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同人】*万字完结*少女与恶龙paro 夏彦篇

来自版块: 律所
1989
94
826
93
文章发表:03-03 最后编辑:03-14

食用说明:


西幻设定,少女与龙。

四个少女四条龙,在线兜售各种口味恶龙,经典款暂时缺货wwww。

第一弹小天使已完结,下条龙莫医生提上议程w

萌点奇诡,文笔糟糕,私设如山。


*龙属于世界

*夏彦属于夏夫人

*OOC属于我


——以下正文——




我记得那天是父皇和母后大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


国王与王后感情甚笃,因此内廷亦将这一天视为隆重节日,早早开始筹备宴会。


半个月前,王国各地的献礼就陆续由车马运抵宫内。庆典当日,最后于中午抵达的,是边陲新近开采的红宝石,来自母后家族所在的西北地区山脉一带。


得到授意后,这一箱层层严密封装的宝石被直接送入了母后寝殿内。


侍卫将外围的严密包装拆卸,只留下最内层纹饰精美的黑胡桃木箱,随后便离开了。


当时年仅九岁的我仍居住在母后近旁的卧房中,听到动静,满怀好奇地凑到近前围观。


那个下午,原本殿内的侍女恰好被抽调去前厅帮忙,偌大的房间中,只余下我独自一人。


木箱足有半人多高,我只好自己试着打开锁扣,艰难地将厚重的顶盖向上抬起。


就在这时,手上的重量忽然一轻。我感到眼前一花,木箱被彻底打开了。


或者不如说,被什么东西从内部顶开了。


顶起木箱的生物抖了抖*|*的翅膀,十数颗宝石随着它的动作从箱内弹出,四散跌落在绵软的地毯上,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


我当时必定惊讶得甚至忘记了叫喊,才没有惊动门外站岗的护卫,否则故事也不会发展成今日的面貌。


那是一条龙。


虽然它还极为幼小,小到可以被我勉强捧在手中,四肢瘦长,鳞片细密,敛在背后的一双翅膀单薄得让人怀疑它能否飞行。


但以九岁的我对童话传说的热爱与盲信,我毫不犹豫地接纳、或者说认定了这个现实:它就是一条龙。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伸出手去,幼龙收拢的双翼轻轻一颤,后退了半步。


它清澈的一双圆瞳直直盯着我,良久,或许是判断出了我的无害,没有再做闪躲,任由我将它举起,抱在怀中。


怀里的重量比想象中沉一点,鳞片光滑,相贴的手臂隔着衣物传来一股凉意。


不是幻觉。我有了一条龙。


虽说它现在似乎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强大凶猛、战无不胜。不过没关系,可以由我来保护它。


不得不说,年幼的我,无论是远见还是警惕性都少得可怜,就这样胆大包天地作下了“偷偷饲养一条来路不明的小龙”这样危险性极高、可行性却极低的决定。


不过,就结果而言,倒不是一件坏事。


最开始,我把这条通体赤铜的小龙藏在我放乐谱的箱子里。这是为数不多的、我的贴身女仆不会替我整理的私人物品。


这个权宜之计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我的小龙就已能够灵活敏捷地在宫殿内和花园中四处躲藏,而完全不会被众人发现。


喂养它则更非难事,事实上,它几乎什么都吃,肉类,蔬菜,水果,点心,花园中偶尔出现的小虫,甚至金属和宝石——这是在有一次,它不小心吞掉了我的蓝宝石手链之后发现的。


比起让我的新玩伴因饥饿不幸离世,被皇兄笑话贪吃、被母后埋怨丢三落四,都是无足轻重的小问题。


就这样,年幼的我激动万分而又谨小慎微地隐藏着我的秘密,度过了一段相当刺激而快乐的冒险时光。


小龙的体型增长堪称缓慢,智力的发育却快得不可思议,仅仅三个月后,我们在恶作剧一事上的合作就已相当默契,并在次年的春天,成功地用几个小小的意外辞退了我古板刻薄的礼仪老师。


与此同时,它对大陆通用语的学习也一日千里,甚至养成了阅读诗歌的爱好。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正常——不存在任何龙类饲养的典籍可以供我查阅对照——好在小龙总是健康而充满活力,慢慢打消了我的顾虑。


