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贴一段N年前的小说《文明》里的章节给一些心绪难以平静的吧友

来自版块: 酒馆
120
6
18
5
文章发表:08-05

太长不看可以看标粗蓝色部分


“沙星的广大民众们,欢迎收看公众新闻网络的特别节目:不败名将方博威的遗孀——军校之花安歌儿夫人公开演说,下午4点整,现场直播,绝对不容错过!”街角的大显示屏上,新闻播报员一遍遍地重复着节目预告,在街头上游荡徘徊的**者们开始慢慢地聚集起来。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冰原星基地,远征舰队的官兵们也纷纷来到活动室,巨大的电子屏开始插播方博威上将生前的一些精彩镜头,安歌儿夫人的影象也穿插其间……

 

   “上将阁下?有没有必要把议会的这些东西掐掉?”麦克代斯走到巴比伦罗的身边请示道。

 

   “呵呵,算了吧!现在掐掉实在是太突兀了,而且,沙星的公众新闻网络应该是全开放的,任何人都有收看新闻网络的权利,连服刑的罪犯都可以。”巴比伦罗摇了摇头,“要怨就得怨议会派这帮混蛋,把本来应该是客观反映事实的新闻网络当成可以利用的工具进行煽动性工作,完全违背了扬风阁下的初衷,可恶!”

 

   “您说安歌儿夫人会作对我们不利的鼓动吗?”孙家强有些担心地问道。

 

   “呵呵,应该不是针对我们,即使是鼓动我们的将士,也不用害怕,我们是真正跟随方博威上将战斗的人,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他的真正意志!安歌儿的言论对于远征舰队没有说服力。我想,执政官阁下现在应该更加伤脑筋吧……”

 

   ……

 

   “执政官阁下!无论如何,请下令掐掉这些信息吧,以安歌儿夫人的名义,恐怕随便说点什么,我们的舰队就会彻底崩溃!”李星焦急地请求着。

 

   “……我也认为掐掉是比较安全的处理办法。”罗雨禾赞同道,“亢龙舰队的军心经不起什么刺激了。”

 

   “不必了,现在掐掉太明显了,”多泽固执地否决道,“安歌儿夫人不会有你们想象的那种言论的。”

 

   “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动摇我们的军心,议会不会煞费苦心地组织这样的演说的!”李星看着画面已经切进演播室了,更加心急如焚。

 

   “好了,我说不必就不必了!”多泽摆了摆手,“你们出去吧!”

 

   “……”罗雨禾和李星对视一眼,彼此交流着无奈的叹息……

 

   房间的门关上了,多泽顺手关了灯,在一片黑暗中静静地等待着演说的开始……

 

   “……我既然打算过平静的生活,那么谁也不能让我回到纷争的旋涡……你也不能……!”安歌儿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响起,多泽露出会心的笑容,周青啊,军校之花可不是你能随意操纵的女人哦……

 

   ……

 

   “麻烦您,请直接开到沙星防卫总部吧。”安歌儿对司机点头道。

 

   “哎?”随行的奇洛克连忙阻止道,“夫人,您想作什么?周青先生已经在演播室等您了,演说马上就要开始了!”

 

   “对不起,我比较喜欢空旷一点的环境,而且,如果能够直接面对听众比较好一点,所以,我想在总部的广场演说,能不能麻烦您跟议长先生说一下,为我安排好。”安歌儿微笑道。

 

   “可是……夫人,您一直没有说……这个……现在突然提出来……”奇洛克对于这样的要求有些措手不及。

 

   “呵呵,可是,你们也一直没有问我啊,我很想告诉您,但是,从昨天议长离开后,就没有人再来和我作过什么协调了,我没有机会啊……”安歌儿微笑着软语道,“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帮我安排。”

 

   “呃,这个……”奇洛克一阵犹豫,“我先向议长请示吧……”

 

   “好的,请向议长转达我希望在万众瞩目下演说的愿望,对着摄象机我可能没有说话的心情……”安歌儿微笑道。

 

   5分钟之后,公众新闻网络重新发布消息,安歌儿夫人的演说被临时改到了沙星防卫总部的广场现场演说,时间推迟一个小时……

 

   推延的时间并没有影响人们的热情,实际上,能有机会一睹传奇美人军校之花安歌儿夫人的芳颜,对于很多人来说觉得等一辈子也是值得的!于是,沙星防卫总部所在的第1区,以及相邻接的第2、3、4区的人们,都纷纷使用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赶往总部广场,对于那些住在远处的人们,仅仅推迟一个小时反而成了让他们抱怨的由头……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超过了埋骨长廊大捷时的狂欢和动乱开始阶段围攻多泽时的规模,美女的吸引力的确是无与伦比的!

