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心动真相·左然×你】相遇学概论

来自版块: 同人文
4045
70
1642
126
文章发表:07-11 最后编辑:07-11

联文24h/24h

上一棒@香蕉你个拔拿拿 【心动真相·左然×你】依赖症

活动传送门:心动真相联文活动 Ⅰ 谜底是唯一的你

左然×你 设定还在暧昧期 没有在一起

前两章有私设配角 不影响阅读

——————————————

—2025.09.26—


答应帮你请假的舍友郑嘉妍回来时,你才从昏天黑地中抬起头。虽然吃了药,胃里还在隐隐约约作痛。


“你好些了吗?”她略有担忧地看了你一眼,“下午没课了,如果去校医院就叫我。”


被胃肠炎闹了一天的你恹恹地抬头:“应该不用了吧……今天上午吃了药之后没再吐了。”


“我给你带了粥,要给你拿上去吗?”郑嘉妍问道。


“先帮我放在桌上吧……一会儿我下去吃。”


“别放凉了啊,要是不想下来,一会儿叫我给你拿上去。”她边脱外套边说,“假条我给你递了。”


像咸鱼一样瘫成僵硬一条的你,从床上探出半边头来。“老师没说你什么吧……?”你今天上午请的是刑诉课的假,这门课的老师严厉得厉害,以往有人请假的话都得挨上一顿细细盘问才给假。


“没有没有,”郑嘉妍讲到这里来了劲头,“今天刑诉老师有事,代课的据说是他博士生——我之前怎么没注意过法学院还有这么一号学长呢——”


“有多好看?”你问得直截了当。


她回得也干脆利落:“明人不说暗话,我馋他脸。”想了想她又补充道,“真的,哎呀,看着确实很严肃,就不苟言笑那种——看着就觉得,跟刑诉的老张一个味儿;原本我是觉得,再帅也是那种高岭之花,算了吧,但是中间下课把假条给他时,他还稍微笑了笑,一下就感觉不一样了!!他跟我说,假条他会转交,生病的同学好好休息吧——啊……要是下节课老张还让他代课就好了,虽然不太可能……”


要是在平时,你肯定来一句“你要是说到这个,我可就不困了”,但胃里断断续续的痛感实在难以忽视。郑嘉妍见你因新涌上的翻绞作痛皱起眉头,也不再说下去,出门去帮你接热水。


迷迷糊糊之下,你也顾不得再想什么学长、假条,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2025.12.07—


“爷回来了!”唯一一个抢到讲座门票的舍友许灿灿进门,你和宿舍另外没抢到票的两人齐齐向她望去。


“我记了笔记,不过最后有一点点没顾得上写,”她打开手机备忘录给你们看匆忙打下来的长长一页。这次讲座主题是未成年人犯罪,而未名大学法律讲座的票一向不好抢,你也只抢到过一次。


“你们猜我看到谁了?”许灿灿有一点兴奋地说,“就是那个,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博士学长——”


见你有点茫然,另外一个舍友萧澈给你解释:“之前有次刑诉课,你当时胃肠炎请假来着,你可能不知道,是张老师的一个博士生来代的课。”


“对对对就是他!”许灿灿迫不及待往下说,“今天他也在,有位教授讲到我国刑法对未成年人保护那里,问有没有人想探讨一下,他就起来了,开始我还没认出来,因为我坐在特别后边只能看到背影,就是听声音有些熟悉,然后听着听着我反应过来,就是那个学长——”


“有照片吗?”郑嘉妍问。


“有有有,让我找找——”许灿灿飞速翻相册,“这个这个。”


三个脑袋一起凑过来,大概是许灿灿拍照时着急收手机,手抖了一下,照片拍得有点糊。相隔的距离太远,再加一片晃动的虚影,勉强能分辨出来人形——看着比较高,穿的应该是浅色毛衣;再多的你实在是看不出来了。


“就这?”你装作嫌弃地调侃许灿灿,“我拿个门锁拍的都比这清晰。”


“我开始一直在听,忙着记笔记嘛,我想起要拍个照时他都快说完了,差点没来得及点开相机,”许灿灿假装委屈,“他开始的时候说到自己名字了,但我没想到是他,所以没太注意记,好像是叫什么然——?姓氏不太常见……我实在记不起来了,不过说实话,真的,能和教授激情互辩的学长,帅的一批。”


