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台风,酒馆及其他】(听说一个好题目会影响观看数)

来自版块: 酒馆
60
2
6
1
文章发表:08-13

虽然我知道自己心里没有什么数,但由于“利奇马”的影响,我不用上辅导班了,所以在家闲来无事写了这篇文章。可能你有些地方会不太理解,那是因为这篇文章和我之前的一篇文章的世界观一脉相承。嗯,我绝对没有骗你去点开我的头像去看那篇文章,绝对不是。

“呃,二位客人,”酒吧伙计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我们快要打烊了。” 

我瞅了一眼挂钟,才下午三点。

 “哦,天呐,迪卢克,你听到了吗?外面这凄风苦雨的,你的伙计要把我们往外赶呐。” 温迪开始仗着酒劲大呼小叫,我本想劝他注意一下神明的形象,但一想他在酒保的印象中是一个“最近和老板混的很熟的吟游小白脸”,我就作罢。 

“老板,不是这样的!”伙计惨叫道。 

“哦?不是吗?不然刚刚那话是啥意思。”温迪颇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意思。

 “呜——”他仿佛被噎着了,说不出一句话。

 “唉,好了,你们俩。别为难我这儿的新人了,台风天的酒吧本来就要提早打烊,快让人回去吧。” 

“啊哈哈,抱歉抱歉,那小哥你快回家吧,我们在这自斟自饮就行。” 

“愿风神护佑你,年轻人。”

 最后一句话是我说的。

 那伙计如释重负,感谢过我们三人后就回去了。

我觉得我不用说说他是如何艰难地打开了酒吧前门的三道锁,又是如何艰难地维持自己的行进轨迹而不至于被风吹得过分偏离。

 “唉,天可真黑啊。” 

“是啊,太黑暗了。” 

“酒保,掌灯!” 

“那伙计已经走了。” 

“哦,那,迪克,来盏灯。” 

“一盏五千。” 

“我温迪没有钱。” 

“那就没有光明。” 

“哦——,我的天呐,迪克,你不考虑一下近五年蒙德**对你近乎无私的扶持,你也应该考虑一下我对你们酒庄三百多年的信任和惠顾啊。” 

“你是不是这两句话前后顺序颠倒了?”我吐槽道,“还有,惠顾不能用在自己身上。” 

“这不重要 。”他瞪了我一眼。 

“你说的似乎有点道理,蒙德的前总理。”他不疾不徐的说,“但我清楚地记得我在给**供货时,价格总是要打个八折。” 

“哎呀,那么大批量的供货,打个八折算什么。迪克,你总喜欢翻旧账。” 

“翻旧账的是你吧。”我弱弱地说。 

没有回复,看来温迪那个老东西决意选择性地忽略我的存在。

“要灯自己来拿,你忍心劳累我这个快六十的老男人?” 

顺道补充,迪卢克,酒庄老板,蒙德财政部长,现年五十九岁,哦,还是西风骑士团荣誉成员(只不过本人不承认就是了)。在冰风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胳膊(断臂现收藏在冰风战争博物馆)。

“唉,算了。我就费费力气,让风神的恩泽降临在这个酒馆吧。”说完他猛一发力,五秒后我便看见阳光穿过酒吧窗户。但透过光线我仍能看到外面一片狂风暴雨,想来是他只破了酒吧上空的一片云。

 唉!诸位读者,原谅这个因乙醇而失了神性在耍酒疯的吟游小白脸吧。毕竟,律者核心不能当乙醛酸催化酶使啊。

 话已至此,我有必要介绍一下情况。十天前伊甸园侦测到一股热带气旋的形成与迁移,并悲哀的发现蒙德将成为主要受灾区(不是风魔龙得了失心疯干的)。于是乎,三天前我们又一次来到蒙德,当时的阳光还是明媚的,当时的风还是怡人的,当时的酒还是醇香的(当然现在也一样醇香)。然而现在如你所见(当然你什么也没看见)酒吧招牌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风车以400转/秒的转速运行(这个速度当然是夸张),蒙德的良心已经有点坚持不住了(良心:有一句话说得好,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哦对了,这是那个敬业又可怜的酒吧伙计回家以后的情景。我们伟大又信守承诺的风神温迪的确护佑了他,在他回家的时候雨势一度变小,但很快就回到原状,变化之快让人没法不察觉出什么端倪。

 此时此刻,我、温迪和迪卢克在酒吧闲来无事举杯邀雨,原本打算在这种极端天气下举行的气象侦查也被他派了几个气象机器人的举动而打发过去。不管怎样,能不亲临台风现场就不去,前风之律者这样想。毕竟在气象侦查和蒲公英酒之间选一个,他会选择后者。如果是迪卢克窖藏五十年的酒,就更有这个必要了。

 “呃,我说,你们打算在这待到什么时候?”

