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词条贡献者: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avatar
  • 词条贡献更多贡献者
  • 目录
  • 纠错反馈

犬又二分之一

犬又二分之一 • 一

蒙德图书馆

描述:有些情绪如同夏日的阵雨一般,来得不明原由,又让人措手不及。遥远贵族时代的怀古风夏日物语,自此展开…

作者:待补充

犬又二分之一 • 一

众所周知,劳伦斯是声名狼藉的大贵族家族。

贵族们不事生产,依靠着压榨百姓,维持着极其奢华的生活。

为政残暴、生活荒淫、压迫百姓、作恶多端,简直罄竹难书。

民众对贵族们的贪婪无度极为不满,不过大家都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荻特里希是个贵族少爷。

不过因为他还太年轻,所以并没有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甚至他的剑术在贵族中也能算得上精湛。

如果一定要挑什么毛病的话,那就是他脾气不怎么样,还觉得自己是宇宙中心,一切皆应围绕自己而转。当然,这是贵族公子哥们的通病,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他的姓氏——劳伦斯,注定让他被划分入混蛋的行列中。

现在,这位混蛋少爷决定做出他这辈子第一件混事。

早些时候,他翘掉了大魔导师的元素原论课,打算出城游玩。但在路过平民街区时,见到了一位金发蓝眼的少女。

荻特里希描述不出来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情绪,只感觉心跳声从未如此吵闹过,且不受控制。

「大概这就是母亲大人对她的猫咪一样的情绪吧。」

荻特里希心里暗暗想着,忍不住往那位少女所在的地方走去。

可惜这位平民少女对他兴致缺缺,在他说明身份之后居然面色如常,不见丝毫情绪波动。

所以他决定在夜里去将这位不知好歹的民女掠走。

「抓来之后,就把她关进笼子里吧!像母亲大人对待那些不听话的猫咪一样。」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 二

蒙德图书馆

描述:金钱虽然不能解决一切烦恼,但是真的能解决很多问题!

以叮当作响的摩拉作为开幕,流浪少女的蒙德夏日物语!

作者:待补充

犬又二分之一 • 二

平民少女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来到城里的。她的浅金色长发如同春日暖阳,浅蓝色的眼眸闪闪发亮,就像是波光粼粼的午后水面。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少女是怎么只身一人从魔物肆虐的郊外,跋山涉水来到了城里。

「将她当做可疑人士,简直就是对她的美貌的侮辱!」

醉倒在酒馆的守门士兵坐在嘈杂的人群里大声嚷嚷着。他今天守门时收获颇丰,足够在酒香中醉到天明。

「你不过是被人家的美貌晃花了眼!」

边上的人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

「才不是!我是那种好色之徒吗?我是被这个晃花了眼!」

士兵摇了摇手上的金币袋。

「好家伙,那今天你请客!」

「请客就请客!就怕你一杯喝完就倒下!」

……

于是这位自称芙莉的游学者顺利在城里安定了下来。

芙莉说话语调柔和、声音平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坊间渐渐流传开了一个传闻。据说只要和芙莉说上几句话,晚上就能做个好梦。

除此之外,新来的少女似乎并没有给城里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毕竟居民们每天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生活,还有来自贵族的源源不断的压迫。

「呀,本来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呢。没想到已经变成这样子了……」

灯光昏暗的室内,芙莉歪头托腮,坐在桌边,手指上似乎缠绕着什么。她说话的语气仿佛念咒一般,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 三

蒙德图书馆

描述:即使居于安全的城市,也要小心夜间逼近的狼爪…比大型催眠术更难以掌控的东西,在此揭晓。

作者:待补充

犬又二分之一 • 三

是夜。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野兽的嚎叫声,似乎是狼。

芙莉在床上坐着,掀起了长长的衣袖。露出了一条白骨森态的蛇镯臂环

蛇头栩栩如生,咧开着嘴露出尖牙,仿佛下一秒会扑向猎物的脖子。

蛇身蜿蜒缠绕在她的胳膊上,在魔法灯的冷光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我亲爱的妹妹,晚安。」

芙莉轻轻拨动了一下臂环,小拇指在蛇尾之间穿梭,像是在和蛇镯亲昵地玩闹。

不一会儿,魔法灯熄灭了,整个房间坠入黑暗。

黑夜会给芙莉带来无限的力量。

所以,几乎是在陌生气息侵入房间的那一瞬间,芙莉就察觉到了。

荻特里希在黑灯瞎火之中,小心翼翼收拢衣摆到处摸索的样子,全都被坐在床边的芙莉看得一清二楚。

对于芙莉来说,忍住笑声在此时变得比大型催眠术更难,不过好在荻特里希已经来到了眼前。

荻特里希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那双动人眼眸。

只是,和白天的浅蓝水面不一样,此刻,芙莉的双眼似乎也染上了夜色,毫无波澜,如同静寂深海。

「把这杯子里的水喝掉。」

这是荻特里希在意识模糊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 四

蒙德图书馆

描述:就算是犬科动物也能学会的贵族礼仪等二三事——自外而来的淑女教师执鞭教导!