两次错过看帅哥,一点都不惋惜是不可能的,不过,你想了想,既然是博士生,也快毕业了吧?大概以后是再见不到的;但话说回来,能和教授讨论得有来有回的学长,听起来实在是很优秀。


想到这里,那点惋惜就被你放在了脑后;还没过法考呢,变得更优秀才是正经事——要是有朝一日,也能成为这样就好了啊。




—2026.01.09—


灯光一盏一盏地灭掉。整片操场笼于灰黑暗影之中,而你坐在靠近出口处的看台阶梯,头顶落下的更深色的枝干树影,七零八落地将你从头铺洒到脚。


毕竟是冬天了;虽然出门时没有少穿,坐久了还是感觉被冷意沁了个透。


你觉得,自己此时这种心态实在很不可取,但是到底做不到一下子就调整出来。或许早早睡觉,第二天醒来时会觉得好一些,可现在你只想在这里再坐一坐。


出门时你先去剪了个头发,之后转悠着来了操场。不过现在你有点后悔把头发剪短了——脖子空荡荡的,碰上没系围巾的时候,比如现在,冷意好像顺着脊背一直攀爬下去。


因此那个人影走来时,你并没有马上注意到。但他经过你时,犹豫了一下,然后开了口。


“同学,操场快关门了。”他说。


开始时你甚至并未意识到他是在对你说话,还漫不经心地想这人声音有点好听。顿了一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是冲着你说的。


“……谢谢。”声音发出来得并不顺畅,第一个字音有一点点的阻塞。你很轻很轻地咳嗽了一声,让之前因为哭过而隐约发堵的喉咙口被抚通。


你看不太清对你说话这人的面貌。夜晚让一切都模糊、暧昧、看不分明。你从那人身边经过;他个子有些高,比你高了近一头,夜晚的风吹得他浅色的风衣衣摆微微飘荡。


你稍微低头,虽然知道自己的脸被阴影的领域安全地笼罩,还是下意识用发丝遮挡住自己。


从操场出来后有一段路是没有多少路灯的。晚上十点多,又是大多数学院期末考试已经结束的时候,路上几乎只有你和那个陌生的男生。


他和你拉开一段距离,你在路的最左边,而他沿着右侧,不紧不慢地走着。或许是之前听见他的声音,你直觉这人并没有恶意。你有些不着边际地想着,忍不住为自己的猜测感到好笑——难道是自己的负面情绪已经多得有如实质般表现出来,这个男生怕你做出什么,才没有很快走掉,陪你一起走过这段没有灯光的路?


只有你和他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像浪潮一样交替落下。偶尔踩到细小的干枯树枝,脚下摩擦出轻响,你和他并没有打破沉默,只是保持着这仿佛有默契一般的距离,继续着、如此同步地向前。


一直走到丁字路口,你向左拐去,而那个节奏已经熟悉了的脚步声逐渐变远。你停下来回头望去,那个男生与你相向而行,转向右边依然无路灯的小路;那是研究生公寓的方向。


你望着那个身影;脚下你漆黑的影子被暖黄色灯光拉得很长,而他的身形被深深夜色、和你呼出的袅袅白雾共同模糊。


有那么一会儿,你觉得今晚积压在一起的种种,意外的、不够理想的成绩,忙碌的考试周还要参与组织院学生会的活动、学生会不近人情让人头疼的老师,还有其他、其他的一同累积的压力,等等等等,在某一瞬间,好像不会让心情继续糟糕下去了。你有一点点困惑,但又感激于这偶然的来自陌生人的善意。


于是你转身沿着这条有灯光的路走下去。只是多少还有一点点后悔——如果……如果叫住了那个人,对他说了谢谢就好了。




—2026.06.28—


拍完了工作人员合照,你总算松了一口气。剩下的工作交由其他几个男生,你正收拾东西时,听到学生会另一个副部的声音:“下雨了,下得还不小。”


你暗暗道这次完了;就今天侥幸想着,这一会儿大概下不起来,没有带伞,偏偏雨就下大了。正盘算着要不要冒雨跑回去,文艺部部长抱着好几把伞喜滋滋跑过来:“谁没带伞?来我这报名。”


“我舍友给我带了一把,一会儿我跟他一起回去,用他的,这把给你们留下;这几个是组织部匀出来的,”他一把一把地摆开摊在桌上,“这三把是之前优秀毕业生致辞的几个博士生学长留下的,我还推辞半天,但他们还是给放下了。”