能够用简单的单词进行对话之后,它给自己取了一个人类的名字:夏彦。


盛夏的草地上,小龙赤铜色的鳞片闪着耀眼的光,像一团永不熄灭的火。我们都对这个名字非常满意。


夏彦告诉我,他没有关于父母的印象。


他诞生于那条宝石矿脉中,从漫长的沉眠里,被机器的轰鸣声唤醒。怎料刚刚破壳,就撞上了开采宝石的施工队,慌乱之中,他藏进宝石堆内,阴差阳错被层层箱子锁住,一路运到了王城。


他告诉我,第一次见到我时,他觉得我的眼睛像黄宝石一样漂亮(虽然他还不曾见过黄宝石),一定很有营养(我向他表示了感谢),但是看在我那么努力想要讨好他的份上,决定做一笔更划算的长线交易(这一次遭受了我的枕头攻势)。


……不知何时,宫内传开了“小公主殿下喜欢自言自语”之类的流言。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和夏彦又养了一只鹩哥。虽然它最爱的饲料其实是无花果,但我们还是残忍地决定,为它取名花生。


如梦似幻而又鸡飞狗跳的三年,就这样一晃而过。


十二岁的我成为了王宫内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混世魔王(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夏彦的功劳),再优秀的提琴水准和功课成绩,也避免不了母后因我的种种出格举动而头痛不已。


其他贵族私下议论,说我是最不像皇室成员的公主,但我并不在意。比起所谓的皇权与荣耀,我的确更在乎我的小龙。


虽然他怎么也长不大,总以设置谜题与古怪发明为乐,让我背了数也数不清的黑锅,但他也是一个真正理解我、陪伴我,与我分享秘密、分担烦恼的伙伴。


在这一言一行都要遵循严格规制礼仪的森严宫廷内,他像一阵轻盈而自由的风。






故事的又一次转折,出现在第四年的末尾。


皇室投资的远航探险队回到了王城,献上了来自遥远岛屿的奇珍异宝。


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我第一时间将我的新礼物分享给了夏彦。


“……好苦的种子。咦,这种材质的石头还是第一次见到。”小龙好奇地嗅来嗅去,“闻起来很好吃……”


“等等,你——”你又乱吃奇怪的东西——


我刚要阻止夏彦,他已将那块异石一口吞了下去,还冲我无辜地眨眨眼睛。


“刚收下的礼物又不见了,这次你要想个什么借口向母后解释,嗯?”我好气又好笑地伸出手指戳弄夏彦的翅膀,他的瞳孔却猝然收缩成了两道竖线,口中发出一声低哑的嘶吼。


“殿下!殿下!”卧室角落,花生也受到惊吓,在笼内上蹿下跳地喊叫起来。


“我……”夏彦仿佛忍耐着极深的痛苦,粗重地喘息着。一切都发生在转瞬间,他小巧的身形猛然暴涨,几乎是立刻塞满了整个房间。四周的墙壁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宫殿一角在漫天尘土中轰然垮塌。


坠落之前,夏彦下意识地用身躯将我护住。


天旋地转,透过他背脊与双翼的间隙,我看到侍女们匆忙奔逃,而不远处,皇家护卫队正手持弓箭、长矛与刀剑步步逼近。


“糟了!公主殿下还在那里!殿下!”


侍卫长的吼声使我从震惊中回神。来不及多想,我忍着酸痛站起身来。


“夏彦!我们先离开这里!”当务之急是要平安躲过围攻,再来思考如何处理这突发的意外状况。


庞然如殿宇的巨龙向我垂下头来,硕大的竖瞳中划过一抹熟悉的神采。


在无人能看到的角度,他温柔地用吻部蹭了蹭我的额头,鳞片的触感坚硬而冰凉。


而后,他再次伸出前掌,将我轻轻压倒在地,对我张开了獠牙。


“住手!放开公主殿下!”随着数声怒喝,一队持矛的护卫冲上前来。夏彦看也不看地甩尾横扫,将逼近的数人击飞出去。


凭着多年的默契,我隐约意识到了夏彦想做什么。然而任凭我怎样呼喊捶打,他都牢牢地将我按在原地。


被护卫团围攻片刻,他佯装体力不支地放慢了动作,任由护卫长砍伤了他的手臂,将我救下。


没了对我这个人质的顾忌,皇家卫队的攻击顿时猛烈起来。夏彦最后望了我一眼,不再回击,双翼一振跃至高空,在宫殿上方盘旋片刻,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我呆呆注视它的背影的样子,落在母后眼中,全然是遇袭受惊的可怜形象,非但无人怀疑,还被小心地看护照料起来。


