已经满足不了某些人的胃口了。


“把这些材料加密发给未律师。“陆景和吩咐道,而后顿了顿,”不用了。下午除了例会还有什么行程吗?“


“A市市长想把会面时间调到下午。“


陆景和眯了眯眼,莫名有些烦躁,面上不显,“他有说为什么吗?”


“他的秘书说有点行程耽搁了。”


…这种不得不出席的活动确实有点影响心情,陆景和拿起桌上的文件,“我出去一趟,两个小时后回来。有事情随时打我电话。”



陆景和毫不意外地在自己整整齐齐的画室里捕捉到了一只辛勤劳动的女朋友。


“画室要乱才会有灵感!”在未名数落之前他还不忘为自己申辩几句,然而未名的注意力早就被保存完好的冰淇淋盒子吸引了目光。


覆盆子味的冰淇淋总是能够带来好心情,偶尔嚼到酸酸甜甜的莓类更是双倍的快乐。未名也不追究陆景和过来到底是干嘛的,拍拍身边的凳子示意他过来跟他分享。


然而“不务正业”的陆景和打算“务一次业”,他从公|务包里拿出资料递给未名,似笑非笑,“证据确凿。”


“这么快?”未名叼着勺子接过资料,眉头随着增快翻动的速度越皱越紧,“留给我们的只有这些了吗?”


“区区一个分公司的经理,虚报了整整四个季度的财务数据,董事会真的一无所知?”未名愤愤地把资料放到一边,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喂给身边的人,“出了事只要声称**不到位就可以躲避大部分制裁,很精明。”


绵密的冰淇淋在嘴里化开,味蕾还残留冰淇淋清甜的味道。陆景和眼巴巴地看着喂了一口就只顾自己吃得开心的未名,“还要。”


未名也不护食,大方地再喂了陆景和一小口,然后严肃地把冰淇淋盒子往另一边举了举,“好

了,再吃你今日的糖分就超标了。“


陆景和想笑,但还是回归到了正题,“所以麻烦准备一下起诉书。“


“这就好了吗?“


陆景和挑起眉,清晰地传达了否定的意思。然而,“用人公司与员工的纠纷往往会带来巨大的争议,和印必须一步一步地解决;至于他们,准确地来说属于领导层面的矛盾,迁怒到具体人员会造成恐慌。“


未名知道他心里想的或许恰恰相反。集团公司所有部门上下维系,像是一个工厂,流水线上的每一个步骤都是相关的,某些董事不可能不懂得人民群众的力量。现在的动作完全是挑衅,此次事件分明打上了“可疑”的两字,奈何没有证据加持,陆景和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但是,一来陆景和在职的时间太短,身边信得过的人太少,二来这些人已经深深地渗进了和印的骨髓,哪怕是陆元希或陆景瀚也不可能完全将他们剔除在外。再者就目前来说,并没有接到这些人从事违背公德的消息,陆景和并不着急,大权终究还是在陆家主系手里。


未名捧着冰淇淋盒子陷入思考,全然不知陆景和已经在撑起脸看女朋友的过程中获得好心情了。她刚想开口宽慰陆景和这事需要徐徐图之,就撞进陆景和盈盈的紫眸里。


“…陆景和。“未名被他过分认真的端详羞红了脸,警告似的喊了青年一声。可陆景和像是没有听出女孩娇羞般,突然绽放出一个更大更明亮的笑容,”我在呢。“


“不要再看我了。”


“不让我吃了,我就只好看了啊。”


“...那就再让你吃一口。”


陆景和摇了摇头,带着笑意的眼睛缓缓凑近。一瞬间洒进屋里的阳光慌忙地掩藏了自己,四月温柔的风带着树莓香气到来。


女孩的双唇还残留着冰淇淋的温度,和冰箱里刚拿出的果冻一样又软又凉。陆景和小心翼翼地舔舐,满意地看见女孩的睫毛颤了颤。


未名的手不由自主地环住青年精瘦的腰,陷进他给的温存里。


窗外的树影被大风吹的影影绰绰,树叶和树叶肌肤相亲,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他尝到女孩舌尖的甜味,留恋地吸了吸。


“不用了,”他放开气喘吁吁的未名,“糖分超标了。”



未名在陆景和家的时候不太喜欢保姆烧饭,她更习惯带着陆景和去小区里的超市逛逛,回到家再派遣他洗水果或者洗蔬菜,总之吃饭这方面一定要两个人亲力亲为。而自从陆景和的糖醋里脊被未名实名表扬后,他也喜欢上了在厨房忙碌的感觉。


未名到底是不舍得陆景和一个人回到公司忙碌,吃完冰淇淋再把画室打扫工作扫尾,接着勤勤恳恳地跟着陆景和去和印当免费劳动力。


替罪羊的做法其实并不新颖,只不过难就难在既然是老狐狸们推出来的替罪羊,那必然滴水不漏,一点痕迹都不会给陆景和留下。未名上在陆景和的老板椅坐了一个下午,把所有的证据整合在一块,勉强圈出一个突破口。


“他的儿子?”