能结伴回去的两两一组拿上了伞,就你一个法学院的落了单,剩下一把灰色的伞。


“到时记得把伞还给人家学长学姐啊,”部长叮嘱,“我要了他们联系方式来着。”


然而向部长问伞的主人联系方式时,你们才发现,大概是当时正忙,偏偏少记了一个号码,正是你手里这把伞的主人。


“是个大概一米八左右的男生,穿着白衬衫,”部长努力回忆那人长相,同时因为自己做事不周到有些愧疚,“和……就是——对,是聂秋教授!和聂老师一起走了。”


部长说人刚刚走没几分钟,你顾不上多耽搁,急急拎上包就往外跑。伞有一点点沉,哗啦一声轻轻巧巧地打开,伞布是双层的,外面是银灰色的伞面,里面却是一片蔚蓝,就像一小块晴天。


你冲出礼堂时,雨已经小一些了,此时正是下午下课学生去吃晚饭的时候。你匆匆忙忙跑出去几百米,隐约看到个白衬衫的身影,和身旁的人同撑着一把伞。


其实你有一点记不太清聂秋背影,但你直觉那两人就是聂秋和你手中这把伞的主人。你朝那个方向跑了没两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被牵扯着滑倒。


鞋带开了。本来干干净净的鞋带沾上了泥水,还印着脏兮兮的鞋印花纹。你来不及心疼鞋子,急匆匆两下系好时,再站起身来已经看不见刚刚的人影了。


晚饭时分路上人正多,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远远望去一片起伏成海的各色伞面。这把伞到底不太适合女生打,你拿久了手有那么一点酸;一切都像有种奇怪的不真实感。


就像误入了什么电影,通常男女主角都会在人流如织的街上找到彼此的;你总觉得,如果这次没有问到联系方式,你会还不上伞,也不会再见到他,可你再怎么搜寻也看不到想要找的人。


雨水一点一点打湿伞面,流淌下你头顶这片晴天的边缘。


雨又大了些。




—2031.07.12—


你听到雨声。


挣扎着撑开眼皮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对面的左然,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他有一点匆忙地收起了手机。


刚睡醒时的大脑运转得总是格外慢,你隐约记得自己刚开始梦到了靠在左然肩头睡觉,后来好像梦境转场,不过记不太起来后面的内容了。正思索着,你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僵硬了一下。啊,糟糕。


你有些心虚地抬头和左然对视,顺手抚平了习题册被你压出来的折页。本来你是约了左然帮你复习中律考试,后来左然去了客厅看卷宗,你继续写题——开始还能靠钢铁般的意志撑住不睡,后来意志在睡觉的想法之下逐渐软化,不知什么时候就屈服了。


对视三秒,你很没有诚意地承认错误:“对不起,左律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本来不想睡的……”


左然开始还保持着严肃表情,最后到底有些无奈地扬起微笑来:“……还剩多少?”


“只有半页了。”你老老实实承认。


“先写吧,”左然点开手机,大概是想看时间,但不知怎么,似乎有点不自然地把手机扣回了桌上。“毕竟你中午没午休,犯困也是正常的。你没有睡很久;之前我帮你看着时间来着,本来想等你睡半小时再叫你。”


做完题已经五点半了,你稍微舒展一下身子,试探地望向左然:“左律师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然后吃完饭有几个问题请教你。”


看到左然要开口,你迅速打断他的话头,“左律师不要再帮我做饭啦,我明明也能做的,”转念想到自己和左然手艺之间的差距,你又改了口,“不过做糖醋排骨时可以……嗯——帮我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买菜吧。”左然说着,起身往门厅走。你没再拒绝他,转身去找伞。


“啊,麻烦了,我好像把常用的那把落在忒弥斯了……”你小声嘟囔。


“如果没有伞,我一个人去好了。”左然建议。


“我记得我有备用的伞来着,”你赶快去翻门厅处的柜子,希望左然不要觉得你太粗心大意。终于找出了一把伞,有点沉,外面是银灰色的伞布。


“这个……好像不是女孩子常用的伞。”左然掂了掂重量。


“这个是好几年前的伞啦,”你给他解释,“当时我还大二,那年博士生毕业典礼时我去当工作人员来着,有个很好心的学长把他的伞给我们留下了,不过没留联系方式——第二天我还去找和他一起致辞的博士学长来着,他们告诉我说那个学长已经离校了,所以这把伞就一直在我这里。”


你没多想,望了一眼窗外的雨,又转向左然:“我先去换个上衣,左律师稍等我一下,两分钟就好。”


匆匆走向楼梯时,你似乎听到左然说了什么,只是声音很低,几乎听不清。你回头看他正解开伞带,望着里面一角蓝色伞面不知想些什么。“左律师?是还要拿什么吗?”


