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自嗨】原神漫画序章个人创作文字版。

来自版块: 酒馆
1549
119
1275
288
文章发表:2019-06-01

因为最近又收到短篇约稿然而咱个人专业的缘故写多了剧本有点把握不好小说的感觉,加上咱个人专业(动漫策划)对于画面感强文字的要求,所以就用原神漫画序章来做过渡的试水,如侵权自删(土下座)

小学生文笔,喷请随意,角色温迪因个人理解统一用第三人称“她”代指(官方旁白除外)

温迪镇楼。1d1318c4e174115e3c6593dc31b5e32b_2154877635242683647.jpg

1275
288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风之歌

烛火摇曳着,将昏暗的光芒投映到苍白面色的女孩脸上,像是被慈爱的女神抚过一般,却没有丝毫温度。

“咳……”长长的睫羽投下灰翳,枫红色短发的女孩躺在干草织就的床垫上不住地咳嗽着,一双手抚上了她的头顶,充满怜爱地一下又一下地揉着。

“抱歉,吵醒你了。”一个柔和中带着些许沙哑的女声在她的耳畔边响起,“今天吃药了吗?”

枫红色短发的女孩不停地干咳着,兴许是喘不过气来一般直起了腰,对方连忙把手按在了她的肩头,想通过这种方式给予她一些力量。

病弱的女孩紧紧攥住了单薄的被单,瞪大了眼睛注视着来者——是她刚刚战斗归来的姐姐温妮莎。为了不让辛劳一天的姐姐担忧,她勉强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想让面前的少女安心。

看到自己的妹妹情况尚好,温妮莎也回应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她直起身走出房门:“睡吧,明天我会带药回来。”


她独自步行外出,她们所在的房屋位于一座高山的山腰,对面就是万籁俱寂的城邦。月亮洒下苍冷的清光,温妮莎徒步走到悬崖边,注视着月亮旁边悬浮于空际的那座岛。

曾经祖辈们提及的神话传说在脑海里再次回响着,她不由得虔诚地蹲下身来,如水的月光照亮了大腿上累累的伤痕,温妮莎轻闭双眼,神态庄重,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出现的一个小小背影。

“温妮莎姐姐……”瘦削的双手贴上了她的后背,她一惊,后来才发现是原本躺在屋里的妹妹琳德,她有些紧张地回头一望:“琳德,你不可以随便出来。”

“姐姐,”琳德的绿瞳中写满了担忧,她上前一步,指向那个悬浮于天际的岛屿,“那个……今天比以往都要清楚呢。”

“神……居住的地方。”

“是呢。”温妮莎望着那座远方的岛屿,唇瓣轻扬,“不过琳德得回去了。”

她摸了摸妹妹的脸颊,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看着你恢复健康,神会高兴的。”

“喔。”琳德站起身来,“温妮莎姐姐,神高兴的话,你就能胜利吗?”

“你就不能……就不能不去战斗吗?”

温妮莎直起身来,认真地注视着妹妹:“为了琳德,还有大家,我必须战斗。”

“琳德呢,就为了我,乖乖进屋休息吧。”

琳德最后瞅了一眼那座悬浮于天际的岛屿,轻声回道。

“好……”

夜风拂过温妮莎枫红色的长发,像是扬起的红色旗帜,“唰”地轻响,轻轻带走了她耳边的一根发丝。

2019-06-01
回复
16

枫红的发丝游荡于空际,经过山的那一边寂静的城镇,翻飞着落到了另一边的一片树林中。嗅觉敏感的小动物们“咕啾”地叫唤着,嗅了嗅那根飘荡的发丝,随后注意到眼前的草地里浮起一片光亮,那根发丝落入光亮之中,竟“唰”地一声被绿光的力量吹拂远去。

碧色的光亮凝聚成一个旋转的绿色漩涡,草地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特殊的纹章,像是不知名的魔法阵。自空际连通的魔力通过星宿的指引投映在草地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号。林中的动物们被这番异象惊骇得纷纷逃窜,直到“飒”地一声,汇聚的光芒在虚空之中渐渐凝成了一个人的形态。魔力凝成的羽毛自那人的身上脱离,像是某种奇妙的仪式。

一个少女的身形渐渐浮现在了法阵之中。她有着偏向于中性的精致面孔,墨蓝色的头发扎成羊角辫斜在她的耳畔边。她戴着墨绿色的贝雷帽,帽子的旁边扎着一朵绽放的百合花,身后披着绣有金色花边的斗篷,穿着缀饰精致的便服,缓缓地从亮起碧色光辉的法阵中站起身来。

“我这是……睡了多久?”

