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新年番外·下丨恋恋好时光

来自版块: 律所
4216
254
1609
131
文章发表:02-04

新年接龙活动整合文,请勿上升和认真ღ( ´・ᴗ・` )

乱哄哄热闹闹的新年番外,结局究竟如何呢


*全文字数2w+,感谢观看至此的律师们~!

*本文由米游社·未定事件簿社区律师们合著


----------以下正文---------


我赶紧看了看手中的牌,呼,还好这轮我是5号

然而,莫医生和陆总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下来了。

我小心的问:“额,是你们俩吗?”

莫弈:“我是2号。”

陆总:“啧,我是1。”

 “噗……”我们其余三人都笑出了声。

陆总:“不想做怎么办?”陆总往沙发上一倒,放弃思考。

莫医生:“我也不是很想听,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代替吗,作为惩罚。”他依然不失风度地微笑着看着我。

 “嗯……这难办了。”我说道,“如果大家都不配合的话,这游戏玩不下去。”虽然我心里也很想看,若是真叫了也许很有意思。

夏彦:“那要不每个人有三次豁免权吧,万一真遇到不想做的,不过两个人都要接受一次惩罚,比如······”

我:“比如一口闷一节芥末什么的?”

陆总:“这个可以。”

莫医生:“我接受。”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不过豁免权只有三次哦,你们真的要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掉一次吗?”

陆总:“叫他,我不如去一口闷老干妈!”

莫医生:“呵。”

 “好的吧。”不明白他们的倔强,我只能起身去冰箱里拿出一管之前吃刺身送的芥末酱,然后拿两个勺子挤了两条等长的绿色芥末,端过去给他们。

我:“你俩确定吗?这个很辣哦!”

陆总:“没事,拿来吧。”

莫医生:“有劳了。”

然后他们两个人毫不犹豫的将勺子送进嘴里。

陆总:“咳哈!好辣,我要去喝杯水!”

我:“啊杯子在饮水机旁边,紫色那个!”

莫医生似乎反应没那么大,只是深深的吸了两口气。

我:“莫弈,要不要我也帮你倒一杯。”

莫医生:“没事,不用,这点不算什么。”他安抚地对着我笑了笑,“我们继续吧。”

第二轮开始了,还是由我发牌,依然在我面前留了一张,然后给四个人各发了一张,等我翻开我的牌,居然是我心心念的joker!

“耶!这回是我!”我高兴地向他们展示了我的牌。

陆总:“好吧女王大人,你的命令是什么?

夏彦:“女王大人哈哈哈好可爱,女王大人快许愿。”

我:“什么女王大人,我是国王。”

夏彦:“好的女王大人,没问题女王大人。”

我:“咦!就你皮!左然你也笑我!”

左然:“不,没,呵呵呵,感觉挺适合的哈哈。”

我:“你们真是的,那我发命令了,2号公主抱着3号做三个深蹲!”

刚才还在笑的两个人,突然噎住了。

夏彦:“额···我2号。”

左然默默地将自己的牌反过来,果然他是3号

我:“哼,让你们笑我,好啦,快点做。”

陆总翘起腿,似笑非笑地说道:“女王大人发话啦,开做吧。”

莫医生则是淡定地拿起他淡绿色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夏彦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我···我要使用豁免权!”

左然轻咳了一声:“咳,我也是。”

我:“哇你们!上来全用豁免权这怎么玩,难道接下来全是先用豁免权嘛!”

夏彦小声的说道:“可抱的又不是你·····”

我:“你说神马我没听清。”

夏彦:“没……没啥……我们要什么惩罚,不要太重哦……”

我有点小生气:“那你们两个这轮惩罚喝一杯浓度很高的柠檬汁!”

夏彦:“哦···好吧”他又使出了他的puppyeye。

我:“卖萌也没用,你现在还可以去做那个命令。”

夏彦:“我喝我喝。”

左然:“嗯……我也是。”

 “哼!”对于两个如此不配合的人,我打算一会多挤一点浓缩柠檬汁在杯子里。

我:“一会酸得你们不想再接受惩罚!”

