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陆景和】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来自版块: 律所
2937
35
1061
82
文章发表:06-21 最后编辑:06-22

*全文5K,关于情书和信的故事,HE


*私设如山,OOC


*小陆总生日快乐!(虽然故事跟生日没什么关系x


 


BGM:《有可能的夜晚》- 曾轶可


(请务必点开呀拜托了!)


 


 


0.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


我看到古老的昨天


 


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1.


 


从噩梦中惊醒时,墙上的挂钟时针将将划过两点。


雨点噼里啪啦敲打在窗户上。


我打开床头灯,用手背盖住双眼,慢慢平复下过快的心跳和呼吸,再无半点睡意。


 


呆了一会儿,我起身到厨房热了杯牛奶,捧着坐回床上,靠着枕头,准备去拿睡前读了一半的书,却无意中瞥见手机上微信的未读消息。


 


两个小时之前,程澄分享了一首歌给我,并附言:“感觉你会喜欢。”


 


我盯着歌手狂放不羁的名字看了半晌。


程澄最近沉迷说唱综艺,不出意外,这位大概也是她的新欢之一。


但是说唱从来不在我的听歌取向范围之内,程澄不是第一次向我空投安利未果,她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我回复了个问号。


 


没想到程澄这个夜猫子熬夜到这么晚,居然当即秒回。


 


【程澄:我知道你不听说唱。】


【我:……】


【我: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休息日也不能这样啊。】


【程澄:嘿嘿嘿。】


【程澄:别妄想转移话题。】


【程澄:你听听这首!听听再说嘛!!】


 


……


我只好认命地点开那个歌曲链接。


 


出乎意料,它并不同于我对于说唱的浮夸又暴躁的刻板印象。


歌曲的内容是上世纪的三封情书,从49年到世纪,跨越五十年岁。作者与爱人相隔海峡两岸,只能通过一封封信件表达情思。男声沉稳舒缓,没有刻意合上节奏,只是在读信。


旋律部分借用了梅艳芳《亲密爱人》的副歌,女声慵懒的吟唱像是夜间电台,有一种古旧的浪漫。


 


随着歌曲的鼓点摇晃了许久,方才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


我拿出手机,回复程澄。


【我:确实是好听的。】


【程澄:!!】


【程澄:对吧!!】


字里行间的充满了可爱的小骄傲。


我把喝空的牛奶杯放到厨房,回到卧室,歌曲播完又悄然从头开始。


 


“……梦芸,近况如何?算来已有十月未见你,甚是思念。此刻我能闻见漫天火药味道,我随军藏身长江边一暗无天日的地窖底,埋首台灯下写这些字却不知把心绪给寄向何地……”


 


 


2.


 


阴雨连绵数天的未名市在这个休息日罕见地放晴了。


天气好,让人心情也不由自主地畅快。我慢悠悠地化妆穿衣,准备去随便逛逛。


不知是否被昨晚的歌触动,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锚定了目的地——去老地方借本书。


 


这里的“老地方”指的,当然不是坐落在大学城的、备齐人脸扫描和自助取书等数字化高科技的未名市图书馆。


 


我坐在公交车里,随着车厢悠哉地晃荡。


不知过了多久,周边的道路渐渐狭窄,路旁的法国梧桐有两人合抱那么粗,树根微微将地砖顶起。两侧的树枝在头顶合拢,遮蔽天幕,阳光从树叶的罅隙间零星散落。


——公交车驶入了旧城区。


 


下车后,我凭着记忆找到了躲在喧闹社区里的旧书店。


隔着小院远远看去,房子还是老样子,木门、布帘、砖墙,在这个追求精致和迅捷的时代,时光仿佛独独在这家小店里凝滞。门口摆放的小黑板上写着今日推荐书目,墙上用油漆印刷的店名“绿皮火车”已经凋零大半,只留下一个隐约的轮廓,有种斑驳的美感。


 


我正想推门进去,却意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姐姐?”


 


我循声而望,居然在这里碰到了陆景和。


 


“真的是。这也太巧了。”陆景和走近,笑道。


……这真的太巧了。我忍不住暗自复述。


“你是来借书的吗?”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的穿着有些正式,恐怕目的并不简单。


陆景和清了清嗓子:“我是来谈合作的。”


我笑了:“谈合作?看你这架势,倒是像来收购的。”


陆景和解释:“和印集团最近想要联合市里大大小小有故事的小店,举办一个以‘时光博物馆’为主题的活动。这家店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时光博物馆”?


