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夏彦×你】后悔药服用指南

来自版块: 律所
4527
67
1420
114
文章发表:06-26 最后编辑:06-29


* 这份擦肩而过再重逢的幸运,一定是上天也不忍你们失散的爱怜。


* 狗血和ooc都属于我,天使属于你





     -

     那是一家很奇怪的店。


     它坐落在CBD中一条不起眼又有些诡异的小巷里,整条巷子没有一点人间烟火气,空旷得仿佛异世界。


     按理说此时已是盛夏,未名市的蔷薇早就接替茶花成为街道绿化的主角。但店门口却仿佛时间静止,红色茶花依然开得妖冶。


     “都是为了夏彦。”你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那扇古旧的大门。




     “坐。”桌子后面的男人抖了下烟灰,向你颔首示意。


     男人约三十来岁,骨瘦如柴,眼窝深陷。然而他身上却没有一丝颓丧的气息,反倒散发着一种朝气蓬勃的俊美。


     这是你见的第125个号称能够通灵的人了。


     “我是从……论坛上打听到您的。” 通灵师大多脾气古怪,根据前面124次的失败经验,你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合适的开场白。


     “不必客套,”男人很是和善,“《小径分叉的花园》你看过吧?”


     你愣了一下,奇怪对方怎么会问这个问题,随即又赶快点头:“看过的。”


     《小径分叉的花园》是博尔赫斯的代表作之一,他在其中提出了一种“时间永远分叉,通向无数将来”的时间观。


     在某些时间里,有你没我;在另一些时间里,有我没你;再有一些时间,你我都存在。


     “既然你看过,那我就不费口舌解释了。”男人眯着眼狠抽一口烟。


     “让你爱人在这个世界直接复活是不可能的。”


     “我只能送你去某个他还活着的时空,按照那个世界里既定的命运让你们重逢。”


     你被他的话震惊得心脏都好像忘了跳——你分明什么都没说,为什么男人却仿佛神明一样知晓你身上发生的一切?






     -

     “他去世得有两年了吧。”男人拧灭烟头,起身准备给你泡茶。


     你低头绞着双手,短促地发出了一个“嗯”的音节。


     你花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接受了“夏彦已经回家”的事实。


     只不过夏彦现在的“家”已经不再是古物店所在的三层洋楼,而是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你还记得当夏彦的同事把骨灰盒和那口福尔摩斯木箱一起交给你的时候,你满脸困惑,仿佛他们口中说的不是中文。


     “原本的钥匙按他的意思一起葬在盒里了,他说想跟你交代的东西都在箱子里,这是他配的备用钥匙。节哀顺变。”


     过量信息让你头脑混乱,一时竟无法组织语言,只剩下一股“他们在造谣”的愤怒。


     节哀?谁要节哀?谁去世了?


     你怒极反笑:“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我奉劝你们嘴下留德。夏彦只是因为委托出差了,他说过他忙完就会回家的。”


     他明明说过他绝不会去尝试危险的事,你明明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拦住他。


     “小姐,还请您节哀顺变。”






     -

     夏彦留给你的箱子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封信孤零零地躺在里面。


     信是打印的,因为那时的他已经没有力气提笔写信给你了。


     在夏彦还能起身活动的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找了个疗养院的角落,把原本保存在箱子里的东西全部付之一炬。


     既然没有办法陪你度过余生,这份心意干脆不要让你知晓。


     因此他在信里只是非常简单地向你交代了一下他的各种财产——简单到连他把你作为保险指定受益人这件事,都是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找上门来你才知道的。


     除了交代财产之外,信上的其他内容全是跟你道歉。为他的不告而别道歉,为他的隐瞒欺骗道歉,为他没能一直陪着你而道歉。


     在信的最后夏彦说,他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忘了他,继续好好生活。


     这封信实在写的过于理智冷静,让你感觉不到一丝“夏彦”应该留下的气息。你总觉得信里那些“对不起”是一道出给你的谜题。


     夏彦住院实属突然。因此他虽然烧掉了许多你毫不知情的东西,可是他的电子产品里应该还有一些保存在本地没有删除的文件。


     你在古物店里拼命寻找着他留下的蛛丝马迹,想要破译那封信的真实含义。


     于是你在古物店二楼散落一地的文件里找到了几张宣传单,游乐园的、野营基地的、篝火晚会的……每一张都被夏彦仔细地做了标记。


     你也找到了平板里他没来得及删的几十段关于你的视频:你逛着街突然回头的,你专心致志打游戏的,你趴在中律复习资料上睡着的,你在玩具店捏兔子帽的……


     如果一道谜语的谜底是“我爱你”,那么谜题中最不能出现的字是什么?