派出追捕巨龙的卫兵与调查团全都无功而返,王室上下虽震怒不已,却也无可奈何。众人咬牙切齿之际,唯独我暗中松了口气。


在这样的情境下,音讯全无,已是我所能听到最好的消息。


月余过去,我身上的淤青擦伤都已痊愈,毫无进展的调查也似乎就这样不了了之。


生活又回归了一潭死水般的平静,平静到让我偶尔不禁怀疑,那些离奇的故事只是我听多了童话与冒险传说后的臆想。


然而现实确实发生了微小的偏差。我再没有丢过任何东西,饭量也变得很小。


新任礼仪老师亦对我颇为满意,我不再动辄失踪,不再大呼小叫,不再在上课或散步时左顾右盼,看上去总算是有了几分沉静娴雅的模样。


母后笑叹我长大了,懂得了自己姓氏与血统背后的宿命。如果说对不切实际的梦想作出让步叫做长大的话,某种程度上,她是对的。


宫殿的修缮完成之后,我拒绝了母后让我搬回原本居处的邀请。重新设计过的房间比从前更为华贵雅致,但却不再有我们共同生活过的烙印。


在花园的一角,我发现了数枚赤铜色的鳞片,应当是我的小龙脱落的。我将它们带回寝宫,想在上面刻下些什么,但龙鳞表面坚硬异常,没能让我留下任何痕迹。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无非是从一座行宫到另一座行宫,从一座花园到另一座花园。我常常在夜晚留心头顶的风声,但始终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只有不时传入宫中的民间谣言,能在我的生活中投下些许波澜。


据说西北山脉地区发生了地震,几年前发掘的红宝石矿井也垮塌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据说事后矿工们尝试清理乱石,重新打通矿脉,却怎么也没能再次找到矿藏。


据说许多探险者都在山林中见到过突然出现的洞穴,它们分布在国境边陲的各处,洞穴内部如迷宫般曲折深幽。而迷失了方向的冒险者,会听到来自地底的神秘声音,并被迫回答对方提出的各种荒诞离奇的问题。


据说据说,纷乱传闻甚嚣尘上。我在这些因遥远而失真的传言里,努力捕捉每一个熟悉的影子。


失落之余,我也有点宽慰。如果那当真是夏彦,至少他过得不错,自由又潇洒,像是一条龙该有的样子。


……哪怕他不再是我的小龙了。



今日又值炎夏,距离我的十六岁成人礼还有不到一年,“小女儿的婚约对象人选”成为了母后唯一关心的问题。那些陌生的姓氏与头衔,每每听得我头痛欲裂。


第无数次和皇后陛下不欢而散之后,我带着花生到后花园散心。


或许这注定是不得安宁的一天,向来颇通人性的花生不知为何也吵闹起来,时而飞来跳去,时而不停琢弄我肩头的蕾丝与绸带。


“再吵就把你关到笼子里去。”我有气无力地威胁道。


“笨蛋!殿下!”花生丝毫不知悔改,“殿下!笨蛋!”


它终于成功啄开了我肩头系好的蝴蝶结,紧紧衔住绸带的一角,奋力扑腾着翅膀。


“……你是想让我跟着你走?”


“我才不结婚!”花生回答。


绸带于是从它口中掉了出来。


就这样,命令偷笑的侍女留在原地,我气闷地跟着这只恶鸟向花园另一端走去。


拐过转角,在东侧的卫墙边,我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那人一头柔顺的棕色短发,身形高大,将崭新的皇家近卫制服衬得笔挺。他正背对着我,倚在大理石花坛的边缘擦拭一把长剑,剑锋雪亮。


说起来,早上仿佛听母后的女官提起过,皇家近卫队又添了一批新人……我漫不经心地想着。


在我的目光转开之前,敏锐地察觉到身后的响动,那人翻手收剑,站起身来。


于是我看到了他的脸。


的确是生面孔——这样干净清澈的一双眼睛,不可能被见过他的任何人所遗忘。


少年与我对视,露出了相当灿烂的笑容。我本该指责他的失礼,可这样毫无芥蒂的神情,浮现在他英气而不失柔和的脸上,竟有种恰到好处的清俊。


……我甚至怀疑自己可耻地脸红了,扭头就要离开,花生却乳燕投林般一头扎进了那人怀中。


“笨蛋,笨蛋!”它还在胡言乱语。


“……嗯。我是笨蛋,你最聪明了,是不是,花生?”


