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新年番外·中丨这四个男人玩游戏很强但过分谨慎

来自版块: 律所
1058
54
356
36
文章发表:02-04

新年接龙活动整合文,请勿上升和认真ღ( ´・ᴗ・` )

未名市发布特殊时期宅家注意事项提醒!

❤点我观看女王大人的国王游戏❤(大雾)


*全文字数2w+,再次感谢每一位参与接龙的、水贴的律师!

*本文由米游社·未定事件簿社区律师们合著

----------以下正文---------


然而我们还是没能有精力一夜不睡,守夜到清晨。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窝在夏彦的怀里,身上是他给我披的毯子。

“我还以为你要睡到中午。”头顶突然传来夏彦的声音。

我抬头,看到他狡黠的笑。

别说我平时没有睡到中午的习惯,今天这么多客人在,我也不可能起的那么晚。

……更何况我们甚至算不上睡了觉。

我看了看边上的左律师和莫医生,即使是睡着的,也像是在闭目养神休息一般,靠着沙发姿势端正。

另一边的陆景和直接占据了半个沙发,头枕在扶手上睡了过去,怀里还抱着我的抱枕。

“我们去准备早餐吧,让他们再睡一会儿。”我小声跟夏彦提议。

“好。”

突然而至的独处。

厨房内,夏彦轻手轻脚地忙碌着,对于准备早餐他显得熟练多了,看来是有好好在吃早饭呢!一会儿要夸奖一下他。望着他专注的侧脸,红扑扑的,好可爱,想咬一口……啊!我在想什么!我赶忙拍拍脸,一定是我还没睡醒!

夏彦抬头:“哎~!你在偷懒,说好的一起准备早餐的!我要惩罚你给我做特别的专属早餐。”

大意了!果然在太熟悉的人身旁就是容易放松下来。下次一定伪装好现场,不让他抓住,这次惩罚……就当交学费好了。

我向夏彦比了个ok的手势,回复道:“好~特别的、专属早餐,放心交给我,定不辱使命!”

夏彦满意地回过头继续手上的动作,嘴角上扬。

不过,怎样拿捏好“特别”而不会留下后续其他“麻烦”,没错,我指的就是还在睡梦中那三个人。

我站在客厅里看着夏彦在做早饭,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回头一看,是莫医生。我小声的说:“莫医生你醒了啊,昨天睡的好吗?”

莫医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用眼神示意我去书房。

我悄悄的跟着莫医生去了书房,莫医生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精致的首饰盒:“昨天没能来得及送给你,新年快乐。”

我赶紧回绝,“不了不了,怎么能让莫医生破费。”

莫医生笑了,“收下吧,不然以后,就没人给你讲解心理学了哦。”

“那谢谢莫医生了,莫医生新年快乐。”我开心的收下了礼物,我慢慢的打开首饰盒,是一条项链。

我快速的寻找自己脑海中关于项链上花的信息,我记得和莫医生买了一本花卉大全。

“莫医生,这是洛神花吗?”我抬起头问他。

莫医生点了点头。

“莫医生,昨天晚上放烟花的时候你说的什么啊,烟花太吵第一句没有听清。”

莫医生沉思了一下:“你知道洛神花的花语吗?”

还没等我想一下,就听见外面陆景和的声音了。

“啊,晚上睡的好舒服啊,姐姐家就是好!”

莫医生望着外面笑了一下,“我们也出去吧,大家都醒了。”

没想到出门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陆景和站在厨房门口,和正在煮汤圆的夏彦争论不休。

“大年初一就应该吃饺子啊,更岁交子,吉祥如意。”

夏彦悠闲地搅着锅里的汤圆,也不急:“大年初一吃汤圆才对,团团圆圆。”

“我要吃饺子。”

“汤圆就快煮好了,你别闹。”

我急忙哄着陆景和离开厨房重地:“汤圆都快煮好了,我们中午再吃饺子吧。”

陆景和张嘴还想反驳些什么,余光瞟到刚洗漱完的左律师,我立马打断他:“啊...正好左律师!”

左然抬眸,盯着我抓着陆景和胳膊的手:?

“中午吃饺子,家里没有现成的。你带小陆总去超市逛一圈,看看你们喜欢吃什么馅的买回来我们自己做吧。”

我想了想,又说道:“今年过年还是不要去去公众场所了,大家在家里也安全一点,虽然没有现成饺子,我们可以包啊。”

夏彦:“可以诶,包饺子听起来很有趣。”

我:“要不要在饺子里埋彩蛋?”

