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提瓦特史—零》

来自版块: 酒馆
154
2
17
5
文章发表:05-03 最后编辑:05-03

作者:LabManNo1

雨中火焰


那么我要开始说了哦,

这是一个谁也没有听说过的神话故事。

 

 

是的,这是一个六千年前发生的故事。

那是一场撕裂天地

粉碎星辰的漫长大战

没有任何人记得,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即便如此,唯独我,一直将这个故事铭记于心。

——特图【游戏之神】

 

希望各位将此篇内容也看成游戏一样的东西哦(笑),即便没有【十条盟约】的约束,也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和平的玩耍。

那么,

我要开始说了哦。




二. 北地王冠

     蒙德城,被大陆上随处可见的吟游诗人们称为自由之都,牧歌之城,以及“北境之王冠”。

但蒙德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王”,那么这顶“王冠”,现在保存在哪呢?

答案当然是——因为没有“王”,所以有没有王冠,都无所谓吧。

不过可以透露给你一些秘密哦,原本这片土地,是存在有资格戴上王冠的人的。不过因为他执意拒绝,所以蒙德城就变成现在这样靠骑士团来维护的城市了。

你问他现在在哪?很抱歉,从认知角度来看,“他”应该已经不在了,但别这么早就灰心哦,据说在奔狼领的某个地方,他以另一种形态存在,并以他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着这片土地。

 

在风之塔的大战结束之后,骑士回到了她的部族,而风之精灵与少年,则前往了另一个方向,据传在此之后少年匿迹,而对少年的去向,风之精灵闭口不谈。

又据传,游历过蒙德的吟游诗人,一定要学会一句诗歌,否则会被质疑是否去过这座牧歌之城。那句诗歌的内容很简单:

“以吾之心安抚大地,以吾之躯接纳风雪,

吾身即是风,风即是吾身。”

 

“还有一件事要处理,我们之后再过去,这件事对我们(old deus)来说很重要,放心,不会耗费太长时间的。”风之精灵对骑士说,骑士点头致意,便匆忙向部落赶去,告诉族人暴君陨落的消息。

眼见骑士消失在视野中,风之精灵转过头面对那位寡言的少年,像是再三确认般问道:“波瑞亚斯,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再给我些时间,我或许能找出更合适的方法,来帮助那些人……”

“不必……那种方法……没有的……我清楚的很……”少年打断了风之精灵的话,坚定地回答道。

而后,两人便前往了位于迭卡拉庇安领地正南方的一处地脉交汇之处,也是被当今世人们称为“奔狼领”的那片区域。

 

在骑士——古恩希尔德刚刚将胜利的消息告诉族人时,一阵强烈的震动感便传来,其气势彷佛是在重新锻造这个世界,震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震动便停息了,随着震动的止息,古恩希尔德和她的族人们突然感受到了“生命力”在大地之中的涌现,即便此刻部落外仍然冰天雪地,但生命的种子已在大地埋下。

古恩希尔德和她的族人们虔诚的赞美这神迹,感恩着神明赋予这片大地以生机。为此,他们为这位风之精灵修建了一座雕像,以表示对他的赞美和感恩。

 

 

地脉交汇之处那一片小小的空地上,只剩下了风之精灵一人。

 

 

 

还有,化作灵体的少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变为了他原来的形态——北风狼王的模样。“这样一来,你就只能成为地缚灵一样的存在了……波瑞亚斯,这是我的真心话,趁现在力量还没有深入地脉,我们还有机会逆转,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到办法重塑这片大地的……”风之精灵仍然在尝试劝说。

“何必呢?你心里应当清楚,要完成这么浩大的工程,如果不从我们身上拿出力量,根本无法进行。况且,这也算是,我的追根溯源了吧。”巨大的狼形灵体摇了摇头,接着说了下去,“这片地方,就留给我和我的狼群吧,让那些人不要擅自闯入这里,不然地脉的力量很可能会失控的,我就在这里,继续守望着这片大地吧。”

而后,狼形灵体又用尾巴蹭了蹭风之精灵的身体,对他说:“你也有要完成的事吧,祝你好运,我的,朋友,希望我们下次相见,不会太远。”

 

风之精灵回到了古恩希尔德的部落,对于少年的去向,他闭口不谈,人们知道风之精灵有他的难言之隐,便不再询问那名少年的去向。

无论他是谁,性格如何,只有风之精灵心中知道,便好——人们达成了这样的默识。

也只有风之精灵知道,本可以成为引导众人的“王”的少年,选择了牺牲自己,将力量,注入了他所爱的这片土地,自身则化为灵体,默默地守望着她。

 

以吾之心安抚大地,以吾之躯接纳风雪,

吾身即是风,风即是吾身。

 

在风之神调用自己的力量吹散冰雪,引来暖风时,他唱出了这句诗歌。

那是北风狼王的生命终结之前,他对风之精灵说的话。

这句诗歌被蒙德的人们听到并记录下来,成为“牧歌之城”中,最受吟游诗人喜爱的一句诗词。

 

  Extra

  “温迪,我看到吟游诗人们在开始唱歌前都会来上一句‘以吾之心安抚大地,以吾之躯接纳风雪,吾身即是风,风即是吾身’,为什么每次看你唱歌都没有听你唱过呢?”

那*,*蒙和金发的旅行者在酒馆偶遇不唱歌的温迪时,她好奇地向温迪问道。

“是吗?呵呵,也许我比较笨吧,我无论怎么学,都学不会那句歌呢。而且,难道我的歌,不比那句诗更有意思吗?”温迪喝了一口蒲公英酒,向着小派蒙吐了一口气,笑着回答。

“唔,一股酒气,你果然只是个卖唱的,连这么简单的歌词都唱不出来。”小派蒙因酒气而涨红着脸,叱责着这位随性的吟游诗人。

“或许吧。”温迪喝完了酒杯里的酒,朝着老板喊道:“老板,再来一杯,酒钱由他来帮我支付。”温迪指向了旁边坐着的派蒙和旅行者。

“喂!我们可没答应,对吧,旅行者。”小派蒙有些生气地的回应温迪。

“作为回报,我会把上次你问我的问题,讲给你听哦。”温迪接过酒,痛饮了一大口。




什么?你问到底哪部分是真实的?哪部分是编造的?

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如果全是真实的话,那岂不是和树的年轮一样只有记录没有色彩了吗?

怎么想都会很无聊吧。

17
5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惨案

06-13
回复
0
举报
惊了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