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未定全员×你】酒精和吻

来自版块: 律所
1723
69
746
74
文章发表:03-14

//全员×你,是醉酒的他们和他们的吻

//白**人节快乐!




Ver.夏彦


你万万没想到夏彦的酒量居然这么差。


班级聚餐所在的KTV离你们家并不太远,你咬咬牙,将他的胳膊搭上自己的肩膀,决定拖着这个三杯下去就醉得不像话的不靠谱队友一路走回家。十六岁的少年挺拔颀长,压在你肩头的身体已经有了结实的重量,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他弄回家扔到沙发上。


你伸手抹着额上被汗黏得乱糟糟的发丝,一屁股在他身边坐下,犯起了难。


喝多了要怎么醒酒呢?


你想了半天,决定去厨房把临走时提前冰好的两杯柠檬水端过来试试。


刚刚站起来,身边躺着的人似乎就感受到了凹陷的沙发回弹时的细微动静。汗津津的手被微微发凉的掌心微弱而急切地握住,止住了你的脚步。


“不要走……”


他醉后力气其实并不大,骨节分明的手指竟生出了软绵绵的脆弱感,但那声含糊而不安的挽留却在你的耳道里一下下撞来撞去。你忍不住回过头去打量他,那双珊瑚色的眼睛也正一瞬不瞬地望着你,闪烁着懵懂的眷恋。额发柔软地耷拉下来,发梢垂在眉心一颤一颤的,挠得你的眉心也跟着痒痒起来。


十足十的乖巧。乖巧得动人心肠。


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被他握在掌中。你似乎不是被他,而是被自己禁锢住了,在与这具不受控制地反握住那只手的身体的对抗中,挣扎得手心冒出越来越多的汗水。


他依旧凉凉的掌心灼烧着你滚烫的手背,仿佛你才是醉酒的那个人。


你用那只自由的手撕开口袋中常备的柠檬糖,口中溢出清冽酸涩的气味,让你忍不住皱了皱眉。鬼使神差地,你俯下身啄了一下他的唇瓣,紧接着又啄了一下。你用舌尖在坚硬的糖果上滑过,湿润的柠檬糖包裹着甘甜的津液,被递到了他的唇瓣之间。你本是趁人之危,难得胆大一回,刚想将那颗糖卷回口中,却不料他下意识地张开口让糖果没入舌底。唇齿微动,恰与你未及收起的一点舌尖轻轻擦过,却挑起你肩头一阵心虚的战栗。


下一秒,少年纤瘦的臂弯在你的肩胛上方拢起,隔着身后被汗湿的单薄衣料向下按去。你落进身下的怀抱,脸颊贴着他温热的胸膛,因醉酒而显得稍快的心跳透过皮肤传进血管里。安静的客厅内只有挂钟走针的微弱响动,你甚至能听到血管中流淌的血液沸腾时发出“咕嘟咕嘟”的冒泡声,与秒针的脚步一会儿错开,一会儿重合。


当窗外的天空重新亮起,手心里的汗迹干涸成水渍,只有晚归的蟋蟀还记得空气里的最后一缕柠檬气息。


Ver.左然


穹顶上方悬挂的水晶灯折射出令人目眩的光芒,宴会厅里的觥筹交错与衣香鬓影都在柔缓的舞曲中款款起伏。你身处谈笑晏晏的人群中央,却无心接过身旁的侍者用托盘递过来的一盏红酒,只是踮起脚来越过攒动的人影朝沙发旁不住地张望着。


打一进门起左然跟前寒暄敬酒的人就没断过,推都推不掉,饶是铁打的身子也难吃得消。你心里头担忧得很,又怕把担心写脸上会惹来翟星姐的调笑,便只得远远地站着,余光却黏在他身上一刻也没拔得下来。


左然正站在沙发一侧,将喝空的高脚玻璃杯放进托盘里。他的目光仍和平常一样,是清醒而沉静的湛蓝色,身上的西装也熨帖笔挺得没有一丝失态的褶皱。只有那几根轻轻按在沙发扶手上的颤抖的手指出卖了他。


他也恰好向你这边看过来,视线交汇,你没来由地心悸了一下。只是一瞬他便转过脸,强撑着平稳的脚步往盥洗室去了,恰好露出被酒气蒸得通红的象牙色耳垂。几绺发丝掩着半边耳廓,倒有些欲盖弥彰的气息。


你到底还是放心不下,提起裙摆便朝着他的方向从人群间穿梭而过。通往盥洗室的长廊很安静,清晰地回荡着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奔跑时发出的响声。你气喘吁吁地在他跟前停下,他正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线条分明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水珠。


“怎么了?跑这么急,小心崴着脚。”


他扶着洗手台,眉毛都拧了起来,分明是难受极了,却反倒惦记起你来。你见他脸色不好,心里更是焦躁,刚想开口问问他感觉如何,盥洗室外不远处却传来皮鞋踏地的脚步声。


坏了。刚才你光顾着担心左然,一时情急竟跟着他闯到男洗手间里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此时出去势必免不了同来人打个照面。左然还在里面,到时候传出什么闲言碎语可就烦人得很了。