左然:“比如?”

陆总:“比如硬币?”

莫医生:“这个主意不错。”

我也表示赞同,于是悄悄从口袋里拿出年前就买了的魔鬼辣椒。

陆景和看到了我拿出魔鬼辣椒,把我拉到一边笑道:“等一会把这个放进去,让左然吃到,我想看看他的表情。”

我同意了,然后包饺子的时候偷偷摸摸放了两块在一个饺子里面。

煮好了,我们一圈人围在一起吃饺子,陆景和看到其他三个人吃了第一个饺子脸上没有变化之后,夹起了一块饺子,放进嘴里,点头说好吃,当他再嚼几下的时候,表情变了.......

只见陆总动作骤停,嘴角微微的开始抽搐。

看样子是中招了,我老神常在的拿起餐巾摸了摸嘴角:“大家吃啊,碗里现在30个锅里还有。”

夏彦咬了咬筷子:“那今天的饺子彩蛋到底是什么,还是硬币吗?那我要小心点免得不小心崩了牙。”

我:“哼哼,其实我在某一个饺子里塞了两块魔鬼辣椒”我得意的说道,“不过看来上来有人就中招了。”

莫医生:“哦?这个幸运儿会是谁?”

我斜眼看向陆总,突然我觉查出不对,魔鬼辣椒之所以恐怖就因为他实在太辣了,但是陆总现在气定神闲的样子,不太像吃了辣椒的,难道刚才……

我觉得陆总可能是演戏,就找了个借口拉陆总来到了一个墙角。“来,张开!”

“不嘛!”

最终我强硬的扒开陆景和的嘴,轻轻闻了两下,并没有一股辣味。

我抬起头笑道:“没想到啊小陆总,骗我是吧!”

此时的我并没有发现一抹嫣红已经浮到了陆景和的锁骨上。

我开始拿手指怼陆景和,一边躲避一边笑道:“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饶了我嘛,我就想骗骗他们。”

没想到我和陆景和逗的声音窜来出去,其他的三人听到了,跑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脸黑了起来......

为了掩饰尴尬,我挥了挥手尴尬一笑试图将气氛打破,然后拉着陆景和的手回到了餐桌前。

大家也都一个接一个的回到了座位上。

陆景和察觉到我的目光已停留在他那许久,便俏皮的向我眨了眨眼。

一想到躲着在墙角的那一幕,觉得陆景和可真是个混世大魔王。而且我就说嘛,难不成就是我买个了假货,不然他哪能恢复的这么快。

大家依旧吃起了饺子。夏彦在饺子堆里挑了又挑,生怕自己中到大奖。左然自是没想太多,随便夹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饺子。但莫弈似乎是有些顾虑,迟迟没有动筷子。

“莫医生……?”

我走到了他的身边,发现莫弈依旧没有下筷子的意思,便下意识的就喊了他一声。

是这饺子不合他胃口吗?

坐下后的陆总突然悄悄对我一笑,凑到我耳边说:“虽然我吃到了你为我特制的饺子,不过~刚刚不是我也在一起包嘛,所以~嘿嘿我也塞了不少东西进饺子里~”

他声音不大不小,不过在场所有人似乎都听到了。

莫医生优雅的搁下了筷子,我茫然的问道:“莫医生怎么不吃了?”

莫医生:“不,并没有。”他对着我微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起似乎过年还应该来一点汤圆,在想要不要去下一点。”

左然和莫医生对视了一眼:“似乎我也听说过这样的习俗。”他放下筷子,“我去下两个吧,也图个吉利。”

夏彦嘴里咬着半个饺子忽闪忽闪的眨了眨他的两个大眼睛,然后幡然醒悟似的忽然起身,嘴里还**饺子含糊不清的说:“我,我也来,好像还要吃年糕是不是?”

我一愣:“哎锅里还有很多饺子呢?!哎,哎?”

夏彦说话是含糊不清的,他看向桌上的食物时的眼神都是闪闪发光的。

“哇,夏彦你竟然一下子吃这么多!”

