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陆景和x我】世界失焦 小陆总生贺文

来自版块: 同人文
137
3
19
2
文章发表:06-21 最后编辑:07-09

微博画室的联文 同步搬过来啦


🎆重度OOC预警 原创女主 女主是个真·盲人

🎆全文4.3k字

🎆保证无虐





“某一天世界失焦,暮色四合山河燃烧,人们带上厚厚的镜片去分辨爱人的样貌,小孩子走在大街上总会抓错衣角,我指着天边刚燃起的烟花火焰说「这晚霞很美」,你说是的。”--*







1


17岁的暑假我患了眼疾,成了半个瞎子。所谓的“半个”是因为还没有完全看不到,只是重度中的重度近视。如果上课的时候坐在黑板前举着大大的望远镜,还是可以看清黑板的。


刚发现自己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高糊马赛克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盯着屋顶放空。什么也不想做,甚至有想过就此辍学。但是我们全家人拒绝了我这个想法,于是一开学我又被送回班上去了。


我还是挺害怕面对我的同学们的。不知道如果他们看到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会说些什么。



2


“你怎么一个暑假都没去画室啊?画室旁边新开了一家奶茶店,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去尝尝呢。”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知道说话的人是陆景和。


“我…我不画画了。”我低下头,很羞于说出这话。曾经说要画画的人是我,现在说不画的人也是我。“我眼睛看不清东西了。”


说完这话我就立马扭头走进了班,背着书包坐在了老师新给我安排的位置上,留下陆景和一个人站在走廊里发呆。


陆景和是我高中两年的同桌,他很优秀。画画得好,学习也很不错,虽然人有点无赖但是无伤大雅。


不过不了解他的人总是觉得他能上我们学校或者是画画比赛得很高的奖项纯粹是因为有钱,虽然我每次听到这种话总想上前去为他辩解一下,但是他本人似乎毫不在意,回过头来还安慰我不要生气。


别人这么怀疑也确实有道理。毕竟我们现在上的学校有一半得楼是陆景和家出钱建的,我们参加过的绘画比赛有一大半的主办方也是和印旗下的子公司。



3


那天之后,他没再追问我关于我眼睛的事,只是一直想方设法地要带我去画室旁边转转。


今天的理由是喝奶茶,明天的理由是画了一幅新的画,后天的理由有可能就该是画室里来了一只流浪小猫了吧。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可能是觉得,当我再次看到我热爱的那一切就在眼前时,没准儿就不想放弃了。


但是我没有勇气重拾信心。


我差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于是我每次都想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过去。但是他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胡搅蛮缠。


“我昨天刚画好的一幅画,想让你当第一个鉴赏的人,你不会拒绝我吧?”


“昨天刚捡到那只小猫,我又不敢带回家,怕我们家狗欺负它。它连眼睛都没睁开呢,我一个人也照顾不好,你忍心看它自生自灭吗?”


……


前几天还可以搪塞过去,但他实在是执着,我实在是拗不过他,只能跟他一起去了画室。


“你先进去,我去办点事。”没等我回应,陆景和就跑走了。


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走进那画室。


“哗啦——”一声巨响,因为看不清路,我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正在画画的男生的画架。连同画架上的笔,颜料,一起倒向那个男生的方向。


我一边笨拙的俯身帮他清理地上散落的颜料,连忙冲着那男生低头道歉,一直鞠躬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把颜料钱和这幅画的钱都赔给你。实在是抱歉。”


男生却是不买账,冷笑了一声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眼瞎啊,眼睛长了跟白长似的。赔?你赔我五十万这事倒是可以了结。”


男生的语气带着些不怀好意的意味,但我只能一直给他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理解作品被别人毁掉的感受。但是五十万是不是……”


“怎么?交不起?那你就找人借钱啊。诶,这不是和印集团的二少爷么?他总能有五十万吧?”说着,他指了指我身后正赶过来的陆景和。


我叹了口气,反复重复着刚才的说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会赔款,但是五十万……”


“我说了,你找他借。谁让你跟个瞎子一样在这里到处瞎晃悠。”他的态度依然十分强硬。


陆景和这才走到我们身边,一把将我护在了身后,冷冷的说道:“你说谁瞎子呢?”


那男生吊儿郎当的笑道:“走路不看路,可不是瞎子吗?还不让说了?”