她喃喃道。


蒙德城,北境的明珠。传说在悠久历史之初,风神巴巴托斯吹散冰雪,劈开山脉,播撒谷物,使其眷族摆脱流浪,得以安居。

风神还将祂的智慧传授于蒙德人民,酿造美酒、编织飞翼……祂设立了诸多的庆典与节日,希望欢乐足以支持人们撑过漫长的劳苦。一切尘埃落定时,风神怀抱竖琴远走荒野……

不过,那已经是千年前的旧闻了。现在的蒙德,被劳伦斯为首的大贵族控制着。

他们拥有大量权力,压榨民众甚至将他们当作奴隶使役。原本人人都能享受的庆典,也变成了贵族专属的游乐场。

对抗城墙之外头号死敌“魔龙乌萨”的力量,也被他们牢牢掌控。近来,魔龙与魔物们再度活跃,劳伦斯老爷还有大贵族,一如既往地拟定了应对计划……


2019-06-01
回复
12

白皙纤细的手抚上了竖琴的琴弦,指尖触碰琴弦的瞬间,清越悠扬的旋律自琴弦间流泻而出,迎来孩子们的一阵欢呼。他们站成一排围着面前坐在水果摊前的吟游诗人,瞪大眼睛攥紧拳期待着演奏的下一支曲目。

“五银币。”绿色斗篷的少女眨眨眼睛,笑着对面前的水果摊老板说道。

“哼。”水果摊老板抱着胸,有些不屑地望了她一眼。

“那么这样一来——刚才那一曲至少能换你一百个苹果呢。”少女闭眼拨弄着琴弦,发出“叮铃”的脆响,说着她便蹲下身来,挑拣着水果摊前那些红彤彤的新鲜苹果。

“喂!”水果摊老板不满地护住了眼前的苹果。

“嗯?”少女拾起一个苹果,疑惑地望向他。

“认真算的话,十块钱!”老板闭上眼睛,有些无奈,“看在那一曲的份上,给你便宜一块。”

少女轻轻叹了口气,耳边的羊角辫随之一摆,环抱手臂说道:“这么挑剔的听众真是罕见。那么……就用这一曲吧,哼哼……”

她重新坐下,轻轻调试琴弦,开口吟唱。

“山河破碎,世间苍夷;诸神行过,行迹匿消……”

“寻诗于哀哭,寻梦于囚牢;不惧尘劳关锁,不畏前方黑暗……”

街道上忙碌的行人们听闻见这动人的歌声后都纷纷上前聆听,孩子们欢呼着伸手向少女涌来。

“春花再绽,鹰游碧空;风歌奏响,自由到来……”

歌声蔓延在街道上,甚至落入在一旁的药铺给妹妹买药的温妮莎耳中。

“怎样?”少女收好竖琴,向面前的人们行礼意示一曲告终。

“哇啊——”水果摊老板的女儿欢呼着,冲上前为她鼓掌,老板在女儿的身后沉默地望着她。

“罢了,算我请你。”老板翘翘胡子说道,“看在我女儿这么开心的份上。”

“贤明的判断。”

少女上前至水果摊前仔细挑选着苹果,水果摊老板抱起年幼的女儿瞥了她一眼。

“小鬼,你是外地人吧。今后可得注意,别以为谁都像我一样好脾气。这城里……好人不多了。”

少女抬起脸望向他,面色有些不安。

“蒙德……发生了什么?”