夏彦听到我感叹后,艰难得把嘴里塞满的食物一口气咽了下去,随后朝着我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毕竟是你做的,我得捧个场。”

看到夏彦的笑容,我微微失了神。那个属于小时候自己常常见到的笑容一直到现在也总是能让我感到心头一暖,让我不由自主的沦陷。

我不由的想起夏彦偷偷给我做的番茄炒蛋,也许明后天家常菜里面可以加一个,其实我番茄炒蛋也做的不错,下次得让他震撼于我的手艺!

我悄悄给自己打了个气,然后撸起袖子,准备去厨房帮那些折腾汤圆和年糕的人打个下手。

年糕做法实在过于复杂,我们的尝试失败了。而近来疫情严重,我没敢让他们出门买年糕。之前不知何时被忘记在锅里的汤圆,也早就煮成了糊糊。

小时候大年初一总是要和家人一起吃汤圆的,这是夏彦回来的第一年,却让他失望了吗?

我看着夏彦失落的眼神,做了一个决定。

我觉得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ow,而且ow里面还有团队配合,主机也是可以玩,只不过有一个手柄坏了,正巧除了夏彦大家来的时候都带了电脑,我房间也有里有两台,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把电脑搬来客厅。我们四个人开黑吧!

夏彦,莫医生,左然,陆总听完提议似乎都楞了一下。

我说:“哎呀这游戏很好玩的,你看我选这个半藏帅不帅,我半藏贼溜,对面的老是用头接我的箭!”

看着大家愣愣的表情,我“噗嗤”一声笑出来。

“好啦,我只是开个玩笑。楼下超市应该会有汤圆和年糕,我重新买一份吧。我们家的习俗可不能舍弃。”说完,我含笑看向夏彦。

夏彦立即会意,失落的阴霾一扫而空,脸上又恢复了我熟悉的灿烂笑容:“好,我陪你去。”

然而到了楼下,我经常去的那家私营小超市不出意外拉上了铁栅栏,上面贴了一张红纸,说要2月1日老板和老板娘才会回来。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我犹豫的看了看夏彦。

他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我,那么阳光,让人有种温暖的感觉。

他突然把衣服盖到头顶说:“等我一下。”然后往雨中冲去

我突然一个慌张,大喊:“夏彦!”

“干嘛?!”

“回来!”

“啊?”

“你n95口罩给我带上!”

“哦!”

我说了夏彦一顿:“你知不知道xx地方病正严重呢,你赶紧给我带上,要不然不跟你好了!”

夏彦无奈到:“好好,我的大小姐听你的。”然后走到了我的面前低下头,我给他戴好了口罩,拉走他的手走进了雨中....

“夏彦。”

夏彦:“啊?”

“我们一会除了年糕和汤圆,要不要再买点75%酒精,再买个喷壶,一会回家要用。”

夏彦:“怎么用?抹身上”

“咦!你还侦探脑袋,再买个一个喷壶,到时候买的东西进门喷一下呀,傻!”

我弹了下他的脑袋,他委屈的看着我。

夏彦:“那衣服怎么办!不也接触外面了!”

“回去放通风口吹,阳台上或者窗台上就好。”

毛毛细雨而已,倒也不必打伞。果不其然,走着走着,雨也停了。

“早知道就不跑出来了。”夏彦突然感叹道。

“什么?”我一时没领悟到他的言外之意。

夏彦也没想隐藏,转过头来对我笑道:“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以避雨为由和你多待一会儿了。”

我再次弹了一下他额头:“……傻乎乎的。”

“其实……”

夏彦:“嗯?”

我低下头:“只要你找我,什么时候我都可以……和你……只要是你。”

夏彦:“啥?后面你说啥我听不清!”他把耳朵凑到我嘴边。

“哇!!!”我突然大叫一声夏彦被我吓一跳。

“哇你干嘛!吓我嘛!”

“哼我什么都没说!”我加快脚步向前跑去,一边跑一边搓脸,到家里之后,红晕还没下去,其他三人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回答道:“跑回来……跑回来就累到了,跟夏彦绝对没什么关系!”

其他三个人听到这个话脸一下就黑了,等夏彦回来之后,把他拉到一个屋子里面聊悄悄话,我好奇的偷摸过去听听.......