猝不及防地,对面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带着我再耳熟不过的顽皮笑意。


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年熟稔地抚摸鹩哥的羽毛,我迟钝地意识到,他刚才叫出了花生的名字。


阳光直射下,少年的瞳孔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棕红色。在王国境内原本极其罕见的红瞳,于我而言,却是旧日与梦中最为鲜明的色彩。


“你……”刚发出第一个音节,我惊觉自己嗓音中的哽咽与颤抖。


少年顿时慌了手脚,三两步冲到我面前,急忙开口:“你、你怎么了……你别哭啊,是我,我回来了……不是,我道歉!我没有想要瞒着你,只是想提前给你准备一个惊喜……”


……这幅一见到我难过就会变得手足无措的笨蛋相,也同记忆里一般无二。不,这远比回忆鲜活,是我无从构想的、真实的少年夏彦站在我面前。


惊讶、困惑、三年间的担忧与一次次希望落空的委屈都争先恐后地漫上心头,又在涌出眼眶的瞬间,被后知后觉的安心与喜悦冲散。


万语千言堵在喉中,一时间,我反倒无法讲出任何完整的话语。


“你……没事就好。”我最后只说。离别也好,相伴也好,龙形也好,人形也好,这是最重要的、唯一的命题。


近得不合礼制的距离下,映着我似哭似笑的脸,少年漂亮的杏眼温柔而感伤。


“抱歉。是我来晚了。”


“抱歉,晚了!”花生迅速地掌握了这句新台词。夏彦被戳到痛处般垮下肩膀:“……不要这样落井下石吧?是我太慢了,没能更早一些找到回来的方法……我保证,这次回来之后,我就再也不走了。”


“晚——”这一次,花生刚要张口,便被夏彦眼疾手快地捏住了鸟喙。


少年耷耳垂眉地望着我:“看在我诚心悔改的份上,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吧?”


看着面前一人一鸟,久违的温暖与轻松蔓延至四肢百骸。我努力绷住上扬的唇角:“我可以勉为其难,考虑一下。那么就先从……”


“结婚!结婚!”


不甘就此被轻易*|*,花生挣开夏彦的钳制,发出了高亢的喊声。



———————更新分割线———————





为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某只恶鸟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之后的整整一个月,都没能见到哪怕半粒无花果的种子。


而我与夏彦的重逢,一如我们初见时般措手不及。直到其他巡逻的侍卫经过,将这个“不熟悉皇宫结构而迷路的新人”带走,我仍旧对“我的小龙化成人形回来了”这件事相当缺乏实感。


……不是没有设想过彼此的重逢。只是在千万种惊心动魄的想象中,唯独不曾出现过此时这幕,不曾在这样一个稀松平常的晴朗午后,在每一片砖石都留有我们儿时足迹的后花园中,和一个名为夏彦的少年相遇,也相逢。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熟悉的轨迹,我们想方设法地寻找机会在走廊、庭院、露台及一切无人的安全地带碰面,废弃已久的暗号也被一一重新启用,以便我们在擦肩而过时隐蔽地交谈。


往往都是一些无聊的琐事和玩笑:提琴老师称赞我最近谱的新曲子欢快又灵动;花生因为吃不到无花果气得掉毛;夏彦中午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把勺子一起吞掉了,近卫队同僚被惊得下颚脱臼……诸如此类。


而关于消失的三年里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如何变成人形,又是怎样瞒天过海混入宫内,夏彦只轻描淡写揭过,我便也没有追问。


不知该说是熟能生巧还是阴差阳错,藉由这些玩闹般的暗号与接头,我和夏彦竟还从王宫内揪出了数名叛徒与间谍——造假倒卖宝石被夏彦尝出破绽的,夜半时分在回廊偶遇的,甚至还有误解了我们的暗号手势自投罗网的——当然,明面上,这些功劳全都被夏彦一个人收入囊中,明明自己就是身份最可疑的人,却在近卫队中混得风生水起。


