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蒙德往事

来自版块: 酒馆
1339
36
355
132
文章发表:04-19 最后编辑:04-19

——四风守护 西风之鹰·温妮莎篇

 

作者/LabManNo1 雨中火焰

 

一.鹰之灵与鹰之徽

“自由”要求她做什么,那她就必须回应,义无反顾的踏上征途。

鹰之灵:

温妮莎成神之时所化作的鹰神灵,俨然已位于众神的行列。

而鹰之灵,也就是温妮莎,我们下面将从温妮莎在蒙德的地位,与她的职责这两个方面来介绍她。

 

1. 温妮莎在蒙德的地位:

温妮莎作为西风骑士团的首任团长,是带领蒙德解放,重归自由的英雄人物,她的事迹被蒙德的吟游诗人们广为流传。她作为风之神巴巴托斯的挚友,被巴巴托斯写入诗歌,在蒙德传唱千年。

蒙德的两座庙宇鹰之门和西风之鹰的庙宇都与鹰之灵有关,也就是指温妮莎所化作的那位神灵。

(守望蒙德千年,温妮莎履行了自己永护蒙德的承诺)

 

而在温妮莎成神之处的风起地,也有着一座神像,这座神像的含义可能是对作为温迪附属神温妮莎的肯定。(详细见“碎片剧情考察开篇”)

 

2. 温妮莎的职责

只存在于吟游诗人的歌曲和史书中的温妮莎,在大多数蒙德人眼中是一位敢于反抗,英勇无畏的大英雄。

(《温妮莎传记》中的内容,在大家眼中,温妮莎是一位可靠的大英雄)

 

在琴团长眼中,“温妮莎大人,是位温柔而坚强的人,我一直在追寻着她的脚步。

(琴对于温妮莎的憧憬)

 

但鲜有人了解温妮莎内心的纠结与思考,

以及对家族和蒙德的责任心,自身的愿望与责任担当间的矛盾。

温妮莎承受了太多期许,背负了太多的责任。

但她却选择积极回应了族人的期待,默默地承担了守护的责任。

温妮莎本来可以活的更加自由一些,但她将这份渴望压抑在心底最深处,她始终将职责摆在了第一位。

在漫画序章中的那个十年前,温妮莎一族曾被魔龙乌萨袭击,在那一次袭击中,类似温妮莎父亲的角色挡在了温妮莎前面,我们不知道当时的过程如何。我们只知道,在那一次袭击过后,温妮莎一族最终流浪到了蒙德,温妮莎也在流浪的这些年里逐渐坚强自立起来,成为部族中的一根顶梁柱。

在那个时间点,温妮莎不过十几来岁。

十几来岁的温妮莎,成为了剑斗士,成为了她妹妹的唯一希望,也成为了族人们唯一可以寄托的主心骨。温妮莎何尝不想自由且快乐的活着,但她不能,即使有过这种想法,温妮莎也选择将其压在心底,去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

直到,温迪的到来。

吟游诗人温迪的歌声吸引了许多人驻足欣赏,其中不乏青年人,温妮莎其实本可以在此稍微停留一会儿,去感受那平时所体会不到的,温柔如风一般的歌声的,但她只是默默地从那里离开。

这份宁静从来就不属于她。

在温迪因抢羽球被追赶时,偶遇了剑斗士温妮莎,此时她的眼前,温迪是一个需要被保护的弱者,而温妮莎想必也清楚,如果帮了温迪的话,势必会惹来祸患,这与她迫切想要家族自由的愿望产生了冲突。

但她仍然站在了温迪的前面,将温迪与贵族隔开。

这一幕,颇似十年前,温妮莎的父亲为了保护温妮莎而挡在她前面一样。即使有再多的纠结与顾虑,温妮莎也选择了和父亲一样的做法,站在了需要保护的人的前面,无论自己结局如何。


(温妮莎此时的想法,无关乎自己会如何,只想着保护温迪)

 

在温妮莎挡在贵族的面前时,她应当也想到了此举的后果,而为了避免族人受到牵连,温妮莎决定自己去面对她白天所招惹的这位贵族,她并不为白天救下温迪而感到后悔,也许从一开始她就决定好了:牺牲自己,保护他人。

无奈的决定,想要保护什么,必定要牺牲什么,温妮莎这么做,也许只是单纯的不在乎自己的牺牲吧,因此她将妹妹托付给族人,自己一人去迎接荒诞贵族的怒火。

(她并没有后悔于保护温迪的选择)

 