你正六神无主,左然已经一把捂住你的嘴,将你猛地拽进一间隔间将门闩上,随即对你比了个“嘘”的手势。你慌忙朝他点点头,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拦腰抱起,将唇附到你耳边用气声低语,“别让他从门板底下看到你的高跟鞋。”


狭小的隔间里,你只能听见远处的脚步声,耳畔灼热的吐息,和自己怦然作响的心跳。慌乱褪去,你忽然想起他刚才在洗手台边难受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去探一探他的额头。


“别动。”他想拨开你的手,却苦于双臂正抱着你没法得闲,只得将声音压得格外的低,带着一丝未能被你察觉的警告意味。


“怎么样?没事了吧?还难不难受?”


你有样学样地凑到他耳边吐出气流,小声问他。你没有理会他的话,刚从额头离开的手又摸了摸他似乎比适才还要滚烫的脸颊,暗暗埋怨他喝得太多。当你的手再次伸向他的脖颈时,他终于忍不住侧过头来压着你的唇吻了下去,沉静无波的眼底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危险的暗色。


“没事。但如果你再乱动,我就没法保证不会有事了。”


Ver.陆景和


“姐姐,来接我吧。”


酒吧里的摇滚乐隔着话筒都震得你头皮发麻,男孩儿带着点撒娇意味的慵懒尾音在其间响起。你无奈地在包里翻找起车钥匙来,一边用肩膀将手机夹在耳侧,“我马上过去。你喝多了?”


“哪儿有。”电话那头的陆景和立刻矢口否认,声音可怜兮兮的,“可是我要是没人接,一会儿你还不是得去***把酒驾被抓的男朋友给领回去嘛。”


“……闭嘴。等着。”


陆家财力雄厚,但家风严谨更甚于寻常百姓,是以陆景和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酒吧夜店之流的销金地却是鲜少踏足。近日恰逢曾与他一道留学国外的几位同窗归国,约他在市中心的一家酒吧小聚。你看着他眼底那股孩子气的新鲜好奇劲儿,倒也不愿拘着他,早早地就做好了亲自把醉醺醺的自家男友扛回去的心理准备。


“哟,嫂子来接人了啊?”桌旁几个脸上还挂着稚气的年轻人远远地便看到你朝他们走来,纷纷举起酒杯向你打了个招呼,一边推搡着陆景和往你那边去。你被他们叫得有些不好意思,犹疑着顿在了几步开外。陆景和倒是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几步便跨到了你身边,一把揽住你的肩头,笑眉笑眼地同他们介绍,“我女朋友,怎么样,是不是比我跟你们说的还要漂亮?哦,已经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


“去去去,带着老子的祝福赶紧滚,滚之前记得把账单付了。”


他大喇喇地同他们挥了挥手,紧接着带着酒精味的气息便贴着耳畔袭来,“走,咱们回家。”


玻璃车窗将酒吧里的喧嚣声远远地隔开,你并没有急着发动车子。扭头看去,陆景和也正坐在副驾驶上发着呆。酒吧门牌上的霓虹灯随着乐点明暗变幻,趁着他眨眼的间隙不时地挂在他长长的睫羽上,显出一双愈发水光潋滟的桃花眼来。许是酒后怕热,他忍不住鼓起腮帮子往脸上吹了口气,微微垂落的发梢被气流惊扰得颤了颤。怎么看都是一副喝多了的样子,你看得有些好笑,不由得伸出手想将他的额发往上拨一拨,却被他一把捉住了手腕顺势一拉,拽得你整个身子都跌进了他怀里。


“看我干什么,嗯?”


你仰着脸,他的面孔正压在上方的咫尺之间,遮去窗外跃动的浮光,将你笼罩在阴影里。清朗的嗓音里蕴着点深深的笑意,字句之间鼻息中甘冽的酒香尽数喷洒在你脸上,熏得你的双颊似乎也泛起了酡红的醉色。


“喝的什么酒?这么香?”你有些窘迫地别开眼,肩膀轻轻挣扎了一下,试图转移话题。


“是么?”他轻笑一声,将胳膊收得更紧。你的身子倏地一颤,耳垂微微刺痛,转而被湿润的柔软触感安抚似的包裹**。浓烈的酒气挟裹在温热的呼吸之间,紧接着便从耳后倾泻下来,落在你的颈侧。他将整张脸埋进你的锁骨间,贴着薄薄的皮肤低低喘息着,每一下都烫得你指尖发麻。


“我觉得还是姐姐比较香。”


Ver.莫弈


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忙得嗡嗡直叫,食物的香气从门缝里悄悄溜了出去。你手忙脚乱地把刚煎好呲呲冒着油的牛排装进雪白的餐盘里,小心翼翼地往上头浇了两勺黑胡椒酱,又拿调羹细细抹匀了,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抓起围裙摆揩了揩满头的汗。