“作为父亲,学历很高,身位经理,这些都可以被人们定义为优秀。然而这样的父亲却把孩子送去了x学校?”未名轻轻点了点那处。


不是她太过于相信这只替罪羊的能力,而是x学校是摆明了的混吃等死的学校,撇去重点学府不谈,拿到一个中等水平学府的通知书绰绰有余。这明显不符合这些所谓“社会精英”一贯的风格。


“去查下他的家属。”陆景和拨了个内线出去,交代完一切后向未名扬了扬手表,示意她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秘书眼睁睁地看着总是在加班的小陆总和未律师踩着下班的点离开公司,暗自惊叹小陆总遇到未律师后会变成世界上最精准的闹钟,准确地预报下班时间,不差一丝一毫。


未名打算今天带着陆景和吃牛油味的火锅,她指挥陆景和把食材搬到后备箱,随手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却当场顿住了。


陆景和看着划手机的未名站在车子旁边逐渐褪色,不明就里地喊她,“怎么了?“


“我变神秘情人了……”未名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小声地说。她把手机屏幕的亮度调得亮了些,放大那张黑漆漆的图,指给陆景和看,”被拍了。“


陆景和细致地观察未名的表情,发现她真的除了一点点疑惑之外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仿佛喉头有东西梗住了,只能扯起嘴角。


未名慢吞吞地爬进车里,气氛在刚刚那句话落下之后就变得有些凝固


陆景和脑海里首先闪过的居然不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而是第一次见到未名时她抿起嘴微笑的样子,是全神贯注办公时的样子,是刚洗完澡脸蛋红扑扑的样子。他松了松领带,率先打破沉默。


“我先送你回去吧。“


未名像是来了一场很远的国度旅行,身子坐在他身边,灵魂不知道在哪儿飘荡。挨过了漫长的几分钟后,未名用着极轻的声音叫他,“陆景和。“


这仿佛是她的习惯,从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她总是“陆景和”“陆景和”地全名叫他。可是这一刻她语气中的郑重,像是跨越了千年后古朴的红盒子般令人心安。


“我是姐姐。”


不是什么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也不需要你护我在身后,事事自己承担。


我是姐姐,我想把全世界的珍宝都放到你手心;我不仅仅是姐姐,还是你现在、未来的伴侣。


因此,请允许我站到你身边。


与其说这是心事的表达,不如说这是一种宣誓。陆景和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的晕眩,但他很快被未名的目光所占据。他的身子颤了一下,而后用力把未名抱在怀里,闷闷地说,“我可真的是捡到宝了啊。“



傍晚17:21分,账号“你也要吃桃子吗”发了一张灯光下两个相拥的照片,一秒钟后,“是本人”转发,并配以文字“三生有幸”。


事情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几乎所有上网冲浪的未名市网民都知道了不学无术但很帅气的现任和印集团执行总裁与一个没有秃头但年龄比男友大的精英律师在一起了。一时间众说纷纭,毁誉参半。


被两位颜值超高的情侣羡慕得只会嚎叫的柠檬精们分为一大类,这类人除了感叹两位壁人的结合、为自己的人生大事感到担忧以外都会送上祝福;被陆景和或未名帮助过的人们分为一类,这类人除了送上祝福以外还会陈述大段关于品质的赞美之词;而其余的恶意多的无法让人精准地分类。


“我真的是服了,陆景和眼瞎了吗?看上一个比自己大三岁的老女人。”


“真不知道这女的给小陆总施了什么法,看着辣眼睛。”


“还能为什么?豪门会有真情?”


诸如此类的言论在评论区疯狂堆积,喜欢陆景和的那些狂热少女们纷纷私信问候未名。陆景和本想请出公关控场,却被未名制止了。


她果断地卸载某博,捻了捻裙边,淡淡地笑道,“我要是计较这些我就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日子流水般地过着,除了外出需要更加谨慎之外未名并没有感受到任何不同。而至于和印分公司销售经理财务作假一案,她也像是没有意识到董事会的下马威一样,如常地进行起诉。一审很快批下来,该员工挪用公司资金且数额巨大,处三年有期徒刑,刑满一年后需偿还资金。


陆景和对此也仿佛毫不在意,他更关心也更兴奋的是不必在为与自己女朋友外出游玩而担忧了,如果不是未名义正言辞地拒绝,某些总裁甚至可能还会做出当众亲吻的壮举。


而随着陆景和逐渐成为狗粮大户,某博底下的粉丝们也慢慢接受了“陆二少夫人”的设定,画风也从嘲讽辱骂原地变成了新鲜保真的柠檬精。


陆景和刷着微博,毫不吝啬地把前排表白“鹿鸣”夫妇的所有评论都点赞了一遍,然后再把客户端改成“鹿鸣夫妇的xx客户端”。心满意足地看着眼尖的网友们又开始产出柠檬,他跑到低头办公的未名身边。


未名只能感觉到一阵冷冽的香气传过来,她搁下笔,看着眼睛亮晶晶的陆景和,“怎么了?”