我总觉得如果我不拽住陆景和,他很可能会冲上去胖揍那男生一顿。


“你出去等会儿,我来解决这件事。”陆景和回头对我说。


见我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于是他轻声安抚我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顺着墙边走出了画室。


后来我才想起,尽管我至今不知道他和那个男生说了什么,但是大概年少时的心动就是在他把我护在身后的这一瞬间。



4


才过了几分钟,陆景和就从画室里走了出来,递给我一杯奶茶。


“我刚刚买的。”我这才知道他来之前神秘兮兮的原来是去买奶茶了。


我接过奶茶低声说:“谢谢你啊,陆景和。”


他欣然接受了我的道谢却话锋一转:“你刚刚一直抓着我,是不是怕我和他打架受伤心疼我呢?”


我看着他无赖有戏谑的笑无语的叹了口气,兀自的拿起奶茶喝了一口。


浓郁的奶香和茶香碰撞在一起,搭配着软糯的珍珠和爽口的仙草,冲淡了许多的甜腻。


“是不是很好喝?知道你不喜欢太甜的专门没有让他们加糖呢。”


“嗯,很好喝。”


“以后想喝的话,直接去店里报我的名字,反正是和印的产业。”


我听到这话毫不意外,只是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谢谢你啊,陆景和。”


“你要是真想谢我,不如画一幅画送给我吧。”


“......”




5


我实在是佩服陆景和忽悠人的能力。不得不感叹和印能有今天这么大的规模完全是因为陆家这种会做生意的基因早就牢牢地印在了骨子里。


但可能是因为心里本身也有那么一点点星火想要继续画画,我被陆景和滔滔不绝天花乱坠的话给说动了。


“你要是觉得实在不行的话,我手把手带着你画,找找感觉。”陆景和帮我架起画架,递给我一只画笔。



6


只要能感知得到,手中的画笔就能画出来,无论好与不好。



7


后来他每天都拉着我一起去画室,我也半推半就的每天画上一点点。


每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忘了我们两个是学业繁忙的高三生。


不过陆景和他不需要高考,早在高一高二的时候他就准备好了出国的要考的东西和手续,毕业后直接去翡冷翠读书了。而我不打算考一个什么非常好的大学,所以我只要保持住现在的成绩,就可以轻易的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



8


高三的那年暑假过得极其漫长,无非就是画画,去各种大城市求医却都无果。


陆景和没等到毕业就出发去佛罗伦萨了,据说是他在佛罗伦萨买了间房子,前房主要求必须本人去办理剩下的手续。他走得匆忙,甚至连留在画室的最后一幅画都没有带走。


那画上画的似乎是城市中漫天的橘红色晚霞。


他走之后还给我发了消息说抱歉,不过那条消息我过了大半个月才看到,因为我不怎么看手机。


之后的四年里,往往都是他主动给我发消息。虽然我也想给他发点什么东西,但是又觉得自己的生活确实枯燥的很,没什么好分享的。再加上医生说我不能过度用眼,所以除了给他发几句消息,我几乎不看手机。


9


我的眼睛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治愈,医生说维持现状是目前最乐观的治疗方法。所以为了维持现状,我画画的频率没有之前那样频繁了。


如今我已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找了一家还算是不错的小公司,老板很好,知道我眼睛几乎是半瞎的状态,所以很包容我。


虽然这份工作并不是我之前一直想要做的设计师,但是谁不是为了生活呢?就连陆景和也不行。他之前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一定要专心做一个画家,最后不还是被逼无奈回来继承家产了。


他前段时间给我发消息说,自己要回到未名市的未名大学读研究生,顺便接管家族企业。后来这件事我在播报本市新闻的电台也听到了,毕竟陆家一直都是我们未名市甚至全国备受瞩目的家庭。


他回国后我一直没有见过他,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他告诉我他要回国后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过我,可能是因为太忙了吧,也可能是在陪女朋友。


自从他回国,身边绯闻不断,今天是哪个集团的大小姐,明天是哪个爆红的女明星,却都不知真假。我虽然觉得有些心里发堵,但是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去问他这件事情。


9


“明天你把这份资料送到和印总部去。”老板把一沓资料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昨天刚通知的,我们公司要和和印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合作,所以我们公司的档案资料都要送到总部去审核。


虽然我知道能见到陆景和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第二天出门以前我还是起了个大早化了一个精致的妆。


事实证明,我画这个妆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你怎么来了?”多年未见,他的声音我依然是一听就认出来了。身形轮廓看起来比高中还要高了不少。


“好久不见,陆景......陆总。”我笑着冲他挥了挥手。“我来送份资料。我们公司最近和和印有合作。”


他听我叫他陆总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见到你太开心了。你周六晚上有事吗?我们一起去江边吃个饭?”