我凑进门边,听着他们在门内的对话——

“四个人玩不了***吧……”陆景和很疑惑。

“那我们用德州**定胜负。”莫弈比较冷静。

“拿什么做筹码?”夏彦也很快进入状态。

“米游币怎么样。”左然突然语出惊人。

“那是什么?”三人疑惑。我也跟着疑惑,有时候不是很懂这些男人,还是回去收拾刚买的年糕汤圆口罩酒精好了,这样想着我离开了房门。

“反正能当筹码就好,晚饭座位就靠这个来定了。”房间里,陆景和伸了伸懒腰,摆出必胜的笑容,“我会蝉联的。”

10分钟后——

“皇家同花顺。”左然展出手牌,眼神一扫桌上其他三人,“我坐在她左边,就这么定了。”

陆景和挑挑眉:“好吧,不过我还是能靠着她坐,右边归我了。”说罢,他也丢出手牌,也是同花顺,大小仅次于左然的成牌。

左然回望他一眼:“你币没了。”

“啧,我——”

“你们开会要是结束了来帮我杀鱼啊!!!哇它打我!!”厨房里,我和大鲫鱼殊死搏斗,在沉默中爆发。

听到我的叫声,四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厨房冲来,然而我还在和鱼坚持不懈的搏斗。鱼仿佛全身图了润滑油一般,难以握住,它不断的从我手中滑到地上,甚至鱼尾甩了我两个嘴巴。 

然而到达厨房的四人,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居然不是帮忙,而是在那边狂笑,陆总甚至笑的蹲下去了。 

我怒道:“笑笑笑!再笑!信不信后面的菜,糖,盐,老干妈罐头会整罐翻在里面!”

四人总算是慢慢停下了大肆嘲笑我。

“咳,你要是实在没法处理,还是交给我吧。”左然率先发声。

虽说有些不甘,但我已拿这鱼手足无措了。

我下意识地想答应:“好……”

只是话音未落,我便发觉陆景和、莫弈、夏彦看向左然的奇怪眼神。他们的眼中,似乎是充满了“恶意”。

“呃……”我的笑容僵在脸上。

左然倒是坦然的模样,一脸的理所应当:“我比较会做饭,可以帮你。”他顿了顿,又道,“以后,每一顿饭,我都可以帮你做。”

“我倒觉得,还是我这个青梅竹马比较了解她的口味。”

“姐姐,我可以帮你搞定你一切想要吃的东西。”

“说起吃饭时的氛围,必然还是我最能给她少女都渴望的浪漫与优雅吧。”

左然的话似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了……

四人同时向我伸出了手,“那个……对了!蒸鱼蒸鱼”不知道是不是冬***物燥,空气似乎有些焦灼,我甚至仿佛看见了火花。

为了缓解尴尬,我”噌“地抓起鱼丢到砧板上

“嗯!怎么切好呢……”边说,我边瞧瞧瞄了眼身后的四人。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们脸上还带着微笑,虽然屋内有着暖气,可我还是感到阵阵寒风……

莫奕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我来吧”,顺手就把刀拿过来,从发间传来淡淡的香水味,我才发现我是以被抱住的姿势……

“怎么了,脸有点红啊,是不是发烧了啊”说着伸手顺势就要摸到我的脸时候

“不不、不,不用我没有发烧就是有点热而已,啊,怎么这么热啊哈哈哈哈,这空调开到几度啊”我借这个缘故,逃跑一般离开了厨房

莫奕的笑声从后面传来,听得我阵阵脸红心跳,“说好的请我吃饭,怎么打算让我一个人帮忙?这可~不行哟~。”

“没有……我只是想起来还有其他事情……”我心虚的解释道,还好背对着他,如果发现我泛红的脸颊,那我可就不好解释了。

“你不舒服吗,脸好红。”坐在客厅里的左然突然询问道——这可真是……

“是室温有点高……”

我努力让我的声音镇定下来,不料却听见莫奕噗呲的轻笑了一声。

不愧是莫奕,果然轻易察觉到了啊。

我转过身去想反驳一句,让莫奕好好做鱼,结果刚回头就对上莫毅那双明眸的双眼,我想说的话在脑子里瞬间变成了乱码。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对我的奖励?”

