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莫弈同人文】随手写的无题吃醋梗

来自版块: 律所
186
8
26
6
文章发表:02-29 最后编辑:03-01

没有粮只好自割腿肉2k字

其实算是第一次写文w小学生文笔请海涵

感谢食用 

以下正文



未名大学,周二下午16:00,心理学公选课结束后。


这本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午后,同我担任莫医生的临时助教以来的每一个周二下午别无二致。下课已有十分钟了,莫弈仍旧被争相提问的女孩子簇拥在讲台上不得脱身。


整理教案及学生提交的作业文稿的间隙,我抬头瞥了一眼前方的讲台。莫弈正在和一名女生交谈。


“老师,请问在自闭特质个体的共情加工进程中,注意线索对疼痛共情的影响是否与……”


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此时正在讲话的女生耳廓已经红透了,声音也紧张得近乎不自然。


不过她所描述的问题,倒是意外地有水准,至少在我这个门外汉爱好者看来,远远超过公选课需要掌握的知识范畴了……无论她学习的动机如何,也算是一桩好事。


“不错的问题。”莫弈听罢,例行公事似地说道,语气里却听不出什么赞赏的意味,面上一贯的、礼貌而疏淡的笑容,亦纹丝未动。


随即,他仿佛是无视了身旁女生显而易见的失落,不疾不徐地开始解答。


或许是我注意他们的时间过长,莫弈的视线忽地越过众人锁住了我,镜片之后,那金色的瞳孔仿佛洞悉一切,使我那一丝微妙的心绪无所遁形。


猛地低头避开他的眼神,我把自己一瞬间的心跳失速归罪为在莫医生面前的又一次出糗,并试图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屏幕上的文件中。


然而这个下午注定不得安宁,伴随着一声招呼,一道人影挡在了我面前:“学姐你好,没记错的话,你是这门课的助教对吗?”


离开学校已有两年,学姐对我来说已经是个有些陌生的称呼了。我抬头看向他,正待开口,又被他慌张地打断:


“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您是莫教授的助教,但我之前也在……法学院的优秀毕业生档案里见过学姐你的资料,这个,我能叫你学姐吗?”


是个很年轻的男生,一张同他高挑的身型并不相称的娃娃脸上,挂着相当灿烂的笑容。


这样似是独属于学生时代的单纯笑脸,让人不由地就放松下来,于是我也笑了:“学姐就免了,套近乎有什么目的,倒是可以说来听听。”


“学姐明鉴!其实我是为民**,来打听一下,学姐你和莫教授熟悉吗?知不知道他的,比如,个人偏好之类的……?”


原来如此。


但出于对莫弈的了解,我猜想,他并不会乐见我将他的更多私人信息透露给他的学生……果然还是拒绝比较好吧?


不过仔细想来,我也并不敢说我所认识的那个莫弈就是真实的他。


“抱歉,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和莫教授接触也不算多……”


“那太好了!”


我的道歉还未说完,娃娃脸的赞叹便脱口而出,场面霎时一静。


“呃,我是说……”面前的男孩支吾一阵,脸慢慢红透了。末了,他破罐子破摔地道:“刚才是我胡编的……既然学姐和莫教授不熟,那,我能了解一下学姐的喜好吗?或者,或者,学姐愿意给我留个私人联系方式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乃至细若蚊蚋。


这转折令人始料未及,我刚要说点什么,好拯救一下这尴尬的氛围,音响中忽然传出麦克风被轻敲的声音。


是莫弈调试了一下话筒。


“抱歉,稍后我还有会议安排,今天的答疑就先到此为止,好吗?其他的问题,大家可以提交到在线平台上,下节课由我统一回答。”


教室里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应和声。唯独我有些困惑:中午联系的时候,莫医生还说晚上要一起吃饭,难道是临时有事?


“我们走吧。”在我出神的片刻,莫弈已关掉设备走到我身边,动作自然地拎起了我的提包。


“欸,好的,莫医生,包我可以自己……”


然而莫弈并不给我拒绝的机会,径自迈步朝门口走去,倒像是真的赶时间开会似的。


于是我也只好对方才的男生匆匆致意,跟上莫医生的脚步离开了教室。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方才莫医生对我讲话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我,反而在和那个男生对视……说起来,那个男生最后的表情也有点古怪?


我回忆着方才的细节,不觉已随着莫弈走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莫医生,如果你临时有事,晚餐我们可以改天再约……”


咔嗒一声,莫弈刷卡推开了门,侧身示意我进去。


“我没有会议要开。”他随后也走进办公室,将门关好,“如你所见,那只是一个借口。”


男人修长而略显苍白的手指在门把手上停留了片刻。


什么借口?从学生那里脱身的借口?还是说……大脑的运转忽然间变得艰涩起来,我猜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


莫弈还是那样好整以暇地望着我。


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从他唇角暧昧的弧度蔓延开来,环绕在我们周围。


“莫医生,你为什么……”


莫弈打断我,不答反问:“之前在教室,你看着我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


“我没……”感到双颊的热度飞速攀升,我下意识想反驳。


没有什么呢?没有看他?假话。


没有介意围绕在他身边的年轻女孩?还是假话。


可要说,我有勇气承认我对面前这个不知深浅的男人有非分之想,也是假话。


“别急着回答。”他凑近我,将食指轻轻地抵在我唇上,“如果我说,我的答案和你一样呢……?”


我霎时将方才的一切纠结念头忘个精光,所有的感官似乎都汇聚在了唇畔那一点上。


莫弈的指腹贪恋似地,停留摩挲了一下。那力度有些重了,我才惊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得危险。


“所以,莫医生你是,是吃醋了吗。”我艰难地定下心神反问,试图夺回一点点主动权。


莫弈有点惊讶似地笑了,像看幼猫借着还未长成的爪牙虚张声势。


“我看未名大学的学生资料保密章程,还需要再改良一下。”


他到底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一阵失落涌上心头。也许是这失落表露得太过明显,莫弈罕见地愣了一下。


“有这么委屈?”他说话的尾音沉下来,眼神也染上暗色,“好吧,我承认,我吃醋了。那么,我的助教打算怎么补偿我?”


“哪里就需要补偿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莫医生的坦白百年一遇,很难说后面等着我的是什么,我下意识警惕起来。


“恩……我想一想,你刚才不是说,”男人眼尾弯出更明显的弧度,“和我的接触并不算多,是吗?”


“你偷听……唔……”辩驳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尽数堵回了喉间。


惊愕之下我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睛。距离太近,视野之内一片模糊,莫弈浓长而色泽浅淡的睫毛在我面前颤动,像羽毛纷落,美得虚幻。


但我很快就无暇再想这些,莫弈的掠夺出人意料地强势,不容我有一丝一毫喘息与分神的间歇。


良久,他才稍稍松开双臂的桎梏,我伏在莫弈怀中平复呼吸,感到他胸膛传来微微的震颤。


是他在笑。他问:“这样够多了吗?”

26
6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02-29
回复
0
管理
双向吃醋甜炸了
02-29
回复
0
管理
啊啊啊我也想和莫医生抱抱,莫医生快来抱我(太太这个图不太好看,看不太清楚,太太可以直接发文吗,非常抱歉打扰太太了
02-29
回复
1
改成文字版啦ww
回复
0
管理
02-29
回复
0
管理

02-29
回复
1
管理
03-01
回复
0
管理
03-06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