作者:待补充

犬又二分之一 • 四

杯子从手上跌落,荻特里希倒了下去。

芙莉蹲下来,取走了荻特里希腰间的佩剑。

手掌抚上剑柄又松开,镶嵌其上的一枚黑色泛光宝石便落入了她的掌心。

「专门把永夜之眼送上门来,谢啦。」

说着,她从胳膊上扯出蛇镯,直接将黑色宝石投入蛇口中。

鳞片与血肉从头骨处开始飞速蔓延,不一会儿一条黑色的小蛇从芙莉的手上蜿蜒落地,开始变大,最后化为一条红眼黑鳞的巨蟒,占据了几乎整个房间。

芙莉伸出手,魔法灯便亮了起来,巨蟒开始缩小缠绕回她的胳膊上。

「嗯?躲起来了吗?」

芙莉转头看向床底。

床底下是——

一条狗。

似乎被刚刚的巨蟒吓到了,狗颤抖得厉害。

「呀,本来想要把你变成狼的,结果变成了狗。抱歉啦!」

芙莉说着道歉的话语,但是语气里毫无歉意。

荻特里希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跑到床底下躲避完全是本能。

这才回过神来,听到芙莉的话之后,荻特里希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就算用尽全力,也只能发出「汪汪汪」的声音。

听到自己的声音之后,荻特里希慌了,立刻从床底下蹿了出来。

不管荻特里希在穿衣镜前上蹿下跳多少次,哀嚎悲鸣多少遍,那位贵族少爷都已经回不来了。

荻特里希转身对着芙莉眦牙并扑了过去,芙莉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双手交叠抱胸看了它一眼,它立刻没办法继续向前,不管如何挣扎都没用。

「这可不是面对淑女应该有的礼仪哦。本来想直接放走你的。嗯……但是现在看来,你似乎很需要教导呢!」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 五

蒙德图书馆

描述:「好好当我的狗吧!虽然做得好可能没有奖励,但是做不好可是有惩罚的!」黛色的魔女如是笑道——

作者:待补充

犬又二分之一 • 五

「再重新自我介绍一遍吧。我是诺特芙莉嘉,或许我的称号你会更加熟悉一点。人们经常称呼我为暗夜魔女。」

诺特芙莉嘉说着,她的温柔的浅金色长发开始慢慢变暗,最后化为一片漆黑,融入窗外夜色之中。犹如蓝天一般的眼眸迎来了黑夜,化为漆黑。

「现在,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当然,我会好好教导你的。」

诺特芙莉嘉蹲了下来,给荻特里希套上了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项圈。项圈随着荻特里希的挣扎渐渐缩小,最后稳当地停留在它的脖子上。不管它怎么甩脑袋,或者用爪子挠,都没办法移动项圈一丝一毫。

「唉,真是浪费了不少时间呢。抓紧走吧。」

诺特芙莉嘉起身朝城外走去。荻特里希铆足力气,呜咽着想要逃往贵族庄园的方向,但是无济于事,项圈似乎能控制住他的身体,只能跟着诺特芙莉嘉走。

诺特芙莉嘉瞥了一眼不情不愿跟着自己的荻特里希,手指勾住头发打了个圈。

「虽然看着你挣扎很有趣,但是真的太吵了。如果你想要试试看我的新法术『寂静之夜』的话,不妨再多叫几声。」

似乎整个世界都瞬间安静了下来。直觉告诉荻特里希,绝对不能成为她新法术的实验对象。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 六

蒙德图书馆

描述:有些情绪如同夏日的阵雨一般,来得不明原由,又让人措手不及。遥远贵族时代的怀古风夏日物语,自此展开…

作者:

犬又二分之一 • 六

荻特里希看到劳伦斯家族崩塌了。

母亲养的猫咪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失魂落魄的父亲与歇斯底里的母亲似乎就离他咫尺之遥,但是任凭他怎么呼喊,他们都没有转过头看他一眼。

「汪呜…」

荻特里希低下了头,但他还来不及开口,脚底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双老巫婆般的手从地面伸出,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脖子。

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不断下落,最后摔倒在了老巫婆的脚边。

奇怪,倒是没有痛觉。

似乎有什么东西勾住了项圈,荻特里希整条狗被拉了起来。

视线中几乎所有的地方都一片漆黑,能看得清的只有——脚底。那里是一口冒着热气的锅,锅里黑色的不明液体在咕嘟咕嘟地冒泡,还有些固态物体,能分辨的出来的有蜘蛛丝、毒蛇的骸骨…

耳边传来诺特芙莉嘉的声音:「呀,抓住最后一味佐料了。只要把你放下去,我的永生之汤就完成了。哈哈哈!」

「汪汪汪!」混蛋老巫婆放开我!

