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提瓦特史—零》

来自版块: 酒馆
144
2
13
6
文章发表:05-03 最后编辑:05-03

作者:LabManNo1

雨中火焰

那么我要开始说了哦

这是一个谁也没有听说过的神话故事

 

 

是的,这是一个六千年前发生的故事。

那是一场撕裂天地

粉碎星辰的漫长大战

没有任何人记得,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即便如此,唯独我,一直将这个故事铭记于心。

——特图【游戏之神】


希望各位将此篇内容也看成游戏一样的东西哦(笑),即便没有【十条盟约】的约束,也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和平的玩耍。

那么,

我要开始说了哦。


一.烈风往事

肆虐的烈风逐渐平静下来,留在高塔上的三人,虚弱的好像随时会被这残存的烈风给卷走。

天地依旧黯淡着,唯有封印术式还闪烁着光芒。

骑士—古恩希尔德看着四散的风元素,略显担心的向着另外两人询问:“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吗?他……真的被我们击败了吗?”

此时正躺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的风之精灵用一只手撑起上半身,挤出一丝微笑,回答骑士:“是的,他被永远的封印在这座高塔之下,你和你的族人们,今后不必再担惊受怕了。”

风之精灵的气息逐渐平稳,他又看着飞向高空的大量风元素,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如果你担心这些风元素会带来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它们完全无害。不过这么大量的元素汇聚到高空的话……说不定会产生什么有趣的元素生物(Elemental Creature)呢?”

然后,一直未说话的少年开了口。

“为了……防止意外,这里还是……不要再住人了……元素气息……太浓烈。”少年说道。女骑士则是默默将少年和精灵所说的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风之精灵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的手中也多出了一把弓。

女骑士一眼便看出,那把弓是阿莫斯的弓,就在刚才,这把弓随着它的主人,一同被……骑士不忍回忆,便默默的低下头,为牺牲的友人默哀。

风之精灵尴尬的笑着,他向女骑士解释道:“这把弓只是拙劣的仿制品而已,如果没有那种‘距离心之物越是遥远,那种力量愈是剧烈’的情感的话,是无法再现那把弓的原型(antetype)的。”风之精灵解释完,便控制弓向着塔底的飞去。

 

破碎之梦,零落之思

  思绪封印,垂念消逝

身已随风去,何处寻真心

烈风撕碎情思,寒霜接纳枯心

以此为祭,表我之心

白色之原,终化绿地

这也是这位风之精灵,最后一次谱写这种诗歌。女骑士不知道的是,这把弓上,被风之精灵刻下了四人的名字,那是对亡友的祭奠,也是四人同生共死的友谊的象征

或许将来有人能幸运的得到这把弓,不……得到它,应该是不幸吧。那么这个人,或许会有着和她类似的遭遇吧,毕竟,如果没有强烈的超乎想象的情感,应该也不会和它产生交集。 风之精灵这样想着,直到眼中的弓小到再也无法捕捉。

 

 

Extra


“温迪,温迪,我们听说你会许多古文字,旅行者无意间找到的这把弓上刻着这些名字一样的东西,可以请你翻译一下吗?”派蒙带着金发的旅行者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那是当然,我可是温迪,有什么我是不知道的呢?请我喝杯酒,我就告诉你。”吟游诗人温迪,笑着回答。

“让我看看,嗯……上面写的是:阿莫斯,古恩希尔德,波瑞亚斯和温迪。”

“为什么上面会有你的名字啊?!”派蒙着急地问道。

“这个嘛,就说来话长了,我现在正好有急事,等下次,你拿酒过来,我再慢慢和你讲吧。”说完,这位吟游诗人便不见了踪影。




什么?你问到底哪部分是真实的?哪部分是编造的?

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如果全是真实的话,那岂不是和树的年轮一样只有记录没有色彩了吗?

怎么想都会很无聊吧。


13
6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2
6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