     ——是“我爱你”本身。


     你握着那封写满了对不起的信,在寂静的古物店里嚎啕大哭。






     -

     失去夏彦的切肤之痛残忍而清晰地教会了你一个道理:死亡真的不是轻飘飘念出来的两个汉字,它意味着一种不可逆转的永久性终止,是希望之花再也不会开放的永恒隆冬。


     但南极冻土中也会有生物,“放弃”这两个字从来没在你的人生里出现过。


     两年来你不甘心地在搜索栏里换了千百个关键词,也许是命运的召唤,你终于找到了一个号称“业内人士”聚集的灵异论坛。


     你不是圣人,只按夏彦的嘱咐做到“好好生活”就已经筋疲力尽了,在这之上还要你做到“忘了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红茶的清香混合着呛鼻的烟味充盈着你的鼻腔,男人把茶杯推到你面前:“今天咱们能见面,就说明你二位缘分未尽。”


     “逆天改命有违常理,帮你只是为了赎我自己的罪,而我能做到的也很有限,更多的是你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


     你抬头冲男人坦然地笑了一下,给了他一个你考虑过千百遍的回答:


     “我明白,但我在乎不了那么多了。”






     -

     当你推门而出时,门外的茶花不知何时已变成了蔷薇。


     正午的阳光很是灼人,脚下的石板路仿佛都被烤变了形,你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门口的蔷薇,怀疑自己刚刚只是做了场梦。


     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你捏了一下口袋里的药片,对着空气喃喃自语:“第125次,是你在保佑我对不对?”


     夏彦的生日恰是12月5日,你突然有点庆幸他没出生在12月31日。


     伴着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嗒嗒声,你在心里反复咀嚼着男人最后对你说的话——


     “一个星期。你要是能让那个时空的他再次爱上你,你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就能重新转动。”


     “但是时间会从哪开始逆转,重来的结局又如何,谁也说不准。”






     -

     伴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茶花清香,你在陌生图书馆的桌子上醒来。


     你只花了几秒就接受了储存在这具身体中的记忆:这里是首都大学,你是法学院二年级学生,你的习惯是周末去图书馆二楼某个靠走廊的位置学习。现在是2026年3月7日,周六早上7:30。


     你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椅子,那里正摆着一个用来占座的运动书包,书包拉链上还挂着一个笑得很憨的柴犬玩偶。


     你认得那个玩偶——因为在你的时空里,你给某个人买过一只一模一样的。






     -

     你曾经问过夏彦最想要哆啦A梦的什么宝贝,夏彦的回答是任意门,而你的回答是时光机。


     没人会想到哆啦A梦的故事是真的,就像你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真能坐着时光机回到他面前。


     等待那人出现的每一秒都很漫长,你的内心既不喜悦也不悲伤,唯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恐惧。


     在你手中的书页翻动了20次时,视野中终于出现了一只你再熟悉不过的手。


     明明是寒冷的初春,你却只是看见那双手就不知不觉地出了一身汗。


     视线缓缓上移,眼前的夏彦依然有着你熟悉的温顺下垂眼,利落的剑眉,以及轮廓分明的下颌骨。


     但他身上也有着你从没见过的青涩秀气,以及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即使这个时空的夏彦和你失去的竹马有着许多共同点,但夏彦和“夏彦”终究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这个世界的你们似乎并不是青梅竹马,你一时没想好该如何与他相处。


     那时的你并不认为自己能做到让眼前的夏彦在一周之内爱上你,只要能再看到逝去恋人的脸你就已经十分满足。 


     于是你就这样在图书馆里度过了古井无波的两天,只是期间无数次偷看夏彦都好巧不巧地被他抓个正着。


     被抓包的次数多了,夏彦的表情也从冷淡变成疑惑,好像有话想问你,但最后什么都没说。 


     毕竟你们现在只是陌生人罢了。


     你本想一直维持这种距离远远看着他,宁静地享受着这份从神明那里偷来的幸福。但周日离开图书馆之前你突然意识到:为了能在接下来的五天一直偶遇、远望他,你起码得知道这个时空的夏彦现在读大几。