 “着什么急嘛,迪克,我们会付酒钱的,还有那号的酒不?”你看,这就是温迪心大的地方,若无其事的把最要紧的事一句话打发掉,紧接着再接上他关心的小事儿。

 “巴巴托斯,恕我直言,不过我记得你们好像是来帮助蒙德来化解危机的。”迪卢克有点沉不住气了。

 “你放心好了,迪克。”他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气宇轩昂的宣誓,“就算拼上我这老命,我也会护你酒庄周全!”

 迪卢克一脸无语:“我不关心酒庄被毁那种小事,”他有点发火的前兆,“但我希望蒙德最受欢迎的吟游诗人、蒙德的前总理、蒙德的守护神能赶紧解决这次天灾。” 

“迪克,**采取应对措施了么?”他突然冷静地问,“像我说的那样。”

 “呃,据我所知他们应该做了。”

 “那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他继续喝酒,“至少,在我不插手的前提下,经济损失会降到最低。” 

“难道说,你不打算去解决吗?”我惊讶地问道。 

“看情况,”他淡淡地说,“要是不怎么严重,我就不会去干涉。”

 “为什么?”迪卢克站了起来,“巴巴托斯,你、你——” 

他气得一时间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放下你的剑,迪卢克。”他沉静地说,“我并未打算放弃蒙德。” 

“那,这是什么意思?” 

温迪顿了一下。

 “迪卢克,你觉得神是不朽的么?” 

“什么”? 

“我也是有寿数的,四风守护也是一样。”他淡淡地说出这个可能让蒙德爆炸的消息,“虽然那时可能已经过了几千年,但毫无疑问,我不可能永远庇护蒙德。所以,我要让蒙德学会独自迎敌。”

 酒馆里一片寂静,外面的风雨似乎更大了,温迪耍酒疯破的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合上了。

 这时,我和温迪同时收到一则讯息:“台风‘LEKIMA’在鹰翔海滩登陆,风速风力50米/秒,中心气压935百帕,移速移向15公里/小时,北西。”

 “北西……”我变了脸色,这意味着台风现在正冲着蒙德城袭来。我看向温迪,他叹了一口气。正在这时——

 “欸,是不是有人敲门?”我说道。

 我们三人屏息凝神的静听,在以狂风暴雨为背景的嘈杂声中,似乎确实有硬物敲击木板的声音。我们赶紧手忙脚乱地打开门上的三道锁,然后便有一个人水淋淋地扑了进来。

 “报告,果酒湖水位暴涨,再这样下去,几小时后蒙德城外围就会被淹没!” 

“看来,还是没法偷懒啊。”他苦笑道,而后他手一挥。 

“迪克,我知道现在教堂供着好酒,你想想办法把它弄过来,反正也是供奉给我的。”留下这句话后,他便出了酒馆。

 “我跟你一起。”我追了上去。

 “不用,你打架是把好手,但对付风就不行了。你去教堂吧,让他们知道我现身了。”

 “好吧。”

 我目送着温迪去了东南的方向,然后便飞身去往教堂,在这种昏天黑地的环境下,它是蒙德城唯一的光源。

 我推开教堂的大门,几千支亮闪闪的**晃了我的眼,而众修女的祈祷声也随着我的到来戛然而止。她们讶异地看着我,仿佛如见鬼神。

 “你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那是芭芭拉,我不得不说,即使年过半百,她依然很迷人。

 待我的眼睛适应了教堂的光线后,我回答道:“诸位,风神已经降临,去消灭灾厄的风了。” 

我不需要在这里待太久,只需要让她们认出我是谁就够了,我的身份足以证明我的话语。

 “序元……”

 二十分钟后,我、温迪和迪卢克又一次聚集在酒馆中,唯一不同的就是外面的天已经好多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敲打着房檐。你们或许会纳闷作者为什么不写温迪摧毁利奇马,原因很简单,作者不学地理,无法写出全过程。“今天晚上蒙德要狂欢,要不要来?”迪卢克问道。 

“迪克,我的酒呢?”一个精疲力尽的声音传来。 

“很不幸,你要的酒会全部用于今晚的狂欢。”老先生幽默的说。 

“什——么——,”他两眼喷火的直起上半身,“你们竟然对风神如此不敬,我要对蒙德降下责罚!”他色厉内荏的大喊。 

“想喝来狂欢不就是了。”我插了一句。 

“但是,”他无力的趴在吧台上,“我好累……” 

然后如同诸位所想,我像照顾兄弟一样把他背进客房,给他换下湿衣服,盖好被子,然后在宴会上玩得可高兴了。当然,我没有忘记给我的好兄弟带一瓶酒。

 最后提一句,现在是1650年8月10日。(以七神降临到提瓦特那年为元年)

 


6
1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举报
回复
年过半百的芭芭拉...emmmm

08-13
1
举报
回复

😂

08-13
0

所属话题

考据

风土人情,历史故事,你所不知的提瓦特

所属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