唉,得赶紧洗个澡待会儿才好见他了。


你往客厅探了探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好,离昨天跟莫弈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钟头。


这是他第一次来你家。天长日久你来我往的暧昧拉锯,与心上人第一次在家中会面,你自然不愿裹着一身汗味儿和油烟味儿去见他。就连餐桌上的佳肴,都是你白日里咬着笔头在菜单上几度增删的成果。


餐厅里没有开灯,只是静幽幽地点着两盏烛台。莫弈掌中的银色刀叉光可鉴人,映着跳跃的烛火,手腕一转,明晃晃的光便落在了你的脸上。你今日显然是精心妆扮过了,此时正低着头专注地切着盘中的牛排,倒是方便了他好整以暇地欣赏起你微微折下的修长而白皙的颈项,以及垂落在两鬓随着动作轻轻颤动的鬈曲发丝。面前的女孩不再穿着干练利落的职业装,而是一袭墨绿色长裙,愈发显出雪肤乌发的明艳来,几乎要与烛光和夜色融化在一起。


“抱歉,洗手间在哪边?我去洗把脸。”


你闻言连忙抬起头替他指了方向。莫弈搁下手中的酒杯匆匆离去,高脚玻璃杯里盛着小半盏残酒,落在铺了桌布的餐桌上时发出钝钝的响动。杯中的绛红色酒液因这个动作上下震荡起来,在昏暗的光线下剔透如宝石,让你想起占卜者的水晶球,也是像这样在晦暗的帐篷中摸索着人心与未知。


有没有水晶球能把他的真实心意告诉你呢?你细细描摹过的眉尾一下子耷拉下来,托着腮闷闷地发起呆来。


莫弈回到桌前时,看到的便是一反方才的端庄微笑,正苦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你。他想起刚才在洗手间时闻到的清淡的沐浴露香气,和你颈间的味道一样——是潮湿的,同地面上未干的水痕一起无声地告诉他,它们的女主人曾为这次约会有过何等忐忑的小女儿情态,让他心里头软软的,又有些痒,忍不住去想那一方泛着水雾的狭小天地间在他来访之前曾有过怎样的旖旎画面。


“想什么呢?怎么入神?”


耳畔传来熟悉而温和的轻笑声,你乍一回过神来,眼前咫尺之内便是男人精致的眉眼。金属框眼镜背后的眼睛永远优雅而冷静,冷静到让你每每想把心事脱口奉上时都会因一阵猝然的无力而终于放弃。可现在不是的,薄薄的眼睑半垂下来,像是把理智与自持都一并敛去了,只透出一点蜜合色的微光。他看着你,眼尾染着通红的醉意,额头上、鼻尖上、颧骨上、唇珠上,明明暗暗的,都挂着刚才洗过脸后未擦干的水珠。白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已经解开,领口被微微打湿,露出分明的喉结和锁骨。烛火倏地跳了一下,不知是不是你眼错,他的喉结似乎上下滚动了一下,晃了你的眼。


你看得发怔,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慌得急忙向后退去。椅子在木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响声,莫弈连忙伸出手,扶住你的椅背,语气间竟难得地有了些轻狎的调笑意味,“怎么?我就这么吓人么?”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醉了……”你把头埋得低低的,小声嗫嚅着,不敢抬头看他。


莫弈看着你泛起荔色的耳垂,眯了眯眼。稍顷,他的手掌托着你的下巴,迫使你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几根修长的手指凉凉地搭在你滚烫的脸颊上,你只觉唇间触感粗粝,他的拇指正在你的唇瓣上摩挲着,指甲边缘还挂着浅浅的口红痕迹。你忽然瞥见盛在他杯中的那只酒红色水晶球,此刻它正闪烁着幽幽的光,静静地凝视着你。


“我的酒量其实还算差强人意。”


他的唇在你眼前一张一合,逐渐靠近,一个带着酒气的吻落在你额前。


“不过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罢了。”

746
74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喝醉了 然后做最想做的事

03-14
回复
19
管理

桑老师好棒!

03-14
回复
19
管理
我又可以了,我就猜今天有没有人写糖果吻,让我等到了
03-14
回复
19
管理

啊啊啊啊啊,喝过酒总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03-14
回复
18
管理
03-14
回复
14
回复
0
管理
03-15
回复
12
律师可以到水楼去水评论哦
回复
0
03-15
回复
11
律师可以到水楼去水评论哦
回复
1
管理
03-16
回复
11
管理
03-15
回复
11
管理
0.0
03-15
回复
11
管理

03-15
回复
9
管理
03-15
回复
8
管理
是酒令人倾倒还是人呢?
03-18
回复
6
管理
赞赞赞
03-17
回复
5
管理
03-17
回复
5
03-16
回复
4
管理
喝醉了不做点什么吗
03-18
回复
3
管理
你醉在哪里了?
03-17
回复
3
管理

03-22
回复
1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哦https://bbs.mihoyo.com/wd/article/407705
回复
0
管理
03-22
回复
1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哦https://bbs.mihoyo.com/wd/article/407705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