     -

     夏彦度过了一个难以言喻的周末。


     当他第一次在图书馆看见你的时候,就有一种“我会和这个人度过一生”的奇妙感觉。


     每当你们眼神相遇的时候,他都感觉时间静止在了你们望向对方的那一刻。


     你看向他的神情仿佛已经和他认识许多年,但他不管怎么回忆,你们都应该只是陌生人而已。


     他很想问你是不是和他在哪里见过,但又怕自己贸然搭讪会被你当成变态一样躲开。


     图书馆闭馆的铃声已然响起,当夏彦从洗手间里出来时,他对面的桌子已经空了。


     然而一直坐在他身边的同学却看到了你临走前的行动,揶揄道: “彦,你可能要走桃花运了。”


     夏彦展开桌上折得小小的纸条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开始收拾书包:“你想多了。”




     夏彦内心并非像他表现的那样无动于衷。他隐约猜到或许是你写的,只是他躺在宿舍床上把纸条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多遍,却也找不到任何联系方式。


     “总会在学校再遇见的吧。”进入睡梦前,夏彦如是想。


     而踩着闭馆铃匆忙写下纸条的你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忘了留下通讯号码。当夏彦已经睡着的时候,你还抱着手机傻等一条验证消息。


     可惜直到周一上午的两节大课结束,聊天软件里也没有半个好友申请。


     你和夏彦本已准备从此在学校里大海捞针一样地碰运气,却没想到再次相遇的机会竟来得这么快。


     首大的院际篮球联赛已经打到半决赛,生院在周一中午迎来了与法学院的对决。


     夏彦换上生院的篮球队服,看着球场旁边被安排计分的你,终于知道了那个让他疑惑、踌躇、胆怯又想触碰的东西叫什么。


     它叫做“与你相逢的命运”。






     -

     比赛期间夏彦一直没能找到和你搭话的机会。


     眼见比赛结束,还没收拾完东西的夏彦看着转身离开的你一时有些着急,抛下背包便朝你冲了过去。


     “同学!同学!”


     没来得及刹住脚步的他和心有灵犀回头的你,就这样意外地撞了个满怀。


     ——如果能忽略他恰好踩在你脚上的篮球鞋的话,确实是个浪漫的开头。


     “对不起对不起,踩痛你了吧?”夏彦慌张的赶快与你拉开距离,手却还无意识地扶着你的肩膀,“要不……”


     哎,他要说什么来着?


     夏彦看着你近在咫尺的茶色眼眸,一时满脑子竟然只有一句“你的眼睛好漂亮”。


     你们的距离近到让你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男孩的面容和记忆中的竹马重叠在一起,使你下意识地想在“他”面前逞强。


      “没关系,我不……”


     “不、有关系,有关系!”夏彦如梦初醒般打断你,松开你的肩膀红着脸挠了挠头。


     “虽然有点冒昧,但要不,那个,要不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万一你的脚有什么事,我,我好……”