方才还围满市民的街道霎时间变得空荡而寂静,市民们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顿时不见了踪影。

“什么都没发生。”老板抚摸着自己翘起的胡子说着,“一如既往。安稳,和平。”

少女瞪大双目,脑海中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她与这里的人民纵情歌舞的场面。

“硬要说有啥不太一样的话……”

少女向老板望去。

“今天在高地广场,有羽球节庆典。”老板将视线挪移开,摸了摸胡子。

“原来是这样!羽球节庆典!”少女激动地攥紧了拳头,面上浮起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持续十五天的庆典!”

2019-06-01
回复
12

在热闹的诗歌、酒宴与飞行赛事后,由三项比赛的总冠军选出一位少女。少女在庆典高潮时,把象征巴巴托斯祝福的羽球投向人群。第一个接住羽球的人就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品,还有一年的好运。

“之后大家将通夜举行终末的宴会,纪念神的恩惠,度过快乐的时光……”少女闭上眼沉醉一般地幻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一旁老板愈发凝重的面色。

“……”

“那么事不宜迟——”少女立刻转身全速奔走,似乎想要更快一步到达广场。

“等等小鬼!”水果摊老板在她的身后叫唤着,少女抬了抬眉头谛听着他的话,“听好了,无论发生什么,别去碰那个球!”

幼小的女儿像是从未见过父亲如此的歇斯底里,在他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庆典不是为你们准备的!千万不要和贵族作对,不然有你好受,听见没?”

“听到啦,如果你这算好脾气,”少女扯起唇瓣,回眸冲老板笑了笑。

“那我的歌声都能比过巴巴托斯了。”

“切,随你吧。”老板挑了挑眉头,但先前那曲曼妙的旋律和优美的歌声仿佛依旧在他的耳畔边萦绕着,经久不散。

“……那可是《风之歌》呐……已经很久,没听人唱过了……”


此时的城中广场上已经聚满了市民,向着广场教堂前的那座高塔渐渐汇拢。

少女哼着小曲,同样挤入了人群之中,却注意到了吵嚷的人群中的某段对话。

“今年的羽球,还得归劳伦斯家少爷吧。他已经连续霸占五年了……真是畜生。”

“是啊,搜刮钱财就罢了……可那小姑娘……”

说话一方的黑发青年像是注意到有人在听他们的对话,赶紧“嘘”地一声意示对方不要继续说下去。

“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少女瞪大眼上前问道。

前面对话的两个青年惊诧地望向她,额间密布着冷汗。直到其中的一个金发青年看少女面生,才踌躇着开了口。

“啊,是外地人啊。哎,你知道吗,过去啊,抛羽球的姑娘是让总冠军选的。”

“嗯。”

“……自从劳伦斯家接掌庆典,巴克……就是他家大少爷,取消了赛事,直接指名姑娘,再自己霸占羽球。”

少女不安地瞪大了眼睛。

“这还不够,宴会后他还会把那倒霉姑娘带回家,啧……”

劳伦斯家的大少爷……少女喃喃着。

未听青年继续说完,少女飞奔着穿过人群冲到塔前,却发现她对这里的景象已完全陌生。

“这座塔是……”她一步步上前,一点一点地回忆着。

她记得原来的这里矗立着的是自己的雕像……她望着眼前陌生的高塔,陷入了沉思——这样对女孩子人身安全倒是有所改善……


2019-06-01
回复
8

阳光自云层之中洒落在白塔之上,映照出塔里姑娘惊慌不安的神色。

随着“噢——”地一声叫唤,塔下的少女心头一紧,塔里的姑娘将手中赤红色的羽球抛向了广场,然后人群却渐渐向外围散开,任由羽球直直地坠地。

“咚……”地一声,羽球坠地,一个身着华服的胖子挤开人群轻蔑地笑着走向羽球。

“原来如此,老板说庆典不是为我们准备的……”少女冷汗直冒,望向了走近羽球的胖子,“是这个意思呐。”

“不过……”她紧蹙眉头,上前一步,在胖子接起之前拾起了仍停落在地上的羽球。

胖子见到几年来头一回有人敢动本属于他的东西,愠怒之色布满了脸庞:“你竟敢……竟敢抢走我的球?”

