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新年番外·上丨除夕夜的烟花,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

来自版块: 律所
4350
226
1563
158
文章发表:02-03 最后编辑:02-03

    读作年夜饭,写作修罗场

又到了白#@簿的季节,所以到底是谁先来的?

    震惊!四位男主竟然趁女主不在家做出这种事!


*全文字数2w+,将分为三段发出。感谢每一位又肝又可爱的律师!

*本文由米游社·未定事件簿社区律师们合著^ ^

   

----------以下正文---------


走过张灯结彩的街道,回到家一头瘫倒在沙发上的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新人律师的我,今年得到了很多的帮助,也成长了很多说起来,一定要向他们道谢才行啊。

“感谢平日的关照~作为答谢,明天来我家吃饭吗?我来下厨~!”我打开手机,向他们发出了短消息。

刚发完消息,莫医生就回复我了。“好啊,很想尝尝你做的饭呢。

       “莫医生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呀。莫医生有什么喜欢的吗?”

       “只要是你做的饭,我都喜欢。”

看到这句话,我仿佛透过屏幕看到了莫弈那温柔的笑容。现在想想,好久都没见到莫弈了呢,这段时间他在干什么呢。

“君心即我思。”

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会想起来这句话,我不是,我没有在想莫医生啊。

我赶紧放下了手机,用手捂住了自己通红的脸。

可还没等我平复过心情,手机又发出了信息提示音。我拿起一看,原来是左律师——

“今年工作辛苦了,新年快乐。”

不请自来?

那我一定要好好犒劳一下左前辈的照顾!我立刻回复他:“左律师也辛苦了我今天做了年夜饭,左律师要不要来尝尝?”

“……小心别累着,我过来帮你一起做吧。”

“那就说定了?我等你哦!”

“翟星姐!新年快乐!”电话那头隐约是左律师的声音?这么晚了他们还在加班吗?

“你和左律师是在律所加班吗?需要我到律所帮忙的话我立刻就能到的!”

“小傻瓜,明天可就是新年了,我像是那种剥削员工的老板嘛?”翟星假装埋怨道,“我呀,现在在左然家看望老师,哈,谁知道竟然抓到对背着我约饭的小鸳鸯儿。”

“诶?”我的脸莫名其妙的染上霞红,局促道:“我当然也希望翟星姐一起啊!”

才不是只准备邀请左律师的!

“哈哈哈哈,你还当真了?别紧张,我呀,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翟星被我的反应逗乐了,“这个机会还是留给你的搭档更好,还要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约会愉快~”最后几个字的音节被翟星有意上挑,反而更加有些莫名的意味。

“翟星姐…”

“翟星!你…”

是左律师!

我似乎看到他通红的双耳,很可爱。


回到家,发现夏彦居然站在我家门口,手里还抱着一堆食材。

“夏彦?!你怎么来了?”

“我来陪你过除夕夜啊!一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当然要一起过啦!”

我接过食材顺便给夏彦泡了壶热茶,让他先让自己温暖起来。

“那么这次是蟹酿橙还是番茄炒蛋主场呢?”我笑着对他说道。

夏彦神神秘秘地从他的百宝箱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神情嘚瑟道:“这上面是我做的食谱,你想吃什么按照上面点就好。”

我笑着回他:“那就麻烦夏彦大厨啦!”

等了一会,我正在沙发上玩手机时候突然眼睛被蒙住了,这时候夏彦的声音从身边传来:“猜猜我做了什么?”

我笑着回答:“是不是蟹酿橙!”

“不是,你再猜猜。”

我摇摇头:“不知道。”然后夏彦就把我带到了饭桌前把手打开。

我睁开眼,原来是泡芙!!

在浪漫方面一向缺根筋的夏彦居然做了泡芙!我太惊讶了,刚想说些什么,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向夏彦抱歉地笑了笑,匆忙接起,只听电话里说:“新年快乐啊姐姐,我带了A5牛排过来,我们一起吃年夜饭怎么样?”

“不用这么贵重啊……”

“和印生鲜的物流能力可不是盖的,已经在路上了,你出来帮我开个门呗?”

“?啥?”

“我已经在你家门口了呀。”

陆景和话音刚落,门铃声就响起来了。

“我去帮你开门。”夏彦自告奋勇。

“诶……”

沉重的木门打开,夏彦疑惑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陆景和,还有站在台阶上没来得及上来的左律师和莫医生,问我:“他们……都是你的客人?”