     明明只是一句再生硬不过的搭讪,怎么听起来却像跨越了千山万水。






     -

     夏彦不记得是谁说过:爱是一个决定性瞬间。


     他只清楚那个瞬间就那样气势汹汹又不讲道理的到来了。




     你在聊天中渐渐知道,这个时空的夏彦是家里的独生子,按部就班地在18岁考入首都大学,目前正在生物信息系读大二。玩偶是小时候家人送的,他习惯把它带在身边。


     你执拗地问他要了一张和家人的合影,抚摸着手机屏幕上幸福的一家三口鼻子发酸。


     真好啊夏彦,看来这个时空的你过得很幸福呢。


     你的生活好像又恢复了两年前的样子——每天都能和夏彦见面,每天都会在繁忙间隙和夏彦聊天,每天都会与他互道晚安。




     周三你和夏彦约好下课在一楼走廊见面,你从教室出来后与他还相隔一大段距离,但他不知为何突然转身看向了你。


     在对视中走向对方好像有点太过肉麻,于是你只好不好意思地一边朝他走一边冲他笑,顺便抬起手跟他比了一个抖动的兔耳朵——伸一个胜利手势,然后弯两下,当做打招呼的样子。


     夏彦赶快举起手咳嗽两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遮掩自己被你可爱到的事实。




     周四吃完午饭夏彦送你回宿舍,你玩心大起想戳一下他的脸,他却恰好向你侧脸,于是食指的降落点从脸颊变成了唇瓣。


     林荫道下你们不约而同地开口解释自己只是被风吹红了脸。




     周五你们在教务处意外相逢,夏彦却仿佛预料到一样,从包里拿出一大包软糖塞给你。


     不管是哪个时空的夏彦,似乎都很执着于给你制造惊喜,每次见面他都好像不送点什么给你就不甘心。


     话梅、豆浆、蛋糕、小挂件、工业实践的作品……短短几天,你已经从夏彦那里收到了各种温暖的小礼物。


     你隔着包装捏了捏软糖,心里也跟着软得不像样。即使眼前的夏彦不是你的夏彦,但他还是在冥冥之中买到了你最喜欢的软糖品牌。


     “夏彦其实是圣诞老人吧,你到底在包里装了多少东西啊?”

 

     他比出“嘘”的手势,神秘兮兮地对你说了两个字:“秘密。”


     被你在另一个时空里错过的20岁的夏彦,怎么可以这么令人心动又心碎。






     -

     快乐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眨眼间就来到了2026年3月14日。


     这是你在这个时空停留的最后一天。你计算着自己还能停留的时间,无比想和唯独在今天格外忙碌的夏彦再见一面。


     可惜那天事事皆与愿违,直到晚上你才终于和他说上了话。




     在少女漫画中,跳华尔兹总被描写成一件非常浪漫的事,然而现实情况却让人尴尬无比。


     不安全的距离与肢体接触,以及也许是凭空想象出来的男性荷尔蒙,让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戒备。你礼貌性地跳完一曲后,便倚在舞池角落的藤椅上塞着耳机听歌。


     耳机中传来的歌声如泣如诉,你点亮屏幕扫了一眼歌词,却在看到某句话后胸口骤然一痛。


     大厅的暖气分明开得很足,为什么你只感到如坠冰窟。




     你正盯着手机看得出神,一双有些冰凉的手虚虚遮住了你的双眼,身后传来的声音还因为一路疾跑而有些不平稳。


     “猜猜我是谁?”


     你听着耳机里循环播放的歌曲,回头看见夏彦的笑脸,一瞬恍如隔世。






     -

     首都是北方城市,三月还时常能遇到下雪天。你从舞会逃出来时,新雪已经在地上积了一层,路旁的松树也披上了薄纱一样的银装。


     你对夏彦提议去操场走走,看着飘落的细雪不知在问谁:“像不像冬天?”


     “虽然很像,”夏彦仔细地帮你重新戴了戴帽子,“但从节气来看,现在已经是春天了。”




     前往操场上的路上你掏出口袋里的苹果布丁递给夏彦:“舞会上发的,她们说很好吃。”


     “你吃过了吗?”


     “我……嗯,我吃过了。”


      夏彦接过你塞到他怀里的布丁,歪头看了一眼一直低头踩雪的你,没忍住伸手捏了捏你的脸:“骗人。”


     你抬头看着他无忧无虑的笑脸,想起了一个你在这个时空未遂的心愿。


     虽然你和夏彦过去曾一同出现在某场舞会上,但可惜两个人当时都有任务在身,整夜也没能一起跳哪怕一支舞。


     在过去的两年里,你偶尔会因为太过想念他而捧着盒子在家踮脚旋转,但那终究只是一个人练习,而不是两个人的共舞。


     今夜——在这最后一夜——就请他再原谅一次你小小的任性,实现一个你在现实生活中再也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吧。


     “我给了夏彦一个布丁,作为回报,夏彦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吧。”


     “只有一个要求吗?”夏彦看了一眼浑身上下只有脸暴露在空气中的你,想和你牵手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没有人知道他揣在口袋里的手是如何攥紧又摊开:“你可以再……多提几个,无论几个都会答应你的。”