夏彦:“哎!不要啊!!!”

左然别开了视线。

当我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客厅却严肃了起来。

陆总:“这样不行。”

左然:“确实。”

夏彦:“果然我们还是应该合作。”

莫医生:“我没意见,这牌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他晃了晃杯底的茶叶。

陆总:“啧,你一拿出牌的我就知道了。”

左然:“果然吗?”

夏彦:“这个我倒是看过很多遍了,上面花纹我都记得。”

莫医生:“下一局还是让她发牌,还是轮流发牌?”

陆总:“轮流吧,也公平。”

莫医生:“我都可以,反正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左然手指敲了敲沙发,似乎陷入了思考。

夏彦则是做了做手指活动,似乎在准备什么。

 “呐,两杯我特质的超超超超超酸柠檬水。”我微笑着把红色和黄色杯子递给两个人。

夏彦:“呜······”他闻了闻水,脑袋上仿佛有两个大耳朵垂了下来。

左然则是很快速的几口把水喝了,然后把杯子放在了桌上。

第三轮我准备开始发牌。

莫弈:“不知道这局国王会是谁。”

陆总:“啊~姐姐我也好想当国王!”

夏彦:“嗯嗯!”

我愣了一下:“这个全靠缘分吧?”

夏彦:“嗯……你看你运气多好,刚才你就是国王,不知道发牌是不是能增加运势。”

莫弈:“不无道理,也许命运之神就是会眷顾辛苦多的人。”

我:“好嘛,那大家轮流发一下就都有运势了,那谁先发。”

左然:“那按座次顺序吧。”

我:“好,那从莫弈你这边开始,接着陆景和,随后夏彦,然后左然,最后我。”

莫弈:“嗯,我可以。”

我:“那拜托了。”我把卡片递给莫弈。

莫弈开始发牌了,他给自己留一张后一次分给其他人一张,随后大家将自己的牌翻开。

左然愣了一下,看向莫弈,莫弈也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

左然:“我是国王。”

我:“哇!恭喜,国王快下命令吧。”

左然踌躇了一会,然后看向我手中的牌背面,再看了看自己覆盖着的牌背面,随后犹豫了一会,说道:“3号对着A唱一首英文情歌。”

我愣了一下:“我是3号……”

随后左然翻开自己的牌,他的是A。

我:“好吧,我……我英语情歌只会一首,你知道的……艾薇儿的那首。”

左然的脸似乎红了一点:“嗯,我都可以。”

我:“……好吧。我去找下背景音乐。”虽然有点害羞,但是这游戏毕竟是我提起的,而且我总不能也上来要豁免权吧,所以我只能认命的打开手机,翻出《could this be love》的伴奏。

一曲唱完,四人很给面子的都鼓掌了,左然听得很认真,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暖气很足的关系,他的脸更红了。

接下来由陆总发牌,他同样给自己留一张后一次分给其他人一张,随后大家将自己的牌翻开自己的手牌。

夏彦翻转了自己的手牌:“这次是我。”他看了看陆总,然后看了看我说,“那我不客气地下命令咯。”

我:“你随意,哼哼,你别到时候坑了自己。”

夏彦:“我才不会呢!那我……那我要2号正面紧紧抱住5号,要抱住一分钟,正面抱住!”

我一边想着一会儿哪两个人要出丑,一边翻开自己的手牌,随后看到一个醒目的2!

我瞬间感觉黑人问号:“哎,我怎么两轮都中了?”

陆总吃了一口薯片:“不知道啊。”

莫弈喝了一口茶:“命运吧。”

左然:“咳。”

夏彦:“你不会耍赖吧?我看看谁是5号,哦!是我!”