一切似乎和过去没有太大不同,尽管相隔遥远的山河湖海,在不同的环境中有了不同的成长,至少在我面前,夏彦还是那个夏彦,笑是默契,拌嘴是默契,偶尔的默然相对也是默契。



直到母后不容置疑地对我宣布“陛下已为你选定了婚约对象”的那个晚上。


终于,我不得不直面这段时间以来被我避而不谈的现实:我奢靡而又拘束的人生,我尊贵而又沉重的身份,与其说属于我自己,不如说属于我的姓氏,属于姓氏之下,一个不必真实的影子。


而对于我的未来,我并不真正拥有选择。


“不是所有的**联姻都必然不幸……”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母后走近我,温柔地用手指梳理我微卷的长发,“虽说陛下有他的考虑,但对方我也了解过了,是个有抱负的好孩子。为什么这么抗拒,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彼此?”


……是啊,为什么呢?


虽然于父皇而言,我只是他众多子嗣中不那么听话的一个,但他对母后的确呵护备至、钟情有加。出于**目的的结合也未必都会悲剧收尾,何况在王室之中,这是无从摆脱的宿命……这些我是知道的。


难道我只是任性,只因为这是他人强加于我的道路,就踯躅不肯前行吗?


……不是的。


心底有一个隐约的声音,越来越大。


是因为别的什么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不经意间,我已决定好同另外一个人分享我今后的人生……是因为我喜欢夏彦,不仅仅把他看作一条龙。


这样啊。


我于是笑了。作出了如此任性的决定,心底反而轻松起来:“抱歉,母亲。”


“……是吗。”母后停下了动作,慢慢地收回手,脸上浮现出一个哀愁的微笑:“看来你已经有决断了……你从小就是一个有很多想法、很多秘密的孩子。”


我背脊不由一僵:这些年来,莫非母后一直将我的异常行为都看在眼中?


但她从没过问什么。到底是纵容了我。


“知道你不听劝,”默然片刻,母后最终说,“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铭记你的血脉赋予你的尊严与品格。”


昏黄的烛火温柔地晃动着,母后退开一步,摸了摸我的发顶。


……这或许就是最后一次了。我攥紧裙摆,克制住自己扑进她怀中的冲动。


一声叹息的余韵散去,我睁开朦胧的泪眼,空荡的卧房内已没有母后的身影。


无暇感伤,我支开侍女和护卫,将花生放飞到窗外,又脱下蕾丝层叠的睡裙,换上最为轻便的骑装。


等了一会儿,夏彦果然随着花生出现在了我的窗下。确认过四下无人,他轻盈地攀着外墙的雕花,从窗口翻进了屋内。


不知道是不是听说了我订婚的传言,夏彦的神色也一反常态地消沉。


一时间,我们就这样无言地面对面伫立在昏暗的屋内。


“你还好吗?”


“带我走吧。”


几乎是同时开口,我和夏彦撞在一起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或许是被我如此开门见山的言论震惊,夏彦错愕地看向我,面上愁云散去,露出近乎迷茫的神情。


“上次……就算了。原谅你了。”我故作镇定地说,感到双颊的温度正飞速攀升,“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我们一起走。”


沉默再一次笼罩了整间卧房,只余我心跳如擂。


借着月光,夏彦爆红的脸色暴露无遗。过了好半晌,他才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不希望……不希望你草率地作出这么重要的决定。”


我张口就要反驳,他却一反常态地强硬起来,打断了我的声辩。


“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他温柔地喊我的名字,声音复又低沉下去,“但是,听我说。”


“你有想过可能发生的后果吗?即使你愿意承受,我也不希望你面对这些原本可以避免的问题。你知道,只要你需要,无论以什么方式,我依旧会陪伴在你身边。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再离开你……我保证。”


夏彦很少这样认真而严肃地向我剖析他的内心。一直以来,我们太过契合,仿佛一切都无需言语。


在他紧绷的脸色下,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节节衰退。


……但是,这就是他要说的全部了吗?内心那个小小的声音再次冒头。


“你说谎。”我瞪着他,试图从他脸上寻找泄漏情绪的蛛丝马迹,“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有可能,我从没离开过王宫,空有决心却没有做好真正的准备……但是你在乎那件事。”


夏彦避开我的直视,依旧紧紧地抿唇不语。


我学着他的样子反问他:“你有想过,我留下来,一切听从王室安排的后果吗?”