“谁说这球是你的?”少女后退一步,用指尖将球转了起来,“奖品和好运都归第一个接到羽球的人,庆典的规则写得很清楚唷?”

她顺手拨弄了一下琴弦。

“什么规则……你算哪根葱?”胖子用食指指向少女,他的身后渐渐聚拢了全副武装的护卫。

“游吟诗人温迪。”少女理了理自己的斗篷,托着羽球闭上双眼,“一名普通的旅客,以及最棒的乐手。”

“哈,卖唱的穷鬼。”胖子咧开嘴唇,“乖乖交出球,我也不是不能原谅你。”

然而温迪毫无反应,依旧咕噜噜地转着自己手中的羽球。

“愚蠢的外乡人?”胖子感到自己的尊严在这个外乡人的面前一文不值,他恼怒地咬紧牙关,冷汗自额间流下,“你可知道我的身份?我们劳伦斯家是这蒙德最强大的家族,还是保护城市免受魔龙乌萨侵犯的英雄!”

“而我,巴克,正是这个伟大家族的继承人!”

“哦,”温迪不屑地瞥他一眼,“和这个球有什么关系?”

“玩游戏就要遵守规则,你的伟大家族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教授给你吗?”

巴克终于忍无可忍,气氛地“唰”地一声抽出佩剑,“你!”

“抓住他!”巴克指着温迪向身后的卫士们号令道,“这个无法无天的外乡人……别让他跑了!”

全副武装的卫士们举起长剑,“嗒嗒嗒”地向温迪奔来。

“哇啊——”温迪意识到大事不妙,一把抓起头上的贝雷帽,攥紧羽球向前奔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想着要避开民众才行。

但也许是此刻注意力的分散,“碰”地一声,她和对面的来者撞了个满怀。

“痛痛痛……”她摔倒在地,呜咽着摸了摸自己撞疼的后背。但她仍不忘抬起头看看对方的相貌——对方此刻也看着她。

枫红色的长发,古铜色健壮的身躯,身上穿着简陋的战斗服饰。

“穆纳塔人…?”她疑惑地想着。


2019-06-01
回复
7

随后她的视线扫到面前红发少女双手手腕上限制活动的手铐时,更加疑惑的情愫裹住了她的心脏。

“没事吧?”对方弯下身来,伸出一只手将温迪拉了起来。

“啊……谢谢……”

“站住!”胖子的喝令声响起,温迪赶紧先一步藏在红发少女的身后。

“啧……”巴克见到挡在他前方健壮的红发少女时,竟有些惊慌地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温妮莎握紧手中包好的药袋,像是攥紧了拳,站姿笔直得像一把无声矗立在巴克面前的利剑一般,金瞳中锐利的目光直直地瞪向眼前的胖子。

“狮牙……”巴克喃喃着嘀咕着红发少女的代号,紧张地后退几步,“……不败的剑斗士吗……你最好让开。”

温妮莎一动不动,依旧沉默着瞪向他。

“装、装傻吗?”胖子的脸上因为过度紧张布满了汗珠,“快让开,不然就等着吃苦头!”

红发少女向前走进了一步,仿佛向外散发出某种无形的压迫力。

“嘁……咱们走着瞧!”温妮莎刚要警惕地护住身后的少女,巴克却匆匆地离开了。

她一时只得僵在原地。侧过头一看,原本被护在身后的少女也已经不见了踪迹。

温迪躲藏在路边房屋房顶的烟囱后面,探头看着一脸茫然的温妮莎,微微一笑。


“温妮莎姐姐,你回来——”高兴的琳德正想上前迎接她,温妮莎却没有再多废话,“唰”地一声将手中的药袋直接放在了她的手中。

琳德低头查看,见是几个新鲜的苹果和一袋放在更里层的药草。

她有些疑惑,却听见“嗒嗒嗒——”温妮莎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将其他的族人们聚拢在一起解释着些什么,随后向着月亮的方向扬长而去。