莫奕的嘴角勾了个好看角度,倚着橱柜笑看着满脸通红的我。

客厅里夏彦和陆景和左律师正在聊天。

“她可是从小好看到大的。我应该知道她的相册放在哪,我找出来给你们看看吧。”

在跟莫医生打闹的时候,我似乎模糊地听到了这么一句。

一种不详的预感升上心头,我连忙出了厨房,果不其然,他们三个人正在翻看我以前的照片。

“这是我们七岁的时候,儿童节,我记得那天她的轻气球不小心飞走了,你们看她拍照片的时候都还哭丧着脸。”

“这是我们十二岁的时候,小学毕业,我们在校门口的留影纪念。”

“这是我们十四岁的时候,一起秋游。”

夏彦似乎在友好地和他们介绍照片,但我总觉得客厅的气氛并没有表面的那么融洽。

突然,左律师看似不经意地指着一张照片问:“那这张呢?”

夏彦看了一下,默默地推测说:“这张应该是大学时照的。”

左律师友好地说:“错了,这张是她当进律师事务所的照片,我那还有好几张照片呢,要看吗?”

客厅的空气好像一下子变了味,左然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接着往下说。

“她刚来律所的时候很可爱,当时是翟星带着她实习的,两个人关系不错,没事儿的时候经常一块儿出门玩,景点没去几个,照片倒是真拍了不少,前段时间翟星把她存着的给我发了一份,在我电脑里放着。”

其他三人这时候已经没了声音,听见左然这一段我简直想和翟星姐打一架,毕竟没记错的话两人更多的是一起拍的**吧?!

翟星姐居然发给了左律师?????

那段刚进律所时候的日子好像又从记忆里捞了出来,当时自己是新人,办事没有现在习惯,很多东西不明白,容易出问题,左律师当时不像现在一样熟悉,对我而言他更像是我触手不可及的人,像是……

神话。

左律师就像是从我遥不可及的梦里走了出来,走到了我身边。

……但是为什么翟星姐会把我们两个出去玩拍的照发给他啊啊啊!!!!!!!

莫弈推了一下眼镜,浅浅一笑,然后说道:“每次我们一起出去吃甜点,你去学校听我的讲座,我们一起去做泥塑,还有去我家喝红茶吃着我新做的甜点的时候,都忘了拍个照片呢。下次我们再一起出去的时候还是要拍个照片纪念一下啊。”

在一旁安静听着的陆总站了起来。

“失陪,去下洗手间。”他微笑着说道。

关上洗手间的门后,他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对,去把她从小到大所有能找到的照片印刷一份出来。嗯?谁?你们未来老板娘你不知道谁?装订成册,对,用最好的纸质,哦不一式三份,一份装订,一份散装,还有一份刻录光盘给我,给你两周时间。嗯”

挂掉电话,他看着屏保上的女孩笑了笑,然后回到客厅继续参与大家的讨论。

就算是极其不会读空气的我,此刻也感受到了洋溢的尴尬与“杀气”。

“呃……”我强颜欢笑,“照片嘛,记录的都是过去的点滴,即使过去再美好也不过是记忆里的过往罢了。人生路漫漫,我和您们四位也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起回顾过去,不如记录此刻和展望未来。不如,我们一起拍张照?”

“好。”四人纷纷点头。

然后……他们又为了拍照的站位——谁站我旁边争了起来……

虽说他们都算是精英,但实际上也不过如孩童一般略显幼稚吧?

“别吵了别吵了,”我忙打圆场,“我站中间,行吧?”

左然默默站在我的右后方。

莫弈笑笑,走向我的左后方。

陆景和嘴里咕囔着,到我的右前方坐下,毫无总裁包袱。

夏彦见状,也忙快步走到我的左前方。

——这张照片,记录着我珍贵的回忆。


酒足饭饱后我们躺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看春晚,玩玩手机。

夏彦:“哎哎快看我在B站刷到了什么!”

我:“嗯?啥?”我凑了过去。

陆总:“不会是啥解密游戏视频吧。”

夏彦:“才不是!看看这个,奥托最新力作,现场cosplay德丽莎,哈哈哈哈!”

我:“哈哈哈哈哈教主大人好皮啊哈哈哈,看看下个视频!哦还会唱歌,等等听听听听!额……”

左然:“咳咳……”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手忙脚乱的把手机关上,看着左然越来越黑的脸色,和其他正在哈哈大笑的三人,我的心沉了半截,急忙摸摸左律师的头:“消消气消消气,我错了我错了嘛……”

左然看我像小孩子一样卖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下次不许这样了。”

“嗯嗯。”我回答道。

突然我有一个好的想法:“不如我们5个人一起唱一首歌吧,然后我录下来给你们看。”

“好主意。”三人回答。

然后我们就开始想唱什么歌好呢.......