 

   5时正,在人群近乎疯狂的呼喊声中,一架小型飞行梭在三架威武的流沙k-41护卫下缓缓降落到了广场的平台,舱门打开,会场在一瞬间变得死一般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先发出这样的声音,一席白色的长裙轻轻地从机舱飘出,顺着舷梯拾阶而下,乌黑的秀发用一块兰花的手帕随意的束起,裙裾与发丝在流沙k-41降落时搅起的空气乱流中轻舞飞扬,安歌儿抬起手臂轻轻地撩动额前的乱发,倾国倾城的绝美脸庞开始在阳光的映耀下露出淡淡地微笑……

 

   所谓明星,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某种技巧调动人类心灵深处的激情的人,让人们忘却现实的一切,被不顾一切的热情激活,爆发出狂躁极度无理性的冲动!独处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很奇怪:一个歌唱的比一般人好一点的家伙而已,凭什么让人五体投地?但是,当你迷失于演唱会或者比赛现场上那些混乱的人群、喧嚣的欢呼的时候,你就可以深刻地领会到明星对于人类感性的巨大驱动力了……

 

   从安歌儿走出机舱之前,周青一直把到目前为止的狂热场面归结于传奇美人的明星效应,不过就象一个另类的歌星而已。虽然安歌儿突然提出要现场演说令他有些意外,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女人嘛,总会有些虚荣的追求,安歌儿自己也说年轻时向往军人的荣誉,现在又想再度领略这种万众瞩目的荣耀也不奇怪……

 

   安歌儿走出机舱后的那一瞬间,周青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不同,本以为会盛装出席的安歌儿夫人居然穿的和昨天在家时一样朴素随意;本以为场面会更加的火爆,人群的噪音至少要再大一倍,却发现人们的情绪开始平静下来……实际上,安歌儿本身给人带来的就是宁静的美啊,象月夜的湖泊给人安详……周青发现自己好象犯了个错误,打开了一个自己根本控制不了的魔盒……

 

   “夫人……”周青迎接上去,以标准的绅士礼仪引着安歌儿走到平台中央,忽然低声恳求道,“无论如何,请以沙星大局为重……”

 

   安歌儿回头看了周青一眼,对这个年轻人此时的觉悟颇有一些欣赏,虽然很有些后知后觉的意味了……

 

   “大家好,我是安歌儿,一名园艺师,沙星公民,退役军人……当然,更为大家熟悉的身份可能是不败名将方博威的妻子……”没有激动人心的作秀,安歌儿的开场白象发自一个新来的转校学生一般平淡无奇。

 

   人群中没有掌声,周青的心里咯噔一下仿佛断了什么——理性!安歌儿夫人在引导人们的理性回归!对于利用人们热情起家而又为无法使之消退而苦闷的议会派来说,理性的回归究竟是福是祸?这个传奇中的人物,难怪让一代天骄都拜服裙下,在举手投足的不经意间让人不自觉的陷入一种特定的心理状态……何尝不是领袖者必备的风范啊……周青的眼睛里第一次透出失算的阴影!

 

   “……所以,我想先从我的丈夫——方博威说起,”安歌儿继续说道,“我的丈夫牺牲了,对于大家来说,他的去世代表了很多意义,有人说他是死于阴险的降临帝国的刺杀,有人说他是死于当代执政官的陷害,有人说他是死于我们的科技对于第二空间掌控力的不足……但是,对于我来说……”安歌儿停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是死于自己的职责!

 

   “我的丈夫是一名军人,对于沙星的军人来说,与降临帝国作战,保护沙星文明,服从执政官的指令……甚至死亡!都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所以,当我的丈夫选择军人这个荣耀的时候,无论最后出于什么原因,他今天的结局都是一种理当所然!”

 

人群中没有私语,只有一张张惊愕的面孔,安歌儿看似柔弱的身影仿佛变成大理石雕塑一般冷漠坚硬,谁能把死亡当作一种理当所然的事情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冰山美人啊!