“那么,琳德就拜托你们了。”


温妮莎一个人寂寞地在洒满月光的街巷中静走着,等待着迎接前方未知的命运。

突然,她像是感知到什么似的警觉地回过头,巴克那张白胖又狰狞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我说过的吧……”巴克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计划得逞的笑容,食指手指指着她说着,“会让你吃点苦头……”

温妮莎回过头,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


冷月如霜,如水的月光倾泻进闭塞的牢房里,远方的苍穹之上依旧可见越发明亮的圆月和它一旁那座漂浮在空际的神秘之岛。

温妮莎坐在牢房的一角闭目养神,突然她猛地睁开了双眼,耳畔边传来不可思议的熟悉歌声,伴随着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响。

“Sought in wails the poem♪”

“Sought in prison the dream♪”

少女熟悉的歌声响起,随着牢门的打开,温妮莎直起身来。

2019-06-01
回复
5

温迪“哐当”地摇晃着手中的钥匙,向她意示着自己已经解决了牢中的守卫。

随后,她“呜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温妮莎的旁边,迎向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视线。

温妮莎正沉默着不知如何开口,温迪却先发话了。

“——那个……”

她向温妮莎打了个哈哈。

“我先说吧。”

“白天谢谢你了。”温迪高兴地向她望过来,双手合拢凝聚出一个膨胀白胖的人形,“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怎么摆脱那个自大狂——死赖皮、三层糕!”

她说着说着呜啊地叫着揉揉头发:“不过抱歉,因为这个害你被关进牢里……”

“不要紧。”温妮莎回过视线,望向牢中不知名的某处虚空,“身为角斗场的剑斗士,这城市对我来说就是一座大一些的监牢。”

“喔,剑斗士呐。”温迪托着腮望着她,“真有穆纳塔人的风格呢。”

“穆纳塔人?”

“嗯,是生活在大陆西边火山区的民族。”

拥有赤红的发色和强健的身躯,火之神的子民。不过人数不多,也不大会到北边来。

温妮莎疑惑地瞥向温迪:“你说……火之神?”

“也是战争之神。” 温迪托着腮,眼神飘忽,“我们那个时候,在比武仪式之前,参战的双方都会宣誓,将胜利献给她。”

“啊……回想起来,真是个任性到不行的阿姨呢……”

“你到底多大年纪……”温妮莎冷汗直冒。

“话说,你们的长老呢?没人向你们传授火之神的知识吗?”

“……从我记事起,我的族人们就在草原上流浪。”温妮莎的眼神有些黯淡,“大家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没什么机会接受那些教诲。”

“长辈们……只顾得上传授我们生存的技巧,战斗的技巧。”

温妮莎攥紧了自己的脚踝。

“欸——”温迪凑上前,“……可是,你是怎么来到蒙德的呢?”

“十年前的冬天,在断粮三四天后,我们遭遇了魔龙乌萨。”

温妮莎的脑海里又浮现起那副凄烈的画面,黑紫色鳞甲的恶龙咆哮着向他们吐出熊熊烈焰,自己的父亲分明早已因断粮而体力不支,却仍那样坚毅地挡在她的身前直面恶龙,直到他被恶龙吐出的火焰所吞噬,她仍哭泣着瑟缩在后方。

她努力驱散着脑中的画面,想要把头埋进膝盖间:“我……”

“呀,说了这么多,还没介绍我自己呢。”温迪注意到了温妮莎逐渐低落的情绪,挠了挠头转移话题。

“我是温迪,游吟诗人温迪。”她拿起自己的竖琴,轻轻拨弄着琴弦,眯起右眼,“这是我的好搭档,天空。”

“你给琴……”温妮莎迟疑地望了过去,“起了名字?”

“万物皆有名,”温迪将竖琴捧至眼前,认真解释说,“有名字就能呼唤,能呼唤就能被我歌唱。”


2019-06-01
回复
4

她放下竖琴,笑着望向温妮莎:“所以,你的名字?”