这段时间忙着工作根本就没在家吃过什么正经饭,我看着空荡荡的冰箱欲哭无泪。

陆景和点名要的拔丝地瓜,给左律师养胃特别准备的香菇竹笋汤,夏彦吵了很久的蟹酿橙和西红柿炒蛋,莫医生会更喜欢清淡一些的饮食吧……买菜还真是一项大工程≥﹏≤

“夏彦,替我招待一下客人!”身子已经探出门,我才想起屋里的几个大活人,“你们记得先别进厨房啊,等我回来!”

下了楼,我才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夏彦倒是笑着应下我的嘱咐,他们的脸色……怎么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但愿他们几个能好好相处吧……至少……能平安地等我回家???

我怀揣着不安的心去市场上买了点菜,回家路上我愈发觉得家里的这些“男孩子们”会打起来。

我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到了小区里面,我内心愈发不安,到家了,我打开门,走进屋子,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四个人不知何时已经开了副**,其乐融融(起码看起来)在***了。

夏彦:“对尖。”

左然:“对二。”

莫医生挑眉一笑:“不要。”

陆景和潇洒甩下两张牌:“王炸!”

“我赢了!按说好的,接下来吃饭的时候,我坐她右边,你们继续吧~”陆景和笑得无比自信。

夏彦有些着急,左然面色微沉,莫弈保持微笑但手里牌有些变形。

“再来!”夏彦不甘心道。

“你们这是……”

“抱歉,我们马上就好。”莫弈朝我笑道。

陆景和也凑过来:“不管他们,我来帮你打下手吧!”

我只好领他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我刚把陆景和领进了厨房,剩下的几个人把手中的牌都捏着变形了。

几个人互相一看,都不打牌啦!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在厨房里。


小小的厨房容纳不了五个人,我根本动弹不得。

“你们不要都进来啊,厨房都快要被你们撑爆了!”我在夹缝中冲他们说道。

“可是姐姐,我也想帮你做饭呀……”陆景和一脸委屈的看着我,像只需要安慰的小狗。

由于厨房实在过于挤,我把他们都打发到外面。让他们去找些别的事做。

当我出厨房的时候,我愣住了。

原本有些乱糟糟的屋子,早已被他们四人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过左然对这次大扫除倒有着过于的执着,还在与窗户缝中的灰尘进行较量。他拿着抹布,身上的衣服不再是平时的工作,更是平易近人了些,一不小心沾上了灰尘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夏彦是第一个抬头看到我的,看见我手上拎着厨房的垃圾袋便直接伸手接了过去。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是懂得我的想法,他揉了揉我的头后便下了楼帮我去扔了垃圾。今天的夏小天使依旧很贴心哇。

我走进书房,发现那古色古香的书柜上却被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福字。我转身看向身旁神色不自然的陆景和,他手上还有着未贴完的福字。虽然他努力将这些藏在身后,却还是被我发现了。我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拉着他的手引着他走到门前,示意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贴。他的福字啊,越多越好,因为我喜欢。

我找遍了整个房子,还是没看到莫弈。最后还是坐在客厅休息时才发现桌上留了一张纸条。清秀的字体,简单的语句,是莫弈的。纸条上他说他去外面准备一些茶叶,觉得饮料还是不要多喝,让我乖乖等他回来。

我告诉他们饭已经做好了。

结果大家一起进入厨房,帮忙把菜都端了上来。

陆景和端他的拔丝地瓜,左律师端他的香菇竹笋汤,夏彦端他的西红柿炒鸡蛋和蟹酿橙。

莫弈也刚好回来了。

就在我准备让大家洗手吃饭时,陆景和悠悠然坐在了我的身边,剩下三人却离开餐桌,围坐下来:“稍等,我们刚才那局***还没分出结果。”

陆景和眼里挂着胜利的微笑,拉着我开始准备餐桌茶水。

我看着另外三个人***时,相互间的敌意让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夸张的来说,他们身后像是有着一团庞大的黑糊糊的影子。

“他们没事吧..….”

