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未定事件簿

【同人】《我的精神病、我的蒙布朗和我》

来自版块: 律所
424
38
146
13
文章发表:03-28 最后编辑:03-28

莫弈 X 你


食用说明:

*是在事故中被注射了过量海奥森蓝色冲剂的我流女主。

*以及事故的另一受害人兼嫌疑人,陷入【心理医生不得与来访者保持医患之外其他关系】职业道德困境的我流莫弈。

*放飞自我系列,感谢读者老师们包涵。





“通往天国的门是狭窄的,

容不得两人同时穿过。”



“……,……他在外面等你。”模模糊糊地,有一个声音在我身侧说。


像是隔了一层厚厚的玻璃障壁,那声音断断续续,极为微弱。


我略带困惑地望着这个罩着白色长褂的中年女子——她的神情因我脸上的困惑而变得愈发忧虑了——试图通过辨识唇型来听清她的话语。


……有什么人在外面等我。


“外面”,这个词让我感到一阵恍惚。难道我现在处于某种事物的……内部吗?


我想象深海中一只长须鲸的腹腔。于是光线昏暗下去,空气开始窒闷,腥甜又酸腐的味道升起,一种湿滑但温暖的触感拂过我的手背。我正在被某种更宏大的存在一点点消化……这个念头多多少少让我感到安全了一些。


“……我们都觉得你应该去见一见他。”


女人最后说,语气介于斩钉截铁地命令与小心翼翼地诱劝之间。说话时,她的嘴唇由于紧绷而不自然地痉挛了一下。


我对自己突然敏锐起来的观察力感到惊讶——最近以来,我眼中的世界更近似于层层色块和线条,而非具备明确涵义的实体——而这种转变,似乎是方才女人提及的那个陌生的名字所导致的。


……也许那并不是某个陌生人的名字,而是古老年代流传的颂歌或者咒语什么的也说不定,你看,就是那种能够将沉眠者唤醒、抑或使清醒者疯魔的超验力量。


——莫弈。


我在心里把这两个音节又咀嚼了一遍,体会再一次浮现出来的、抗拒中掺杂着期许的古怪心情。


在这期间,女人和她的同伴已为我解开了拘束衣,披上厚实的外套。


大衣是墨绿色的,很修身,我裹着它,好像水鬼被一团海藻缠住,有点抬不起手来。


“新款拘束衣,恩?”我说,试图和她们开个玩笑。


但是面前正替我系排扣的女孩却有点受惊吓似的缩回了手,忙不迭地向我道歉。


“一切都会好的,再忍耐一下……”


这千篇一律的同情神色让我感到无比厌倦。但我还是依言忍耐下来,回到我的虎尾海马与帆水母们中间,沉默地将手脚交由这几个熟面孔随意摆弄。


绕过曲折的走廊,她带我来到一扇对开的大门前。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宽大的门扉了。


“虽然这不合乎规定……”女人说。是指这扇过大的门吗?


“但是我相信莫医生,也希望这真的能对你……对你们都有所帮助。”她拉动一侧的雕花金属把手。门扉洞开,什么人从背后轻柔地推了我一把,像幼时母亲温柔的鼓励。


于是我坠入一个银白的冷窖中。


门外是无风无云的冬日正午。阳光毫无遮拦地投在前庭的每一寸积雪上,或直射或折射的光线细密地刺透了凝固的空气,像烤箱中一块变形的果冻。


一瞬间,我视野中只余炽烈的白光刺目,脑中一阵嗡鸣。


分明是冬季,耳鸣声却响亮得仿佛要将一整个盛夏的蝉鸣都尽数灌入脑海,我头痛欲裂,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跌去。


落进了一个寒冷甚于积雪的怀抱中。


银白的发丝拂过我尚未冻僵的鼻尖,传来一丝细微的痒意……是还不至于使人发笑的那种程度的细微。


扶住我的男人也没有笑。他苍白的唇紧紧地抿着,浅金色的瞳孔里有一对沉郁的小小漩涡,刮着一场微缩风暴似的。这让他看上去像樽脆弱的冰雕,出自颓废派大师之手……比如说王尔德的《快乐王子》之类的?