“温妮莎。”

“唔……温妮莎,”温迪侧过头来望着她,“可以让我把你的名字加进诗歌里吗?”

“啊……”温妮莎迟疑地摆摆手,“这有点……”

“那换个提案,”温迪笑笑递上一个新鲜的红苹果,“和我做朋友吧,温妮莎。”

“朋友……”温妮莎也同样浅浅地笑了起来,接过了递来的苹果,“这个提案比较容易接受。”


彼时黎明将至,天际的边沿渐渐抹上一层鱼肚白,再慢慢向上空过渡。而那空中那轮圆月的轮廓犹在,明亮的光辉依旧将一旁浮空之岛的边缘勾勒得无比清晰。

“天空……”隔着牢房窗口的铁栅栏,温妮莎呆滞地望向窗外的天空,扯得她脚踝上拴着的铁球在地面上摩擦。

眺望天空,年幼时流浪在草原上时,长老的话语又一次响彻耳畔。

“……世界的英雄会被选拔到天空之岛,成为神祗,承担起守护世界的职责。”

“……向神祈祷吧,神将回以注目……”

长老望向天空,投下的阴影看不清表情。

“祈祷——”年幼的温妮莎喃喃道。

“你可以跟我说说,那个天空岛的故事吗?”温妮莎双目无神地望向前方,联想起温迪奇妙的举止和她意味深长的话语,鬼使神差地问道。

却想不到温迪突然打了个寒颤,仿佛陷入了某段不愿提起的回忆。

猩红的背景和身披黑袍的人影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压抑得她近乎窒息。

“……不如先和我一起逃走吧。”她强撑着打着哈哈,摆了摆手,“那边的故事,以后有的是机会聊。”

“我不能走。”温妮莎将目光投向这边,坚定地回答说,“我的族人都是卖身给贵族的奴隶,如果现在逃走会连累他们。”

“而且明天就是最后一场决斗了。”

“按照约定,如果我能够赢下全部十二场决斗,我的族人就能重获自由。”

“不要相信他们!不守规则的人做的约定,一定没安好心。”温迪焦急地劝告说。

“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抛下琳德,”温妮莎闭上眼,低下头说,“不能抛下族人们。”

“温妮莎。留下来说不定会让事态变得更糟……和我一起走,今晚就能带领你的族人重获自由。”

“不。我的族人们……”阴翳投映在温妮莎的睫眼间,令她的眼神看不真切,“其实大多忘记了自由的含义。”

“自由……必须由我们自己去战斗,去争取,去体会。不然,只会被铐上由另一种力量支配的枷锁。”

“既然你这样决定了,我的朋友……”温迪叹了口气,拢了拢斜在身旁的斗篷准备离开,“呼……”

温妮莎没有看她,斜靠在狱房里沉默着。

温迪转过身,意味深长地笑着看了她一眼。



2019-06-01
回复
4

此时已是破晓,晨曦笼罩了尚且在沉睡中的城镇,曙光熹微。

“哟,剑斗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入了温妮莎的瞳孔中,她不由得伸出手臂来抵挡突然侵入的强光。

“终于等到今天了。”衣冠楚楚的巴克狞笑着环抱手臂,“飒”地一声摔开了牢门,“你们最后的决斗。”

温妮莎的瞳孔猛然瞪大,不详的预感在她的心头酝酿着。

“……我们?”


此时才是清晨,城墙前就已然聚拢了一众被带上手铐的穆纳塔族人,卫兵将枪尖指向他们,不住地喝令着:“往前走!赶紧的!都去城墙外!”

温妮莎也赫然在列,一个士兵骑着马从她的身旁擦过,“嚓”地让她绊了一跤,却仍不住地嚷嚷道:“磨磨蹭蹭的!别停下!”

肉身猛然撞击在地面,没有疼痛感也没有丝毫尊严可言。

温妮莎双手被禁锢,还未等她站起身来,号令就从城门上响起。

“剑斗士温妮莎!”

“你最后一场决斗的对象,就是魔龙乌萨!”