我转头向陆景和问道,这个气氛有点不太妙。但陆景和还是一脸笑意,让我不要太担心,乖乖准备茶水就好啦。

说着,陆景和拿起莫弈的茶叶,慢悠悠的泡起了茶,顺便还给我泡了一杯。

还对其他三个人说:“你们就要快点儿,菜快凉了。”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和心理医生玩博弈类游戏?”地主莫弈大获全胜,陆景和不由得吐槽道。

莫弈推了推眼镜:“心理学可不是读心术,我没有利用专业优势哦。”

“大过年的,你们就别斗嘴了,来吃饭。”左然对此习以为常,说了一句。

莫弈不理会陆景和,而是看了一眼正跟夏彦聊些什么的我,快步走到我面前,藏在身后的手捏着什么东西放到我的掌心,微笑着说道:“是新年礼物。”

我一听到“新年礼物”这四个大字,眼里开始透着闪闪亮亮的光。

莫弈被我这么直勾勾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慢慢浮起了红晕。

“莫大医生,怎么脸这么红呀。”

莫弈听到这句话后,更是羞涩不已,将准备好的礼物塞在我怀里后就走进书房缓解情绪了。

我看着羞涩的莫奕,大脑一团线。拿到房间放好,等自己有空再看。出来后,"当当。送你的新年礼物。"左然对着我一把把盒子塞到我手里。"那么,你有没有什么回礼呢?"左然浅浅笑着。

“回礼啊。”

你在心里想了好久也想不到,看着面前人儿单纯的样子,你便想使个坏。

“一定会是左律师喜欢的回礼。”

说罢,我便亲了上去。

虽然只是如蜻蜓点水般地擦过额头,吻额头代表的是朋友之间的亲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这个冲动这么做了。

但是很明显,左然很震惊,我看着他的耳朵尖一下子爆红,连脸也浮上了红晕。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也不好意思了,感觉好尴尬。

“喂喂!你们这是耍赖!”陆景和说着,连忙也送上了自己的新年礼物:“姐姐,那我的回礼呢?”

说着,陆景和凑到我面前,对着我眨了眨眼。

这芳心纵火犯!

“我我我.....”面对陆景和这张人畜无害的脸,我一时害羞得不知道回答什么。

“姐姐~”陆景和凑的更近了,目光闪闪地看着我。

“我特地给你选了礼物.....”我超小声地回答。

  “不行不行~还有特别的吗~”陆景和开始明目张胆地耍赖。

夏彦木然看着左然和陆景和接回礼,突然颤抖了下身子,悄悄靠了过来。"姐姐,我的回礼也现在给了吧!"说着,一双眼睛不停闪动,直直盯着我。

“夏彦你在这添什么乱?你又没送礼物!”

夏彦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凭什么某些人能叫你姐姐?我还比你大几个月呢,也没听你喊过哥哥啊。我不管,今年的礼物就是——你要喊我一声哥哥!”

我觉得脑袋隐隐作痛。

就在我纠结万分的时候,莫弈端着他精心准备好的甜点和红茶走了过来。

“美丽的姑娘皱着眉头可就不好看了,来,都吃点甜点歇会儿吧,不急这一刻,不是么?”

“没事,一会再吃吧。”

虽然莫弈的甜点总能让我有着好心情,使我放松下来。但面前的事情我不得不先处理完。

“陆景和,你又教了一些什么!”

我怒视着看着陆景和,一个邻家大男孩子现在被他带成了这样!一想到这气得我直接伸手想就住他的耳朵,但他却轻轻一个侧身躲过。

“这不他没有回礼嘛。”

夏彦也意识到刚刚自己说出了与平常不一样的话语,低头想掩盖住那熟透了的脸庞。

你无奈地看了看陆景和后,走到夏彦身前,牵住了他的手。

“其实称呼不重要.....对不对?”我叹了口气,底气不足地说道,“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起呀。”

夏彦的眼神变了又变:“在一起?”

“嗯嗯嗯!”我狂点头并用眼神暗示陆景和别再突然冒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了。

夏彦沉默一会,突然附到我耳边:“是的,在一起就足够了。”

我转过头撞见的是他藏了星星的眼眸。

“当然。”

莫奕安静看着场间的四人,微微一笑,"先吃点心吧。"说完走过来拉着我走到主位上,一把把我按下去,然后微笑看着夏彦,"旁边这个位置你坐。"夏彦闻声坐了下去,陆景和挂着甜甜的笑容坐在了我的另一边。

莫奕笑笑,请表面恢复平静的左然上座后,优雅从容坐到左然对面,"各位,请。"然后十指交叉放在桌上,看着众人的反应。

我轻轻一口咬下去,绵软的甜味在嘴里扩散:“太好吃了!”