荻特里希拼尽全力挣扎,没想到平时牢不可破的项圈就这样被轻易挣脱了——

「汪——」

他掉了下去…

其他什么都听不到了,耳边仅剩的是呼啸的风声与诺特芙莉嘉癫狂的笑声。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七

蒙德图书馆

描述:

作者:

犬又二分之一 •七

「醒醒——」

荻特里希感觉身体被轻轻摇晃着。

「还好吗?」

有一只手伸了过来,似乎是在试探鼻息。

是熟悉的声音…

温柔得如同四月和风,和煦得如同三月暖阳。

荻特里希猛地睁开眼,眼前的是——

金发蓝眸的少女。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少女微笑着。

「这里…难道是…天空岛吗?」荻特里希想着。

「不是哦,只是普通的树林而已。」少女说。

荻特里希回过神来,眼前的少女, 正是罪魁祸首——可恶的老巫婆诺特芙莉嘉!顿时整条狗都不好了,立马后跳拉开距离,保持警戒姿势。

「别紧张呀。我不会伤害你的。哦,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玛达琳涅,嗯…那个,诺特芙莉嘉的妹妹。」玛达琳涅说着,放在背后的手指轻轻转了转——是光魔法中的安神术,并向荻特里希靠近,「好啦,这样就行了吧。」

荻特里希终于安静了下来,他想问问面前的少女为什么能听懂自己说的话,但是却只能发出「汪汪汪」的叫声。

「嗯?这个只需要一个小法术就行了呀。姐姐也会的。」

「汪,汪汪!?」也就是说那个老巫婆能听懂我说的话,还装作不懂戏弄了我一路!?

「唔,不过姐姐实际上是个温柔的人哦。」说到诺特芙莉嘉,玛达琳涅又露出了和煦而绚烂的笑容。

「…」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八

蒙德图书馆

描述:

作者:

犬又二分之一 •八

「魔女,难道是用脑子换取的强大魔力吗?感觉完全没办法沟通啊…」荻特里希一边跟在絮絮叨叨说着些什么的金发少女身边,一边想着。

「欸——不要这么说嘛!如果姐姐听到了的话,会生气的哦。」玛达琳涅低头看向荻特里希,声音越来越小。

「汪汪汪,汪汪?」那你不要告诉她不就行了,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荻特里希惊恐地抬起头,望向气压骤升的上方——

虽然外表似乎确实并没有变化…

虽然如此…

但是他十分肯定眼前的少女已经换人了。

「看来刚才的噩梦对你还算有点作用,让你长了点记性。虽然以我的标准来看,远远还不够。」一如既往高傲冷漠的语气,的确是诺特芙莉嘉。

「那么,『心鬼之髓』就先放在你那儿吧。」

「心鬼之髓」是什么啊…

等等,刚刚玛达琳涅好像提到过。

「不用害怕啦,其实刚刚的噩梦都是虚假的哦。因为姐姐把『心鬼之髓』放入了你的体内,『心鬼之髓』能诱发恐惧,所以你会梦见最害怕的东西。」

「不过姐姐肯定是为了你好,毕竟姐姐是个很温柔的人呀。」

荻特里希全身汗毛竖起,发抖着看了一眼诺特芙莉嘉,已经不敢在心里想些别的了。

「看来我的教导挺有用的嘛。那就继续上路吧。」荻特里希畏畏缩缩的模样成功取悦了魔女大人。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九

蒙德图书馆

描述:

作者:

犬又二分之一 •九

这是一处漫无边际的森林,薄雾柔柔地弥漫在林中,一缕缕金丝般的晨光穿过繁茂的枝叶,洒落在翠绿的地上。

此时此刻,玛达琳涅正抱着一只狗——没错,正是荻特里希,不紧不慢地赶着路。金发少女踩着盘根错节的巨树,轻盈又平稳地穿行于林间,如同一只优雅的白鸟。

「还好现在是玛达琳涅。如果是诺特芙莉嘉那家伙,绝对会让我自己走的,说不定还会用什么法术强迫我跑起来,说来这条路根本不是狗能走的路吧,不对,正常人也没办法走,这里根本没路啊,都是树…啊,如果玛达琳涅能一直抱着我就好了…」荻特里希边胡思乱想,边转头看向玛达琳涅。