劳伦斯老爷的面色狰狞,双眼流露着残忍的目光。

“只要你击败魔龙,你和你的族人就能获得自由!”

温妮莎感觉全身犹如坠入冰窖般僵冷无力,而此时早已不满贵族的市民们聚拢在另一边的城墙上,大喊着力图抗议大贵族的霸权**。

“啊,如果能击败魔龙,别说是自由了,就连我的产业,就连这座蒙德城,也可以交给你打理!”

“哈哈哈,城主温妮莎!”

“哐当——”城墙上的士兵们将剑投下来让穆纳塔族人们接住,温妮莎望着紧闭的城门,长剑击坠的声音在她的身边“唰”、“啪”地接连响起。她瞪大眼睛默自吐息着,却注意到身后原本向前跑去的族人们突然向她所在的方向靠拢,她跃起身来,看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天际突然出现展翅袭来的魔物。

“老爷,下面有不少民众在抗议……”一个侍卫匆匆报道。城墙的下面早已被愤怒的民众们所包围,吵嚷一片。

“随他们去吧。”劳伦斯老爷毫不在意地咧起嘴角,“也是时候清醒了,向魔龙献上祭品才是获取和平的稳妥做法。”

“若有人那么想做英雄,便尽管抗议吧!”

劳伦斯老爷的面前,浮现出一尊巨大的身影——正是那困扰蒙德城多年的死敌魔龙乌萨。


“战士两人一组,把孩子老人围在中间!”温妮莎一边躲避着魔物来自天际的袭击,一边大声指挥道。

眼见前方的前线已无力支持,她握着长剑一指道:“退回城内!”

“放箭!角斗场上哪有后退的道理!”

可随着“唰唰唰”的放箭声,丧心病狂的劳伦斯老爷为了防止他们回城,竟下令让他的士兵们放箭射杀他们!

2019-06-01
回复
5

最靠前的族人们不少胸口都不幸中箭,鲜血自胸口喷洒而出,倒在地上。

而后方,魔物们的侵袭气势汹汹,也已经没有后退逃离的余地了。

他们被夹在悬崖与巨石之间,无路可退。

温妮莎望着这般情景,瞳仁涣散。

魔龙也在此时无声降临,它“唰”地腾空飞起,正迎上了温妮莎暴怒的双瞳和攥紧的双拳。

她像是被某种奇异的力量附身一般,抄起手中的长剑就向靠近的魔物们斩去,势不可挡。她一下子腾空跃起,又挥舞着长剑稳稳落地,敌人的鲜血溅落了一地。

“其时已至,荒野万灵的残躯哟。”

少女的声线回荡在苍夷的战场之上,一个白衣长翼的身影挡在了温妮莎与魔龙之间,“唰啪”地一声张开羽翼。

是气质仿佛已经截然不同的温迪。她以神的姿态降临战场,手中仍抱着那把熟悉的竖琴。

温妮莎望向来者,惊诧地瞪大了眼睛。

“听凭风的指引吧。”

温迪拨弄着竖琴,发出“叮”的声响。

“诶、诶诶?!”

温妮莎手中的长剑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直直地向眼前的魔龙斩去,在空中划过亮眼的光痕。

“如我敕令,恶龙退却。”

温迪高声号令道,她胸口的圆盘逸散着浅淡的荧光。原本不可一世的魔龙乌萨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像是身不由己不得不遵循着她的号令一般。

温迪“叮铃”一声,轻轻拨动琴弦,恶龙惊诧地回头望了一眼她,转身匆忙地逃离。

“你是!”待看到来者的面容之后,温妮莎才跪坐在草地上惊诧地呼唤对方,“温迪……可你这模样,到底……”

温迪张开双翼飞了下来,注视着温妮莎,将一样物件放到了温妮莎手中。

是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温妮莎。”温迪轻轻说着,“可以让我把你的名字加进诗歌吗?”