 

“我不是一个冷血的女人……”仿佛猜透了众人的心思,安歌儿继续说道,“博威逝世,我比这里的任何人都伤心!对于你们来说,博威的死只是一个偶像,一代军神轰然倒下,然而,对于我来说,我失去的是那个在军校女生宿舍前守候一夜的傻男孩,是那个对整个世界说把所有的荣耀献给我的勇敢骑士,是那个因为我一句淡淡地厌倦就放弃一切权位陪我归隐的痴心人……是那个十年间朝夕相处相濡以沫的男人,是那个做在窗边静静地看我修剪花枝的绅士,是那个只喝我泡的茶的固执家伙……是为我撑开的那片天空啊……”说到这里,前排的人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安歌儿那吹弹得破的绝美脸庞已经挂满了泪痕,而她演讲的声音却没有一丝凝滞……

 

   “夫人在哭……”

 

   “夫人在哭……”窃窃的私语如微风荡起的波浪在人群中扩散开来,摄影师及时地把镜头给到面部特写,然而安歌儿却背过了脸,不让人们看见自己的泪脸……

 

   “夫人……”连周青都忍不住上前一步,然而,开口的一瞬间,发现自己似乎不该如此容易被别人的行为影响,有悖于自己一向的风格,于是,生生地压抑住继续说话的冲动……挥手制止了摄影师追拍安歌儿泪脸的行为。

 

   “……”似乎是为了稳定了一下情绪,又似乎是给众人窃窃私语的时间,安歌儿夫人的演说暂停了大约1分钟,那动听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但是,这些感性的东西没有意义,只是丰富人类的生命,给灵魂一种寄托而已,对于整个文明来说,伤心、失望、愤怒乃至仇恨并不能使文明延续或者进步,使文明得以存在的是每个个体的理性和责任!地球时代,80亿人的牺牲掩护了沙星先驱者的逃亡;扬风阁下领导的方舟舰队,几经生死,创造了沙星文明的重生;几代先辈的努力,卧薪尝胆,换来了今天灿烂夺目的文明硕果……所以,我的话题再度回到了责任之上!我的丈夫方博威死于自己的责任,这是他最伟大的归宿!我想请问诸位,问所有的沙星人,你们的责任在哪里?”已经不再是梨花带雨的美人了,安歌儿的气势完全盖过了那几架护卫的流沙k-41,透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巾帼风范!

 

   “议会的诸位先生提出对执政官体系的质疑,他们有理由这么做,因为这是社会,是沙星文明赋予他们的责任,他们生存的价值就在于为人类文明的发展提供新的思辩和哲学!众神舰队支持议会派理念,他们也有理由这么做,因为这也是沙星文明赋予他们的责任,军队存在的价值就在于成为人类文明变革进步的基石,姑且不论他们的选择是否正确,至少他们做的是份内的事情!多泽的行为受到大家的质疑,很多人认为他嫉贤妒能以权谋私害死了我的丈夫,但是,即使如此,他的行为也没有超出自己责任的范畴,他所用来‘谋私’的‘权’也是沙星文明赋予他的,所以他即使错也是错在自己的份内,如果要纠正他的错误,是议会和长老团的责任……那么,现在,我要问在座的诸位,你们的责任在哪里?你们份内的事情在哪里?

 

   问题一出,全场死寂,只有摄影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摄影机,有些宽慰地松了一口气……至少,我还答的出这个问题,我离自己份内的事情不是太远……

 

   “你们知道现在沙星的人民,你们自己吃的是什么吗?”安歌儿没有给人喘息的余地,继续大声地质问道,“你们吃的是沙元80年,也就是3年前储藏起来的食物!沙星近1/3的食品仓库已经空了!而农业工厂里那些机器人却都在无所事事地闲置着,大量的食物成熟了之后却没有人处理,又重新回到物质循环体系中去了……”

 

   “农业工人!在场的有没有农业工人?在听我说话的有没有农业工人?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的职责在哪里?我为你们的演讲已经结束了!请你们离开!求你们离开!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安歌儿的双目发出奕奕的光辉,声音却开始略带一些嘶哑了。

 

   会场停顿了一会儿,开始有人离开了,虽然是零零星星地几个,但是,却象死水微澜一般给人带来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没关系,暂时不愿离开的人可以继续待在这里,即使我下面的演讲不再是为您而做的您也可以再听,我会一直说下去,不论为谁,只要有人听我就会永远说下去,直到博威来接我为止!”仿佛想起什么温馨的回忆,安歌儿夫人淡淡地笑了。

 

   “知道这次动乱中有多少人受伤吗?军方不完全统计有155820多人,这还不包括一些不是因为动乱是正常患病的人群,他们都在哪里?呵呵,除了少数幸运者被军方医院收留了之外,其他人都躺在全自动生命维持箱里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呢!所以,医疗人员!医疗人员在哪里?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的职责在哪里?谁赋予你们权力放任受伤的患者不管在这里凭借着冲动和热情而放纵?请你们离开!”说到最后一段,夫人的声音开始越来越高亢,最后五个字几乎达到一种声嘶力竭的程度!

