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第二章:回忆

来自版块: 酒馆
108
1
30
0
文章发表:05-06 最后编辑:06-27

目录贴

静静躺在床上,吐出的冰寒气息逐渐变得温热,云流同之前的数个夜晚一样睁着眼睛,望着并不明朗的星空,直至在自己也没发现的那一刻才昏昏睡去。


曾经有人这么问过他,“我以后每天都给你讲睡前故事,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比自己小了两岁的妹妹云曦,抱着一本她还认不得太多的故事书,趴在哥哥的枕头边上劝他放弃加入骑士团的打算。


骑士团本质上只划分出了四种骑士,分别对应四种美德:侦查的鹰之敏锐,雪牙的狼之忠诚,信风的龙之守护,蒲公英的狮之血战。


那个时候的云流,毫无疑问是想要和父母一样选择成为信风骑士的一员。


而遵循信风骑士的传统,他必须要从十二岁开始训练,在十六岁成人之前取得足够好的成绩,然后才能成为信风骑士的一员。


再往后的追求就应该是努力取得神之眼的认可,成为一名信风龙骑——那是风神对子民最高的认可,也是让云流一直引以为豪的父亲在骑士团获取到的荣誉。


不过当时的云曦并不能理解哥哥的追求,她只是觉得哥哥厌烦了自己,也厌烦了这片从小就生活在其中的森林,故而想要借此离开,便去到城中不再回来。


那天他终究是没能撇开妹妹前往蒙德城,因为他同样在辗转反侧中看到了枝杈间的星空,注意到了已经睡过去的云曦,还有她仍旧带着红晕的脸颊。


小心翼翼地把妹妹抱回她自己的床上,为她擦了擦还未干透的泪痕,轻轻拉开门,就看到了同样未睡的父亲,还有在月光下散发幽幽光芒的一片小灯草。


“风总是眷恋着他诞生的地方,即便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行的愈来愈远,也从未忘记风起之地的温暖。”父亲念的是写在母**记本扉页上的一句话。


“可是喝了酒的人就算是在寒冷的半夜也没办法爬到床上。”云流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自己确是这么说的。


那天晚上父亲大概和云流聊了很多,不过他真正记住的东西并没有多少,到现在也就是开头的那两句记得格外清楚,至于其他的,忘便忘了。


后来他们搬了家,离开了那片铺满小灯草的地方,在蓝晶湖畔搭了新的木屋,又有很多过去的记忆也渐渐淡忘在了淅沥的水声中。


“笨蛋……”


仿佛再次听见了妹妹的耳语,云流睁开眼睛,看到了枕边仅剩下了那本换了不知多少次封皮的故事书,也听到了自己渐重的呼吸声。


披上衣服,推开木门,迎面撞上冰冷的月光,眼泪莫名地落在地上,也染上了一丝霜色。


他捏了捏因为空气太过寒冷干燥而有些刺痛的鼻翼,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起来,“这个温度……冰池那边多半是发生了什么。”


冰池是云流一家对那片他们自己挖掘的小塘的称呼,因为引进水去就只为了种植冰雾花,所以直接以冰池称呼,通常情况下不会有别人去到那边。


而冰雾花,这种携带有浓厚冰元素的植物,不管是用做元素资材还是药理方面都有很大的价值,同时它也是云流这一支守林人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大多数情况下冰雾花都不会过度浪费自身的冰元素能量,只在有大型生物触动的情况下才会释放出大量的寒气,以至于改变一片不小区域内的温度。


更何况这个季节,刚刚采收过的冰雾花本身具有的冰能量就不多,在这样浪费的情况下,说不定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那可是家里数年的心血。


蓝晶湖和冰池不过百余米的距离,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蓝晶湖是与果酒湖相连的活水,而冰池由于冰雾花的特殊净水性其实并不与外部相连。


在云流拨开已经抽出嫩叶的灌木丛时,他看到的是一个弯着腰、半个右臂都被冻在冰池边的人,一旁还斜插着的、爬满了寒霜的长剑。


她似乎是在捧水的时候触碰到了冰雾花的冰丝,而后被骤然爆发的寒气冻在了水中。


那月光下能够看到明显裂口的衣服颤抖着,背对着他的脸被披肩的长发遮盖了大半,就这样保持着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那应是发现了他到来的人,却始沉默着。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冰寒的气息从脚踝攀至头顶,再顺着鼻息直直沁入心脏,这一幕在云流眼中是何其的熟悉,熟悉到此时此刻,他已经忘记了去探寻那人的身份。


他的心中仿佛只剩下了一个非常强烈的念头:无论如何都要救她!

第三章

30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有一说一,实妹不如我写过的任何一个妹妹角色来的可爱
05-06
回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