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同人】少女与恶龙paro 莫弈篇·上

来自版块: 律所
508
35
153
16
文章发表:03-21 最后编辑:04-29

食用说明:

西幻设定,少女与龙

四个少女四条龙,在线兜售各种口味恶龙,经典款暂时缺货wwww

这次是莫医生w。银龙配图纯属私心,原图为Ravensburger家的白龙拼图,侵删。


萌点奇诡,文笔糟糕,私设如山。

感谢阅读。


*龙属于世界

*莫弈属于莫夫人

*OOC属于我


————链接————

中篇

下篇

Zing老师图链


————正文————



1


在后世流传的故事里,屠龙者来到斯沃尔特边陲以东的这个小镇,是在一个肃杀的冬日夜晚。


一如每个故事惯常的开场,冒险者在风雪中推开酒馆单薄的木门,走进一片满溢着啤酒泡沫的喧闹中。


许多年后我才从莫弈口中听到这个故事。


“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的版本。”他说,唇角勾起一个不知是嘲弄还是怜悯的弧度,“人们只相信他们所看到的,却又只看到他们所相信的。”


“当作别人的故事来听的话,其实也还蛮有趣的。”我不由失笑。


英勇无畏的少年与恶龙同归于尽……虽然情节过于老套、通篇胡编乱造,甚至连我的性别都没有讲对……不过我猜,莫弈其实不讨厌这个听上去颇像殉情的结局。


男人似乎又一次看透了我的想法,然而只微笑沉默下去,并没有再说什么。


彼时我们正在不知名的海岸边漫步,湿润的空气中传来海鸟清亮的鸣声。我深吸一口微凉的空气,感到这种湿润久违地唤起了我关于密林的回忆。


事实上,我抵达斯沃尔特东侧边境的密林,是在一个初秋的清晨。


当时的我年仅十七岁,但不谦虚地说,已经是享誉陆上各国的顶尖赏金猎人。


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做这行总归有诸多不便,兼之队友鲜少能跟上我的速度、有时甚至沦为累赘,慢慢我也习惯了独来独往,掩藏容貌与行迹,只通过层层中介接取任务。


虽说这样一来报酬会被克扣一些,但凭我的身手,依旧迅速积攒起了丰厚的身家与名望。


“孤傲的天才剑士”——这是雇佣兵工会和我的雇主们对我的一致评价,虽然我尽量保持低调与谦逊,但毕竟年轻气盛,现在回想起来,或多或少也有些自满——否则我也不会如此贸然地孤身一人前往密林屠龙。


悬赏令是在一年多前首次出现的,并在随后的一年中,被各路雇主陆续加码,至我动身时,已累计成了一个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


不可计数的金币之下,自然也有不可计数的尸骨,此前前往密林的所有冒险者,无不铩羽而归——这描述并不准确,大多数人甚至没有回来,就这样永远地消失在了森林深处。


至于恶龙是何时出现的,则不得而知,关于龙或其他神秘生物的传说,在斯沃尔特东部由来已久,并没什么稀奇。


而“密林里的的确确的有一条恶龙”这一传言,起源于近年来数起离奇的村民死亡与失踪案,并在密林近侧村落的一夜焚毁中发酵沸腾。


那是一个以伐木为主业的小村落,因而被火灾摧毁得格外彻底。以环村的伐木带为界,一侧生灵涂炭,一侧葱茏依旧,很难不让人相信,这是什么超越人力的神秘存在所为。



就这样,在正义感、好奇心、年少无知的自信与天价赏金的诱惑之下,我打点好行装,从南方长途跋涉至斯沃尔特东境的尽头。


清晨罕有行人,站在路边的我分外醒目。早起工作的面包店阿婆笑着招呼我进门,又热心地为我端上一碟新鲜出炉的苹果派。


前方的密林是无主之地,现在又被阴森的传闻笼罩,此处的边陲小镇就是最后的落脚点了。我于是顺水推舟,在果酱与面粉的甜香气息中小睡了一会儿。


半梦半醒间,我听见阿婆絮絮地说着什么传闻或劝诫。


“最近这里不太平,人来人往的,生意倒是好了不少,可我情愿还像以前那样……你小小年纪,怎么也一个人背着剑在外面奔波……要我说,镇上也不安全了,还是逃得再远一点,到南边去……”


“正相反呢。”我模糊地想,“我就是从南方来,专程要到密林里去……”


想到这里,我放松的手臂不自觉地动了动,触到了冰凉的剑鞘。


熟悉的触感唤回了我的意识。我猛地睁开双眼坐直身体,右手条件反射般按住了剑柄。


阿婆去后厨忙碌了,木墙背后传来一种有规律的机器嗡鸣声,面包店内的香气又浓郁了一些。


我不再留恋,拍拍自己的面颊,将一枚银币留在柜台上,转身跑出了小屋。


……托阳光和苹果派的福,没费什么力气,我就顺利地进入了密林内部,一路来到了鹿特丹山脉脚下。


再向上,进入山林深处,植被与云雾都会愈发浓密,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想要辨别方位就很困难了。


