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荒山孤剑录

荒山孤剑录 • 一

望舒客栈柜台对面的桌子上

描述:流行璃月港的武侠小说,讲述了一个没有元素力与炼金术的世界中发生的爱恨情仇故事。本册讲述了金七十二郎复仇的开始。

作者:

荒山孤剑录 • 一

孤剑如芒,寒光直刺夜空,即使星月也不免见夺光华。

荒山萧萧,泠泠之声纷起,随着孤剑的旋舞长叹秋风。

风住雨霁,乡路上仅一人踯躅独行。

此人须发虬卷,鹰鼻枭目,生得一副异人模样;再看他身材单薄、摇摇欲坠,仿若病入膏肓,走在这荒山乡路中央,不像生人,却似孤魂野鬼。

他已经在路上走了三天,饿了三天,也有三天没阖过眼了。

三天前,他尚有名讳,尚有名剑一柄,还有败落的师门。但如今,他的额头上只剩下忧患与悲哀,混着方才的雨水流下,又滴在泥路上,将土地腐蚀。

三天前,无名的刀客与他结仇,令师父与师妹埋没在高山无情的雪地之中,萧萧风雪亦为之染红。

如今,他有了个新的名字——金七十二郎。

因为他是师门七十二人中最后的幸存者。

————

不知走了多久,碌碌的车声从身后传来。

金七十二郎把身子往路边挪挪,停下脚步,道:「是往屠毗庄上去的车么?」

车夫略施一礼,道:「这条道上的车,倒是罕有不路过屠毗庄的。」

金七十二郎又问:「既然路过,你的车可载人么?」

车夫道:「倒是可以,可你还没问我愿不愿载。」

「啰嗦。」

话语出口,剑光出鞘。车夫只觉一阵极寒,不待挣扎便已坠车落地,没了声息。

金七十二郎便是这样的人,虽失却了一切,冷却了心肠,就连胆识也衰退了,可他从来最讨厌说钴辘话的人。

坐上染血的大车,金七十二郎向屠毗庄开去。

[折叠展开]
荒山孤剑录 • 二

轻策庄中间餐馆的桌子上

描述:流行璃月港的武侠小说,讲述了一个没有元素力量与炼金术的世界中发生的爱恨情仇故事。本册讲述了金七十二郎初到屠毗庄的故事。

作者:

荒山孤剑录 • 二

传说在遥远的冥思之国,「屠毗」二字乃是焚灭虚妄,萃取真实之意。

屠毗庄坐落在荒山脚下,仅有孤零零一条古道与外界相通——正是金七十二郎脚下的这条。

天色灰沉,风雨呼啸。

金七十二郎本与屠毗庄无甚来往,但如今为了却冤仇,不得不一访庄主。

待牛车沿着泥泞的古道缓行至荒山脚下,天色已经漆黑,阴云遮蔽着苍白的月亮,降下了无边无际的黑幔。金七十二郎隐在这黑幔之中,让自己的身体与心溶于黑暗。

深黑的夜中,皎白的月光闪烁在庄主头顶。屠毗庄本不是一个大庄,但庄主却绝非一般人物。庄里未有人明晓他的姓名来历,也从未有人敢于问及。

人们只知道,他身上背了最深厚的血债,他的经历与他的眼睛一样腥红。

他的目光腥红,腥红而尖锐,就像一柄刺剑,随时能够刺入人心。

他的人也一样,像一柄尖锥,随时能够将任何人的心脏无情刺穿。

「时候到了。」

庄主摇头喃喃自语,光头上跃动着冰冷的月光。

庄主府邸的门外,一条恶鬼正挥舞着溅血的长剑,一个接一个地清理着他的属下。

虽说屠毗庄尽是奸恶之人,但由于同诸多门派结有规约,才不会有人贸然敢于上门寻仇挑衅。

但金七十二郎失却了自己的门派,自不受侠义的规制,他只是饥渴的孤魂饿鬼,秉着一柄孤独的利剑,渴望遍尝仇家的血。

随着杀声的是风雨声,大雨方洗落剑客身上的赤色,转瞬间便又覆上一层鲜红…

绯红色的剑客在绯红色的雨雾中行进,身负多创,却无人能够阻挡。

待到红雾消散在无尽的风雨中,剑客趟过脚下的浊流,向庄主的府邸走去。

————

门外杀声渐渐低落入定,庄主这才慢悠悠扬起酒杯,将杯中淡酒洒入空中——乃是为了提前祭奠这携杀气而来的故交,或祭奠自己肮脏的魂灵。

门开了,是金七十二郎。他整个人如绯红的剪影,与门外令人目盲的灰色风雨相映。

「庄主,我寻你有事要问。」

「你可害了庄上不少人命。」

「不多不少,恰有三百六十二条。」

庄主住了口,面上未有变色,额侧青筋振振,却暴露了他的反应。

「哦,还有一条狗命。」

说着,绯红的人影一挥手掌,一件物什落在酒案上——

正是看门狗的骨头,看似炖煮了多时,被剔食得干干净净。

原来在这半个时辰里,金七十二郎不仅收割了庄上三百六十二条好汉的性命,就连看门的大狗也被他炖成了狗肉高汤。

何等的残酷!