我:“只看春晚有些无聊欸。”

夏彦:“要不我们***?或者玩什么卡牌游戏?”

我:“卡牌游戏?和你们玩?我怕不是一个晚上脑袋上的危字就暗不下去了。”

陆总:“怎么,姐姐这是怕输吗?”

我:“陆景和,激将法对我是没用的,我这叫有清晰的自我定位。”

陆总:“诶姐姐,我们这不是都会帮你的嘛。”

我:“哼,别人和我玩就算了,你们四个都贼会算牌,一个比一个精,我不来!”

陆总:“哎,可惜。”

莫医生笑了笑:“那你有什么想玩的吗?”

我:“嗯……那就国王的游戏吧?怎么样!”

莫医生:“哦,听起来很有趣,能说一下规则吗?”

我:“当然,我们人少就玩精简版的吧,就从**牌里拿A2345和一张鬼牌,每个人抽一张,抽到鬼牌亮明身份,就是国王,而桌上剩下的那张牌就是国王的,国王自己不能看,然后国王可以命令两个数字做任何事情,当然是安全的事情,不过由于国王也不知道自己号码是多少,所以命令有时候会坑到自己。”

左然:“什么事情都可以?”

我:“对,当然别太过分的都可以。”

夏彦:“那行,我去拿**。”说着夏彦到电视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盒**牌,从里面正要挑牌。

莫医生:“别急,我这里有一副新的。”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连塑料纸都没拆的**,“用我这副吧。”他微笑着把这副牌放在茶几上。

陆总:“哟,不愧是龟毛的学者,准备的挺周到!”他顺势伸手去拿牌。

左然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让她发牌比较安全。”他看了看我。

我:“安全?什么安全?”

陆总:“也行,那姐姐就拜托你了。”

我:“嗯?谁发不一样吗?”

“不一样!”四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诶?那行吧,我来。”我撕开包装抽出6张牌,稍微洗了两次,然后反着在桌上摊开,“你们拿吧。”

莫医生:“嗯,行吧,那我就这张了。”

 “姐姐,”陆总的话打断了莫医生的动作,“既然都发牌了,那就发到我们手上嘛。”

我:“诶有区别吗?”

莫医生收回了手,斜眼看了一眼陆总:“呵,小鬼就是疑心病重。”

陆总:“这也拜一些心思多的人所赐啊。”他似乎很为难的摊了摊手。

我:“·····不懂你们在纠结啥,好吧,那我重新发。”我把6张**叠了叠,在自己面前放了一张,然后一次给四个人发上一张。

“哇第一轮我是国王,lucky!”夏彦大大的对我笑了一下,咦,又被小太阳闪到了。

我:“啊运气那么好的吗?好吧国王大人你的愿望是啥?”

夏彦:“哼哼,那我~”他的视线在我们脸上扫了一下,“那我要1号叫2号一声欧尼酱!哈哈哈哈哈!”


356
36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这一节是谁写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2-04
回复
19
管理
这个女骑士过于像狗。

来了来了!
02-04
回复
10
管理
被标黑圈重点的N95口罩哈哈哈哈
02-04
回复
11
举报
口罩瞬间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1
管理
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于谨慎
02-04
回复
6
喵喵喵?
02-04
回复
5
管理
什么叫日更万字啊[战术后仰]
02-04
回复
10
管理
怎么还有隔壁主教主教大人hhh
02-04
回复
9
管理

这段也太强了吧,不过是五个人啊喂。
02-05
回复
4
管理
02-04
回复
4
管理
来了来了!
02-04
回复
4
管理

出现了

02-05
回复
3
管理

来了

02-05
回复
3
管理
一寸长一寸强
02-04
回复
3
管理

02-04
回复
2
管理

来了来了!!

02-04
回复
2
管理
来了!
02-04
回复
2
管理
原来还有中嘛
所以老师们接龙是有多强
【敲碗等下
02-04
回复
1
敲黑板!全文2w+
回复
0
好强
回复
0
管理
重点要素:
1.米游币 你币没了
2.N95口罩
3.奥托大人cos德丽莎 左然:咳咳咳
02-05
回复
2
管理
早上醒来旁边几个男人是什么事后展开
02-05
回复
1
管理
02-05
回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