“我...”我话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你可别拒绝我啊,我现在天天画室,学校,公司三点一线,平时连消息都没时间给你发,周六好不容易有时间,你就答应我吧。”果然就算别的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这个热衷于撒娇的无赖性格。


但是他对别的女性这样撒娇...女朋友不会吃醋吗?


虽然如此,我还是说了一句让自己都鄙视自己的话:“我刚要说我有时间,你就把我打断了。”


“有时间就好,我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周六见!”说着他就匆匆走进了和印大楼。


10


陆景和选的江边最有名的一家露台江景餐厅。


我看着面前正喝着酒精饮料的少年,打趣道:“你还是个学生呢,少喝点酒。”


“我看你才是该少喝一点的吧。女孩子出门在外喝这么多酒,这儿没别人,万一我居心不良怎么办?”不知道为什么他这语气让我想起了我爸。


“你不懂。”我又抿了一口酒,对他说:“还有,你现在比我爸还会数落我。”


他当然不懂喜欢的人女朋友不是自己,还需要和他谈笑风生是什么感受。


“你说我像你爸?那你叫我一声爸爸听听?”


“陆!景!和!”我狠狠的挖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吃菜。


“诶,你别生气啊,我错了......”


11


吃完饭陆景和非得要拉着我一起去看电影,因为外面下起了暴雨,我们俩根本没法回家。


“你约我看电影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吗?”内心的道德防线还是引诱我问出了这句话。


陆景和听我说这话却是一愣,而后笑道:“女朋友?”


“嗯。我都听新闻了,自从你回国以后我听到你至少有过五个女朋友。”我笃定的看着他。


“啧,之前本来想着不追究那些狗仔,现在看来确实该追问一下责任。”


我只当他是被人说中了心事觉得面上无光,于是愤慨道:“陆景和,没想到你居然变了这么多!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这叫渣男!”


“你怎么还骂我啊...那些都是假的,我你还不知道吗?我一看就是对待感情数十年如一日专一致死的人啊!”他委屈巴巴的看我。


“所以真的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绯闻了以后心情舒畅了不少,但还是因为错怪了他觉得有些尴尬。“对...对不起啊...”


“我说你怎么今天都不愿意和我说话,现在我澄清了,你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电影了吗?”


“你觉得我能看电影吗?”我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跟他说道。


“没关系,我负责看,你负责听我转述。”


我看着左右也没什么别的娱乐场所,于是就同意了他的提议。


财大气粗的陆总怕给我讲电影内容的时候影响到别人,于是包下了整场电影。我一时不知道该感叹他有钱还是该夸他体贴别人。


“现在女主角出场了!”


“女主角养了一只猫......”


“刚刚说话的是女主角的哥哥!”


他在我旁边滔滔不绝的讲着,两个小时的电影很快就结束了。


12


从电影院出来时,雨已经停了。


可能是因为刚下完雨,城市里的行人很少,尽管车水马龙,但整条大街上只有我和陆景和两个行人。除了不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声以及车轮压过马路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什么别的声音,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我想说点什么打破这暧昧的气氛,但是这时远处天边泛起一片橘红色的光。


这是什么光啊?晚霞?不对啊,这都快午夜了哪里来的晚霞?但好像似乎确实是晚霞。


我指着那片橘红色的光扭头对陆景和说:“陆景和你看!这晚霞真美!”


“那不是…”他话没说完,愣了一下,看向正在盯着晚霞看的我,轻轻说了一句:“嗯,很美。”


我看着这熟悉的色调,“像不像你之前留在画室的那幅画!”


我猛的抬头对上了他的眸子,我们之间的咫尺距离,能让我看清他眼中铺满的暖光。少年的脸一半在泛着暖意的橘色霞光中,一半在阴影中,棱角分明。


“那幅画是我留给你的。”


“留给我的?”可是我把它留在画室里了啊...... 


可能是我盯着他看得过于认真,或者现在气氛过于暧昧,陆景和揉了揉我的头发:“你脸红什么?”


我忙撇清视线,慌乱的捋了捋头发,扭头边往前走边小声说:“我才没有...一定是刚刚吃饭的时候酒喝多了才会脸红的...”


谁知陆景和倚在栏杆上,一把拉住了我,我一个趔趄倒进了他的怀里。


江对岸建筑的灯光,晚霞的光,车道上霓虹灯的光,映着他盛满了温柔和认真的双眸。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种眼神...也有可能是我之前没看清过他到底是什么眼神......


“闭眼。”


闭上眼之前的最后一瞬间,面前是陆景和那张精致的脸,俯身吻了下来。






*文案摘自微博

19
2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3
2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