晨光起起落落地洒落在少女的脸上,她有着不输任何一位贵族少女的美貌,白皙的肤色和温和的眼神,让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有种初生于花瓣上的晨露般的易逝感。

「玛达琳涅的皮肤真白…好像我见过的所有贵族都比不上她。」狄特里希看着少女这样想着。

「和你讲个故事吧,那个,我其实已经死掉了。」玛达琳涅突然开了口。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十

稻妻《八重堂》购买

描述:毕竟在这世界上,没有一一个人能活着得到解脱。

犬又二分之一 •十

很久以前,有一位魔女,她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然而,魔女家族向来无法同时留下两个后代。这是代价,是换取强大魔力的报偿。

可这位魔女的黑魔法造诣已经巅峰造极,她以自己的生命力为祭,守护住自己的两个后代。

好景不长,魔女的生命力流逝殆尽之时,便是注定的死别之日。

魔女已经得到了永远的解脱,而活下来的姐姐诺特芙莉嘉承担下了切,她觉得妹妹玛达琳涅没能活下来全是自己的错。

好在诺特芙莉嘉继承了那位魔女的黑魔法天赋,她以自身为容器,辅用繁杂的法阵与晦涩的咒文,抽离出了玛达琳涅的灵魂。

又在高塔之内翻遍魔女留下的兽皮书卷,结合黑魔法与炼金术制造出了躯体。将灵魂放入新的躯体中使其复活,这在光魔法禁术中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诺特芙莉嘉对光魔法一窍不通。

诺特芙莉嘉对玛达琳涅的执着使得她终于找到了解决的方法,由此她将躯体变形成蛇镯臂环戴在腕间,踏上了冒险的旅途。

「亲爱的妹妹,等这一切结束,我们就再也不会分离了···」

[折叠展开]

犬又二分之一 •十一

稻妻《八重堂》购买

描述:「吵吵闹闹的狗嘴,让我来堵上好了...」「唔唔一! 」那一 夜,少女向忠犬托付了重要的东西...

犬又二分之一 •十一

最后一丝光线渐渐消失,黑暗将要笼罩整片森林。

「该换姐姐了。」

玛达琳涅突然把怀里的荻特里希放了下来。

「对了,最后再送你份礼物吧。姐姐也一定会高兴的。」

说着,只见荧光从少女的指间渗透而出,渐渐汇集成耀眼的光团,玛达琳涅发动了光魔法。

「好啦,现在开始你要乖哦。嘘一先不要 说话。」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唔唔。」荻特里希还没反应过来,小声嘀咕了一声,但话语还没出声便被打断了,原来一只纤细的手牢牢握住了荻特里希的狗嘴。

才过一瞬,嘴里被已经换人的少女迅速塞进了什么东西。

「这是——」

是剑柄,他的剑。

曾经骄傲地佩在他腰带上的剑。

「?!」

荻特里希本能地想要张开嘴说点什么。

「不想死的话,给我紧紧咬着。」诺特芙莉嘉向着虚空伸手,荻特里希只感觉到脖子上的项圈紧得快要无法呼吸,无力抵抗只能咬紧了牙关。

「听好了,等下用这把剑保护好你自己。虽然你是个无理的废物大少爷,但是如果你死在了这里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诺特芙莉嘉抬高了荻特里希的头,又压低了声音,「毕竟教导也还没结束,轻易死掉的话,我的乐子会少上不少呢。」

暗夜魔女大人说罢,收回了伸出的手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袍。

项圈又松了回了原样,空气透过牙缝和鼻腔一股脑地灌入肺中, 荻特里希不敢松口,只好艰难地喘着粗气。

不久,远处传来纷乱的响动——

[折叠展开]

目录
    收起目录
    纠错反馈

    0/500

    * 支持PNG,JPEG,JPG图片格式,最多10M

    提交

    目录

    • 玩家贡献榜

    • 热点追踪

      • 近期活动

      • 活动攻略

    • 日历

    • 图鉴

      • 角色

      • 武器

      • 圣遗物

      • 敌人

      • 食物

      • 背包

      • 活动

      • 任务

      • 动物

      • 书籍

      • 冒险家协会

      • NPC&商店

      • 秘境

      • 洞天

      • 深境螺旋

      • 名片

      • 装扮

    • 观测·影音回廊

      • 角色视频

      • 角色语音展示

      • 手书&创作

      • 过场动画

    • 观测

      • 区域

      • 观测·考据

      • 观测·公众号

      • 观测·通信端点

      • 观测者·攻略

    • 各类索引

    • 限时祈愿