温妮莎握紧苹果,惊诧地望着对方,随后轻轻扬起了唇瓣。

“……作为你的配角,我很乐意,温迪。”

温迪突然飞起,摇摇头:“不,这是你的故事。”

温妮莎有些疑惑地望着她,散落的羽毛飞扬在草地之上。

“你为了一族的自由而战斗,那么就请接受我为了你的自由战斗吧。”

温迪也笑了起来,伸出了手。

“谁叫我们是朋友呢。”

随后她视线一转,望向了城楼上愣住的劳伦斯老爷。

“啊对了,之前你不是说,如果温妮莎击败了魔龙,就把蒙德城交给她打理吗?”

她勾起唇角,扬起手说。

“既然要玩,就要遵守规则。”


2019-06-01
回复
4

曙光笼罩着重新睁开眼睛的蒙德城,是那样的恬静美好。

这座城市恢复了原来的姿态。那是我在最初的“战争”后,为了人们的渴望去建立蒙德城的本意——

我所眷顾的人们啊,请伴随着歌谣而舞,请追寻着自由而生。

为了守护来之不易的一切,温妮莎建立了西风骑士团。

千年之后,静坐在山崖一边的温迪身旁,传来了少年的询问声。

“登上天空岛,真的可以成为神吗?”

在叙事诗的最后,她作为风的契约者,动身前往了天空岛。

温迪沉默着,暮光将她侧脸的轮廓勾勒得晦朔不明,片刻后,她开了口。

“遥远时空的故事里。”

“巨人盘古的血液化作山河。”

温妮莎登上了天空岛,神殿的门扉“咔咔”地慢慢打开,自其中倾泻出环绕的金色光辉,刺得她不由得挡住了眼睛。

“普鲁沙的身体被切割,滋养了宇宙众生。”

“嗡”地一声,紧闭的门扉开启了一条缝隙。

温妮莎望了一眼门扉里的情景,神情中竟多了几分讶然。

“伊米尔的脑髓成为苍天云海……但是了无生机的世界因此而改变。”

温妮莎闭上眼,不住地摇头,似乎想要驱散某些脑内的念想。

“……这些,就是‘原初之人’的神话。”

随后,她坚毅地睁开眼,走进了门内。

门内空无一人,而映入她眼帘的门内景物——竟是那熟悉的角斗场。

光辉笼罩了这片空阔的场地,随着温妮莎的一步步走进,门扉在她的身后“唰”地一声合拢。

而神殿的另一边,一个虚幻的行迹随着光的聚拢逐渐凝形,幻化成了一只猎鹰的形态。

它展翅高飞,冲向云霄之间。


忽然,温迪的视线停滞在了天空中云间的某一处。

那是一只振翅高飞的猎鹰,“唰”地一声掠过天际,它有着和温妮莎一样能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的金瞳。

猎鹰在掠过空际时似乎盯了一眼温迪,像是曾经相识的友人。

随后,它拍拍翅膀,就此消失在云海。

“都已经过去好久了,她仍然在守望着蒙德。”温迪望着猎鹰远去的方向,理了理头上的贝雷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似地会心一笑。

一旁的金发旅客似懂非懂地望着她,看见暮光下的蒙德城成为了温迪的背影,她就宛如和这座城市合为一体一般,逆着光对他扬唇一笑。

“不知道世界有没有像是她所期待的那样,变得稍微坚强一些了?”

【END】

2019-06-01
回复
8
我寻思对于我这样的懒人,还是小说比较适合我,所以.....为什么不考虑和大佬商量商量呢?
回复
0
管理

没看完,先占个楼先

2019-06-01
回复
1
感谢大佬滋磁qwqqq 
回复
0
挤一挤
回复
1
管理

大佬

2019-06-01
回复
0
不是大佬x只是个花样水笔(划去)
回复
1
你这如果是花样水,那肝量和含金量也太多了
回复
0
管理

带文豪!

2019-06-01
回复
1
我不是我没有(;`O´)o 
回复
0
管理

支持一下

2019-06-07
回复
0
管理

2019-06-07
回复
0

2019-06-07
回复
0
管理

等更新

2019-06-07
回复
0
管理

大佬好强

2019-06-07
回复
0
管理

是大佬呢~四国以~

2019-06-07
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