我闭目深呼吸数次,让林间寒凉的空气充满肺部,平息躁动不安的心跳,随后抬步迈上山坡。


一路走来,周围的树木渐渐高大茂密起来,多是一些陌生的品种,很快就将我的来路完全掩蔽。


但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没有碰到其他冒险者,包括尸体;除了零星的小型动物被我惊动逃窜之外,林间一片祥和——不如说这才是最大的异常。


又朝着东方的山峰攀爬了一阵,行至半山腰,云雾渐重,已无法依靠太阳来判断方向。


由于事前没能得到任何关于巨龙巢穴的可靠情报,为了避免漫无目的的行走浪费体力,我思索片刻,干脆彻底闭上了眼睛。


视线内一片黑暗之后,林中细微的响动便清晰起来。忽略风啸、鸟鸣与簌簌摇摆的枝叶,我捕捉住一线隐约的潺潺水声。


就这样,我循着这水声,在林间走走停停,心情竟不觉间悠闲下来。


掠过鬓角的风嗅起来清新极了,如果我是偶然路过,或许会沉醉于此地的静谧也未可知。


前方的枝干一下子变得稀疏了,水声也响亮起来,有出路——我精神一振,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林间,而后惊愕得忘记了言语:


此处云雾散去,地势平坦,从山顶蜿蜒而下的溪流在这里蓄出一泊平滑如镜的浅湖,上面正映着一个庞然的影子——


一条龙正伏在岸边的草地上休憩,姿态堪称慵懒地卷着尾巴。



2


我从没想过……我从没想过龙是这样一种美得近乎圣洁的生物。


它通体银白,鳞片雪亮,修长的脖颈与四肢线条流畅,此刻看上去相当松弛而优雅(如果能用优雅来形容一条龙的话,我不知道),却无疑蕴**一触即发的危险力量。


我几乎是着迷地盯着它翼尖与脊骨上生出的根根骨刺,那种锋锐的冷光,是我访遍王都每一位铁匠所梦寐以求的。


显然,在面对一位应当是我敌人的强大生灵的时刻,我这样的反应是极不合时宜的,完全将制敌先机拱手相让——


银龙大约察觉到了我的注视,侧偏的头颅微微一颤,睁开了眼睛。


于是我猝不及防地与它对视了。那是一双冰冷的眼睛,浅金色的瞳孔流淌着耀眼的光,傲慢,因而却也更加美丽不可方物。


在这样一对金瞳的注视下,我险些要为惊扰了它而感到羞愧。


不好……紧紧咬住舌尖,我只得凭借痛觉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手拔出长剑,做好随时跃起进攻的准备。


在漫长的对峙中,银龙的眼皮终于极为缓慢地眨动了一下。


我完全没有读懂那个变化的眼神,只是,“对手看起来具备很高的智力水平”这一认识,让我愈发警惕地握紧了剑柄。


……好快!


毫无征兆地,银龙垂在身后的长尾甩向了我。


我当即下意识地横剑格挡——然而我引以为豪的挥剑速度在银龙面前不值一提,它的尾尖轻轻巧巧地绕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紧紧缠在了我的腰上。


我的视野旋即剧烈地晃动起来。


银龙用尾巴卷着我,像我打猎时捏着野兔的耳朵,完全无视了我不痛不痒的坎劈,径自飞入了浓雾之中。


终于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我险些双腿一软跪坐在地,只好勉强地用剑尖抵住地面维持平衡,抬头观察四周。


这里似乎是一座天然的洞穴。虽然过程和我的预想有些出入,从结果来看,“找到巨龙的巢穴”这一目标,竟算是被我达成了。


自打进入洞穴,银龙就放开了晕眩的我,也没有再做攻击,不知消失在了深处的什么地方。


虽说在认清了彼此悬殊实力的此时此刻,我已经放弃了屠龙这一不切实际的妄想,但这条龙似乎具备一定的智慧水平,并且也没有攻击我的意图,或许存在交涉的可能……


至少,我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人类的尸体,那些失踪的村民和冒险者,说不定还存活于洞穴的某处,我就不能这样轻易地逃跑、放弃我的目标。


倚靠着洞壁休整片刻,我稍作犹豫,还是跟了上去。


拐过一个弯后,洞口的阳光已力有不逮,然而洞穴深处虽谈不上明亮,至少能正常视物。我这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洞穴顶部间或裸露的矿石似乎在发出微弱的光芒。


龙类也需要照明吗?怀着种种疑惑,我继续谨慎地前行。


然而这一路上,我没有看到光裸的岩壁与矿石之外的任何物体。这洞穴深邃曲折,除了不知身在何处的银龙,竟仿佛只有我一个活物。


不知过了多久,在我的步伐已滞重得令我不安的时候,面前终于出现了洞穴的尽头。看来我选错了岔路……有些丧气地想着,我正要调头返回,脚下的泥土却好似松动一般陷落下去。


糟了!