在孤身一人走在前往受罚的路上时,温妮莎内心想必纠结过,她此时也许会想,今后族人命运如何,那位吟游诗人又如何,以及许多许多,或许也闪现过自己不被任何东西束缚,自由活着的念头,在一系列的思考和纠结过后,温妮莎又想到了天空岛,也许在她看来,只有天空岛才能真正帮助她,帮助她的族人摆脱目前的情况。

(天空岛,成为了迷茫的温妮莎此时唯一的想法,也许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何提及天空岛)

 

温妮莎向着这位吟游诗人询问天空岛之事,我个人偏向于只是无心一问,因为天空岛是神明的居所,一个吟游诗人能对天空岛有多少了解,温妮莎心里应当清楚,她这么问也许是在问迷茫的自己,究竟何处是出路,何处是未来。

在温迪劝说温妮莎离开时,温妮莎一口拒绝,因为她身上背负的责任,让她不能跟随温迪,她还有族人。

狮牙斗士的枷锁,从来都束缚不了温妮莎,锁住她的,是守护族人的责任。

(私以为,“责任”这个词,用在温妮莎身上实在太轻了,难以包容她的牺牲精神)

温迪的神性中有能预知未来的能力,此时温迪应该是预知到了如果他不加以干涉,那么明天温妮莎一族将会遭到灭顶之灾。因而他一再妥协,从一开始劝说温妮莎出逃,到答应帮助温妮莎一族所有族人离开。

这里我们发现了一些端倪,按常理来说,就算温迪有能力预见未来,但未来这种东西,如果随便改变的话,势必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温迪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作为神的职责来看,也得尽量避免这种不确定因素的发生,才是一个称职的神。

所以,温妮莎对温迪,乃至于对蒙德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温迪绝对不能让她在这里提前下场。

 

有关温迪这次苏醒,帮助温妮莎解放蒙德,在接引温妮莎成神这件事的起因,我们给出了两种解释:

1. 温迪是提前感知到蒙德的危机,且在这时恰好有一位英雄可以作为温迪介入的纽带(但似乎温迪并不知道是谁)有关这点的证明,联系之前特瓦林篇中,温迪在特瓦林暴走之前的几年就已经来到了蒙德,而我们主角也在风魔龙暴走时恰好到达蒙德(虽然给温迪捣乱了,不过也可能是温迪故意让我们欠人情)

 

2. 温迪之前帮助蒙德产生沧海桑田变化时消耗的神力在这时恢复的差不多了,而温迪又急于寻找辅佐自己一起守护蒙德的英雄人物(参考璃月,全是仙人守护),有关这点的解释,特瓦林篇也有说明,这里就不多赘述了。

 

我们更偏向于第二点,理由是即使没有温妮莎,温迪也会转而选择其他人,来帮助蒙德解放,进而邀请ta成为自己的朋友,一起永护蒙德,这个人选取决于温迪的选择,有点类似于“时势造英雄”的观点,这里的时势指的就是温迪的到来,而在我们的调查中,当时蒙德其实有不少人有这个资质,例如迪卢克少爷的先祖:晨曦骑士莱艮芬德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的温妮莎,更适合担任这名英雄。

(看得出这位侍从骑士有着自由的精神,或许也有资格)

 

上面这些只是小小的题外话,让我们言归正传。

在温迪提出要帮助温妮莎一族所有人逃走时,温妮莎仍旧了拒绝温迪,在她眼里,族人们大多已忘记自由的含义。不通过抗争来让族人们牢记自由,族人们迟早还会落得被奴役的下场。这是温妮莎的选择,也是象征了抗争的狮牙骑士的选择,也是蒙德城即将做出的选择。

(温妮莎的感悟,对于枷锁这一事物的思考)

   其实,这里关于枷锁一词,在这些材料里有着更复杂,更耐人寻味的意义:

 

“狮牙斗士的枷锁”这件材料中颇有“怀璧其罪”的味道,让人不得不心中一寒。

事实上现今蒙德的许多居民,并没有如温妮莎所愿那样“由我们自己去战斗,去争取,去体会”,仍然只是将事务托付给自认为有劳接任的蒲公英骑士,而忽视了自身应持有的责任担当,风之神巴巴托斯所赐予蒙德的‘自由’本意,似乎也在部分人群中被淡忘。

而“狮牙斗士的理想”则蕴含了温妮莎内心理想与现实追求间的矛盾,温妮莎帮助蒙德取得自由,本意也是想还自己一个自由之身,也想随着大家一样,闲暇时去听一听吟游诗人的歌声,自由地生活在这里。

但前有建立骑士团的要务,后有温迪邀请其登上天空岛成神之事,十几岁的少女,未曾拥有过属于自己的时刻。

温妮莎,似乎从未做过自己,她只是一直在回应期待,回应要求,而这些期待,这些要求,一律是以自由的名义束缚在她身上的。

想一想,挺让人伤心的。

在最后温迪帮助温妮莎一族击败了乌萨时,温迪的装扮就是七天神像上风神的模样,也和之前温迪回忆天空岛时出现的斗篷黑影打扮类似:

(温迪与七天神像·风)

(或许天空岛主要由这三位神司掌?)