      -

      下着雪的操场上空无一人,四周照明的大灯却还在辛勤地工作,夜幕与塑胶跑道共同搭建了你和夏彦的舞台。


     “和雪一起跳舞,还挺浪漫的吧?”你低头拨开蓝牙耳机盒,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夏彦乖巧地把你递过去的耳机塞好:“浪漫是浪漫,但我跳的不太好,你别嫌弃啊。”


      你浅笑着摇摇头,点开了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圆舞曲,将你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


      跟舞会上的尴尬完全不同,此刻无论是他抚在你背上的手,还是近到可以听清对方呼吸的距离,都让你内心充满贪恋。


      幸福的时间如果能像脚下旋转的舞步一样永远循环下去该多好。


      “说句奇怪的你别介意,”这个时空夏彦害羞的样子与你熟知的夏彦如出一辙,“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好像认识你。”


      操场四周高挑的大灯好像都打在了他的眼里,珊瑚色的眼睛被光一照,清澈明亮得能把他的心思一眼看到底。


      你看着他的眼睛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个小谎:“嗯,其实我也是。” 






     -

     你们不知不觉跳了很久,一直跳到操场上的灯光准时熄灭。你在一片黑暗中拔下耳机无言地抱紧了夏彦,音乐随着你的动作戛然而止。


      活着的时候没来得及做的事,死后就再也不会有机会做了。


      限定一周的甜蜜实在太少太少,暌违两年的鲜活夏彦,让你真的不舍得从梦里醒来。


      意外被你拥抱住的男孩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是破坏气氛。于是他只是尽可能地用身体包住你,小心而隐蔽地为你遮住簌簌落下的细雪。


      他总是这么温柔,温柔到你以为他不会忍心对你说一句假话。


      在这短暂又漫长的一周里,你每时每刻都无比清楚,自己不过是鸠占鹊巢地享受了一段来自“夏彦”的温暖。


      而此刻涣散的意识正在急促地提醒你:是时候把身体还给原来的主人,由她来和这个时空的夏彦实现幸福结局了


      你不知道雪下了多久,只感觉自己的体温在逐渐下降。你说出的话开始变得没有逻辑,可夏彦却始终耐心地回答着你。


      “夏彦,为什么只是抱着你,我就好像什么烦恼都忘掉了,连心情也变得非常平静?”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但是我也是。”


      “那如果换一个时空,你还会走过来问我要联系方式吗?”


      “会的。”


      “还会忍着冷和我跳舞吗?”


      “咳……你竟然发现了吗?但我想我下次还是会的。”


      你低声笑起来,这个夏彦好像比你的夏彦要更直白幽默一点,你实在无法想象你那位“答送命题必送命”的直男竹马也能说出这种甜兮兮的傻话。


      可再怎么甜蜜的话语,于你来说都裹着一层虚假。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夏彦,却又真的不是你最想念的那个夏彦。

     

      皂香怀抱让你越发困倦,萦绕在鼻间的茶花香气也越来越浓。


      “夏彦,要长命百岁啊。”


      男孩把脸埋在你的发顶蹭了蹭:“好端端的说什么。”






      -

      在灵魂被完全抽出前,你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些奇怪又无处询问的问题——


      这两年都让我的夏彦呆在狭小的黑盒子里,他会不会觉得有点闷呢?


      那边的世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呢,他饿的时候会吃什么? 


      灵魂也需要休息吗,他会睡觉吗?


      要不还是别再睡了吧,回来陪你聊聊天好吗?


      夏彦有没有在那个世界交到新朋友呢,不会还在受苦吧?


      会遗憾吗,会想你吗,会又攒了许多话跟你说吗?


      只是短短两年,你就已经有数不清的话想跟他说了。


      可在失去联系的八年里,他又有多少话烂在心里了呢?