我饶有趣味地点头:“那你可要小心一点,这家书店的老板性格有点古怪。”


“我知道,我早就打听好了。”陆景和一脸自信,装模作样松了松领带,“这不才亲自上阵了吗。”


 


我推开店门,门口的风铃轻响。


“老爷子?在吗?”我轻喊出声。


柜台后佝偻的人影闻声抬头,摘下鼻梁上的眼镜,细细分辨了一阵。


接着,老人缓缓地、露出怀念的表情。


他嗓音有些喑哑,慢吞吞地说:“……姑娘,你可有好一阵子没来了。”


 


“是啊,工作太忙了。”我走近,把伴手礼放在柜台上,握住他枯槁的双手。


“今天来借书吗?”


我点头。


老爷子摩挲着我的手,一遍遍重复:“行,行。”


接着,他像刚反应过来一样,这才把目光移到陆景和身上,赞叹说:“姑娘找男朋友了?小伙子不错啊。”


……这误会可大了。


我忙说:“不是,是我的朋友。”


听到我的回答,旁边的身形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


接着陆景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流畅从容地开口。


“您好,我是和印集团陆景和,之前有跟您预约过时间。这是我的名片。”


老爷子接过名片。


 


陆景和简单说明来意,便被领入内室。


 


我独自在店里闲逛着。


店面比普通的书店要大很多。


虽说也是个书店,这里倒很少有市面上的畅销书,与时间和潮流脱轨,似乎并不十分称职。


书本都是老爷子早年买下的,不卖,只借。有现今还在出版印刷的,也有许多年前绝版的。有些能够保留到现在已经十分脆弱。


脱落的书页被针线缝住,老爷子定时定期除虫除尘,宝贝得要命。哪怕这样,却依旧要外借,磨破嘴皮跟每一位顾客再三叮嘱要爱惜书本。


听说,前一阵子图书馆的负责人似乎还上门拜访,有意将书收归市里的书库,结果被老爷子骂得狗血淋头。


 


我随手抽出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


 


 


3.


 


不多时,二人交谈着从内室走出。陆景和向我眨眼,看样子一切都很顺利。


 


老爷子看了我一眼,说:“行了,事儿也办完了,想走的话走就行了。”


我故作惊讶:“这哪能您让我们走我们就走啊,我还没看够呢。”


老爷子摆摆手,意思哪凉快哪待着去。


我拉着陆景和向书店的深处走。


 


陆景和打量着店面说:“‘绿皮火车’,这个店倒是挺有趣的。”


“嗯。听说是因为,老爷子和他爱人是在一趟火车上认识的,当时,他爱人坐在他对面,捧着一本《小妇人》看得津津有味。后来聊起来才知道,两个人都是实打实的书虫。”我说,“奶奶去世后,老爷子把原来的房子卖了,唯独留下了两人的藏书,用积蓄开了这家书店。”


 


我们流连在每一排书架旁,缓慢地迈着步子。越往里走,越觉得周身清幽安静。


 


“你好像是这里的常客。”陆景和说。


“嗯,初中的时候我住在附近。偶然去邮局寄信的时候,看到了这家店。”我陷入回忆,“当时觉得店名很有意思,就进来了。没想到店主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头。”


“寄信?”陆景和从书架上拿书的手一顿,看向我。


“……对。那时候我还蛮喜欢写信的。自习课学不下去,会悄悄写一些心事给同桌或者隔壁班的朋友。后来距离远了,就经常跑邮局。”


 


“给朋友写信?”陆景和说,“难道我不算是姐姐的朋友吗,怎么我从来没收到过。”


……怎么愣是从这句话里咂摸出一点莫名其妙的遗憾和委屈。


我有些好笑:“谁让你晚出现了那么久呢,小·陆·总。”


 


我接着自顾自地说:“那时候也会写日记,反正迷恋一切动笔记录的事情。专门拿出本子,有时候写的很长,有时候就几句话。几年下来写了一摞。现在翻看的时候,仿佛时间暂停,那些画面还历历在目。”我轻笑,“只是当时看起来天大的烦闷和郁结,都已经过去了。可是想起来的时候,又真的怀念那些单纯的烦恼和单纯的快乐。”


 


我们继续走着。


“后来,我来这儿的次数多了,才明白老爷子不是故意说不好听的话,而是他就那个性子。之后每逢假期,我都来这里写作业看书,偶尔还帮忙看店。”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古朴木桌,“就这张桌子,以前摆在柜台旁边。没想到还留着呢。”


我走过去坐在凳子上,桌子的高度已经不再合适,腿有些伸不开。我撑着下巴,回忆一幕幕浮现。


 


陆景和拿着一本书,靠在窗户旁翻看着,洁白的窗帘垂在身侧。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突然说:“你知道我当时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什么?”