“我觉得,鹿鸣夫妇真的很好听。”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是以尽兴欢乐。


未名看着他柔软的发顶,心里洋溢着同样柔软的情绪。她控制不住地扬起嘴角,如愿以偿地捕捉到了陆景和眼里的星星。


“陆景和…”沉默了一会,未名终于忍不住,犹犹豫豫地开口。


“嗯?”


“可以摸一下头吗?”未名已经想好怎么撒娇了,她竭尽全力放轻嗓音,可怜巴巴地说道。


“不行。”


“拜托拜托,就一下。”


“一下也不行。”


“陆景和…”


“…”陆景和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那有条件。”


“嗯嗯嗯嗯!”未名疯狂点头,还没听清陆景和说的是什么就踮起脚,手先一步摸上了他的发顶。


看着心爱的大男孩乖顺地卸下所有防备的样子,未名的心脏一瞬间充盈得快要飘起来。残存的理智让她停住向男孩的脸摸去的动作,只是一下又一下缓慢地顺着他的头发。


这时候接个吻也不错,她突然萌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好了。”青年直起腰,用力把女孩拉近自己的怀里,“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陆景和…唔…”


想法成真了呢。



转折来得太快,快得陆景和根本不屑于遮掩自己嘴角嘲讽的笑。


“提供证据?什么证据?“他并没有停下批改**的动作,这使得面前的男生产生了被瞧不起的羞耻感,于是他迫不及待地亮出自己的底牌,”我爸是被人蛊惑的!“


然而正在工作的总裁并没有分出一丝注意力给他,他不甘心地继续说道,“你们有人给我爸五百万,让他去坐牢!“


陆景和这才有点兴趣地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哦?说说?“


“就在开庭前一个月,有人打电话给我爸,说是让他用三年的时间换五百万,我爸为了给我治病…就答应了。“男生说话又急又快,像是早就在心里草拟好了要说的内容。


陆景和扫过他的确不太健康深黑的眼圈,没有搭话。


“我有证据!只要,只要你给我足够的钱!“


就算是陆景和也没有料到这一出,如果未名在场的话,一定会形容他的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男生又好像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唯唯诺诺地说,“我不想我爸坐牢…“


陆景和打断他,叫了助理进来,“刚刚你说的话我已经录音了,如果不想成为共犯的话,我劝你还是想清楚再说话。“



尘埃落定的时候,陆景和感慨地对未名说,“儿女真的是父母的债。“


未名整理衣物的动作一顿,意味不明地冲他挑起一个笑,“再比如,你?“


“我哪有。“陆景和故作委屈地接过衣架挂好,”我很省心的好不好。“


未名没有淑女样地翻了个白眼,“那你是想表达什么?“


“那我们就少欠一点债好了。“


“陆景和,我没有欠债的打算。“


陆景和环住女孩,脑袋搁在她的肩上,“说不定今晚你就有了呢。“

379
19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爱你,是我的工作之一,也是我休息的方式之一。”呜呜呜太甜辣!!我也糖分超标了!!太太好会写
05-23
回复
2
糖分超标的话会长胖!(bushi)
回复
0
管理

好好好好长!!!!这两天看剧情刚入了小陆总的坑,太太好会写!超超超超甜!

05-23
回复
3
来小陆总的怀抱吧!!
回复
0
管理
枣枣枣枣枣枣,我哭哭,太甜了我爱爱
05-22
回复
2
假装这是送给普普的文!(bushi)
回复
0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我超喜欢!
回复
0
管理
我来了!!!!!我是第二个!!!!!!
05-22
回复
1
好的好的虾虾是第二个—!
回复
0
管理
QAQ枣枣太会写了 好甜的 小细节都好棒
05-22
回复
3
明明弥弥也很会写!!
回复
0
管理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是第一个!!
05-22
回复
1
是的是的你是第一个!
回复
0
管理
太甜了太甜了呜呜呜老师好会写
05-23
回复
0
回复
0
管理
神仙老师,好甜,我好了
05-22
回复
3
回复
0
管理
卧槽这是小说吗,这么多字
05-23
回复
0
这是甜饼!只不过有、大
回复
0
管理
太会了!!好棒
05-23
回复
0
回复
0
管理

迟到的我

05-23
回复
2
虽迟但到!侑子太太过来亲亲!
回复
0
管理
05-22
回复
2
举报
水帖不要来这里噢
回复
0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搜索集中水楼可以找到
回复
0
管理
05-24
回复
0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搜索集中水楼可以找到,纯表情会被认为是水评论哦
回复
0
管理
05-24
回复
0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搜索集中水楼可以找到,纯表情会被认为是水评论哦
回复
0
管理
05-24
回复
0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搜索集中水楼可以找到,纯表情会被认为是水评论哦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