结合阿莫斯弓和温迪回忆中的三人组有对应之处,我们也有理由怀疑,这里温迪回忆起的三位斗篷黑影,的的确确是对应了三位神。

(除去温迪,剩下的三人组应该对应着无名少年,无名骑士,和女猎手,其中一人应当是古恩希尔德)

而在最后的最后,温妮莎作为风的契约者,前往了天空岛,成为了鹰之灵,成为了永护蒙德的神灵。

但我们觉得,这个地方仍有可以挖掘的地方。

没错,正是温迪与我们分享这段故事时,看到天上的鹰,有感而发的一句话:“都已经过去好久了,她仍然在守望着蒙德”。

或许之前温迪也找过像温妮莎一样的守护神,但是他们最终都离开了,并没有如温妮莎一样—“永护蒙德”,有关这一点的推测,我们同样在“东风之龙”篇给出了比较详细的解释。

我们都认为温迪是帮助了温妮莎以及她的族人获得自由,但其实温迪又将温妮莎身上套上了一层名为“自由”的温柔的枷锁,这个枷锁,温妮莎难以挣脱。

但温妮莎是真正履行了“永护蒙德”的责任,无关他因,一切都是如蒲公英一般温柔的爱,才让温妮莎一直,一直在守护者蒙德

只不过,这份爱对温妮莎来说,有些残酷罢了。

【鹰之灵·温妮莎篇】完

 

鹰之徽:

位于骑士团大门两侧鹰的标志,是骑士团的象征—鹰。

(琴团长的佩剑-西风剑上,也刻着标志性的鹰头)

 

鹰之徽的标志非常常见,不论是现实还是游戏之中。

例如神圣罗马帝国的旗帜,这是一只双头鹰:


Napoléon Bonaparte(和谐)帝国的军旗:

以及《刺客信条》中的鸟瞰点也和鹰有关,在《骑坎2》(敏感)中旗帜里,鹰也作为一个大分类而存在着:

可见,在许多地方,我们都能看到鹰作为一个标志,出现在各种有象征意义的物品上。那鹰之徽到底代表了什么呢?按照我们对鹰的一般理解来看,鹰象征着搏击,自由和迅猛。同时鹰也被誉为“天空之中的霸主”,象征着鹰在天空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而根据我们查到的鹰旗的郑治(和谐)意义,我们发现,对鹰的崇拜也是皇权的象征

这和西风骑士团在蒙德的地位有些相似,事实上,西风骑士团主掌了蒙德城上至与他国外交事务,下至维护蒙德市内基本治安,甚至于教会也隶属于骑士团旗下,当然,有关教会这点我们之后在详细介绍西风骑士团时再说。

换言之,整个蒙德,西风骑士团担任的不仅仅是维护的作用,更是担任了统御和引导的作用,西风骑士团实际上**了整个蒙德。

按常理来说,骑士团这类机构,应当是军事机构。按照我们一般的认知,西风骑士时代应该是资本主义时代,再不济也是古罗马的共和制,理应分权而治。

我们先看一看璃月港的**结构,首先岩王帝君一直与璃月人民同行,是既有名义,又有实际的统治者(虽然不过多干涉璃月)

然后璃月实际上是由“七星”所掌控的,他们是各个大商会的头领,主要司掌璃月的经济变化。

最后璃月还有一道保险:“仙人”,璃月的最新剧情中,我们得知,在七星失职时,仙人有责任引导璃月人民。所以璃月政体实际上非常完善,保险也比较多。

我们再看一看面对愚人众时,蒙德和璃月的应对效果。

 

我们先看璃月——偌大的璃月港,愚人众是如何渗透的呢?通过开银行,愚人众才在璃月有了一块落脚点,但全大陆通行的货币“摩拉”就是以璃月的神来命名的,可以说,愚人众是硬生生拖着一车又一车的摩拉,才在璃月有了一处据点。所以剧情中的那位“公子”阁下,在救下我们之后,只好将我们先带到银行这种比较容易被盘查的地方避风头。