何等的冷血!

庄主痛呼一声,忍无可忍,抽剑而起——

[折叠展开]
荒山孤剑录 • 三

万民堂旁边小吃摊附近的餐桌上

描述:流行璃月港的武侠小说,讲述了一个没有元素力与炼金术的世界中发生的爱恨情仇故事。本册讲述了金七十二郎与屠毗庄主的对决。

作者:

荒山孤剑录 • 三

骤雨初停,天却还没有放晴。

金七十二郎从庄主的口中问得了仇人的消息。

如今,屠毗庄只剩下了无主的空房,无主的怨魂。

不,这个世界本没有鬼魂。

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元素力存在的世界,自然,亡者的记忆也便不可能借助元素的共鸣而在人世复现。

庄主是个难对付的家伙,他的剑极快,在金七十二郎身上留下了许多伤痕,深可入骨。

但可惜,他的心太慢了。

这是一个没有元素力量存在的世界,

自然,剑法也未曾有元素的加持。

剑客在战斗时便只能运用体力,而非操行元素。

如臂使指,如心行目,是这个世界中「剑」这种武器的诀窍。

庄主是使快剑的高手,却从未理解「心」的重要,仅一击便在剑光中倒下。

金七十二郎丢下手中缺了一块的香炉,倾向重伤倒地的庄主。

原来庄主尽顾将凌厉的剑击倾泻在剑客身上,自以为他难以招架,却从未注意他本应该空出的左手——

电光火石之间,屠毗庄的掌门人物竟被一个香炉击中额头,翻滚了几圈才重重摔在墙边,动弹不得。

「卑鄙恶徒…」

但手握染血香炉的恶徒没有回应他,回答他的只有风声。

「…你要寻的人,正在庄后的荒山…自去领死吧…」

恶徒离去,回应他的只剩萧萧风声…

以及山火初起的声音。

[折叠展开]
荒山孤剑录 • 四

【万文集舍】购买获得

描述:流行璃月港的武侠小说,讲述了一个没有元素力与炼金术的世界中发生的爱恨情仇故事。本册讲述了金七十二郎初入荒山的险恶。

作者:

荒山孤剑录 • 四

待到彩虹消散,金七十二郎终于从屠毗庄启程,向荒山而去。

世上早有传说,这「荒山」乃是天帝以刀剑削斫而成,因而绝峭难攀。

也有民话,称荒山因为浸透了地母的泪水。因而苦碱遍地,寸草不生。

荒山曾以金玉矿藏著称,但在一次地震后,矿井尽毁,工人也尽皆葬身其中。

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试图重建嶂岩间掩藏的产业,任由恶兽与悍贼隐居岩洞内。

诸多恶兽与悍贼中间,潜藏着金七十二郎的仇家。

剑客肩膀倾斜,步态踯躅,先前屠毗庄主留下的剑伤仍然阻碍着他的行动。

剑客明晓这荒山枯石之间,正有多双眼睛盯着他,嗅着他受伤野兽般的气息。

常年的喋血生涯,早已将金七十二郎的感官磨炼得极为敏感。

金七十二郎预感到,似无生灵的荒山布下了重重天罗地网。

隐在暗处的贼人正等他步入某个狭窄的岩穴、挤过某条狭窄的岩缝,或途经某座崩塌的矿井时,用利刃从黑暗里将他解决。

但现在,至少从表面上看来,陡峭嶙峋的荒山本身便足以成为金七十二郎的葬身之地了。

只见负伤的剑客一瘸一拐,在山壁边的小路上艰难前行,时而有砾石从脚下崩落。

与此同时,在枯死怪松盘曲的山崖上,两个身影正脾睨着渺小的行客。

「尚在山脚下便败相已露,我看只需将他留给难行的山道…他自会失足落入深渊吧。」

骨瘦如柴的老妪如是说道。

她斜眼望向身边,碧蓝色的眼中含(姆)着冷酷的死气,锋利似山岩缝隙内潜藏的毒蝰。

「不可!」

老妪身旁,身宽体胖的老叟声震如钟,

「此前他害屠毗庄三百六十三人之命,连看门狗都炖了汤…

「纵使身受屠毗庄主的剑伤,身重难行,也不得大意!」

「哼…」

老妪转眼便消失在枯松林间,仅留下一声不悦的鼻息。

「……」

老翁盯住那瘸腿的剑客多停驻了半刻,才摸摸肥胖的肚皮,缓缓离去。

一路上没有触碰侵扰一棵枯松、一根荒草。

忽然,阴云集聚,露雨靡靡而下。

在漫漫的山雨中,负伤的金七十二郎以剑为杖,艰难行走。

但失血与寒冷终于还是令他支撑不济,跌倒在砾石与荒岩之上。

黑暗吞没一切之前,玉蓝色的裙袂在眼前飘忽…

是似曾相识的景象。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