“……”似是被我的假设击败,他终于开口了,“你说得对,我在乎。”


“只要能陪在你身边,任何形式都可以接受。”夏彦低声重复了一遍他先前的说辞。我蹙眉,却听他继续说道:“……在重新见到你之前,我原本是这么以为的。”


“只要有一线可能,我就不想放弃。但是以龙类的外形回到王宫,会给你带来很多困扰。所以我四处打探消息,寻找雇佣兵、冒险者、赏金猎人,寻找我可能存在的族人,寻找能够变成人类的方式。”


“但是,”他自嘲一笑,“当我真正变成人类的样子,又会忍不住奢望更多……会希望有天也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你身边。”


夏彦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抬,似是想要牵住我的手,但又收了回去。


“就算你不相信我能照顾好自己。”我说,“难道你也不相信,你会保护好我?”


很老套的激将法,先前夏彦从未有一次上当过。


“当然不是!”但这一次,他却脱口而出,一脚踩入了陷阱。


我于是露出一个得逞的笑,看他也对我回以无可奈何的笑叹。心念一动,我挪步移到夏彦的正前方,向他伸出右手:“既然这样,不如就在今天?”


夏彦却没有立即握住我的手。我维持着伸手的姿势,看他的眼神悲喜不定地闪烁片刻,最终定格成一片温柔而又坚定的赤铜色。


他身上还穿着先前值勤时的皇家近卫制服,此时单膝跪地,而后卸下自己的佩剑,仰头深深凝视着我。


我接过他双手奉上的佩剑,手臂一沉。在真正的骑士受封仪式上使用的银剑,是依据礼法特制的装饰品,握上去会远比近卫队的铁剑轻便许多。但此刻手中冰冷的重量,却因其昭示的这份确凿无疑的存在,而令我甘之如饴。


循着记忆中的步骤,我将剑尖在夏彦左右肩头轻点两下。


“您的愿望,即为我的意志。”


夏彦望住我的眼睛,带着一丝罕见的强势,不让我转开视线:“以不灭的灵魂起誓,为您献上我的力量、忠诚与生命,守护您至一切终焉。”


终于,另一只手带着炽热的温度托起我因紧张而冰凉的手指,一个珍视的吻轻柔地落在手背上。


我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换上了骑装。早知如此,就该把新定制的礼服拿出来……不过那件衣服实在太麻烦了,我一个人也没办法自己穿好……以后恐怕再也不能穿这样的礼服了,果然还是有点可惜……不然挑一件带走,做个纪念?不不,夏彦那么能吃,还是尽可能把我私人金库里的金银珠宝多带上一些为好……


沉浸在喜悦与伤怀交织、期许与忐忑并存的复杂情绪中,种种念头再次在我脑海中搅作一团。


写下逃家忏悔书、收拾行李、偷偷溜出寝宫的过程里,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一直笼罩着我。


直到近卫队长熟悉的浑厚嗓音响起。


“站住!夏彦!我最近注意你好一阵子了,你小子动辄鬼鬼祟——”他的声音在看清我面容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倒不是说队长先生对我而言有多么重要——但我确实感到,我仿佛就是在等待这件事的发生。或者说,等待什么人来见证我们的选择。


“失礼了。”我说,轻快地向对面这个惊疑不定的中年男子略略行礼。他很快将不再是我的护卫:“可能会给您带来一点麻烦……”


“失礼了。”夏彦也配合着我,向队长行了一礼,“与您的共事非常愉快,我保证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


“殿下,这……”


随后,在近卫队长茫然的注目礼下,在陆续赶来的其他夜巡小队的脚步声中,夏彦在夏夜花园葱茏的草坪上化龙展翼,掀起漫天带着青草香味的旋风。


而这一次,我被他牢牢地护在怀中。


地面上众人的惊呼声渐渐听不到了,耳畔只余风声呼啸。借着月光,我从宫殿上方分辨出了修缮过的一角。在云絮映衬之下,尖塔回廊小巧精美,流转着银白的光泽,比起牢笼,更像天堂。