我强忍住笑意:“是跟暗恋的男生一起当学校的图书管理员。”


陆景和一愣,反应过来以后,也无奈地笑了。


 


陆景和眼睛是罕见的鸢尾紫,表情严肃的时候满是矜贵和骄傲,刚认识他的时候,虽然看似亲密无间,他的眼睛里却难免有一些冷淡和疏离。


熟悉了以后,会发觉他在表面寒暄之下的、更多认真温柔的时刻。


 


“陆景和。”我没头没脑地开口,“当你看到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最先关注哪个部位?”


陆景和抬头思索了一会儿:“……眼睛。眼睛是窗户。说起来好像很俗,但确实是这样。”他说,“眼睛里会有神,有点睛的故事。”


 


他眼睛的紫色在阳光下愈发清澈。


半开的窗户撩起轻薄洁白的窗帘,虚虚轻抚在他身上,带进夜雨的空气,像拢住一个潮湿的梦境。


 


“确实。”我说。


 


 


4.


 


下午我们离开书店,陆景和问我想要去哪,我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先拜托他把我送到家。


 


回到市中心,我一拍脑门,怪不得总感觉今天好像忘了什么——忘了借书。


 


“你想借什么?”陆景和问。


 


“西蒙娜・德・波伏娃的《越洋情书》。”我回答。


 


“……‘唯有你想见我的时候,我们的见面才有意义。’”陆景和说。


 


这首正是她最广为流传的情诗。


 


“我有这本书。”走到,熟悉的小区门口,陆景和停下车,“不过落在画室了。如果你要看的画,明天我让助理送到忒弥斯。”


我点点头。


 


……


 


第二天,陆景和果真说到做到。到忒弥斯时,那本书早已在桌上等候我多时了。


我轻抚着有些折角泛黄的封面,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


 


发消息道过谢以后,我把书收进包里,准备留给闲暇的周末或者失眠的夜晚。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忙到离谱,睡觉的时间都趋近于无,更别说读书。


 


陆景和似乎也很忙,从那以后再没有联系过我,也没有催我还书。我在心底悄悄祈祷,他晚一点再想起这一茬。


 


脚不沾地忙了半个月,终于案件告捷。翟星姐环顾四周,忒弥斯上下全是青眼黑鬼,阴森地盯着她。她挥挥手,仁慈地给全社放了五天长假。


 


回到家,简单洗漱过后,我一股脑扎进被窝里不省人事,足足睡到第二天中午。


醒来后,经过彻底的打扫,终于从不人不鬼的苛刻的生存条件里复活。


衣服统统扔进了洗衣机,我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裙子换上,泡了杯咖啡,窝在阳台的摇椅里,终于拿出那本《越洋情书》。


 


这本书里收录了法国著名女作家西蒙娜·德·波伏娃给她的爱人——美guo作家纳尔逊·奥尔格伦的越洋情书,在长达十余年的时光里,两人都是通过信件来互表情意。


 


我捧起书,简单翻看着各章节大致内容。


突然书页中掉出一张照片大小的纸。


 


是一幅素描肖像。


 


我捡起仔细一看,那正是在“绿皮火车”偶遇陆景和那天、坐在古旧木质办公桌前的我。


 


我一时怔忡。


 


卡片翻到背面,是铅笔潦草写着的几行字。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我瞥见幽深的黎明,我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5.


 


这样的桥段太熟悉了。


一瞬间,我有些无所适从。等反应过来,已经给陆景和拨去了电话。


 


“喂?”熟悉的声音伴着轻微的电流声响起,带着点笑意,“姐姐,怎么了?这么久没见,终于想我了?”


我有些紧张,囫囵迂回,下意识避开了最重要的主题:“书我快看完了,什么时候还给你?”


“这么见外吗?打电话来就是因为这个?”陆景和笑了,“不必要了,知道你肯定很喜欢,那本书送给你了,姐姐。”


 


我叹了口气,忍不住在原地踱步。


犹豫了一会,开口道。


“这本书里,夹着一张卡片。”


 


电话里的声音顿了半晌。


 


“原来是夹到书里了。”陆景和说,“我说怎么找不到了。”


他的语气全然不见最初的调笑,有种一反常态的认真平和。


 


我一时语塞。


低头看着手里的画,笔触极其珍重温柔,每一处细节都缱绻动人。


尤其是那双眼睛。


 


许是我沉默太久,陆景和又说:“它对我有点重要。姐姐,如果你不介意,可以送还给我吗?”