      你实在太想他了。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很想很想。






      -

      当太阳再次升起时,你看着卧室熟悉的天花板,恍惚间以为一切都是黄粱一梦。


      你像往常一样准备与夏彦道早安,然而客厅角桌上的神龛、香炉、还有“夏彦的家”——两年间你在每个早上都会问候的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出现在你眼前的,只有一朵插在玻璃瓶中的黄色的山茶花。


      双腿仿佛在一瞬失去了知觉,你不可置信地伏跪着摸出睡衣口袋里的手机,颤抖着按下开关键,用食指点着屏幕一个一个数字确认——


     2、0、3后的第四个数字,不是你最熟悉的5,更不是1到9之间的任何一个自然数。


      是0。


      是2030。


      你握着手机,在晨曦中泪如雨下。






      -

      茶花的清香从一侧的花坛中幽幽飘来,透着一种文雅的气韵。


      薛欣然亲切而热情地为你引路:“前面转过去就到了。怎么样,这里的茶花是不是很漂亮?这都是方爷爷为妻子种的。”


      你在心里默默数着从脚下到拐角的距离,像设定好的那样开口说道:“原来是这样,方先生对妻子真是一往情……”


      十步,五步,零步。转过街角的那一瞬间,正好来不及说出一往情深的“深”字。


      你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又一次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你再熟悉不过,却也已经变得陌生的人。


      你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叫出他的名字,只知道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庞就那样朝你看过来——先是惊讶,而后珊瑚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欢喜。






      -

      时间或许真的有很多分叉,但命运的红绳却无论在哪个时空中都将你们绑在一起。


      若你们青梅竹马,他就会对你日久生情;若你们素不相识,他就会对你一见钟情。


      你们是命中注定的恋人,怎么逃也逃不开命运的纠缠。


      因此就算这个时空里的夏彦再一次故意把心意埋起来也没关系,收回了手也没关系,妄图不告而别也没关系。


      错位时空的那个春日夜晚,你一直循环的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


    『若你还在无尽的黑夜里

       独自一人悄悄哭泣的话

       这一次我会紧紧握住你的手


      逆天改命的结局是不入轮回也好,是灰飞烟灭也罢,你早已决定要在这一次成为他的匕首与盔甲。


      你会与他分担忧愁,与他长相厮守。






      -

      现在的剧情到哪里了呢?激烈的情绪冲击得你什么都听不清。


      你定定地看着夏彦把手背到身后去,从有些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他的唇形一张一合——大概是在请你原谅他吧。


      可该道歉的人明明是我才对,总抢别人的台词算什么啊。


      你低下头上前一步,借机眨掉盈满眼眶的泪水,强装镇定地拉起夏彦藏在身后的手:“说什么原不原谅的,我又不是真生你的气……”


      那是一双温暖的,比你的体温略高一点的,有些宽大又意外柔软的手。


      它不是叹息一样的灰烬,也不是冰冷僵硬的躯体。此刻你摸到的皮肤是热的,没摸到的血液也是热的,因而连你的心都跟着恢复了温度。


      愚蠢的眼泪请赶快倒流吧,你低头强忍哽咽,握着那双温暖的大手不断深呼吸。


一切都没发生,一切都来得及——


      “能再见到你,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 


      你抬头对夏彦笑靥如花。



-

End






文中涉及的歌曲歌词特别贴夏,听了好几天。


⬇️想听点这里


🍊【あなたがいることで】🍊



 

1420
114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感受到了太太强大的厨力,这篇我太喜欢了,那种被虐到流泪最后却被温暖到捂住心口的感觉,太会了。和官方剧情呼应的小细节真的究极棒!和夏彦跳一曲当初未能完成的舞蹈,拉住他藏于后背的手,细节的改写,是对情感的新诠释,“能再见到你,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不仅仅是久疏问候的惊喜,因为和你重逢,也是我最美好的事!
之前有玩过一个游戏,be结局里同样是男主去世而女主不甘心,想尽一切方法重新回到和男主初遇的时候,妄想改变结局,而完美的he,有人评论,或许这正是女主在不断的轮回中终于做到的逆天改命。我们说奇迹,总是指极其渺小的概率,可能是千万分之一,可能是无望的零,而只能期待奇迹的人,必然是极度绝望和渴望的矛盾体,以至于为此用尽全力,一意孤行,就算是镜花水月也在所不惜,在感情上,这大概是爱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祈求上帝奇迹的每一天,都是一句我爱你。
说起来,方先生对妻子一往情深,夏彦对你,也是。
06-28
回复
2
所以这篇真的写的很狗血啊哈哈哈哈哈用了一个很那啥的老梗,清露你的理解比我写的强多了哈哈哈哈!能写出让你喜欢的作品是我产出的动力之一,真的非常感谢你每次都认真地写这~~~~么~~~~长~~~~~的评论,我也要加油才行!
回复
0
管理

“如果一道谜语的谜底是我爱你,那么谜题中最不能出现的字是什么?