接着夏彦打开手机切换出计时功能,然后张大双臂对着我:“我准备好了!”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手里的牌,再看了看他,叹了口气然后走过去,随后被他一把抱住。

夏彦在我耳边悄悄地说:“说好是2号抱紧5号哦。”

我只能认命地也紧紧抱住夏彦,他还在我脖子旁边蹭了蹭,我仿佛看到后面有个大尾巴在螺旋状的甩。

下一轮是夏彦发牌,他和前面的一样,留一张给自己,然后给其他人发一张。

这次中国王的是陆总,陆总将自己的joker转过来展示给大家看。

“嗯……”他扫了一样桌上反着的牌然后说,“3号涂口红,然后亲一口1号,当然得亲胸口以上的位置,具体哪里随意。”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往沙发上一靠。

“快点吧,大家翻牌。”他催促道。

于是我们把自己手牌都翻了过来,然后很神奇又很幸运的,3号又是我1号又是他,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我这么巧还能连中三次,而且都是我主动的那边?我狐疑的看了一圈四个人,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上似乎又看不出点什么。

 “姐姐~轮到你了,不会这轮你想耍赖吧?嗯~也是,你有豁免权还没用,不过就像你说的都用豁免就玩不下去咯~”

我:“你····我去涂就是了。”我转身回卧室涂口红。

莫弈:“别玩得太过火。”他对陆总说道。

陆总:“没事,她若真发现不了我反而担心是不是看错人了,而且我们福利都拿到了,即使4轮后她叫停也不亏不是吗?”

夏彦:“骗她这么多真的好吗?”

陆总:“那要不你一会把你那轮让出来?”

夏彦:“好吧……只能辛苦她早点发现了。”

左然拿出了刚才录音的手机,塞上耳机开始听歌。

陆总很高,还要按要求亲他胸口以上,除非我踩沙发或者桌子,但是桌上都是吃的,而沙发上也坐满了人,所以只能要他自己把头低下来给我亲了。我对着他凑过来的脸磨了磨牙。

“哎姐姐,我刚才说的是亲哦,我怎么听到磨牙声了?”

我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他说:“你的错觉。”

我思考了一下,亲胸口以上无非是脖子和脸。脖子太暧昧了,但是额头亲不到,所以唯一的选项只有脸颊,于是我用我故意选的死亡芭比粉重重地把嘴撞上他的脸。

陆总:“哎哟,姐姐,您这是撞还是亲呐?”

我很努力地微笑:“要不给您擦了?然后我去选豁免?”

陆总:“没事,姐姐亲的都是好的,哈哈。”他很随意的捏了一下我的脸颊,然后回到座位上。

我被他一捏,气的真想咬一口。

下一局由左然发牌,然后,很神秘很平均的由莫医生作为国王。

莫医生:“我希望5号去喷一下她的香水,然后让拿到A的人去闻,然后猜香水的前调中调后调,当然没猜出来5号可以惩罚A。”

然后,很神秘的,我就是五号,而莫弈就是A。我感觉出不对劲了,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就是那么偶然。可是哪有那么巧的?四次国王都知道自己手牌了?我盯着他们四个人看。

陆总:“怎么了,姐姐?要用豁免权了吗?”陆总有点幸灾乐祸地看了看莫医生。

“你们……能在发牌的时候知道自己手牌是什么吗?”我问道。

三个人都露出不解的眼神,左然还在听他的手机。

“不,没什么,我感觉有点过于巧合,”我说道,“这几轮都是国王下命令,随后正好又是国王拿中命令牌不是吗?”

夏彦继续忽闪忽闪地用着那卡姿兰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

陆总:“错觉吧。”

莫医生:“命运吧。”

我:“????”

莫弈:“所以你这次要放弃吗?”

我:“没事,猜个香水小挑战我还不至于放弃。”

莫弈:“哦~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好的,我去喷我新买的那个,稍等。”

莫弈:“嗯,好。”

莫弈:“她察觉了。”

左然:“但是她只是怀疑,并没有非常肯定指正。”

陆总:“太过温柔有时候会让她深陷危险。”

夏彦:“不过我就是喜欢她这份温柔,所以想在她身边,你们不是吗?”