他微微摇头,对你一笑。“没什么,快去吧。”




出门时,雨已经不怎么大了。左然替你撑开伞,里面蓝色的伞布多少有些暗淡,但颜色依然温柔,衬着左然的眼睛,就像天空的碎片。


你难免回忆起刚拿到这把伞的时候,又不知怎么想到今天下午的梦。梦境模糊混乱,隐约中似乎抓住了什么的一角,但下一秒又溜过去了。


“走吗?”他回头望向你。


——如果早一点遇到左然就好了。你胡乱想着。刚拿到这把伞时,也是这样细雨蒙蒙的傍晚;如今是相似的黄昏,只不过这次有人在等待你。


于是你走入有他的伞下。







——————————————

有一点隐藏的小细节,就是文中你确实靠在左然肩头睡着了,被他悄悄拍了一张照片,所以醒来后会看到左然着急收手机~


之前也写过在大学就遇到左然、或者从未遇到左然的故事,这次选择的是擦肩而过很多次,就当做和之前故事的平行世界吧~


文中的你,也许以后会知道一部分事情,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但无论如何,他终将与你相遇。


无论世界通往哪条航路,我都将走向你。

1642
126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呜呜呜呜呜呜呜CC写了!!写了之前聊天口嗨的!!校园时代的朦胧感太棒惹。错过和擦肩而过看起来有些遗憾,但对当时的女主和左然来说,也许只是心里的一个小小的涟漪。到后来再相遇,那些未尽的话语都写在那把有些褪色的蓝布伞上了。我想走入他的伞下,走向他,与他重逢呜呜呜呜呜CC就是最会写的!我永远喜欢CC!
07-11
回复
31
举报
呜呜呜呜我太喜欢CC了
回复
3
从这次走入他伞下 曾经找不到他的时间和此刻相连 从今以后他不会再离开
回复
3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尖叫!!!!真的是好温柔好温柔的故事啊!!!!就是命运啊!在这个时空里可能是一把伞,在别的时空,也可能是一件外套,一张纸条,一支笔,无所谓什么东西。它们沉重而有形,比人的记忆要可靠,载着一段因缘际遇,在未来的某一时刻启封往事。无所谓,如何遇到无所谓,何时遇到无所谓,相向的轨道既定,c老师的每个故事,像是在截取不同的时间区间。这种安稳的注定太让人心动了。我终究会遇见你,我终究会走向你。给我锁死!!!!
07-11
回复
26
在每个分支 都会相遇 相遇有千百种 但是每一种都会走向同样的结局
回复
3
管理
前排说得好好,我不知道咋说了
所以其实终将会走到一起
突然想起你之前的一句话,有情人要到最后才能成眷属。
07-11
回复
14
摸摸这只枣
回复
3
管理
CC老师我永远的神!!!!!绝美爱情故事让我流泪呜呜呜呜!!!
07-11
回复
8
感谢喜欢啵啵希里劳斯
回复
1
管理
!!!!!!太太太温柔了吧!!!这个梗好绝呀!!!吹爆太太!!!!
07-13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啊啊啊啊啊啊啊CCyyds坠吊!等我慢慢看长评!

07-11
回复
8
不急 啵啵顾董
回复
0
管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劳斯太棒了!
07-11
回复
2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太棒了555555555共撑一把伞真的是很喜欢的一个画面了
07-12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老师太棒了,吹不出彩虹屁的棒
07-11
回复
2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叫,我又可以了!左然!
07-24
回复
0
cc老师,偶的神!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文盲发出小美人鱼的尖叫
07-13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喜欢太太笔下的左然。
07-26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这也太好了叭,好喜欢
07-21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永远滴神!!!
07-11
回复
3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哇哇哇,好棒啊

07-12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绝美爱情故事
07-12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我爱了!!
07-11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c,我yyds
07-11
回复
7
感谢喜欢
回复
0
管理

爱您!

07-11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

棒——

07-11
回复
0
感谢喜欢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