 

   人群开始骚动了,更多的人慢慢地退出了人潮……

 

   “我的下一个问题是……”安歌儿夫人摆手拒绝了工作人员递上来的一瓶水,“我们还有一半的仓库装有各种物资,理论上至少还可以支撑大家胡闹2个月!但是,却发生了因为物资缺乏爆发斗殴的事情,为什么?……因为所有的重型运输船都休息了,所有的公共交通系统都瘫痪了,私家悬浮车事故是去年同期的200倍……”

 

   可怕的女人!周青努力保持自己的头脑不随着安歌儿的声音高低而思绪不定,转头望去,在场的议员们个个面有惭色,连凯尔菲斯等人也是一脸懊悔的样子,哀——道理并不难懂,难的是把它说出来别人肯听肯信!相信来这么一场同样的演讲自己也没有问题,但是,说的连凯尔菲斯这样桀骜的家伙也深以为然,哪怕仅仅是这一会儿时间,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大概从演讲开始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为了最后营造出这样一种效果吧,如果这一切都是有控制的,那么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

 

   “啧!小孩子游戏!”天月基地的秘室里,被尊为座上客的神秘来访者侧头看了看陪在一边的众神舰队指挥官史恩上将,“周青毕竟只是个文人,玩这种**游戏,难道真的指望不费一兵一弹就收了亢龙、远征两大舰队?这是逃避问题的方式,看来他并没有真正懂得我的铁血理论!只有巨大的牺牲、流血、灾难才能推动文明的重生!”停了一下,直盯着史恩的脸问道,“让我奇怪的是你?你为什么就突然要去支持这样一个人,就算他能力的确很出众,但是,好象也不至于到了让你这样的人五体投地的程度吧?你究竟想从这场变故中谋取什么呢?你在追求什么样的目标呢?”

 

   “……”史恩没有回答,默默地看着演说的实况转播,幽暗的灯光下,象一尊大理石雕塑一般冷淡而捉摸不透……

 

   “……轻舞江山曲……挥尽英雄志……”神秘访客低吟一句,“周青好大的口气啊,江山曲好舞,英雄志岂是人力所能及的东西,更莫说‘挥尽’了!恐怕最后自己作了别人的道具尚不自知啊……”说着,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史恩。

 

   “……”回应的依然是长长的沉默……

 

   历史学家将沙元83年到84年沙星文明这段混乱的岁月分成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将所有沙星民众卷入的动乱阶段,持续了大约20天,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全民参与,整个社会运转停滞,但是没有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出现。安歌儿夫人长达6小时的不间断演讲为这个阶段画上了句号,象她自己所承诺的那样,她一直演讲到最后一名听众也离开了会场才强撑着走下了讲台,当然,也有人说最后一批听众是被周青派治安部队给强行驱逐离开会场的,但是,无论如何,这并不影响沙星的民众开始觉醒,社会秩序开始逐渐恢复,即便很多人对事情的结果还很不满意,认为执政官多泽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如安歌儿所言,追求这件事情的结果并非社会给大家的责任,长期以来的信赖让人们坦然地相信,光荣的军队最终会给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的。

 

   演讲结束后第二天,议会以压倒多数通过表决,众神舰队出征,军队系统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标志着第二阶段——内战阶段的开始!

18
5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举报
回复

15年前的小说,有些章节的情节还感觉似曾相似,历史总是不断重演,人类的故事没有新的。


总结一下:米忽悠是商业化的公司,你也不是他们的股东,你的职责呢?天天在网上为了一些自以为很重要的事情跟无聊的人对线,这就是你要做的事么?


袁隆平:我还是让你们吃得太饱.JPG




08-05
3
举报
回复
|
0
楼主说的对_(糖葫芦)_(糖葫芦)
举报
回复
和别人对线对自己只有坏处,还不如呆在和谐的米游社

08-05
2
举报
回复
好长,但是看完了。我现在就是在崩坏三里养老,之后就混在米游社。

08-05
0
举报
回复
|
2
建议去看看全本,虽然比不了三体这种科幻巨作,毕竟是牙医写的,但是比现在一些网络小说可强多了
举报
回复
总得有个发泄的地方

每个人对于游戏的爱表达方式不一样。 当然,主动对线不可取。
08-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