 


我忽然有些沉不住气。


 


我右手握着手机,左手举起画纸挥动了几下,画纸和着风,碰撞出锐利的声响。


它在半空停滞了几秒,最终缓缓垂下 。


手指微微发汗,在纸面上留下了一个潮湿的印迹。


 


“刚才我想把它收进兜里。”


我答非所问。


 


电话里没有回音,似乎在等我的下文。


 


“真巧。”我笑道,“我最喜欢的裙子,恰好有一个兜。”


 


 


 【END】


 


*标题以及卡片上的诗出自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开头有关情书的歌曲是《亲密爱人2017(feat.酷癌)》- 法老


*最后女主的答非所问捏他自岩井俊二《情书》的小说结尾,原文是:“我想把卡片揣到兜里,然而不凑巧,我最喜欢的围裙,上下没有一个兜。”



【后记】


我对于小陆总的想象,更多地是一些细枝末节的浪漫quq

想加入的内容太多,反倒让故事看起来十分零碎,但我一时半会没有更好的语言了。

嘤嘤,祝小陆总生日快乐!这一天、每一天,都要快乐。

1061
82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第三章里陆景和在窗台旁边看书窗帘飘舞那里是情书那个镜头呀!!还有那个图书管理员XD喜欢第三章结尾那里,“带进夜雨的空气,像拢住一个潮湿的梦境” 刚认识他时他的眼睛里还有些疏离 就像下着夜雨 薄雾弥漫将人隔开 最终雨水都会散去
她发现了里面的卡片 发现了上面的画 于是不会有错过了 不是藤井树和藤井树 是她和陆景和 正好有一个口袋承载那张卡片和他的心思
青岩老师每次都结尾我都很喜欢 是话未说满的意犹未尽 没有非要明明确确说出来的表白 但是是一种更加 不急不缓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温柔
青岩劳斯yyds
06-21
回复
15
是的是的!正是这样的!他们的故事不一样,他们没有错过,那张画着画像的卡片没有被意外退回,这份感情恰好有一个口袋!55555555555c老师完完全全get到我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回复
0
青岩老师是坠吊的!
回复
0
管理
青岩劳斯对情书的化用实在是太妙了!相比对信息化时代的数字感,将故事场景设置在旧书店里非常有时间停滞的感觉。似乎一切情感都是慢慢的产生、酝酿、成熟,一切都还来得及,即使现在心照不宣,我也有足够的时间去爱,去与你相遇青岩劳斯yyds!
06-22
回复
14
弥总你怎么这么会写55555
回复
0
管理

我还记得我看《情书》时好难过,为了男树和女树阴差阳错的擦肩而过,为了无辜被牵扯进相思局的博子和秋叶,为了女树最终无法挽回地接收到迟来好多年的暗恋心意。我总想等**,等恰恰好的遇见,等一步也不差的相爱,而这里都有了T T

06-21
回复
12
谢谢千泷老师TT 这也是我想要填补的小小遗憾TT
回复
0
管理

啊 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我最喜欢没有明说戛然而止的暧昧感了!!!!(迅速飞升

小陆总每次一顿每次用认真的口吻说话我都好...!!!(开始词穷、难以形容、我是文盲55555

不愧是青岩老师!!

06-21
回复
13
呜呜呜呜呜布卡老师我一个飞扑
回复
0
管理

🌿!!!!!!女主的回答我都心跳了!!!!!!!!青岩劳斯yyds!!!!!!!!!!!!!

06-22
回复
12
白老师yyds5555555555555555
回复
0
举报
把这句话按回你嘴里
回复
0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每次看到别人写的好文我都要怀疑一下自己是不是个文盲,每天不知道在瞎写些什么东西ಥ_ಥ太喜欢这种清新干净的文字了
06-22
回复
9
千万不要这样说ಥ_ಥ每个人的风格不同,尽力向自己喜欢的风格靠紧就好!
回复
0
恬静的午后 意外的情书 还有许多许多的细节促成了这对佳人 配上暧昧缠绵的BGM 醉了๑_๑
06-21
回复
7
谢谢老师!啾咪!
回复
0
管理
老师太棒了,书店窗帘那里画面感直接出现了,老师真的是神仙
06-22
回复
7
谢谢喜欢ಥ_ಥ
回复
0
管理

结尾好棒啊啊啊啊!心照不宣的告白什么的!

06-22
回复
6
谢谢澜凝老师
回复
0
管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
06-24
回复
1
哈哈哈谢谢~~
回复
0
抱住
回复
0
管理

不知道该怎么夸了

06-22
回复
4
哈哈哈你好可爱,谢谢你~
回复
0
管理
4小时前
回复
1
举报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