其他三人却默不作声。

“我知道你喜欢吃榴莲,特地做了这种香气不易察觉的点心,方便你随时随地吃。”莫弈推推眼镜,眼里写满了我看不懂的东西。

“算计,满满的算计!”陆景和起身到一旁猛灌了一杯水。

夏彦和左然面不改色,不知道是耐受还是顶不住了。

“好了好了,饭前甜点也吃够了,我们开饭吧?”我连忙招呼大家坐下,想要给谁添菜。

品尝完了甜点,我觉得心情大好。招呼着一众客人开始吃年夜饭。

不过,这大概是我吃过的最奇妙的一顿年夜饭了……

平日与他们的接触大多是工作性质的会面,一两次的私下接触也不能完完全全消除彼此间的拘谨。此刻,看着身份迥异的四人围坐在一起,纷纷卸下了自己或严肃或专业的一面,聊着细碎而平常的话题,让我渐渐有一种不真实感。

这种朋友般的氛围真令人心安。

左然细致地品尝着每一道菜肴,适时地发表一两句称赞。我忽然想到忒弥斯年会时左然唱黄梅戏的场景,一时起了玩心,半开玩笑地说出了这件事。我本来不过是借这件事情调侃这位平日不苟言笑的大律师,没想到,陆景和带头,起哄着让左然再唱一遍。

我一偏头,就看到了左然脸上漾起的红晕。

“咳.....”左然掩饰地咳了一下,“其实这是要对唱的。”

对唱?你上次不是一个人唱的不也好好的吗?

对上我不可置信的目光,他不顾自己脸上的红晕:“难道你也想露一手吗?”

我相信我现在头顶正在慢慢浮现一个问号。

“不行不行!”陆景和打岔。

“她要是唱歌,会招狼的。”夏彦也摇了摇头。

“?”我裂开来。

“左律师,你可不能临阵脱逃,也不能拉我下水。”我煞有其事地摇头。

好了,左然的脸又红出一个新高度。

看着左律师犹豫的神情,最先起哄的陆景和突然为左然出头:“算了算了,我们别为难左律师了。”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从何而来,就看到他兴冲冲转头对我说:“姐姐,我给你唱歌吧,我唱歌可好听了。”

陆景和一曲结束。

“好啦好啦,电视上正放着春晚呢,我可是听说了里面有你喜欢的偶像哇。”

我一从陆景和口中听到“偶像”二字,眼睛便直勾勾的盯着的电视机面前,生怕自己错过些什么。

“怎么,你还有偶像?”

莫弈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嘴角上虽说是挂着微笑,但却让我觉得他现在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种友好。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嘴里支支吾吾的,说的内容更是含糊不清。

“也……没什么,就……就欣赏欣赏。”

莫弈轻笑了一下便没再有什么回应,这让我心头一紧。怎么能让自家莫大医生吃别人的醋呢。对!都怪陆景和!要不是他给我扯出来这一茬,我也不至于现在手忙脚乱的!

一想到这,我用着满含幽怨的小眼神抬起头看向了陆景和,也不知道他是真没注意什么的,还沉浸在电视上播放的小品之中,看他笑得傻乎乎的样子,我也只好叹了一口气。

在大家注意力都在春晚节目上的时候,我找了个时机,特意挑了一个靠近莫弈的位子坐下,目的呢当然就是试图去讨好莫医生。

“莫医生!你放心我的偶像绝对是你。”

“莫医生要不来尝尝这茶。”

“莫医生这个糕点可是我自己做的,可好吃了,你尝尝!”

……

莫弈看着我这些举动,心里不免得有些笑意,也感到一阵暖意。毕竟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

“嗯。看春晚吧。”

虽然整个过程从头到尾莫弈就回了我这么一句话,但我却好像看见他在最后回应我的时候笑了,而且笑得很灿烂。

不过呢他开心起来了就好。不知怎的我看见那个笑容后也跟着笑了起来,还悄悄牵住了他的手。

春晚看得有一会儿了,我从茶几里抱出一个盒子,提议道:“我们玩点幼稚点的游戏?”

“我觉得可以!趁今天还被允许放烟花……”夏彦有点眼熟我手里的盒子,捞了捞,“没什么高空低空烟花,还好啦。左大律师……今年奔三了就看着我们玩吧。”

左然:“……小心用火,小朋友。”

莫弈修长的手指拿出了一束银白,看了看标签:“仙女棒?”

我点点头,“特地买40厘米的,可以闪好久的火星!”