见我正凝望王宫的方向,夏彦飞行的速度慢了下来。


“在想什么?”他问,语气隐含一丝不安。


“想你猜不到的事。”我哼笑一声,拍了拍他的鳞片,示意他继续赶路。


尽管在书中读过,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高空的烈风。虽然夏彦小心地为我挡住了大部分乱流,偶尔掠过的风刃还是会割破我的裙摆。


忽而想起多年前的一件小事,我在草丛中与夏彦捉迷藏时,也曾不小心被树枝划破过裙摆。一条裙子自然无足挂齿,母后只是命侍女为我将它换下、丢弃,但当时母后摇头叹息的神情,总不时浮现在我眼前。


我一直以为我的小小伎俩成功瞒过了母后的眼睛,不过或许,她才是了解我甚至胜于我自己的那个人。


我不确定母后是否知道、又是否赞同我喜欢夏彦。但我或许懂得了她默许我离开王城的原因:


早在我意识到这一切之前,我就喜欢上了我的小龙,也喜欢上了那个坚定地握住了夏彦的手的、自由而勇敢的我自己。


                                                            Fin.



百字白情补丁(。


“说起来……我们没想到的事……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件……”夏彦勉力开口,此时飞得太高,他的声音迅速被风吹散,我下意识一阵紧张:“怎么啦?”


“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


呼啸的风声中,这样的说辞显得有些古怪,我愣神片刻,忽然也想起了什么:


“花生!”



修复了花生掉线的bug(。

未定服务器未开启的bug什么时候修复呢T T

826
93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长不大的小龙

03-03
回复
22
dbq 现在长大了QAQ
回复
1
管理

好香的paro啊!!两小无猜到处捣乱我太喜欢了!!夏彦龙是不是冬暖夏凉可以每天抱着一起睡啊嘿嘿嘿(思维发散……)

偷偷说一句,帖子是可以编辑哒!字数如果不过万,后续可以放在同一帖子里

03-03
回复
20
冬暖夏凉自动调温!万字是不可能万字的pwp手速废柴pwp更在贴内啦wwww我超听话.jpg
回复
1
举报
我来了!!!
回复
0
好可爱,好萌,好想养
03-03
回复
20
云养龙爱好者在此pwp
回复
0
管理
啊啊啊好想知道后面怎么样了
03-03
回复
19
后面写崩了quq…一个豹哭
回复
0
结婚结婚!!!
回复
0
管理
03-03
回复
17
管理
一切为了抱枕
03-04
回复
12
管理
03-04
回复
12
管理
03-03
回复
11
管理
花生,太能助攻了,深藏功与名与无花果看到一半以为棒打鸳鸯了给我气的……结果还是回来了呢!!
03-04
回复
9
我对不起花生 花生沦为工具鸟
回复
0
管理

03-04
回复
8
管理
私奔了!!!从此骑士与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03-14
回复
6
早安wwww敲碗等粮
回复
0
快了快了!
回复
0
管理
03-04
回复
7
管理
结婚!!!
03-09
回复
5
结了!!!(四舍五入强行结婚
回复
0
我好了
回复
0
管理
我又可以了
03-07
回复
4
诶嘿有你这句话我也可以了hhhh
回复
0
管理
03-07
回复
3
管理
03-19
回复
2
之前告诉过律师在水楼水评论,如果再发现会被禁言
回复
0
管理

太太好厉害aaaa 把很多设定都融的超级棒 辛苦了啦啦啦 非常期待您的新作www加油

03-19
回复
2
QAQ萌新鞠躬感谢老师鼓励诶嘿嘿wwww
回复
1
谢谢太太能让zy这么好看的作品www(这么可爱的太太的抱住啦lll 【我就是老粉啦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0
管理
啊------!!!太甜啦!!!文笔好赞!!!!是我心中青梅竹马样子了!!!!
04-06
回复
1
(⁄ ⁄•⁄ω⁄•⁄ ⁄)诶嘿嘿嘿嘿嘿没能写出夏彦小天使万分之一可爱
回复
0
管理
03-30
回复
1
管理
可爱的文与可爱的作者i了i了
03-25
回复
1
(*/ω\*)诶嘿嘿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