我试图跳出陷落的坑洞,但长时间的探路使我的体力所剩无几,下坠的碎石也无法供我借力,只得就这样向下坠去。


做好了承受撞击的准备,预料中的痛楚却没有来临——或许是我在濒死时刻出现了幻觉——与我一同坠落的石块在光芒中化作了什么宽大柔软的物体,将我轻柔地接住了。


我从其上坐起,手下柔滑的触感相当真实:我落在了一张突然出现的四柱床上,这床褥甚至比我睡过王都最豪华的旅馆还要柔软,四角的床柱雕成精美而奢靡的造型,镶嵌着细碎的宝石。


这里似乎才是银龙巢穴的核心。整个洞窟呈不规则的半球状,各色金属与宝石原矿堆成座座小山,而我头顶上方碎裂的空洞与之相比,显得分外渺小。


银龙正蹲坐在一片银币池中注视着我,闪光的鳞片将脚下的银币衬得暗淡无光,宛若一地学徒锻造失败的废铁。


这里没有其他可以算作“人类家具”的事物,也没有其他智慧生命的存在,而这张四柱床显然是突然出现的……想到这里,我总算为自己找好了开场白:“……呃,谢谢?”


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面临着很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的尴尬处境,我硬着头皮试图打开话题:“无论如何,在你具备足够能力的前提下,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并不想攻击我?”


银龙金色的瞳孔微微眯起,我感到一道如有实质的目光将我从上至下细细地扫过一遍,仿佛整个人都被它所洞穿。


这样异样而冰冷的、来自另一物种的眼神让我悚然一惊,终于拾起了进入密林前对恶龙抱持的警惕与敌意。


首先,我需要离开这张可疑的床。于是我保持剑尖对准对方,谨慎地小步挪动:“好吧,不管我能不能活着离开……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我希望你能为之前的罪行——”


话音未落,床上的布料无风自动,飞速延展成了原本的数倍长宽,并沿着床脚的四柱向上翻卷。在这一过程中,布料的颜色迅速褪去,最终将整张床结成了一只厚厚的、透明的茧。


我未完的质问就这样闷闷地消散在了茧中,一丝也没穿出去。银龙似乎对这个透明的隔音罩非常满意,甚至在洞穴内绕着我低低地盘旋了几圈,仿佛是在观赏自己的杰作。


现在我确信这张床的出现完全是它有意为之了。很好,凶猛、狡猾,甚至同样擅长魔法……看来我辉煌而短暂的职业生涯,可能就要在这里终结了。


我不甘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然而锋利的剑刃劈向茧壳,却像是砍在石墙上般,难以撼动分毫。


一股莫名的无力感来势汹汹,原本就疲惫不堪的我,不知何时竟睡着了。


                                                                    TBC.



附银龙设定参考(人外警告):


153
16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啊啊啊啊等后续,啊啊啊啊啊啊

英勇无畏的少年与恶龙同归于尽(是龙变成了人,龙消失了,但是外界传的是女主和龙同归于尽?)(猜测)

03-21
回复
8
红豆老师好快pwp爱您!诶嘿嘿嘿差不多哒,点一首《真相是真》送给村民(
回复
0
(不愧是我)
回复
0
管理

来啦支持蓝老师

03-21
回复
7
11晚安呀ww
回复
0
管理
来了来了来了俺!来!了!
03-21
回复
6
!!!欢迎回来(你在说甚
回复
0
管理

aaaaa太太更新啦www超棒哒

03-21
回复
6
宝藏aaaa
回复
0
我还能肝(不我不能
回复
1
管理

03-21
回复
5
律师可以在水楼水评论哦https://bbs.mihoyo.com/wd/article/407705
回复
0
QAQ豆你是天使!
回复
0
管理
可以啊
03-21
回复
4
管理

03-21
回复
3
管理
我关注的太太更新了,猝不及防!
03-21
回复
2
_(:3」 ∠)_垂死病中惊坐起,忆及坑深尚未平
回复
0
管理

我挖到宝藏了!这个设定戳我!!!!

04-07
回复
1
老师!老师的莫医生才是宝藏!给老师递笔wwww
回复
0
想画莫弈龙图了⁄(⁄ ⁄ ⁄ω⁄ ⁄ ⁄)⁄大佬有没有私服设定嗷嗷嗷!
回复
1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好活儿

03-26
回复
0
管理
太太好棒
03-25
回复
0
✧⁺⸜(●˙▾˙●)⸝⁺✧ 被夸w开心心心
回复
0
管理
好康
03-23
回复
0
(*/ω\*)
回复
0
管理
银龙、少女、我:真香。一见面就是倒戈相向我太喜欢啦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看后续!!!(敲碗叮当响)
03-22
回复
0
(同样拿出碗对敲)(在线二重奏)
回复
1
管理
我来催更了
04-12
回复
0
dbq老师前一阵有点忙,一万七完结拉满请笑纳pwp!
回复
0
我看完了!!!!太绝了1555551这就是慢工出细活吧!!!!!!
回复
0
管理
催催更
04-22
回复
0

03-24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