陆景和:“一起去天台吧,看看某人布置的烟花会是什么样的?”

“小陆弟弟你什么时候溜上去看到的!”

这时候陆总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五个口罩

陆总:“最近感冒发烧比较多,出门还是带一个口罩比较安全,我这个是n95级别的口罩,不过医用外科手术口罩也行,三层过滤防飞沫那种就行”

夏彦:“陆总说的对。”

左然:“嗯。”

莫弈:“一会回来也要洗手,口罩不要直接触碰表面,反折着丢掉。”

我:“好那我们带上口罩出门吧!”


上到天台,刚打开们,晚风迎面袭来,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的我立马打了个喷嚏。

左然有些紧张的脱下呢绒外套披在我身上,我微微侧头仰望他:“谢谢你,左律师。”

左然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不客气,不要着凉了。”

此时,正好陆景和手中的烟花亮起,让我注意到左律师的耳朵不自然的红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嘲笑左律师,就被夏彦拖着我的手到一边玩起了仙女棒。各色的花火跳脱在我手中的仙女棒上,璀璨夺目。

一直不见踪影的莫弈站在身后的高台上喊了我一声

我回头,之间他打了一个响指,背后的烟花同时冲向乌云密布的夜空中,当烟花骤然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

于是我披着左律师的外套,手里拿着夏彦给我的仙女棒,看着莫医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并且什么时候点上的一堆升空的烟花,娇羞的对陆总说:“看那烟火真美~~~~”

此时此刻,不知何处响起的八爷的【打上花火】作为背景bgm,成为了一副四足鼎立的名画。

我望着天空的烟花出神,一枚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

嘈杂的烟花爆炸声突然夹杂了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向旁边一看,对上了一双金黄色的眼眸。

由于刚才的烟花声实在是太嘈杂,我根本没有听清莫医生在说什么,我刚想张嘴问莫医生刚才说的什么。可是我还没有发出第一个声音,莫医生就将纤长的手指放在了我的嘴唇上。他微笑着,另一只手指向天空,“烟花真美呢,你也是。”

“呀……”我小声的叫了一声,红着脸,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才舒了一口气。

“你怎么这样啊,我...…我们之间还没有那么熟啦……”我轻轻的往他胸口锤了一下,脸侧了过去,借着阴影躲避着他越发灼热的目光。

“再,再让我想一想好吗?”我用手抚着自己的胸口,丢下一句话,就往远处奔去,脸上的红晕却久久不能褪去。

烟火表演结束了,深呼吸几口,心脏终于不再突突地跳得那么快了。

“好冷……”我后知后觉,才发现手指冰凉。我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却在转瞬间被四人簇拥着回到了家里。

夏彦跑进厨房,拿了茶壶进来,为每个人的茶杯里添上了热水。

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许是为了打破这略显凝滞的气氛,我建议道:“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今天我们就一起守岁吧!”怕他们犹豫,我带着调皮的口吻补充道:“算是满足我这个主人一点小小的心愿?”

四人都答应了。

我说到:“不如,大家就来分享一下自己的新年计划吧?毕竟像在座各位这样优秀的人,我还是很想借鉴的。”

我笑着看向左然:“左律师,不如你第一个分享?是不是在新的一年依旧保持完美胜率?”

左然沉吟一下,说道:“保持工作上的高水准是挺重要的。”

他的目光掠过我,飘忽了一下,接着说:“不过,过去的一年里,很多事情影响了我。”

他再次看向我,目光坚定。

“或许,新的一年,面对理性与感性,面对过去我坚信不疑的一些事情,我会重新思考。”

“也很感激那个影响我的人。”

我迎上他的目光,心里涌动着一种我无法言明的情感。

陆景和见状忙抢过话茬:“新的一年还要多多请姐姐关照咯!公司事务繁杂,我年轻帅气气质逼人,他们都欺负我~姐姐要好好帮我把关哦!”

又是一如既往的撒娇,我现在好像都生成抗体了。

“是是是,总裁大人。”

陆景和显得有些吃惊,难道因为我没怼他,有些不习惯?

这时一旁的夏彦,脸上明显的焦急等待,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把问题抛向他吧。

“夏彦,你呢?”我捏住他颊边的软肉,“不许再说你那些探索太空的奇思妙想啦!”

夏彦被我挟制着也不反抗,笑着反握住我的手:“知道啦!知道啦!”

“如果要说我的新年愿望,我想多看一些菜谱,更想解开那个困扰我二十多年的谜题!”