——是我爱你本身”

噢我的卡卡劳斯,您怎么这么会写,这细腻的笔法,这美妙的设定,这巧妙的构思,又双叒叕让我流下了两行瀑布泪,打湿了我n张纸巾,堪称催泪宝典


06-26
回复
2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肆突然的翻译腔笑到我了,催泪宝典是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非常感谢你能喜欢这一篇并留下评论🧡💛 我好开心!
回复
1
卡卡劳斯值得更多的评论和点赞!在米游社能看到卡卡老师的文是我的意外惊喜,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对卡卡老师辛苦构思和码文的支持和对您的作品由衷的爱意,选择了留下小小的赞和评论~会继续为卡卡劳斯打call哒!
回复
0
管理

⬇️文中涉及的可考据信息

【关于夏彦惜命】

「惊心一刻对白」

「倾落心扉对白」

【你的眼睛真漂亮】

出自倾落心扉。

因为觉得那时的夏彦还没情根深种,可能不会想到“很美”这种有点正式的词,所以改成了“漂亮”。

这里的live2d有个眼睛睁大的细节,非常动人。


【结尾套用的对白】



06-26
回复
25
重新发帖整理了过去所有文章用到的官方细节,感兴趣的可以点进主页看。
这里落了一个舞会的细节忘记提了😅,跳舞出自一测的【微醺视线】。
回复
0
管理
以为多写虐文就可以百毒不侵,结果还是在看到“0”的瞬间掉了眼泪是第五次为夏彦哭泣了,然后朋友看到问我是不是考试太紧张(?
下午还考个毛线的试,大中午的眼睛肿的像桃核
——于是现在我才知道,让我落泪的不是悲伤的过去,而是无数次竭尽全力后逆转命运的未来
【我将不顾一切拯救你】
06-26
回复
17
谢谢林老师的喜欢,希望林老师昨天考的棒棒!
回复
0
管理
《小径分岔的花园》是为数不多我感觉勉强能读懂的博尔赫斯的作品了!太太竟然用了这个设定,太妙了!对比之下,有种就算未来世界线的分支万千,我也依旧会收束向“喜欢上你”的那一条。
而且万万没想到,太太这次采取的是一见钟情的设定!莫名有一种天降竹马的无敌感(×)今天依旧是为太太笔下的夏彦感动的一天(词穷)
07-03
回复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我喜欢你😭!!!一直不知道怎么称呼,感觉好久不见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当时看到《小径》的时候也惊呆了,这奇妙想象力感觉一辈子也拥有不了😅。评论之前都没人提这个梗,但太太把我想说的全说了真的好开心啊!天降竹马就是最好的!(破音
这么一说又想小夏了,游戏赶快公测吧orz
回复
0
抱歉我现在才看到!取名过于随便真是抱歉没有公测期间就靠太太的粮苟了!快点公测吧!!想见小竹马!
回复
0
管理
表白太太表白太太!这篇文在lof看过了,但还是要过来评论太太写的每一篇文都很触动我,看这篇文前半部分真的哭了T_T夏彦他那么好,怎么能离开呢😭😭😭
06-26
回复
14
哈哈哈哈哈哈哈先给小可爱擦擦泪,非常谢谢你在各个平台的喜欢与支持!顺便可以问一下lof昵称吗?
让夏彦离开算是偶然的恶趣味吧🤣 夏厨或多或少都考虑过这个问题,比起直接写死变be,我更想写一个超越死亡的故事。
所以最后还是he了对吧对吧🤣
回复
2
举报
超越生死,但最后还是重新遇见了。真好啊。
lof的ID是“竟夕”,会一直关注太太哒!(比心❤
回复
0
管理
卡卡老师写的每一篇文我都能感觉到你的用心,一定是一次又一次地斟酌揣摩游戏文案里的信息,才能对夏彦分析理解地这么透彻叭。夏厨有你这样高质量产粮的老师真的太幸福了,卡密卡密
06-26
回复
6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喜欢看夏夏卡牌的,有事没事看看找灵感🤣 但是现在迟迟不公测,没官粮我真的已经快写不出来了哭…
很眼熟你的id但是不知道怎么称呼,可以留个昵称给我吗☺️
回复
0
管理
卡卡老师!这个脑洞真的太棒了!原谅我这贫瘠的语言不知道如何称赞太太了。太太的图也真的好好看,真的是太用心了。
昨天看到一句话,是一部电影中的
“我希望,多那么一刻也好,尽可能能和你在一起。”
就想到夏彦了,好心痛
06-27
回复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算是有点老套的设定了,我也没翻出什么新花样,非常感谢你能喜欢!
电影台词好温暖啊。不要心痛,给你痛痛吹吹飞飞,夏夏必定苦尽甘来哈哈哈。
回复
0
管理
劳斯您写的实在太好了!!!
我都快忍不住爬墙了