我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到自己依旧半靠在他怀中。


“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冰雕王子说,声线有些沙哑,可能是快要化了……我不禁有点哀愁。


“我没事。”不过我礼貌地没有指出这一问题,“我只不过是……她们说,’莫弈在外面等我’。”


不知道该如何表述,我只好把方才女人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也许这句话确是某种奇异言灵,话音刚落,原本虚扶在我腰侧的手便倏然收紧了。我吃痛地皱眉,继而感到腰后的力道放松了稍许。


“抱歉……”他说,“我很抱歉。”


真是个怪人……我看不出这件事有哪里值得他这样郑重其事地道歉的。


在我们交谈的时候,不时会呼出白色的雾气。“抱歉”是一小团,而“我很抱歉”是一大团。沉默是透明的,我幻想着它们可能会有的形状。


在我面前的会是莫弈吗?这个念头如海豚跃出水面,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没能得到我的关注。说到底,无论他是不是莫弈,莫弈又是谁呢?


“不管怎么说,我不想让别人等我太久。”我没头没尾地开口,“虽然不记得了,不过总觉得这应该是我的习惯。”


“恩,我知道。……我就是为此而来的。”低哑的话语,像是在说给我听,又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解答着所有那些不曾被提出的诘问。


身后的门再次被推开了,女人抱着一只牛皮纸袋走出来,向我身旁的男人致意。


我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样谦恭的表情,有点不适应,却又似乎本应如此。


“莫医生,出院手续已经按您说的办好了。”


“多谢。另外,叫我莫弈就可以了。”


闻言,我不由偏头仔细地瞧了他一眼:一手接过纸袋的男人正礼节性地微笑,英俊得无可挑剔,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反而显出一种孤高的傲慢。


“莫弈”就是这样的吗?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欠缺了一点儿什么。


“不敢当,您……”女人笑着推辞到一半,突兀地顿住了,从噩梦中惊醒似地,“您该不会……”


“我已经向协会提交了申请,流程走完之后,会正式注销从业执照。”莫弈颔首,语调平平地说,“我无意以特权践踏行业规定,也并非是认为自己的能力无人能及才作出这样的决定,只是……”


说到这里,他侧头与我对视,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姿态握紧了我的右手:“这是我的责任,所有意义上的。”


……我又听见了遥远的海浪声。浪花拍打着我的鼓膜,隆隆作响,又像是心跳。而与莫弈交握的手如锚点,始终将我翻涌的思绪一端牢牢地固定在现实之上。


这现实又将通向何方呢?自苏醒以来的第一次,我不再恐惧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题外话:


早上整理书房,翻出了十五六岁时候的日记本(吃灰咳嗽)

有点怀念诶嘿,就,仿照当初自说自话的风格写了这一版莫医生 X 你。

想到什么写什么确实很爽hhhhh,虽然可能太自我了,情节没有可读性……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老师们(鞠躬)

啊另外,如果也有老师喜欢这种胡言乱语的风格的话,大概也许这文还有后续……有时间我继续精分产出(x


by 无限近似于话唠的绿(?


FIN.

146
13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热门
管理
后排为蓝蓝激情打call!我喜欢您的各种文风!可以的话请多来点!另外落款是受b站小会员的影响吗hhh
04-01
回复
1
被夸w托马斯全旋开心w现在是无限近似于膨胀的橙(?
回复
0
hhh搓搓圆滚滚的蓝蓝( ´・ω・)ノ
回复
1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啊啊啊老师好棒!!!请务必继续写下去啊
03-28
回复
7
不是老师是你隔壁工位的工具蓝本蓝
回复
0
哈哈哈我说怎么有点眼熟呢
回复
1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蓝蓝超棒,期待后续~
03-28
回复
8
老师一起爆肝吗(你走
回复
0
我努力不咕咕咕
回复
1
查看全部 3 评论 >
管理
蓝哥太厉害了,请务必搞多点
03-28
回复
5
我好屑.jpg被阿普老师夸有那——么开心(比划
回复
0
管理
太太请继续!!【递笔】
04-08
回复
1
我可以我能行(bu
回复
0
管理

哇哦哇哦,蹲后续

03-29
回复
5
不行我要把这个flag先拔掉(bushi
回复
0
管理
真好吃!
04-04
回复
1
举报
坏掉的两个人!未来讲何去何从!敬请收看下一期社会与法(不是)
回复
1
《论san值回升的理论、方法与技术》
回复
0
管理
神仙!
04-01
回复
2
(⁄ ⁄•⁄ω⁄•⁄ ⁄)
回复
0
管理
爱了
04-01
回复
1
管理
03-29
回复
5
管理
04-01
回复
4
管理
03-29
回复
4
管理
04-01
回复
2
03-31
回复
2
管理

03-30
回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