“什么谜题?能困扰你夏大学霸这么多年?”夏彦认真的样子倒把我唬住了,“说来听听?”

“等我解开它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强压住好奇心,选择性忽视他说的谜题。仗着自己发小的身份,一定要他说正经的新年计划。

“还有,我嘛,当然是要做好私家侦探的工作啦。”夏彦收回刚刚玩笑的口吻,拖长了尾音,一副郑重的样子。

“嗯……还有,新的一年……当然希望和你多见面啦。毕竟我们已经错过一整个学生时代了,现在好不容易又碰面了,不多聚聚怎么行。”

明目张胆,我脑子中不知的飘过这词。

赶紧瞥一眼剩下的三人,他们也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

奇怪,我这又是在担心什么……

我见到莫弈悠然地坐在沙发上,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像他这样潜心于学术的人,新年计划恐怕是完完全全高于常人的,或者干脆就是不食人间烟火清冷清冷的那种。

我有些无措地想,不由得对比起自己诸如“一天睡满六个小时”“学会做饭”之类的可怜计划。

忽然,莫弈深究的目光透过镜片,看向我。

所以,莫医生的新年计划会是什么?

脑子中闪回了与莫弈相处的片段。

扑朔迷离的初遇,一同调查陆景和的案件,他为我挡下的那一刀,马球场上的卓然风度……

他落泪的场景。

这些片段汹涌而来,我一时间沉浸在思绪中。

“你是不敢问我?”

莫弈的声音却不期传来。他带着笑,有些无奈地看着我。

“当然不是!”我从水雾一样的思绪中抽离出来,“我很期待……”

“我想我和夏彦很像,”为等我说完,他便坦然说到,“新年愿望…是解谜。”

“有些问题,即使了解的足够多,一遍遍被挑起好奇心,却也只是驻足在原地。”

“这一年,我很期待看清它。”

第二个不着边际的回答,这都什么和什么呀……我在心里暗自嘀咕着。

许是看出来了我的茫然,莫弈哑然失笑,给自己打圆场般解释道:“我的工作是研究心理,对问题溯源是职业使然。”

接着,我开始讲述我自己的计划。没什么特别,大都是对工作和生活的要求和期待。

然后,仿佛彼此约定过的,沉默中,众人都开始沉吟自己说过的话。

除夕夜,辞旧迎新,未来,未知……而比起迷茫,似乎每一个人都乐意去追寻。

对于未来的坚定的态度,或许是我们在世界上上最坚实的依凭。我如是想到。

1563
158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因当地**要求市区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故陆某、夏某、左某、莫某等违反禁令的5人被当地民警带到派出所批评教育并处以数百元罚款
02-03
回复
89
😂😂
回复
1
举报
666
回复
0
查看全部 8 评论 >
管理
不行了看到我写的小破段我的眼泪落下来
当然还有一半是修罗场笑到肚子疼
老师们真的tql我不行了我笑到隔壁大妈撬门打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2-03
回复
52
管理

错字受,米游君快改
(女主被四个男人团团围住好幸福)
02-03
回复
44
已更正!
回复
1
一把捉住新鲜的官方君
回复
0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太长了啊!
这四个在一起打牌又是什么情况啊
02-03
回复
43
举报
回复
0
管理
02-04
回复
22
管理
“我”是女主???
02-03
回复
38
举报
回复
1
我是男的
回复
3
查看全部 6 评论 >
管理
02-03
回复
21
管理
个人感觉有点奇怪喔,女主同时请四个男主过除夕就有点点……,但如果仅仅是从朋友的角度,女主的许多互动又不能定义为普通朋友,就……ooc?可能我思想太守旧啦,其实就是更希望每个男主单独的配女主过除夕啦
02-04
回复
35
毕竟是大家一起写的串起来的,看着高兴就行啦
回复
6
也是哦(干杯干杯)就是太太们多写产点粮!!!吧里太少了饿死孩子了
回复
4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02-03
回复
30
互赞互评来
回复
1
管理
打牌太草
02-04
回复
29
互赞互评来
回复
0
管理
来了
02-03
回复
29
互赞互评来
回复
0
管理
02-04
回复
14
管理
我来了!!!
02-03
回复
13
02-03
回复
12
02-03
回复
19
管理
02-04
回复
7
02-04
回复
7
管理

三连

02-04
回复
7
管理

02-04
回复
7
管理
02-03
回复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