天降竹马系列实在太香了太香了
时空穿梭寻找爱人的梗真的百看不腻呀
祝夏彦小天使一定要幸福哇
官方别刀了别刀了
06-27
回复
0
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你愿意,双推也可以🤣
其实这篇写的有点狗血哈哈哈哈,非常感谢你能喜欢🧡💛!!
回复
1
举报
哈哈哈哈哈哈哈劳斯你好谦虚
等考完试就来摸一下小竹马
嘿嘿
回复
0
管理

我来晚了!!!!!卡卡老师永远那么会写!!!

后面带的可考据信息真的很难让人不心动.jpg

是我最最喜欢的官方环节.jpg(?

06-26
回复
6
我亲亲布卡老师!!
再不出公测真的写不出来了😑 官粮,我好想吃官粮orzzz!!!
回复
0
管理
而且劳斯您的配图好恰当好适合wwww
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用心
文字的斟酌和语句的筛选也好棒~
06-27
回复
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条真的吹过了,我完全是文化沙漠,不知道怎么讲究遣词(挠头)
留了两条评论的你才是真的用心了,看到你的评论我真的非常开心👍🏻🌷!
回复
1
举报
劳斯你值得!能被你看到我也超级开心
回复
0
管理
还有还有文章老师特意做的每个情节的配图让我代入感跟强了,你真的超用心的!
06-26
回复
5
谢谢谢谢,没想到图还能增强代入感,真是意外收获了👍🏻 因为字数有点多,觉得加点图读起来更舒服一点,而且我想借图偷懒跳过一些描写🤣 
真的非常感谢你能喜欢🧡💛🌷!!
回复
0
太太是神仙吧!!!!!!!图文兼修!感情充沛♥我爱了我爱了我爱了
06-27
回复
1
谢谢谢谢,神仙真的不至于,非常高兴你能喜欢!!
回复
1
超喜欢太太,太太产粮辛苦啦!
回复
0
管理
QAQ大大怎么那么会写,好几次看到鼻子酸了,特别贴心的配图也让人感觉特别有代入感啊
06-27
回复
1
谢谢谢谢你的评论与支持,能打动你是我的荣幸🧡🌷
回复
0
管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劳斯你是什么神仙能写出这么好哭的彦彦
06-28
回复
0
回复的有点晚了抱歉,虽然完全不是神仙本意也不是让大家看哭,但是非常感谢你愿意留下评论与支持!天使小夏值得大家一起喜欢
回复
0
管理
老师您写的真的太好了
真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06-27
回复
4
哈哈哈哈哈哈这里有个泪腺浅浅的小可爱,不如我来欺负一下她(不
先给你擦擦泪哈🌷 可能因为我是作者所以读起来完全没感觉,自己看的时候注意力全在捉虫和修改上,能听到你阅读的感受真的非常开心!
非常谢谢你能喜欢这一篇,也非常感谢你的评论🧡💛👍🏻!!
回复
0
管理
大大写的太好了,眼泪刷刷刷的流,我的眼泪不值钱.jpg
06-28
回复
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催泪并不是我的本意,搞成这样不知怎么觉得有点抱歉😅
给你擦擦泪,谢谢你的评论与喜欢🧡💛!
回复
0
管理

又甜又虐


06-27
回复
0
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情包好好笑,感谢你的评论与喜欢🌷🌷!
回复
0
管理
06-26
回复
3
06-26
回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