莫弈,左然,陆总:“也是。”

我翻出当初因为信仰入的唯一一瓶香奈儿香水【五号之水】,在脖子上喷了一下,然后拿手腕去擦了擦,有热度可以更快地让香水香气散发开来。

我回到客厅,莫弈向我走来。

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开始我以为让香气尽快挥发能让他更快知道是什么香水,然而他似乎并不急着猜。莫弈先是从我面前转到了我身后,双手固定住我的肩膀,我能感觉到他的鼻子凑近了我头发,似乎在发隙间想闻出点什么。

 “嗯……前调是……柑橘和柠檬,哦,还有甜橙。”

随后,我能感觉到他的鼻子顺着我的头发移到了脖子上,鼻子触碰后颈的感觉让人有些战栗,我尽量克制住自己想走的想法,总感觉现在甩开他有点失礼。

“额,莫弈?”我忍不住出声询问。

他在我后颈处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继续向下:“嗯……中调……玫瑰、茉莉、还有……依兰,我说的对吗?”

我:“对····没错。”

陆总:“喂,你是不是太近了!”

莫弈抬头,对着盯着他的三个人笑了笑。

莫弈转到正面,用背影挡住了他们三个人的视线,眼里有一丝无辜的看着我对我说:“我……冒犯到你了吗?”

我:“额,没事,这混合味道确实需要反复确认下,哈哈哈。”

莫弈:“那我们继续。”

他抬起我的手臂,顺着手臂一路闻到手腕:“后调,香草根,雪松,白麝香,是香奈儿的五号之水,我说道的对吗?”他牵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询问他答案的对错。

我看着他金色的眼睛,似乎有一种深陷的感觉。

 “对,是五号之水。”我回答道。

“谢谢你的回答。”莫弈说道,“我的女王大人。”他在我手背上落下一个吻,希望有一天能在你身上闻到我调制的香水。

当《难忘今宵》在电视上响起,春晚回放结束了,我们的游戏正好也告一段落。

我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两点而已。

“总不能一直在家里看电视和打牌吧?”我无聊地看着天花板,郁闷道。

“我们家在未名市近郊有个度假区,风景优美,设施完善。虽然现在因为疫情已经暂停营业了,我们自己去还是可以的。”

小陆总倚着书柜,手里晃动着车钥匙,嘴里噙着一丝得意的笑:“走吗?坐我的车。”

“好.......”我的“好”还没有说出口,剩下的三个男人们齐刷刷地盯着我。

“我也是开车来的,车上还有上次出差带的礼物,顺便去拿了吧。”左然开始发言。

“这不顺便。”陆景和似笑非笑地看着左然,反驳。

“.......”直觉告诉我,这个选项不好选。

“我看,为了环保,我们就开两辆车去吧?”我挠挠头,准备接受反驳。

 “可以。”正当陆景和想要继续“拉拢”我的时候,莫奕突然开口说道,“你想要坐谁的车?”

“我......坐左律师的吧。”害怕陆景和不高兴,我想了想补充一句,“顺便去拿礼物?”

我看了看陆景和和左然,他们俩正在“含情脉脉”地对视。

哦,没有“含情脉脉”这个形容词。

就是单方面左然正直地盯着陆景和,陆景和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姐姐,我的车上还有你的鞋呢......”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不然的话我们坐地铁过去了。”我板起脸。

“那我去开车了。”左然站起身,往门口走去。莫奕、夏彦跟着左然起身。

看到大家都出了门,我“噔噔噔”跑到一动不动的陆景和旁边:“啊呀,坐你的车还不够多呀?”