愚人众,在璃月,并不能掀起太大的风浪。

 

而在蒙德,先不提愚人众能三番五次尝试干涉西风骑士团内政,就从愚人众直接包场了蒙德的歌德大酒店当做根据地,就能看出愚人众在蒙德的势力是比较大的。

是西风骑士团能力不足吗?作为副团长的琴每日手撕数个遗迹守卫,丽莎作为须弥学院里百年难遇的天才,而凯亚则身为故国坎瑞亚的皇子,想必也略精谋略,这样看来西风骑士团内其实人才济济,为何却被愚人众欺压到这种地步呢?

原因还是像我们之前说的那样,西风骑士团过于独揽大权了,我们从琴的个人线就能看出,身为骑士团代理团长的琴,每天既要帮人找猫,也要考虑交通路线是否通畅,还要出席主持与愚人众的会议(主线剧情)。最终因为疲劳过度,晕倒在我们面前。

可以说,琴的状态,就决定了蒙德的状态,一旦琴倒下,如果没有像凯亚这样主动安排工作的润滑油,那么骑士团就会乱作一团。

(担任代理团长前—气质高雅,眼神威严有力)

(担任代理团长之后—身体虚弱,两眼虚浮)

蒙德小贴士:团长有风险,任前需谨慎!(希望の花)

 

 所以,西风骑士团的弊端,出在这里,没有能很好的利用手中的资源,权力过于集中,城市的兴衰完全看“团长”的个人能力。

而蒙德的民众也颇有种甩开责任的感觉,城市出了问题,反正有骑士团的各位,我们又何须操心呢?而骑士团又不得不事无巨细的处理杂务来维持自己的形象,让民众保持信心,这才导致蒙德陷入这种病态的循环,才让愚人众有了可乘之机。

可以这么说,西风骑士团的鹰,是一只军国体制的鹰,蒙德的一切都由**管辖,鹰庇护一切,但鹰的翅膀始终遮蔽不了每一处。

明明这种军国体制是战时的紧急措施,不知为何和平的蒙德仍然在采用这种体制,看似自由的蒙德,是建立在某些人的巨大牺牲之下的。

【鹰之徽篇·完】

 

二、西风骑士团小结

西风骑士团作为蒙德唯一的统治机构,其管辖范围非常之广,治安,税务,护送,祭典等等。

甚至于西风教会也隶属于西风骑士团(来自于琴对于芭芭拉的语音)

独揽大权的西风骑士团,只能尽可能的做完每一件事,但很难去做好每一件事,颇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这里也不得不提到,西风骑士团对待克利普斯老爷的态度问题:

(西风骑士团在此情况下,还是以名誉为重,究竟为何呢?)

西风骑士团的做法令人不解,在我们眼中看起来担任守护蒙德重任的西风团,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讲吗?

西风骑士团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是非之分,而这么做的原因,我想有两个:

1. 承认克利普斯老爷的事迹,无疑在说明西风骑士团的无能,而此时西风骑士团的一些高层已经意识到了愚人众的渗透,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上表露西风骑士团的无能,等于给了愚人众一个可乘之机,也暗示西风骑士团其实此时能力不足,原因未知。

2. 西风骑士团可能在漫长岁月里逐渐失去了原初的本心,在他们眼中,骑士团就应该是蒙德的权威,而他们则必须要维护这份权威。其实到了这个地方,西风骑士团的一些高层的想法,就和一千年之前的那些贵族的想法有些相同了。

当然,我们也考虑进了骑士团高层其实是出于保护的想法,所以才让迪卢克暂时远离骑士团的可能,因为此时的骑士团正在蹚浑水,他们不想让迪卢克跟着他们一起蹚浑水。

这种想法缺少证据,因此我们最终放弃了。

 

总的来说,就关于迪卢克父亲一事上,西风骑士团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大,也逐渐偏离温妮莎当初创立西风骑士团的本心。

骑士团,或者蒙德,或许还需要一次革新。

【西风篇·完】

 

结束语:

感谢大家的收看,喜欢本篇西风之鹰内容的话,请给我们一个小小的点赞哦!

由于下周就要期中考试,所以下一次的更新可能会拖的更久一些,是在是很抱歉!

愿风神与大家同在(恶)~

再见啦,期待在下一篇与各位再见~

 

注:本篇部分材料来自【空屿瞭望台】再临测试部分合成材料文字介绍一览

355
132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36
132
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