是的,就过去的那段时间,我和陆景和跑来跑去地取证,或者出游,都是他亲自开车的。

“好吧,让他一回。”陆景和摸摸我的头,笑了起来。

 “乖呀。”

我踮起脚尖,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陆景和也是很配合,微微倾下身来。

“那我去左然那坐车啦。”

说罢,我便走到了左然的车旁边。但刚看到车里的人时,我愣住了。车里的座位被占的满满的,只剩下了我的位子。

副驾驶上是夏彦,后排那位也就是我的旁边是莫弈。

“嗯?”

莫医生看到我,起身下车,我一愣,看着他从自己那边绕了一圈,走过来,随后非常绅士地帮我把车车门拉开,并倾身一只手挡住车框上沿。

“小心,”他说,“不要敲到头。”

“啊!谢谢。”他的凑近让我有些慌乱,手忙脚乱的坐到自己位置上。莫医生看着我仓促的行为,笑了笑。然后帮我带上了门。

我看向前排,平时总是笑嘻嘻的夏彦不知道为何收敛了笑容,我似乎有些错觉,感觉他好像冰冷地看着门外的莫医生。

而左然则是从后视镜里看着我,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的敲击,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内寂静无声,暗波涌动。我有些紧张地摩挲着裙角,无意抬头望向后视镜却撞上了左然的目光。

他似乎发现了我的窘迫,出声打破了这份安静。

“陆景和把定位发给我了,已经开好导航了。”

“唔…那我们出发吧!”

我连忙应声,内心感动不已。

终于不用这么尴尬了!

莫奕和夏彦表示同意。在左然提醒系好安全带后,我们开始向目的地前行。

我望着出神地窗外,片片雪花从车窗飘过。今天预报下雪了吗?我从包中翻出手机,刚想确认,莫奕似乎注意到了,开口道:

“今年的雪比预报来的稍晚一些。世事无常,但终究逃脱不了规律。”

“你怎么穿的这么单薄,沿途可是会经历风雪洗礼的。”夏彦补充。

“你没比我多穿多少吧?我从小就耐冻,绝对没问题。” 

车上僵持的氛围在我们闲谈中稍许缓和,我望向左然,他专注于方向盘。这种情况还是不要打扰他了。瑞雪兆丰年,真是个好兆头。我在心中默默祝愿。

 “今年的初雪是大家一起看的呢。”

一想到这,我笑得更是灿烂了。和他们一起看初雪,这应该是我今年最开心了的事吧。

“初雪是好看,但是穿衣服却不能光图好看而不图保暖。”

莫弈说着便将他身上的外套披在我肩上。他身上总有股茶香,是那种闻多好次都不会觉得腻的味道。

“知道你想赏雪,但得保证自己不会感冒,不是吗。”

“谢谢。”我向莫弈道谢,收紧了披在肩上的外套。

度假区离市区并不算远,颇有种大隐隐于世的感觉,从高楼林立到世外桃源的变化好像不过眨眼功夫。继续行驶一段距离后,陆景和的车出现在视野里并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左然便停下了车。

陆景和信步走来,为我开门:“可让我好等呀。”

我跳到车外,不管他催促:“行行行,你轻车熟路,厉害厉害。”

莫弈:“小孩子就是性子急。”

一只鹩哥飞过,打断了我们的斗嘴,径直飞向夏彦,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夏彦笑了笑,解释道:“刚才在车上看到路边有无花果树,所以试着叫了花生,看来他果然在这。”

左然也下车了,看着盘旋而来的花生:“冬春季节应该没有果实。”

“望梅止渴也是可以的嘛!可以让我摸摸吗?”我讨好地看着夏彦,按捺不住吸鸟的冲动。

夏彦咧嘴一笑:“当然啦,如果你能捉住他的话。”

只见花生绕着左然开始打转,我立刻冲到左然身边跟着跑圈,可我一双脚哪跑得过花生的一双翅膀,不一会儿就脸红喘气向花生投降了。左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捧坚果,分给了我:“他应该感觉到我带了零食,才绕着我转的。”

我大喜过望,接过坚果:“谢谢左律师!不过你刚才站着没动怎么脸还这么红啊?”

左然抬手轻咳,顿了顿:“……没什么。“

“对!不用管这些有的没的,我们去看雪吧?”陆景和插到我们中间,刚好花生也吃完了坚果,带着微风飞向树林深处。我们便随着陆景和一路向前漫步。

一路梅花映雪,飞鸟振林,脚尖与石子路摩挲的声音也煞是有趣。陆景和对这里的一切几乎如数家珍,看到我又发现了什么,都会露出正中下怀的会心一笑,然后娓娓道来。

“前面好像没……”道旁延伸的树林停在了前面,但陆景和一直走到了尽头,回头向我伸手:“没关系,来吧。”

我有些疑惑,但莫弈和左然走到了我身边,示意我跟上,夏彦也从背后搭上我的肩膀轻推了我一把:“别怕。”

我愣了愣,又鼓气往前跑去:“谁会怕啊!”

曲径通幽处,却是一片开阔。

我们站在坡顶,脚下是一条通往低处湖岸的台阶,无人问津的梯面上,铺着厚厚的雪。

我玩心大起,一脚踩了上去,直奔湖岸。

左然却跟上来拉住我:“慢点走,小心别摔了。”

夏彦替我开口狡辩,甚至跑得比我还快:“难得能放肆一次,而且雪很厚,摔了不疼!”

莫弈和陆景和跟在后面优哉游哉地走下来,也没管我们。

就在这时,湖面刮来一阵大风,呼啸过我们背后的树林,霎时掀起疏雪阵阵,令人驻足。

“我说了带你们来看雪,没错吧?”陆景和站在最高处,仰起头。

“还真没错,而且这片湖景也很美!”我赞赏道,再回头向下看去,夏彦已经跑到底向我招手了,“啊,等等我!”

“不要心急,好好走,他会等你的。”左然牵过我的手,看来是打算把我看严实了。

“没关系,这条台阶也好……”莫弈也慢慢走到我面前,轻声说着。

又一阵风吹过,掩盖了莫弈的后半句话,但我能读懂他和左然相同的神情,我点点头,迈出脚步。

湖面被凉风吹得微皱,像细密的花瓣叠在一起,将冷意慢慢消解。好像在诉说着藏在料峭初春的秘密——

这条台阶也好,以后的路也好,我们都会陪你一起走下去。


---------------------------

结尾再次感谢米游社·未定事件簿社区的律师们,

是你们的积极参与,让这篇新年番外得以圆满的happy ending。

新的一年,期待能一起开始旅程,经历更多的故事~

1609
131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我的天,莫医生猜香水是谁写的,好撩,写的好好

我好了
02-05
回复
51
嘻嘻
回复
4
回复
2
查看全部 4 评论 >
管理
02-05
回复
42
举报
回复
1
举报
回复
1
查看全部 3 评论 >
期待和他们经历更多的故事
02-05
回复
44
管理
来了来了
02-04
回复
39
举报
回复
1
管理
期待新的一年,期待未来!
02-05
回复
38
来了来了
02-05
回复
37
互赞互评来
回复
1
管理
02-05
回复
33
互赞互评来
回复
0
管理
完结撒花
02-05
回复
28
管理
来啦来啦
02-05
回复
25
管理
02-05
回复
20
管理
。。。
02-06
回复
15
举报
回复
0
回复
0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02-06
回复
12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02-05
回复
7

02-06
回复
10
互赞互评来
回复
1
回复
0
管理
(。ò ∀ ó。)
02-05
回复
6
回复
1
管理
还有没!我还要
02-06
回复
9
互赞互评来
回复
0
回复
0
管理
02-06
回复
8
回复
0
回复
0
管理
02-08
回复
5
举报
回复
1
管理
02-08
回复
4
举报
回复
1
管理
02-14
回复
1
举报
回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